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甜心妈咪求抱抱小说在线免费阅读全文

2022-01-08 21:21 · 新商盟

偌大而空荡的医院等候区。

别处人满为患,而人工授精区冷冷清清,唯有一抹纤瘦的身影独自坐在长椅上等候。

女人微垂着头,脸上脂粉未施,却透着淡淡的粉嫩光泽,一头柔顺的直发搭在肩上,她身穿浅米色的针织长裙,露出纤长笔直的脚踝。

可她的眼神游移而无神,放在膝盖上的双手不停绞在一起,显然有些彷徨不安和心不在焉。

“下一位,沈卿卿!”护士的声音由远及近传来。

沈卿卿忙站了起来,朝着医院办公室走去。

室内的穿堂风吹过,她不由打了个冷颤,看着室内冰冷的器械,莫名地生出了一些退缩之意。

严谨的医生上下淡淡扫了沈卿卿一眼,眼底有了然之意,声音没有任何温度:“躺上来,把裤子脱了。”

闻言,沈卿卿不由一愣,下意识红了耳朵,她看向那张套着纯白床单的大床,内心不断在打鼓。

如果躺上去,就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她还这么年轻,尚未经人事,真的要为了钱,去给一个陌生的男人生孩子吗?

片刻,在医生注视的目光下,沈卿卿无奈地咬了咬唇,有些局促地道:“要,要不,还是算了吧......”

她双手紧紧地握在两侧,此刻感到愈发后悔。

话音落地,医生的眉毛显而易见地皱了起来,他摘下口罩,“可以。”

沈卿卿一愣,见事情这么容易就解决了,连忙深呼出一口气。

可正当她准备离开办公室的时候,医生突然淡淡地开口,一脸严谨地对沈卿卿道:“合同已经签了,如果现在你后悔想离开,必须支付五百万的违约金。”

“五百万?”沈卿卿的脸色一僵,不可思议地抬头看向医生。

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深吸了一口气。

而医生早已对这种情况见怪不怪,这种情况一看就是金钱交易的结果,临到手术前,后悔的人并不在少数。

眼前这女人年龄不过二十上下,想必也是为了钱出卖自己的原则。

想到这里,医生看向沈卿卿的眼神便是更多了几分轻蔑。

他扫了眼正一脸纠结的沈卿卿,语气淡淡地问:“这手术还做不做?”

沈卿卿为难地咬了咬唇,一脸难堪,最终也实在无法,咬牙点了点头,躺到床上。

在医生不耐烦和微讽的目光下,她慢慢褪下自己的裙子,以一种屈辱的姿势。

医生的视线冰冷而不带一丝感情,见沈卿卿始终紧绷着身体,不由皱眉讽刺道:“这可不是在金主面前,装什么?”

一股耻辱的感觉自较脚底升华而起,沈卿卿秀气的眉毛蹙起,将脸别了过去。

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大脑一片空白,不敢去回想这让人感到无尽耻辱的场面。

当一切都结束后,沈卿卿匆忙地离开了医院。

一路上,她都忘不了医生看向她时那不屑的脸色和轻蔑的眼神。

她何曾想这样……如果不是母亲重病,她怎么至于到这个地步?

一个月很快过去。

沈卿卿如期回到医院做备孕检查,却被医生告知,她并没有成功受孕。

“非常遗憾,上一次的精液注射并没有成功,你没有怀孕。”

闻言,沈卿卿拿着那一张薄薄的检验单的手不由微微发颤。

“不可能,上次明明做了精液注射的......”沈卿卿脸色一白,“医生,会不会是检查出错了?”

医生不赞同地摇了摇头,推了推鼻梁间的黑框眼镜,说:“的确是成功注射过,但也许是个人体质原因,导致备孕失败的情况也是常有的。”

这下,沈卿卿的心头瞬间仿佛压上了一块大石头一般,注射失败意味着她没有办法拿到那笔钱,同时,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将作废。

那母亲的病怎么办?

父亲的意外离世让家中一贫如洗,母亲悲痛之下病倒,沈卿卿朝身边亲戚借钱,他们闻言却都避而不见,甚至将大门反锁,生怕她踏进一步。

如今母亲就躺在病房里等待手术费用救治,若是她再拿不出钱交医药费的话,恐怕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母亲被抬出医院。

正当沈卿卿百般绝望之时,接到了来自冷家的电话。

“请问是沈小姐吗?由于精液注射未成功,还请您跟我到冷家一趟。”

沈卿卿被冷家的管家带去S市的黄金地带的一栋别墅里,全程眼睛都被一层纱巾蒙住了。

她的视线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只能感受到四处压抑的氛围和不苟言笑的管家。

车子稳稳当当地在别墅前停下。

“沈小姐,请。”管家引着沈卿卿往前走。

沈卿卿莫名觉得有些不适应,问道:“请问这是要做什么?”

她不知道管家将她带到冷家来,又全程蒙住她的眼睛的目的是什么。

管家轻咳了一声,说:“少爷并不希望你们各自在过程中见面,避免产生不必要的麻烦。”

“过程?”沈卿卿内心一咯噔,反问。

管家笑了笑,“沈小姐还没弄清楚,人工授精无法怀孕,便只能采取另一种直接的方式。”

这下,沈卿卿彻底明白过来管家的意思是什么,这不是明摆着要她跟那个男人直接上/床吗?

她下意识地抗拒,“受孕可以用其他的方式的,能不能不用这种方式?”

管家闻言,不由觉得有些好笑,想贴上他们家少爷的女人排队都能排长龙,眼前这个女人竟还不愿。

他的语气渐渐有些冷淡,隐约还带着一丝不屑和嘲讽:“少爷不会碰不干净的女人,如果你不是处女,少爷根本不会碰你。”

沈卿卿一听,脸颊瞬间红了起来,她背在身后的手绞在一起,不由感到一阵羞辱。

可她甚至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只能做一只待宰的羔羊,面对着巨额的五百万赔偿金,即使再后悔,她也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正在这时,楼上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一道男声传来:“先将人带上去,少爷晚些回来。”

男助理的声音清亮而严肃,上下扫视了被蒙住眼睛的沈卿卿一眼,面无表情地转移了视线。

就这样,沈卿卿糊里糊涂地被带到了一个房间里,房间内有淡淡的古龙水气息混杂着皮革的味道。

沈卿卿局促地坐在大床前,随着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她感到越来越不安。

直到门口传来一阵门把被扭开的声音,随后厚重的红木房门被关上,发出一声闷响。

沈卿卿不由屏住呼吸,默默地听着那不断朝她靠近的脚步声。

一个高大而身材修长挺拔的男人走到她的身前站定。

男人穿着挺括而有型的黑色西装,将本就完美的身型衬托得愈发挺拔,侧脸棱角分明,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写满了凌厉。

冷少恒姿态随意地将西装外套脱下放在一旁,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她。

只见女人小小一团缩在床的角落,她的双眼被丝巾蒙住了,他看不清她的面容,而那张清秀的鹅蛋脸却白皙而透着淡淡的粉嫩光泽。

她的双手放在膝前紧握着,一双微抿着的樱唇泄露了她此时的紧张和不安......

他微微躬下身子,缓缓靠近沈卿卿。

男人身上清冽而混杂着荷尔蒙的淡淡气息朝她袭卷而来,她不由屏住呼吸,往后挪了挪。

见状,冷少恒不由轻笑一声,他懒懒地将束缚的领带扯开丢在地上,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挑起沈卿卿精致而灵巧的下巴。

“不用害怕。”他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耳边淡淡响起,还萦绕着一丝暗哑,沈卿卿顿时心跳如雷。

话音刚刚落地,冷少恒便伸出修长的双手去解她的衣扣,她呼吸一滞,顿时不敢再乱动。

就在那双大掌触碰到她肌肤的那一刻,温暖的触感让沈卿卿的身体一凛,抬起手去推搡着男人的肩膀,奋力挣扎着。

可在男人面前,她的那点力量根本就不足以抗衡,冷少恒一只手就将她的双手控住,不再给她任何挣扎的机会。

“忍忍就好,嗯?”看见沈卿卿生涩而稚嫩的反应,冷少恒满意一笑。

他生性洁癖,别人碰过的东西他绝不会再去染指。眼前的女人长发凌乱,肌肤莹白如玉,双眸被一方形黑色眼罩覆住,秀气的眉尖紧蹙,两颊有一抹诱惑的潮红——不安且慌乱。这种生涩此刻却很好的取悦了他。

他的喉结上下滚动,闷哼了一声——觉得比他想象中的感觉要好。

然而,这一切对于沈卿卿来说确是无尽的折磨,她的泪水打湿了黑色的眼罩,遮住了她的双眼,也遮住了她那颗蒙昧羞辱的心。

不知过了多久......

沈卿卿断断续续地喘着气,连说一句完整的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她感觉自己下一秒就要昏死过去。

她终于开口,不断地摇着头,嘴角无意识泄出一丝呢喃,“够了……”

她的声音一出口,仿佛带着无尽的娇柔和破碎感,却让冷少恒浑身紧绷,如一把炽火从心底蔓延出来。

他将她抱了起来,似乎根本不打算就此放过她。

低沉暗哑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的修罗:“这样,才能确保你怀上。”

沈卿卿的大脑一片空白,紧紧咬着牙关,鼻尖一酸,却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羞耻心和疼痛感一同折磨着她,很快,她便承受不住的晕厥了过去。

......

一个月后,沈卿卿果真被检查出怀孕。

同时,管家也如承诺所说,给她的账户打了一笔巨额数目,也正是此次代孕的定金。

当看到银行卡上的数字多了许多个零时,沈卿卿压在心头的石头瞬间如释重负。

无论之后她要付出什么代价,如今母亲的医药费总算是不愁了。

沈卿卿拿着那笔钱,马上去医院给母亲交了手术费,然而就在这之后的第二天,沈卿卿的妹妹沈盈盈便找上了门来。

沈盈盈的神色一如既往地骄矜,即使家里破产,也根本不曾改变过她的大小姐作风和心性。

她口中嚼着口香糖,脸上画着精致而夸张的妆容,明明是稚嫩的面孔,却偏偏画着成熟的黑色眼线和烟熏妆。

“姐,给我点钱,我早就打算出国留学了,就差学费了。”一出现在沈卿卿面前,沈盈盈便如是说。

“你开什么玩笑?现在正是经济困难的节骨眼上,妈手术之后还需要很多钱,怎么可能还有其他钱让你拿去出国留学。”沈卿卿皱眉,一脸不赞同地道。

她看了妹妹沈盈盈一眼,从小到大,她骄纵和叛逆惯了,什么好东西都喜欢占为己有,根本没有将她当过姐姐看待。

而沈母也一向偏宠沈盈盈,对她言听计从。

沈卿卿坚决地拒绝了沈盈盈,这瞬间激起了沈盈盈内心的诸多不满。

“怎么不可以了?你既然有钱给妈妈做手术,为什么没钱让我出国留学!”沈盈盈的语气近乎质问。

沈卿卿的心不由凉了凉,无论是沈母还是沈盈盈,都从来没有关心过她为了拿到这笔钱到底付出了怎样沉重的代价。

相反,沈盈盈只会一味地索取,根本不曾考虑过这个家的境况!

“总之,我是不可能将那笔钱拿来让你出国的,妈的病需要钱,我们的生活维持下去也需要钱。”沈卿卿字字明确的说。

“你话当然说得好听!你都已经被A国联合大学保送出国了,当然不愁以后,凭什么我不可以出国!”沈盈盈一脸不满地说着,声音愈发尖利。

沈卿卿不能理解地看着沈盈盈,“你口口声声说我被保送了,那你知道我花了多少时间和功夫在学习上才取得了那个名额吗,总之,我是不可能将那笔钱拿来让你出国的!”

她的神色淡了下来,撂下这么一句,不理会身后沈盈盈的抓狂和气愤,独自离开了。

沈盈盈被气得不轻,看着沈卿卿离去的背影,眼底闪过一丝郁恼,给沈母打了个电话。

而沈卿卿刚刚将剩下的钱在银行存好,便接到了沈母的电话。

语重心长地规劝和讨好,字里行间的意思无非都是让她将那笔钱给沈盈盈拿去出国留学。

“妈......”沈卿卿无奈地道,最终还是叹了口气,什么都没有说。

心里像是冰冻的二月一般,凉透了。

从来都是如此,沈母只会考虑沈盈盈的感受,而鲜少体恤她。

没有其他办法,沈卿卿也做不出忤逆父母意愿的事情,虽然心中有万般的不愿意和委屈,也只能将剩下的那笔钱全都给了沈盈盈。

而沈盈盈一脸胜利地看着她,拿着那张银行卡转身便雀跃地离开了。

相关文章:

手指在女朋友在下面游动;母亲只好认命的抬起了右腿

美女喝了水晕倒的视频.他将她拖进牢笼注射瘾药

医圣强婿全文章节/医圣强婿无删节

人气网络小说/优质网络小说/网络小说书评

怎么才能让男人睡你:双手抓住床单脚趾绷紧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