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宠妃小说无弹窗,重生之将门宠妃最新章节全文

2022-01-08 14:29 · 新商盟

苏明月的父亲苏啸是当今乾帝的伴读,乾帝登基以后,大渝蠢蠢欲动,苏啸作为乾帝身边第一得力之人,主动请缨挂帅,放弃京中触手可得的荣华富贵,在边境和大渝鏖战数年,终使大渝铁骑再不敢越境一步。

苏啸回京之时,乾帝亲自相迎,苏啸也不多话,主动地把兵符还给了乾帝,也因为这样,乾帝对他极其信重,亲封靖安候,并赐五代不降等袭爵,端的是荣宠非常。

虽然苏啸已经交还兵符,但要是边境还有什么战事,乾帝还是会第一时间想起这个老伙计,边境的兵权大部分时候还是掌在靖安侯府的手里。

也正是因为这样,元傲才会看上自己的吧,苏明月心想。

父亲母亲感情甚笃,只生了哥哥苏明殊和自己,自己自然就是靖安侯府唯一的大小姐,对那些皇子来说,娶到了她就等于得到了靖安侯府的全力支持,这自然是一份了不得的诱惑。

“今日不去请安,就不扑粉了吧。”苏明月吩咐道。

重生一世,苏明月什么也想去想,只想着护着家人一世平安,至于那些试图伤害自己和靖安侯府的人,苏明月自然也不会轻饶。

“小姐生得这样好,就算是不扑粉也是漂亮的。”不等熙春答话,念夏就笑着进来了。

比起熙春来说,念夏的性子比较爽利一些,也是靖安侯府的家生子,对苏明月极其忠心,苏明月现在还记得念夏被阮萍儿活活打死的场景,这一世,她一定要好生护着这两个丫头,给她们一份最好的姻缘。

“这大早上的,你跑哪去了?”苏明月看向念夏的眼里尽是暖意。

念夏明显愣了一愣,好像小姐从来用这样温柔的语气跟自己说过话。

不过也就是片刻,念夏就反应过来了,笑着道:“我看小姐昨天晚上魇着了,所以就在外面摘了些花,希望小姐看到能开心一些。”

念夏虽然自幼伶俐,但现在还不是那个在苏明月跟前处处得力的大宫女,自然没那么多的弯弯绕绕,看到苏明月对自己亲近了许多,她也只是高兴。

“丁香?这花倒是开得好,难为你有心了,去插起来吧。”苏明月笑道,紫丁香是春天开的最晚的花了,紫丁香花期过了,就是立夏了。

刚刚,苏明月已经从那里熙春知道她现在是十四岁,苏明月记得父兄已经出去两年了,也就是在今年秋天回来的,正好赶上过中秋,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元傲对自己动了心思。

想到多年未见的父兄,苏明月心里就是一阵激动,这辈子,她一定不会再那么任性,把靖安侯府送上绝路了,她一定要好好承欢膝下,孝顺父亲。

念夏一边把丁香放好一边笑道:“小姐喜欢就好,要我看,小姐要是好些了,还是去院子里走走的好,身上也松快松快,我刚刚出去的时候,还见二爷在院子里练枪里,虎虎生威,甚是好看。”

念夏说的二爷就是苏明月二叔的儿子苏明骞,也就是苏明月的堂兄,虽然隔着一房,但因为苏啸和二弟苏赫之间的关系很是不错,所以两房也就亲如一家了。

“是吗?那我们也去看看。”苏明月笑道。

说起来,苏明月嫁给元傲之后,苏明骞就随父亲去了边境征战,苏明月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对于这位堂兄,苏明月的心中也是充满了愧疚,明明他什么也没有做错,却被自己连累。

去了园子里,却是没有见苏明骞,园子里的丫鬟说二爷刚刚出去。

苏明月有些失望,但是好不容易出来了,也就不急着回去了,坐在凉亭里赏景。

“姐姐怎么跑这来了,倒是让妹妹好找。”听到这声音,苏明月的眼里一片冰冷。

亭子外面,迎面走来了三个少女,两个跟苏明月的年龄一般大,另外一个,身量尚小,一团稚气。

这三个人却是苏明月极熟悉的,苏家二小姐苏明兰,三小姐苏明珠,还有苏明月化成灰都不会忘记的阮萍儿。

虽然说苏啸才是靖安侯府的当家人,但是这靖安侯府却住了三房人。

苏明月的爷爷,也就是苏老太爷,这辈子一共娶了两个妻子,第一个就是苏明月的亲祖母盛氏,生了苏明月的父亲苏啸和二叔苏赫,第二个妻子也就是当今靖安侯府的老夫人贺氏,生了苏明月的三叔苏翰和姑姑苏昕。

苏啸又娶了琅琊王氏的嫡女,生了苏明殊和苏明月,苏赫娶了孟氏,生了苏明骞和苏明珠,苏翰则有二子一女,分别是苏明烨,苏明宴,还有一个庶出的女儿苏明兰。而阮萍儿则是苏昕的女儿。

丫鬟说的二小姐就是苏明兰是苏明月此刻最恨的阮萍儿。

“几位妹妹怎么来了?”苏明月淡淡地道。

苏明月就懒懒地倚在凉亭的柱子上,一袭淡蓝色的水云缎衣裙,简单的几件首饰装点着,却是风华净显,风姿卓著。

“大姐姐,熙春说你不舒服,你怎么了?没事吧,有没有请大夫过来看看?”苏明珠蹭蹭的跑过来问道,眼睛里尽是关切。

苏明月被小妹的话弄的心里一暖,脸上也多了几分暖色,“我没事,只不过是昨天晚上做了个噩梦,出了些汗,早上起来头有些重,休息休息就好了。”

“那就好,这会娘应该还不知道呢,要是大姐姐不舒服一定要跟娘说一声啊,早些请个大夫来。”苏明珠比苏明月要小两岁,脸上尽是稚气,梳着可爱的包包头,生得也是粉雕玉琢的,极其惹人怜爱。

苏明月轻抚着苏明珠的小脸,也陷入了回忆里。

明珠,可以看出苏赫夫妻二人对这个小女儿的宠爱,苏明珠长大以后,上门来求亲的人也是很多,可是苏赫夫妻挑了许久都没有满意的,苏明珠的亲事也这样搁置了下来。

可后来大渝前来求娶公主,元傲自己的妹妹出嫁,却把主意打到了苏明珠的头上,苏家毕竟是臣,圣旨已下,苏家只能送苏明珠远嫁,苏明月曾经见过苏明珠一瞬间长大,也见过苏赫夫妻迅速衰老。

其实,虽然苏明珠从来没有给她来信抱怨过什么,但苏明月也知道苏明珠过的一定不好,这辈子,她一定要好好护着苏明珠,不让这颗明珠蒙尘。

“明月姐姐没事就好,外祖母刚刚还一直念着呢。”阮萍儿也笑着开口。

苏明月也不搭话,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阮萍儿。

“明月姐姐一直看着我干嘛,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阮萍儿被苏明月的眼神看得很不自然。

“没有,我只是觉得表妹头上的簪子很是眼熟罢了,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了?”苏明月笑道。

阮萍儿的脸却煞地红了起来。

“大姐姐不说我还没有注意到,表妹头上的这支簪子不是去年大姐姐借给表妹参加百花宴的簪子吗?表妹怎么还没还?”苏明兰心直口快,想到这里,马上就问出来了。

阮萍儿的脸更红了,苏明月只是笑着看着这一切,也不出言为阮萍儿解围。

“我最近事多,一不小心就忘了这回事了,明月姐姐不会见怪吧?”阮萍儿似是刚想起来一样,对苏明月赔笑道。

“自然不会,不过表妹身边的人也太不尽心了一点,就算是表妹忘了,难不成她们也忘了?”苏明月也只是笑笑,好像这不过就是姐妹之间说笑而已。

“明月姐姐说的是,是我平时太惯着她们了。”阮萍儿的脸色有些难看,可是也不敢发作。

“表妹的性子也太好了一些,她们怎么能白拿着月钱不做事,要知道,这样的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她们难不成次次都忘了,这可马上又到百花宴了,这样不会事事提醒主子的奴才,表妹可要好好罚她们一番才是。”

苏明兰很是诚恳地说道。一副为阮萍儿着想的样子。

苏明兰虽然说有个读书的父亲,头脑却是简单得很。明面上说的是阮萍儿院里的丫鬟,实际上说的确实阮萍儿本人,这簪子可快借了一年了,底下的丫鬟想不起来,难道阮萍儿这个做主子的也如此健忘?

阮萍儿的脸上有些挂不住,笑也似僵在了脸上,过了许久才道:“明兰姐姐说的是,是该好好罚罚那些惫懒的丫头。”

“表妹见谅,明兰只是说你院子的丫鬟不尽心,可没有责怪你不还我簪子的意思,她是个直肠子,你可千万别和她见怪。”阮萍儿纵着她屋里的丫鬟,自己今天也好好疼疼苏明兰这个妹妹,再说了,阮萍儿这些年以一个借的名头不知道在自己这里诓走了多少好东西了,还不许人说两句了。

“明月姐姐哪里的话。”阮萍儿脸上的表情已经快绷不住了。

苏明兰这会也觉得自己这话说的有点不合适,连连赔罪。

苏明兰是个直肠子,有什么说什么,苏明月这话就是在说苏明兰说的都是对的,确实是她拿了苏明月的东西不肯还了。

苏明月看到阮萍儿脸上的表情,很是满意,转过头来对苏明兰道:“你也是,不过是几件东西,还值得你说嘴,难不成表妹还会贪了我那点东西不成?”

苏明月这话虽然是在责备苏明兰,可是话中的意思大家可是都听懂了。

阮萍儿再不能维持脸上那得体的笑容,站起道;“我出来也有一会了,再不回去外祖母就该担心了,我改日再来看姐姐。”

“也好,有你在老夫人面前尽孝,我们也放心多了。”苏明月并不挽留,接着道:“明兰今天的话表妹也别放在心上,她也是为你着想,万一你遣了人来送东西,那人却把东西扣下了,岂不是白白蒙骗了你,表妹还是好好查查的好,总不能因为几件东西伤了我们之间的感情情谊?”

“明月姐姐说的是,妹妹省的。”阮萍儿脸上的笑有些勉强。

“老夫人应该还等着表妹呢,我就不留表妹了。”苏明月脸上的笑容看起来很是诚恳,似乎就是姐妹之间在说话一样,可是阮萍儿的心里就不是那么轻松了。

“萍儿告辞。”

“熙春,送表小姐。”苏明月吩咐了一声。

话都说到这了,阮萍儿也没留下来的必要了,起身跟着熙春出了亭子。

相关文章:

丫头我要吃你的水水——三个人一起爱

男朋友10cm啥感觉,班里的男生都轮流玩我

破产姐妹max 破产姐妹还有第七季吗

皮带惩罚女朋友_把前女友干哭了

男朋友蘑菇头特别大:东莞一个接十三客人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