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推荐 顾总的专属娇妻 免费阅读TXT大结局

2022-01-05 15:53 · 新商盟

虽然他说得很诚恳,但何沐晴还是越想越不对劲,昨天莫明其妙就赶不上飞机了,然后撞见杜成跟周妍在苟且,然后迷迷糊糊地叫了个鸭,还被杜成堵了个正着,最后到了这里……。

“不行,你让你那位朋友把证件还我,我不结婚了。”何沐晴情急道。

“喏,他来了。”顾思博用下巴指了一下往两人走来的好友。

没错,他的朋友是来了,不但拿回了两人的证件还拿来了两本带着钢印的结婚证。

“祝你们百年好合,有空记得请酒噢。”那朋友冲顾思博暧昧地挑了一下眉,随即被顾思博一个冷眼给瞪了回去,悻悻然地走了。

手里拿着新出炉的结婚证,看着上面两人的合影以及姓名,何沐晴突然有些崩溃:“怎么可以那么快……。”

“熟人嘛,优先照顾。”顾思博揽着她从椅子上站起,笑盈盈道:“老婆,我们走吧。”

拿着结婚证,何沐晴的大脑有些浑浑噩噩,脑海中重复的始终是同一个问题:我结婚了?就这么把自己嫁给了一个小白脸了……?

就算是人生如戏,也不该发展得如此百转千回啊!

偏偏这个时候某男还不怕死地问道:“老婆,现在是回你家还是回我家?”

何沐晴转过身去,冲他幽幽地吐出一句:“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此生不再相见!”

扔下这句,她转身一头扎进路边的一辆出租车绝尘而去。

某男站在路边注视着驶远的车子坏笑,有老婆了还回家找妈干嘛?

***

何沐晴从民政局离开后,直接去了公司。

朱琳琳一见到她的身影,便立马冲上来哇啦哇啦地叫开了:“何沐晴你这个死女人昨晚跑哪去了?电话也不接,害我找了你一晚上。”

何沐晴不自觉地拉了拉脖子上的衣领,强颜欢笑道:“我……等不到你就自己先回去了。”

“你骗人,我在你家敲了好久的门根本没有人应。”

“喝多睡着了嘛。”即便是公司里面最好的伙伴,她也实在没脸告诉朱琳琳她昨晚去叫了个鸭,刚刚还把自己嫁掉了啊。

虽然她不说,可眼尖的朱琳琳还是发现了她的异常:“你没换衣服,啊……你脖子上这是什么?别告诉我是蚊子叮的。”

“嘘……你小声点!”何沐晴忙冲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在朱琳琳的一再逼问下,她只好把昨晚至今天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她了,然后留她在独自在茶水间里风中凛乱。

唉,也难怪朱琳琳会惊得半个小时出不了茶水间,连她自己也被自己的荒唐行为给震住了。

因为杜成的出轨和自己的闪婚,何沐晴一整天都有些魂不守舍的,就连极品上司臭骂她没有赶上飞机的事情都没有丝毫反应。

见她如此藐视自己的权威,刘总气得一拍桌子让她滚出公司。

滚出公司?何沐晴终于清醒过来了,忙哀求道:“刘总,真的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男朋友昨天被车撞死了,所以……。”

虽然她所在的部门不起眼,但顾氏集团的待遇可是很可观的,她当初费了好大的劲才应聘进来,如果就这么被炒了就可惜了。

“天下男人这么多,死就死呗,怎么可以把这么重要的工作推掉?”刘总仍是气呼呼的。

什么人啊这是,何沐晴无语地在心底翻起白眼,却依旧低着头:“对不起……。”

看到刘总那不怀好意的脸,何沐晴就明白自己的工作极有可能是保不住了。

下班后,朱琳琳一路上都在缠着何沐晴雨要见她的新老公,任凭何沐晴怎么解释自己连对方的电话和住址都不知道,死活就是不相信。

好不容易把朱琳琳打发掉了,刚走到家楼下,却被杜成挡住了去路。

何沐晴表情一冷,厌烦地睨着他:“你来做什么?”

“沐晴,我是来跟你道歉的,我和周妍真的是最近在走在一起的,我鬼迷心窍了我……。”杜成说着还一脸悔恨地给了自己一巴掌,接又说:“我知道你对那个男人也不是真心的,我原谅你了,咱们和好吧,沐晴……。”

“对不起,我对他是真心的。”何沐晴打断他,同时一把将他的手掌从自己肩上推开。

杜成摇头:“我不信。”

何沐晴低头从包里拿出今天上午拿到的结婚证,冲他举高一线:“看清醒一点,我们已经是合法夫妻了,请你以后别再来搔扰我的生活。”

夜幕下,杜成的脸色苍白。

他一把夺过何沐晴手中的结婚证认真沈视起来,没错,是她和那个男人的相片,也是她的名字……。

“何沐晴你疯了!”他把结婚证狠狠地砸在她脸上。

何沐晴闭了闭眼,是啊,她是疯了,被眼前这个男人给逼疯的。

她不但疯了,还离饿死不远了。

短短的两天,男朋友出轨了,工作丢了,还嫁了个……。

她转身上楼,却在临近家门口的时候步伐突然一顿,打量着携大包小包地堵在她家门口的男人,好不容易才平复一点的心情再度沸腾。

“你这是在做什么?”她耐着性子问。

原本靠坐在门边的顾思博从地上站起,脸上的表情很无辜又很理所当然:“我们是夫妻,当然要住在一块的呀,我想了想,我那里太小了,还是搬来你家好点。”

他脸上吟着笑,那笑容……在昏暗的楼道灯光照耀下显得格外迷人,如此好看的男人,可惜是个出来卖的。

何沐晴摇摇头,正想叫他从哪里来滚回哪里去。

顾思博却先她一步用讨好的口吻道:“老婆,从今以后我会保护你,宠你,养你一辈子,再也不让你受今天这种气了。”

他的话,既然让何沐晴那颗千仓白孔冰凉透顶的心瞬间变得暖融融的。

她做梦都想要一个能保护她,宠她,爱她一辈子的男人。特别是在经历过杜成和周妍的背叛后,她就变得更加渴望了。

轰人的话语一收,她焉焉地扔下一句:“进来吧。”

她想好了,既然是演戏就要演全套,让他搬进来一起住不但多了个互相照应的人,还能勉去杜成的搔扰,没什么不好。

因为是一个人住,何沐晴租的房子只有一室一厅,她一边换鞋一边冲顾思博扔去一句:“除了卧室是禁地,其它地方你自己看哪里合适就睡哪。”

“为什么卧室是禁地?”顾思博不解。

何沐晴冷眸一瞪:“难不成你还想跟我睡床上?”

“咱们不是刚结婚么?哪有新婚夫妻分房睡的。”某男不太高兴地低咕了一句。

“顾思博,你再哆嗦一句我把你扔出去!”某女恶狠狠地威胁,前者终于乖了。

因为没有去市场买菜,晚餐何沐晴只下了两碗面条了事,不过顾思博还是很高兴,一边吃一边嘴甜地讨好:“老婆做的面条就是比外头的好吃。”

何沐晴轻吸口气,放下碗筷,望着他一脸严肃道:“顾思博,我有话跟你说。”

“你说吧,我听着。”顾思博埋头继续狼吞虎咽地吃面。

“第一,你要住在我这里可以,由于我现在工作随时都有可能会丢、自身难保,所以房租、水电费、家务活你得负责一半。”

“不用,我养你。”顾思博大方地一拍胸脯。

“你拿什么养我?拿你做鸭挣来的那些钱吗?”何沐晴没好气地翻了他一眼,接着道:“第二,虽然我们迟早是要离婚的,但目前你仍然是我名义上的丈夫,我不想让人家知道我的丈夫是做鸭的,所以你必须把酒店的工作给我辞了,正正经经找份工作做。”

“好,我听你的。”

“你会做什么?我可以帮你留意一下。”

“我会……。”顾思博想了想,会的东西太多了,还真挑不出一件适合的来。

“我看你像是什么都不会。”何沐晴没好气地扫视着他:“这么血气方钢的大男人不学点技术防身,却跑去学人家做小白脸,真是的。”

某男无语,能别开口闭口就小白脸么,很难听的好吧?

何沐晴突然想起什么,道:“对了,我们公司最近要招一批楼层保安,你身高和容貌都合格了,要不要去试下?”

“去顾氏集团当楼层保安?”某人惊诧。

“怎么?委屈你了?”

“不……不委屈。”

“顾氏是有名的大集团,发展前景很好,工资待遇也是业界数一数二的,以后混久了还可以申请到福利房。光底下员工有两万三千……三千……。”

“两万三千六百人。”在何沐晴还在抓耳挠腮想具体数字时,某男已经嘴快地接口。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何沐晴狐疑地看着他。

又多嘴了,顾思博在心里暗暗提醒了自己一句。

“呵呵……我在杂志上看过顾氏集团的简介。”

“不错嘛,还会关注财经杂志。”何沐晴撇撇嘴,起身端着面碗进厨房去了。

***

第二天一早,何沐晴醒来的时候听到外头有动静,一时间居然有些缓不过神来。

直到睡意渐渐退去,意识渐渐回拢,才终于想起昨晚自己好像收留了一个……老公?

嗯,没错,就是老公!

想到自己这几天的鲁莽行为,何沐晴有些崩溃地用拳头在自己的脑袋上敲了敲,随即双目圆瞪地盯着天花板发呆。

直到门口传来一个磁性又温和的声音:“老婆,该起床上班了,不然要迟到了哟。”

老婆……好刺耳!

何沐晴扫了一眼墙上的时间,当她看到时针已经指向8点钟时,立马呼啦一声从床上爬起,走到衣柜前开始换衣服。

当她换好衣服拉开房门走出去时,一阵扑鼻的食物香味立马迎面而来,迎接她的还有整洁的客厅,茶几上看起来色香味俱全的早餐,最耀眼的……当数茶几边上笑的一脸迷人的帅哥了。

之前要么是在情绪激动下、要么就是晚上跟此男见面,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惊艳过。

此时她甚至忘了此男只是个出来卖的,是个她极度看不起、靠女人吃饭的男人,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被他唇畔那优雅迷人的笑容给魅惑住了。

直到……他的帅脸在自己眼前放大,唇上有温热柔软的触感袭来,何沐晴才稍稍回过神来。

“早安,老婆。”某男在她耳边轻咬低语。

何沐晴傻傻地回应:“早……。”

‘安’字被什么东西堵了回去,是他的唇,不带任何征兆地挤过她的唇齿,直驱口腔最里面,在里面娴熟地攻城掠地起来。

何沐晴彻底地傻住了,好不容易才回胧的理智也在一瞬间被他吻去,就这么呆呆地瞪着他近在咫尺的帅脸,任由他将自己抵在墙上吻得热情如火。

何沐晴不得不承认,他的气息与同他的长相一样迷人,他的吻技与同他的笑容一样勾人……。

总结完就是一句话,她很没出息地被一个小白脸给魅惑到了!

“跟前男友没吻过?技术这么差。”

一句话,彻底地让何沐晴出了戏!

那双瞪着他的眼眸也渐渐地有了焦聚,他在干什么?上来就强吻了她,还嫌她技术差?

小脸一红,她气鼓鼓地用双手在他的胸口上推了一记:“我又不像你是靠取悦异性吃饭,当然没你技术好了!”

他居然还在笑,没脸没皮地对她笑?

想到他的职业,想到他每天晚上都在吻着不同的女人,何沐晴的胃部突然涌起一抹反感,捂着嘴巴快步往洗手间冲去……。

‘呕’的一声,她抱着马桶一阵干呕起来,呕得上气不接下气。

“你不会是怀孕了吧?”顾思博双手环胸地倚靠在洗手间门口,转念一想,那天晚上的她明明是第一次,就算要怀孕也不可能那么快。

想到那晚她在自己身下痛苦又愉悦地扭动身体时的情景,顾思博唇角绽出一抹浅笑,用杯子接了杯干净的水递到她面前:“来,漱下口。”

何沐晴接过他递过来的水杯整漱了下口,又接过他递过来的温开水喝了一口后,胃里总算是平静下来了。

她将水杯重重地往洗手台上一放,抬眸瞪着顾思博恼火道:“我警告你,下次不准再吻我,也别碰我!”

“为什么?”顾思博感觉自己的小心灵受到了伤害。

“你说呢?”何沐晴起身,一把将堵在门边的他推开后挤了出去。

吃早餐显然已经来不及了,她可不想自己真的被张总开除,所以不理会顾思博的好心挽留便匆匆出门了。

坐上公车,算了算时间在九点之前赶到公司还来得及时,才终于松了口气。

坐在公车上,她下意识地用手指抹了一下自己被吻得有些麻木的唇,脑海中浮上刚刚被顾思博坻在墙上热吻的情景,小脸不自觉地红了……。

***

何沐晴赶到顾氏大楼,步入大堂时眼前突然横出一抹身影挡住她的去路。她怔了一下,定眼一看,居然是周妍!

身为好友却抢了自己的男朋友,何沐晴以为周妍不会再有脸出现在自己面前了,没想到还堵到自己公司来了?

唇角一弯,何沐晴嘲弄地笑了:“怎么?抢了个宝贝,向我炫耀来了么?”

“当然不是,来向你请罪的。”周妍也跟着笑了。

何沐晴打量着她含笑的脸:“也没见你有负罪的表情啊,抢了自己好朋友的男人居然还笑得那么开怀,脸呢?周小姐?”

“好朋友?”周妍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膀:“我从来没觉得咱俩是好朋友,因为你不配!不管是身份地位还是容貌都不配!”

周妍顿了顿,接着说:“当初是我先认识杜成的,杜成理应属于我,却被你捷足先登了,现在不过是你物归原主的时候到了。”

何沐晴的脸色渐渐地苍白起来,没想到自己最要好的朋友在抢了自己的男朋友后,还能说出这种话来。

那么平日里她接近自己不是因为喜欢和自己交朋友,而是为了从她手中抢走杜成?她从一开始就是有预谋地出现在自己身边的?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她还真是无话可说了!

脚步一转,何沐晴撇下她快步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

顾氏顶楼总裁办公室。

这是一间集办公与休闲一体化的现代化办公室,办公室四周全是透亮的落地窗装饰,黑白两色的装饰,让整间办公室看上去简洁明亮,却又不失档次。

办公室一角的室内高尔夫旁,身穿洁白衬衫、深蓝色西裤的男子双手握着球杆,格外认真而又优雅地将高尔夫球推入球洞里。

他的身后……是干净如画的蓝天白云,如同他的人一般迷人。

一旁的助理翻开手中的文件夹,一字一句地向男子汇报着工作……。

汇报告一段落时,门口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美丽的秘书小姐走了进来,对着男子的背影恭敬道:“顾总,周小姐过来了。”

男子眉心微挑,手中球杆也随之一停,只沉吟了两秒便对助理道:“你去告诉她,事情办的令我很满意,男人她自己留着用就好。”

助理点头,退了出去。

一身妩媚装扮周妍打量着从总裁办公室里走出来的肋理,礼貌又狐疑地问道:“您是……顾总?”

“我是顾总的助理,姓余。”余助理面色平静道:“顾总让我转告周小姐,事情办得不错,至于杜成先生周小姐自己留着用便好。”

余助理将手中支票放在桌面上推给她:“这是给周小姐的报酬。”

周妍拿起支票看了看,漂亮的眸子染上一抹欣喜的笑意,随即抬头盯着余助理道:“那我入职顾氏的事情……。”

“周小姐可以随时找人事部登记入职,不过三个月的试用期不能免,因为顾氏不养没用的员工。”

“我知道,谢谢助理先生。”周妍按奈不住兴奋地笑了。

能入职顾氏实习已经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了,她哪还敢奢望更多?

为了能成为顾氏的一员,为了将何沐晴比下去,这两年来只要顾氏一有招聘活动她就会拼命地往里挤,只可惜每次都是第一轮面试就被刷下来了。

今天终于有机会成为顾氏一员了,她的心里自然高兴坏了。

刚刚安静下来总裁办公室很快又响起了敲门声,依然是美丽的秘书小姐,只是这次手里多了一位年约四岁,长相漂亮的小男孩。

秘书小姐笑的甜美:“顾总,小少爷过来了。”

没等秘书小姐将话说完,小萌娃便挣脱她的手往屋内跑去,直接抱住贵气男人的大腿,肉嘟嘟的小脸微微仰起:“爹地,找到妈咪了吗?”

顾思博手中的球杆往助理处一扔,掀长的身姿弯了下去将小萌娃抱起,宠溺的浅笑晕染在唇角:“找到了。”

“真的吗?没骗宸宝?”

“没有。”顾思博抱着他回到办公桌后的皮椅落坐,又将他放在自己腿上后,从抽屉里面拿出一本红色的小本本递给他:“知道这是什么吗?”

小顾宸还是第一次见结婚证,迷茫地摇头,但还是伸手接过小本本,看到上面的合照时漂亮的小脸立马笑成了一朵花:“妈咪……真的是妈咪耶……。”

看着小萌娃兴奋的脸,男人的唇角不禁跟着泛起一抹柔和的浅笑。

小萌娃欢呼完,再度仰起小脸望着他:“妈咪在哪里?宸宝可以去看妈咪吗?”

“嘘……。”男人修长的食指放在唇上,冲他眨巴了一下眼眸:“不可以,会吓着妈咪的。”

小萌娃的脸垮了下来……。

可是人家真的好想妈咪啦!

***

中午,何沐晴去人事部给她那位新老公拿招聘表,意外地看到周妍从人事部走出来,而周妍也看到了她,冲她勾了勾唇角后又冲她扬了扬手中的工作牌。

看着她得意地离去的背影,何沐晴在心中无语:还真是冤家路窄,从同班到同男人……现在又成同事了!

不过没关系,反正顾氏又不是她周大小姐的地盘,她也没必要畏惧她。

拿到招聘表后,何沐晴一边往楼下走一边给顾思博打电话……。

《顾总的专属娇妻》

电话响了许久……久到何沐晴都快要不耐烦时才终于被人接起。

磁性而温柔的声音传来:“老婆,你找我?”

“你怎么回事啊?干嘛这么久不接电话?”何沐晴没好气地责备完,也懒得听他的解释了,接着说道:“你到顾氏了没有?我帮你拿到应聘表了。”

电话那头的顾思博浅笑:“谢谢老婆,不过我自己已经拿到表格了,正在等着面试呢。”

“这么快?”

“嗯,刚拿到。”

何沐晴点了点头:“那就好,顾氏的招聘会向来比较严格,一会面试的时候别紧张,面试完了给我打电话。”

“是的,老婆。”

“那就这样,我先去忙了。”

挂断电话后,顾思博将手机放回抽屉内,抬头发现余助理惊讶的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眉心一挑,冲他说了句:“还不快去给我拿楼层保安的应聘表?”

“顾……顾总……您玩真的?”余助理张嘴结舌。

“你见我玩过假的么?”

“没……可为什么啊?”

“不为什么。”顾思博从皮椅内站起,往办公室外头走去。

“顾总,会议马上要召开了,您上哪去……?”

“应聘。”

“……”

忐忑不安地度过了一上午,张总居然没有再提要解雇她的事情,何沐晴心中疑惑的同时不禁松了口气。

据说是上头没有批准张总将她解雇的申请,至于是哪个上头没有人知道,何沐晴自然懒得去问。

张总只是用凉凉的语气朝她说了句:“别以为上头有人就可以继续不负责任地在公司混日子,你若再不拿出优秀的作品来,到时一样会被公司炒掉。”

“这个我知道的,张总。”何沐晴无奈道。

“去,帮我把这份文件送到刘副总办公室。”张总扔给她一份文件。

又打发她去当跑腿,何沐晴心下不满,却又不得不乖乖接过文件转身走出去。

在前往78楼刘副总办公室时,与何沐晴同电梯的两位女员工兴致勃勃地讨论着:“诶,你听说了么?新任总裁已经正式接手顾氏集团了,这次回国不但会接手顾氏,还会在短时间内跟唐氏集团的千金订婚。”

“前顾总的二儿子?”

“对,Timon,一直在国外打理分公司来着,所以没有人见过他,据说长的一表人才,只可惜已经有未婚妻了。”

“呵呵,那唐小姐命好啊!”

“可不是么,我还听说啊,这个顾总为了讨唐小姐欢心,还要在公司举办一次珠宝设计大赛,专为唐小姐量身打造一套订婚典礼上佩戴的首饰,奖金高达一百万呢,设计部的人有福了。”

“真的?一百万……?”何沐晴忍不住插了一句。

两位女员工愣了一下,同时扭头看了她一眼,没有搭理她便迈了出去。

一百万……。

何沐晴的大脑被这个好消息填满了,虽然得奖对她来说就如同登月一样难,但光是想想这笔诱人的奖金就觉得好兴奋啊,好有参赛的动力!

没想到传闻中的顾总这么在乎唐小姐,还特地砸重金为她举办了一场珠宝设计大赛!

满脑子都是一百万的何沐晴并没有留意到前眼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小身影,而那小身影正直直地往她冲了过来,一把抱住她的双腿奶声奶气地喊了声:“妈咪……辰宝好想你!”

何沐晴被吓了一跳,低头一看,居然是一个小孩,一个长得比小宠物还要萌的小孩……。

此小孩双手紧紧地抱着她,小脸贴着她的身体,嘴里欢喜地喊着:“妈咪……我终于找到你了。”

何沐晴讶然地环视一眼四周,心想着谁那么胆大包天把小孩带公司来了?不想干了吧?

“那个……。”何沐晴有些不自在地推了推小萌娃的身体:“小朋友您认错人了,我不是你的妈咪……。”

“你是,你就是……。”小萌娃急得跺起了脚。

“行行行……你先别嚷嚷。”何沐晴忙将他拉到一侧,在他跟前蹲下后,一边打量着他一边问道:“小朋友你告诉我,你跟谁到这里来的?家人呢?我带你去找他们。”

“我跟爹地来的。”小萌娃乖巧地答。

这孩子长的可真漂亮,父母肯定也长得不错才对,只可惜……。

何沐晴再度打量起他来,看起来应该有四岁了,不该连自己的妈妈都会认错的呀,难不成是脑子有问题的残疾小孩?

一想到他可能是哪位家长不小心走丢的残疾小孩,何沐晴突然对他涌起一抹同情,抬起手掌在他的发顶上揉了揉,随即牵起他的小手:“走,我带你找爹地去,嗯……不过你得告诉我你爹地叫什么名字,在几楼工作。”

“我爹地叫Timon,在80楼上班,我是偷偷跑下来找妈咪的。”

就知道是偷跑出来的小屁孩,何沐晴无语。

不过,等等……。

小屁孩刚刚说什么来着?他的爹地叫Timon?在80楼上班……。

Timon、80楼……。

何沐晴一个踉跄,差点没栽倒在地。

Timon、80楼……那不就是顾氏集团新上任的总裁么?刚刚她才听电梯里的女员工讨论过此人来着。

没想到这位传说中年轻帅气,对未婚妻宠爱至极的大总裁,居然连儿子都有了,而且还是个大脑不太正常的儿子……。

“那个……我送你回80楼找爹地吧。”她牵着小萌娃耐心地哄道。

“不嘛,我要跟妈咪一起玩。”

“看清楚,我不是你的妈咪。”为了让他看清楚自己,何沐晴甚至还往他跟前凑了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要是能有跟大总裁生孩子的命,这会就不用被一个小领导欺负成这样了。”

“你就是我妈妈,妈妈为什么不要辰宝嘛……。”小家伙小嘴一瘪,伤心地哭了起来。

“怎么又哭了……。”何沐晴表示很无奈,要是让别人看到还以为她把大BOSS的儿子怎么了呢,到时她就真要被扔出顾氏了。为了哄好这孩子,她只得改口道:“好吧好吧,我是你妈咪,妈咪现在很忙,你先回爹地身边去好不好?好,咱们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相关文章:

我和退休老妇的乱情,太深了好涨尿进来了&我的极品女教师

全身酥麻感是怎么回事/宝贝让我尝尝你那里的味道

男朋友每次都叫我叫大声_被灌满校花怀孕

善良的女秘密书 315电影网

可以插着相拥入睡|总裁挺进律动啊太深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