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少的蜜宠甜心完结篇/三少的蜜宠甜心大结局TXT

2022-01-06 08:29 · 新商盟

温家,杜雅琴把沈念语一把拽回她自己的房间,一耳光随后就抽了过去。

“啪”的一声响,沈念语脸颊顿时高高肿起,杜雅琴在外面见到沈思语,都已经装不下那副温婉大气的富家太太模样了,在家就更不会了。

这么多年,她已经被折磨的扭曲了。

就算沈念语是她的亲女儿,可她听着她的名字,就会想到那个女人。

“妈,我和姐姐都是你的女儿,你为什么就这么恨我们。”沈念语捂住被打的脸颊,这个问题,她已经想问很久了。

“闭嘴,别给我提那个贱人。”杜雅琴目眦尽裂,“她竟然敢回来,竟然还动了回来的心思。”

“妈。”

“别叫我。”

杜雅琴狠狠的瞪向沈念语,“我现在不想见到你,你给我走。还有,不要和沈思语联系,她不是你姐姐,你没有姐姐。”

沈念语沉默着转身出去,直接就去了三楼的阳台上,她小时候也会挨打,是沈思语冲上前抱住她,然后替她挨下那些打。

沈思语挨完打,还会被罚站一个晚上,就是在三楼的这个阳台上,饭不准吃水不准喝。

爸爸温霆生虽然疼爱她们姐妹,可是他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家,每次回来,杜雅琴就会闹自杀。

弄得整个温家鸡飞狗跳,渐渐的,温霆生回来的次数就更少了。而杜雅琴,脾气秉性也变得越来越暴躁和难以捉摸。

最后受苦的,还是她和沈思语。

沈念语手指抚摸到阳台上,六年前,沈思语在这儿站了最后一晚,然后就被人打晕了。

她眼睁睁的看着她被送走,第二天回来,就是杜雅琴拉住她去了医院。然后,杜雅琴的秘书给她打了电话,电话的内容只有一句:“二小姐,你要是还想保全大小姐和你自己,就按照我说的去做。”

电话挂断,秘书给她发了要她做的事情,她看完沉默了许久,还没等她做出决定,秘书又发来了一张照片。

为了那张照片不被曝光,她选择按照秘书要求的去做。

沈思语被带回家,她马上冲上去扬手给了她一耳光,然后就是不堪入耳的谩骂。

“贱人,你不配做温家的女儿,你不配做我的姐姐,更不配做爸妈的孩子。”

“爸妈是怎么教育你的,你竟然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

沈念语打沈思语的时候,手掌都在颤抖,她逼着自己骂出那些话,然后看着沈思语满脸泪水的解释和恳求。

再然后,沈思语被关了起来,她小心翼翼的不去找她,不叫她姐姐,换来了长达七个月的不挨打挨骂。

七个月后,沈思语第一次出了那个房间门,她看到她的时候,眼睛睁的大大的,沈思语怀孕了。

不等她震惊完,杜雅琴已经让保镖拉着沈思语去了医院,说是要强行引产下她的孩子。

沈念语放在阳台上的手指不停的收紧,在后来的事情,她不敢去想,孩子她救下来了,却不能亲自抚养。

而她倾尽自己所有瞒天过海,这六年来一直活的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生怕被杜雅琴知道当初的事情,更是一直在找那个孩子,却不想当初的医生直接就从A市消失不见了。

那个孩子的去向,成谜。

“姐姐,对不起,对不起。”

沈念语不停的道歉,慢慢蹲下身子,泪水大滴大滴的砸在了大理石地面上。

……

半岛豪门,陆寒尘在门口站了很久,直到沈思语拼完最后一块拼图,陆包子欢快的叫出声。

“语语,你好厉害,这个拼图我拼了很久,都没有拼完,你一来一下就拼完了。”

沈思语只是笑,就这一会儿,包子已经给她取了好多昵称了。

陆可爱:汪汪汪,小主人不要脸,这个拼图明明他第一次就拼好了。

“爸爸。”

陆包子看到门口站着的人,马上从地上爬起来,虽然陆寒尘并不亲近他,可耐不住他喜欢自己的爸比。

“爸爸,你看思语给我拼的拼图,她还陪我玩,比你之前请的家庭教师聪明多了。”

陆包子不停的眨巴着大眼睛,试图用自己的可爱打动面无表情的陆寒尘。

“已经很晚了,沈小姐我送你离开。”

沈思语急忙站起身,跪的太久,她腿有些麻了。

站起身的时候踉跄了一下,陆寒尘已经快步上前搀扶住了她,“小心。”

“谢谢。”

“在我陆家跌倒,我会当你是碰瓷。”

沈思语:……好吧,她把刚刚的谢谢收回来。

陆寒尘等到沈思语能够站稳了才松开手,“可以走了吗?”

清冽的嗓音,不带一丝情绪的语气,完全刻板凉薄的不像话。

“可以了。”

沈思语伸手揉了揉包子的小脑袋,“包子,我先回去了。”

“思思再见。”

包子乖巧的点头,他已经存下了思思的电话号码,可以和她煲电话粥了。

两人出了半岛豪门,坐在陆寒尘的豪车上,沈思语只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对比陆寒尘在陆家对她的冷漠,此刻男人看她的眼神很怪。

陆寒尘外貌及其出色,五官精致硬朗,颧骨比例完美。眼神冷漠却又坚毅,从鼻梁向下延伸,可看到恰到好处的人中和精致的嘴唇。明明自带正气,却又给人一种冷漠到极致的感觉。

尤其是此时,他看着沈思语,深邃漆黑的眼眸深处有着几不可查的波澜。

那里面有怨恨、有不舍、有痛苦有欣喜……

种种情绪混合在一起,最后也只换来面上的轻描淡写,“沈小姐住在哪儿,我送你。”

沈思语回过神,她坐正了身子,吐出四个字:“莫尔酒店。”

陆寒尘没急着开车,而是落下车窗,从车内的抽屉内摸出一包香烟,修长的手指携着香烟,动作及其优雅的点燃了香烟。

他轻轻吸一口,然后朝着车窗外吐出烟圈。

沈思语看向落下的车窗,陆寒尘修长好看的手指搭在上面,烟头朝外,烟灰不抖自落。

男人侧脸英俊的不像话,携烟的手指也好看的不像话。风吹外面吹进来,携带着淡淡烟味。

不让人觉得厌恶,反而还有着淡淡的味道。

“这是陆家专门根据我个人体制研发的香烟,对身体没有危害,也不会上瘾。”

陆寒尘抽完一根香烟,才淡淡的开口。

沈思语早就打量过那个烟盒,市面上完全没见过,听了陆寒尘的话,她沉默了。

温家也有钱,可对她并不大方,什么私人定制这些,她从没享受过。

陆寒尘发动车子,缓缓驶出半岛豪门。司机可以完成的工作,他偏偏亲自做了。

一路上他专心开车,可内心早已翻江倒海,沈思语是真的不记得他,还是故意装作不认得他?

到达莫尔酒店,沈思语下车,“谢谢。”

轻轻道谢,男人并没反应,她想了想,又开口:“陆先生,回去的时候路上小心。”

“沈小姐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过河拆桥。”

陆寒尘看向她,一双漆黑的眸子无波无澜,“不请我上去坐坐?倒杯茶表示谢意?”

沈思语:……

又要开始懵逼了。

陆寒尘盯着她,逐渐的,耐心耗尽,在开口,语气衣已然冷冽:“既然沈小姐不愿意,那就算了。”

话毕,劳斯莱斯扬长而去。

沈思语:……

她好像也没说,她不愿意吧!只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而已。

酒店是提前订好的,她回来之前已经租好了房子,只是在机场被耽误了,所以没来得及去拿钥匙。

她只好在陆家陪陆包子玩拼图之前用手机订了酒店,然后才准备明天一早去拿钥匙打扫屋子和购买物资。

一想到陆包子那种粉粉嫩嫩精雕细琢的小脸,沈思语脸上都不自觉的有了笑容,可更多的,还是难受和酸涩。

也许是因为她的孩子在六年前被引产,所以见到包子,她才会没有一点抵抗力。

那次引产后,她身体还没恢复,杜雅琴就直接把她送出了医院。而她在国外没一个人照顾,等到身体好一点去检查,医生就告诉她,她以后很难在有孩子了。

如果不是后来遇到了温君炎,她还不知道能不能撑到现在。

沈思语脚步都变得沉重起来,她拿了房卡回了房间,直直的倒在大床内。

宝宝,你怪妈妈吗?是妈妈不好,妈妈没有保护好你。

沈思语泪水顺着枕头流下来,这一晚,她不出意外的又做了那个六年来的噩梦。

门外,去而复返的陆寒尘倚靠墙壁站着,他目光盯着那扇门,想象着沈思语进去后的动作步骤。

脱外套,换鞋,然后去洗澡……

他的眼睛变得猩红,脑海里面浮现出他把她压在身下的所有画面……

陆寒尘一脚踹向墙壁,然后大步离开。

……

“不是我,不是我。”

沈思语陷入梦魇,耳边全是杜雅琴疯狂的辱骂声。

突然一个小孩子冲出来,双手抱住她,“不许欺负我妈妈。”

小孩抬头,赫然就是陆包子那张精雕细琢的小脸。

“包子?”

沈思语呢喃出声,一阵又一阵悠扬的音乐声不停的响在耳边,她艰难的睁开眼睛,伸手拿过手机。

“喂,哪位。”

“语语,是我,小包子,你醒来了吗?”

陆包子兴奋的声音传进耳里,沈思语的心顿时又软了,“刚刚醒来,怎么了?”

“语语,我受伤了,我爸爸忙工作,又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了。”陆包子语气一转,奶声一软,就差哭出声了。

“语语,你快来救我,保镖和佣人会把我丢给凶神恶煞的医生的。”

沈思语:……

这孩子,只怕还是个戏精。

沈思语安慰了他一会儿,刚刚挂断就收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信息。

“沈小姐,麻烦你今天再帮我照顾包子一天,就当还我昨晚送你的人情。”

落款是陆寒尘。

沈思语只坐了一会儿,就快速的洗漱,她对陆包子一点抵抗力都没有,虽然明知道自己不该这么觊觎陆寒尘的孩子。

出租车到达半岛豪门,沈思语付完钱刚下车就看到陆包子搬了个小马扎抱着陆可爱坐在大门口往外看。

一看到她来,马上朝着她飞奔过去。

“思思,你来了。”

陆包子小脸红红的,似乎有些害羞,“我爸爸说,我今天可以跟着你走,去哪儿都可以。”

沈思语蹲下身子抱了抱包子,“你爸爸就这么放心我,不怕我带你去卖了吗?”

“不怕,爸爸说你舍不得。”

是啊,舍不得,她倒是想把包子占为己有,可是怎么敢。

包子很喜欢她,她也喜欢他,说不出为什么,就是第一眼就喜欢上了。

半岛豪门的二楼,陆寒尘站在窗帘后,目光紧追着沈思语不放。

她向来喜欢孩子,八年前还说要给他生一儿一女,凑成一个好字,可转眼,她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最后还不惜欺骗了他。

管家站在陆寒尘身后,态度极其恭敬:“三少,需要派人跟着小少爷和沈小姐吗?”

“不用。”

陆寒尘语气冷漠,清冽的嗓音很是好听,面无表情的放下窗帘,转身朝着浴室走去。

“通知徐清华,把我今天所有行程都取消。”

“是。”

沈思语带着陆包子出了半岛豪门,她在国外的时候一直有帮助孤儿院的孩子,对于照顾小孩子她及其的有耐心和爱心。

可包子在电话里面撒谎,终究是不对的。

沈思语牵着他走出一段路,然后蹲下身子,“包子,以后不能随便撒谎欺骗人知道吗?”

包子脸红了,“语语,对不起,我就是害怕你不会来。”

沈思语揉揉他的蘑菇头,带着他走了。

“我今天要去买东西,我刚刚回来,需要准备的东西还很多。”

一辆劳斯莱斯突然停在她和包子的面前,车窗落下,露出陆寒尘那张完美的面容。

“上车。”

清清淡淡的嗓音,没有一丝情绪的语气。

沈思语还在犹豫,包子已经拉着她上车了。

“陆先生,我今天帮你照顾包子,昨晚的人情就还清了对吗?”

“沈小姐就这么急着和我撇清关系?”陆寒尘手指轻敲着方向盘,“你去哪儿,我送你。”

“富锦小区。”

沈思语抿了抿唇瓣,有些拿不准这个男人到底想做什么。

她早已经过了爱幻想的年纪,可不会做什么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梦。

经历了那么多,她必须要小心翼翼的行走每一步才行。只有包子,是她回国后遇到的意外。

车子开的很慢,富锦小区听着名字很豪华,可实际在郊外,要到市区并不是很方便。

到达富锦小区后,陆寒尘眉头直接就蹙了起来,“你就住这个地方?”

“是。”

这个地方怎么了,虽然地点偏了点,可房租便宜,有公交有地铁,出行也算方便。

“不安全。”

陆寒尘连车门都没开,直接调转车头就走。

“喂。”沈思语简直要无语了,这什么人啊!

“思思,你住我们家吧!我们家大,住十个你都不成问题的。”

陆包子趁机开口,爸比肯定是喜欢思思姐姐了,不然干嘛那么霸道的管人家住什么地方。

革命尚未成功,他得继续努力才行。

“陆言之,闭嘴。”

陆寒尘一道冷冷的目光扫过来,陆包子马上闭嘴了。

爸比只在生气的时候会叫他陆言之,这个时候他就要保命要紧了。

沈思语见不得陆寒尘对孩子这么凶,她一把抱过包子,蹙着秀眉瞪他一眼。

“陆先生,你不该对孩子这么凶。”

“沈小姐似乎忘了,包子是谁的孩子。”

沈思语咬了咬唇瓣,声音不禁低了几分:“就算包子是你的孩子,你也该对他温柔一些。”

包子:点头点头,思思说的太对了,爸比你就是平时对我太凶了。

陆寒尘把车停在超市前面,不想搭理车后的两个人,她不记得他,却对他的孩子那么维护。

明明是好事,可陆寒尘心里就是酸酸的不舒服。

“你爸爸怎么了?”

“可能是大姨爹来了?”包子皱着小眉毛,“我听清华叔叔说,爸爸每个月都有几天会不高兴,就跟女人每个月都会有几天不高兴一样。”

沈思语:“……以后你别听这个清华叔叔的话,他不是好人。”

“好,我都听语语的。”

“真乖。”

站在外面的陆寒尘心更寒了……

“下车。”

“是。”

沈思语看着推着购物车的男人,只觉得很奇怪,传言中陆氏集团的总裁不是很忙吗?他的时间都是以分钟来计算的,可此刻却在超市陪着她买东西。

包子一直拉着她手,不停的告诉她说要吃这个吃那个。

来到酸奶区,陆寒尘伸手拿了很多草莓味的酸奶放进去。

“谢谢爸爸。”包子笑眯眯的,“我最爱喝草莓味的酸奶了。”

“这是给沈小姐的。”

陆寒尘冷冷瞥他一眼,“你太胖了,肚子鼓出来了。”

陆包子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小肚子,哪儿有鼓出来啊!明明他很瘦的好不好。清华叔叔和管家爷爷都说他是标准的完美身材。

沈思语看着购物车内的草莓味酸奶,心里却是震惊的,这个男人怎么知道她喜欢喝草莓味酸奶的。

对比沈思语的震惊,陆寒尘却是淡定无比,他推着车继续往前。

牙膏是草莓味的,洗发液沐浴液还是草莓味的,凡是需要用到的东西,只要有草莓味,他绝对会拿草莓味。

沈思语太阳穴突然针扎般的细痛了一下,那种感觉来的很强烈,却又去的很快。

脑海里面有什么画面一闪而过,速度却是极快,她完全来不及抓住。

“思思,你怎么了?”

沈思语眼前一片晕眩,直接就蹲下了身子。

前面的陆寒尘马上松开手,高大的身躯蹲下搀扶住她,“低血糖又犯了吗?”

语气里面,是掩藏不住的焦急。

沈思语有低血糖,八年前就有,第一次知道她有低血糖后,他就会随身携带几块巧克力。

沈思语抬起头,目光茫然的看着他,“陆先生,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

陆寒尘差点就绷不住,想要把人抱进怀里了,可想到她狠心打掉他的孩子,他的脸色瞬间就沉了下去。

原本焦急的语气也冷漠了几分,“怎么可能。”

他倒是宁愿,从来都不认识她。

“爸爸,我们送思思去医院吧!她脸色好白,一定很痛。”

陆包子见不得漂亮姐姐痛,沈思语对他好,在爸比面前几次三番的维护他,他是真的好喜欢好喜欢她啊!

“她死不了。”陆寒尘站起身,寒着一张脸大步走上前,他真是疯了,才会放着那么多的工作不做,让她来照顾陆包子一天。

明明想要看着她离开的,却又忍不住开车追了上去。

陆寒尘伸手扯了下领结,去收银处拿了两块巧克力,“你好,结完账我想拿进去给我女朋友吃一下,她有低血糖,现在身体不太舒服。”

收银员看着眼前的男子,温润有礼,一双眼眸漂亮的好似星辰,嘴唇抿的紧紧,似有不快,却又不会对人乱发脾气。

这个男人,优质的不像话。

收银员快速的结完账,按理说结完账是不能把东西带进去,可美色在前,她哪儿还记得工作原则。

“先生请你快一些。”

“好,谢谢。”

陆寒尘抿了抿唇瓣道谢,快速的转身回去。

“吃下它。”

沈思语眼前的晕眩已经好很多了,却还是听话的接过巧克力慢慢的咀嚼。

“思语,你好点了吗?”包子一脸担忧,还有点怕刚才的爸爸。

“照顾好沈小姐,我先走了。”

陆寒尘生怕自己在继续呆下去会控制不住,看着沈思语没事后才转身离开。

“思语,你是不是得罪过我爸爸啊!”

沈思语摇头,“我也不知道。”

若有所思的看向购物车里面一堆草莓味的东西,她脑袋隐隐有些痛。

转角处的陆寒尘,拿着手机拨打电话:“帮我查一下沈思语在富锦小区租的房号,联系一下房东。”

“是,三少。”

十分钟后,徐清华的电话打了回来,“喂,三少查到了,房东的信息我已经全部发给你了,还需要做其他的吗?”

“不用。”

陆寒尘拨了房东的电话,压低了声音开口,“喂,你好,你的房子请别租给沈思语,我付你十倍租金。”

“OK,没问题。”

对方答应的爽快,挂断电话后马上打给了沈思语,“喂,沈思语小姐吗?真是抱歉啊,我那个房子不租了,你另外找其他地方吧!”

“可是定金已经交了啊!”

“我双倍退你啊,反正合同也就只写了双倍退还。”

房东豪气十足,“哥现在不差钱,俺也要体会一把有钱人的任性了。”

沈思语:“……”

沈思语头疼的揉着眉心,她这是流年不利吗?看来得去买颗转运珠戴戴才行了。

刚刚挂断电话,一个陌生号码又打了进来。

“喂,姐姐,妈妈又自杀了,你快来医院。”

沈念语焦急的声音传进耳里,几乎已经要哭了,“姐姐,你过来看看吧!医生说这次很严重。”

“在哪家医院,你不要急,我马上过来。”

沈念语说了医院名字,沈思语就挂断了电话,“包子,姐姐现在有重要的事情,不能陪你了,你能打电话让你的保镖来接你吗?”

陆包子很认真的点头,“当然可以,我爸爸还没走,车子还在哪儿。”

陆包子说完,拉着沈思语往陆寒尘的劳斯莱斯方向跑,沈思语电话内容他都已经听到了。

虽然那个老妖婆很爱骂语语,可是那是语语的妈妈,他不能阻止语语去看她。

“爸爸,你快送思思去医院,她这么心急我怕她被坏人骗。”

陆包子小胖手拉不开车门,只好扒着窗户对着里面的陆寒尘嚎。

“陆先生,我还有急事,先离开了。”

沈思语不等陆寒尘表态,直接转身就跑。

陆寒尘眼眸幽深,下车开了门把陆包子直接扔进车里,迅速调转车头朝着沈思语奔跑的方向驶去。

“上车,我送你。”

沈思语来不及思考,行动已经先大脑一步坐进了车里。

“A市第一医院。”

她双手握的紧紧的,右手狠狠掐着自己的左手手背,陆寒尘目光落到她的手指上,眼神又深了几分。

还是和以前一样,一心急就会右手掐自己的左手。看着沈思语左手手背上被掐出一道道指甲印,陆寒尘英俊的眉头就蹙的更紧了。

第一医院很快就到了,沈思语来不及和陆寒尘道谢,拉开车门下车迅速跑了进去。

“爸爸,思思的妈妈对她那么凶,她会不会受欺负啊!”

陆包子小手扒着车窗,“我好想快点长大,好去保护思思啊!”

“陆言之。”陆寒尘突然出声,陆包子马上坐直了身体,“爸爸,我又说错了吗?”

“你才五岁。”

陆包子点点头,没错,他是才五岁,可是他聪明啊懂事啊!

“等下让你清华叔叔来送你去奶奶家。”

“啊,爸爸不要,爸爸我爱你,爸爸我不要去奶奶家。”

陆包子在车里嚎起来,粉嘟嘟的小脸伤心欲绝的指控着陆寒尘,“爸爸你不爱我了吗?”

陆寒尘不说话,目光还在追谁着沈思语的背影。

他发了信息给徐清华,徐清华已经赶过来接包子了。

不到十分钟,徐清华就到了,陆包子一脸悲愤欲绝的被带走。

“清华叔叔,你为什么要来这么快,我恨你。”

徐清华:“……”他错了,可是他不来这么快,三少会让他去非洲的。

陆寒尘跟着进了医院,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杜雅琴的病房,他相貌出众,气质偏冷清。大部分时候都是不拘言笑的,更甚至,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感。

其实很早之前,他也爱笑,可是自从八年前被沈思语背叛和抛弃,他就再也很少笑了。

沈思语站在那儿,垫着脚尖不停的往里面看,她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焦急,左手背上的指甲印更多了。

“姐姐。”沈念语从病房里面走出来,“妈妈刚刚睡下,你去看看她吧!”

“好。”

杜雅琴躺在病床上,温霆生带着一个女人坐在沙发上,这是VIP病房,里面和一个小型的家居室差不多。

“爸。”沈思语喊了温霆生一声,温霆生看着她的眼神瞬间就变了。

“你还回来做什么。”

语气冷漠,可看着她的眼神很深远,就好像在透过她看另外一个人似的。

“爸,我”沈思语张了张嘴,六年前的那一幕又浮现在脑后里面。

“罢了,回来就回来吧!”温霆生站起身,他身边的女人很年轻,看起来比沈念语还要小上几岁。

“既然你们姐妹都来了,那我就先走了。”

“爸,我可以和你谈谈吗?”

沈思语眼里有泪,五年了,她自从被引产后一个人在外漂泊五年,温家除了沈念语和她联系,其他没有一个人问过一句她好不好。

更不会相信她当初是无辜的,也不会有人觉得,当初他们做错了。

“我很忙。”温霆生态度极其冷漠,直接揽着女人就走。

沈思语捂住眼睛,不让泪水掉下来,五年了,她以为自己足够坚强,足够让自己变得无坚不摧,可是回来面对着自己最亲近的人,还是会掉泪。

呼吸还是会窒息,心上的伤口,还是会鲜血淋漓痛的无以复加。

温霆生揽着女人出了病房,就被一道清冽的嗓音叫住,“温先生。”

陆寒尘倚靠在墙壁上,俊朗的面容上眼神波澜不惊,薄唇淡淡轻启,“温夫人这自杀的把戏,这么多年倒是还玩的津津有味。”

温霆生脸色微微变了,陆家三少向来不会多管闲事,和温家更是井水不犯河水,整个A市谁人不知,陆家三少陆寒尘,是陆老爷子一直捧在掌心里面的人物。

本人更是用最短的时间,向所有人证明了他自己强大的能力和不凡的手腕。在A市,陆寒尘是个传奇,因为这个男人不单相貌出众,私生活更是干净的可怕。

偏偏,这个私生活干净到可怕的男人,在五年前突然有了个孩子。五年,钻石单身汉独自一人带孩子,更是给陆寒尘贴上了好爸爸的标签。

想嫁他的人,依旧趋之若鹜,想当陆包子妈的人,更是从城南排到了城北。

可,陆寒尘依旧单身带着陆包子,从未表现过对谁有兴趣的样子。

沈思语这五年都在国外,沈念语更不会让她知道陆寒尘的存在,如果沈思语知道,陆寒尘在她离开之前就已经和其他女人有了孩子,那该会多么的伤心和绝望。

温霆生身边的女人盯着陆寒尘,眼底已经泛出了爱慕之意,陆家三少啊!整个A市都想嫁的男人。

“让三少看笑话了,我爱人精神不好,就先不打扰她休息了。”

温霆生淡淡的道,很明显下了逐客令,也和陆寒尘拉开了距离。

陆寒尘轻勾下嘴角,“温先生慢走。”

沈思语姓沈,温霆生姓温,所以在八年前,没在A市长大的他,怎么都没有把沈思语和温家人联系在一起。

温霆生微微颔首,不在理会陆寒尘,直接带着女人离开。

透过门上的玻璃,沈思语守在病床前,小心翼翼的看着杜雅琴,杜雅琴脸色苍白,手腕上缠着厚厚的纱布。

“爸爸又带女人回家了,就是刚刚那个女人。”

沈念语很小声,似乎怕惊醒刚刚睡着的杜雅琴。

“念语,你有想过搬出来吗?”

沈念语微微愣了一下,随后轻轻摇头,五年前沈思语被送走,整个温家就只有她陪着杜雅琴。

她们姐妹两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太可渴望亲情,只要杜雅琴和温霆生对她们略微好那么一丢丢,让她们掏心掏肺都愿意。

沈思语心里酸涩不已,她所有的渴望,在五年前被引产送走后,就已经彻底寒了心了。

有些人,或许天生心冷,捂不热。

亦或许,是和她没有缘分。

一阵优雅的音乐声响起,沈思语急忙按了静音,“我出去接电话。”

门外的陆寒尘身影一闪,沈思语出来并没看到他。

“喂,老师。”

“是,我回来了,这边突然出了点状况,我会很快去报道的。”

沈思语说话温声细语,对方是她的恩师,国际有名的木雕大师——顾彦生。

她在国外的这几年,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门外汉,到最后能够单独处理客人的订单,都是恩师手把手教出来的。

顾彦生年纪大了,就想要落叶归根,在得知沈思语也有回A市的打算后,就直接把工作室定下来了。

沈思语回来,直接就去工作室继续跟着他。

“好,老师你注意身体,我最多两天就过来。”

沈思语微微低垂着脑袋,她的睫毛很长,在眼睑处投下小小的一片阴影。漂亮的菱唇微微轻翘着,恩师的这个电话,给她阴霾的心里及时洒进了一抹阳光。

她在A市,其实不是一个亲人都没有,起码还有老师啊对不对。

陆寒尘隐在转角处,看着沈思语温声细语的说话,她的眼神很温柔,说话的样子很平静和温和。

一如既然的淡然又美好。

他的心又隐隐作痛了,凭什么她当初那么对他,现在还能这么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站在他面前。

沈思语,你当真如此狠心绝情吗?

沈思语挂断电话,突然觉得背后有些冷飕飕的,她转身,那种冷飕飕的阴森感瞬间消失。

蹙了下秀眉,伸手摸了摸脖子上挂着一颗吊坠,那是一颗透明的珠子,底部刻了两个字母,L,S。

这颗珠子,是她被送走的时候,沈念语交给她的,说是对她很重要的东西。

具体重要到什么底部,沈念语欲言又止,最后一咬牙还是什么都没说。

这颗珠子,沈思语戴了五年,无数次难过的时候,她都会伸手摸一摸,然后她难过焦灼的心,就会奇迹般的安定下来。

很奇怪的感觉,仿佛冥冥之中自有注定了一般。

相关文章:

【精编小说】盛宠落跑小甜心全文完整版阅读

梦见自己拉尿/绳结卡在花缝里

他手指来回在花缝里,剧情文爱聊湿

下媚药之后感觉:被男友吸咬奶头感觉

女子被拉到树林里糟蹋-别墅群娇交换-嗯嗯啊不要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