啊我要c死你小荡货,野外又摸又吸奶的小说

2022-01-11 13:37 · 新商盟

自己弄?

突然,老张脑海里出现了唯美的画面,故意犹豫了一下,然后装作很勉强的说道:“你这丫头,还怕大爷占你便宜不成,既然你执意如此,那你等着,我把药磨成粉,这样你也方便一些。”

“唉呀,没有啦张大爷,人家只是怕痛而已。”

白雪儿生怕老张生气了,语气居然还有些撒娇的意味。

老张打量了她几眼,然后走到药柜的地方,翻出一些对女性有好处的药材,麻利的磨成粉后,就递给了白雪儿。

“这样效果虽然差一点,但也还是勉强有用,你先涂进去吧。”

白雪儿红着脸接过后,臀部靠在桌子上,两腿分开,露出那个部位,然后一只手掰开,另一只手抹了一点药材粉末,开始上面抹。

老张看得头脑发热,这刺激的画面,就好像是一个少女正在自我安慰一样。

“嗯哼……”

她忍不住轻吟了出来。

这声音都让老张全身酥麻了,他发誓,这是他听过最好听的声音,那种想要大声,却又压抑住,其中还带着羞涩的感觉,不是一般女人能发出来的。

也只有像白雪儿这种单纯的小女孩,才能发出这种令男人着魔的声音,这一刻,他激动了。

他咽了咽口水,趁着白雪儿不注意,一只手伸进了裤子里。

“啊呀……”

尖尖的细细的声音听在老张耳朵里,让他不由自主加快了手上的力度。

“再快一点,弄的速度越快,效果就更好。”老张喘着粗气催促道。

白雪儿此刻根本听不进老张的话,可是本能的,她的手指也加快了速度,娇喘连连,几分钟后,她身体骤然紧绷,双腿交缠,脑袋斜斜的歪着,翻了翻白眼,浑身涌上潮红,原地抽搐了一会儿。

“啊……不行了,张大爷,雪儿,雪儿好舒服啊!”

她从来没有体会到过这种感觉,嘴里情不自禁大喊了出来。

一两分钟后,她才缓过神来。

她重重的吐了两口气,然后看向老张,当看到老张正用右手在裤子里活动时,她满脸惊讶。

“大爷,你这是做什么?”

老张这时候正在兴头上,也没抽出来,反而厚脸皮的当着白雪儿的面活动。

“大爷这是在擦药啊。”

白雪儿对那处很好奇,竟然鬼使神差的说了句。

“张大爷,要不雪儿帮你擦药吧?”

一听这话,老张还以为听错了,可看到白雪儿那期待的目光,他激动得差点跳起来,这小妮子,难道对男性部位很感兴趣?

可就在他准备答应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张大哥在家吗?”

是杨慧兰!

老张差点吓阳痿了,对白雪儿说道:“雪儿,你赶紧整理好衣服,可别被别人看到了,你一个姑娘家家的,要是被人知道那地方中了毒,传出去不好。”

白雪儿缓过神来,赶紧提上底裤和裙子,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紧张兮兮的看着老张。

“张大爷,那,那我现在怎么办啊?”

虽然这妮子心里觉得老张是在给自己治病,可她刚刚还是冒出了想要摸一摸男人那个地方的念头,所以此刻也有些心虚。

“你别慌,就说是来买感冒药的就好了,你先出去吧。”

老张毕竟阅历丰富,遇到这种事情,短暂的慌乱后,就恢复了情绪,条理清晰,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急。

白雪儿点点头,拿起还没用完的药火急火燎的就往外走,刚打开门,就看到了杨慧兰。

“兰姨。”她轻轻叫了一声。

杨慧兰看着满脸潮红的白雪儿,有些疑惑,“雪儿,你怎么在这儿,身体不舒服吗?”

“嗯嗯,有些感冒,来,来买点药。”

白雪儿毕竟还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她很紧张,生怕被杨慧兰看出端倪。

虽然她才来几天,可村里很多人她都认识,毕竟小时候也在姥姥家待过。

老张赶紧打圆场。

“雪儿有些发烧,这姑娘毕竟在城里娇生惯养,哪受得了我们农村的环境啊。”

白雪儿趁着这个机会,赶紧跑了出去。

杨慧兰进来后,顺手关了门,满脸娇笑,盯着老张,那眼神妩媚勾人,仿佛要把老张看穿一样。

这女人也算是个可怜人,三十二岁,五年前从隔壁村嫁到艳阳村来,生下个大胖小子后,她丈夫就去世了,只剩下孤儿寡母两人相依为命。

这女人脸蛋儿俏丽,身材火辣,胸前的两对,起码有F罩杯,走起路来一颤一颤的,特别是那翘臀,村里男人见着,都忍不住多看几眼。

“张大哥,人家生病了,你帮人家看看呗。”

杨慧兰瞥了老张一眼,故意压着声音,声音很嗲,听得老张口干舌燥,刚压下去的邪火猛地升腾起来,又有了反应。

不得不说,在成熟妩媚上面,杨慧兰比白雪儿更有风情,这种成熟韵味,是少女学不来的。

杨慧兰一眼就瞧见了那惊人的变化,笑得合不拢嘴,媚眼如丝的打量着老张那处。

“妹子,你哪儿病了?”老张强忍住冲动。

杨慧兰朝老张走过去,双手直接趴在他肩膀上,对着他的耳朵吐气如兰,柔媚道:“人家胸被蚊子叮了,好痛呢。”

说着,她就一把扯开领口,露出了那对雪白……

看到那对雪白,老张顿时有了反应,直直的抵在杨慧兰身上。

杨慧兰今天穿得特别性感,上身是一件黄色T恤,下身是一条齐臀紧身短裙配,黑色丝袜包裹住两条修长的美腿。

村里不少男人都打杨慧兰的主意,这么多年来,她其实也挺寂寞的,只是她心高气傲,一般的男人她都看不上,可是一个月前,她无意间发现了老张惊人的部位,一直心心念念,这段时间以来,她几乎每天都会往老张家里跑。

再说了,老张做为村里的医生,不管是地位还是金钱都不缺。她一个寡妇带着孩子,要是能跟了老张,那生活会好过很多,虽然老张年纪大了点,但看起来还是比较年轻的。

老张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对于杨慧兰的心思,他还是能猜到一些的,所以一直坚守底线,虽然他也很想把杨慧兰压在身下,可这是要负责的,让他对一个寡妇负责,他宁愿选择继续打光棍,没有负担。

“妹子,别这样,这大白天的,被人看见就不好了。”

老张推了推杨慧兰,可因为他这一推,杨慧兰的身体弹开又压下去,那处直接顶在她的小腹,让她娇滴滴嘤咛一声。

“嗯……张大哥,你好讨厌,都咯着人家啦。”

说着,她就往下一摸。

“你看,都这样了,一定很难受吧?”

当她的手一把握住那处的时候,老张倒吸一口气。

他刚刚本来就已经被白雪儿诱惑到了极点,那股邪火迟迟没有得到发泄,杨慧兰的技术好得很,三两下,就弄得他受不了了。

“妹子,你不是病了吗,老哥给你看看病状。”

老张不是精虫上脑的人,如果这妞儿只是单纯的想找自己解决生理需求,那他肯定很乐意帮忙,这妞儿是想让自己负责的,要是自己提上裤子不认人,传出去的话岂不是臭名远昭?

“对,就是这儿,你看,都起了一个红点了,好痒好难受呢。”

杨慧兰又把衣服拉开了一些,好让自己那片雪白能够完全暴露出来,为了方便,她今天根本没穿里衣。

抓到手的瞬间,老张差点窒息了。

“妹子,你别这样。”

在杨慧兰如此主动下,老张还是本能的抓揉了两下。

“嗯哼……”

很久没有被男人碰过,感受到老张粗糙的大手,杨慧兰呼吸急促起来,扭动着性感的腰肢,娇媚的看着老张。

“张大哥,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想要得很呢,都这样了,人家伺候你好不好?”

说完,她就缓缓蹲下身,对着老张那处吹了口热气。

看着杨慧兰这副模样,老张的反应更强了几分。

杨慧兰愣了一下,没想到又大了,自己可是好久没弄过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受得了。

想到这儿,她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两抹红霞,竟露出了少有的小女儿姿态,紧接着,她放到老张的裤带处,往下一拉,裤子直接就褪到了膝盖弯,而里面薄薄的底裤。

杨慧兰抿了抿嘴唇,慢慢凑了过去。

相关文章:

扯下她的肚兜吸吮乳计 太大了啊好胀被灌满了

公车顶臂享爱/被陌生人做了一个小时

扶腰挺身贯穿痛@宝贝你夹得我好舒

长15厘米宽4厘米女人最爱~夜总会荤玩法

拉扯布料摩擦花缝流水*顶的小腹一鼓一鼓的h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