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莫负荏苒好时光小说已完结篇免费阅读

2022-01-10 07:14 · 新商盟

“为什么!”唐燕绥怒气冲冲地质问。

刘特助已经把存在放得感极低,唐湛南走出去,他才慢慢地往门口移动。冷不防地听到这声狮吼,不禁一哆嗦。

老大敢在小姑奶奶头上拔毛,他这种小角色可不敢!

“刚刚因为赶来的急,集团那边谈判失利,损失9千万……”

“嗷!”

隔着门,唐湛南都能听到唐燕绥的惨叫声。

刘特助以极快地速度闪身出来,长嘘一口气。他看到BOSS已经走向电梯,急忙跟上。

虽然警方判定唐燕绥自负全责,苏醒只是受到惊吓,但唐燕绥却把责任全揽在自己身上,替母亲出钱治伤,她十分感激。

即使她觉得,唐燕绥那种住VIP的人,应该不会在乎自己手上这点损失,可她还是想表示感谢。

在她安顿好母亲之后,买了一篮子水果,程电梯到VIP病房8层。

电梯门刚一打开,苏醒正要出去时,一眼就看到虽然穿着似乎是低调的深蓝西装,但全身上下掩盖不住强大气场的男人。

看到这个男人的一瞬间,苏醒的呼吸就被夺了去,愣在当场。

这一愣神的当儿,苏醒便错过了出电梯的机会,男人走出来。

一米九的个头走入电梯,加上他身上冷漠的气息,就给人强大的压力。

更何况,苏醒心虚!

这个男人,夺了她的初夜。但对于男人来说,她就是骗子!

有一瞬间,苏醒以为对方是来找自己的。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电梯的大门已然关上!

唐湛南并未对苏醒这个小人物多用心。

电梯下行,上电梯的人渐渐多起来,唐湛南往后退,与苏醒的距离越来越近。

直到两人贴的极近!几乎触碰上!

唐湛南这才注意身后有人,侧身往旁边移动一下,也因此注意到身边的女孩,一直把头垂的极低。

如果刚才的巧遇,没让唐湛南注意到她,但此时刻意回避他的模样,却不得不让他起疑。

唐湛南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测,微微偏一下身体。这个女孩马上神经质地闪躲,还不小心踩到别人的脚。

这么明显的动作,唐湛南再看不出端疑,他就不是修罗唐!

他的目光紧盯着苏醒,看到她偏过去的纤细颈线,一瞬间有什么在脑海里闪过。

但下一刻,电梯门打开,苏醒不顾别人的怨声载道,硬生生地挤出电梯!

她觉得,自己如果在唐湛南的注视下再多待一会儿,都会窒息!

电梯继续下行至一层,所有人都走出去,但唐湛南没动。

刘特助停下脚步,疑惑地看着他,“BOSS?”

此时在一层待电梯的人已经开始走上来。

唐湛南逆着人流走出去,上来的人受他的气势影响,自动为他让开路。

“去调电梯里的监控,确认刚才在4层出去的那个女孩的身份。”唐湛南交待一句,走向大门,那里早就有一辆车等着。

苏醒还不知道唐湛南已经开始调查她,她出电梯之后,压力锐减,长长地出一口气。

虽然知道唐湛南不会再上来,但她已经产生心理阴影,不乘电梯,步行至8层,敲开唐燕绥的门。

原本还气鼓鼓的唐燕绥,见到她的一瞬间,脸上的怨气顿时烟消云散,“小醒你快过来,我和你说,我那个毫无人性的哥哥!”

唐燕绥说了什么,苏醒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恍惚地离开病房,身后唐燕绥说“有空来陪陪我”,苏醒也是茫然地点头。

走到电梯前,苏醒心砰然一跳,转向旁边的楼梯间,步行下去。

她才走进楼梯,一对打扮得十分时尚贵气的母女便从电梯里走出来。

如果苏醒看到他们,一定会再次心脏停跳!

这对母女不是别人,正是吴芯倚和李绾母女!

两人嘀咕一阵,就走向唐燕绥的病房。

唐燕绥以为苏醒有什么事去而复返,所以在听到敲门声时,随意地说一句:“请进。”

门一打开,看到两个陌生的女人,提着名贵的补品走进来。

“哎呀,我们燕绥怎么伤的这么重!”李绾自来熟地走上前,拉起一脸懵逼的唐燕绥。

“和谁我们呢?”唐燕绥本能地拒绝自动靠上来的苍蝇。

可她的话,让李绾有些下不来台,面色有些僵。

“呵,这孩子!”李绾虽然被刺一下,但也不至于丢人设,“昨天的事,你哥还没来得及和你说吧?”

“什么事?”

“我们芯倚和你哥的好事儿啊!虽然你哥做的有点不厚道,但唐吴两家都是有头有脸的,这事儿闹大了也不好看,唐家也该到吴家来提亲了。”

“等等。”唐燕绥摆手,“吴家?哪个吴家?帝都吴家?魔都吴家?深城吴家?杭东吴家?”

唐燕绥每报一个名字,吴芯倚母女的脸色就难看一分!

因为他们的吴家,连最末流的杭东吴家都不如!

见他们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唐燕绥拔地而起地道:“连杭东吴家都不是,你的脸多大,让你认为唐家会去求娶!”

唐燕绥对待他们,可没有对待苏醒那么客气。

上来就以唐家少夫人的身份自居和她说话,谁给他们的脸?

吴芯倚和李绾被质问的没脸,两人就是再能忍,此时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但李绾自认为比唐燕绥多吃几十年的盐,怎么会被一个小姑娘镇住!

“昨天我们可是去警察局报案了,按程序立案了,是私了还是公了,可是我们一句话的事儿。”李绾冷笑,“虽然我们吴家是末流,但真撕破脸,谁也不会好看!”

“是你们啊。”提及此事,唐燕绥才露出恍然的模样,就像是他们的名字不值得记,因为什么事才能想起来他们这波人一般。

她的态度让吴芯倚母女一阵难受!

唐燕绥同样冷笑,“我哥昨天也去血检了,血液里查出禁药的成粉,现在警察小哥哥们,正奋力去查这药的来源呢!”

吴芯倚母女脸色蓦地一变,随即恢复正常。因为不管他们怎么查,最后只会查到另外一个结果,所以他们不惧!

“吓唬谁呢,我们才是受害者!”李绾找场子似地强调,随即拉着吴芯倚往外走。

“把你们的脏东西拿走!”唐燕绥喝道。

然而那两人只顾低头离开,没理她。她抬手把东西拎起来,优雅地丢进垃圾桶里。

那扑通一声,引得已经开门出去的两人回头,脸色登时更是难看!

吴芯倚铩羽而归,一出病房,她便怒道:“得意什么!等我做了你嫂子,有你受的!”

苏醒回到病房,发现原本应该昏睡的母亲,并不在病床上,顿时大惊。

虽然唐燕绥也想给她母亲安排在VIP,却被苏醒执意婉拒,但唐燕绥却执意要让苏晴夏住在单间。此时,让她无从去问旁人,母亲的去向。

苏醒急急地冲出门,在走廊上张望片刻,没有发现母亲的身影,正要抓护士问一下有没有看到母亲。却隐隐地听到安全通道那里传来母亲的声音。

几乎在她听到母亲声音的一瞬,她已经调转头过去,从门上的小窗看见母亲正在打电话。

“你不要太过分!”苏晴夏激动地吼一声,随即像是压抑着什么一般,她压低声音又说道:“我不欠苏家的!以后我都不会再顺着你了!”

苏晴夏激动地说完,便挂断电话,关机。

她背对着门的方向,肩膀一抖一抖地似乎是在哭。

看她这个样子,苏醒难过地也想哭。

苏晴夏回头,就看到苏醒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她的心莫名地一慌。随即她想到什么,脸色突变,扭头过来瞪着她。

“你哪来的钱!”苏晴夏脸色难看地瞪着苏醒。

苏醒心虚地后退一步,“我……我问同学借……”

“什么同学借你二十万!”

苏醒知道纸是包不住火的!

“我……”

苏晴夏眼尖地看到苏醒脖子上留下来的印记,顿时就明白她的钱是怎么弄来的!

一股怒火猛然升至心头,抬手就要往苏醒脸上打!

苏醒闭上眼睛,准备挨这一下。

可苏晴夏手举的很高,巴掌却迟迟没有落下。

“啪!”

苏醒听到一声响,急忙睁开眼睛,就看到母亲要往自己脸上打第二下!

“妈!”她抱住母亲的胳膊。

母亲做为未婚的单亲妈妈,含辛茹苦地将她拉扯大,遇到什么困难母亲都没哭过,此时母亲的眼泪却簌簌地落在她的胳膊上,她的心上。

“你这一辈子都毁了,知不知道!”苏晴夏悔不当初地吼出声来。

“现在人那么开放,我同学早就和男朋友……妈,我不能没有你!”

苏醒说完,苏晴夏抱着她大哭起来。

苏醒扶着她回到病房,经过大悲之后,有些伤神,躺下她就昏睡过去。

苏晴夏紧闭着双眼,但眼球快速地滚动着,额头上已经冒出细细的汗,显然睡的极不安稳。

苏醒伸手握住她的手,这一动,苏晴夏便蓦地醒来,惊恐地大口呼吸着。

直到看清是苏醒时,呼吸才在一顿之后,绥下来。

苏晴夏挣扎着要起身,苏醒急忙替她垫上枕头,然后她就看向窗外出神。

久久,苏晴夏才缓缓地说道:“以前,苏家还在的时候,出现经济危机,你外公让我嫁到吴家,联姻来换取资金上的支持。但是那时我与你父亲相恋,就拒绝了,苏家没得到资金上的帮助,因此一落千丈,你外公也因为生气,早早地就没了。”

她缓缓地攥紧拳头,“所以我一直觉得,对苏家有愧……”

所以她才一答应着苏宇峰种种不合理的要求。

“这回却把你搭进去……”苏晴夏眼眶又有些发红。

苏醒急忙拉着她的手,“妈……”

苏晴夏转过头,把即将落下来的眼泪擦掉,“妈,你想通了就好。凭什么联姻就要牺牲你,苏家是舅舅的,当年舅舅怎么不去娶佟家的女儿!等你好了,咱们就离开这里,找一个谁都不认识咱们的地方,离舅舅远远的。”

“你还要上学。”苏晴夏把苏醒额前的乱发捋顺在耳后,“妈妈最大的心愿,就是看你上完大学。”

是的,虽然苏宇峰索求无度,导致苏醒母女经济拮据。可苏晴夏虽然顺着他,但苏醒的学费,她是抵死不会拿出来贴补他的。

苏醒紧握母亲的手,还欲说什么,就在此时,她的手机响起。她扫一眼来电显示上的码字,眉头微蹙。

“妈,你别想那么多,我先办一年休学,等舅舅找不到咱们了,我明年再回来读书。”苏醒安慰道。

苏晴夏欲言又止,随即缓缓地点点头。

苏醒为她拽好被子,随即拿起手机出去。

出去之后,她便挂断电话。

舅舅打不通母亲的,打到她的手机上了。母亲都不想理他了,她自然不会再惯着他。

可是她才挂断,手机再次响起。她以为是舅舅的夺命连环扣,顺手再次挂断。

转手就想把手机关机,却发现第二通电话是基友打来的,急忙回过去。

“事情已经解决了,明天我去学校就把钱还给你。”

母亲遇难,杜璃是唯一肯借钱给自己的人,虽然只有两千,可她也只是个穷学生。这疯丫头还要不交学费,把学费都给自己。

“我不是为了催债才给你打电话的!临时工,一天五百,高档会所的服务员,不喝酒,不陪客的那种,去不去?”杜璃紧接着解释道:“楼蓉蓉在那里打工,一心想钓金龟婿,那边服务人员集体食物中毒。经理急疯了,让他们每个人找个靠谱的替班,否则以后都不用去了。她不想丢掉这个机会,所以找上我。”

然后杜璃把高薪工作让给她。

苏醒一瞬间是心动的,她瞄一眼病房的方向,轻声道:“我去。”

苏醒按杜璃说的地址来到金屋,经理对苏醒的面容还是很满意的。因为她平时就有勤工俭学,服务员工作也做过。因此,她只经过简单的培训,就端着托盘转站会所的大厅各处,送酒水和小点心。

虽然猫女的打扮让她感觉有些羞怯难受,可想想那高薪资,她也忍了!

挂着面具式甜甜的微笑,把手里的酒送得差不多了,她去后面再补满。

“有没有兴趣直接入职金屋?”经理对她的表现非常满意,她做的比楼蓉蓉好,那个女学生只知道对所有的男人抛媚眼!

苏醒摇摇头,端起补满的托盘,走进大厅。

经理看着她的背影,这样干净纯净的女孩现在可不多了。

苏醒端着托盘走过,眼睛时刻注意着周围任何可能对她招手的客人。

又一个客人刚刚举起手,她已经转身,优雅地走过去。

苏醒为客人摆上两杯酒,随即就要行礼离开。

她低头的瞬间,感觉一阵冷意袭来,下意识地抬眼向前看去。

这一眼看到的人,顿时让苏醒失了方寸。她的手一抖,虽然没让酒杯掉落下来,却让酒差点洒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苏醒边忙低下头。

唐湛南旁边的中年人显然不想为难她,笑呵呵地摆摆手,“没事,你走吧。”

苏醒如获大赦,匆匆站起来就要走。

但身后却响起男人冰冷的声音,“等等。”

苏醒的脊背瞬间有一股寒风吹过。

“你很怕我。”唐湛南的声音在苏醒身后响起。

苏醒强压着心里的惧怕,缓缓地转过脸去。

“客人,刚才我犯了错,当然怕。”苏醒低垂着头,似乎要把自己隐藏在黑暗中。

她的话才说完,唐湛南蓦地站起来。

一米九的身长,让他轻而易举地隔着桌子,碰到苏醒。

唐湛南捏住苏醒的下巴,“那么,昨天在医院,为何怕我?”

他居然记得!

苏醒的瞳孔猛地一缩。

“那么大前天你给我下药的时候,怎么不见你怕呢!”唐湛南的声音投地有声!似是尖锐的刀在冰面上划过!

苏醒被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逼得失去呼吸的能力。

苏醒不会说谎,所以她保持沉默!

“你有胆子对我下药,可想过怎么承担我的怒火没有!”唐湛南的声音里,已经没有一丝温度!

这是苏醒这辈子唯一做过的亏心事儿!

他们的动静闹得有些大,不止经理发现之后赶过来,周围的人也纷纷侧目过来。

在经理看清唐湛南的脸之后,没有替她说一句话。苏醒就知道今天她逃不掉了。

不能承认!

“我想,先生你是认错人了,算计您的肯定不是我。像我这种小人物,想摸到您,都是一件极困难的事儿。”苏醒在说话的时候,渐渐找回一点自己的声音。

虽然她说摸到唐湛南都是一件极困难的事儿,但她却在话音落下的时候抬起手,缓缓地握住他的手,然后用力想拉开。

但她的手劲儿哪里有唐湛南的手劲儿大,她似乎只是象征性地用一下力,似乎就放弃了。

但她不知道,别人看到她碰唐湛南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极为震惊!

因为唐湛南不喜欢别人碰!

特别是不熟悉的——女人!

这个女孩是什么人!

唐湛南居然能对她下得去手!

她拉不开唐湛南,当即后退一步,下巴轻易地就挣脱他的钳制。

虽然她没说实话,但不是她算计他,也是事实。

苏醒一得自由,转身即逃。

唐湛南似乎没有为难她,但她刚刚离开,站在暗处的刘特助已经悄然跟上去。

苏醒想离开,可不到调班的时间!

躲在后面纠结片刻,苏醒决定出去。在这公众场合,唐湛南不会干出巧取豪夺的事来吧!

才怪!

苏醒才一出门,就被两个男人围住。吓得她惊呼一声,手里的酒杯应声落地,红色的液体流一地,顿时酒香四溢!

不等苏醒惊呼第二声,她就被两个男人捂住嘴,抬到一个包间。

那两个男人在把苏醒送到之后,立刻退出去。

苏醒转身欲逃,但门已经死死地关上。

包间里只剩下她和唐湛南两个人!

唐湛南坐在最亮的一处灯下,手里拿着一叠资料看着。

“苏醒,身份证号:130101XXXX……”唐湛南抬起眼来,随手把资料丢在桌上,“你跑到天边我也能把你抓回来!”

虽然背靠大门,苏醒在听到他的话之后,还是往后缩了缩。

只是她已经退无可退!

唐湛南站起来,带着慑人的气场走向苏醒,“你可知道,那点自以为是的小聪明,会给你带来什么后果?”

说话间,他已经走到苏醒的面前。

苏醒仰头,看着他在阴影中,几乎看不清五观的脸。唯独那双慑人的眸子,看得她心虚,遍体生寒!

“想吊个金主,你算计错人了!”唐湛南垂下头,在她耳边,冷声道:“不干净的女人,我从不屑去碰!”

苏醒的身体微颤。

唐湛南说完,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眼睛里只有厌恶与冰冷。

苏醒突然笑起来,她不干净?

那谁干净!吴芯倚吗!

她不干净,也是被他毁了!

苏醒突然伸出手,扯住唐湛南的领带,阻止他离去的脚步。

她的变化太快,让唐湛南有些淬不及防。

下一秒,苏醒用力往下拉他的领带,把没有准备的他带下来,逼近自己。

然后重重地吻下去!

“把洁癖说的这么清新脱俗,结果还不是睡一个女人丢一个女人!嫌弃谁呢!”

说完,苏醒一把推向他。

只是唐湛南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你当真以为,随便什么女人都能爬上我的床?”

苏醒闻言,身体微微一颤,忍不住抬头去看他。

因为唐湛南背着光,他黝黑的眸子隐在阴影中,令他的目光更深邃几分。

那几乎无光的眸子,如同黑洞一般,几乎要将她吸进去。

就如那一夜,他也是这般看她。

想到那一夜,苏醒就忍不住感觉到几分燥热。虽然唐湛南中了药,但吴芯倚是勾引不成,她才被当成备选方案推给他。

唐湛南眯起眼睛,修长的手指缓缓地在苏醒的唇上描绘着形状,“知道骗我的下场吗。”

明明只是简短的疑问句,但苏醒却感觉身上一阵冰冷,被他发自灵魂的拷问了一般。

不自觉地吞吞口水,她却感觉颈间传来一股阻力。

是他的手指,压在她的喉咙上!

有一瞬间,她忘记了呼吸,更忘记了辩白!

“那一夜,是你。”唐湛南极为肯定地说道。

“我……”

“你可以什么都不说,可是你敢再骗我一个字……”唐湛南伏在她耳边,轻轻地说道。

明明他没有用力,可苏醒却仿佛被他捏住喉咙一般。

唐湛南突然松开手,向后退一步,“听安排。”

丢下这三个字,唐湛南开门走出去。

苏醒却已经被他逼得腿发软,虚虚地跌坐在地上。

苏醒愣神片刻,就追出去。才一出门,就被人拦住去路。

“唐总让你听安排,你暂时不能离开这间屋子。”

苏醒的目光扫过拦住她的保安的手表,“我妈妈还等着我回去,让我先回家,我不跑还不行吗?”

她这话是对已经渐渐远去的唐湛南说的,只是唐湛南不予理会。

苏醒恨恨地跺跺脚,与保镖争执几句,争执不过,只得做罢回去。

然而,她不知道,就在她回身的时候,从她对面的包间里走出一个女人,用满是探究的目光盯了苏醒片刻,眼中恨意滔天而起!

那人不是吴芯倚是谁!

吴芯倚返身折回包间,“妈怎么办!苏醒那个贱人找到湛南了!”

李绾淡然地举起红酒杯,摇了摇,“她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我自然听得出是她。”

“妈!怎么办?要是她乱说……”吴芯倚说着,急急地去摸手机,“我要警告一下那贱人,不能乱说话!”

可是她才拿起手机,就被李绾死死地压住,“不行!”

“她一个无依无靠,只带着一个拖油瓶的妈的小贱人,我还管不得她了!”吴芯倚气急骂道。

李绾从她手抽出手机,“只怕你一个电话打过去,不是她接的,会是唐少接的。”

吴芯倚瞪大眼睛,想想苏醒此时的装扮,想到手机绝对不会是在苏醒身上!

想到这里,她猛地抽一口冷气。

太可怕了!

“那我们该怎么办?”吴芯倚焦急地推着母亲李绾。

“她在唐少的控制下,咱们不好动她,但她妈可不在!”

李绾冷笑数声,随即打一个电话出去。不到一小时,她的手机响起。

“夫人,人查到了,在市第一医院。”

相关文章:

很多大学生失踪的真相,中山大学文科大楼真相

最美的变性男模,宣布再也不走男模T台

《一纸婚书:林少,哪里跑》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

宝贝花核流好甜,快穿之攻略特种兵h

爆乳啦啦队长和男友友|使劲深点我要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