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情蜜爱宠上瘾——(全文免费阅读)

2022-01-04 20:09 · 新商盟

A市最豪华高端的‘美蒂宫’外红毯铺地绵延千米直至宴会厅,能容纳三千宾客的宴会厅内人头攒动,三十盏烛形复古水晶吊灯尽显温馨与繁华。

酒店外围全是媒体记者,有些被邀请进去,有些则是只能在外游荡。

毕竟这场婚礼,可以说是A市今年最大的看点了。

沈氏总裁,抛弃一线影星许嘉慧,迎娶杀人犯叶堇夕。早上突然间有人爆帖推送,一时间这成了最火热的新闻。

如果谁能拿到这一则报道的独家消息,就够他们一年吃的了。

只不过,没人深究,这爆帖是如何窜上热门的。

叶堇夕透过窗户,夜色里的车流闪着奇异的光。她低下头身上的婚纱,低下头笑了。

突然间,放在梳妆台上的手机响了一下。

叶堇夕拿过手机,划开推送,笑了。

“沈氏总裁,抛弃一线影星许嘉慧,迎娶杀人犯叶堇夕。”硕大的标题显示在手机屏幕上,随着时间一点点变暗。

这费劲心思要来的婚姻,她怎么也得守住。

“叶小姐这身婚纱,果然是出自大师手笔,格外衬您的气质呢!”

“是的呀,要我说,这A市也就叶家小姐能配上这礼服。”

“...”

“我这前脚脱了监狱服,后脚就穿上这婚纱,感觉确实还不错。”叶堇夕理了理裙摆,笑着看了看周围的这些贵妇们。

她父亲过世,母亲病重,弟弟生死未卜,婚礼上几乎没有任何亲眷。

这种情况,多的是人抢着要陪她入场。

她站在大厅外,侧目看向瓷砖墙上的影子,精致的妆容,穿着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婚纱。

所有的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令人羡慕。

“现在有请新娘入场。”

司仪的声音透过喇叭,环绕着整个婚礼现场。叶堇夕被伴娘和可爱的花童,相拥走向婚礼的红毯。

叶堇夕嘴角的笑容规整,挑不出一丝错处。

她微笑着抬眸,一眼便看见了台上那个散着光的男人。一身暗纹西服,身高体长面容酷雅。他就是沈廷彦。

这个男人有着一种狷狂邪魅的气质,整个人宛如上位的王者浑身透着霸道凌厉让人不敢直视。

他的家族企业联合A市几大家族,几乎控着所有经济命脉,权势滔天,无数女人趋之若鹜的对象。

他杀伐果断,手段狠戾,也是无数人惧怕的男人。

叶堇夕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廷彦,谢谢你给的婚礼,我很喜欢。”

“叶堇夕,三年的牢狱,你还真是学会了不少,比如惺惺作态。”沈廷彦看着她,眼眸中带着一丝不屑。

是的,叶堇夕坐过牢。

“我当这是夸我!”叶堇夕嘴角的笑意愈发加深。

他俯下身子,一口咬住了她的耳垂。

“嘶!”叶堇夕被这突如其来的的疼痛惊到,倒吸了一口凉气。

“叶堇夕,我真想毁了你。”沈廷彦还是咬着她的耳垂,咬着牙发出声音。声音中满是熟悉的愤怒和恨意。

“毁了我,那就把婚礼变成冥婚,好不好?”叶堇夕趁着间隙,离开了他的桎梏,转过身与他对面站着。

沈廷彦愤怒地捏紧她的下巴,“叶堇夕,我倒要看看我们谁能玩死谁?”

而这一幕落在别人眼里,只以为是小两口调/情,纷纷鼓掌。

叶堇夕笑着,向所有人挥手。她需要这场婚礼,来保住摇摇欲坠的叶家。不论外界的风评如何,她也要坐稳叶家小姐,沈家少奶奶的位置。

“现在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司仪的声音恰到好处的响起,他看着新郎新娘之间的气氛,手心不断出汗。

他现在只求婚礼快些结束。

叶堇夕伸出手,眸子乌黑透亮,嘴角的单侧酒窝深陷,显得那么无害。

沈廷彦拿过戒指,微微低下头,随意地将戒指一套。

冰冷的戒指就像是划过叶堇夕的心脏一般,引得她竟有些战栗。叶堇夕也将戒指给他套上,一切都还顺利。

直到...

“现在请新郎亲吻自己的新娘!”

司仪话刚说出口,就恨不能咬碎自己的舌头。他不用抬头去看,也能感受到沈家少爷沈廷彦那杀死人的眼神。

此时,台上台下一片静寂。

“廷彦!”

从门口突然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声音中带着些许娇嗔。

众人转过头去看,果然,这场戏的高.潮才刚刚开始。

许嘉慧穿着一袭白色长裙,简单素雅,明眼人一看便知道这是来砸场子的。

沈廷彦看见许嘉慧的那一瞬间,也颇为惊讶。

他记得,他明明对她封锁了消息。

难道...

沈廷彦一个冰冷的眼神朝着叶堇夕看了过去,“是你?”

叶堇夕感受到身上的视线,侧过头,摊了摊手,无奈地笑道,“沈总,我恐怕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最希望这场婚礼顺利进行的人。”

说话间的功夫,许嘉慧人已经到了沈廷彦跟前。

“廷彦...我...”许嘉慧还未说出一句完整的话,眼泪就先替她把话说完了。

“许小姐,这在别人婚礼上走新娘走过的路,整个A市,你怕是独一份儿!怎么,不甘继续沈廷彦不见门面的地下情人了?”

叶堇夕挽上沈廷彦的手,一副正统太太的模样。

许嘉慧看着叶堇夕脸上的笑意,和紧紧挽着沈廷彦的手,眼眶微红。凭什么?这个贱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抢走她的东西。

“叶小姐,你抢了别人的东西当自己是主人,也不怕成了笑话!”许嘉慧演戏演的多了,这种戏码自然上手,“你明知道我和廷彦就要结婚了,进了监狱都不安生,要用你们那豪门间的龌龊事威胁廷彦!”

台下早已炸开了锅,毕竟这场面盛大,而又精彩。

“许嘉慧。”

叶堇夕的声音变得很冷,嘴角却还是笑着,“你这身份进得了沈家吗?娱乐圈的那点事儿,在座的谁不清楚?还有,玩心计你还嫩了点。因为那条热搜,你又有接不完的活儿了吧?”

叶堇夕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许嘉慧白了脸,“你别胡说!”许是太过生气,许嘉慧身子一抖。沈廷彦及时下台接住了她摇摇欲坠的绳身子。

“戏子就是戏子!”叶堇夕嘴毒,是一直都有的。

“叶堇夕,你给我闭嘴。”沈廷彦沉着脸咬着牙警告她,脸上丝毫没有任何笑意。

沈廷彦继而看向许嘉慧,脸上的冰霜渐渐融化,眉眼间扬起叶堇夕熟悉却又陌生的温柔。

“嘉慧,你在一旁等我!”沈廷彦握了握许嘉慧的手,“艾哲,待许小姐去后台!”沈廷彦喊了助理。

台下的众人,愈发明白。这叶家小姐,怕是用了什么手段,才能将这沈廷彦绑来婚礼。

至于,什么手段,没人能知道。

富人圈里,什么都一知半解,装聋作哑,这才是生存之道。

叶堇夕看着许嘉慧不甘离去的背影,扯了扯嘴角,她看了一眼在一旁手足无措的司仪,暗骂了一句蠢。

“婚礼继续!”

清透的声音,回荡在礼厅的上空。她那副样子,竟然像是丝毫不受影响,自己当起了司仪。

婚礼只剩最后的敬酒,叶堇夕挽着沈廷彦出现在了媒体席上。

“叶小姐,你真的是破坏沈少和许小姐感情的第三者吗?”

“叶小姐,许小姐当年从舞台上摔下来,真的是你推的吗?”

叶堇夕听着耳边两个连环问,挑了挑眉头,看了一眼这不大熟悉的年轻记者。放进来的记者都是她考量过的,这哪儿出来的这么一个毛头小子?

记者不知道什么时候全都涌了上来,虽不问话,却也各个拿着话筒。

沈廷彦看向一旁的女人,有些幸灾乐祸。他倒是要看看,这女人会怎么回答。

叶堇夕不用看也知道,沈廷彦此刻正等着她出丑。

“我想,我丈夫此刻还留在我身边就是最好的答案!”叶堇夕露着标准笑意,朝着媒体记者们莞尔一笑,紧接着抬起头看向沈廷彦。

“我妻子的名声,我想应该不用多说。”沈廷彦脸色不善,却也耐着性子答话。

A市的毒妇!记者们谁人不知叶堇夕的名声。

叶堇夕和沈廷彦之间夹枪带棒的回答,让一众记者有些接不上话。等到再想问些什么,人已经走远。

“师父,徒弟刚刚表现得怎么样?”方才第一个问话的年轻记者,绕到一个穿着黑色夹克衫的男人面前问道。

“不错。”男人丝毫不吝啬夸奖,他要的就是这种局面。

沈廷彦...

男人看着沈廷彦的背影,攥紧了拳头。

“你可以走了,去陪你的美娇娘。”叶堇夕将手从他手腕处抽出,在一边站定。

沈廷彦感受着手肘处的空落落,低下头看了看仍旧弯着的手肘。

“叶堇夕,你有什么资格对我招之则来,挥之即去?”沈廷彦停下脚步,握紧叶堇夕的手就往一旁暗角处带。

“我哪儿敢,我不过是怕你那心尖上的人等急了而已。别又因为等你,做错了什么事才好!”叶堇夕笑着抬头看他,眼眸中没有一丝躲闪。

“叶堇夕!”

叶堇夕一把甩开他的手,“别叫我!沈廷彦,我替你心上人做了三年的牢,背了罪名。你就该好好地还我!”

说完,她不再看他一眼,朝着光亮处走去。

“少爷,许小姐吵着要见你。”

艾哲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一旁,低着头向沈廷彦汇报着。

叶堇夕端着酒杯穿梭在宾客群中,享受着夸赞。她看着不远处,疾步走向后台的沈廷彦。

千年冰山,化为绕指柔。

想着,她将手中的香槟一饮而尽。

婚礼还未结束,叶堇夕懒得应酬,半途也就走了。反正,她要的不过是沈家太太的名头而已。

至于明白新闻上怎么写,和她无关。

她叶堇夕的名声,本就不那么好听。不过就是多个无疾而终婚礼主人公的名头而已。

叶堇夕一路从婚礼现场走到了半山腰的香枫院,这是她和沈廷彦的婚房。

叶堇夕摸了半天,这才意识到她没有门禁卡,也没有密码。沈廷彦今夜估计要留在许嘉慧那里。她只能一个人在半山上,孤独的度过一夜。

她坐在房门前的台阶上,看着夜幕中满天的星星。

“小夕,新婚快乐!”

叶堇夕学着父亲的样子,摸了摸自己的头。

半山腰上的温度在入夜之后慢慢一点点降了下来,叶堇夕依旧还是穿着单薄的婚纱,她将裙底网上拢了拢,希望能够稍微回暖一些。

“沈廷彦...”

夜空中的星星闪烁着,却透着寒冷。

叶堇夕做梦了,梦里她看见了三年前的那天,她和沈廷彦谈判的那天。

“沈廷彦,我可以替她坐牢,保住她影后的名声。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

叶堇夕在诺大的办公室,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眼神清冷。

“呵,我自然不介意看着她入狱,就看沈总以及沈家介不介意了。”叶堇夕知道,许嘉慧一直都因为身上的娱乐圈标贴嫁不了沈家。

而许嘉慧一旦坐牢,沈家更不可能要她。

“什么要求。”

“出狱那天娶我。”

....

脑海里还回荡着沈廷彦的怒吼以及暴怒的神情,叶堇夕睁开了眼睛。

呆愣地望着洁白的天花板,缩了缩身子。

是的,她被保安送到了医院。

“这场戏你还演上瘾了?!”突然间,安静的病房里响起一个充满讽刺的声音。

记忆中的声音再次出现,同样带着不屑,仿佛她就像街边的垃圾一般。

叶堇夕拧着眉头转过头,看见了站在病房门口的沈廷彦。

下一秒,沈廷彦将手上的报纸杂志统统砸到了病床上。锋利的杂志边,一下子就刮到了叶堇夕的手背。

“嘶..”

叶堇夕坐起,看了看隐隐泛起血丝的手背。

“沈廷彦,你发什么疯!”叶堇夕饶是脾气再好,也忍不了沈廷彦总是没事找事。

“我发疯?你自己看看,你干的什么好事!”

沈廷彦径直走到沙发处坐下,双腿交叠,整个人陷进沙发里。眉宇间,全是疲倦。

叶堇夕顺着他的视线,拿起手上的杂志。

“沈家少夫人新婚之夜受寒入院..”

“沈氏总裁新婚夜外宿撇娇妻!”

这竟然全是昨天晚上的事情,上了各种大大小小的版面。

竟然,还有人拍到了她在别墅门口坐着的画面。

叶堇夕眉头深锁,呵,这还责怪起她了。

“哗!”叶堇夕猛地将所有杂志报纸扔在了地上,然后转过身,对着沈廷彦说道,“沈总,这是来怪罪我?但凡你有点自知之明,就不会在新婚夜在外夜宿!”

“你!”

“我什么我!我告诉你,沈廷彦这就活该你去摆平!既然做样子,就该做全套。”叶堇夕说完,转身躺下。

“是不是你故意找人拍的?!”沈廷彦一步上前,将叶堇夕拉了起来。

“你觉得可能么?沈总,麻烦你用脑子想想,我有多希望将来我们这段婚姻能好聚好散!你应该去问问你那位混娱乐圈的地下情人!”叶堇夕一把甩开沈廷彦的手,揉了揉被握痛的手腕。

沈廷彦看着叶堇夕倔强的神情,轻轻收回了手。

过了良久,沈廷彦终于开口。

“今天晚上和我回老宅!”

叶堇夕侧过脸,看向沈廷彦的神情有些疑惑。

“我不去!”

沈廷彦这是想要让自己去和沈家长老们交代,他这是在维护许嘉慧。因为全世界拎不清的人只有沈廷彦。

沈家,谁不清楚许嘉慧那副样子。

“那可由不得你!”

说完,沈廷彦一把将输液针拔了,抱起了在病床上的叶堇夕。

“沈廷彦!你这个疯子!”

相关文章:

完整版《限时宠妻娇妻好撩人》&(全文在线阅读)

牵个手都能硬_女生最污自我体罚

【完结篇】天命之人免费阅读/林天成小说大结局

在镜子前把尿一样干:他抱着我在镜子前做

进到最里面会有什么感觉*成为一条美女犬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