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推荐【顾总的专属娇妻】全文章节目录列表

2022-01-05 15:02 · 新商盟

何沐晴感觉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这么点背过,一大早出差没赶上飞机,回到家后发现没有带钥匙,偏偏这个时候男朋友的电话也一直没人接。

在这个风雨交加的大白天里,她除了投奔男友杜成外就无处可去了。

好在杜城家离地铁站不远,她一手举着伞一手拖着行礼箱,无比狼狈地穿行在大马路边上。

下雨的周末,杜成十有八九会在家睡懒觉,站在杜成家的大门口,她一边用手抚摸着湿透的衣裳一边抬手准备敲门。

举起的小手却在下一刻突然顿住,里面隐隐约约传来的动静似乎有些不寻常。

何沐晴将耳朵贴近门板,居然听到里面传来女子的娇嗔和男人的粗喘,其间还伴随着女子兴奋的声音。

何沐晴虽然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但多少还是懂一些的,里面分明就是在上演春宫戏。她大脑一片空白,手中的雨伞掉到地上。

屋内的人似是听到外面的动静,隐约可以听到女子在问:“是不是送早餐的过来了,我去开门。”

“让他先等一会。”杜成意犹未尽道。

“不行啦,我饿了。”伴随着女声靠近,门板‘呼啦’一声被人拉开。

一个身披床单的女人赫然出现在何沐晴的面前,两个女人同时愣了一愣,片刻过后里面的女子才低呼:“沐晴?”

何沐晴扫视了眼前的好闺密一眼,又看了一眼呆愣在里面床上的杜成,气得浑身颤抖。

“沐晴,你不是出差了么?”杜成迅速地套上衣服冲了过来,双手抓住何沐晴的肩膀焦急道:“沐晴你听我说,我和周妍她……只是蓬场作戏,你千万别放在心上。”

好一场蓬场作戏!

何沐晴冷冷地笑了,眼眶却流下泪来。

“沐晴,我错了,请你原谅我。”周妍低垂着头,一副愧疚不已的样子。

“你们……。”好半晌,何沐晴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咬牙切齿道:“你们继续作戏吧,当我没来过。”

扔下这句,她转身迅速地往楼下冲去,一头扎入雨中。

视线瞬间模糊了,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好闺密和男朋友,多么可笑的组合,她最爱的两个人却一起背叛了她!

春雨酒吧。

何沐晴一边挥舞着手中的酒瓶一边摇摇晃晃地嚷道:“我还要喝,我没醉……!”

“行了,祖宗,不就是被男人甩了么?多大的事啊。”已经陪她疯了一晚上的朱琳琳好不容易才将她扶出包房,正半拖半拽地将她往酒吧门口带。

“可为什么是她啊……周妍……她那么漂亮,那么多男人追……为什么偏偏要抢我的男朋友?”何沐晴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朱琳琳头疼地扫了一眼四周异样的目光,真是丢人丢到家了,早知道就不陪她过来喝酒了。

她将朱琳琳扶到墙边靠稳,叮嘱道:“你乖乖站在这里别动,我去看车来了没有,别乱动听到没有?”

已经醉得分不清爹妈的何沐晴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听到她的话,依旧又哭又笑地挥舞着手中的酒瓶,嘴里骂骂咧咧着:“姓杜的……你以为只有你会蓬场作戏?你以为只有你会出轨吗?我也会……。”

她手臂一挥,食指对准迎面走来的一位帅哥:“你!过来!”

被点名的帅哥环视一眼四周,用手指了指自己:“我?”

“就是你!”

男人走了过来,礼貌地对她点头:“您好……。”

何沐晴一手揪住他胸前的衣襟,一手拍了拍他的帅脸,醉眼迷离地打断他:“一晚多少钱?开个价,我买了!”

男人愣了愣,随即打量着她笑得一脸暖昧:“我很贵的,您买得起么?”

“这些够了么?”何沐晴从挂包里抹出一把红色大钞拍在他的脸上。

男人接住红钞看了一眼,然后用另一只手挑起她的下巴,低头在她的唇上吻了一吻,气息拂在她的脸上:“够了,包你满意。”

下一刻,何沐晴已经到了男人的怀里,被他半拉半抱地带往电梯的方向。

何沐晴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跟一个男人在床上大战三百回合,男人的动作娴熟温存,就连一向矜持的她都渐渐被他带入无法言语的旋窝中,最后由被动转为主动地抱住他,与他一起缠绵,一起沉沦……。

梦里的她很快乐,快乐得不愿醒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做这种丢人的春梦?

她用拳头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试图让自己快点清醒过来。

“醒了?”身后响起一个雅肆暖昧的男声。

何沐晴蓦地睁开双眼,转身,当她看到站在床前的半裸男子时,吓得尖叫一声从床上蹦起:“你是谁啊!”

她这么一蹦,原本盖在身上的薄被从身上滑落下去,光洁的身体完完全全地展现在男人面前。

她又是一声尖叫,拉起被子披在身上,大脑一片嗡嗡作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她怎么会跟一个陌生男人在酒店的床上醒来?

她低着头,再度用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在痛觉的刺激下,昨天的记忆渐渐地清晰起来。

杜成和周妍背着她上床了,她强拉朱琳琳到春雨酒吧买醉,后来好像随手抓了一个男人……。

她幽幽地抬起小脸望向眼前的男人,此人很高,很帅,笑容勾人,身材比例完美……当然了,这些都不是她现在需要关注的焦点,她关注的是……眼前的男人除了围了一条浴巾外,居然和她一样……没穿衣服。

也就是说,刚刚她做的不是春梦,而是现实?

她真的跟一个男人在床上大战了三百回合?

“你用一千块钱买了我一夜,想起来了么?”她越是悔恨得想自杀,男人唇边的笑容就越是诡异暖昧:“不知道小姐您是不是满意昨晚的服务,若是不满意,我还可以再……。”

“闭嘴!你给我闭嘴!”何沐晴尖叫着打断她,一张小姐因羞臊而通红。随即瞪着他:“你这人有没有一点羞耻心啊?出来卖还能笑得那么开心?”

“早就习惯了。”男人不以为然地耸耸肩。

“对了。”男人从桌面上拿起一张名片递给她:“我叫顾思博,这是我的名片,下回有需要记得继续点我,我会努力做到最好的。”

“需要你妹!给我滚开!”何沐晴一把便将他的名片撕得粉碎。

还下次?她这次就已经想撞墙死了。

就在她翻身下床的时候,由于太过激动,脚下一滑身体狼狈地往地面上摔去。

顾思博眼明手快,一把将她光裸的身体挽入臂弯,原本下坠的身体最终因为他的关系改为撞入他结实的怀中。

何沐晴被吓蒙了,额头有点疼……。

直到耳边响起一个暧昧的声音:“亲爱的,别抱我那么紧……。”

何沐晴小脸一热,这才发现自己正紧紧地抱着这个男人,而他原本系在腰上的浴巾也不知何时松掉了……。

“你……给我松手!”她情急地一把将他推开,又迅速地从他怀里爬起,扯过被单裹在自己身上。

此时门口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何沐晴被吓了一跳,刚要开口叫男人别开门,男人却已经拎起那条掉在地面上的浴巾往腰间一围绕,走过去将门锁扭开。

下一刻,杜成的身影闯了进来,何沐晴怔了一怔,本能地拉紧身上的被子,同时心里在一点一点地崩溃。跑出来叫小白脸她已经够丢人了,居然还被杜成抓了个正着?。

天杀的!到底是哪个王八蛋这么嘴快地把她给卖了!

杜成冷冷地扫了门边的顾思博一眼,径直往屋内走来,当她看到何沐晴光着脚丫裹着毛毯,脖子上还有清晰可见的吻痕时,气得冲上去便想打她:“何沐晴你这个贱人!”

刚刚接到陌生短信说何沐晴在这里跟人家开房时,他还不相信,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他的巴掌并没有打到何沐晴的脸上,因为手臂被顾思博冷冷地扣住了:“这位先生,女人是用来疼的,不是用来打的。”

看到杜成那么暴怒的样子,何沐晴脸上的惊慌一闪而逝,后退一步睨着他冷笑:“怎么?只准你劈腿却不准我出轨么?”

“你——!”杜成一把甩开顾思博的控制,反手指住他质问何沐晴:“他是谁?”

“他啊……。”何沐晴故作暖昧地一笑,走到顾思博身侧亲昵地搂着他的手臂:“当然是我的新男友了。”

顾思博极其配合地搂住她的腰肢冲杜成微微一笑:“前辈你好,我是沐晴的现男友。”

虽然被一只小白脸搂着浑身难受,但看到杜成因气愤而扭曲的脸庞她就心情舒畅。昨天看到杜城和周妍上床的时候,她何尝不是气得快要爆炸。

报复的快感还真是奇妙,她突然有些感谢起身边的这位小白脸。

一直躲在门口看热闹的周妍迟疑着走了进来,拉住何沐晴的双手关切道:“沐晴,我错了,我知道你在生我和杜成的气,但你也不能这样作贱自己啊,你跟我回去,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跟杜成来往了。”

她说得那么真诚,那么楚楚可怜。

整一个就是白莲花的形象,何沐晴嫌恶地将她的双手甩开,扫视着她:“真是搞笑了?你跟男人上床就是爱情,我就是作贱自己是吧?我家男人比你家这位丑还是比你家这位穷?”

“沐晴,你就别逞强了,你有几个朋友我还不知道么?”周妍仍是那一脸的自责和愧疚。

杜成已经气得口不择言,指着顾思博的鼻子:“何沐晴!他比我帅比我有钱比我爱你是吧?你他妈有种就让他娶了你!要是办不到你就乖乖跟我回家,昨晚的事情我会当没发生过。”

事情都发展到这种地步了,还怎么回家好好过日子?

要不是他劈腿在先,他会当昨晚的事情没发生过?何沐晴苦涩地轻吸口气,侧头冲顾思博微笑:“亲爱的,你愿意娶我么?”

“当然。”顾思博想也不想地点头,投给她宠溺的一笑。

“证件带了么?”

“随身携带。”

“刚好我也带了。”何沐晴踮起脚尖在他的颊边吻了一下:“等我一会,我去穿衣服。”

“一起去。”顾思博也没穿衣服,两人一起走回床边,将昨晚随意扔在地上的衣服一件件地拾起往浴室走去。

看着两人穿好衣服走出套房的背影,杜成又气又急却又拿他们没办法。

周妍拍着他的手臂安抚:“成,你别着急,沐晴不会真的这么草率就把婚给结了的。”

她嘴里安抚着杜成,望着门口的目光却不自觉地泛起一抹邪恶的笑意……。

因为已经到了上班时间,民政大厅内坐满了人。

不过顾思博号称这里有朋友,直接将两人的证件收走了,也省了排队的痛苦。

两人并肩坐在休息椅上,何沐晴侧头打量着身旁神情自若的顾思博,心想这男人不会是精神有问题吧?

结婚好歹也是终身大事,而且还是跟一个自己一无所知的对象结,他居然连一丝丝的紧张和担忧都没有,反而看起来还挺高兴的。

难道是因为……他一个出来卖的能娶上老婆本身就是件幸福的事。

“怎么?是不是觉得你老公我这张脸有越看越帅的潜质?”顾思博抬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笑得一脸自恋。

何沐晴没心思跟他开玩笑,而是睨着他一本正经道:“我是因为要到国外出差三个月所以随身携带户口本身份证,你怎么也随身带了?”

“这个嘛……。”顾思博笑了笑:“习惯了。”

习惯了?户口本又不是身份证那么小小的一张,往钱包里面一塞就完事了,况且男人不像女人随身带着包。

不会是有什么阴谋吧?

她的神色一凌,目光放冷:“老实交待,你是不是跟周妍是一伙的,故意拆散我跟杜成?”

“周妍?就刚刚那个女的?”顾思博摇头,一脸的无辜:“那种女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我怎么可能跟她一伙。”

虽然他说得很诚恳,但何沐晴还是越想越不对劲,昨天莫明其妙就赶不上飞机了,然后撞见杜成跟周妍在苟且,然后迷迷糊糊地叫了个鸭,还被杜成堵了个正着,最后到了这里……。

“不行,你让你那位朋友把证件还我,我不结婚了。”何沐晴情急道。

“喏,他来了。”顾思博用下巴指了一下往两人走来的好友。

没错,他的朋友是来了,不但拿回了两人的证件还拿来了两本带着钢印的结婚证。

“祝你们百年好合,有空记得请酒噢。”那朋友冲顾思博暧昧地挑了一下眉,随即被顾思博一个冷眼给瞪了回去,悻悻然地走了。

手里拿着新出炉的结婚证,看着上面两人的合影以及姓名,何沐晴突然有些崩溃:“怎么可以那么快……。”

“熟人嘛,优先照顾。”顾思博揽着她从椅子上站起,笑盈盈道:“老婆,我们走吧。”

拿着结婚证,何沐晴的大脑有些浑浑噩噩,脑海中重复的始终是同一个问题:我结婚了?就这么把自己嫁给了一个小白脸了……?

就算是人生如戏,也不该发展得如此百转千回啊!

偏偏这个时候某男还不怕死地问道:“老婆,现在是回你家还是回我家?”

何沐晴转过身去,冲他幽幽地吐出一句:“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此生不再相见!”

扔下这句,她转身一头扎进路边的一辆出租车绝尘而去。

某男站在路边注视着驶远的车子坏笑,有老婆了还回家找妈干嘛?

***

何沐晴从民政局离开后,直接去了公司。

朱琳琳一见到她的身影,便立马冲上来哇啦哇啦地叫开了:“何沐晴你这个死女人昨晚跑哪去了?电话也不接,害我找了你一晚上。”

何沐晴不自觉地拉了拉脖子上的衣领,强颜欢笑道:“我……等不到你就自己先回去了。”

“你骗人,我在你家敲了好久的门根本没有人应。”

“喝多睡着了嘛。”即便是公司里面最好的伙伴,她也实在没脸告诉朱琳琳她昨晚去叫了个鸭,刚刚还把自己嫁掉了啊。

虽然她不说,可眼尖的朱琳琳还是发现了她的异常:“你没换衣服,啊……你脖子上这是什么?别告诉我是蚊子叮的。”

“嘘……你小声点!”何沐晴忙冲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在朱琳琳的一再逼问下,她只好把昨晚至今天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她了,然后留她在独自在茶水间里风中凛乱。

唉,也难怪朱琳琳会惊得半个小时出不了茶水间,连她自己也被自己的荒唐行为给震住了。

因为杜成的出轨和自己的闪婚,何沐晴一整天都有些魂不守舍的,就连极品上司臭骂她没有赶上飞机的事情都没有丝毫反应。

见她如此藐视自己的权威,刘总气得一拍桌子让她滚出公司。

滚出公司?何沐晴终于清醒过来了,忙哀求道:“刘总,真的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男朋友昨天被车撞死了,所以……。”

虽然她所在的部门不起眼,但顾氏集团的待遇可是很可观的,她当初费了好大的劲才应聘进来,如果就这么被炒了就可惜了。

“天下男人这么多,死就死呗,怎么可以把这么重要的工作推掉?”刘总仍是气呼呼的。

什么人啊这是,何沐晴无语地在心底翻起白眼,却依旧低着头:“对不起……。”

看到刘总那不怀好意的脸,何沐晴就明白自己的工作极有可能是保不住了。

下班后,朱琳琳一路上都在缠着何沐晴雨要见她的新老公,任凭何沐晴怎么解释自己连对方的电话和住址都不知道,死活就是不相信。

好不容易把朱琳琳打发掉了,刚走到家楼下,却被杜成挡住了去路。

何沐晴表情一冷,厌烦地睨着他:“你来做什么?”

“沐晴,我是来跟你道歉的,我和周妍真的是最近在走在一起的,我鬼迷心窍了我……。”杜成说着还一脸悔恨地给了自己一巴掌,接又说:“我知道你对那个男人也不是真心的,我原谅你了,咱们和好吧,沐晴……。”

“对不起,我对他是真心的。”何沐晴打断他,同时一把将他的手掌从自己肩上推开。

杜成摇头:“我不信。”

何沐晴低头从包里拿出今天上午拿到的结婚证,冲他举高一线:“看清醒一点,我们已经是合法夫妻了,请你以后别再来搔扰我的生活。”

夜幕下,杜成的脸色苍白。

他一把夺过何沐晴手中的结婚证认真沈视起来,没错,是她和那个男人的相片,也是她的名字……。

“何沐晴你疯了!”他把结婚证狠狠地砸在她脸上。

何沐晴闭了闭眼,是啊,她是疯了,被眼前这个男人给逼疯的。

她不但疯了,还离饿死不远了。

短短的两天,男朋友出轨了,工作丢了,还嫁了个……。

她转身上楼,却在临近家门口的时候步伐突然一顿,打量着携大包小包地堵在她家门口的男人,好不容易才平复一点的心情再度沸腾。

“你这是在做什么?”她耐着性子问。

原本靠坐在门边的顾思博从地上站起,脸上的表情很无辜又很理所当然:“我们是夫妻,当然要住在一块的呀,我想了想,我那里太小了,还是搬来你家好点。”

他脸上吟着笑,那笑容……在昏暗的楼道灯光照耀下显得格外迷人,如此好看的男人,可惜是个出来卖的。

何沐晴摇摇头,正想叫他从哪里来滚回哪里去。

顾思博却先她一步用讨好的口吻道:“老婆,从今以后我会保护你,宠你,养你一辈子,再也不让你受今天这种气了。”

他的话,既然让何沐晴那颗千仓白孔冰凉透顶的心瞬间变得暖融融的。

她做梦都想要一个能保护她,宠她,爱她一辈子的男人。特别是在经历过杜成和周妍的背叛后,她就变得更加渴望了。=

相关文章:

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 小说农村大炕乱睡&极品老木匠

自愿被sm俱乐部调教*姪女我终于进去

长生王者小说免费全文,长生王者无删减全本

他把我批日出水了 女友被别人灌浆 我被两个老外包了一夜

淘宝无货源无库存店群差价运营的套路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