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门【恰似暖风来】小说在线阅读全文

2022-01-08 21:27 · 新商盟

连雅气的快要发疯,前段日子还乖巧老实的秦暖,怎么变的牙尖嘴利。

想要讽刺回去,偏偏又说不过她。

欣赏了一会连雅的脸色,秦暖心满意足,对身边等待的西装男人点了点头,“走吧。”

“你等等!”

刚迈出几步远,连雅尖利的声音再次传来,秦暖不耐的转身,皱眉问:“又怎么了?”

“一个不能人道的恶鬼,有什么值得我觊觎的!不过就是你心虚...”

“连雅!”秦暖打断了她的话,终于是耗尽了最后一丝耐心。

就算他真的是恶鬼又怎么样?

那也比这些落井下石的人强上千倍百倍!

“不准在说我丈夫的一句坏话,不然我一定要你好看。”秦暖冰冷的目光定在连雅身上,只看得她浑身发寒,忍不住后退一步。

“再说了,不能人道?”嗤笑一声,秦暖压低声音,精致的脸颊上泛起红晕,说:“我这个当夫人还嫌他时间太长了呢。”

说罢,秦暖懒得在跟她废话下去。

在男人的带领下,不顾身后的怨毒的目光,上了门口正在等待的黑色玛莎拉蒂。

“她真的那么说?”

“是的。”

灯火通明的厉宅,厉君逸放下手里的文件,抬眼看向正在面前鞠身的西装男人。

听完了他未过门妻子的丰功伟绩,厉君逸的眼中闪过一丝玩味。

真有趣,他算是被维护了?

“还有别的事情吗?”

“秦小姐的房间管家安排在您的房间左侧。”

厉君逸颔首,示意他可以下去了,男人深深鞠了个躬,保持垂眸的姿势后退几步,才转过身离开了房间。

再次拿起文件,上面密密麻麻的数字在眼前绕了一圈,厉君逸不知为何,竟有些心浮气躁。

他困扰的揉了揉额角,脑中闪过男人刚才的话。

秦暖吗?

也是时候去看看她了。

秦暖被带回了厉家,先是被占地面积大到吓人的房子震了一下,紧接着没有多余的表示,就被安排到了房间里,让她好好休息。

饶是秦暖神经粗,在经历这一切后,也实在没办法在一个陌生的环境安然入睡。

她不敢出门,只是在房间里看了一圈,然后走到窗户边上,在月光的帮助下,瞧着外面空旷的花园。

在寸土寸金的京城,竟然还有这么一处世外桃源。

秦家之前也算得上是富豪,但直到今天,秦暖才明白和厉家之间的差距。

她的目光看向花园中茂盛的绿植,心里有些奇怪,这么大的花园,为什么连一朵花都看不见,秦暖正在胡思乱想,没有注意到房门被打开,一个高大的身影走到她身后。

“很好看?”

男人的声音突然出现,秦暖被吓了一跳,她猛地回过头,只见在昏暗的灯光中,扭曲在一起的青黑色狰狞面孔离她很近很近,宛如从地狱中爬出的恶鬼...

秦暖瞪大眼睛,腿脚发软,忍不住后退了些,后背紧贴在窗户玻璃上。

“你是谁?”

“我是谁。”男人重复了一遍她的话,眼中有玩味的光一闪而过,“我们几个小时前才刚刚见过,你说我是谁。”

“厉..厉先生?”

厉君逸颔首,秦暖这才反应过来,心知刚才的表现有些紧张的过了头,她稍微放松了些,低下头不敢去看厉君逸的脸,弯腰鞠了个躬,小声的道歉:“对不起,我不知道是您。”

“嗯。”

轻飘飘的一个字,秦暖哪里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她想要看看厉君逸的表情,又实在被那青面獠牙的恐怖面具吓到了,指尖绞在一起,小脸上满是犹豫。

秦暖是个藏不住情绪的人,因此,不管是恐惧亦或者是挣扎,都被厉君逸收在眼底。

他不由产生了一种强烈的讽刺感,秦暖?不过和所有人一样,是个恐惧他面貌的胆小鬼。

若不是他厉君逸需要一个妻子...

房间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中,秦暖在心里给自己鼓起了劲,做了好一会儿的心理工作才敢抬起头来。

好歹之前看了一眼,现在恐惧感减退不少,秦暖偷偷的打量他。

和传闻中很像,却又不太一样,她未来的丈夫是个很高的男人,听声音年纪不大,至于面貌...

秦暖深吸口气,把目光集中到男人的脸上,刚才是突然受到了惊吓,视线中除了恐怖的面具外,容不下其余所有的东西。

现在仔细打量,便注意到面具只覆盖了男人的右脸,剩下的半张脸俊美非凡,在可怖的面具衬托下,显得犹如神坻般出尘。

即使尚未从战栗中恢复过来,秦暖也忍不住替他感到可惜。

“你在看什么?”

“你。”

听到男人的声音,秦暖不过脑子便做出了回复,她微微一怔,生怕误会,连忙解释说:“我是说,那个,我不是那个意思...”

嘴唇张张合合,脑子里面缠成乱糟糟的一团线,秦暖在厉君逸逐渐变化的目光中颓然闭上了嘴。

她算是解释不清了。

“你不怕我?”

男人跨步上前,轻易把秦暖困在他和窗户中间。

两人之间的距离被拉近,秦暖能加清楚的看见面具上脉络一样坑洼的纹路,像是某种金属制作而成,边缘泛着幽暗的寒光。

厉君逸皱了皱眉,他感受到了身边人因为恐惧而不停颤抖的身体。

她在害怕。

这种认知,让厉君逸的心里无端的升起烦躁来。

厉君逸正想退开,一只柔若无骨的小手突然牵住他的衣摆。

身前的姑娘犹豫着,小幅度的点了点头,轻声说:“怕的,但我是你未来的妻子,我会努力适应,厉先生,请给我一点时间。”

秦暖一米六出头的身高只到厉君逸的胸口,男人不知道她此时的表情,却能感受到从衣摆的位置传来小小又固执的力量。

哪怕知道秦暖不过是为了找个强大的庇护,厉君逸胸口盘踞的烦闷,也被和煦的春风拂去。

他未来的妻子很诚实,直白到甚至有点傻乎乎的表达方式,比浑身颤抖还说不怕的人,更加的讨人喜欢。

京城里传闻最棘手的厉家家主,就这样,被他的妻子取悦了。

秦暖仍在胆战心惊的等一个结果,她很怕因为自己做的不够好,惹得他不高兴。

她不懂什么察言观色,秦暖昂起头,用一种胆小甚微的眼神,瞄着厉君逸完好的半张脸。

“很晚了,休息吧。”

厉君逸心思转了又转,大掌扶上她的小手,不用施力,秦暖顺从的放开了手。

这算是过关了?

秦暖看他似乎要离开,小心翼翼的问道:“厉少爷,请问我们什么时候成婚呢?”

“不急。”

“那...”秦暖咬紧下唇,再次的发问,“我能回去上学吗?”

厉君逸没说话,抬手钳制住她的精巧的下巴,指尖划过红唇,“可以。”

秦暖脸一红,只感觉有滚烫的热度从相交的肌肤一路烧到了心里,她胡乱的点点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隐约中,似乎有低笑声传来。

“记住,我的名字是厉君逸。”

男人离开了,秦暖愣愣的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她心脏跳的飞快,第一个和男人如此亲密,厉君逸却并不让她感到抗拒。

反而,隐隐的有几分亲近。

想太多造成的后果就是第二天醒来,顶了两个巨大的黑眼圈,秦暖头疼欲裂,挣扎这从床上起来,收拾好后,准备前往学校。

她是京都大学服装设计系三年级的学生,说起来,要不是秦家遭遇了变故,秦暖可能还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娇气小姐。

“秦小姐,早。”

年半过百的林管家正在大厅里等待着秦暖的到来,秦暖勉强的笑笑,“早。”

林管家看她满脸苍白,忍不住担忧道:“您看上去不太舒服,需要找医生过来吗?”

“不用的。”秦暖连忙摆摆手,“我只是有点没睡好,头疼而已。”

管家是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的,贴心的没有过多的询问下去,他拉开餐桌的椅子,示意秦暖过来吃早饭。

秦暖四下瞧了一周,食不知味的吃完了早饭,终于在出门之前忍不住问:“请问,怎么没看见厉先..厉君逸呢?”

不知是不是秦暖的错觉,在她问完这句话后,林管家苍老脸上的笑容真诚了不少。

“少爷有事,司机会送你去学校。”

秦暖被林管家慈爱的目光打量的浑身不舒服,没有再问,匆匆的离开了厉宅。

林管家看着她的身影逐渐消失,转身上了二楼,到了书房门口,他轻轻的敲了两下门,等里面传来声音后,推门走了进去。

“有事?”厉君逸放下手中的文件,看向笑眯眯一脸狐狸样的管家。

“已经安排司机送秦小姐去学校了。”

厉君逸收回目光,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

林管家还想说什么,书桌上的手机响起,厉君逸接起电话,听着另一头传来的汇报。

书房中很静,隐约能电话的另一头传来连氏、结束合作、收购等等的字样。

等到厉君逸的放下电话,抬眸便对上了林管家含着笑意的眼睛。

“原本我还担心您和秦小姐相处的问题。”年迈的管家舒了口气,“现在看来,您对她印象还不错。”

厉君逸重新拿起文件,过了半晌,才说了一句,“既然是我的未来的妻子,就不是什么人都能动的。”

“是,秦小姐方才还问起您。”

“嗯?”

“她问您在哪。”

厉君逸没回话,看上去是把所有注意力全都投放到了文件上,只有林管家注意到了,他眼中泛起的点点暖意。

“秦欣蓉,你平时不是很厉害吗?”

“对啊,一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的样子,怎么现在不说话了?”

“你们是不是忘了啊,现在秦家倒台了,她哪里还是天上的大小姐呦。”

京都大学表演系的教室中,三个花枝招展的女人嬉笑在一起,在她们中央,一个穿着湿透了的白裙,垂头看不见的脸的少女瘫坐在地上。

秦欣蓉恨极了她们,曾经只能跟在自己身后溜须拍马的几个跟班,在知道了秦家发生变故后,瞬间转变了态度。

开始只是恶语相向,现在衍变的越发严重。

被堵在教室里,泼了一身水,导致秦欣蓉根本没有办法跑开。

“喂,说话啊,我的大小姐,你以前不是挺能说的吗?”领头的女人蹲下身,抓住秦欣蓉的头发向上拉扯,另外两人看见她因为疼痛变形的表情,忍不住笑得捂住了肚子。

“能看见秦欣蓉的这副样子,可真值得啊。”

秦暖推开表演教室的门,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她惊讶的瞪大眼睛,等到看见被欺负女孩的脸时,愤怒的情绪充斥了她整个胸膛。

那是她的妹妹。

秦暖冲了上去,推开围在边上的女人,把秦欣蓉护在身后。

“你们干什么?!”

女人愣了愣,在看见秦暖后表情变得有些古怪,她们三人对视一眼,领头的耸了耸肩膀,无奈的说:“你是秦暖吧,这是我们和秦欣蓉的事,你最好别管。”

“她是我妹妹!”秦暖一边脱下外套盖在秦欣蓉的身上,一边瞪着女人,“你们凭什么欺负她?”

“呵。”女人嗤笑一声,嫌弃道:“你也不看看她之前怎么对我们的,有今天,是她活该。”

“不可能。”

秦暖毫不犹豫的反驳,她和秦欣蓉可是一起长大的,秦欣蓉是什么样子的人,她再清楚不过了。

小时候胆小怯懦,只会围在秦暖身边。

虽然不是亲生的姐妹,但是对于秦暖来说,秦欣蓉要比亲生的更加亲密些。

领头的女人还想继续说话,身后的另一个人扯了她一下,小声的嘀咕了两句。

“戚。”

女人撇了撇嘴,很是不甘心的瞪了秦欣蓉一眼,“真亏你有个好姐姐。”

说罢,三人不在啰嗦,离开了教室。

秦欣蓉浑身湿透,即使是在温暖的房间中,也依旧浑身发抖,秦暖心疼极了,把她抱在怀里小声的安慰。

“姐姐在呢,没事了。”

“姐。”秦欣蓉抬起头,露出一张和秦暖三分相似的脸来,“她们说的事情,我没有做过。”

“我当然相信你。”

秦暖给她裹紧了衣服,扶着秦欣蓉站了起来,“先去换一件衣服吧?身上有哪里不舒服吗?”

秦欣蓉摇摇头,眼中泛起了泪光,“姐,秦家是不是彻底完了?爸爸妈妈他们不要我们了吗?为什么,会留下我们?就不能...”

话说到一半,秦欣蓉已然是泣不成声。

她虽然是妹妹,可光看相貌,在妆容的加持下,比起秦暖还要成熟几分。

此时窝在秦暖怀中,哭的梨花带雨的样子,让秦暖忍不住想起了小时候,心中也升起了几分酸楚来。

被刻意遗忘的记忆再次浮出水面,不管秦暖怎么给自己做心理工作,她们别抛弃的事情,也依旧无法泯灭。

秦暖无法做出解释,她们确实被抛弃了。

“没关系。”秦暖紧紧的抱住秦欣蓉,“姐姐会保护你,以后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了。”

秦欣蓉抹掉眼泪,等情绪平稳了下,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来,“姐姐,她们刚才为什么会离开?”

秦暖刚想说出关于厉家的事情,转念意识到,要是秦欣蓉知道这件事情,肯定会非常自责。

“不知道,可能是有事情吧。”

她撒了谎。

心虚的避开了秦欣蓉投过来的目光。

秦欣蓉皱了皱眉,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她什么都没说,柔弱的依偎在秦暖的肩膀上。

“姐姐,我好怕。”

“不要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秦暖握住她的手,坚定的回应。

林管家发现自家未来的女主人情绪不对,从学校回来后,闷闷不乐不说,眼睛也明显看出红了不少,显然是哭过一场。

他拐着弯问了几句,得出的只有无声的摇头和沉默离去的背影。

年迈的管家想了想,给厉君逸打去了电话。

结果不过二十分钟的时间,黑着脸的厉家家主出现在了大门前。

秦暖回到房间,坐在床边愣愣的出了神,她回忆起了之前多年的生活,以及今天秦欣蓉浑身湿透瘫坐在地上的模样。

全都是她的错。

如果她能强大一点,就不用让秦欣蓉受到欺负了。

愧疚感和长时间积压在心头的负面情绪上涌,秦暖的眼前一片模糊,她幼稚的用手背擦干眼泪,却依旧止不住泛起的泪光。

她哭了很长时间,直到身边传来一身叹息,温暖的大掌为她拭去眼泪,秦暖抬起头,带着恶鬼面具的男人,正温柔的看着她。

很奇怪。

恐怖感消失了。

只是第二次见面,可和那些人相比,他简直是个天大的好人。

厉君逸还不知道在不知不觉中,被未来的娇妻发了一张好人卡,他只是用最轻的力道,抚摸了少女娇嫩的面颊。

同时,用诱哄的语气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秦暖刚开始还摇头不相说,架不住厉君逸的嗓音实在是太过温柔,眸光又是那般的专注,在他的注视中,秦暖忍不住一股脑的把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说了出来。

随着少女抽噎的声,厉君逸的眉毛越皱越紧。

他软包子一样的未婚妻,竟然在外面被人欺负了。

秦暖的声音逐渐变小,她哭得实在是累了,不知不觉间倒在厉君逸的怀中睡着,小脸上扔挂着未干的泪痕。

林管家从门口走了进来,由于担心,他方才一直守在门口,也清楚的听见了两人之间的对话。

“少爷,这...”

厉君逸摇摇头,把秦暖抱起来放好在床上,又擦干她脸上的勒痕,整套动作虽然有些僵硬,但对于厉君逸来说,绝对算的上是头一次的温柔。

林管家识趣的率先出门,等到厉君逸出来,关好门后,才继续了刚才的话题。

“少爷,关于秦小姐妹妹的事情...”他看了眼厉君逸眸中酝酿的风暴,管家叹了口气,心想着那群女孩是正撞在枪口上了,欺负厉家未来夫人的妹妹,让秦暖哭成这个样子,她们是不会怎么样,但是她们家里,肯定是要付出代价的。

林管家本想劝厉君逸手段温柔些,但看现在的情形,八成是收不住了。

秦暖其实在被抱起时,便已经迷迷糊糊的恢复了几分意识,只是她睡着在人家怀里这件事情,怎么说也有些不好意思。

所以,等到房间恢复了安静,秦暖才偷偷的睁开眼睛。

她抚住胸口,等待着心跳缓缓的平复。

被未婚夫看见了十分丢人的样子,秦暖缩在被子里,闷的晚饭都没吃。

刚才的样子应该很丑吧,满脸都是眼泪,不知道有没有流鼻涕,秦暖摸了摸脸,她的脸现在应该很红很红,不然也就不会灼的发疼了。

厉君逸会不会笑话她幼稚呢?

不知为何,这个想法一出来,秦暖竟有些慌张起来。

这份慌张,甚至在冲淡了之前的伤感,她绞尽脑汁的想找个办法来维护下形象。

于是,第二天一早,秦暖天没亮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在一众佣人惊讶的目光中,厚着脸皮溜进了厨房。

秦暖是不会煮饭的,之前在秦家,虽然后来不被待见,但到底也没让她自己煮东西吃。

但她看了好多遍的食谱,默默的背在了心里。

至少做个简单的早餐,应该是可以的...吧?

秦暖看着面前的一锅黑漆漆的食物,陷入了迷茫当中,她完全是按照食谱做的,食材也没差啊。

秦暖实在是没有办法鼓起勇气来尝一口这个东西,更不用说鼓起勇气端给厉君逸了。

万一要是印象再差一点。

她就丢人丢到家里了。

相关文章:

前后夹击啊,啊再深点小说_美女的爱液流出[11p]

男生为什么总要摸蛋:污到湿的黄文阅读

室外露出调教 小说|深喉 臻首 小嘴

《婚迷不醒慕少的心尖萌妻》完整(全文在线阅读)【全章节】

男生面对女生主动抱自己_你摸摸看我有多湿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