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仙尊在都市小说免费分享+在线看全文

2022-01-08 21:33 · 新商盟

《神级仙尊在都市》

方昊神色顿时阴沉的可怕:“小子,你信不信,单凭你这句话,我就可以让人灭你满门!”

“呵呵。”王枫不屑一笑,淡淡吐出两个字:“不!信!”

徐妃雅美眸瞪圆,俏脸上满是不可思议,这个纨绔今天怎么了?他难道疯了吗?他不知道这样会给王家招来灭顶之灾吗?

徐妃雅还没有从巨大的震惊中回过神来,方昊身后两个打手已经如猎豹一般朝王枫包了过去。

黑龙会,不可辱!

方昊眼里划过一抹残忍至极的光芒,准备亲自动手,让王枫好看。

但下一刻,他脸上的表情却生生凝固,整个人也呆立当场。

“噗通”

只见王枫随手一挥,黑龙会的两个打手便横飞出去,直接砸穿了墙壁,留下了两个人形大洞!

从头到尾,他们连王枫的衣角都没碰到!

方昊满面骇然,这是怎么回事?!

王枫缓缓站了起来,戏谑的看着腿肚子打颤的方昊。

“你……你究竟是谁?”方昊咽了口唾沫,颤抖问道。他不是傻子,他自然明白,能随手将他两个手下打的墙壁都洞穿的狠人,拥有的实力根本就是他想象不到的,哪怕是帮派里的几个金牌供奉,都做不到!

“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就要灭我满门?”王枫脸上的戏谑之色十足,落在方昊眼里,更加证实了方昊的猜测,这个年轻人的身份之高,他根本无法想象!

“对……对不起,还请前辈恕罪。”方昊不得不服软,在这样的狠人面前,他根本没有硬气的资格。

一旁的徐妃雅早已呆滞,她怎么也想不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她现在脑海里有无数个疑问,昔日那个纨绔的废柴,是怎么拥有这么恐怖的实力的?

王枫淡淡一笑,问道:“你是不是不服?”

“不敢。”方昊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连忙道。

“嗯。”王枫点了点头,继续道:“你可以滚了。回去记得告诉你们会长,我叫王枫,他想找回场子,我接着。”

“谢谢前辈。”方昊忙忙鞠躬,随后连滚带爬的离开了步行街。

围观的路人看到这一幕,已经不知该用什么言语来形容。

能让黑龙会吃瘪的年轻人,究竟是什么身份?

所有人都好奇无比的看着王枫。但王枫却没有理会,他此刻的目光落在了手中的黑色铁盒之上。

这时,徐妃雅走了过来。

“王枫,对不起,我之前……”徐妃雅弱弱开口,还想解释。

“滚!”王枫头都没抬,淡淡道。

徐妃雅脸色顿时通红,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王枫会用这种态度对她。

“王枫,你听我解释,之前我真的是没有办法了,才会那样的,你不要生气好不好。”徐妃雅捏着粉拳,娇声道,以前的她,若是对王枫这样撒娇,恐怕王枫兴奋的能昏死过去。

但现在……

徐妃雅贝齿紧咬,王枫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哪里来的?”这时,王枫抬起了头。

见王枫开口,徐妃雅俏脸一喜,忙忙道:“这东西是我前段时间在古玩街上买的,过几天就是我爷爷的七十大寿,我打算把它送给爷爷当贺礼。”

“买的?”王枫不屑一笑:“徐妃雅,你看我像傻子吗?”

“什么意思?”徐妃雅脸色变了变,强笑问道。

“上面的土都没有擦干净,还有干涸的血迹,分明是在哪座墓里盗的,而且盗的时候还死了不少人,你拿这东西给你爷爷当寿礼,是怕你爷爷死得不够快吗?”王枫讥讽道,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出来这黑色铁盒的出处。

若不是他现在只有练气一层的实力,他早就强拆开铁盒,一观究竟了。

徐妃雅心底震骇不已,王枫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现在的他怎么这么妖孽,只是一眼,就看出了盒子的来历?!

“王枫,这盒子的确不是我买的,但它对我很重要,我愿意出一百万,赎回它。”徐妃雅咬了咬牙,说道。她现在只能赌,赌王枫不知道盒子的真正用途,然后用一百万赎回盒子。

王枫拿起手中的黑盒,玩味一笑问道:“徐妃雅,你说,我要把这盒子卖给黑龙会,他们会出多少钱?”

徐妃雅俏脸顿时苍白不已,失去了血色,她终于明白,现在的王枫,早非昔日的王枫,他的聪明程度,远超自己的想象。

王枫不屑一笑,虽然他不知道黑盒里有什么,但能让黑龙会如此大动干戈的东西,绝对不简单,别说一百万,就是一千万,都买不到。

徐妃雅这点小心眼,在他看来,简直可笑!

“等等,王枫,要怎么你才肯把盒子给我?”眼看着王枫就要离开,徐妃雅顿时急了。

王枫转过身,居高临下的审视着徐妃雅。

看见王枫目光扫过自己,徐妃雅心底不由悲哀。这个纨绔,终究还是看上了自己吗?

“王枫,我可以把自己给你,只要你……”徐妃雅紧咬着红唇,但她话还没说完,王枫便皱眉开口:“想得美。”

听到这三个字,徐妃雅语气一滞,差点被气得喷血,什么意思?老娘倒贴你都不要?

见徐妃雅明显误以为自己对她还有想法,王枫便忍不住开口:“徐妃雅,我承认,过去我眼神不好,才会看上你。但现在……恕我直言,在我眼里,一百个你,都不及这盒子的百分之一重要。”

王枫说完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对于徐妃雅这种女人,他这辈子都懒得再看一眼。

优渥的家境和美丽的容貌让她自我感觉很是良好,所以才会生出一种世界都该围着自己转的念头。

但殊不知,这世界,离开了谁,都会照常运转。

只有摘星拿月的强者,才有资格改变世界的轨迹!

看着王枫傲然的背影渐行渐远,徐妃雅呆立在原地,被一股浓浓的屈辱感包围……

王枫并没有着急回王家,而是又找了个公园修炼了一夜,巩固了一番境界。

“这青帝长生诀修炼起来,的确可以极快的提升修为……”

清晨,王枫睁开眼睛,回地球不到两天,他便修炼到了练气一层巅峰,随时都可以突破至练气二层,青帝长生诀的确霸道。

但这霸道背后的弊端却也很明显,王枫感觉自己体内的灵气,现在暴躁的厉害,随时都有走火入魔的风险。

“需炼制几枚培元丹了……”王枫稍加思索,培元丹是仙界很常见的一种低阶丹药,效用也很简单,镇压体内暴躁的灵气。

“不过炼制培元丹却是需要大量的药材。”王枫眉头皱起,炼制培元丹所需的药材在地球上随处可见,但眼下他被从王家赶出来,身无分文,连吃饭都成问题,更遑论买药。

“在修仙界时,便终日为修行资源发愁,不曾想回到地球,依旧是这样……”王枫不由苦笑,修行一道,财侣法地,财字排第一位。

无财,寸步难行。

在弱肉强食的修仙界,没有修行资源了,王枫可以去抢。

但在地球,眼下他练气一层的实力,抢劫无异于自掘坟墓。

得想个赚钱的法子,王枫不由沉吟,眼下他浑身上下只剩一百块都不到,启动资金很高的项目可以直接排除。

而且还不能浪费太久时间,低投入,高回报,效率快……

“画符!”

王枫眼睛一亮,可以说,画符几乎完美的符合他当前的处境。

虽然堂堂仙尊,要靠卖符来换取修行资源,有点掉价。但王枫也管不了那么多,只要能快速提升实力,掉点身价又算什么。

很快,王枫便在公园附近的杂货店里买好了画符用的朱砂黄纸。

将黄纸铺开,王枫在手指上沾了点朱砂后,直接以手代笔,开始绘符。

他练气一层的实力,自然绘不出什么高级的灵符,而且地球上的黄纸和朱砂里蕴含的灵力也有限,也只能画几种低级的符篆。

思来想去,也只有金刚符,符合王枫目前的要求。

金刚符,顾名思义,可让佩戴者坚如金刚,刀剑难伤。在修仙界,低级的金刚符很鸡肋,因为修士的攻击大都夹杂着灵力,灵力破符,轻而易举。

但在地球,能用灵力作为攻击手段的,却是凤毛麟角。

所以金刚符,佩戴在一个普通人身上,几乎与救命符无异。

尤其是一些经常面对刺杀的富商政要,有金刚符在身,哪怕子弹都可以挡上一档!

以王枫目前的实力,只能绘出一张金刚符,而且还是最低级的金刚符。

但哪怕是最低级的金刚符,也可以替佩戴者抵挡一次致命攻击。对有需要的人而言,一张金刚符,就是一条命!

“就看有没有人识货了……”将画好的金刚符收起来,王枫来到了人流量很大的天桥,摆地摊这种事他可以说是轻车熟路了,初至修仙界的时候,王枫便是靠摆地摊来维持生计的。

“金刚符,五十万一张,可挡致命攻击一次,只卖有缘人。”将自己的价格和金刚符的功效写在纸上,王枫便闭上眼睛,开始修炼。

不用想,他也知道,接下来会有无数人对他指指点点,这些都在王枫的预料之中。

五十万,卖一张黄符。大多数普通人,根本想都不敢想。

哪怕一般的富贵之家,看到这个价格,都会觉得王枫想钱想疯了。

不过王枫也没打算将符卖给这些人。

他只卖‘有缘人’。换句话说,来个看着不顺眼的,哪怕出五十万,他也不会卖。

不出王枫所料,只是短短半小时,王枫的摊位前便围满了人,都用看傻逼一眼的眼神看着王枫。

“这哪家精神病院的病人跑出来了,脑子都坏成这样了。”

“五十万,你TM怎么不去抢!”

“简直想钱想疯了!”

有人大声挑衅,但王枫全程却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这种蝼蚁的叫嚣,连让王枫搭理的资格都没有。

“哎呦,这不是我们的王大少吗?怎么跑这儿来摆地摊了?”忽然,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王枫睁开眼睛,只见一个穿着阿迪耐克满脸痘痘的高大青年站在了自己面前。

孙涛,王枫勉强记起了高大青年的名字,印象中,在他还是王家大少的时候,眼前这高大青年,没被他少欺负。

王枫又闭上了眼睛,这种货色,以前他还是个纨绔子的时候,都能欺负。现在,他看都懒得看的一眼。

见王枫无视自己,孙涛顿时又羞又恼,这傻B,都TM被王家赶出来了,还这么拽?

“王大少,没钱花了你开口啊,兄弟可以赏你十块八块,都不用你还的,你又何必在这儿丢人现眼呢。”孙涛不依不饶继续嘲讽,以前王枫还是王家那个纨绔大少的时候,他整日被王枫欺负,压的连头都抬不起来。

孙涛做梦都想着,有朝一日,能在王枫身上找回场子。

所以在听到王枫被赶出王家的消息后,他是最兴奋的那一个。这两天他到处找王枫,就是为了能把王枫昔日带给他的羞辱,十倍奉还!

现在,还真让他给找到了机会。

但今天的王枫,却像一尊佛陀一般,无论孙涛怎么挑衅,他就是不开口,连眼皮子都不抬一下。

这让孙涛很是难受,有一种全力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王枫,老子TM跟你说话呢,你听见没有!”

终于,在磨干嘴皮子以后,孙涛忍不住爆发了。王枫这种态度,让他感觉自己跟个上蹿下跳的小丑一样。

王枫抬了一下眼皮,看着满脸怒火的孙涛,不由有些想笑。

“你要买符?”王枫似笑非笑问道。

孙涛满头雾水,这傻B莫非脑子出了问题,老子跟你有不共戴天之仇,为什么要买你的符,而且还TM五十万一张。

“不买。”孙涛恶狠狠答道,他倒想看看,王枫要搞什么幺蛾子,

“你不买我的符,我为什么要搭理你。”王枫又闭上了眼睛。

“你TM耍我……”孙涛气得七窍升天,嗓子都有冒烟的兆头。若不是王枫的身板在哪儿放着,他都有一股动手的打算。

“孙哥,人家看上一款包包……咦,王枫?”这时,一个身材高挑足有一米七五,穿着性感抹胸抓的妖艳女子走了过来,女子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此刻看向王枫的眼神满是惊愕。

孙涛看见女子后,脸上却是划过一抹喜色,他一把将女子拉入了怀中,得意的看了王枫一眼,哈哈大笑道:“王枫,你个废物,你TM睁眼看看这是谁!”

王枫睁开眼睛,扫了一眼妖艳女子,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嘲讽。

刘雯雯,他的前女友,之前他还是那个纨绔大少的时候,砸钱泡到的。对于这种有钱就能张腿的玩物,王枫现在自是没什么感觉,但看孙涛的样子,却显然把刘雯雯当块宝了。

刘雯雯也是见风使舵的好手,看见王枫现在落魄的样子,她已经可以肯定,之前学校疯传的消息是真的,王枫的确被逐出了王家!

“哎呀,孙少,人家不想看到这个废物,我们走吧。”刘雯雯伏在孙涛身上,娇滴滴道。

“哈哈哈。”孙涛笑的更加得意,他想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对一个男人来说,没有什么能比当众搂着这个男人的女人更能羞辱他了。

孙涛大手又蹂躏了一番刘雯雯的翘臀,阴阳怪气道:“宝贝儿,你怎么能这样说你的前男友呢,人家好歹也是王家的大少爷啊。”

“屁的王家大少爷。”刘雯雯不屑的看了王枫一眼道,又刻薄道:“没了王家,他就是一坨狗屎!”

“不像孙少您,哪方面都很棒呢。”刘雯雯又亲了一口孙涛,娇声道。

“哈哈哈。”孙涛笑的嘴都合不拢了,这刘雯雯,实在太给他长脸了。孙涛活了大半辈子,从来没有这么舒爽过,“王大少,今晚你的女人就会爬上我的床,我该用什么招式对付她呢?老汉推车?还是童子拜佛?哈哈哈,王大少,有没有什么好的招式推荐一下啊。”

孙涛肆意的羞辱,让不少路人哄堂大笑,看向王枫的目光里满是讥讽。

王枫摇了摇头,不得不说,孙涛这种手段很幼稚。

“玩个破鞋,还要什么招式,开心就好了。”王枫淡淡开口,对孙涛的羞辱毫不在意。

但孙涛和刘雯雯听到这话后,脸却同时变成了猪肝色。

尤其是孙涛,一想到自己玩的是王枫剩下的,心底顿时膈应无比。

“王枫,你个废物,你TM说谁是破鞋呢。”刘雯雯更是气炸了,直接爆了粗口。

“你自己都承认自己是破鞋了,还需要别人说吗?”王枫戏谑一笑,之前他话里话外,可没有指名道姓说刘雯雯是破鞋。

“你……”刘雯雯顿时懵了,好像的确是她自己先急的跳了脚。

孙涛满脸黑线,这个女人也是真的蠢,除了床上能玩一玩,平时根本就带不出去,带出去也会把他的脸给丢光。

“王枫,你现在也只能耍耍嘴皮子了,没有王家撑腰,你这种废物,我迟早都能玩死。”孙涛低下头,恶狠狠威胁道。

王枫不屑一笑:“你现在就可以动手玩死我,没人拦着你。”

“你当我不敢?!”孙涛顿时被激出了火气。

王枫并不说话,只是笑吟吟的看着他,眼里满是不屑。

“草!”孙涛瞬间血气上涌,以前王枫还是王家大少的时候,他敢怒不敢言,但现在,王枫不过是一条丧家之犬,他为什么要忍气吞声!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孙涛握紧拳头,朝王枫的脸砸了过去。

“住手!”

这时,一道清脆的呵斥声响起。

孙涛的拳头生生止在半空,王枫不由皱了皱眉,他本打算给孙涛个教训的,这突然出现的人,却是让他的算盘落了个空。

“徐小姐!”孙涛瞳孔一缩,脸色惊疑不定。不是说徐妃雅很厌恶王枫吗,怎么会突然帮王枫说话。

王枫瞥了一眼徐妃雅,倒是对徐妃雅的出现并不意外。因为他手上的黑盒,对徐家显然很重要。

“徐小姐,您怎么来了?”孙涛的态度顿时变得恭敬不已,徐妃雅在市一中,可是出了名的霸王花,她背后的徐家,虽然在金陵市只是二流家族,但也比孙家这种不入流的小家族强十倍百倍,所以对于徐妃雅,孙涛是一点都不敢冒犯。

“啪”

徐妃雅无愧她霸王花之名,直接干脆利落的扇了孙涛一巴掌,孙涛被扇的在原地打了个转,一脸懵逼。

徐妃雅,为什么要扇他?

“你这种货色,也敢枫哥动手?”徐妃雅冷冷看着孙涛,质问道。

孙涛彻底懵了,枫哥?!

徐妃雅竟然管王枫叫枫哥?

这怎么可能?徐妃雅这么骄傲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叫王枫这种纨绔废柴哥?

“徐小姐……”孙涛还想再说些什么。

但徐妃雅根本不给他机会。

“给枫哥道歉。”徐妃雅命令道,她的强大气场在这一刻显露无疑。

徐妃雅冰冷的目光又扫向了孙涛旁边的刘雯雯:“还有你,一个破鞋,枫哥能玩你是你八辈子都得不到的福分,你竟然还敢在这里说枫哥是废物,跪下,给枫哥道歉!”

刘雯雯脸色涨红,徐妃雅这是发什么神经呢,难道她不知道王枫已经被逐出王家了吗?

“啪”

见刘雯雯还敢犹豫,徐妃雅直接踏前一步,又是一巴掌,重重扇在了刘雯雯脸上:“我的话你听不懂吗?跪下!给枫哥道歉!”

诸多围观的路人也懵了,这个突然出现的女王一样女人究竟是谁?怎么如此嚣张?

还有这个卖符的神经病,连这种女王都要叫枫哥,不会真有什么大来头吧?

一时间,众人看向王枫的眼神有了很大变化。

王枫摸了摸鼻子,他能料到徐妃雅还会来找他,毕竟黑盒还在他手里。

但他料不到,徐妃雅的态度会转变这么大,一口一个枫哥,王枫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刘雯雯俏脸迅速肿胀起来,美眸里也满是泪水,可是对上徐妃雅冰冷的眼神,她却没有丝毫反抗的念头,徐妃雅要想玩死她,有一千种手段。

“噗通”

刘雯雯直接跪在了地上:“枫哥,对不起,我不该狗眼看人低。”

孙涛咬了咬牙,他倒是想反抗,但一想到家里的生意还要仰仗徐家,他顿时打消了念头。

“枫哥,对不起……”孙涛低下了头,眼里满是屈辱和怨毒。

王枫并未理会两人,而是将头扭向了徐妃雅,笑道:“你应该明白,东西我是不可能再给你的。”

“枫哥,我明白。这次我来找您,另有他事。”徐妃雅恭敬道。

“什么事?”

“我想请您,出手一次,帮徐家对付个人。”徐妃雅看了王枫一眼,小心翼翼道。

“嗯?”王枫眉头微皱。

“价格随便您开,只要徐家能担负的起。”徐妃雅很有诚意,王枫一时倒有些为难,原本他是根本不会理会徐妃雅的,但徐妃雅这次来,先是帮他教训了孙涛刘雯雯,又这么有诚意,王枫倒是有些不好再拒绝,毕竟他眼下的确需要一大笔钱。

沉吟少许后,王枫开口:“一千万。”

一千万?!

听到这个数字,围观的路人还有孙涛刘雯雯,都齐齐瞪圆了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这个王枫,真的疯了?

他这是,把徐家当印钞机了?对付个人,张口就是一千万,徐家怎么可能答应。

徐妃雅俏脸上划过一抹肉痛之色,一千万,哪怕对于徐家,也不是一笔小数目,不过一想到王枫那天的恐怖实力,徐妃雅便咬牙做出了决定:“可以。”

孙涛和刘雯雯差点两眼一黑,栽倒在地。徐妃雅,竟然答应了?!这个只会吃喝嫖赌的废柴,究竟有什么本事?能让徐家这样仰仗?孙涛和刘雯雯只觉脑海嗡嗡作响,世界观完全崩塌。

围观的路人也集体石化,眼前这一幕,哪怕是电影都不敢这样拍吧。

“时间,地点。”王枫淡淡开口。

“今晚八点,徐家的万豪大酒店里。”

“好,到时候我会去的。”王枫点了点头。

徐妃雅面色怪异:“枫哥,您都不问一下,这次要对付的人是谁吗?”

王枫摇了摇头,无所谓道:“不需要。”

好大的口气!

徐妃雅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这王枫,真的是狂到没边了,徐妃雅现在甚至有点后悔,将希望寄托在王枫身上了,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就敢这么狂妄。

“枫哥,这次的敌人很棘手。之前他便光明正大向我们徐家宣战,扬言要让我们徐家众人在恐惧中死亡,这几天,已经有两个徐家嫡系死在了他派的人的手里,不出意外,今天晚上之前,他还会派人刺杀我们一次。”

“今天晚上,他本人更是会亲自前来,血洗我们徐家,他的实力,非常恐怖。枫哥,不瞒您说,我们徐家之所以大费周章弄到这个黑铁盒子,便是打算用黑铁盒子请金陵市神拳馆馆主出手,帮我们对付那个大敌,不过现在有了枫哥……”

徐妃雅后面的话没再说下去,言外之意就是她觉得王枫比神拳馆馆主要靠谱,其实黑盒在王枫手里,她也没办法再让神拳馆馆主出手。

王枫微微颔首,道:“你放心,哪怕天王老子来了,此次,我都可以护你徐家周全。”

“麻烦枫哥了。”徐妃雅深深鞠了一躬,她现在可是将所有的宝都压在了王枫身上,之前王枫打了黑龙会的脸,到现在都没见黑龙会有什么动作,可见黑龙会对王枫也很忌惮,光凭这一点,就足够让徐妃雅重视了。

“对了,要买符吗?”徐妃雅正准备离开,王枫却忽然来了一句。

“买符?”徐妃雅奇怪的看了王枫一眼,这才注意到王枫纸上写的字。

“金刚符,五十万一张,可挡致命攻击一次,只卖有缘人。”

徐妃雅哭笑不得,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符篆这种东西,这王枫想骗人,也不带这样的。

卖什么不好,偏要卖符。

虽然徐妃雅觉得金刚符百分百是假的,但她也明白,王枫现在境地很艰难,需要钱来维持生活。

所以哪怕明知是假的,为了讨好王枫,不让王枫难堪,这符,她也得买。

“枫哥,这是十万块,你先拿着,剩下的四十万我让人一会儿送过来。”徐妃雅很快就从包里拿出了十万块现金。

王枫笑了笑,接过了钱。

“枫哥,我先走了,晚上恭候您的大驾。”徐妃雅将符放在包里,扭着屁股离开。

王枫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他又怎会看不出来,徐妃雅根本不信金刚符的事情。

“不过,马上她就会信了……”王枫若有所思,之前他也是看到了徐妃雅眉心若有若无的血气,才知道徐妃雅今天必有血光之灾,不出意外,徐家大敌的第三次刺杀,会落在徐妃雅身上,所以王枫才开口让徐妃雅买下金刚符。

若不然,雇主死了,他那一千万,找谁去要。

从天桥离开后,徐妃雅便急匆匆的来到了停车场。这几天因为杀手的事情,她忙的焦头烂额。

雷啸凌派出的杀手神出鬼没,徐家已经接连有两个重要人物死在了杀手手中。

整个徐家现在都人心惶惶,躲在别墅里不敢出来。

唯有她,不甘任人宰割,在外面跑来跑去,找寻帮手。

这个时候,徐妃雅也只能赌杀手不会盯上她了。

“福伯,开车。”拉开后门,徐妃雅坐上了车。

“桀桀,徐小姐,要去哪里啊?”忽然,一道阴冷的笑声响起,徐妃雅顿时面色剧变,开车的人不是福伯!

徐妃雅没有愚蠢的问你是谁,这个时候出现在她车里的,除了赵东青派的杀手,不可能再有其他人。

逃!

逃才有一线生机!

徐妃雅手闪电般的伸向了车门,但发现车门早在她上车那一瞬间就被锁死。

“徐小姐还是不要挣扎了,好好上路吧!”戴着鸭舌帽的男人举起一把消音手枪,狞笑着对准了徐妃雅的额头。

徐妃雅凄惨一笑,美眸里满是绝望……

“咚”

沉闷的枪声响起,消焰后的子弹从枪管里爆射而出,直奔徐妃雅的眉心。

鸭舌帽杀手嘴角扬起,似乎已经看见了子弹在徐妃雅光洁白皙的额头上留下的血色印记。

但下一秒,鸭舌帽杀手的瞳孔便骤然缩紧,笑容也彻底凝固在了脸上。

徐妃雅的身上轰然爆发出一面金色光罩,连空气都能划破的子弹,在碰到金色光罩后,火星四溅!

“嗖”

在鸭舌帽杀手骇然至极的眼神中,子弹反弹向了他的眉心……

噗通。

鸭舌帽杀手重重栽倒在了驾驶位上,温热的鲜血溅射在了徐妃雅身上。

徐妃雅娇躯颤抖,美眸里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她从未离死神这样近过。

徐妃雅颤抖着翻开了包,却发现,几分钟前,她放入包里的黄纸符,此刻已经化成了一团灰烬。

“王枫……”

这一刻,王枫在徐妃雅心中的地位,与仙神无异。

徐妃雅震惊万分,纤手捏着灰烬久久无言。

王枫对付黑龙会的两名打手时,她就已经惊讶不已,但也只是惊讶,对于王枫的实力,她还是有些将信将疑。

但如今,王枫的一张纸符竟然救了她的命,这神乎其神的情况,让她不再有一丝怀疑。

恢复平静之后,徐妃雅从后备箱里找到昏迷的福伯,让他处理了杀手的血迹,便驱车回到了徐家。

刚进入徐家别墅的大门,徐妃雅便看到大厅中众多徐家的人,每个人脸上都有着惶恐不安的神色。

看到徐妃雅进来,众人纷纷站起,朝她快步走去,仿佛看到了希望。

可当他们看到徐妃雅手中空无一物,众人的心忽地下沉!

“雅儿,怎么样,神秘铁盒拿到了吗?”

一名隐隐为首、面色深沉的中年男子急忙问道,他便是徐妃雅的父亲,徐家家主徐立杉。

虽然没有看到神秘铁盒,但徐立杉还是抱有希望,忍着心中的惊惶出声询问。

扫视众人,徐妃雅面露苦色,而后望向自己的父亲,缓缓摇头说道,“没有……”

听到徐妃雅的话,众人感觉一股寒意上涌,浑身瞬间凉透!

有些胆小的人站立不稳,一个哆嗦跌倒在地,脸上尽是绝望之色。

惊骇之下,众人也不顾徐妃雅的身份,纷纷恼声质问,“这个神秘铁盒,可是关系到徐家的生死存亡啊,你怎么能失手?”

“你知不知道,你的失手意味着我们都会没命!”

“既然这么没用,那你还跑去接应干什么?”

“就是,现在居然还有脸回来!”

斥责的人越来越多,众人愈发绝望,他们都知道,唯有神秘铁盒,才能请动神拳馆馆主方桐。

而整个金陵,也唯有方桐才有可能对付得了雷啸凌,帮助徐家解决这个灭顶之灾。

面对众人的质问,徐妃雅有些恼恨,如果不是这些人胆小至极,像缩头乌龟般躲在这里不敢出去,也不至于让她堂堂一个女生跑出去接应,还差点被杀手一枪爆头。

咬着牙,徐妃雅忍下怒意,她知道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

看向徐立杉那略微绝望的目光,她赶忙说道,“父亲,我当初是拿到这个神秘铁盒了,但黑龙会的人前来抢夺……”

听到徐妃雅的话,徐立杉顿时一惊,黑龙会如此庞然大物,竟然也会打这个神秘铁盒的主意?

他原本还想殊死一搏,派人出去将铁盒找回来,可如果抢走铁盒的是黑龙会,那么……

唯有等死了!

但徐妃雅接下来的话,让众人全都呆愣起来。

“可是我的一个同学,名叫王枫,他打退了黑龙会的人,抢走了神秘铁盒,我拿不回来,所以只能请他帮徐家应付这个难关,薪酬是一千万……”

不等徐妃雅说完,徐立杉直接恼声打断,“胡闹!他怎么可能帮得了我们?”

众人闻言,也都又惊又怒,纷纷出声喝道,“王枫就是个纨绔子弟,除了吃喝嫖赌,他还能做什么?”

“就是,听说他被王家赶了出去,犹如丧家之犬,你到底是怎么想到,居然会去找他帮忙……”

“这么一个废物,他救自己都够呛,还想他帮助徐家,恐怕是白日做梦!”

众人十分恼恨,在他们看来,徐妃雅的脑子绝对是进水了,才会相信一个废物能挽救徐家。

面对众人的诘问,徐妃雅有些无奈,她之前也绝对不会相信,王枫这么一个纨绔子弟会有能力拯救徐家。

但他两次展现出来的实力就足以证明,也改变了徐妃雅对他的观念。

“你们不知道,王枫跟以前不一样了,他一个人就击败了黑龙会的两名打手,让黑龙会惶然撤退,还有,他给了我一张符,居然救了我一命,他的实力真的很强,如果你们看到了,一定会相信的……”

徐妃雅赶忙解释起来,但众人根本不信,惊惶的他们,心中只有一个观念,那就是唯有神拳馆馆主方桐,才能帮助徐家度过难关。

看到众人嗤之以鼻,徐妃雅有些无奈,她正想继续劝说,徐立杉摆了摆手,颓丧的摇摇头,“不用说了,雷啸凌非常厉害,绝不是王枫这个废物能对付的。”

深深叹了一口气,徐立杉接着说道,“我跟方桐有点情面,看来得先将他请过来,至于这个神秘铁盒……一定要从王枫的手里拿回来!”

听到父亲的话,回忆起王枫的实力,徐妃雅心中生起惶恐,但父亲的决定不是她能改变的,只能无可奈何的站在一边,满心苦涩。

……

晚上八点,徐家的产业,万豪大酒店。

酒店大堂里,徐家众人惴惴不安的站着,满脸惊惶。

四周站着不少保镖,大约有二十多个,他们全副武装,拿着刀枪棍棒,有的腰间鼓鼓囊囊的,可见配备了枪械。

哪怕有这么多专业的保镖,徐家众人依旧惊惧万分,坐立不安的走来走去。

他们可没有忘记,当初徐家几个重要人物,就是死在保镖的守护之中,可见对方实力恐怖,绝不是这些保镖所能抵挡。

而如今,众人等待的,便是徐家的救星,神拳馆馆主方桐。

之前徐立杉好说歹说,许下一定会奉上神秘铁盒的诺言,才让方桐同意先过来帮助徐家解决危难。

就在众人等的满心焦急时,酒店大门突然传来一阵车声,紧接着,一道令人窒息的气势,从大门处忽地传了进来!

众人尽皆望去,可他们并没有看到任何东西,但这个气势却越来越浓烈,就如一只洪荒巨兽缓缓踏来般,让空气变得凝滞,众人愈发难以呼吸。

渐渐的,一个人影走进了洞开的大门,他身形雄壮,脸色虽然平静,但却仿佛凝聚了煞气般,让人骇然,根本不敢直视。

方桐负手走入,走到酒店中便顿步停下,炯炯的目光扫过众人,仿佛疾电一般,让众人心中没来由一颤!

相关文章:

《极品豪婿》—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冷奕煌小说集锦,冷奕煌《强宠霸爱:总裁的小心肝》小说完整本

吃完宵夜把公司白领阳台_不不不不要了嗯太深了表情包

完整版—《特级狼卫》—全文在线阅读

很黄!很色的小说 滛男乱女在线阅读_好看的小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