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少的蜜宠甜心小说——都市小说&(精彩全文阅读)

2022-01-07 19:00 · 新商盟

陆氏集团,陆寒尘坐在六十三层的总裁办公室内,他的面前放着一个文件袋。里面装的,是关于沈思语那五年在国外的所有一切。

他指尖燃着香烟,等到香烟燃尽,他才拿过文件袋,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在M国机场的时候,他以为自己和沈思语只是短暂一面,后面不会再有交集,也因着心里的恨,不屑于去理会她。

可没想到,沈思语会回来。

既然回来,那他绝对不会就那么算了。

“三少,小少爷和沈小姐去了顾大师的工作室了。”

徐清华尽职尽责的上前汇报,他不但是陆寒尘的贴身特助,还是陆包子尽心尽力的保姆。

“去给沈思语下个订单,就说陆包子生日要到了,让她做个草莓木雕。”

徐清华:“……”

众所周知,陆家小少爷的生日,在冬天,可此时是烈日炎炎的夏天啊!

而且,草莓木雕会不会太敷衍了一点?!

陆寒尘目光睇过来,明明平淡无波,却让徐清华打了个寒战,“三少我马上就去。”

等到徐清华离开后,陆寒尘才打开那个文件袋,抽出里面的资料。

一页挨着一页看过去,越看,他的手指就越控制不住的轻颤起来,他曾经捧在手心里面的女孩,却在国外那五年过了这么久非人的生活。

明明她背叛了他,看着她过的不好他该高兴才是,可是他没有,他有的只是心疼和愤怒。

沈思语是杜雅琴的女儿啊!要有多大的怨恨,才能让一个母亲对自己的女儿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

陆寒尘眼睛泛起一片猩红,手中的资料被他捏到变形。

难怪现在的沈思语那么安静沉稳,对比第一次见到他的那种活泼,完全就像是两个反差极大的人。

“哗啦”

办公桌上的东西全部被拂到地上,陆寒尘站起身,一脚踹开了办公桌。大步朝着外面走去,浑身都弥漫着肃杀之气。

门外他的专职秘书李娜忍不住缩了缩脑袋,她从毕业就跟了陆寒尘,跟随着三少的脚步一步一步做到现在这个位置。

这些年三少过的一点都不快乐,每天都是高强度的工作,才让陆氏发展的飞快。

陆寒尘从不在外人面前表露出自己的情绪,更不会显露出一点点脆弱,强大坚不可摧。

可李娜和徐清华都知道,三少心里面有个人,因为他经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拿出钱包里面一张磨到发白的照片盯着看许久。

李娜看到陆寒尘一阵风似的离开,只能在心里暗暗感叹,又有人要倒霉了。

……

银色的劳斯莱斯直接驶到医院,陆寒尘一张俊脸冷若冰霜的出现在杜雅琴的病房内。

沈念语看到他,张了张嘴却又什么都没说出来。

“滚出去。”

陆寒尘一脸阴寒,漆黑如墨的眸子好似深不可测的深渊,只一眼,就足以让人心惊胆战。

那种强大的气场,让沈念语哑然失声,亦步亦趋的走出了病房。

杜雅琴被惊醒,在看清眼前的男人后,脸上是嘲讽的神色。

“陆家三少,有何贵干。”

她不敢得罪他,可这个男人一身戾气的来她病房,显然就是来者不善。杜雅琴可不觉得,自己客客气气的,就能够换来堂堂陆家三少的善待。

“五年前,沈思语为什么会被你送走。”

杜雅琴心里一惊,眼皮不自觉的就跳了好几下,当年的事情,她经过层层算计,连眼前的男人都给算计在内。

温霆生让她痛,那她就要让他和那个女人的女儿痛不欲生。

杜雅琴冷笑一声,“陆三少明知故问,不觉得多余吗?”

陆寒尘上前一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沈思语不是你的女儿吧!”

那种睥睨众生的威慑力,让杜雅琴忍不住瑟缩了一下身体,她是杜家唯一的女儿,从小众星捧月的长大,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可此刻却从心底怕了眼前的这个男人。

沈思语确实不是她的女儿,整个A市几乎没人知道,这么多年,她真的如温霆生说的那般,就是装,也给他装出来了。

可仇恨一旦在心里发芽,就会如一条毒蛇,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伸出饱含毒液的牙齿,恨不得狠狠咬上沈思语一口。

“沈思语当然不是我的女儿,她姓沈,温霆生姓沈吗?”

杜雅琴眼底的怨毒一点一点的聚集,“陆家三少,什么时候这么有闲情逸致来插手别人的家事了。”

杜雅琴话还没说完,脖子上就是一凉,陆寒尘大手掐住她的脖子,力道瞬间收紧。

“沈思语被送走的这五年,你就是让人那么对她的。”

一字一句,冷到彻骨。

“就算你不爱她,她也叫你一声妈,杜雅琴,你是我见过,最无情残忍的女人。”

陆寒尘眼睛一片猩红,他仿佛看到沈思语被引产后拖着残破不堪的身体,一步一步去饭店洗碗换取薄弱的报酬。

在饭店因为低血糖晕倒,被人直接拖到臭水沟旁,一晕就是一天。

更因为没钱去医院,错过了治疗身体的最佳时机,更是因为孤身一人,被杜雅琴派去的人殴打羞辱。

太多太多,没一件是陆寒尘所能够接受的。

他那么放在心尖上的人,怎么就会被人欺负成这样。

如果不是后来沈思语因为阴差阳错救了个男人,现在的她,只怕早就不在了。

陆寒尘眼底的猩红更甚了几分,杜雅琴眼睛已经泛白,呼吸也变得微弱。

她双手拍向陆寒尘的大手,“呵,就……就算是……这样,沈思语……也……不……不干净了。”

“啪”陆寒尘一耳光狠狠抽在杜雅琴的脸上,在他的世界里面,他不是不打女人,而是不打那些没有触犯他底线的女人。

显然,杜雅琴不但触犯到了,还犯的很深。

病房外的沈念语急匆匆的给沈思语去了一个电话,眼前的情形,她控制不住啊!

“陆三少,你难道不想知道,当初沈思语爱上的权贵之人是谁吗?”

杜雅琴好不容易喘过气,马上又目眦尽裂的瞪着陆寒尘,“沈思语那个小贱人,命真大。”

在A市的时候,她不能正大光明的动手,才想要在国外让她神不知鬼不觉的死去,可没想到,沈思语不但没死,反而还回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杜雅琴疯狂的笑出声,“陆寒尘,你就是杀了我,我也不会告诉你,当初沈思语发生了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贱人,她跟她妈妈一样,都是贱人。”

匆匆赶来的沈思语和沈念语站在门口,两人面面相觑,最终沈思语泪水猝不及防的掉下来。

“姐姐。”

“你什么都别说了。”

沈思语转身就走,她真的,后悔过来了。

陆寒尘拿出手机,直接拨了一个电话出去,“马上给我收集杜家这些年所有商业犯罪的证据。”

杜雅琴身子一僵,“陆寒尘,你敢。”

陆寒尘眉宇间全是阴翳,“你看我敢不敢。”

杜雅琴仗着的,不过就是背后的杜家,她和温霆生怎么闹他不管,可她终究是动了他放在心上的人。

就算是恨,沈思语也只能由他一个人来恨。其他人,不够格。

陆寒尘出了病房,冷冷的睇了沈念语一眼,“当初的事情,你也脱不了干系。”

沈念语抬起头,一双眼睛红红的,“三少,求求你,不要对付我妈妈。”

疯了,都到了这个时候,沈念语竟然都还在维护杜雅琴。

“姐姐那儿,我去解释。”

“滚开。”

对于其他人,陆寒尘向来没什么好脾气,他大步出了医院,就看到沈思语靠在一棵香樟树下发呆。

拳头不自觉的握紧,脑海里面全是沈思语受苦的画面,该死的,他心疼的要死。

再也顾不上她记不记得他,几个大步上前,把人抱在了怀里。

还在发呆的沈思语顿时惊呆了,她想要伸手推开陆寒尘,可耳畔传来灼热的呼吸。

“别动。”

别动,让他抱抱,抱一下就好。

沈思语马上就乖乖不动了,她不是没有主见的人,可每次遇上陆寒尘,总是会不自觉的听他指挥。

沉迷美色吗?她不知道,或许是,这个男人太过优秀,让人不自觉的就被吸引了吧!

更主要的,是她觊觎陆包子,她害怕得罪了陆寒尘,以后就不能见到陆包子了。

幸好,陆寒尘只抱了一会儿,然后就松开了她,如黑濯石般的眸子攫住她巴掌大的小脸,伸手自然的给她把头发拂到脑后。

“我明天有场相亲,想请沈小姐帮我个忙。”

……

病房内,杜雅琴拿过手机,拨通一个电话,“五年前的事情,确定做的干净了吗?”

对方答:“确定干净。”

“那个男人找到是谁没?”

电话那头顿了一下,才快速回答:“早就找到做掉了。”

杜雅琴这才松了口气,五年前那个男人、也就是沈思语肚子里面的孩子的爸爸,她一直都不知道是谁。

因为那一晚临时出了点意外,最后房间里面的人,好像被换了。

沈思语是从工作室急急忙忙跑过来的,她接到徐清华传达的话后,当下就问了包子,包子愣了一下,然后快速点头。

并且还缠着她到时候去给他过生日,说他活了那么多年,都没有女孩子送他的礼物,可怜兮兮的求沈思语送他礼物。

沈思语当下哭笑不得,一个才五岁的孩子,说自己活了那么多年。身边有个小孩子,好像真的要热闹许多。

“把你的手机给我。”

陆寒尘伸手到她面前,及其自然的看着她。

沈思语没有多想就把手机给他了,陆寒尘手指在屏幕上轻点几下,然后拨通了自己的号码。

车内铃声响起,他才开口:“这是我的号码,以后包子有什么情况,你可以直接打电话给我。”

“好。”

“我送你回去。”

沈思语手指轻掐了下手背,终究还是忍不住问出声:“陆先生,你为什么会在我妈妈的病房内啊!”

陆寒尘从善如流:“路过。”

沈思语:“……”

“沈小姐在国外过的怎么样。”

天知道,陆寒尘冷冷清清的问出这句话,内心已经是如何的翻江倒海。

他看过的那些资料,做不到完全不在乎,哪怕眼前的人不记得他。

沈思语掐着手背的力道加重了几分,她痛的呼出一口气,下一秒,陆寒尘温热的手覆盖住她的手背。

“再掐就彻底红肿了。”

沈思语不自觉的抽回自己的手,只觉得被陆寒尘碰过的地方灼热的温度简直烫到不行。

陆寒尘没急着开车,他点燃一根香烟,“介意吗?”

沈思语摇头:“不介意。”

他心烦的时候,就会抽烟,尤其是五年前,抽的更多了,可他带着一个孩子,总归是要控制自己的。

所以陆家才会让人专门研发了这种香烟给他,所幸,随着陆包子的长大,陆寒尘内心的伤痛被那个小小的人儿给抚平了不少。

一根香烟抽完,陆寒尘伸手从抽屉里面拿出药酒和创可贴,不由分说的拿过沈思语的手,给她消毒擦药之后贴上创可贴。

“在别人爱你之前,你要先学会自己爱自己。”

陆寒尘语气淡淡的,他压制着自己的情绪,他想让她爱上他,然后在狠狠抛弃她。

这个念头,从他在A市机场又见到她的时候,就慢慢的滋生出来了。可在看完沈思语在国外独自生活的那五年后,他又心疼的无以复加。

各种复杂的情感折磨着他,他其实一点都不好受,甚至,比五年前还要难受了。

陆寒尘的动作很慢,沈思语盯着他手指的时候,脑海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她眯了眯眼睛,把脑袋的疼痛压下去,她得找个时间,去问温君炎拿点药才行。

“走吧!”

劳斯莱斯缓缓驶出,把人送到了顾彦生大师的工作室。

工作室在陆氏集团两条街外,占地很大,地势闹中取静,整个建筑也是古色古香。

顾彦生是木雕界有名的大师,膝下有个儿子,叫顾谨言,但是志不在木雕,更是不愿意陪着他和这一堆木头为伴。

木雕,是个极其考验耐心和细心的活,在快节奏的现代生活下,更是要有一颗耐得住寂寞的心。

在外国的时候,沈思语心如死灰,是温君炎把她带到顾大师跟前,从顾大师的那一堆宝贝中慢慢找回了生活的希望。

沈思语耐心,话少,做事认真,一旦决定做某件事情,就会投入十二分的精力。

因此,顾大师在一年后,直接把她收做了关门弟子。手把手的教她,从最初的画图勾画粗坯细坯到后面的修光打磨着色,一系列教下来,沈思语才算是可以独立完成一件作品。

劳斯莱斯刚刚停下,陆包子就抱着陆可爱冲了出来,“爸爸,语语。”

沈思语伸手揉了揉包子的脑袋,“在这儿有没有听姐姐老师的话。”

陆包子用力的点头,“我有乖乖听话。”

陆寒尘递过来一盒草莓味的酸奶,“奖励。”

陆包子顿时惊悚的看着陆寒尘,他爸比这是怎么了,鬼附身了吗?

陆寒尘眼神微微沉了沉,陆包子马上接过酸奶,插入吸管喝了起来。

沈思语忍不住失笑,下一秒,另一盒更大的草莓味酸奶放在了她的面前,“这是你的。”

沈思语被吓住,比陆包子更加惊悚的看着陆寒尘,从没听过,陆家三少会有随身携带酸奶的习惯啊!

“语语,你快接着啊!”

陆包子看沈思语呆呆的不动,急的从老爸手里抢过,插入吸管跳起来想要放到沈思语唇边。

“你快喝,等下我爸爸反悔了。”

陆寒尘:“……”

沈思语抿唇笑,弯腰抱起了陆包子,“谢谢包子,谢谢陆先生。”

“思语,来了就进来吧!”

顾大师的声音从门内传来,很和蔼可亲,完全没有外界传言的那般不可靠近。

“我先带着包子进去了。”

沈思语拿了人家酸奶,总得是要表达一下感谢,“谢谢你送我过来。”

“不客气。”

“爸爸再见。”

陆包子主动和老爸说再见,说完拉着沈思语就往里面走,“思思你快给我做草莓木雕。”

“好,你去那边玩一会儿,我先画图,我画几个草莓,给你看看你喜欢哪一个。”

陆包子含着吸管用力点头。

“可爱,过来。”

陆可爱在工作室内转来转去,对里面的一切好奇的不得了。

顾大师的工作室很大,一间专门放各种原材料,一间是干燥室,一间是他和沈思语画图的办公室,剩下的几间,就是两人雕刻的工作室了。

顾大师话不多,他捧着块木头专心的研究着,一旁的桌子上,放着刚刚画好的创意稿。

那是一个惟妙惟肖的小男孩,是顾谨言小时候的画像。

顾大师的工作室,名字就叫做“言”,取至顾谨言的“言”。他很少接单,一单接了,就必出精品。

基本上,顾大师开工作室只是为了兴趣爱好,赚钱嘛,信奉的便是——随缘。

可沈思语知道,顾大师那是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十年啊!

顾大师的作品,那是极具收藏价值的艺术品,千金难求,更难得的,还要看他心情。

不过对于沈思语,他倒是会接不少小玩意儿来给她雕刻着玩,顺便赚点零花钱给她。

陆包子还在好奇的看着那些雕刻的工具,小手机就接到了信息,他已经上幼儿园了,而且平时清华叔叔也有教他认字,所以大部分常用的字还是难不倒他的。

是爸比发来的:“拍点你思语姐姐的照片给我。”

陆包子眼睛转了转,忍不住嘿嘿笑,爸比还说不喜欢思语姐姐,这明显就是动了春心了嘛!

动春心,也是清华叔叔告诉他的,说陆氏很多女员工,对老板都动了春心,想要做他的后妈。

此刻远在陆氏的陆寒尘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抬头看了眼空调,温度正正好。

陆包子拿着小手机,咔嚓咔嚓拍了不少沈思语的照片,然后发给了自己的爸比。

“老爸,思语真的好漂亮啊!你要追她吗?”

陆包子等了一会儿也不见老爸回他的信息,忍不住又发了语音给他。

“爸爸,等思语嫁给了别人,你可别哭。”

陆寒尘眼眸微微深沉,沈思语还会嫁给别人吗?有他在,她有那个机会吗?

陆寒尘把手机丢到一旁,却无心工作。

索性又拿起手机,点开了陆包子拍过来的照片。

沈思语在画图,她坐的笔直,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她近视,但不算太严重。不是工作的时候,她并不喜欢戴眼镜。

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在Y市见到她的时候,她睁着一双大眼睛,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他。

巴掌大的小脸一副及其认真的模样,丝毫没有因为一直盯着他看而显得不安和局促,更没有半分不好意思的自知感。

但就是那样,沈思语当时的模样依旧显得很呆萌,只是眼神却很深情。

后来,他才知道,沈思语近视,一直盯着别人看的时候,才会显得呆萌又深情。

再然后,他就不准她那么盯着其他人看了,那种呆萌又深情的模样,只准对着他一个人。

陆寒尘手指磨挲着沈思语的脸颊,一张一张划过屏幕,她认真的时候,脸颊会呈现出粉红色,头发垂落,更是多了几分迷人。

陆寒尘心里烦躁,光是看着照片,他就有些受不了了。

天知道那五年他是怎么过来的,伸手扯了下领带,端过一旁早已冷掉的苦咖啡一口饮尽。

怎么办,在得知她在国外那及其艰难的五年后,他就再也做不到绝情了。甚至,连不心疼都做不到了。

陆寒尘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往下看去,世人都传陆家三少冷情冷心。可有谁知道,这些年他心里一直住了一个人,那个人一住,好像就再也走不出去了。

“思语,思语。”

低沉的嗓音呢喃着,陆寒尘伸手在玻璃上写了沈思语的名字。

“你告诉我,五年前,不是你主动背叛我的,对不对。”

沈思语忙碌起来,时间就过得特别快,她画好草莓图案后,就拿去给包子选,包子选了一个萌萌哒小草莓,然后有些羞涩的看着沈思语。

“送了我的礼物,就是我的人了,思思,你以后不可以对其他小朋友这样好了,知道吗?”

顾大师:“咳咳咳,小娃娃,谁教你的。”

沈思语:“……”她是被一个五岁的小屁孩给调戏了吗?

陆包子害羞的蒙着脑袋,“作为回礼,我把我自己送给你好不好。”

“诺,附带一只陆可爱。”

陆可爱:汪汪,小主人你还能再不要脸一点吗?

“听闻陆家三少尤其宝贝这个娃娃,他怎么会放心让你带。”顾大师看着陆包子,若有所思的问沈思语。

沈思语摇头,“我也不知道,我总觉得,陆先生看我的眼神很奇怪。”

“思语,你自己要当心。”

顾大师是知道沈思语六年前发生的事情的,他对沈思语,完全就像是对自己的女儿。

顾家的人护短,不管是他,还是顾谨言,都一直把沈思语当做顾家的孩子了。

沈思语点点头,“老师,我们不当着孩子的面说这些了。”

“好,当初的事情,你还是决定要查吗?”

“是,老师,我想还自己一个公道,最主要的,我想知道事情的真相。”沈思语眼睛不自觉的红了,六年了,她其实并没有无坚不摧,只是强迫着让自己看起来很好很坚强罢了。

一旦别人对她好一点点,她就可以不计一切的回报,她很珍惜亲情,只可惜,她的亲情被杜雅琴抹杀的干干净净。

“别难过,你还有老师。”

“还有我还有我。”陆包子不知道两人在说什么,只是看着沈思语要哭了,急忙拍着自己的小胸脯上前。

“思思,你别哭了,我保护你啊!”

沈思语蹲下身子抱住陆包子,“谢谢包子,真想把你偷回家。”

“不用偷,我爸爸说可以把我借给你玩。”

沈思语:“……”

陆包子生怕沈思语不信,急忙又补了一句:“清华叔叔说,孩子不是为了生来玩,那将毫无意义。”

“呵呵……”顾大师忍不住笑出声,有个活宝在沈思语身边,也不算是件坏事。

沈思语性子冷清,六年前的事情后更是沉闷了,如果不是有人和她说话,她可以一天呆在一堆木头中,就那么安静的仿佛不存在一般。

沈思语只觉得又好笑又好气,包子口中的这个清华叔叔,看来是要找机会和陆寒尘说说,不要什么都当着孩子的面说了。

墙壁上的指针指向六点,顾大师准时赶人下班,“回去吧!带着这个小娃娃。”

“是,老师。”

沈思语带着包子去坐了出租车,然后在网上查了一下,找了个私家侦探,她深知光凭自己一个人力量,肯定查不到五年前的事情。

这些事情,除了老师,她连温君炎也没说过,就更不会和沈念语说了。

出租车开到阳光小区就进不去了,她付了钱下车,一直不知道身后有辆白色的宝马跟着自己。

包子对周围的一切都感到新鲜,拉着沈思语不停的说话。

“思思,这个花叫什么,怎么开的那么好看啊!”

“这是茉莉。”

“这个也好漂亮啊,这是什么花啊!”

“是海棠。”

沈思语及其有耐心,不管包子问什么问题,她都一一回答,不知道的,她就拿手机拍了照,然后百度。

陆包子喜滋滋的,越来越喜欢思思了,从前那些想要巴结他爸比的女人,都是当着他爸比的面对他爱的不行。他老爸一不在,马上就变了副面孔。

用清华叔叔的话来说,叫什么……两面派,笑面虎,狐狸精。

沈思语自然不知道陆包子的内心戏那么多,她这辈子,也许都不会再有孩子了。

能够有一个孩子那么喜欢她,她也那么喜欢他,她真的很想要好好珍惜,珍惜和陆包子在一起的时光。

做不了母亲的人,总是会母爱泛滥。

这一点,沈思语从来都抗拒不了对孩子的喜爱。

陆包子抱着的可爱突然挣扎着跳下去,朝着小区内一辆私家车跑去,陆包子急忙转身去追。

“包子,你慢点。可爱,回来。”沈思语生怕出什么意外,脚步匆匆的跟上。

可爱只跑了一会儿就停在了一辆白色的宝马前,冲着里面汪汪的叫。

陆包子踮起脚尖看到里面的人,一下张大了嘴巴:“爸爸,你是在跟踪我们吗?”

陆寒尘冷冷睇他一眼,包子马上闭嘴了。

“别让你的思语姐姐知道,不然我就把你拎回去。”

陆包子马上弯腰抱起了可爱,“思思,可爱说他想喝酸奶了。”

车窗贴着膜,沈思语没有看到里面坐着的人,自然而然的牵着包子的手就走了进去。

“三少,已经查到了,沈小姐也在查当初的事情,这是她刚刚联系的那个私家侦探。”

徐清华尽职尽责的汇报着自己查到的情况,“当年沈小姐是被杜雅琴骗回家的,在杜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然后沈小姐就被送去了四季酒店。她在的那间房,本来入驻的是一个外国男人,可三少你进去了。”

后来陆寒尘醒了,可沈思语不在身边,那个晚上,她被下了药,热情似火的不像话。

他要了她一次又一次,最后抱着她沉沉睡去。

可当他醒来,怀里已经空了,然后沈思语消失不见。

在S市的时候,她很少对他说起家里的事情,更没有提过她的父母是谁。回到A市,也是他追着过来的,谁知道刚刚追来就发生了意外。

那一晚,他本不该出现在那间房间的,是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告诉他说沈思语有危险,然后他才去的。

那个号码,他后来查过,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得到。忙着找沈思语,让他忽略了很多事情,也错过了最佳时机。

“三少,我们要出手帮沈小姐吗?”

陆寒尘目光看着八楼的灯光亮起,一双深沉漂亮的眸愈发深不可测,他手指轻点下车窗,“先查。”

“是。”

“注意着杜雅琴那边,做一下杜雅琴和沈思语的亲子鉴定。”

“是。”

“另外,帮我约一下赵医生,我要给沈思语做一个全面的身体检查。”

徐清华一一记下陆寒尘说的,忍不住八卦之心熊熊燃烧。

“三少,要不要也给小少爷和沈小姐做一下亲子鉴定?”

陆寒尘一道冰冷的目光扫过来,徐清华马上就闭嘴,沈思语当初那么毫不留情的把孩子给打掉了,包子怎么可能会是她的儿子。

“开车,回半岛豪门。”

白色宝马缓缓驶离,只是某人的心,愈发不平静了。

……

医院,杜雅琴恶狠狠的盯着沈念语,“沈思语去哪儿了,为什么她不来看我。”

沈念语沉默以对,每次杜雅琴发疯发狂,她都是沉默以对。因为一旦她接上她的话,杜雅琴的病就更会严重。

“还有你爸爸,我都这样了,他怎么都不来。”杜雅琴状似颠狂的笑着,“温霆生,给我把温霆生叫来。”

“妈,爸爸不会来的,你死了那条心吧!”一直沉默的沈念语突然开口:“妈,你以为你折磨你自己,爸爸就会多看你一眼了吗?不,你这样是把爸爸推的越来越远。”

“我和姐姐也是,从小我们就那么渴望你的爱,可是你对我们非打即骂。对我还好一点,你对姐姐真的就那么恨吗?”

“闭嘴,不准你说那个贱人是你姐姐。”

“好,沈思语不是我姐姐,那你告诉我,沈思语的妈妈是谁,你为什么那么恨她。”

沈念语指甲狠狠掐进掌心内,这么多年,她一直活的很压抑,一直活在杜雅琴的威慑之下。

别说反抗,就连反驳,这也是第一次。

“六年前,你把姐姐打晕带走,妈,你真的以为没人知道吗?”

“砰”杜雅琴伸手拿过床头的玻璃杯,朝着沈念语狠狠砸过去,沈念语不闪不躲,任由玻璃杯砸到自己额头上。

钻心的疼痛一瞬间蔓延遍她的全身,温热的鲜血随后顺着额头流了下来。

她一言不发,沉默着转身离开。

杜雅琴气的不轻,还未平复下气息,她的秘书于少宁就进来了。

“夫人,不好了,沈思语在调查当初的事情。”

杜雅琴气的面色通红,却仍旧张狂:“让她查,当初的事情抹的干干净净,我就不信她能查出什么来。”

“那二小姐那儿呢?”于少宁不动声色的问到。

“念语要是敢乱说一个字,就让她永远也开不了口。”

于少宁点点头,“是,我知道了。”

杜雅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距离她自杀住院,已经好几天了,可温霆生只在第一天来过,最后几天都没有露过面。

那个男人,对她果然是残忍到了极点。

只是现在沈思语越长越像那个女人了,她就不信,温霆生还能够坦然面对她。

于少宁出了病房,就看到沈念语双眼通红的盯着他,“你们就不怕,我把这一切告诉姐姐吗?”

相关文章:

两个女人lesv_用下面打女朋友脸

人妇系列 200 丫头躺好我要进去了&遛鸟

被他填满的那一瞬间总裁——女生勿进进了必湿短文

肉茎顶端囊袋边缘青筋|男人遇到真爱眼神发光

泪 强行 痛 撕裂:我扒了老师的小内内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