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似暖风来无删减/恰似暖风来小说在线最新章节

2022-01-08 13:47 · 新商盟

秦暖躺在床上,正在等待她丈夫的到来。

四周是无尽的漆黑,酒店的窗帘拉的严丝合缝,将外界的喧闹严严实实的挡在玻璃后。

她突然很想看看外面现在是个什么模样,可刚刚抬起胳膊,柔软的被子隆起,少女白皙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带来一阵微凉的战栗。

差点忘了,秦暖身上寸丝未地缩在被子里。

恐惧、又期盼的,迎接男人的到来。

房门被推开的声音在寂静中清晰的传入秦暖的耳朵里,她慌忙眯起了眼睛,只看见一个高大的人影正跨步走了进来。

周围太黑了,看不清脸。

可听传闻说,京城里一手遮天的厉家家主,是个面如厉鬼、行事狠绝的主儿。

三十好几的年纪,曾在遭遇过一场不测后,脸上落下了无数狰狞伤疤,活像是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一般。

更有消息称,曾经有贪图厉家财产的女人,在见过他真面目后,当场被吓昏过去。

故此,厉少爷平日里行事都带着个青面獠牙的面具,虽然怖人,但到底也比真实面目来的让人能够接受些。

这样的话,看不清也好,秦暖一边安慰自己,一边努力的克制住因为男人逼近,而不停颤抖的身体。

“你在害怕。”

不是疑问句。

男人的声音比想象中低沉悦耳,他走到了床头,居高临下的打量她,面具的边缘闪过幽暗的光。

突然,他伸手掀开了被子。

秦暖一声惊呼,蜷缩起身体,眼眶已然是红了。

她不停的安慰自己,你是个没了家的孤女,在一众狼口的觊觎下,能嫁给厉家少爷是最好的结果。

不能哭,不能哭!

“我...”秦暖深吸口气,战战兢兢的开口,“我不怕。”

“不怕?”

男人一声轻笑,靠在床头打量她的身体,在黑暗中,白皙的肌肤上仿佛笼了层淡淡的茫,如同最上等的玉石。

他赞许的点点头,夸奖道:“很不错。”

秦暖的身体颤了颤,一时竟不知该作何反应,直到男人的大手落到她的脸上,轻轻的、甚至算的上是温柔的摩|挲。

秦暖惊呆了,在她犯傻的时间里,男人的手缓缓的下滑,他的手很冰,不似人类应有的温度,却游移之间引起了细微的战栗。

灼热的触感,浓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恐怖的男人……

秦暖紧紧的闭着眼睛,她没有选择,更没有办法,想要活下去,只能嫁给这个男人。

“你看上去,很不情愿?”男人停下手,性感低沉的声线,落在秦暖的耳畔,沾染了些许凉意。

“不是的,我的腰...”

“呵,这里么?”

“啊!”

恶意的在柔软的腰侧捏了捏,引起秦暖的一阵惊呼,她眼眶更红了,一滴泪水挂在睫毛上,看上去可怜巴巴的招人疼。

但周围是一片的漆黑,她这小模样到底是没让男人看到。

“你很不错。”男人终于肯放过她,却起了身,一副准备离开的架势。

秦暖慌了,曾经的秦家树敌太多,她想要活下去,只有、也只能去依附他。

顾不得身上传来的冷意,秦暖支起身体,伸出手拽住了男人的衣袖,“你...厉少爷,您不留下吗?”

男人看了她一眼,手指覆在她的唇瓣上来回摩挲,“放心,今天晚上后,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女人。”

“但是...”

“没有但是,我会给你想要庇护,至于你...”男人笑了笑,俯身掐住她的下巴。

两人此刻的距离极近,呼吸交错在一起。

看不见那张在传说中无比恐怖的脸,秦暖只能清晰的闻到他身上清冽的香气。

容不得她多想,初吻被夺,男人的吻带了浓浓的宣誓主权的味道,秦暖愣住了,她从来没有接过吻,僵硬在原地,既不懂的回应,也不明白拒绝。

“时间还长呢。”

留下一句意味不明的话,男人转身离开了房间。

订婚之夜,在男主角的离开后,似乎成为了一场单方面获胜的交易。

秦暖保持着男人离开时的姿势,愣了一小会儿,直到感觉到了冷意,才慢慢的回到了被子里。

她蜷缩起身体,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该做个什么表情出来。

男人答应庇护她,在厉家的庇护下,即使秦家目前已经彻底的败落,也没有人敢去动她了。

明明是最初想要的结果,可她此时满心疲累。

秦暖在床上摸索一阵,从枕头下方找出个圆形项坠,打开后,一张小小的照片镶嵌在其中,两个少女手牵着手,笑得春光明媚。

手指拂过年龄较小女孩的面颊,秦暖的脸上浮现一抹淡淡的微笑:“欣蓉,姐姐一定会保护你!”

崩起的神经,无数可怕的想法,在此时忽然间可笑了起来。

秦暖叹了口气,事到如今,除了顺其自然之外,还有别的办法吗?

他是厉家的家主,京城里面出了名的可怕人物。

但...确是她秦暖未来的丈夫。

“好烦啊。”

秦暖在大床上打了个滚,长发凌乱的散在枕头上,就像她现在的脑子一样,乱糟糟的烦的要命。

“咚咚咚。”

敲门声想起,秦暖一愣,还以为是男人又重新的返了回来,还未来得及紧张,就听见门外传来的声响。

“秦小姐,您休息了吗?”

不是他,那能是谁呢?

秦暖想了想,披上浴巾,光着脚走到了门旁,小声的问:“还没,请问你是?”

“厉少让我过来接看看,若是您尚未休息,就接您回家?”

回家?她哪里有家了?

回绝的话到了嘴边,秦暖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她现在的身份不同平常,是他的未来的妻子。

一切,除了接受之外,没有其余的选择。

“麻烦等我一下,马上就好。”

秦暖快速的穿上衣服,跑到浴室里用冷水洗了脸,脑子清醒后,才打开门,对等在外面的西装男人点了点头。

“久等了,我们走吧。”

酒店昏黄的灯光下,少女未施粉黛的面庞如上等的羊脂白玉,眉间有掩不住愁绪在蔓延。

西装男人只是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做了个请的姿势,率先走向了电梯。

秦暖跟在身后,见他并没有要自我介绍的意思,便没有主动开口。

也是,她有什么身份去问呢。

万一涉及到了秘密...

“呦,这不是秦家大小姐吗?”

电梯刚到达一楼,秦暖正低头想着事情,耳朵接受到了女人尖利的嗓音。

又是连雅。

秦暖真想不顾形象的翻个白眼,自从秦家出事之后,为了报复之前秦暖事事压她一头,连雅不停的来找麻烦。

连今天都不消停。

秦暖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面无表情的问:“连小姐,有事吗?”

“能有什么事情啊,我就是来关心关心你。”连雅走上前,先是不屑的瞄了一眼跟在秦暖的身侧西装男人,而后才把目光转到秦暖身上,“怎么样啊?订婚之夜,一定过的很幸福吧。”

不等秦暖说话,她又“哎呦”一声,装作抱歉的样子,“不好意思哈,我差点忘了,你嫁的人是厉少爷,那个传说中相貌和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没区别的厉少爷。”

她嘴里说着不好意思,眼中的嘲讽之色越发的浓郁,连雅紧紧的盯着秦暖,想从她脸上看出一丝情绪变化来。

可连雅注定要失望了,秦暖的表情很平静,半点都没有收到惊吓的模样。

若是以前,秦暖懒得和她计较,装听不见走了就算了,但今日不同。

厉少是她的救命稻草,更是她的恩人。

“连小姐,你是在嫉妒吗?”秦暖笑了,把一缕长发卷在指尖,精致的俏脸上浮起淡淡的红晕,“嫉妒我能嫁给他,而你不能。”

连雅一愣,接近着触电般的瞪大眼睛,凶狠的吼:“你在胡说些什么!我怎么可能会...”

“嘘。”白皙的指尖点在鲜红的唇瓣上,秦暖眯起眼睛,“那你为什么三天更半夜的跑到酒店来?不是觊觎我的未婚夫是什么。”

“我、我...”

连雅气的浑身发抖,她明明是听说厉家少爷有所隐疾,所以才过来等看笑话的,谁知道被秦暖三言两句,竟然成了她的问题。

要是传出去了,成何体统!

“你什么呀?放心吧,我很大方的,这次不会计较你惦记我未婚夫的问题,不过不行有第二次了,我们夫妻两个事情,还容不得你去参一脚。”

拍了拍连雅的肩膀,秦暖故作大方,看到她发黑的脸色,心中已然是开始阵阵笑声。

想要欺负人?还诋毁她的丈夫?

做梦吧!

.连雅气的快要发疯,前段日子还乖巧老实的秦暖,怎么变的牙尖嘴利。

想要讽刺回去,偏偏又说不过她。

欣赏了一会连雅的脸色,秦暖心满意足,对身边等待的西装男人点了点头,“走吧。”

“你等等!”

刚迈出几步远,连雅尖利的声音再次传来,秦暖不耐的转身,皱眉问:“又怎么了?”

“一个不能人道的恶鬼,有什么值得我觊觎的!不过就是你心虚...”

“连雅!”秦暖打断了她的话,终于是耗尽了最后一丝耐心。

就算他真的是恶鬼又怎么样?

那也比这些落井下石的人强上千倍百倍!

“不准在说我丈夫的一句坏话,不然我一定要你好看。”秦暖冰冷的目光定在连雅身上,只看得她浑身发寒,忍不住后退一步。

“再说了,不能人道?”嗤笑一声,秦暖压低声音,精致的脸颊上泛起红晕,说:“我这个当夫人还嫌他时间太长了呢。”

说罢,秦暖懒得在跟她废话下去。

在男人的带领下,不顾身后的怨毒的目光,上了门口正在等待的黑色玛莎拉蒂。

“她真的那么说?”

“是的。”

灯火通明的厉宅,厉君逸放下手里的文件,抬眼看向正在面前鞠身的西装男人。

听完了他未过门妻子的丰功伟绩,厉君逸的眼中闪过一丝玩味。

真有趣,他算是被维护了?

“还有别的事情吗?”

“秦小姐的房间管家安排在您的房间左侧。”

厉君逸颔首,示意他可以下去了,男人深深鞠了个躬,保持垂眸的姿势后退几步,才转过身离开了房间。

再次拿起文件,上面密密麻麻的数字在眼前绕了一圈,厉君逸不知为何,竟有些心浮气躁。

他困扰的揉了揉额角,脑中闪过男人刚才的话。

秦暖吗?

也是时候去看看她了。

秦暖被带回了厉家,先是被占地面积大到吓人的房子震了一下,紧接着没有多余的表示,就被安排到了房间里,让她好好休息。

饶是秦暖神经粗,在经历这一切后,也实在没办法在一个陌生的环境安然入睡。

她不敢出门,只是在房间里看了一圈,然后走到窗户边上,在月光的帮助下,瞧着外面空旷的花园。

在寸土寸金的京城,竟然还有这么一处世外桃源。

秦家之前也算得上是富豪,但直到今天,秦暖才明白和厉家之间的差距。

她的目光看向花园中茂盛的绿植,心里有些奇怪,这么大的花园,为什么连一朵花都看不见,秦暖正在胡思乱想,没有注意到房门被打开,一个高大的身影走到她身后。

“很好看?”

男人的声音突然出现,秦暖被吓了一跳,她猛地回过头,只见在昏暗的灯光中,扭曲在一起的青黑色狰狞面孔离她很近很近,宛如从地狱中爬出的恶鬼...

秦暖瞪大眼睛,腿脚发软,忍不住后退了些,后背紧贴在窗户玻璃上。

“你是谁?”

“我是谁。”男人重复了一遍她的话,眼中有玩味的光一闪而过,“我们几个小时前才刚刚见过,你说我是谁。”

“厉..厉先生?”

厉君逸颔首,秦暖这才反应过来,心知刚才的表现有些紧张的过了头,她稍微放松了些,低下头不敢去看厉君逸的脸,弯腰鞠了个躬,小声的道歉:“对不起,我不知道是您。”

“嗯。”

轻飘飘的一个字,秦暖哪里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她想要看看厉君逸的表情,又实在被那青面獠牙的恐怖面具吓到了,指尖绞在一起,小脸上满是犹豫。

秦暖是个藏不住情绪的人,因此,不管是恐惧亦或者是挣扎,都被厉君逸收在眼底。

他不由产生了一种强烈的讽刺感,秦暖?不过和所有人一样,是个恐惧他面貌的胆小鬼。

若不是他厉君逸需要一个妻子...

房间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中,秦暖在心里给自己鼓起了劲,做了好一会儿的心理工作才敢抬起头来。

好歹之前看了一眼,现在恐惧感减退不少,秦暖偷偷的打量他。

和传闻中很像,却又不太一样,她未来的丈夫是个很高的男人,听声音年纪不大,至于面貌...

秦暖深吸口气,把目光集中到男人的脸上,刚才是突然受到了惊吓,视线中除了恐怖的面具外,容不下其余所有的东西。

现在仔细打量,便注意到面具只覆盖了男人的右脸,剩下的半张脸俊美非凡,在可怖的面具衬托下,显得犹如神坻般出尘。

即使尚未从战栗中恢复过来,秦暖也忍不住替他感到可惜。

“你在看什么?”

“你。”

听到男人的声音,秦暖不过脑子便做出了回复,她微微一怔,生怕误会,连忙解释说:“我是说,那个,我不是那个意思...”

嘴唇张张合合,脑子里面缠成乱糟糟的一团线,秦暖在厉君逸逐渐变化的目光中颓然闭上了嘴。

她算是解释不清了。

“你不怕我?”

男人跨步上前,轻易把秦暖困在他和窗户中间。

两人之间的距离被拉近,秦暖能加清楚的看见面具上脉络一样坑洼的纹路,像是某种金属制作而成,边缘泛着幽暗的寒光。

厉君逸皱了皱眉,他感受到了身边人因为恐惧而不停颤抖的身体。

她在害怕。

这种认知,让厉君逸的心里无端的升起烦躁来。

相关文章:

红酒木马冰块play|宝贝我想你湿透

6所重点师范大学最新排名,哪些高校实力最强?

情感口述:唔轻点 太大了啊 好胀_np高辣疯狂被强

啊c坏sb小s货勾引;女人犯贱心理学

上课同桌打开衣服吃我_打分手炮时哭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