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总的专属娇妻小说都市小说&(精彩全文阅读)【全章节】

2022-01-06 14:56 · 新商盟

《顾总的专属娇妻》

电话响了许久……久到何沐晴都快要不耐烦时才终于被人接起。

磁性而温柔的声音传来:“老婆,你找我?”

“你怎么回事啊?干嘛这么久不接电话?”何沐晴没好气地责备完,也懒得听他的解释了,接着说道:“你到顾氏了没有?我帮你拿到应聘表了。”

电话那头的顾思博浅笑:“谢谢老婆,不过我自己已经拿到表格了,正在等着面试呢。”

“这么快?”

“嗯,刚拿到。”

何沐晴点了点头:“那就好,顾氏的招聘会向来比较严格,一会面试的时候别紧张,面试完了给我打电话。”

“是的,老婆。”

“那就这样,我先去忙了。”

挂断电话后,顾思博将手机放回抽屉内,抬头发现余助理惊讶的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眉心一挑,冲他说了句:“还不快去给我拿楼层保安的应聘表?”

“顾……顾总……您玩真的?”余助理张嘴结舌。

“你见我玩过假的么?”

“没……可为什么啊?”

“不为什么。”顾思博从皮椅内站起,往办公室外头走去。

“顾总,会议马上要召开了,您上哪去……?”

“应聘。”

“……”

忐忑不安地度过了一上午,张总居然没有再提要解雇她的事情,何沐晴心中疑惑的同时不禁松了口气。

据说是上头没有批准张总将她解雇的申请,至于是哪个上头没有人知道,何沐晴自然懒得去问。

张总只是用凉凉的语气朝她说了句:“别以为上头有人就可以继续不负责任地在公司混日子,你若再不拿出优秀的作品来,到时一样会被公司炒掉。”

“这个我知道的,张总。”何沐晴无奈道。

“去,帮我把这份文件送到刘副总办公室。”张总扔给她一份文件。

又打发她去当跑腿,何沐晴心下不满,却又不得不乖乖接过文件转身走出去。

在前往78楼刘副总办公室时,与何沐晴同电梯的两位女员工兴致勃勃地讨论着:“诶,你听说了么?新任总裁已经正式接手顾氏集团了,这次回国不但会接手顾氏,还会在短时间内跟唐氏集团的千金订婚。”

“前顾总的二儿子?”

“对,Timon,一直在国外打理分公司来着,所以没有人见过他,据说长的一表人才,只可惜已经有未婚妻了。”

“呵呵,那唐小姐命好啊!”

“可不是么,我还听说啊,这个顾总为了讨唐小姐欢心,还要在公司举办一次珠宝设计大赛,专为唐小姐量身打造一套订婚典礼上佩戴的首饰,奖金高达一百万呢,设计部的人有福了。”

“真的?一百万……?”何沐晴忍不住插了一句。

两位女员工愣了一下,同时扭头看了她一眼,没有搭理她便迈了出去。

一百万……。

何沐晴的大脑被这个好消息填满了,虽然得奖对她来说就如同登月一样难,但光是想想这笔诱人的奖金就觉得好兴奋啊,好有参赛的动力!

没想到传闻中的顾总这么在乎唐小姐,还特地砸重金为她举办了一场珠宝设计大赛!

满脑子都是一百万的何沐晴并没有留意到前眼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小身影,而那小身影正直直地往她冲了过来,一把抱住她的双腿奶声奶气地喊了声:“妈咪……辰宝好想你!”

何沐晴被吓了一跳,低头一看,居然是一个小孩,一个长得比小宠物还要萌的小孩……。

此小孩双手紧紧地抱着她,小脸贴着她的身体,嘴里欢喜地喊着:“妈咪……我终于找到你了。”

何沐晴讶然地环视一眼四周,心想着谁那么胆大包天把小孩带公司来了?不想干了吧?

“那个……。”何沐晴有些不自在地推了推小萌娃的身体:“小朋友您认错人了,我不是你的妈咪……。”

“你是,你就是……。”小萌娃急得跺起了脚。

“行行行……你先别嚷嚷。”何沐晴忙将他拉到一侧,在他跟前蹲下后,一边打量着他一边问道:“小朋友你告诉我,你跟谁到这里来的?家人呢?我带你去找他们。”

“我跟爹地来的。”小萌娃乖巧地答。

这孩子长的可真漂亮,父母肯定也长得不错才对,只可惜……。

何沐晴再度打量起他来,看起来应该有四岁了,不该连自己的妈妈都会认错的呀,难不成是脑子有问题的残疾小孩?

一想到他可能是哪位家长不小心走丢的残疾小孩,何沐晴突然对他涌起一抹同情,抬起手掌在他的发顶上揉了揉,随即牵起他的小手:“走,我带你找爹地去,嗯……不过你得告诉我你爹地叫什么名字,在几楼工作。”

“我爹地叫Timon,在80楼上班,我是偷偷跑下来找妈咪的。”

就知道是偷跑出来的小屁孩,何沐晴无语。

不过,等等……。

小屁孩刚刚说什么来着?他的爹地叫Timon?在80楼上班……。

Timon、80楼……。

何沐晴一个踉跄,差点没栽倒在地。

Timon、80楼……那不就是顾氏集团新上任的总裁么?刚刚她才听电梯里的女员工讨论过此人来着。

没想到这位传说中年轻帅气,对未婚妻宠爱至极的大总裁,居然连儿子都有了,而且还是个大脑不太正常的儿子……。

“那个……我送你回80楼找爹地吧。”她牵着小萌娃耐心地哄道。

“不嘛,我要跟妈咪一起玩。”

“看清楚,我不是你的妈咪。”为了让他看清楚自己,何沐晴甚至还往他跟前凑了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要是能有跟大总裁生孩子的命,这会就不用被一个小领导欺负成这样了。”

“你就是我妈妈,妈妈为什么不要辰宝嘛……。”小家伙小嘴一瘪,伤心地哭了起来。

“怎么又哭了……。”何沐晴表示很无奈,要是让别人看到还以为她把大BOSS的儿子怎么了呢,到时她就真要被扔出顾氏了。为了哄好这孩子,她只得改口道:“好吧好吧,我是你妈咪,妈咪现在很忙,你先回爹地身边去好不好?好,咱们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不给小顾辰说话的余地,她便拉着他往电梯走去,然后牵着他左拐右拐地来到总裁办公室。

身为顾氏集团的一名小设计师,平日里她跟总裁几乎是没有接触的,跟这位新总裁更是连照面都没有打过。这会站在总裁的办公室门口,她心里不禁有些微微的紧张起来。

她轻吸口气,抬手在门板上敲了敲,小顾辰却在这个时候推开办公室的门,一边拉着何沐晴往里走一边欢快地唤道:“爹地……我找到妈咪了!”

何沐晴放眼望去,一眼就看到诺大的办公室内,坐在大班椅内背对着门口的一点人影。

想必这位就是传说中的新任总裁了,只是他并没有转过身来,只是举起手掌冲着门口这边挥了一下,大概意思是示意她可以走了。

呵,BOSS就是BOSS,高傲得连头都不屑地回一下,不过人家有权有势,不回也正常。

何沐晴虽然很想见识一下传说中的帅总裁究竟长什么样,但此时也不是非见不可。

她原本是打算识趣地退下的,低头看了看小萌娃,最终还是没有忍住自己的嘴贱,注视着那高高的椅背道:“顾总,我知道您日理万机很忙,但就这么放任一个小孩子到处乱跑实在太危险了,万一跑出大楼被坏人拐跑了怎么办?希望您下次能看牢他,别再让他乱跑了。”

何沐晴说完,弯腰俯在小顾辰的耳边低语了一句:“妈咪先回去干活啦,你自己好好的。”

“妈咪再见。”小顾辰恋恋不舍地冲她挥了一下手掌。

听到脚步声渐行渐远,皮椅内的男人缓缓地转过身来,透过单面透视的玻璃墙面,目送女人的身影渐行渐远,唇角习惯性地勾出一抹意味不明的浅笑。

“爹地……妈咪不喜欢辰宝。”小顾辰走以顾思博跟前,一脸伤心道。

顾思博伸出手掌托起她的下巴,语气严肃:“你下次再乱跑,爹地也不会喜欢你。”

下班后,何沐晴一边往公交站台走,一边低头从包包里面翻找公交卡。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愉悦的声音:“老婆。”

她头皮一麻,本能地转过身去怒视着夕阳下笑得极度迷人的顾思博:“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外人面前别叫我老婆。”

“噢,不好意思,忘记了。”顾思博悠悠地跟了上来,笑着改口:“沐晴。”

“哟,敢嫁不敢承认啊?”另一个声音紧跟着响起,是周妍,还真是阴魂不散,何沐晴郁闷地想。

周妍嘲弄着绕到何沐晴跟前,扫视着两人:“其实保安也没什么不好啊,职业不分贵贱嘛,总不能人人都像杜成一样能够自己开公司,那谁来打工?”

何沐晴瞧着她,心中又气又无奈。

毕竟在她眼前,自己确实败得很可怜,男朋友被她抢去了,赌气嫁了个老公又是光有皮囊的大花瓶。

算了,不跟她一般见识,她就不信那个小有所成的杜成能劈腿一次,不会再劈腿第二次,总有一天这个女人也会落得她今天这样下场的!

“我们走……。”何沐晴拉过顾思博的手,快步往站台走去。

而周妍却像一只翩然起舞的蝶,欢快地往路边那辆熟悉的路虎走去,拉开车门上了副驾驶的位置。

副驾驶……本该属于她何沐晴的位置,已经彻底地易主了。

“怎么?很伤心?”顾思博看了看她,发现她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那辆渐渐汇入车流的黑色路虎上,心里泛起隐隐的不爽。

何沐晴眨巴了一下涩涩的双眼,摇头:“没有……。”

路是她选的,男人也是她挑的,她现在就算再气愤再伤心又能怎么样?

公车上,顾思博笑盈盈道:“为了庆祝我今天找到工作,请你吃饭怎样?”

何沐晴依旧沉浸在周妍带给她的悲伤中,抬眸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满脸的不屑道:“你有钱么?”

“一餐饭的钱还是有的嘛。”顾思博道。

“也是……。”何沐晴再度侧过脸去打量他,脸上的不悄升级到了不齿:“以你这么好的长相应该挺受那些寂寞少妇欢迎的吧?存款有几位数了?”

“没有……。”

“不说拉倒。”公车到站,何沐晴率先起身下车。

顾思博动了动唇角,他刚想说自己虽然很受异性欢迎,但她却他的第一位也是唯一的一位客人来着。

为了省钱,何沐晴很少在外面吃饭,一般都喜欢自己在家随便煮点东西吃。不过现在家里多了个人,而且还是个食量不算小的大男人,再随便也不可能像往常那样了。

“你喜欢吃什么?”她回头扫了他一眼问。

顾思博跟在她身后,极少逛生活超市的他这里摸摸那里看看,听到她的问题后抬头说了句:“只要不是甜的,我都能吃。”

“吃素可以么?”

“素到什么程度?”

“找不着一丁点肉腥味。”

“难怪你长得像跟豆牙菜似的,原来是素出来的。”顾思博扫了一眼她高挑偏瘦的身材,见她黑了脸,忙改口道:“不过胸还是蛮大的,我喜欢!”

“顾思博——!”何沐晴气得双手插腰,完全不顾形象地冲他低吼出一句:“再胡说八道我把你轰出去!”

他居然还有脸提她的胸?这不明摆着是在提那天晚上两人滚床的事情么?

“我错了……。”顾思博忍住住。

买好菜后,两个一起离开超市往对面的住处走去。

在经过一条小巷时,何沐晴眼尖地发现那辆刚刚才载过周妍的黑色路虎隐藏在暗处,而驾驶座上的男人正是她那位杀千刀的前男友杜成。

他怎么会在这里?这么快就把周妍送回家去了吗?

此时两人已经走到出租屋的楼梯口,何沐晴心思一动,转身双手搂住顾思博的脖子,主动吻上他的唇……。

顾思博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怔了一怔,还没意识到她要做什么的时候,耳边响起她咬牙切齿的命令:“愣着做什么?吻我啊……!”

会让她这么主动,除了杜成外还会有谁,顾思博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一下四周,也发现了隐藏在巷子另一头的路虎车子。如是将两只提满青菜的手掌腾出一只环上她的细腰,身体更加贴近她,由被动改为主动地吻住她的唇。

被这个算得上陌生的男人控住身体拥吻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嘴里是纯男性的独特气息,有着淡淡的烟味,他的唇舌和上回一样柔韧且极具占有欲。

虽然感到羞愧和不适,但一想到杜成的出轨,想到他刚刚当着她的面用路虎车子接走周妍时的情景,何沐晴便主动配合起他的动作,绕在他脖子上的手臂紧了紧,决定豁出去了,不断地用力,不断地索取……。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心里莫名的不安和羞赧能过彼此的唇舌慢慢沉寂下去,耳边的呼吸声越来越粗重,何沐晴突然觉得……与这个男人接吻简直是一场灾难,因为她发现自己居然舍不得放开他了。

就这样吻了好久好久,感觉到何沐晴被憋得快要喘不过气来了,顾思博才依依不舍地松开她。

唇上的力量退去,何沐晴睁开双眼便接触到他坏笑的眸,手指轻柔地抚过她湿润的唇瓣,笑得一脸得意。

没等她有所反应,顾思博便弯腰一把将她打横抱起,‘蹬蹬蹬’地上楼去了。

她低呼一声,本能地用双手抱住他的脖子,生怕自己稍一动弹就会搬下来般。

这个男人的身高足有一米八五,楼梯又这么抖,万一摔下去不死也残了!

何沐晴住在三楼,男人抱着她的同时手里还提着晚餐的食材,上到三楼居然丝毫不带喘。

入了屋,顾思博才将她放了下来,不过他并没有完全放开她,脚步往前一迈将她抵在墙上,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笑得一脸暧昧:“他还没走,咱们到阳台上继续演?”

说话的同时,低头在她的唇瓣上啄了啄。

何沐晴小脸一红,没好气地在他的胸口处推了一把:“趁人之危,你还是个男人么?”

“趁人之危?明明就是你在一次次地利用我,上演霸王硬上勾的戏码。”

“我……。”何沐晴语滞。

好吧,她承认自己确实是一次又一次霸王硬上勾地上了他,不过这种事情不管怎么说吃亏的总是女人吧?瞧他一脸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嘴脸,实在是太可恶了。

手指一挥,指住厨房的方向:“给我做饭去!”

“哦……。”顾思博低头看了一眼被他扔在脚边的食材,弯腰拾在手中。

同一时间,两人的手机响。

顾思博拿着手机进了厨房,何沐晴拿着手机进了卧室。

“顾辰小朋友,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晚上不要打电话过来。”顾思博脸色微沉,语气严肃。

“爹地,人家也想和妈妈一起住啦……。”

“不是跟你说了么?现在还不是时候。”

“可是……。”

“嘘……。”顾思博看了一眼门口,耐着性子问:“乖,别闹,赶紧跟莲姨吃饭去,吃完早点睡觉,爹地要做饭没空陪你聊天。”

“噢。”小顾辰虽然不开心,但还是乖乖地挂上电话。

另一边,何沐晴盯着屏幕上闪烁了半天的号码,最终还是在接听键上划了一下,没好气道:“杜先生,咱们不是已经分手了么?干嘛还打我电话?”

“你下来,我有话跟你说。”杜成语气同样不太好。

“抱歉,我没话跟你说。”

“何沐晴,你一定要这么自甘堕落下去吗?”杜成恼火道:“跟一个空有外表,没有任何内在潜质……甚至只能以当保安混日子的男人在一起,你真的不羞愧么?你以为跟他接吻一下我就会相信你们是真爱么?别玩那么幼稚的游戏好不好?”

被踩中了心事的何沐晴又羞又怒,没想到顾思博应聘个保安这么快就传开了。没错,她和顾思博就是在演戏,可那又怎么样?他有什么资格管她?

“当着我的面去顾氏大楼接周妍下班,你不幼稚么?”她不客气地讽刺回去。

杜成几乎是本能地辩解道:“我原本是接你的。”

“哟,好感动啊!不过谢谢了,我不需要接。”

“我说的是实话。”杜成继续辩解:“我根本不知道周妍应聘进了顾氏,也没想到你会跟那个男人一起从顾氏大楼出来。”

“我懂。”何沐晴嘲弄地笑了笑:“你原本是打算是接我,跟我撒谎说你跟周妍只是玩玩的,只是没想到会在顾氏门口遇到周妍,然后谎也不撒了,直接载着周妍离开。嗯……谢谢你还愿意花时间来欺骗我、嘲笑我,现在你已经成功地让我伤心难过了,你赢了,赶紧回到周妍身边去吧。”

“沐晴……。”

“至于我跟顾思博之间是不是真爱……那是我俩的事情,与你无关。”何沐晴打断他,说完这句便挂断电话。

吃饭的时候,何沐晴低头挑着碗里的饭粒,不知道在想写什么。

顾思博抬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一脸关切道:“怎么了?我做的菜不好吃?”

他可是照书上做的,而且已经试吃过觉得不难吃才敢出桌的。

“不是,挺好吃的。”何沐晴突然抬起脸来,盯着他一本正经地问道:“你会出轨么?”

顾思博愣了一下,显然没料到她会这么问。

“我是说在遇到自己喜欢的女人时。”何沐晴添了一句。

顾思博想了想,摇头:“不会。”

“你犹豫了五秒。”

“……”

“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何沐晴恨恨地翻了他一眼,低头将碗里的饭粒扒完后,扔下碗和筷子入屋去了。

何沐晴在卧室呆坐了一阵后,甩了甩头,决定不去想杜成的事情。

为了让自己的大脑充沛起来,她拿出手稿趴在书桌前画起了设计稿,再不努力,她这个月又要交白卷了。

正当她画的渐入佳境时,屋里突然响起‘滋’的一声,紧接着眼前一黑,停电了……。

向来有幽闭恐惧症的何沐晴尖叫一声,扔了手中的铅笔便夺门而出,然而客厅里面同样漆黑一片。她痛苦地用双手揪住自己的长发,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大吼:“顾思博你在哪里?顾思博你给我出来……。”

浴室里面有水流声传来,顾思博一定是在里面才对。

何沐晴一时间也不管他在里面做什么了,直接往浴室里面冲去。

听到她的叫嚷声,顾思博刚好打算从里面出来,结果还没有找到大毛巾避体,黑暗中便有一抹小身影像无头苍蝇般闯了进来。眼瞧着她就要一头撞在墙上了,顾思博慌忙伸出手臂,赶在她撞墙之前一把将她捞入怀中,在她耳边柔声道:“在这呢……。”

“呜……你死哪去了!”何沐晴紧紧地抱住他,哭得像个受惊的小孩。

这个时候她也管不了顾思博是不是正在洗澡,心里除了害怕就是恐惧,甚至还一点一点地将他抱的更紧,紧得他几乎喘不上气来。

片刻,某男不禁莞尔笑道:“不就是停个电么?有什么好怕的?”

当然,他的内心还是喜欢这种停电方式的,最好能一直这么停下去……。

如果换成是以往,何沐晴不会愿意被人这么嘲笑,不过眼下她也顾不得面子不面子了,脑子里面全是一片幽黑带给她的恐惧。

就这么抱着他许久……她的身体总算抖的不那么利害了,然而紧搂着他的双手却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眼睛也一刻都不敢睁开。

‘嗒’的一声,一室的亮光倾泄开来,照亮了屋子的每一个角落,也照亮了紧贴在一起的两人。

顾思博低头看了一眼她死死闭着双眼的小脸,在她耳边暧昧吹气:“来电了,还想耍流氓到什么时候?”

来电了?

何沐晴蓦地睁开双眼,发现果然来电了,一直紧揪着的心也终于松了下去。

只是刚放下去的心脏很快又揪紧,因为她在下一刻便意识到了自己此时正紧紧地抱着一个男人,一个没有穿衣服、浑身打满着泡泡的男人……。

很显然,男人正在洗澡,而且是在打了泡泡后未来得及冲水穿衣服就被她给抱住了。

也就是说……他现在百分百是裸的!

也就是说……如果她就这么放开他,视觉效果一定会刺激到她眼瞎!

怎么办呢?总不能这么一直抱着他不放啊!

顾思博看着她的小脸由苍白到绯红,自然明白她心里在想些什么,修长的手指故意在她的腰上摩挲挑逗起来,甚至还很不小心地顺着她睡裙的下摆滑了进去,看着她的脸色一点一点地红得几欲滴血。

“你干什么?”何沐晴怒。

“让顾客满意是我们一贯来的服务宗旨……。”他笑,笑得一脸暧昧。

“你这个……狗改不了吃屎的家伙!”何沐晴怒了,愤愤地瞪着他:“那么喜欢服务顾客你去服务好了!别跑我家来脏了我的地盘!”

何沐晴一把将他从自己身上推开,白花花的男性躯体就这么展露在她的面前。

“啊——!”她慌忙转过身去,尖叫道:“赶紧把衣服穿上!赶紧——!”

顾思博并没有立刻将衣服穿上,反而上前一步,修长的手指捏住她睡裙的下摆往上一掀,呼啦一下,她那沾满着泡袜的睡裙离身,白皙的身体展现在他面前。

何沐晴大惊,双臂本能地往胸口处一遮,蹲下去,嘴里气急败坏地尖叫:“顾思博!你这个杀千刀的!我跟你没完!”

“遮什么,又不是没看过。”顾思博仿佛看不见她的怒火,甚至还上前一步将她从地面上拉起,强行将她揽入莲蓬头下的水流中:“既然进来了,那就共浴一场再走咯。”

温热的水流顺着两人的身体往下滑落,何沐晴自始至终都用手臂死死地护着自己的身体,双眼也在紧紧地闭着,脑子里只有一个声音,杀了他……杀了这个天杀的王八蛋……!

然,耳边传来的暧昧话语却丝毫不知道收敛:“你忘了咱们可是共度过春宵的人了?我都记得你身体哪里有颗痣呢……。”

“顾思博!我要杀了你!”何沐晴咬牙切齿,气得快哭了。

“杀了我也得先把你这满头满脸的泡沫洗干净再说。”顾思博一手揽着她的腰肢,一手替她清洗起脸上发上的泡沫,那是刚刚她往他怀里钻时蹭在上面的。

明明就是想占她便宜,却扯出那么美丽的借口,以为她傻么?

何沐晴甚至可以感觉到他抵在她腰上的……还有他借着帮她洗泡沫的借口,在她胸口处摸来摸去的温热大掌……。她决定了,如果他敢趁机侵犯她,她宁愿一头撞死在洗手台上!

不对……一头撞死在洗手台上的死相肯定会很不雅,而且万一没死成的话还得花一大笔医疗费,不划算。

干脆一头扎进洗手盆里溺死算了,总之死也不放过他,让他坐牢去!

就在她还在想着怎么跟他同归于尽时,耳珠子再度被男人轻咬舔趾,伴随着暧昧的低语:“怎么?还想继续洗?”

何沐晴这才醒过神来,发现莲蓬头的水不知何时关掉了,自己身上也不知何时被裹上了大毛巾。再一看眼前的男人,腰间也多了一条大毛巾,虽然上身仍是光着的,虽然浑身上下仍然透露着性感魅惑,但至少已经把该遮的地方遮起来了。

何沐晴小脸一红,抓住胸口处的大毛巾转身便溜了出去。

直到冲进卧室,关上房门,她才终于松了一口大气。

脚步往后一退,身体抵在门板上,她懊恼地用双手在自己的脑袋上捶了好几下。

这算是什么意思?到底是她小人之心还是他故意揩油?她已经分不清了,脑海里面只有一种感觉,刚刚的自己实在是太太太丢人了……。

不过细想一遍刚刚的情形,她可以肯定的是……这个臭男人一定是故意在捉弄她!

可恶的家伙!

相关文章:

我就蹭蹭不进去我就动两下——高中破过的经历

乳孔虐乳,大屁股[11p]_又紧又大11p

男朋友总喜欢在我睡着啪;头乳一捏就痛是怎么回事

假面超人rx国语 假面超人rx国语版百度云

别穿内裤我方便要你_一股热流喷射在身体里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