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跟继兄在一起的小说继兄在家强迫女主的小说

2022-01-06 19:52 · 新商盟

暖风徐徐,某高档会所门口,正上演着一场狗血的原配大战小三的戏码。

“绎心,我和齐光哥已经订婚了,你能不能不要再来破坏我们了!”穿着精致连衣裙的女人挽着身旁男人的手臂,柔弱的脸上带着悲戚。

简绎心站在他们对面,脸色苍白至极,手下意识的护着自己的小腹,那里有着她和齐光的孩子。

她看着自己满面荣光的男朋友,呼吸微微发滞:“齐光,我是不是破坏你们感情的小三,你最清楚了,你真的要和安菁结婚吗?”

“绎心……”齐光眉头皱了皱,面上为难,似乎有些不忍。

一边的安菁看见摇摇欲坠的简绎心,心底一阵得意,脸上却满是委屈:“绎心,如果你是来祝福我跟齐光哥的,我一定非常欢迎,可齐光哥根本不喜欢你,你不要在缠着他了……”

她说着,向前一步,似乎想拉简绎心的手。

简绎心转头看向安菁,语气有些冷,随手甩开她:“安菁,你明知道齐光是我的男朋友,为什么你要跟他订婚?你们到底瞒着我做了……”

“啊!”话还没说完,安菁突然惊叫了一声,整个人往旁边的地板上摔倒下去。

从旁人看来,似乎是被简绎心推倒得一样。

“菁菁,你没事吧?”原本还心怀愧疚的齐光连忙上前扶起安菁,看着简绎心的眼神带了指责和厌恶:“绎心,你有什么不满对我发泄就好,何必和菁菁过不去呢!”

“光哥,我没事,你别怪绎心,是我自己不小心,没站稳,才会摔倒的……”安菁说着话眼眶就红了,面上明显有些委屈。

“简绎心,你这个保姆生出来的下贱胚子,竟然敢推我的宝贝女儿!”旁边看好戏的林枚一脸怒气地冲上了台,尖利的指甲直直戳向了简绎心的脸。

“我没有……”简绎心身体微僵,想要辩解,却被林枚尖声打断:“还敢狡辩?大家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就是你推了安菁,谁还能诬赖你不成?”

她一把将简绎心推开,语气满是刻薄:“就你一个保姆的女儿,还想跟我的宝贝女儿抢老公?简直不要脸!”

简绎心被林枚的脚步踉跄,只觉得下腹一阵尖锐的刺痛,疼的她措手不及,跌倒在地。

“痛……我的孩子!”简绎心惊慌失措,一把护住自己的肚子,目光带着求助看向了齐光。

这个孩子是他们两个人的,难道他真能这么狠心抛弃她们吗?

然而,她没想到的是,齐光听见简绎心的话,面色却突然变得极为难看,眼中残余的愧疚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厌恶。

“那个野种,死了更好!”

安菁说的没错,简绎心就是一个水性杨花不知检点的女人,他根本没碰她,她却有了孩子!

简绎心怔怔的看着齐光,一时愣住了。

野种?

“绎心,你怎么了?”安菁目光微微一闪,一脸关心地来到她面前似乎想扶起她。

在众人看不到的角度,安菁凑到简绎心的耳边低声说道:

“简绎心,你不会还以为你肚子里的孩子是光哥的吧?实话告诉你,那天晚上进你房间睡了你的人根本就不是光哥。你肚子里还不知道是哪个野男人的杂种呢!”

简绎心满眼震惊:“不可能……那个人,怎么可能不是齐光?”

“简绎心,你还不明白吗?你这辈子都斗不过我,永远都会被我踩在脚底下!”安菁语气得意,而后手狠狠在简绎心的肚子上用力一按。

简绎心只觉得肚子猛地一阵抽痛,腿间的血流的越发汹涌。

终于,在身体和心理的双重刺激之下,简绎心再也坚持不住,意识开始模糊起来。

“绎心,绎心,你怎么了?”安菁还在边上惺惺作态地关心道。

“菁菁,你管她做什么?她肯定是装的!”这是林枚刻薄尖利的声音。

突然,耳边传来安菁小声惊叫的声音。紧接着,简绎心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坚实温暖的怀抱。

她挣扎着睁开眼睛,入眼便是一张俊逸硬朗,五官完美的男人脸庞。

男人的一双眼睛很是深邃,看着人的时候犹如雪山之巅的寒潭一般,又冷又深,给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

简绎心想要开口问他是谁,没有血色的嘴唇微微张了张,终是昏死过去……

安菁看着眼前俊美犹如天神般的男人,心中微微一动,莫名觉得对方抱着简绎心的场景有些刺眼。

简绎心这个卑贱保姆生的女儿,什么时候认识了这样俊美优秀的男人?就这长相和气质,竟是比齐光不知道要高出多少去了。

见男人似乎准备抱着简绎心离开,安菁下意识出声阻拦:“先生,你是哪位?想把绎心带去哪里?”

祁久慕目光微凛,面上犹如覆着一层拒人千里的寒冰一般,看也不看安菁一眼,只从薄削的淡唇里吐出两个字:“医院。”

对方冰冷的态度并没有让安菁退缩,她反而向前一步,故作关心道:“我也不放心绎心,不如让我跟你一起送她去医院吧?”

祁久慕脚步一顿,微微侧头,深邃冷凝的目光犹如淬着寒冰看了安菁一眼。

安菁只觉得背脊一凉,由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威势让她整个人如坠冰窖一般动弹不得。

台子上的齐光下意识地往前走了两步,虽然是他先抛弃了简绎心,但是潜意识还是把简绎心当成自己的女人,现在眼看着简绎心被一个陌生男人抱着,心中犹如扎进了一根刺一般极不舒服。

这跟当众给他戴绿帽子有什么区别?

齐光心中愤怒,想要张口怒斥:“你们……”

祁久慕往齐光的方向瞟了一眼,眉心微皱,明显对他们一而再的出声有些不耐烦。

男人周身萦绕着的威势扑面而来,那是独属于上位者的强大气势,令人不由得心生臣服之感。

齐光只觉得喉咙处像是被塞了一团棉花一般,原本要出口的话愣是被生生咽了回去,最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抱着简绎心的男人大步离开。

一直到祁久慕的身影消失在众人眼中,一边的林枚才大大喘了一口气,只觉得周围因为那个气势强大的男人而变得逼仄的空气终于恢复了正常。

她心有余悸地低声骂着:“果然是保姆生的小贱人,整天就知道勾三搭四,她肚子里的孩子说不定就是刚刚那个男人的!”

齐光听见林枚的话,面色越发地阴沉,垂在裤腿边的双手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憋屈,死死握成了拳头。

……

简绎心模模糊糊地睁开了眼,只见到满眼都是刺目的白,才发现自己正躺在病床之上。

病房门突然从外面打开,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中年女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见简绎心醒了,她面上很是严肃:“醒了就好,还好你送来医院的及时,不然肚子里的孩子可就保不住了!”

说着,她掏出笔在手中的病历本上写了些什么,嘱咐简绎心接下来要好好休养千万要小心肚子里的孩子,便转身出了病房。

等到病房门再一次被关上,简绎心才有些恍惚地反应过来,脑中一幕幕地回放着之前在订婚现场发生的一切。

她的孩子,她的孩子竟然不是齐光的!

简绎心的耳边似乎还能听到安菁压低了的得意笑声,从小到大,不管她喜欢什么,想要什么,全都会被安菁用各种手段抢过去。

他们两,把自己骗得好惨!

枉她知道自己的怀孕的时候那样开心,迫不及待地想要跟齐光分享这个好消息。

结果没想到,就连那晚她喝醉酒,也是被安菁算计好了的,现在连肚子里的孩子都不知道是谁的……

豆大的泪珠砸在纯白的被子上,晕出了一大片湿润的痕迹。

简绎心心神俱伤,伏在被子上哭得泣不成声。

突然小腹传来一阵钝痛,简绎心面色一痛,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肚子。

在得知自己怀孕的时候,她就查过资料,怀着宝宝的时候不能情绪太过激动,否则的话对胎儿的发育会有影响。

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来路不明之后,简绎心不是没有想过不要,但是终究还是没有办法狠下心……

病房的门再一次打开,简绎心原以为进来的是医生,抬头看去,却生生愣住了。

只见一名身材高大,五官俊逸非凡的男人步履沉稳地走了进来。

男人身穿一身剪裁得体的深色西装,将倒三角的身形展现得淋漓尽致,行走间姿势优雅矜贵,犹如上世纪的贵族王子一般气势非凡。

完美的面部线条因为紧绷而显得有些冷硬,斜飞霸气的浓眉下是高挺的鼻梁,最出色的便是那一双深邃冷凝的眼眸,犹如雪山之巅的万年寒潭一般深不可测。

男人一直走到病床边坐下,一双眼眸微微放在简绎心的身上,淡淡开口:“你想要什么?”

简绎心愣了愣,樱桃般的小嘴微微张了张,有些讶异又有些疑惑:“你说什么?”

“我说,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男人低沉醇厚的声音犹如带着天生的磁性一般,好听的让人耳朵一动。

简绎心终于反应过来,她想起来,自己之前意识涣散的时候,好像就是这个男人抱起了自己。

想到这里,简绎心的手下意识攥紧了被子,问道:“你是谁?是你送我来医院的吗?”

祁久慕目光微凝,神色间有些冷淡,却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沉着声音开口解释:“祁久慕,家父曾受过令尊的恩惠,让我来报恩。”

祁久慕?

将这三个字在舌尖转了转,简绎心微微皱眉,她并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见女人皱着眉不说话,祁久慕目光沉了沉,眉心不耐的微蹙。

老爷子也是,明知道他每天光公司的事情就够忙的了,偏偏还要他亲自来问话。

祁久慕抬手看了看腕表,淡淡开口:“你想要什么?”

简绎心低着头,有些踯躅。

她的手下意识地抚上了自己的肚子,而后有些迟疑地抬起了头:“想要什么都可以吗?”

“嗯。”祁久慕淡淡点头。

简绎心咬了咬下唇,眼中闪过一丝决然,开口道:“我想要一年的婚姻,只要你跟我结婚一年,名义上的那一种。”

她想到了安菁的算计和齐光的背叛,想到了自己如今的处境,就犹如孤身漂浮在波澜大海之上的浮萍一般。

眼前的祁久慕就像是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出现在她的面前,只有紧紧抓住了他,才能将她救出深渊。

相关文章:

超好看宠文,看完让你欲罢不能

用电动牙刷弄下面了/两性故事

小雪又嫩又紧的/好涨别灌了会怀孕

小说排行榜 好看的言情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

男主禁欲系但重欲肉多的|怎么让小豆豆舒服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