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总裁的近战高手小说在线免费阅读全文

2022-01-05 07:14 · 新商盟

夜幕降临,白天的生活太过压抑和烦躁,不少人都会卸下面具,寻找发泄的地方。

“悦享会所”美名其曰是朝阳市的高档会所,其实是赌博、猎艳、消遣的场所。在这里可以见到形形色色的人。

孙昊离开部队,选择平静生活。可他还是放不下酒,陶醉于劲爆的音乐。只有这样,他才能忘记队友死去时,痛苦而僵硬的面貌。

“帅哥,陪我喝一杯?”声音从鼻腔发出,妩媚而且酥骨。

随之,一只葱白纤长的玉手搭在孙昊肩上。

孙昊放下酒杯,侧头看去,只见眼前女子穿着件紧身套裙,纤细腰肢如柳条般柔软,酒红色波浪卷发衬托着她鹅蛋面孔,倍显妖娆。

女子不等孙昊答应,就坐在她对面,打了个酒嗝,眯着眼笑道:“你陪我喝酒,今天你所有的消费,我全都买单!”说着,酒杯朝孙昊一举,仰头喝了个干净。

孙昊觉得,一个女人这么放纵自己,身上肯定有什么故事,低头看了看手中半杯酒,正要举起来。又有一只大手按在他肩膀上。

这双手又粗又硬,如同铁钳。

同时,一个粗糙的声音从孙昊耳后响起:“兄弟,你把我的位置占了!走开吧。”

孙昊扭过头看去,只见后面站着个身材高大的精壮的男子,梳着背头,嘴里叼着雪茄,眼神很蛮横。

女子看到背头男子,脸上露出些厌恶和惧怕。

孙昊问:“你是这里的老板?”

“不是!”

“位置上有你的名字?”

“没有。”

“那我为什么要走?”

背头男子从后腰掏出一把蝴蝶刀,舌头舔了舔刀身,说:“因为你不走,我会剁了你!”

孙昊两眼直勾勾看着刀,刀锋泛着精光。他脑海里回忆起部队时的枪林弹雨,昔日的战友命丧黄泉。虽然他将贩毒雇佣兵全割掉脑袋,可队友的死依旧如心结困扰着他。

孙昊觉得头很疼,摇摇晃晃站起身,说道:“好吧,位置给你!”

“哈哈,这小子真懂规矩。”背头男子放肆的大小,随后,坐在女子对面,大声招呼酒保送酒。

酒保送来的红酒已经开了封,冲着背头男子叫了声:“光哥。”开始倒酒。

背头男子将倒满的酒杯朝前一推,说:“上好的拉菲红酒,我请你!”

女子无力的问:“喝了,你让我走么?”

“让!”

女子仰头,喝下酒,凭她的经验看,这酒根本是假的,又辣又苦。她摸了摸嘴角酒迹,抬头看着背头男子。

背头男子露出坏笑,咧嘴笑道:“好,你可以走了。”

女子听后,如释重负。她忙起身离开,可走出两步,就觉得双腿发软,眼前的世界飘忽旋转着。身子站立不稳,踉踉跄跄倒在地上。

这时,她终于意识到情况不对。她对自己的酒量有数,不至于喝这么点就倒,这就李肯定有问题。

背头男子站起身,脸上笑意更浓,他过去搀起女子,说:“唉,喝这么多。真不放心你回去。遇到坏人怎么办?”说着,带她朝楼上走去。

酒吧的楼上是休息间。

女子被扶着,用力眯着眼睛,看清不远处孙昊,无力的祈求道:“救……救我。”

孙昊头已经不疼了,他清楚的看到女子被背头男控制。他不愿招惹麻烦,可望着她的背影,一时间心浮气躁。

“该死!”

孙昊捏碎酒杯,大步走上前去,在楼梯口拦住背头男,淡淡的说:“放开她,我请你喝酒。”

“什么?”背头男子瞪大眼,狂笑起来:“老子是差酒喝的人么?小子,你这是想找死啊。”说完,右手放下搀扶的女子,抡起一拳砸向孙昊。

孙昊直捏住对方拳头,一拧,一拽。直将对方胳膊卸脱臼。

“啊,啊,我的手……”背头男疼的鬼哭狼嚎的,发出杀猪般的声音。

酒吧内一张桌上,三名男子发现情况,迅速围拢过来。

当头一人指着孙昊喊道:“他敢对我们光哥动手,弟兄们,把他撕了!”

“撕成碎片?是这样吗?”孙昊说着,踢翻旁边酒吧桌。

酒吧桌上杯盏和水果刀等物品翻滚。

孙昊随手在空中一抄,抓住水果刀。揪着背头男站起身,手腕扭转,水果刀如毒蛇吐信!

唰唰唰!

几秒过后,大家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看背头男全身都是洞,衣服只剩下可怜的碎片在支撑着,几乎已经裸了。

背头男吓得双腿一软,倒在地上。

孙昊收了水果刀,看向刚才叫嚣的混混:“这是你说撕成碎片的样子吧?啧啧,可惜这这身衣服。”

三个混混一看,眼都直了。

背头男使劲咽了口唾沫,左手捂着右肩,痛苦的说:“兄弟,今天是我看走了眼。这女孩是你的!”

“我经常到这儿喝酒,不想看到你,懂么?”孙昊眯着眼睛,冷冷的说。

背头男嘴皮哆嗦着说:“知道了。”带着三名手下,狼狈离开。

很快,酒吧内氛围恢复如常,没有几个人为发生小插曲有太大兴趣。

孙昊怀抱着美女,心里可犯了愁,送她回家?不知道她住哪。带回自家?太远了,懒得折腾。

就在他绞尽脑汁的想怎样安顿美女时,有双柔弱无骨的手,攀上了他的脖颈,嘴里还咿咿呀呀的听不清说的什么,好像很难受。

孙昊才想起她被下了药,看她痛苦的样子,暗暗寻思:“要不我就好人做到底?”

美女痛苦中,整个人更加贴紧……

她手指擦着孙昊脖颈,轻轻抚摸着他面颊,纤细的腰肢如软蛇扭动,红唇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对准孙昊的脸和脖子,随着急促的呼吸,一顿乱吻。

就在孙昊不知所措的时候,美女的手又落下,解他上衣纽扣。

“等,等等,不能在这了!”

孙昊擦了擦额头上汗珠,咬牙说:“好吧,我这就带你去舒服的地方!”转身顺着楼梯,朝上走去。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缝隙,照在悦享会所楼上的房间中。

阵阵风吹过,撩动窗帘。窗外有熙攘声音传来。

床铺上,孙昊砸吧砸吧嘴,揉了揉眼睛,从梦里很舒服的醒过来,坐起一看,旁边的床位空了……

他揉了揉脑子,记忆里昨晚那迷茫的双眸,洁白的长腿,纤细的腰肢。

啧啧……

真该好好认识一下再走。

这么精美的炮架子,如果不能再遇到的话,实在是可惜啊。

孙昊心里还没感慨完,听到浴室的门开了,转头看见女人穿戴整齐的走了出来。

她没有化妆,小脸白白净净的,鼻子挺翘,嘴唇薄厚适中微微嘟起,让人不自觉的想要咬住,要不是看那狭长的眼角向上微挑,天生透着妩媚风情的眼睛,像个清纯无害的大学生。

“经过昨晚的探讨,我觉得咱们该认识一下。”孙昊一本正经的说:“我叫孙昊,你呢?”

没了头疼的困扰,孙昊眼里少了戾气和冷酷,多的是轻佻和懒散,

女子俏脸如霜,狠狠瞪了他一眼。

孙昊被她瞪的摸不到脑袋,暗忖:“难道她不喜欢我的技术?”轻咳了一声,接着说:“我的实力没有完全发挥出来,还有很大扩展空间,以及延伸性!你现在醒了!我们正好能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进行全方位无死角探讨。”

女子的脸更阴沉了,她没想到,这家伙占据了自己身子后,还会如此羞辱自己,拽住孙昊的肩膀,冷道:“滚开!”

孙昊跳下床,只靠一件床单简单遮住身子,狐疑的看着韩梦璃。

女子双眸死死盯着床单上那一抹嫣红,用力抓着床单,又缓缓放开,神色十分痛苦。

“呃……”孙昊没头没脑的补充了一句:“这个,可以修补的!要不,我给你手术费?”

“我才不稀罕你的钱!”韩梦璃一把抓过孙昊的牛仔裤,在钥匙链上找到指甲刀,将床单上一抹嫣红剪下。

孙昊抿了抿嘴,说:“你如果想要我负责的话,那就说出来。虽然我不一定会答应,不过,可以考虑一下。毕竟我现在单身,你还有机会!”

韩梦璃气的差点喷血,将带血的布料塞回爱马仕单肩包内,深深吸了口气,脸上表情变的麻木和漠然,又像是有些释怀。

孙昊问:“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说完,他又觉得自己白痴了,宝贵的东西都奉献了,肯定会有心事的。

韩梦璃从包里掏出厚厚一沓钱,放在床上,说:“昨晚的事,你最好忘了。”

“这是封口费吗?”

韩梦璃点点头,说:“拿着钱,滚蛋!你如果敢说出去,对你没任何好处!”说完,转身离开房间。

“我……”孙昊嘴角抽了抽,暗道:“我睡了她,她还给我钱……好像,是把我当成某种家禽了啊!”

将钱拿在手中,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

此时,韩梦璃已走出房门。

她脑子还有些昏沉,可昨晚的事已经记忆清晰。她知道,是孙昊救了自己。昨晚心情极度糟糕,才会被混混下了药……然后意识混,难以控制,最后失了身。

韩梦璃心里充满苦涩,可这或许是最好的结果了吧。

离开会所,她失魂落魄的走在街上,走出了还没一百米,耳后就听到嘎吱一声。

一辆黑色马萨拉蒂急停在她韩梦璃身前,轮胎后留下几道清晰的黑色擦痕。

车中钻出个男子,一身帅气的阿玛尼休闲装,手上绕着满天星佛珠,他浓眉一拧,快步走到韩梦璃身前,质问道:“昨晚上你去哪了?!打你电话为什么不接!”

“跟你有关系么?”韩梦璃语气很冷漠,甚至带着一丝厌烦。

“怎么没关系!”男子厉声道:“你是我杨剑锋的女人,是我的未婚妻!不管你做什么事情,都必须要经过我的允许!”

“未婚……”韩梦璃耻笑道:“那不就是没结婚么?再说了,我也不会打算嫁给你的。”

杨剑锋气的脸都歪了,一把揪住韩梦璃的胳膊,道:“你给我上车!”

杨剑锋气力很大,韩梦璃根本反抗不得,就被塞入车中,喝道:“你最好别反抗,昨晚你在干什么,待会必须给我交代清楚。我杨剑锋要的女人,必须要清清白白的!”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杨剑锋没有回答,钻入马萨拉蒂,驾车离开。

车后不远处,衣衫不整的孙昊手里拿着一沓钱,朝路边招了招手,拦下辆出租车。

孙昊没等车听闻,就打开车门钻到副驾驶,指着前面,说:“能追上不?”

“小伙子,那是马萨拉蒂!”

孙昊抽出两张红彤彤的钞票,说:“这是钱!”

司机一拍脑门,激动的说:“好嘞,我就喜欢你这句话。坐稳了啊!我以前最喜欢F1赛车!”说完,轰踩油门,整辆出租车如同愤怒的老马,在引擎的嘶鸣中,窜了出去。

马萨拉蒂停在皇朝酒店门口。

杨剑锋下车后,将钥匙丢给泊车小弟,用命令的口吻对韩梦璃说:“跟我上去。”

韩梦璃看着高大辉煌的酒店大楼,嗤笑一声,问:“为什么?”

“我要确定,我娶的女人,不是被别人玩过的!”杨剑锋绕到副驾驶,抓住韩梦璃手腕,拽着她往前走。

“杨剑锋!你可以悔婚!但是我做什么事,用不着你管!”韩梦璃用力挣扎着,却始终不能挣脱,被拽着走入酒店大厅。

大堂经理看到杨剑锋,一个激灵,起身恭敬的说:“杨大少,您怎么来了!”

这家酒店为杨氏集团所有,而杨剑锋则是杨董事长的嫡系长孙,将来第一继承人,大堂经理当然要千方百计讨好他。

“少废话,我要去一间总统套房。”杨剑锋说完,瞪了韩梦璃一眼,警告她不要反抗。

韩梦璃随杨剑锋走入独立电梯。

宽敞密闭的电梯中,只有二人存在,呼吸声彼此可闻,气氛格外压抑。

韩梦璃看着杨剑锋,正色道:“大家都是成年人,事情我直接告诉你好了。”

杨剑锋瞪着她,说:“说吧。”

“叮!”

电梯到达楼层,缓缓打开。

韩梦璃缓步出电梯,外面走廊静悄悄的,中央空调送出的冷气让她紧了紧衣襟,深吸了口气:“昨晚,我跟一个男人在会所的呆了一夜。”

“谁?!”

“陌生男人。”

“你们干什么了?!”

“一个晚上,有时间发生任何事。”韩梦璃用一贯冷漠的语气说:“你难道非让我都说出来么?”

杨剑锋懵了,他没想到韩梦璃把身子交给一个陌生男人,竟然也不愿意交给自己,他抓着头发,发疯的说:“呵呵,想不到你这么讨厌我。”

韩梦璃默然。

“那更好,我更要娶你!我要让你成为我的女人,给我生孩子!可是,我永远不会真心对你。我会再外面花天酒地,跟别的女人恩爱。既然你讨厌我,那就更加讨厌吧!”杨剑锋说:“你爷爷把你交给杨家,你逃不了的!”

韩梦璃凄然一笑,反问道:“你就不怕,将来孩子不是你亲生的么?”见杨剑锋气的浑身哆嗦,她有种说不出的快感。

自大学毕业后,韩梦璃凭自己本事创业。成立公司。为的就的能摆脱家庭对自己的影响。在公司发展最艰难的时候,都没有向家族求助过。

如今,公司发展蒸蒸日上。但是没想到,爷爷为了家族,还是出面影响干涉自己的婚姻。竟然要通过联姻的方式,将自己嫁给杨剑锋。

韩梦璃不止一次反抗。结果却是公司被爷爷打压,家中母亲日子都举步维艰。

为了母亲,她只好选择妥协。

但是,韩梦璃已经对爷爷和整个杨家充满怨恨。

“你个贱人,还学会威胁我了!”杨剑锋甩手给了韩梦璃一耳光,将她打倒在地,拽着她胳膊就往前走。

有服务生从走廊转交口走出,惊愕的看着两人。

杨剑锋喝道:“看什么看,还不赶紧给我开门!”

那服务生从大堂经理口中得知杨剑锋身份,不敢有丝毫怠慢,紧忙刷卡打开一间总统套房。

杨剑锋一脚踹开房门,拽着韩梦璃进入房间,反手用力摔上门,目光狰狞的说:“今天,我就要让你知道威胁我的下场!”

韩梦璃疼的紧蹙双眉,不安的说:“杨剑锋,你敢!”

杨剑锋还没说话,突然一个懒散的声音从卧房中传来:“像他这种不要脸的混蛋,我觉得确实是敢做的!”

“谁?!”杨剑锋撸起袖子,朝卧房看去。

孙昊拍着裤腿上的灰尘,自卧房走了出来,朝两人摆摆手,解释道:“刚从窗户爬进来,不好意思,身上有点脏。”

杨剑锋舒了口气,本来为孙昊的突然出现赶到诧异,原来是个摸窗户进来的贼,那就没什么可怕的了,冷冷一笑,厉声道:“小子,趁着我没有发火,怎么爬进来的,再怎么滚出去!”

孙昊摇摇头,从裤兜掏出一沓钞票,说:“我是为这个来的。”

这个动作落在杨剑锋眼中,顿时引起他的误会,他从桌子上摸到一把餐刀,唾沫直喷的说:“你这头猪,好肥的胆子,竟然给我伸手要钱!像你这样的白痴,我能一个打十个!”

孙昊皱了皱眉,扫了一眼站在一旁,目光倔强而痛苦的韩梦璃,心里大概明白了情况:“别误会,我是来还钱的。昨天我睡了你的女人,实在不应该再要钱了!还有,我觉得你脾气这么暴躁,肯定跟不幸的童年有关吧。”

“你!你在我眼里就是一条狗,竟然还来对我指手画脚。今天是你自己找死!”杨剑锋将水果刀指着孙昊,却看到他吊儿郎当站着,眼睛没看自己,始终盯着韩梦璃。

杨剑锋扭头看着韩梦璃,说:“好,你个贱人!竟然把身子给了这么一条狗。看我把他的第三条腿割下来,再送到监狱里,让他一辈子出不来。”

咄咄逼人的语气,毫不掩饰的羞辱,终于惹怒了孙昊。

相关文章:

老师别停人家难受/甘愿做备胎的男生是因为

会议桌下吞吐.属马男人在意你的表现

紧致挺入蘑菇头:朋友家里内衣|蛇王闯空房蛇王好猛1

翁熄系列乱老扒,宫斗肉宠文到处做1v1

总想睡很多女人是什么心理@快点嘛想人家还要嘛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