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txt免费全本小说大全下载免费

2022-01-05 14:20 · 新商盟

简绎心的耳边似乎还能听到安菁压低了的得意笑声,从小到大,不管她喜欢什么,想要什么,全都会被安菁用各种手段抢过去。

他们两,把自己骗得好惨!

枉她知道自己的怀孕的时候那样开心,迫不及待地想要跟齐光分享这个好消息。

结果没想到,就连那晚她喝醉酒,也是被安菁算计好了的,现在连肚子里的孩子都不知道是谁的……

豆大的泪珠砸在纯白的被子上,晕出了一大片湿润的痕迹。

简绎心心神俱伤,伏在被子上哭得泣不成声。

突然小腹传来一阵钝痛,简绎心面色一痛,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肚子。

在得知自己怀孕的时候,她就查过资料,怀着宝宝的时候不能情绪太过激动,否则的话对胎儿的发育会有影响。

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来路不明之后,简绎心不是没有想过不要,但是终究还是没有办法狠下心……

病房的门再一次打开,简绎心原以为进来的是医生,抬头看去,却生生愣住了。

只见一名身材高大,五官俊逸非凡的男人步履沉稳地走了进来。

男人身穿一身剪裁得体的深色西装,将倒三角的身形展现得淋漓尽致,行走间姿势优雅矜贵,犹如上世纪的贵族王子一般气势非凡。

完美的面部线条因为紧绷而显得有些冷硬,斜飞霸气的浓眉下是高挺的鼻梁,最出色的便是那一双深邃冷凝的眼眸,犹如雪山之巅的万年寒潭一般深不可测。

男人一直走到病床边坐下,一双眼眸微微放在简绎心的身上,淡淡开口:“你想要什么?”

简绎心愣了愣,樱桃般的小嘴微微张了张,有些讶异又有些疑惑:“你说什么?”

“我说,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男人低沉醇厚的声音犹如带着天生的磁性一般,好听的让人耳朵一动。

简绎心终于反应过来,她想起来,自己之前意识涣散的时候,好像就是这个男人抱起了自己。

想到这里,简绎心的手下意识攥紧了被子,问道:“你是谁?是你送我来医院的吗?”

祁久慕目光微凝,神色间有些冷淡,却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沉着声音开口解释:“祁久慕,家父曾受过令尊的恩惠,让我来报恩。”

祁久慕?

将这三个字在舌尖转了转,简绎心微微皱眉,她并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见女人皱着眉不说话,祁久慕目光沉了沉,眉心不耐的微蹙。

老爷子也是,明知道他每天光公司的事情就够忙的了,偏偏还要他亲自来问话。

祁久慕抬手看了看腕表,淡淡开口:“你想要什么?”

简绎心低着头,有些踯躅。

她的手下意识地抚上了自己的肚子,而后有些迟疑地抬起了头:“想要什么都可以吗?”

“嗯。”祁久慕淡淡点头。

简绎心咬了咬下唇,眼中闪过一丝决然,开口道:“我想要一年的婚姻,只要你跟我结婚一年,名义上的那一种。”

她想到了安菁的算计和齐光的背叛,想到了自己如今的处境,就犹如孤身漂浮在波澜大海之上的浮萍一般。

眼前的祁久慕就像是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出现在她的面前,只有紧紧抓住了他,才能将她救出深渊。

被骗被背叛的人是她,肚子里的孩子却始终都是无辜的。不管怎么样,她都不能让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背负着父不详的名声出生……

祁久慕听到简绎心的要求,深邃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暗光,视线下意识地撇了一眼对方紧紧捂住的肚子。

见祁久慕反应漠然,简绎心怕他不愿意答应,连忙解释道:“你放心,这一年里不管你想做什么都随你,我不会干涉你的任何私事……”

“好。”祁久慕应了一声之后,站起了身。

“你养好身子,其余的我会准备。”说完,他毫不犹豫地离开了病房。

简绎心怔怔地看着祁久慕离开的背影,有些不敢相信,对方竟然就这样答应了自己?

良久之后,她才反应过来,微微低头,视线落在了自己的肚子之上。

“宝宝,我给你找了一个爸爸,你会喜欢他吗?”

话音刚落,简绎心嘴角又勾起了一抹自嘲苦笑。

不过只是暂时的罢了,一年时间,给孩子一个合理的身份,也给她自己一个喘息的机会。

一年之后,她和这个男人之间不会再有任何关系。

而她的宝宝……

简绎心的手抚上了肚子,眼中闪过一丝暖意,即便一辈子都不知道孩子的爸爸是谁,她也会一个人把宝宝带大。

突然响起的铃声打断了简绎心的思绪,见来电的人是安家别墅的陈姨,简绎心赶紧接了起来。

“绎心,你妈病了,正发着高烧呢,但是太太不让人送她去医院,你赶紧回来一趟吧!”

简绎心顿时有些慌:“陈姨,我妈怎么了?怎么会突然发高烧?”

电话那头的陈姨有些支吾,避重就轻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你先回来吧,不然你妈怕是要烧坏了。”

听到这里,简绎心也顾不得其他,跟陈姨道了一句谢后就挂了电话。

她看着自己左手上吊着的点滴,心一狠,拔了针头就往外面走。

急急忙忙地打车到了安家别墅,因为别墅区在半山不好打车,简绎心特意让出租车司机在外面等一会儿,好让她等会能直接带妈妈去医院。

简绎心急匆匆地敲着别墅的门,来开门的人正是陈姨。

“陈姨,我妈呢?她现在怎么样了?”简绎抓住陈姨的袖子,急急地问道。

陈姨见简绎心面色苍白,发丝凌乱的模样,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低下头不看她:“绎心,太太和小姐都在等着你呢……”

简绎心眼眸一缩,心中有些紧张。

陈姨这话里的意思,意味着安菁和林枚肯定不会让她这么轻易地送她妈去医院。

她5岁时父亲意外去世,父亲的好友安尚杭怜惜方初荷和她孤儿寡母日子艰难,便把她们接回家照顾。

方初荷一直感念安尚杭的恩情,自愿在安家做着保姆佣人的事,也一直教导简绎心要懂得感恩,把安家全家人都当成恩人对待。

简绎心心里也一直很感谢救济她们的安叔叔,甚至因为幼年丧父的原因,对温和慈爱的安叔叔有几分孺慕依赖。

但是和安尚杭善待她们母女不同的是,安尚杭的妻子林枚对于她们母女一直很不友好,在安尚杭不在家的时候对她们动辄打骂,都是常有的事情。

而林枚的女儿安菁,更是从小到大以欺负简绎心为乐,不管简绎心有什么,或者喜欢什么,她都要通通抢过去。

就连齐光……

想到这里,简绎心的心不受控制地痛了起来。

一直以来,面对林枚的表里不一,安菁的任性欺负,甚至于家里其他佣人看菜下碟的冷眼针对。

性子胆小怯懦的方初荷通通都忍了下来,并且还一再告诫简绎心要懂得感恩,跟她一起忍耐。

可是她们的忍耐并没有换来别人的理解和宽容,反而只有一次次的得寸进尺、肆无忌惮……

“哟!我当是谁呢,怀着个父不详的小野种,还有脸来我家?”林枚的声音依旧尖利刻薄,十分刺耳。

简绎心的手死死攥成拳头,忍下了胸膛之中的屈辱,语气波澜不惊:“太太,我是来送我妈去医院的。”

“呵!真是搞笑,我安家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林枚冷笑不已,看着简绎心的眼中满是鄙夷。

一边的安菁看着简绎心那张明明苍白无比,偏偏却还美得惊人的脸,心中又是嫉妒又是愤恨。

想到之前在订婚宴上,那个突然出现把简绎心抱走的俊美男人,她简直恨不得上去把对方的脸给划花!

她简绎心不过是长了一张狐狸精的脸蛋罢了,而且现在还是一个被野男人搞过的破鞋,凭什么还能找到那么好看的男人?

那样优秀俊美犹如神祗一般的男人,就应该围在她安菁这样的千金大小姐身边才对!

想到这里,安菁心下越发生气,她冷笑着开口:“想把方初荷接走?那要看你能不能把我们伺候开心了才行!”

简绎心眼中闪过一丝痛色,出口的声音因为屈辱和愤怒而有些沙哑:

“安菁,你先是设计灌醉我害我没了第一次,还抢走了齐光,我的孩子也差点流产,你还要我怎么样才算够?!是要活生生把我逼死在你面前吗?”

她一字一句犹如泣血,声声控诉都带着无尽的愤懑和绝望。

只是这控诉不仅没有让安菁心里生出一丝一毫的愧疚,反而让她更为得意嚣张。

“逼死你?那岂不是太便宜你了?”安菁脸上笑着,却仿佛深渊恶魔一样可怖:“我要你简绎心,一辈子都只能被我踩在脚下。要所有人都知道,你简绎心从里到外,从上到下没有一处地方比得上我安菁!”

简绎心看着安菁脸上得意到扭曲的表情,心中明白,跟她们讲道理是不可能行得通的。

她心中微冷,声音放低了许多:“你们到底要我怎么做,才愿意让我送我妈去医院?”

安菁眼中闪过一丝兴味,而后指着自己面前的地,兴致勃勃地开口:“你过来,跪下,给我和我妈磕三个响头,我就让你把方初荷带走。”

跪下,磕头!

简绎心怎么也没想到,安菁竟然要羞辱她到这个地步!

安菁见简绎心一脸屈辱,心中十分快意。

“犹豫什么?我可告诉你,方初荷已经烧了一天一夜了,你再不乖乖磕头,怕是她就要因为你这个不孝女而烧成傻子了!”

简绎心原本就苍白的面色此刻一片惨白,她死死咬着下唇,拼命克制着内心汹涌的屈辱和怒火。

安菁说的没错,妈妈的身体本来就不好,一直以来都有各种各样的毛病,要是再拖下去指不定会出什么事……

和妈妈的性命比起来,她这可笑的自尊又有什么用呢?

简绎心惨然一笑,终是拖着身子,在林枚和安菁面前跪了下去。

看着跪伏在自己面前的人,安菁心中的得意简直就要溢出来了。

什么校花?什么学霸?不过是一个下贱的保姆女儿!

就算她从小到大什么都比自己厉害又怎么样?考上名牌大学人人称赞又怎么样?

她爱的人成了自己的未婚夫,肚子里怀着不知道哪个野男人的孩子,现在还犹如奴仆一般跪在自己面前,卑微无比地求着自己!

受尽了林枚和安菁的嘲讽和侮辱,从地上起身,简绎心来到方初荷住的房间,却见对方已经烧得昏迷不醒。

她想把方初荷扶起来,但是刚一用力,小腹就传来一阵绞痛。

简绎心只能出去找陈姨求助:“陈姨,你能帮我一起把我妈扶出去吗?车子就在外面。”

“好。”陈姨应了一声,刚刚抬脚,就被林枚喝止住。

“站住!这个家里什么时候轮到她一个保姆的女儿说话?”

陈姨脚步停了下来,没敢再上前,眼中有些内疚地看着简绎心:“绎心,抱歉啊……”

“没事。”简绎心知道陈姨也是逼不得已,自然不会怪她。

她愿意把方初荷生病的消息告诉她,她已经很感激了。

简绎心看了林枚一眼,对方眼中是满满的得意和残忍。

最后,简绎心只能忍着小腹传来的疼痛,拖着虚弱无比的身子,几乎一步一挪地把方初荷背出了门。

到了医院,先是做了一番紧急检查,医生的表情有些难看:“你是患者的家人?”

“对,我是她女儿。医生,我妈怎么样了?”简绎心脸上满是担心。

医生皱着眉,语气里饱含责问:“都已经烧成肺炎了才送过来,有你这样当女儿的吗?你知不知道,再耽误久一点,你妈说不定要烧成脑膜炎了!”

简绎心一惊,有些急地抓住了医生的袖子:“医生,求求你救救我妈妈,她不能有事的!”

医生本来还以为简绎心是个不负责任的女儿,现在看她面色苍白,一副着急的模样,又觉得不像。

医生开口的语气也就比之前好了许多:“现在情况已经稳定了,等烧退了就好了。”

简绎心听见方初荷情况稳定,一直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

一放松,原本超出负荷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简绎心的意识涣散,昏了过去。

简绎心迷迷糊糊地醒来,见自己躺在病床上,第一反应就是去看方初荷。

她急急忙忙地赶到方初荷的病房的时候,方初荷已经退烧醒了。

“妈,你没事了吧?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简绎心来到床边,手伸过去想探探方初荷的额头。

只是她的手还没碰到方初荷,就被对方一巴掌打落。

方初荷瞪着一双眼,里面装满了愤怒和失望:“你还有脸来看我?我没你这么不要脸面的女儿!”

简绎心被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面上有些茫然:“妈?怎么了?”

“你还问我怎么了?你怎么不问问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方初荷喘着粗气,一副气急的模样。

简绎心反应过来,想到可能方初荷听说了什么,连忙解释:“妈,你是不是听安菁她们说过什么?你不要相信她们,我是被陷害的……”

“啪!”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响彻在病房之中。

方初荷看着简绎心迅速红肿起来的脸,没有丝毫心疼:“你做了这种丢尽脸面的事情,还想推给别人说你是被陷害的?那你说,你肚子里的野种难道是她们硬塞进去的吗?”

听到从方初荷嘴里吐出“野种”两个字,简绎心只觉得此刻她的心比脸上的巴掌更加疼。

难道在妈妈的眼里,她是这样的人吗?

简绎心心神俱伤,低头咬着嘴唇,没有再继续辩驳。

见简绎心低着头不说话,以为她默认了的方初荷更加生气,一只手指着病房门:“给我滚!我没有你这么不知廉耻丢尽脸面的女儿!”

相关文章:

翻进翻出双龙|直男司机黑色巨龙44章

车子只能坐腿上晚上顶着.爱撒谎是心理缺陷

背后握着柔软/啊!老板好大,到了含起来

圣眼道|全部坐进去就不疼了乖,看女友被几个老伯玩

腿分大些 自己揉/庝到明天让你下不来床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