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少的蜜宠甜心免费阅读/三少的蜜宠甜心小说在线全集全本章节

2022-01-06 21:09 · 新商盟

“喂,姐姐,妈妈又自杀了,你快来医院。”

沈念语焦急的声音传进耳里,几乎已经要哭了,“姐姐,你过来看看吧!医生说这次很严重。”

“在哪家医院,你不要急,我马上过来。”

沈念语说了医院名字,沈思语就挂断了电话,“包子,姐姐现在有重要的事情,不能陪你了,你能打电话让你的保镖来接你吗?”

陆包子很认真的点头,“当然可以,我爸爸还没走,车子还在哪儿。”

陆包子说完,拉着沈思语往陆寒尘的劳斯莱斯方向跑,沈思语电话内容他都已经听到了。

虽然那个老妖婆很爱骂语语,可是那是语语的妈妈,他不能阻止语语去看她。

“爸爸,你快送思思去医院,她这么心急我怕她被坏人骗。”

陆包子小胖手拉不开车门,只好扒着窗户对着里面的陆寒尘嚎。

“陆先生,我还有急事,先离开了。”

沈思语不等陆寒尘表态,直接转身就跑。

陆寒尘眼眸幽深,下车开了门把陆包子直接扔进车里,迅速调转车头朝着沈思语奔跑的方向驶去。

“上车,我送你。”

沈思语来不及思考,行动已经先大脑一步坐进了车里。

“A市第一医院。”

她双手握的紧紧的,右手狠狠掐着自己的左手手背,陆寒尘目光落到她的手指上,眼神又深了几分。

还是和以前一样,一心急就会右手掐自己的左手。看着沈思语左手手背上被掐出一道道指甲印,陆寒尘英俊的眉头就蹙的更紧了。

第一医院很快就到了,沈思语来不及和陆寒尘道谢,拉开车门下车迅速跑了进去。

“爸爸,思思的妈妈对她那么凶,她会不会受欺负啊!”

陆包子小手扒着车窗,“我好想快点长大,好去保护思思啊!”

“陆言之。”陆寒尘突然出声,陆包子马上坐直了身体,“爸爸,我又说错了吗?”

“你才五岁。”

陆包子点点头,没错,他是才五岁,可是他聪明啊懂事啊!

“等下让你清华叔叔来送你去奶奶家。”

“啊,爸爸不要,爸爸我爱你,爸爸我不要去奶奶家。”

陆包子在车里嚎起来,粉嘟嘟的小脸伤心欲绝的指控着陆寒尘,“爸爸你不爱我了吗?”

陆寒尘不说话,目光还在追谁着沈思语的背影。

他发了信息给徐清华,徐清华已经赶过来接包子了。

不到十分钟,徐清华就到了,陆包子一脸悲愤欲绝的被带走。

“清华叔叔,你为什么要来这么快,我恨你。”

徐清华:“……”他错了,可是他不来这么快,三少会让他去非洲的。

陆寒尘跟着进了医院,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杜雅琴的病房,他相貌出众,气质偏冷清。大部分时候都是不拘言笑的,更甚至,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感。

其实很早之前,他也爱笑,可是自从八年前被沈思语背叛和抛弃,他就再也很少笑了。

沈思语站在那儿,垫着脚尖不停的往里面看,她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焦急,左手背上的指甲印更多了。

“姐姐。”沈念语从病房里面走出来,“妈妈刚刚睡下,你去看看她吧!”

“好。”

杜雅琴躺在病床上,温霆生带着一个女人坐在沙发上,这是VIP病房,里面和一个小型的家居室差不多。

“爸。”沈思语喊了温霆生一声,温霆生看着她的眼神瞬间就变了。

“你还回来做什么。”

语气冷漠,可看着她的眼神很深远,就好像在透过她看另外一个人似的。

“爸,我”沈思语张了张嘴,六年前的那一幕又浮现在脑后里面。

“罢了,回来就回来吧!”温霆生站起身,他身边的女人很年轻,看起来比沈念语还要小上几岁。

“既然你们姐妹都来了,那我就先走了。”

“爸,我可以和你谈谈吗?”

沈思语眼里有泪,五年了,她自从被引产后一个人在外漂泊五年,温家除了沈念语和她联系,其他没有一个人问过一句她好不好。

更不会相信她当初是无辜的,也不会有人觉得,当初他们做错了。

“我很忙。”温霆生态度极其冷漠,直接揽着女人就走。

沈思语捂住眼睛,不让泪水掉下来,五年了,她以为自己足够坚强,足够让自己变得无坚不摧,可是回来面对着自己最亲近的人,还是会掉泪。

呼吸还是会窒息,心上的伤口,还是会鲜血淋漓痛的无以复加。

温霆生揽着女人出了病房,就被一道清冽的嗓音叫住,“温先生。”

陆寒尘倚靠在墙壁上,俊朗的面容上眼神波澜不惊,薄唇淡淡轻启,“温夫人这自杀的把戏,这么多年倒是还玩的津津有味。”

温霆生脸色微微变了,陆家三少向来不会多管闲事,和温家更是井水不犯河水,整个A市谁人不知,陆家三少陆寒尘,是陆老爷子一直捧在掌心里面的人物。

本人更是用最短的时间,向所有人证明了他自己强大的能力和不凡的手腕。在A市,陆寒尘是个传奇,因为这个男人不单相貌出众,私生活更是干净的可怕。

偏偏,这个私生活干净到可怕的男人,在五年前突然有了个孩子。五年,钻石单身汉独自一人带孩子,更是给陆寒尘贴上了好爸爸的标签。

想嫁他的人,依旧趋之若鹜,想当陆包子妈的人,更是从城南排到了城北。

可,陆寒尘依旧单身带着陆包子,从未表现过对谁有兴趣的样子。

沈思语这五年都在国外,沈念语更不会让她知道陆寒尘的存在,如果沈思语知道,陆寒尘在她离开之前就已经和其他女人有了孩子,那该会多么的伤心和绝望。

温霆生身边的女人盯着陆寒尘,眼底已经泛出了爱慕之意,陆家三少啊!整个A市都想嫁的男人。

“让三少看笑话了,我爱人精神不好,就先不打扰她休息了。”

温霆生淡淡的道,很明显下了逐客令,也和陆寒尘拉开了距离。

陆寒尘轻勾下嘴角,“温先生慢走。”

沈思语姓沈,温霆生姓温,所以在八年前,没在A市长大的他,怎么都没有把沈思语和温家人联系在一起。

温霆生微微颔首,不在理会陆寒尘,直接带着女人离开。

透过门上的玻璃,沈思语守在病床前,小心翼翼的看着杜雅琴,杜雅琴脸色苍白,手腕上缠着厚厚的纱布。

“爸爸又带女人回家了,就是刚刚那个女人。”

沈念语很小声,似乎怕惊醒刚刚睡着的杜雅琴。

“念语,你有想过搬出来吗?”

沈念语微微愣了一下,随后轻轻摇头,五年前沈思语被送走,整个温家就只有她陪着杜雅琴。

她们姐妹两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太可渴望亲情,只要杜雅琴和温霆生对她们略微好那么一丢丢,让她们掏心掏肺都愿意。

沈思语心里酸涩不已,她所有的渴望,在五年前被引产送走后,就已经彻底寒了心了。

有些人,或许天生心冷,捂不热。

亦或许,是和她没有缘分。

一阵优雅的音乐声响起,沈思语急忙按了静音,“我出去接电话。”

门外的陆寒尘身影一闪,沈思语出来并没看到他。

“喂,老师。”

“是,我回来了,这边突然出了点状况,我会很快去报道的。”

沈思语说话温声细语,对方是她的恩师,国际有名的木雕大师——顾彦生。

她在国外的这几年,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门外汉,到最后能够单独处理客人的订单,都是恩师手把手教出来的。

顾彦生年纪大了,就想要落叶归根,在得知沈思语也有回A市的打算后,就直接把工作室定下来了。

沈思语回来,直接就去工作室继续跟着他。

“好,老师你注意身体,我最多两天就过来。”

沈思语微微低垂着脑袋,她的睫毛很长,在眼睑处投下小小的一片阴影。漂亮的菱唇微微轻翘着,恩师的这个电话,给她阴霾的心里及时洒进了一抹阳光。

她在A市,其实不是一个亲人都没有,起码还有老师啊对不对。

陆寒尘隐在转角处,看着沈思语温声细语的说话,她的眼神很温柔,说话的样子很平静和温和。

一如既然的淡然又美好。

他的心又隐隐作痛了,凭什么她当初那么对他,现在还能这么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站在他面前。

沈思语,你当真如此狠心绝情吗?

沈思语挂断电话,突然觉得背后有些冷飕飕的,她转身,那种冷飕飕的阴森感瞬间消失。

蹙了下秀眉,伸手摸了摸脖子上挂着一颗吊坠,那是一颗透明的珠子,底部刻了两个字母,L,S。

这颗珠子,是她被送走的时候,沈念语交给她的,说是对她很重要的东西。

具体重要到什么底部,沈念语欲言又止,最后一咬牙还是什么都没说。

这颗珠子,沈思语戴了五年,无数次难过的时候,她都会伸手摸一摸,然后她难过焦灼的心,就会奇迹般的安定下来。

很奇怪的感觉,仿佛冥冥之中自有注定了一般。

沈思语回了病房,和沈念语说了一声,然后就准备去买东西重新租房子。

之前房东突然反悔,简直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沈思语出了医院,一眼就看到陆寒尘那辆显眼的劳斯莱斯,车窗半落,携烟的手指干净而修长。

透过半落的车窗,男人的侧脸轮廓深邃且完美,睫毛又密又长,鼻梁高挺的比例刚刚好,薄唇有些潋滟之色,淡淡烟雾笼罩下,陆寒尘魅惑的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妖精。

沈思语想到自己还欠人家一句“谢谢”,便走上前敲了敲车窗,车窗全部落下,陆寒尘淡淡的看向她。

“谢谢。”

“上车。”

完全就是不容拒绝的口吻。

沈思语抿了抿唇,这个男人一向这么霸道的吗?

“我的耐心不好。”

沈思语只好拉开车门坐上车。

“到前面来,我不是司机。”

沈思语:“……”

只好下车绕到副驾,小心翼翼的坐进去。

陆寒尘身子突然倾过来,温热的呼吸直喷她的面颊,沈思语双手不自觉的抓紧,整个身体绷的一动也不敢动。

可男人只是弯腰给她拉过安全带,然后认真的扣好,面无表情的收回身体。

“沈小姐有男朋友吗?”

低沉清冽的嗓音,淡漠的语气,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沈思语忍不住又要懵逼了。

“啊,没有。”

“那以前交过男朋友吗?”

陆寒尘对她的感情经历,似乎很有兴趣。

沈思语想了想,还是摇头,“没有。”

她的记忆里面,当真没有交过男朋友,却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会怀孕了,怀孕前的那一晚,至关重要。

所以她才会回来,想要还自己一个清白。

那段过往,不堪回首。

陆寒尘脸色莫名的,就阴沉了几分,连带着车里的气温也下降了几分。

他沉默着开车,也不问沈思语要去哪里。

“那个,我在前面下就好。”

“我帮了你,你难道不该请我吃顿饭吗?”

“你定时间地点。”

沈思语也是干脆的,她不喜欢欠别人的情,可不知为何,一回来就接二连三的欠了这个男人的。

而且,她可耻的在心里觊觎了陆寒尘的儿子。

想到那个软软糯糯的小包子,她一颗早就已经冷掉的心,顿时又暖了几分。

“可以把包子带上吗?上次在你家的时候,我答应给他做草莓味的酸奶。”

“吱”

陆寒尘突然刹车,周身的气温又低了几分,握着方向盘的手指不禁收紧。

他很想要问问她,既然那么喜欢陆包子,那当初为什么要把他的孩子给打掉,然后一走了之这么多年。

陆寒尘胸脯不停的起伏着,他怕自己忍不住会想要掐死眼前的女人。可不到一分钟,他就恢复了冷静淡漠。

“当然可以。”

沈思语刚刚被吓住,她说错了什么吗?为什么陆寒尘突然会露出那种阴鸷的表情,眼底好似凝结着一层寒霜,足以把人彻底冻僵。

这个男人,阴晴不定,很危险。

沈思语默默的告诫自己,这次过后,就不能和陆寒尘在有任何牵扯了。

可她又怎么能够知道,有些人有些事情,早就已经种下了因果,不是她想,就能的。

……

陆家大宅,陆包子抱着陆可爱,一人一狗和陆老太太大眼瞪小眼。

三秒后,陆老太太一把扑向陆包子,“乖孙,你终于肯回来看奶奶了。”

陆包子把陆可爱往陆老太太怀里一丢,转身就跑,他不要被奶奶蒙头抱,会喘不过气来的。

他想语语,真是奇怪,他和语语才认识没多久呢,怎么就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是他回来的路上跟徐清华学的,因为他一路都在表达自己老爸的无情无义和对沈思语的想念之情。

陆老太太只抱住了可爱,可爱在她的怀里嗷嗷抗议,“可爱,连你也不喜欢我。”

陆可爱:汪,你把我要勒的透不过气来了。

包子:“奶奶,我好难过。”

大眼睛一眨,眼泪就要往下掉。

“哎呦,乖孙,怎么了,怎么了。”

陆家对于陆包子这个唯一的孙子,可是疼到了骨子里,虽然对于陆寒尘这么多年的所作所为不满,甚至连孩子妈都不知道是谁,可耐不住包子招人怜爱。

陆包子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他没有妈妈,好惨。

陆老太太当下一个电话打给陆寒尘,在电话里面把人骂了一通,最后勒令他马上回家跪键盘。

陆寒尘掐断电话,手指揉了揉眉心,“我要回去一趟,你去哪儿,我先送你。”

“我没关系,你把我放在前面就好。”

陆寒尘目光深邃的盯着她,突然问,“你回来打算做什么。”

沈思语微微愣了一下,却还是老老实实回答,“我在老师的工作室工作,做木雕。”

“你的老师是谁?”

许是陆寒尘的眼睛太过明亮,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沈思语像个听老师话的小学生,有问必答:“是顾彦生老师。”

顾彦生啊!陆寒尘知道了。

把车子开到前面,放了沈思语下车。

陆寒尘打了个电话下去,只走出几步的沈思语就接到了电话,不知道那头说了什么,陆寒尘只看到她笑的眉眼弯弯。

他又开车跟了她一路,确定她是去看房子了,陆寒尘才轻勾着嘴角离开。

……

“沈小姐,房子是两居室,租金每个月一千,押一付三,没问题的话就签合同吧!”

沈思语仔细打量了一遍,这个环境和交通,比之前她租的那儿简直不要好太多,可租金竟然便宜了整整好几倍。

天上掉的不止有馅饼,还有可能是陷阱。

“我能问一下,你这儿都是这个价格吗?”

“当然不是了,这是我妈妈的房子,这么便宜是有要求的。”

房东从善如流的回答:“这里面的东西不能随便乱动,你进来的时候是什么样,走的时候还必须是什么样。你可以往里面添置你自己的东西,但是你不能乱动里面的东西。”

沈思语有些了解了,看似简单的要求,其实很少能够有人做到。

“没什么问题,签字吧!”

房东马上和她签了字,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出了阳光小区,房东马上打电话:“喂,三少,都办好了,沈小姐可以马上拎包入住。”

电话那头淡淡的“嗯”了一声,就掐断了电话。

此时真正的房东——陆寒尘,正在陆家听着陆老太太狂风暴雨般的教训。

“你看看你,包子那么可爱的人,你都能够把他欺负的哭。你到底是怎么做人爸爸的,可怜的包子没有妈妈也就算了,如今还连爸爸都不疼了。”

陆寒尘一道眼神扫过去,刚刚还在吧嗒吧嗒掉眼泪的陆包子马上止住了泪水。

“爸爸。”

软软糯糯的声音,可怜兮兮的表情,一副欲语还休的模样。

陆寒尘头疼的揉了揉眉心,当初的沈思语,做错了事情也是喜欢用这幅表情看他。

他怎么又想到了那个女人,果然,时间太久,不见只相思,一见就不止是相思了吗?

可他更多的,是恨她啊!

“你的语语让我带上你,说给你做草莓酸奶。”

陆包子马上喜笑颜开,“爸爸你真好。”

陆老太太:“……”

“可爱,我们走。”

“汪”

陆可爱扑到陆包子怀里,“奶奶再见。”

陆可爱:汪,奶奶再见。

陆老太太:“……”

陆寒尘就这么带着陆包子陆可爱大摇大摆的走了,走了,了。

……

沈思语出了阳光小区,去给自己买东西。

“思思。”

一道清脆的奶音响起,一道人影就扑进了她的怀里,是陆包子。

他总是喜欢这么从远处跑着扑进她的怀里。

“语语,你想我吗?我好想你。”

陆包子喘着粗气,一张精雕细琢的小脸笑的像朵喇叭花。

“想,很想。”

“爸爸说你要给我做草莓酸奶,是真的吗?”

沈思语点点头,“真的。”

“太好了,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沈思语心里酸酸的,“为什么这样想。”

“奶奶说要给爸爸介绍对象。”

陆包子自顾自说的表演着,“思思,我不想要奶奶给爸爸介绍对象,那些女人虽然长的漂亮,可是对爸爸的企图太明显了。”

沈思语忍不住笑,陆包子才五岁,怎么就这么人小鬼大。

“真的,清华叔叔说了,那些女人见到爸爸,就像苍蝇见了屎,一点都不矜持。”

沈思语:“……你爸爸知道你这么说他吗?”

不远处的徐清华,硬着头皮接受了来自陆寒尘的阴鸷眼神。

苍蝇见了屎,很好,他最近的工作还是太闲了。

“徐特助,分公司那边缺个管理人才,不如你过去吧!”

“三少,不要啊!”徐清华哭丧着一张脸,“我错了。”

“哪儿错了。”陆寒尘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错在,不该说您是屎!!

可这话,徐清华怎么也不敢说出口啊!

“对了,语语,我爸爸说他这段时间很忙,清华叔叔也忙,所以让你帮忙照顾一下我。等到幼儿园开学了,我就去上学了。”

“可是姐姐也要上班,怕带着你不能照顾好你。”

“没关系,我会自己照顾好自己的。爸爸还说,你欠他一句谢谢,做人不能忘恩负义,所以你照顾我一下,就当还他了。”

沈思语:“……”

忘恩负义,这帽子,给扣大了。

陆氏集团,陆寒尘坐在六十三层的总裁办公室内,他的面前放着一个文件袋。里面装的,是关于沈思语那五年在国外的所有一切。

他指尖燃着香烟,等到香烟燃尽,他才拿过文件袋,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在M国机场的时候,他以为自己和沈思语只是短暂一面,后面不会再有交集,也因着心里的恨,不屑于去理会她。

可没想到,沈思语会回来。

既然回来,那他绝对不会就那么算了。

“三少,小少爷和沈小姐去了顾大师的工作室了。”

徐清华尽职尽责的上前汇报,他不但是陆寒尘的贴身特助,还是陆包子尽心尽力的保姆。

“去给沈思语下个订单,就说陆包子生日要到了,让她做个草莓木雕。”

徐清华:“……”

众所周知,陆家小少爷的生日,在冬天,可此时是烈日炎炎的夏天啊!

而且,草莓木雕会不会太敷衍了一点?!

陆寒尘目光睇过来,明明平淡无波,却让徐清华打了个寒战,“三少我马上就去。”

等到徐清华离开后,陆寒尘才打开那个文件袋,抽出里面的资料。

一页挨着一页看过去,越看,他的手指就越控制不住的轻颤起来,他曾经捧在手心里面的女孩,却在国外那五年过了这么久非人的生活。

明明她背叛了他,看着她过的不好他该高兴才是,可是他没有,他有的只是心疼和愤怒。

沈思语是杜雅琴的女儿啊!要有多大的怨恨,才能让一个母亲对自己的女儿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

陆寒尘眼睛泛起一片猩红,手中的资料被他捏到变形。

难怪现在的沈思语那么安静沉稳,对比第一次见到他的那种活泼,完全就像是两个反差极大的人。

“哗啦”

办公桌上的东西全部被拂到地上,陆寒尘站起身,一脚踹开了办公桌。大步朝着外面走去,浑身都弥漫着肃杀之气。

门外他的专职秘书李娜忍不住缩了缩脑袋,她从毕业就跟了陆寒尘,跟随着三少的脚步一步一步做到现在这个位置。

这些年三少过的一点都不快乐,每天都是高强度的工作,才让陆氏发展的飞快。

陆寒尘从不在外人面前表露出自己的情绪,更不会显露出一点点脆弱,强大坚不可摧。

可李娜和徐清华都知道,三少心里面有个人,因为他经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拿出钱包里面一张磨到发白的照片盯着看许久。

李娜看到陆寒尘一阵风似的离开,只能在心里暗暗感叹,又有人要倒霉了。

……

银色的劳斯莱斯直接驶到医院,陆寒尘一张俊脸冷若冰霜的出现在杜雅琴的病房内。

沈念语看到他,张了张嘴却又什么都没说出来。

“滚出去。”

陆寒尘一脸阴寒,漆黑如墨的眸子好似深不可测的深渊,只一眼,就足以让人心惊胆战。

那种强大的气场,让沈念语哑然失声,亦步亦趋的走出了病房。

杜雅琴被惊醒,在看清眼前的男人后,脸上是嘲讽的神色。

“陆家三少,有何贵干。”

她不敢得罪他,可这个男人一身戾气的来她病房,显然就是来者不善。杜雅琴可不觉得,自己客客气气的,就能够换来堂堂陆家三少的善待。

“五年前,沈思语为什么会被你送走。”

杜雅琴心里一惊,眼皮不自觉的就跳了好几下,当年的事情,她经过层层算计,连眼前的男人都给算计在内。

温霆生让她痛,那她就要让他和那个女人的女儿痛不欲生。

杜雅琴冷笑一声,“陆三少明知故问,不觉得多余吗?”

陆寒尘上前一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沈思语不是你的女儿吧!”

那种睥睨众生的威慑力,让杜雅琴忍不住瑟缩了一下身体,她是杜家唯一的女儿,从小众星捧月的长大,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可此刻却从心底怕了眼前的这个男人。

沈思语确实不是她的女儿,整个A市几乎没人知道,这么多年,她真的如温霆生说的那般,就是装,也给他装出来了。

可仇恨一旦在心里发芽,就会如一条毒蛇,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伸出饱含毒液的牙齿,恨不得狠狠咬上沈思语一口。

“沈思语当然不是我的女儿,她姓沈,温霆生姓沈吗?”

杜雅琴眼底的怨毒一点一点的聚集,“陆家三少,什么时候这么有闲情逸致来插手别人的家事了。”

杜雅琴话还没说完,脖子上就是一凉,陆寒尘大手掐住她的脖子,力道瞬间收紧。

“沈思语被送走的这五年,你就是让人那么对她的。”

一字一句,冷到彻骨。

“就算你不爱她,她也叫你一声妈,杜雅琴,你是我见过,最无情残忍的女人。”

陆寒尘眼睛一片猩红,他仿佛看到沈思语被引产后拖着残破不堪的身体,一步一步去饭店洗碗换取薄弱的报酬。

在饭店因为低血糖晕倒,被人直接拖到臭水沟旁,一晕就是一天。

更因为没钱去医院,错过了治疗身体的最佳时机,更是因为孤身一人,被杜雅琴派去的人殴打羞辱。

太多太多,没一件是陆寒尘所能够接受的。

他那么放在心尖上的人,怎么就会被人欺负成这样。

如果不是后来沈思语因为阴差阳错救了个男人,现在的她,只怕早就不在了。

陆寒尘眼底的猩红更甚了几分,杜雅琴眼睛已经泛白,呼吸也变得微弱。

她双手拍向陆寒尘的大手,“呵,就……就算是……这样,沈思语……也……不……不干净了。”

“啪”陆寒尘一耳光狠狠抽在杜雅琴的脸上,在他的世界里面,他不是不打女人,而是不打那些没有触犯他底线的女人。

显然,杜雅琴不但触犯到了,还犯的很深。

病房外的沈念语急匆匆的给沈思语去了一个电话,眼前的情形,她控制不住啊!

“陆三少,你难道不想知道,当初沈思语爱上的权贵之人是谁吗?”

杜雅琴好不容易喘过气,马上又目眦尽裂的瞪着陆寒尘,“沈思语那个小贱人,命真大。”

在A市的时候,她不能正大光明的动手,才想要在国外让她神不知鬼不觉的死去,可没想到,沈思语不但没死,反而还回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杜雅琴疯狂的笑出声,“陆寒尘,你就是杀了我,我也不会告诉你,当初沈思语发生了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贱人,她跟她妈妈一样,都是贱人。”

匆匆赶来的沈思语和沈念语站在门口,两人面面相觑,最终沈思语泪水猝不及防的掉下来。

“姐姐。”

“你什么都别说了。”

沈思语转身就走,她真的,后悔过来了。

陆寒尘拿出手机,直接拨了一个电话出去,“马上给我收集杜家这些年所有商业犯罪的证据。”

杜雅琴身子一僵,“陆寒尘,你敢。”

陆寒尘眉宇间全是阴翳,“你看我敢不敢。”

杜雅琴仗着的,不过就是背后的杜家,她和温霆生怎么闹他不管,可她终究是动了他放在心上的人。

就算是恨,沈思语也只能由他一个人来恨。其他人,不够格。

陆寒尘出了病房,冷冷的睇了沈念语一眼,“当初的事情,你也脱不了干系。”

沈念语抬起头,一双眼睛红红的,“三少,求求你,不要对付我妈妈。”

疯了,都到了这个时候,沈念语竟然都还在维护杜雅琴。

“姐姐那儿,我去解释。”

“滚开。”

对于其他人,陆寒尘向来没什么好脾气,他大步出了医院,就看到沈思语靠在一棵香樟树下发呆。

拳头不自觉的握紧,脑海里面全是沈思语受苦的画面,该死的,他心疼的要死。

再也顾不上她记不记得他,几个大步上前,把人抱在了怀里。

还在发呆的沈思语顿时惊呆了,她想要伸手推开陆寒尘,可耳畔传来灼热的呼吸。

“别动。”

别动,让他抱抱,抱一下就好。

沈思语马上就乖乖不动了,她不是没有主见的人,可每次遇上陆寒尘,总是会不自觉的听他指挥。

沉迷美色吗?她不知道,或许是,这个男人太过优秀,让人不自觉的就被吸引了吧!

更主要的,是她觊觎陆包子,她害怕得罪了陆寒尘,以后就不能见到陆包子了。

幸好,陆寒尘只抱了一会儿,然后就松开了她,如黑濯石般的眸子攫住她巴掌大的小脸,伸手自然的给她把头发拂到脑后。

“我明天有场相亲,想请沈小姐帮我个忙。”

……

病房内,杜雅琴拿过手机,拨通一个电话,“五年前的事情,确定做的干净了吗?”

对方答:“确定干净。”

“那个男人找到是谁没?”

电话那头顿了一下,才快速回答:“早就找到做掉了。”

杜雅琴这才松了口气,五年前那个男人、也就是沈思语肚子里面的孩子的爸爸,她一直都不知道是谁。

因为那一晚临时出了点意外,最后房间里面的人,好像被换了。

相关文章:

魅魔包裹吞噬男孩:领导让我穿开裆裤上班

异性按摩,老师带我进,丹师剑宗全文免费阅读

两个人蹭来蹭去的舞小说/宝贝,我先蹭蹭在给你喂牛奶小说

(情深缘浅)太深了宝贝动一动_宝贝坐上来好紧动一动

被私人医生检查摸出水;领导来家里睡我老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