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文【异世天才魔妃】小说全书目录+番外

2022-01-08 15:06 · 新商盟

身后的太监宫女,经过莫展明地身边,都觉得莫名感觉这个“傻子公主”的气场和往常大不一样。

莫展明心里一阵冷笑,如果不是她穿越时还带着前世的异能,她现在说不定会又一次命丧黄泉。

看来,这下是彻底把南宫洺惹毛了,下次她绝对会用更阴毒的法子来找自己的茬。

不过更毒的法子又如何,在前世什么样的折磨没有受过。

“公主,公主……”一个身女孩焦急地跑过来。

“红柚?”莫展明快速地搜索脑海里的记忆,来的人便是她的贴身侍女,红柚。

“公主,您还好吗?”红柚声泪俱下地说道。

刚才那一幕幕,她都看在眼里,只不过被四公主的侍从束缚住手脚,实在是无法上前解围。

看着展明后背还有手臂上的伤痕,她真恨不得受伤的是自己。

莫展明微笑着摇了摇头:“没事,回去吧!”

红柚突然瞪大眼睛,一脸的诧异,惊讶地喊出声:“公主,您,您说话真的不结巴了?”

刚刚那么远,她听的不真切。现在这么近,看到公主和常人讲话一样,她心里无比欢喜。

莫展明一怔,忽然想到,她还是个结巴公主。

她摇了摇头:“我不结巴了!走吧!”

莫展明不理会红柚的惊讶,自顾朝别院走去。

红柚实在是太震惊了,公主不但不结巴了,就连曾经胆小的性格似乎都变了。

她可是亲眼看到公主将四公主的千年灵蛇鞭,瞬间化为灰烬。

那气势和胆识,是她未曾见过的。

“公主,您等等我……”红柚小跑着追着莫展明的步伐。

一座荒废的别院里,高墙上爬满了紫藤花,院子中央一棵几丈高的枫树,绿色枝叶正是茂盛。一口干枯的水井,角边长满了齐膝盖深的杂草。

这里,便是莫展明生活十二年的地方。

生下后没多久,她便被送到这里居住,过着与世隔离的生活。

除了偶尔在别院附近走动,便再不能走到更远的地方。

就像是一座冷宫,唯一不同的就是她的身份是七公主,不是皇帝的妃子。

莫展明盘坐在床榻上,紫色的眸子紧闭。

双手覆于丹田处,在身体里面探寻,可惜这具身体里,除了空荡荡的器官,真的是毫无一丝斗气。

莫展明替这具身体感到一丝悲哀。

看来,想要在这菲斯尼大陆上生存下来,还得加快步子变强才行。

只有强者才会不会任人欺负,只有强者才是天生的王者。

而她——21世纪的天才异能特工,天生的王者。

怎敢忍受别人的践踏?

莫展明双手交叉,画出一道紫色光圈,在屋子四周设置一道结界。

启动意念,脑海中迅速出现方圆十里以内的所有资料。

这是她在21世纪拥有的其中一项异能。

紫色的眸子,虽然为她带来了很多困扰,但是带来的异能确让她一次又一次顺利完成任务。

很快,大脑里扫描到了她想要的讯息。

“皇姐,你说那个贱种怎么就突然变的那般厉害!就连说话都不结巴了?”南岳鑫双手插在腰上,在房间里来回走动。

南宫洺坐在凳子上,一双凌厉的眸子,狠狠地紧盯着某处。

她怎么都没想到,一个沉静了十二年的废物,突然变得那么厉害。

居然一招就把她的千年灵蛇鞭给焚烧的一干二净。

她清楚了的看见那焚烧起来的烈火,不是普通的红色,而是紫色,如同南展明眸子般,妖艳的紫色。

南展明从生下来,便被祭祀大人观过斗气,所以说她根本就学不成任何魔法。

可是,今个那团火是怎么回事?

不行,她得好好查查,不能让那个杂碎钻了空子。

逮住一个机会,她一定要好好报今日焚鞭之仇!

“皇妹,难道忘了么?这南展明本就是妖精般贱种,能突然变了样,定不奇怪!”南宫洺眯起眸子,丹寇的指甲,狠狠地刮着檀木深红色的桌子。

“可是,皇姐,你的鞭子没了。到时候父皇问起来,你要怎么回答?”南岳鑫怔怔地看着她。

南宫洺五指合拢,狠狠地砸在桌子上,咬着红唇,冷声道:“自然不能实话实说,不过这个仇!本公主是结定了!此仇不报,我誓不为人!”

“皇姐您何必跟那只妖精较真,不过,皇妹这里有一个整治她的办法!”南岳鑫勾起一抹阴谋地笑容。

南宫洺来了兴致,眉头一挑:“噢?是何法子,皇妹只管讲!”

南岳鑫顿了顿,坐到她的旁边,揭开茶碗上的盖子,在桌子上,用正楷字体写了三个字。

南宫洺一惊,脸色露出疑惑:“你是说‘幻魔城’?”

南岳鑫点点头:“对!就是幻魔城!皇姐可曾忘了,过几日便是我们修魔院一年一度,招收学员的日子。所有报名参加的学员,必定先要到幻魔城的星栖谷去历练,只有通过考核,才能成为修灵院的学员。”

“可是,这个跟那只妖精有什么关系?”南宫洺不解的问道。

南岳鑫叹了一口气,有些不屑地说道:“皇姐,亏你还是修魔院的学生,你忘记那星栖谷里怪虫毒物甚多,去到那里的,生死不论,能活着出来的可都是五星斗者以上的人才。那南展明可是连一丝斗气都没有的废物,草包一个!去到那里,只有死路一条。”

南宫洺恍然大悟,点点头,“还是皇妹聪明,这样都让你想到了!”

“皇姐,玲珑哪里能跟你比呢!才14岁却已经是七星大斗师,再过不久,你可是离泠哥哥不远了!”南岳鑫羡慕地说道。

心底确有些鄙视,14岁过了七星大斗师又如何,还不是靠她的母后花了大价钱,用尽珍贵的灵丹妙药给冲上来的,说到底还不是绣花枕头一个。

“瞧你说的,我哪能跟泠哥哥比呢,他已经是咱们東银国水木双修中级圣魔。斗气更达到了斗宗五星。假以时日,泠哥哥必定有一番大作为。”南宫洺敬仰地说道。

“那是,我们都是父皇的儿女,哪一个体内没有斗气,除了那只怪物妖精!”南岳鑫不屑地说道。

在所有皇族的眼里,南展明简直就是一个耻辱。

“皇妹,咱们现在去母后那边看看,让母后把这事跟父皇说。”南宫洺兴奋地说道。

只要她跟皇后一开口,皇后一定能会尽全力帮她,谁让她南宫洺是皇后的心肝宝贝呢。

……

莫展明收起意念,便下了床榻,走到窗边,轻轻推开窗户。

她脸色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一双紫色地眸子遥遥看着远方。

“公主……”红柚推开门,打了一盆温水,放到架子上。将毛巾拧干后,递到莫展明的面前。

莫展明看了她一眼,静静接过来,擦着脸上的污渍。

“红柚,你可知道修魔院?”莫展明将手中的毛巾递给她。

红柚疑惑地看着她:“公主,您想去修魔院?”

莫展明浅淡地笑了笑,“有人给我安排好了路,我为什么不去?”

“天哪,有人让公主去修魔院?那可是好事啊!公主您一定要去!”红柚激动地说道,以至于手中的毛巾也滑落在地上。

莫展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道:“说说,这修魔院是如何一个好事?”

便慢慢移到桌边,倒了杯茶,啜饮一口。

红柚双手背在背上,摇头晃脑地讲述着这修魔院、乃至整个菲斯尼大陆的修为划分。

开始的时候,莫展明没听明白,慢慢的了解到了。

菲斯尼大陆是个崇尚修神,以武为尊的地方。这里是斗气,魔法的世界。谁的能力越强,就越受尊重,以至于修为越高还可飞升成神的地步。

修魔院是東银国修炼魔法和斗气而开放的学院,一般进到这里学习的最起码都过了最基本的五星斗者。

斗气是最基本的修为,如果连斗气都没有的人,便是一无是处的废物。

每个人的身体里属性不同,固然学习的的东西自然不一样。

修魔院,每年都会向全国各地征收学员。

所有报名参加的选手,都会进入幻魔城中的星栖谷中进行历练。

只要取得令牌所要求的物品,历练便成功。

因为星栖谷中丛林茂密,飞禽走兽较多。

所以一般没有什么修为的人,进去只有送死的份。

每年报名的人很多,可是真正能从星栖谷平安走出的没有几个。

修魔院乃至菲斯尼大陆的职业分为:魔法师,斗师,剑士,武师,炼药师,召唤师。

院士会根据每个人的特长,及身体里特有的属性,而分配适合她(他)的职业。

莫展明听完这些,甚为觉得有趣。

照红柚的分析,那星栖谷自是危险之地。

看样子,南宫洺是想让她死在那里面,以解她心头之恨了。

真是够毒的法子,既然她盛情难却,她这个做妹妹的只有接招就是。

只不过这修魔院,莫展明是进定了。

在这异世,想要安全存活下来,没有一定的能力,绝对是不行的。

她一定会把这次危机转换为机遇。

上天安排她来到这异世,给她一次重生的机会,她定要好好活下来,她要比任何人都活得好。

从今天起,过去的她不再是21世纪的莫展明,而是七公主南展明。

“公主?公主?”红柚轻声的喊道。

南展明怔了怔,收回思绪,淡淡道:“何事?”

“公主您似乎变了。”红柚抿了抿嘴,大了胆子说道。

“噢?变了不好吗?”南展明嘴角浅笑道。

红柚点点头,肯定地说:“好!当然好!奴婢觉得公主变得比以前灿烂多了,就连精神似乎也好很多!”

南展明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院子门被推开了,进来一个公公模样的人。

清了清嗓子朝门里喊道:“七公主,皇上召见,速速见驾!”

南展明冷笑一声,没想到这南宫洺的速度这么快。

淡淡朝外面喊道:“请公公稍等,待我收拾一下便来!”

“公主,皇上怎么突然召见您,是不是刚才的事?”红柚着急的说道,心中猜想一定是四公主跟皇上告了状。

“没事,我去去就来!”展明安慰地说道。

“公主,奴婢担心……”红柚担忧地眸子起了层水雾。

“放心,你家公主福大命大。这次父皇召我去,定是好事,你就安心待在这里等我回来!”展明浅浅笑了笑。

“公主,公主?快点啊!磨磨蹭蹭的耽误时间,到时候陛下怪罪下来,你担待的起吗?”院子里的太监似乎有些等着急了,不停的嚷嚷着,口气十分冷淡。

南展明眯起紫眸,冷冷射向窗外,居然连一个太监都敢用这样的语气同她说话,看来她这个公主做的还真是够窝囊。

南展明突然一闪,立刻闪到小公公的面前,眸光盯着膛目结舌的小公公道:“小小一个奴才,居然敢在公主面前叫嚣?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说话,一把巴掌狠狠扇过去。

“贱种!你,你竟敢打我!我……”小公公被突如其来的巴掌气得不轻。

话还没说话,另外一张脸又挨了一巴掌。

“就凭你一个小小的狗奴才!也敢辱骂公主!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尊卑有序!”南展明彻底怒了,南岳鑫和南宫洺骂她是贱种,她日后必定会报仇。

可是这个小奴才算怎么回事,凭什么来骂?

真当她还是以前那个任由他们欺辱的七公主?

南展明十几巴掌下去,小公公的脸色瞬间肿得老高。

脸色青紫,嘴角淌着血迹。

“公主!奴才错了!奴才再也不敢了!”小公公跪在地上磕头求饶。

“错了?现在才知道错了?当初欺辱本公主的时候,胆识都去了哪里?嗯?”南展明冷冷地说道,莲花般的玉足狠狠踩在他的手掌上,一双紫色的眸子似乎要把他戳穿。

“奴才有眼不识泰山,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求公主绕了奴才一条狗命!”小公公哪里会想到,曾经一无是处,废材般的七公主。

打起人来,居然一点都不含糊,下手又快,又狠。

南展明冷哼一声,怒声道:“若是下次再敢这么放肆,本公主定会要了你的狗命!滚!前面带路!”

“是,是,奴才遵命,奴才这就给公主带路!”小公公赶紧爬起来,顾不得脸上的疼痛,弯着腰,毕恭毕敬的引着路。

在南展明的记忆中,几乎从来没有走出过别院附近以外的地方,更别想像现在一样在大白天里出现在御花园里。

第一次看到古代时候的御花园,展明还是稍微有些震惊,什么叫万千嫣红,百花绽放,这里简直就是花的海洋。

展明淡淡地瞧了眼,便不再打量。

“七公主,朝凤宫到了,奴才就不陪您进去了!”小公公捂着脸,颤颤地说道。

展明睨了他一眼,心里冷笑道。

这个家伙估计是怕他副肿脸模样会惊了皇上,所以才不进去添堵了。

“下去吧!”南展明淡淡道。

“是!奴才告退!”小公公巴不得早点走,脸上的伤可是火辣辣的疼啊。

南展明上下打量眼这座宫殿,便抬脚朝里走去。

殿堂最上方,坐着身穿黄袍的男子,大概三十多岁,面容英俊,身形颇为高达。

对于记忆中这位父皇—南千阖,南展明没有一点记忆。

他的身边一个模样二十七八左右的女子,穿着金丝缕衣,头戴凤冠霞帔。一看便知就是当朝皇后,暮皖苏。对于她,南展明倒是见过几次。

关于这位皇后,南展明从记忆里面一点都不喜欢,甚至是讨厌。

南展明前脚刚踏进大厅,南岳鑫眼尖地就瞧着了。

冷言热讽的声音便传来:“哟,还以为七妹妹不来呢!没想到这么快来了。这人也来了,居然不懂得一丝礼仪,难道不知道进来之前得先通报一声吗?”

“五皇妹,这你就不知道了。这七妹妹呀,天天住在小院子里,没个麽麽交代,自然不知道这些规矩!”南宫洺轻笑地说道。

“皇姐,这不懂礼仪没关系啊!见到父皇母后总得行礼吧!”南岳鑫看了她一眼,眼里尽是不屑。

南展明没有理会她二人的双簧,轻轻走上前,俯身拜了拜:“参加父皇,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哎哟,是展明啊!这许久不见了,模子又俊俏许多!您说是吧!皇上!”暮皖苏抬起水袖捂在唇边,轻声笑道。

南千阖淡淡扫了南展明一眼,上下打量一番。

这一打量却让他的神色一僵,眼中闪过一丝震惊。

有一丝柔情,还有一丝愧疚,还有一丝厌恶。

那复杂的目光,一一落尽南展明的紫色眸子里。

“坐吧!”南千阖面无表情说了一句,不再看她。

“是!”南展明浅淡地应了一声,坐在最后方的椅子上,一双紫眸盯着地面,看不出一丝波澜。

“展明啊,这段时间可好,身体还好吗?”暮皖苏关心地问道,柔柔的眸子含情脉脉。

“回娘娘,展明一切安好,有劳娘娘挂心。”南展明抬起紫眸看了看她,浅浅回答。

好?呵呵,当然好了,曾经的南展明已经被你的女儿折磨致死了,你说好不好呢。

“展明,你,你不结巴了?”暮皖苏做作地说道,一副惊讶的样子。

这一句疑问,就连南千阖也用探究的目光再次打量着。

虽然几个时辰前,暮皖苏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但是亲眼所见的时候,还是有些一怔。

这个南展明不但不结巴了,就连疏离、冷漠的表情都如那个人同出一撤。

虽然只有十二岁,但是那种独有的气势,却已经让她有些心悸。

“是。”南展明轻声应了一声。

暮皖苏一时之间脸色有些不好看,勉强地勾起笑容,“展明,日后你还是唤本宫一声母后。你母亲在世的时候同本宫情同姐妹,现在她不在了,本宫这个做母后的定会好好照顾你!”

“母后!我不同意!这个贱种没有资格唤您!她身上流着的本就不是我们皇族的血脉!”南宫洺极不赞同的说道,双手抱臂。

南岳鑫轻笑地点点头,有些幸灾乐祸的模样。

“放肆!这是你一个公主该说的话吗?”一直沉默不作声的南千阖,一章拍在桌子上,让在场的人,全都浑身一震。

就连南展明也是一怔,而她更加震惊的不是南千阖那一掌,而是南宫洺说的那句:她身上流着的本就不是我们皇族的血脉!

她,南展明身上的血液,真的不是皇族的?

呵!有意思,看来,这里面绝对大有文章。

“父皇,儿臣本来说的就是事实,她本就是那妖精的孩子,在外偷人生的野种!”南宫洺大声地对斥着,清亮、稚嫩的声音在大厅里回荡。

“公主……”身后的嬷嬷胆战心惊地,悄悄拽了拽南宫洺的衣袖。

就连身后远远候着的宫女太监,纷纷低下头,大气不敢出一声。

“看来朕,真是太宠你了,这样的话,你也敢说出来!”南千阖怒声呵斥道,脸上的神情非常不悦。

虽然他言辞威厉,可淡淡听的出,南千阖语气中的溺爱。

暮皖苏眼见不妙,暗自叹息这个孩子怎么不懂事,私低下说说也就罢了,居然在皇上面前这么说。

她扯扯皇上的衣袍,打趣地圆场道:“陛下息怒,洺儿一直都是个乖巧听话的孩子,这样的话定时哪个宫女太监嚼舌根,被雪儿胡乱听来的。洺儿快跟你父皇认错!”

南宫洺抿了抿嘴,生生得把眼眶里的泪水逼了回去,站起来福了福身:“儿臣错了,请父皇原谅!”

这还是父皇第一次责骂她,南宫洺难过地咽了咽苦水,生生地挖了一眼南展明。

“洺儿,展明是你的妹妹,做姐姐的应该拿出做姐姐的样子,若是让旁人看到,岂不是笑话我東银国的公主太没有教养?”南千阖继续柔声谴责道,语气里有丝丝的不满。

“是,儿臣记住了。”南宫洺咬着嘴唇,有些不太情愿,看了南千阖不悦的脸色。还是乖乖应承道。

南展明心里一阵冷笑,默不作声的看着这一幕。

“展明啊,母后今个把你叫来,是有事情吩咐的,再过几日便是修魔院招收学员的日子,本宫和你父皇商量过了,决定让你去报名参加。”暮皖苏微微笑道,声音清脆动人。

“是,一切全凭娘娘做主!”南展明淡淡道,一副乖巧听话的模样。

相关文章:

她渐渐失去意识被他占有:女朋友身材好做了又想做

怎样把男生追到手:分开囊袋拍打惩罚

老公每天都分开bb吃*分手见最后一面的意义

[都市情感] 我真不是你老公 [连载中] 原创

第11部分夫妇交换系列 男友把我摁在桌子上_公车系列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