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仙尊在都市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列表

2022-01-08 20:19 · 新商盟

“大哥,你让开,我要打死这猪狗不如的东西!”

“老三,先别动手……”

突如其来的怒喝声惊醒了王枫,王枫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

床前,一个满脸怒容的瘦削男人正恶狠狠的瞪着自己,还未等王枫意识清醒,瘦削男人便猛的挥起手中的铁棍,重重朝着王枫的额头砸下!

生死间的本能反应促使王枫做出了反应,他抬脚一踹,踹在了瘦削男人的脸上。

“蹬蹬蹬”

瘦削男人惨叫一声,捂着鼻子退了好几步。

“孽畜,你要造反吗!”

一道熟悉的怒吼声从耳边传来,王枫愕然扭头,看到的是一张不怒自威的脸。

“大伯……”王枫惊愕不已,大伯不是已经死了五百多年了,怎么会?

“你还有脸叫我大伯!你看看你干的好事!”王政峰喘着粗气,痛心疾首骂道。

我干的好事?

王枫眉头微皱,顺着王政峰所指的方向看去……

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正蜷缩着双腿在低头啜泣,女人身上的黑纱睡衣被人粗暴撕开,大片白皙光滑的皮肤裸露在外,在昏暗的灯光下,女人的身上由内而外的散发出一股楚楚可怜的气质……

忽的,女人抬起了头,一张挂满了泪水的精致俏脸映入了王枫的视线,

苏清雪!

王枫脑海轰然炸开,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绝色女人那怨恨至极的眼神,哪怕过了五百年,王枫也不会忘,可是,她不是也死了吗?

怎么会?

随即,王枫身躯猛的一震,想到了一个可能……

莫非自己……重生了?!

饶是王枫不愿意相信,但眼前这一张张熟悉的脸,还有床上那衣衫不整的绝色女人,都清楚的告诉他,他的确重生了!

王枫表面平静,但心底已掀起了滔天巨浪。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昆仑古界的传送阵,竟然拥有穿梭时空的功效,直接将他一个仙尊级的大能,送回了五百年前。

而且还是他前世最不愿意去回忆的那个节点……

“大哥,这畜生已经丧心病狂了,他连我都敢打啊……”瘦削男人捂着鼻子,咬牙切齿的看着王枫。

王枫满脸复杂,刚才被他踹了一脚的瘦削男人,是他的三叔,名叫王海山。

前世,睡梦中的他,是被王海山一铁棍抡在头上抡醒的。

至于抡醒他的缘由,也很简单:他强奸了自己的堂嫂,也就是他身后这个绝美女人,苏清雪。

“王枫,你TM简直就不是人!”

“是啊,堂哥头七都还没过呢,王枫怎么能这样呢……”

“我王家的脸,让这畜生给丢光了!”

一道道厌恶的怒骂声传来,不用抬头,王枫也知道,骂他的人,是和他同辈的王家第三代。

“枫儿,我对你……很失望。”王政峰长叹一口气,痛心疾首道。

王枫内心苦涩,为什么要重生到这个节点呢?

就不能……早一些吗。

对于辱骂他的同辈,王枫可以不去理会,因为他本就和那些人没什么感情。但对于大伯王政峰,王枫真的不想让他失望。

因为,这个男人,是前世王家里,唯一对他视若己出的男人。

“大伯,我是被陷害的。”

王枫动了动嘴唇,说道。说不过他心中明白,王政峰根本不可能信他,因为他一向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个纨绔的废物。

但他昨夜的确是被人灌醉送到了苏清雪的房间,而且苏清雪也被人下了药,所以众人才会看到现在这一幕。

至于陷害他的人,王枫也很清楚,就是自己的三叔王海山。

大伯的儿子离奇死亡后,王家的第一继承人,变成了他,只要铲除了他,王海山的儿子,就会成为王家下一任家主。

“陷害?!”王海山的声音尖锐起来,“都到这一步了,你个猪狗不如的东西还敢当众撒谎!谁会陷害你这样一个废物!”

“三叔,谁陷害我,你心里清楚!”

王枫神色一冷,道。若不是重生归来,身上没有半点法力,他定会将王海山剥皮抽筋,逼王海山说出事实真相。

王政峰脸上的失望之色愈加浓厚,这逆子竟还在狡辩,连承认错误的勇气都没有。

“王枫,你真是一点脸都不要了!我王家最大的纨绔是谁你心里没数吗?”

“平日里在外面贪财好色也就罢了,现在连家里人都不放过!这样的畜生,不配做我们王家人!”

不等王政峰出声,王家的第三代便齐声讨伐,一时间,辱骂声不绝于耳。

王枫面色平静,不为所动。

前世的自己,的确是金陵市最臭名昭著的纨绔,吃喝嫖赌,无一不精通,王家的名声被他败坏了不少。所以很多王家人,都对他积怨已久。

今天,他们积攒已久的怒火终于爆发,王政峰失望的摇了摇头,他也没想到,王枫竟如此招人厌恶。

“大哥,赶紧将这孽畜送进监狱,我王家的名声,不能毁在他手里!”王海山眼里闪烁着阴狠的光芒,王枫一旦进了监狱,这家主之位,自然而然就落到了他儿子手中。

偌大的王家,绝不可能让一个强奸犯来当家主!

“对,这种丧尽天良的东西,一定要送进监狱!”

“只有在监狱里,这畜生才会明白,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王家第三代群情激愤,仿佛王枫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罪孽一般。

王枫神色渐冷,他毕竟是堂堂仙尊,哪怕现在虎落平阳,但也容不得一群凡夫俗子在这里乱吠!

仙尊,不可辱!

“你们又是什么东西!也敢这样和我说话!”

王枫骤然抬起头,冰冷的目光扫过众人,顿时,诸多王家三代只觉一股无形的恐怖气势迎面扑来。王枫森冷的眼神,就仿佛一道滔天巨浪,拍打在了诸多王家三代身处的片叶小舟之上,让众人颤抖不已。

一时间,众人竟连抬头看王枫的勇气都没有!

王政峰的眼里闪过一抹惊异,这还是自己那个纨绔侄子吗?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目光?!

王海山更是满脸惊惧,方才王枫的目光竟让他生出一股直面死亡的窒息感!这是怎么回事?!

见众人不敢再多言,王枫冷哼一声,这才收回了目光,虽然他失去了一身可让日月颤抖的修为,但曾经的仙尊威势毕竟还在,哪怕只有万分之一,也足以让一帮凡人噤若寒暄!

“大伯,我知道你很难相信这件事我是遭人陷害的。”王浩起身,看了一眼王政峰,淡淡道。

王政峰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不过给我三天时间,此事,我自会查个水落石出,然后给你一个交代!”王枫神色平静,虽然他的面孔依旧稚嫩,但说出的话,却让王政峰生不出反驳的念头来。甚至王政峰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跟王枫比,王枫才是那个久居高位的人。

“不行!大哥,这畜生要逃了怎么办!”一旁的王海山咬牙道,尽管刚才王枫给他的感觉很可怕,但无论如何,他今天都不能再放过王枫。

“逃?”王枫轻蔑一笑,不屑道:“三叔,你未免也太高看自己了。能让我逃的人不是没有,但你,还不配!”

“你……”王海山顿时怒不可遏,一张脸变成了猪肝色,但一想到王枫刚才的爆发,他心里又有点发憷。

“老三,别说了!”王政峰摆了摆手,目光移向了王枫:“枫儿,大伯最后再相信你一次。三天后,若你不能证明自己,大伯必会亲手将你送进监狱!那时,希望你不要怪大伯。”

王枫摇了摇头,随后深深鞠了一躬:“谢谢大伯,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对于王政峰,王枫是发自内心的感激,前世他众叛亲离,被送进监狱后,唯有王政峰在暗中游走打点,让他刑期缩短了一半,提前出狱,并在他出狱后,给了他一大笔钱作为补偿。

也是那次监狱之行,让王枫幡然悔悟,改过自新,从一个纨绔废柴,变成了震慑九天十地的昊天仙尊。

王海山眼里的怒火都快喷涌出来,尽管他恨不得现在就把王枫送进监狱,但王政峰毕竟是王家的家主,他做出的决定,王海山也不敢质疑。

王枫没有理会王海山,他慢条斯理的穿上了衣服,随后满脸复杂的看了一眼角落里的苏清雪,从头到尾,只有这个可怜的女人,受到的伤害最大。

嫁入王家不到两天,丈夫连洞房都没来得及圆便死在了外面。而后又被自己的堂弟欺凌,失去了一个女人最宝贵的东西。

前世,自己这位堂嫂,并没有承受住这样的打击,她选择从高楼一跃而下,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这件事,给后来的王枫留下了很大的心结……

这一世,我绝不会让你死的!王枫心底发誓。

随后他起身大步离开,看都没有看一眼王家众人。

“三叔,真就这样放他走了?万一他真要查出点什么来怎么办?”王枫离开后,一个戴着眼镜的青年担忧问道。

王海山阴沉一笑:“放心,他不会再有踏进王家的机会了!”

离开王家后,王枫来到了一片湖边。

他要修炼!

要变强!

刚才在王家,若他拥有哪怕前世万分之一的实力,他都可以逼王海山说出陷害他的事情。

根本用不了三天!

但他没有实力。

他有的,只是一具被酒色掏空的身子!

“不过现在也不晚……”王枫平静想道,有前世的修行经验在,要不了几日,他就可以拥有碾压王海山的力量。

如今的地球,进入了末法时代,灵气枯竭,一般人要想修炼,简直难于登天,因为天地间的灵气太过稀薄。

不过作为昊天仙尊,王枫曾经拥有的功法浩瀚如海,自是不会被区区灵气给难住。

“青帝长生诀!”几乎是瞬间,王枫便决定了接下来要修炼的功法。

青帝长生诀!

顾名思义,修炼至极境,可望长生!

此功法是前世仙界十大仙帝之一的青木仙帝所创,是一门极其霸道的功法!别的功法大都要受天地灵气制约,但青帝长生诀不用!

它可以直接掠夺天地万物灵气,为己所用!

花草树木,飞虫鱼兽,只要是体内含有灵气的东西,都可以拿来修炼。

前世王枫也是机缘之下,才得到青帝长生诀。

这一世,用青帝长生诀这种极品帝级功法来筑基,他未来的成就,将会比前世高百倍都不止!

王风闭上眼睛,进入了修炼状态。

他的腹部,随着呼吸吐纳一起一伏。

一缕缕灵气从四面八方向他涌来。

水中的游鱼,感受到王枫身上传来的吸力后,开始惊慌逃窜,但游了没几米,便肚皮一翻,变成了死鱼。

湖边的树林,也渐渐失去了往日苍翠的颜色,变得枯黄……

整整一天时间,王枫没有动弹分毫,宛如雕塑。

夜晚时,王枫倏然睁开了眼睛,眼中精光一闪而过!

“练气一层,青帝长生诀果然霸道!”王枫嘴角扬起,他没想到,只是一天时间,他便进入了练气一层。前世,他可是耗费了半个多月。

“如今算是有了自保之力。”王枫握了握拳头,默默感受着体内传来的雄厚力量感,现在哪怕面前站着两头虎豹,他都有信心生撕开来!

王枫长身而起,准备离开。

他的肚皮早已干瘪,强烈的饥饿感从腹部传来,若再不吃饭,王枫觉得,他会成为史上第一个被饿晕的修仙者。

半个小时后,王枫来到了市区的一条步行街,随便找了家路边摊。

点好菜之后,王枫准备坐下,但就在这时,一道矫健的身影却朝着他狂奔而来。

“徐妃雅……”王枫眉头皱了皱,很快就认出了眼前这矫健女子,正是市一中三大校花之一的徐妃雅。

“王枫!”徐妃雅也认出了王枫,她脸色一喜,急忙道:“王枫,快帮我拦住身后那帮人!”

王枫目光平静,他自然注意到了徐妃雅身后的三个黑衣大汉,但他……为什么要拦呢?

见王枫没有丝毫要起身的意思,反而慢悠悠的用筷子夹了一块肉放入了口中,徐妃雅顿时恼怒不已:“王枫,你听到没有,我让你帮我拦住身后那帮人!”

王枫淡淡一笑,并未理会。

不过他也明白,徐妃雅之所以会对他颐气颇使,是因为以前他还是那个纨绔的王家大少的时候,在徐妃雅面前的态度太过卑微,把徐妃雅当女神一样高高供起,对徐妃雅言听计从。

一周前,他向徐妃雅表白,被徐妃雅当众拒绝,并且直言:“哪怕嫁给一条狗,也不会嫁给你王枫……”

所以在这位徐家大小姐眼里,王枫,连狗都不如。

这也是她今天面对王枫,这么有恃无恐的原因,在她潜意识里,王枫,依然是那个她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狗。

让一条狗,帮她拦住后面的敌人,自然无可厚非。

但徐妃雅不知道的是,此王枫,已非彼王枫!

前世他还是那个纨绔大少的时候,的确喜欢徐妃雅。

但后来在仙界闯荡五百年,他什么样的佳人绝丽没见过,在那些天之骄女面前,徐妃雅,连给她们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这个废物!竟然真的见死不救!”眼看着自己就要被身后的人追到,但王枫却没有丝毫要拦的意思,徐妃雅气得酥胸直颤,自己竟然让一个臭名昭著的窝囊废帮忙,真是昏了头了。

“徐小姐,别跑了,前面是死路。”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大汉淡淡开口。

徐妃雅深吸一口气,此刻她小腿发软,的确没有力气再跑了。

“方昊,东西真的不在我身上,你们抓我也没用。”徐妃雅冷静道,作为徐家大小姐,临危不乱这点本事她还是有的。

方昊笑了笑,道:“徐小姐,东西在不在你身上,可不是由你说了算。这样,你跟我回黑龙会一趟,让我们会长搜个身,若东西不在你身上,我必会恭恭敬敬的把你送回徐家。”

黑龙会?

这三个大汉,竟然是黑龙会的人!

听到黑龙会三个字,众多路人脸色顿时大变,在金陵市,黑龙会三个字简直可止小儿夜啼!

作为金陵市本土最大的地下帮派,黑龙会的势力根深蒂固,光是明面上市值超过十亿的公司就有两三家,更别提暗地里遍布金陵市大街小巷的娱乐产业。

传闻中,黑龙会坐拥三千帮众,会长更是省里某位大人物的私生子,拥有滔天权势,一般的小老百姓,若敢得罪黑龙会,被满门尽灭都是轻的!

几个本打算英雄救美的热血青年,此时更是满脸恐惧,小腿肚子都有些打颤,辛亏刚才没上去……

王枫则毫不在意的晃了晃手中的酒杯,黑龙会的大名,他自然听过,但在王枫眼里,无论黑龙会再如何凶焰滔天,终究也只是一帮蝼蚁的狂欢而已。

他堂堂仙尊,又岂会在乎一帮凡人组成的帮派?

徐妃雅俏脸生寒:“方昊,你当我徐妃雅是傻子不成?!真要进了黑龙会,你们还会放我出来?!”

“徐小姐,你这是在质疑我们黑龙会?”方昊脸色忽的阴沉下来,身上也散发出一股若有如无的威压。

徐妃雅面色苍白,不过嘴上依旧强撑道:“方昊,我没有质疑黑龙会的意思,但我希望你想清楚,我们徐家,也不是好惹的。”

“徐家?”方昊冷笑连连:“区区一个二流小家族,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徐妃雅紧咬着红唇,美眸里满是屈辱之色,徐家的确如方昊所说,是个二流小家族,甚至连王枫所在的王家都不如。

“徐妃雅,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交出东西,或者,徐家满门尽灭!”方昊的声音冷酷无比,透露着一股森然的寒意。

徐妃雅心神剧震,如遭雷击一般后退了好几步。她自然明白,方昊不是在恐吓她,若她真不交出那件东西,徐家必会有灭顶之灾!

徐妃雅美眸里满是不甘,为了得到那件东西,徐家耗费了数不清的人力财力,可东西刚到手,还没有焐热,就要为他人做嫁衣,她实在不甘!

但最终,徐妃雅还是选择了放弃,她不能拿徐家的安危去赌。

“方昊,东西我可以给你,但你必须要放我离开,而且保证,不能找徐家麻烦!”徐妃雅深吸一口气道。

方昊咧嘴一笑:“可以。”跟那件东西比起来,小小的徐家,根本就不算什么!

“东西在他那里。”忽然,徐妃雅玉指指向了一旁还在喝酒的王枫。

方昊扭头,看了一眼王枫,满脸疑惑。

“东西在他脚底下。”徐妃雅深吸一口气继续道,刚才逃跑的时候,她便趁着王枫不注意,将东西扔到了王枫脚底下,她本打算让王枫拖住方昊几人,等她逃跑后,再回来取东西。但没想到,王枫却是个窝囊废,根本就没有拦住几人的勇气。

“徐小姐好聪明。”方昊心底不由钦佩,徐妃雅这小娘们真不简单,就连他也想不到,她会把那么贵重的东西随地乱扔,果然,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去把东西取过来。”方昊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两人,吩咐道。

两人朝王枫走了过去,拉开了桌子,但地面却空无一物。

“昊哥,什么都没有。”

方昊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徐妃雅,你耍我?”

“不可能,东西我明明扔到了桌底下的。”徐妃雅又急又恼。

“你们,可是在找这样东西?”这时,王枫似笑非笑开口,他的手中,还有一个黑色的古朴铁盒,铁盒锈迹斑斑,似乎经历了不少岁月。

“小子,你TM找死,黑龙会的东西你都敢动!”方昊身后一人恶狠狠的走了上来。

“把东西拿过来,自断手臂一条,我饶你不死!”方昊的语气更加冷漠,就仿佛,让王枫自断一条手臂是对王枫的恩赐一般。

围观的路人不由同情的看了王枫一眼,得罪了霸道的黑龙会,自断一条手臂,已经算是轻的了。

徐妃雅则是满脸的幸灾乐祸,不出意外,王枫这个纨绔废柴,在黑龙会面前,一定会被吓得跪地求饶,屎尿横流。

虽不至于被砍一条手臂,但一顿皮肉之苦却是免不了的,就当报了之前见死不救的仇吧,徐妃雅心里是这样想的。

但随即,王枫的反应却让她大吃一惊。

“自断手臂?”王枫冷笑一声:“你们黑龙会好大的威风!”

“咝”

围观的路人也齐齐倒吸一口气凉气,这小子不要命了,连黑龙会都敢挑衅?!

《神级仙尊在都市》

方昊神色顿时阴沉的可怕:“小子,你信不信,单凭你这句话,我就可以让人灭你满门!”

“呵呵。”王枫不屑一笑,淡淡吐出两个字:“不!信!”

徐妃雅美眸瞪圆,俏脸上满是不可思议,这个纨绔今天怎么了?他难道疯了吗?他不知道这样会给王家招来灭顶之灾吗?

徐妃雅还没有从巨大的震惊中回过神来,方昊身后两个打手已经如猎豹一般朝王枫包了过去。

黑龙会,不可辱!

方昊眼里划过一抹残忍至极的光芒,准备亲自动手,让王枫好看。

但下一刻,他脸上的表情却生生凝固,整个人也呆立当场。

“噗通”

只见王枫随手一挥,黑龙会的两个打手便横飞出去,直接砸穿了墙壁,留下了两个人形大洞!

从头到尾,他们连王枫的衣角都没碰到!

方昊满面骇然,这是怎么回事?!

王枫缓缓站了起来,戏谑的看着腿肚子打颤的方昊。

“你……你究竟是谁?”方昊咽了口唾沫,颤抖问道。他不是傻子,他自然明白,能随手将他两个手下打的墙壁都洞穿的狠人,拥有的实力根本就是他想象不到的,哪怕是帮派里的几个金牌供奉,都做不到!

“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就要灭我满门?”王枫脸上的戏谑之色十足,落在方昊眼里,更加证实了方昊的猜测,这个年轻人的身份之高,他根本无法想象!

“对……对不起,还请前辈恕罪。”方昊不得不服软,在这样的狠人面前,他根本没有硬气的资格。

一旁的徐妃雅早已呆滞,她怎么也想不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她现在脑海里有无数个疑问,昔日那个纨绔的废柴,是怎么拥有这么恐怖的实力的?

王枫淡淡一笑,问道:“你是不是不服?”

“不敢。”方昊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连忙道。

“嗯。”王枫点了点头,继续道:“你可以滚了。回去记得告诉你们会长,我叫王枫,他想找回场子,我接着。”

“谢谢前辈。”方昊忙忙鞠躬,随后连滚带爬的离开了步行街。

围观的路人看到这一幕,已经不知该用什么言语来形容。

能让黑龙会吃瘪的年轻人,究竟是什么身份?

所有人都好奇无比的看着王枫。但王枫却没有理会,他此刻的目光落在了手中的黑色铁盒之上。

这时,徐妃雅走了过来。

“王枫,对不起,我之前……”徐妃雅弱弱开口,还想解释。

“滚!”王枫头都没抬,淡淡道。

徐妃雅脸色顿时通红,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王枫会用这种态度对她。

“王枫,你听我解释,之前我真的是没有办法了,才会那样的,你不要生气好不好。”徐妃雅捏着粉拳,娇声道,以前的她,若是对王枫这样撒娇,恐怕王枫兴奋的能昏死过去。

但现在……

徐妃雅贝齿紧咬,王枫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哪里来的?”这时,王枫抬起了头。

见王枫开口,徐妃雅俏脸一喜,忙忙道:“这东西是我前段时间在古玩街上买的,过几天就是我爷爷的七十大寿,我打算把它送给爷爷当贺礼。”

“买的?”王枫不屑一笑:“徐妃雅,你看我像傻子吗?”

“什么意思?”徐妃雅脸色变了变,强笑问道。

“上面的土都没有擦干净,还有干涸的血迹,分明是在哪座墓里盗的,而且盗的时候还死了不少人,你拿这东西给你爷爷当寿礼,是怕你爷爷死得不够快吗?”王枫讥讽道,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出来这黑色铁盒的出处。

若不是他现在只有练气一层的实力,他早就强拆开铁盒,一观究竟了。

徐妃雅心底震骇不已,王枫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现在的他怎么这么妖孽,只是一眼,就看出了盒子的来历?!

“王枫,这盒子的确不是我买的,但它对我很重要,我愿意出一百万,赎回它。”徐妃雅咬了咬牙,说道。她现在只能赌,赌王枫不知道盒子的真正用途,然后用一百万赎回盒子。

王枫拿起手中的黑盒,玩味一笑问道:“徐妃雅,你说,我要把这盒子卖给黑龙会,他们会出多少钱?”

徐妃雅俏脸顿时苍白不已,失去了血色,她终于明白,现在的王枫,早非昔日的王枫,他的聪明程度,远超自己的想象。

王枫不屑一笑,虽然他不知道黑盒里有什么,但能让黑龙会如此大动干戈的东西,绝对不简单,别说一百万,就是一千万,都买不到。

徐妃雅这点小心眼,在他看来,简直可笑!

“等等,王枫,要怎么你才肯把盒子给我?”眼看着王枫就要离开,徐妃雅顿时急了。

王枫转过身,居高临下的审视着徐妃雅。

看见王枫目光扫过自己,徐妃雅心底不由悲哀。这个纨绔,终究还是看上了自己吗?

“王枫,我可以把自己给你,只要你……”徐妃雅紧咬着红唇,但她话还没说完,王枫便皱眉开口:“想得美。”

听到这三个字,徐妃雅语气一滞,差点被气得喷血,什么意思?老娘倒贴你都不要?

见徐妃雅明显误以为自己对她还有想法,王枫便忍不住开口:“徐妃雅,我承认,过去我眼神不好,才会看上你。但现在……恕我直言,在我眼里,一百个你,都不及这盒子的百分之一重要。”

王枫说完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对于徐妃雅这种女人,他这辈子都懒得再看一眼。

优渥的家境和美丽的容貌让她自我感觉很是良好,所以才会生出一种世界都该围着自己转的念头。

但殊不知,这世界,离开了谁,都会照常运转。

只有摘星拿月的强者,才有资格改变世界的轨迹!

看着王枫傲然的背影渐行渐远,徐妃雅呆立在原地,被一股浓浓的屈辱感包围……

王枫并没有着急回王家,而是又找了个公园修炼了一夜,巩固了一番境界。

“这青帝长生诀修炼起来,的确可以极快的提升修为……”

清晨,王枫睁开眼睛,回地球不到两天,他便修炼到了练气一层巅峰,随时都可以突破至练气二层,青帝长生诀的确霸道。

但这霸道背后的弊端却也很明显,王枫感觉自己体内的灵气,现在暴躁的厉害,随时都有走火入魔的风险。

“需炼制几枚培元丹了……”王枫稍加思索,培元丹是仙界很常见的一种低阶丹药,效用也很简单,镇压体内暴躁的灵气。

“不过炼制培元丹却是需要大量的药材。”王枫眉头皱起,炼制培元丹所需的药材在地球上随处可见,但眼下他被从王家赶出来,身无分文,连吃饭都成问题,更遑论买药。

“在修仙界时,便终日为修行资源发愁,不曾想回到地球,依旧是这样……”王枫不由苦笑,修行一道,财侣法地,财字排第一位。

无财,寸步难行。

在弱肉强食的修仙界,没有修行资源了,王枫可以去抢。

但在地球,眼下他练气一层的实力,抢劫无异于自掘坟墓。

得想个赚钱的法子,王枫不由沉吟,眼下他浑身上下只剩一百块都不到,启动资金很高的项目可以直接排除。

而且还不能浪费太久时间,低投入,高回报,效率快……

“画符!”

王枫眼睛一亮,可以说,画符几乎完美的符合他当前的处境。

虽然堂堂仙尊,要靠卖符来换取修行资源,有点掉价。但王枫也管不了那么多,只要能快速提升实力,掉点身价又算什么。

很快,王枫便在公园附近的杂货店里买好了画符用的朱砂黄纸。

将黄纸铺开,王枫在手指上沾了点朱砂后,直接以手代笔,开始绘符。

他练气一层的实力,自然绘不出什么高级的灵符,而且地球上的黄纸和朱砂里蕴含的灵力也有限,也只能画几种低级的符篆。

思来想去,也只有金刚符,符合王枫目前的要求。

金刚符,顾名思义,可让佩戴者坚如金刚,刀剑难伤。在修仙界,低级的金刚符很鸡肋,因为修士的攻击大都夹杂着灵力,灵力破符,轻而易举。

但在地球,能用灵力作为攻击手段的,却是凤毛麟角。

所以金刚符,佩戴在一个普通人身上,几乎与救命符无异。

尤其是一些经常面对刺杀的富商政要,有金刚符在身,哪怕子弹都可以挡上一档!

以王枫目前的实力,只能绘出一张金刚符,而且还是最低级的金刚符。

但哪怕是最低级的金刚符,也可以替佩戴者抵挡一次致命攻击。对有需要的人而言,一张金刚符,就是一条命!

“就看有没有人识货了……”将画好的金刚符收起来,王枫来到了人流量很大的天桥,摆地摊这种事他可以说是轻车熟路了,初至修仙界的时候,王枫便是靠摆地摊来维持生计的。

“金刚符,五十万一张,可挡致命攻击一次,只卖有缘人。”将自己的价格和金刚符的功效写在纸上,王枫便闭上眼睛,开始修炼。

相关文章:

【梁诺单梵】替罪娇妻:总裁的私密独宠(独家小说全本)

完整版—《爹地,你的娇妻已上线》—全文在线阅读

小黄文让人下面到流水 小黄文让人下面到流水/都市之极品佳人

去非洲工作生理问题怎么解决_讨厌自己的屁股

超萌甜宝暖化心完整版全文,超萌甜宝暖化心无删减免费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