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缠情蜜爱宠上瘾》&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2022-01-05 21:03 · 新商盟

说完,她不再看他一眼,朝着光亮处走去。

“少爷,许小姐吵着要见你。”

艾哲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一旁,低着头向沈廷彦汇报着。

叶堇夕端着酒杯穿梭在宾客群中,享受着夸赞。她看着不远处,疾步走向后台的沈廷彦。

千年冰山,化为绕指柔。

想着,她将手中的香槟一饮而尽。

婚礼还未结束,叶堇夕懒得应酬,半途也就走了。反正,她要的不过是沈家太太的名头而已。

至于明白新闻上怎么写,和她无关。

她叶堇夕的名声,本就不那么好听。不过就是多个无疾而终婚礼主人公的名头而已。

叶堇夕一路从婚礼现场走到了半山腰的香枫院,这是她和沈廷彦的婚房。

叶堇夕摸了半天,这才意识到她没有门禁卡,也没有密码。沈廷彦今夜估计要留在许嘉慧那里。她只能一个人在半山上,孤独的度过一夜。

她坐在房门前的台阶上,看着夜幕中满天的星星。

“小夕,新婚快乐!”

叶堇夕学着父亲的样子,摸了摸自己的头。

半山腰上的温度在入夜之后慢慢一点点降了下来,叶堇夕依旧还是穿着单薄的婚纱,她将裙底网上拢了拢,希望能够稍微回暖一些。

“沈廷彦...”

夜空中的星星闪烁着,却透着寒冷。

叶堇夕做梦了,梦里她看见了三年前的那天,她和沈廷彦谈判的那天。

“沈廷彦,我可以替她坐牢,保住她影后的名声。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

叶堇夕在诺大的办公室,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眼神清冷。

“呵,我自然不介意看着她入狱,就看沈总以及沈家介不介意了。”叶堇夕知道,许嘉慧一直都因为身上的娱乐圈标贴嫁不了沈家。

而许嘉慧一旦坐牢,沈家更不可能要她。

“什么要求。”

“出狱那天娶我。”

....

脑海里还回荡着沈廷彦的怒吼以及暴怒的神情,叶堇夕睁开了眼睛。

呆愣地望着洁白的天花板,缩了缩身子。

是的,她被保安送到了医院。

“这场戏你还演上瘾了?!”突然间,安静的病房里响起一个充满讽刺的声音。

记忆中的声音再次出现,同样带着不屑,仿佛她就像街边的垃圾一般。

叶堇夕拧着眉头转过头,看见了站在病房门口的沈廷彦。

下一秒,沈廷彦将手上的报纸杂志统统砸到了病床上。锋利的杂志边,一下子就刮到了叶堇夕的手背。

“嘶..”

叶堇夕坐起,看了看隐隐泛起血丝的手背。

“沈廷彦,你发什么疯!”叶堇夕饶是脾气再好,也忍不了沈廷彦总是没事找事。

“我发疯?你自己看看,你干的什么好事!”

沈廷彦径直走到沙发处坐下,双腿交叠,整个人陷进沙发里。眉宇间,全是疲倦。

叶堇夕顺着他的视线,拿起手上的杂志。

“沈家少夫人新婚之夜受寒入院..”

“沈氏总裁新婚夜外宿撇娇妻!”

这竟然全是昨天晚上的事情,上了各种大大小小的版面。

竟然,还有人拍到了她在别墅门口坐着的画面。

叶堇夕眉头深锁,呵,这还责怪起她了。

“哗!”叶堇夕猛地将所有杂志报纸扔在了地上,然后转过身,对着沈廷彦说道,“沈总,这是来怪罪我?但凡你有点自知之明,就不会在新婚夜在外夜宿!”

“你!”

“我什么我!我告诉你,沈廷彦这就活该你去摆平!既然做样子,就该做全套。”叶堇夕说完,转身躺下。

“是不是你故意找人拍的?!”沈廷彦一步上前,将叶堇夕拉了起来。

“你觉得可能么?沈总,麻烦你用脑子想想,我有多希望将来我们这段婚姻能好聚好散!你应该去问问你那位混娱乐圈的地下情人!”叶堇夕一把甩开沈廷彦的手,揉了揉被握痛的手腕。

沈廷彦看着叶堇夕倔强的神情,轻轻收回了手。

过了良久,沈廷彦终于开口。

“今天晚上和我回老宅!”

叶堇夕侧过脸,看向沈廷彦的神情有些疑惑。

“我不去!”

沈廷彦这是想要让自己去和沈家长老们交代,他这是在维护许嘉慧。因为全世界拎不清的人只有沈廷彦。

沈家,谁不清楚许嘉慧那副样子。

“那可由不得你!”

说完,沈廷彦一把将输液针拔了,抱起了在病床上的叶堇夕。

“沈廷彦!你这个疯子!”

车子很快就回到了老宅门口,沈廷彦下车后,站在门口转身看着依旧坐在车上不动弹的叶堇夕。

沈廷彦看了看四周,果然在不远处看见了几个零零碎碎站着的狗仔。

沈廷彦一个箭步走回到了车前,“你要当笑话就别配合,不当的话最好听话点!”

恶劣的语气,一如印象中的沈廷彦。

对她,毫无温柔可言。

沈廷彦冷漠出声,弯腰把叶堇夕从车里抱了出来。

叶堇夕透过沈廷彦的肩膀看见了那些人,原来这就是沈廷彦做戏的原因。

“人走了,放我下来!”

叶堇夕冷冷的声音响起,沈廷彦用余光一瞥,果然人都走了。

他迅速将人放下,自顾自地往里面走去。

叶堇夕站立在地上,苦涩一笑,挽起裙摆走了进去。刚一进门,就踩到了身后的裙摆,一个身形不稳朝着前头的沈廷彦摔去。

“投怀送抱?不好意思,我不要。”然后沈廷彦就像是没看见似的,不露痕迹地侧身躲过。

叶堇夕有些惊慌得睁大眼睛,不偏不倚,恰好撞在了一旁的鞋柜上,柔软的腰肢被撞得生疼。叶堇夕闷声忍下,这腰上怕是青了。

沈廷彦坐在沙发上,脱下西服的他只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衬衫领上赫然印着鲜红的口红印。这一幕,就像是白墙上的蚊子血,让人十分地不舒服。

叶堇夕眸子暗淡,挺着身子从沈廷彦身边走过。

还未走进正门,就传来了奶奶的声音。

“夕夕!”

头发花白的老人站在对面的大厅里,拄着拐杖,看着叶堇夕。

叶堇夕一下,眼睛就红了。

其实她本可以不用入狱来交换婚姻,因为沈家奶奶原就想要她嫁入沈家。可是,她知道沈廷彦绝不会因为家族的威胁而娶她,她更害怕沈廷彦知道她的心思。

她藏在心里二十几年的心思...

厚着脸皮的交换,才是沈廷彦最能接受的。她付出一些,收获一些。在沈廷彦眼里才是最值当的交易。

“奶奶!”叶堇夕走倒老太太跟前,轻轻抱了抱她。如果不是奶奶,恐怕那监狱中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来了就好,来了就好。”

杨珺苍老的手抚摸着叶堇夕的脸庞,浑浊的眼眸里透着少见的慈爱。

沈家的人都知道家里老太太谁都不心疼,只疼那个如今已经落寞的叶家小姐。

“奶奶。”沈廷彦在一旁不痛不痒地喊了一声。

老太太却自顾自地领着叶堇夕进门,宣布开席。

“堇夕啊,你这刚结婚就闹出这么好看的笑话,不打算解释一下么?”

叶堇夕刚入座,安静的席面上就响起了这么一句颇为讽刺的话。她侧目望过去,说话的人正是沈廷彦的继母,安宁。

叶堇夕看了她一眼,垂下眼眸,理了理裙摆作正,“爸爸今天没陪阿姨过来?”

说完,她靠在了沈廷彦的肩头,笑得开心。

沈廷彦感受到肩头突然一重,又看了看对面安宁一脸吃瘪的样子,不知为何竟一点也不想推开叶堇夕。

“你!”

沈家谁不知道,安宁管不住沈家,更管不住沈家镇。

安宁气愤的样子,让叶堇夕找到了久违的快感。

其实今天的聚会就是为了叶堇夕,杨珺见叶堇夕好好地,便放心了。

拉了叶堇夕在一旁说话。

“夕夕啊,不是奶奶说你,为何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受罪呢?”杨珺的话中虽带着一丝责怪,可是关心更甚。

叶堇夕看了一眼在打高尔夫的沈廷彦,垂下眼眸,摸着老太太的手。

“奶奶,你又不是不知道沈廷彦。如今一颗心可都挂在许嘉慧身上,你若是逼他,怕是什么都敢做。可我提出交换,在他心里就是交易,他重信,自然会替我好好守住叶家。”

杨珺看着眼前的小姑娘,眼眸中满是心疼。

“奶奶有的是办法,让那小子收心!”

“嗯?”

叶堇夕疑惑地抬头看向老太太,可是老太太却并没说什么。

直到叶堇夕和沈廷彦回到别墅,沈廷彦一路飙车,脸色极差,叶堇夕心中有了点隐隐的猜测。叶堇夕站在房间门口,突然有些不敢走进去。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手触上冰凉的把手,心里一抖。

门一开,叶堇夕看着空荡荡的房间顿时稳住了心神。她拍了拍胸口,长长的嘘了一口气。

“啊!”

突然间,叶堇夕身后传来一个巨大的力道,她整个人被禁锢在一个滚烫的胸膛。

“叶堇夕!你竟然和奶奶一起算计我!”他咬着牙嘶吼着,一把将人拉了过来,一个旋转推到了地上。

“你在说什么?”叶堇夕撑着手,抬头看着沈廷彦。

只见男人眼眶深红,眉宇间透着怒气,眼神凶狠地盯着她。

他...被下药了?

突然间叶堇夕明白了老太太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沈廷彦此时身体感受着巨大的异样,紧紧攥紧拳头,他听过不少关于叶堇夕生活作风的评价,说她夜夜笙歌,流连男人堆。

而且撩人的功夫高深,一秒钟让男人有生理反应。

沈廷彦脑海中想起说这话的人,顿时全身血液倒流。

叶堇夕感受着地上的冰凉,还未反应过来,沈廷彦整个人就压了上来。浓烈的男性气息萦绕在鼻间,叶堇夕有些呼吸不匀。

她双手推搡着身上的男人,“你起来!”

“现在知道怕了?叶堇夕,我告诉你,既然你成了沈太太,最好给我收起你那些狐媚功夫!不然,我怕你脏了我们沈家!”沈廷彦此时理智早已不受控,眸子中血丝密布,眉宇间透着怒气。

“我脏?沈廷彦,你以为你多干净?”叶堇夕鼻尖一酸,一把扯过他的衣领,“您要是干净,还会和许嘉慧这么多年拎不清?”

沈廷彦一只手紧紧捏住她的下巴,“我的事情,你没资格过问。难道这一切,在你逼着我娶你的时候,没想过吗?”

叶堇夕抬起眸子与之对视,眼神倔强。

想过,怎么没想过。

“沈廷彦,我们进水不犯河水。我只要你护住叶家。只要三年,三年一到,我们桥归桥路归路。”

“好!叶堇夕既然你这么想男人,我就成全你!”

沈廷彦被彻底激怒,整个人早已扛不住药性的发作。

沈廷彦看着身下的光景,身体仿佛电流通过一般。双手一捞,将人抱上了床。

漫漫长夜。

一旁沈廷彦的手机不断响起,仿佛成了背景音乐。

叶堇夕醒来的时候,昨夜的疯狂还历历在目,而身边早已没了人影。

她撑着手坐了起来,身子仿佛被车子碾压过一般疼痛不堪。

“廷彦!”

叶堇夕还未走下楼,就听见了楼下客厅里传来了女人的声音。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廷彦,我要出去那么久,你就和我一起去吧!”

许嘉慧眼神紧紧盯着楼上,生怕来人时的剧情不够刺激似的。

直到叶堇夕出现,许嘉慧似乎更加变本加厉。

叶堇夕眼皮子也没抬一下,径直走向厨房的冰箱。

“你走秀,我过去不方便。”沈廷彦转过头看向许嘉慧,眼神中带上一丝愧疚。

许嘉慧,和那人太像了。

他瞥过眼,下意识地朝着叶堇夕的方向看了过去。本以为叶堇夕会大闹,可是她却出奇的安静。

“站住!”

叶堇夕正想上楼,却被人喊住。她侧过眸子,看着台阶上站着的许嘉慧。

“有事儿?”叶堇夕看了她一眼,又看了一眼站在原地的沈廷彦。她倒要看看,这个男人会让自己女人作到什么时候。

“廷彦都和我说了,你们的婚姻就是一场交易。我告诉你,你别妄想得到他!”许嘉慧昨晚给沈廷彦打了一晚上的电话,却始终没人接。

于是,一大早她就过来了。

有些事情,她不争取,或许转眼间就没了。

“哦?”叶堇夕心里漏跳了一拍,她倒是真的没想到沈廷彦会连这个也告诉许嘉慧。

她双手环胸,俯下身子凑近她的耳边,“那他有没有告诉你,昨天他在做什么?”说完,故意撩开耳边的长发,脖颈间的印子十分显目。

许嘉慧攥紧手心,想到和亲眼看见又是另一回事儿。如今,这赤裸裸的宣示让她有些站不稳。她看着叶堇夕,眼眸中满是怒火。

“啊!”

许嘉慧站在台阶上,整个人的身子突然间往后仰。

叶堇夕下意识地去拉,脑海中又闪现了几年前许嘉慧栽赃自己推她下楼的情景。

这个蠢女人,又来!

想到这儿,叶堇夕看了一眼楼下只有三阶的台阶,以及正在往楼梯边赶的沈廷彦。叶堇夕顺手一推,许嘉慧迅速往下跌去。

许嘉慧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愣了神。

她没想到,叶堇夕真的会当着沈廷彦的面推她下楼。

“叶堇夕!你疯了是不是?!”沈廷彦迅速赶过来,才堪堪接住了倒下来的许嘉慧。他看着依旧站在楼梯上的叶堇夕,出声嘶吼道。

“她这么爱演戏,我不作陪有些不礼貌啊!”叶堇夕装着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眨了眨眼睛。

“你!”

“廷彦,我的腿好痛!”许嘉慧红着眼眶,躲在沈廷彦怀里抽泣道。

“叶堇夕,我告诉你,要是嘉慧这腿再出事,我非让你还她不可!”说完,沈廷彦抱起许嘉慧往门外走去。

叶堇夕看着背影,仿佛身体被抽干似的,倒坐在楼梯上。

这就是男人。

眼瞎的男人。

一次,两次,都上当受骗还不自知的男人。

也是她放在心间这么多年的男人。

叶堇夕哭着哭着,又想笑。这一切,自己不是早该料到了么?

当初答应这件事情以后就应该想到现在的结果,这一切都是她主动选择的。

哭过以后,叶堇夕站了起来,她抹干净脸上的眼泪。

自己不能就这个样子颓废下去,不然的话会给许嘉慧以可乘之机,她可不想沈廷彦和许嘉慧这二人在自己面前逍遥自在。

她将早餐端回了自己的房间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身上由于昨夜的疯狂还在隐隐作痛。

外面传来了汽车发动的声音,叶堇夕想了想,走到窗边望过去,许嘉慧正笑靥如花的对着沈廷彦,早就没有了刚才楚楚可怜的样子,而沈廷彦则是满脸温柔,与对自己时的样子截然不同。

许嘉慧在进车之前无意间抬头便发现了窗边的叶堇夕,她对着叶堇夕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

就算两人结婚了又怎样?这个男人还是陪在了自己的身边,至于她这个名义上的未婚妻,用不了多久便会被抛弃的。

“你在看什么?”

沈廷彦打开车门后扭头发现许嘉慧正抬头张望,用手温柔的搭上了她的肩膀。

“没什么,廷彦,你这个别墅真的漂亮。”许嘉慧满脸向往。

沈廷彦眼神温柔的能滴出水来,“你喜欢的话常来就是了。”

“可是你的未婚妻……”

许嘉慧低头做小女儿状,满脸都是委屈与挣扎。

沈廷彦看着这样的她心里对叶堇夕更加厌恶,“这个事情你就不用管了,她把你的腿弄坏,我这样放过她已经是相当仁慈了。”

“廷彦……”

许嘉慧眼角的余光发现叶堇夕又站到了窗边,故意向沈廷彦的怀里倒去,沈廷彦眼疾手快的搂住了她。

“你的腿看来还没有好,还是赶紧去看看吧!”

“可是你方便吗?”

“没事。”

沈廷彦一边说一边将许嘉慧轻轻地放在了车内,许嘉慧抬头,窗边已经没有了人影。

叶堇夕,你永远得不到这个男人!

车子发动了,带着沈廷彦和许嘉慧渐渐离开了这里。

屋内,叶堇夕突然觉得面前的早餐索然无味,干脆又将它们放回了厨房,整个人窝在了沙发上,双手抱住自己的膝盖愣愣的盯着前方。

可以想象这样的日子会一直持续下去,甚至会持续到他们分手的那一天。即便有老太太撑腰,以沈廷彦那样固执的性格自己以后少不了受折磨。

“唉……”

叶堇夕幽幽的叹了口气,随后起身换了套衣服离开这里,她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一家私人医院,沈廷彦带着许嘉慧走了进去,刚一踏进医院的大门许嘉慧就喊疼,沈廷彦连忙给她找了一个轮椅推进了诊室。

“怎么了?”

医生察觉到有人进门抬头望去,看到是这二人时愣了一下。之前沈廷彦和叶堇夕之间复杂的关系在整个A市传的沸沸扬扬,几乎到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地步。

再加上今日沈廷彦是陪着那个演员一同前来,一生心里不由得对叶堇夕产生了几分同情。

“怎么,你治不了吗?”

沈廷彦的话打破了医生的思考,他忙不迭的点头。

“能治,当然可以治。”

沈廷彦一脸冰冷,“请你记住什么叫祸从口出,明白了吗?”

医生手上的动作一顿,“明白了。”

这分明就是威胁他不准将今天的事情说出去,医生暗暗摇头,看来那个叶家的小姐在沈总心里是一丁点儿地位都没有。

医生带着许嘉慧又是拍片子又是各种检查,最后得出来的结论是她的腿只是有一些轻微的磕碰,很小很小的一些外伤,连扭到都没有,根本不影响平时的行走。

沈廷彦接过片子以后看得十分认真,一旁的许嘉慧撇了撇嘴轻哼了起来。

“廷彦,我的腿真的好痛,”许嘉慧伸手轻轻揉搓,“医生你真的没有看错吗?为什么我会这么疼?”

相关文章:

男生搂腰会硬嘛,男生小鸡长啥样图片男生要看

甜宠小说 豪门密爱:陆少的掌心宝 全文阅读

堵在里面不准流出来/男人会在意女人的过去吗

摸着还未发育成熟:玩越南妹子的经验

未成18年不能看的视频,一双白丝包裹的小脚轻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