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古言——惊世医妃倾天下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2022-01-11 08:03 · 新商盟

这应该是她所见到的病患中,最吸引人的一胸膛了。

只见她打开那精致的木盒,出手极快,一根根银针对应着地方插了上去。

不一会,黑色的血液顺着银针流了出来,渐渐的越来越多。

直到血液变为正常,顾筱筱才松了口气。

她的额上,早已布满了汗珠。

她未恢复,又如此聚精会神地治疗着他,需要耗费精力,她几乎都要撑不住了。

拨下了针,再给他上了药,总算是完成了。

若不是遇上她,他定会无命。

抹了抹汗,刚想站起来——

一股极大的力扯住了她,一时不防,直接向前扑去。

瞬间,扑在了男人的身上。

男人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狭长而危险的鹰眸散发着骇人的冷意,以及……杀气。

危机感瞬间窜上了顾筱筱的心头,想也没想,右手一抬,使尽最后一丝力气,向他劈去——

直接把他劈晕了。

只不过,他依旧扯着她的裙角。

而男人在晕倒前,只晃然间看到一个一身白衣的女子,纱巾蒙着脸,一双眼睛极亮,身上似乎还有着淡淡的香味缠绕……是药香。

顾筱筱跌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若非他的伤极重,她想,她已经死了。

他抓着的那片衣角,怎么也扯不出来,无奈,最后费力地把它给撕了。

而他,只抓着那片衣角。

回到房间,经过门口的时候,除了那两门神还未醒来,其它的一切依旧。

再过一会,那药效估计也散了。

而她不知道的是,在她走了没多久之后,那男衣男子就被两个人悄然地救走了,令那两个意外的是,他们的主子的手中,居然死死的抓着一小块布——

那好似是女人的?

而且,他们怎么也扯不下来,只能面色古怪地把他们的主子搬走了。

——

令顾筱筱心情好的是,她发现在治疗了那男子之后,她得到了一包升级版的能让人昏迷的药,以及——刚才使用过的那盒银针。

这正是她最刚需的东西,一个可以保命,一个可以治人。

坐在镜子前,左瞧瞧右瞧瞧地瞧着那张脸。

那块黑色的地方,不太正常。

这……是慢性毒吧?

还未待她细细研究,一声巨响传来——

砰——

她的门又被人踹开了。

只见门口站着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正确来说,还有一个妖艳的妇人,只不过她站在男人的后面,所以未能一眼瞧见。

而那中年男人一幅怒气腾腾的模样,眼珠子瞪着她,似要吃人的样子。

顾筱筱在心中直翻白眼,这一个个的,真是爱找麻烦。

都趁她如今未恢复,个个都欺上门来。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呀——

想她堂堂神医,多少人都想要巴结着呢,如今到了这里,却是谁见了都要踩上一脚。

“孽女,没想到你居然如此的恶毒!”

那男人一边向她走来,一边恶狠狠地瞪向她。

没错,这人是她那所谓的父亲,也是当朝的宰相大人。

而那妖艳的妇人,就是顾子怡的母亲。

一个出身于歌姬的女人。

恶毒。

又是恶毒。

她究竟做了什么,又怎的恶毒了?

“父亲,你要定罪,总该有个理由吧?”

顾筱筱看着眼前这怒气腾腾的男人,她很想问一问,原本是不是被他捡来的,为何同是身为女儿,待遇却是如此之差?

“你把你妹妹害成那样,你还如此的不知悔改,若不是怡儿,谁还敢娶你?你不仅不知感恩,还如此待她,你当真是恶毒至极!”

顾国峰可谓是气得不清,看着他气得发抖的样子,就可以看得出来。

而正是因为此话,顾筱筱也总算是明白过来了。

原来,她被迫要嫁与四王爷,是顾子怡的手笔?

四王爷即皇帝的亲四弟,上官无极。

据传,四王爷骁勇善战,征战无数,有勇有谋,未曾打过败仗,被世人称之为战神王爷。

相貌俊美无双,身世更是尊贵,是无数女人的梦中情人。

但是——

又传他有克妻之命,三任未过门的王妃都死于非命。

他残酷无比,冷血无情,嗜血成性。

更是有人说,那三位未过门的妻子都是死于他手下。

反正好的坏的,都传得极为极端,近乎神奇。

……

那么,他们这是推她去送死?

她这张脸,嫁进王府,会如何?

只有死路一条吧?

而她的好父亲,帮助顾子怡抢了她原本的姻缘,让她改嫁去送死,还引着她骂,说她恶毒?

“怎么?无话可说了?”

顾国峰一直等不到顾筱筱的回应,以为她是默认了,更加的生气了。

“听你这么说,我还得感谢她?”顾筱筱被气笑了,见过无耻的人,却是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皮之人。

“她抢了我的未婚夫?”

“明知四王爷克妻,她让我去送死?”

“她带着那奸.夫上门揍了我一顿,说我欺她?”

“这么想让我生不如死,还想让我感谢她?”

“而如今你怒气冲冲踢门进来,难道也想把我打一顿?”

“这么说,你是想令我过两天不用成亲了?”

顾筱筱一字一句地说着,语中毫无退缩,尽是讽刺之意。

他们可以如此的不要脸,她还顾忌什么?

反正不管愿意否,她都要成亲了,何必忍。而且,在这种时候,为了保证她能嫁给四王爷,不会再出手对付她了。

“你……”

顾国峰更加的气了,手指着顾筱筱,微微抖着,却也气得不知该如何说。

居然敢骂太子是奸.夫!

他本想来教训一顿,反而落了下风。

因为,马上就要大婚了,他确实不能下手。

而其实他之所以怒气冲冲地来,是太子以及顾子怡在他面前挑拨了事情。

李艳娘上前一步,轻轻地拉住了顾国峰。

她是个有眼色的人,心计颇深,一直盛宠不衰,可见其厉害。

“老爷,筱筱还小,不要生气了,你们是父女,可莫要离了心啊。”

她轻言安慰着,一边为顾国峰顺气,一边又对顾筱筱道,“筱筱,莫要再惹你父亲生气了,他也是为了你好。”

倒是挺会做好人,既讨顾国峰的欢心,又早早收笼了顾筱筱之心。

若非是李艳娘,把顾筱筱宠得任性且好学无术,又怎会落得今天这局面?

顾国峰想通了之后,倒也顺着台阶下了。

“哼,孽女,不管你愿不愿意,后天你都得嫁过去,最好不要再生出什么不该有的心思,否则……!”

后面的话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一丝阴狠闪过眸中。

说完这话后,甩袖而去。

在出去时,还不忘吩咐好那门口的两门神好好看住她。

——

时光匆匆,两日一晃而过。

今天,正是顾筱筱成亲的日子。

与其在相府,还不如嫁到王府,落得个清静。

她如今这样的相貌,加上恶名远扬,想必那王爷不会对她有兴趣。

一大清早,相宰里热闹非凡。

这才清晨,顾筱筱就被人吵醒。

出嫁前,她是得先吃一些饭的,因为化好妆容之后,一直到晚上,她都不会再有吃饭的机会。

只是,看着桌子上这一桌丰盛香喷喷的饭菜,顾筱筱的脸色黑得如同能滴出墨汁般。

因为,这里面有毒。

坑货系统早在之前就发出了警报。

真是好歹毒的心思,她都要出嫁了,居然还妄想毒爱她!

“大小姐,夫人让奴婢伺候你。”

那端着饭菜上来的老婆子以及丫头们,并没有放下东西就走的打算。

而她的贴身丫头春夏,则被他们给使到了外边去了。

这是要盯着她,确保她中毒而亡?

“你确定你不走?”顾筱筱阴沉着脸问。

“大小姐,夫人吩咐,一定让奴婢们伺候好您!”那带头的老婆子声音拉高了一些,气昂昂地道。

顾筱筱听后,脸色更沉了。

在这府中,连个下人都敢如此待她,可想而知原主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了。

“给!我!滚!出!去!”

顾筱筱清丽的脸上划过愤怒,眼中怒火更甚,而手中……

只见她直接从床上捞起一样东西,看也未看,直接就朝那老婆子给砸了过去。

“澎……”的一声响,正中对方的脑袋。

瞬间,血流窜了出来。

画风十分暴力,且血腥。

“啊……”

那老婆子只觉脑门一疼,一看流血了,直接“咚”地一声坐倒在地上,慌了神。

下人们乱作一团,脸色发白,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你们拖着这老货,都给我滚出去!”

顾筱筱扶着额头,忍无可忍都怒道。

她有起床气,尤其是这一大早就吵醒她,还给她添堵。

而下人们一听这话,立马站了起来,七手八脚地连拖带扶着把那老婆子给弄走了。

那速度之快,如同后面有鬼追着般。

等他们走后,顾筱筱才下床。

看着那一桌子的饭菜,顾筱筱走近,直接伸出手往桌子一掀——

“哐当……”一声,全都被她掀落于地。

而守在门口的两门神,听到这声音,立马开门进来。

待看到屋内的模样,一脸疑惑。

“你们去把我父亲请来。”顾筱筱看也不看他们,直接吩咐道。

“什么?”两人更是不解了。

“我说,你们去把我父亲喊来。”顾筱筱耐着性子重新说了一遍,“或者,把你们的主子叫来。”

她本不想闹事,安静地出嫁。

奈何,他们偏偏要如此做。

那么,她不闹一场,如何对得起他们?

相关文章:

床上男人最爱听污的话_第一次做零号的感受

太粗太硬不行快退出去bl—我被按摩师做了三次

男人和女人污污的app|在苞米地我把村花给要了

躺在妇科椅上被调教 那一夜我把她的内衣脱了

怎样才能用嘴给自己_胸大的女朋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