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文【修仙归来做王者】小说全书目录+番外

2022-01-04 15:28 · 新商盟

“现在的我,空空如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凡夫俗子。”

“但是这样也好,当年修炼到半途开始改修炼平仙诀,导致根基不稳,最后在化圣劫被人发现破绽围攻致死。”

“这一世,从头开始修炼平仙诀,将每一个境界修炼到最完美的地步,铸成我的平仙道果!”

唐奇修炼了三四个小时,炼气期才突破一层。

身体素质太弱,很多经脉都没有冲开,身体需要一段适应期。

炼气、筑基的时间会很慢,但一渡过筑基期,他的修炼速度,将会坐火箭一般飞涨!

毕竟现在不是仙帝之体,需要凡间的食物来摄取能量。

唐奇到处走走逛逛,其中的趣事,自是不提。

他更多的是在未拆迁保留的老城区街道看。

“小朋友,你放心,我一定会救醒你爷爷的!”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响起。

一阵嘈杂声涌进唐奇的耳朵中。

唐奇钻进人群,只见中间有着四个人。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倒在人力三轮车旁边,上面有四个大字“收购废品”,老人穿的破破烂烂,衣服上不知道有多少个补丁,他面色苍白,双眼紧闭,脸上全是冷汗,一个小男孩在旁边不停哭着。

“是他吗?”唐奇看着年轻男子眼睛一眯,地上摆放着两个急救医疗箱。

这两个人是医生!

但是!

只有年轻男子在救人,给老人做人工呼吸,掐人中,翻眼皮。

那个中年医生蹲在一旁静静看着年轻男子动作,丝毫没有要出手救人的打算。

“老师!”年轻男子脑门满是汗水,都浸透了衣服,眼中满是焦急之色,对中年医生说道:“我方法都用尽了,但是这位老先生还是醒不过来,请老师出手!”

原来这两个人是师生关系。

中年医生缓缓说道:“龚格,他体质不好,估计患有心老血管疾病,骑着三轮车在大太阳下暴晒这么久,心肌梗塞、脑血管堵塞都极有可能……”

龚格焦急的说道:“老师,难道连你也救不醒老先生吗!”

“不要啊,我不要爷爷死!”小男孩捂着眼睛大哭着,那声音令不少人心碎,同情,怜悯。

“我不行……”中年医生摇摇头,眼中闪过一抹贪婪的精芒:“龚格,你不是会青木十三针吗?青木十三针是失传的医学瑰宝,对治疗这种疾病效果极大,你不妨试一试!”

“老师!”龚格瞪大了眼睛,咬着牙说道:“我这青木十三针,只是在某个遗迹里得到的残缺版,才练习几天,还没有施展过!”

“青木十三针!”唐奇眼神一凛,他记得前世这是某个获得医仙传承修行者,依靠一身奇特医术,无论是在世俗,还是修真界,人脉很大。

此刻的他,应该才刚刚获得传承,要是提前结交下,以后说不定会对他有那么一点小小的帮助。

“无妨无妨。”中年医生风轻云淡道,一副儒雅的模样:“只剩下这个最后的办法了,看你是不救这个老先生,还是试一试。你要知道,你是医学院排名最好的吊车尾,我收你当徒弟是瞧中你的大胆,而不是遇见关键时刻就后退,哎……”

“我!”龚格脸色涨红,咬牙道:“我试试!”

说着就掏出一排银针,准备给老者施针。

“慢着。”

唐奇伸手。

“你是谁?”龚格和中年医生神情一愣。

“人命关天,用残缺版的医术救人,这是庸医行为。”唐奇淡淡道:“龚格,接下来,你施展青木十三针的时候按照我说的来。”

“什么?”围观群众一愣,齐刷刷看着唐奇,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路人甲要做什么。

“为什么?”龚格眼中满是疑惑的说道。

唐奇风轻云淡道:“因为我会完整的青木十三针。”

“轰隆!”

“你以为青木十三针是大白菜吗?”中年医生皱着眉头说道,他可是瞧中了龚格的青木十三针准备偷学才收这种没用的吊车尾当徒弟,可不想这么好一个机会被路人给打断。

“我为什么信你?”龚格皱着眉头说道。

“我知道……”唐奇摆摆手,淡淡道:“青木十三针,是华佗徒弟从青囊经里衍生而出,第一针,命首为脑,命源为心,命泉为……”

“扑通——”

龚格直接跪在了唐奇面前。

“还请先生教我!”他眨巴着眼睛,想要看看这位不认识的高人如何指点他就醒老人。

“嘎——”

中年医生傻眼了,自己这徒弟前一秒还在质疑别人,怎么一转眼就给对方跪下了啊?

唐奇嘴角扬起一抹笑容:“龚格,第一针,下到……”

“插太阳穴?”

“尼玛,这不会直接插死吧?”

“还插后脑勺,开什么玩笑,这个人是要把这个医生给害死吗?”

众人听着唐奇的指点,先是一愣,而后哗然,一个个看看唐奇,眼中满是怀疑和质疑。

“这是作死啊!”中年医生深知,这几个穴道是冲突的,很容易让病人当场去世啊。

随着十二针下去了,倒在地上的老人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就连唐奇都有些怀疑这青木十三针真假的时候,只见龚格落了第十三针。

但是老人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已经按照你的方法施完针了……”龚格眼巴巴的看着唐奇。

“胡说八道……”中年医生连连摇头,内心满是不快之意,刚才分明有一个好机会偷学青木十三针,却被这个年轻人给打断。

然而,他“道”字还没有说出口,只见倒在地上的老人,突然睁开眼睛,像是诈尸一般,猛的坐起来,然后张大嘴,吐了中年医生一脸的鲜血。

“卧槽?”

“醒,醒过来了?”

周围本打算呵斥教训唐奇的众人,也全部吓傻了一样,不停颤抖。

卧槽!这诈尸的醒过来是什么操作?不是应该缓缓睁开眼睛吗?

老人真的被唐奇指点的方法救醒了。

真的假的?

“我……我……我救醒了?”

当事人龚格也懵逼了。

傻傻的看着坐起来正在大口呼吸的老人,满是不敢相信。

“是真的!”直到小男孩扑进老人怀里面哭着,老人安慰着小男孩,龚格才反应过来这是真的。

“这位老师,谢谢你救了我。”醒过来的老人,连连对着龚格道谢。

看着对方满是感激的眼神,龚格脸色涨红,无比心虚,真正应该谢谢的是唐奇才对。

如果不是唐奇教授他医术,他哪里能救醒老人。

所有人看向唐奇的眼神都变了。

“没什么好谢的……”唐奇淡淡道。

竟然真的救醒了老人!

说明这青木十三针是真的!

中年医生一时激动,一时懊悔,又怒又气!

“徒弟,徒弟……”中年医生腆着脸凑到龚格面前来,也不顾自己脸上的血渍,掏出手帕准备给龚格擦脸上的汗水。

“谁是你徒弟啊!”龚格直接一把手将中年医生王如推翻倒地,眼中满是冷漠鄙夷之色盯着他:“你配做我师傅吗?”

“龚格!你!你很好,希望你不会后悔!”王如恼羞成怒,胸膛不断起伏,深深盯了龚格一眼,脸色阴沉的转身离去,龚格只是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他这个主任,有几十种办法可以拿捏龚格,让对方服软,呵呵,且让你嚣张一下,会有跪着求我饶命的那一天。

龚格看着王如离去,然后满脸热情的对唐奇说道:“谢谢老师传授我青木十三针完整版!”

唐奇摆摆手,淡淡道:“我只是将你掌握的残缺版补全而已,你不用叫我老师,我不喜收徒。”

高人!这才是高人啊!

见唐奇拒绝他称呼为老师,这非但没有让龚格放弃,反而眼神热切起来,唐奇虽然外表年龄只比他大几岁,可是放在龚格眼中,那就是标准的隐士高人啊!

他深深鞠了一躬:“还请先生收我为徒弟!”

唐奇眉头一皱,声音微冷下来:“不了。”

他唐惊仙的徒弟岂是随便一个人能够当的?

“先生大才,还请收我为徒弟!”龚格脸色涨红,保持鞠躬模样不动,语气更加热切的说道。

“这个人真是烦……”唐奇懒得理他,就在准备直接离去的时候。

只见那醒来的老者叫住了唐奇:“小兄弟,是你救了我吗?”

唐奇理也不理他,转身走人,只是老者将唐奇的面貌牢牢记住。

大排档、ktv、酒吧一条街外。

唐奇看着霓虹灯招牌,目光思索:“前世我记得有一个倒卖仙物品的女人,到了修仙时代,凭借手中大量的功法,发起,快速提高修为修为,一战杀掉千个同等级修炼者。”

“要是能在这种地方提前碰见她,和她打好关系,从她那里买一份浣溪能用的功法……”

那魔女的功法只能女子修炼,唐奇不是为了自己要,而是为了林浣溪!

这一世重新来过,他要让林浣溪在乱世中有自保之力!

为了林浣溪,他要获得这份功法!

走进一个酒吧。

里面放着不知疲倦的dj音乐,人群站在舞池涌动。

将灵气凝聚于脑海,然后散发出去,就好像雷达探测器一般。

前世做为仙帝,种种巧妙的手法很多,只要身上沾染了灵气有关的东西,会被他感应到。

“有了!”大概十来分钟,唐奇眉头一挑,眼中闪过一抹欣喜之色,他原本打算碰碰运气,却没有想到被自己给真的碰到了。

顺着感应而去。

唐奇发现七八个身上有着纹身的混混围着吧台,其中一个为首的大汉,显然是他们老大。

而是一个女子似乎正在被纠缠。

女人上身穿着一件雪纺露肩七分衬衫,微卷靓丽的长发盘在脑后,听到男子的声音,她抬起了那张精致保养很好的脸庞。

细长的睫毛,红嫩润泽的嘴唇,水汪汪的妩媚大眼睛,让唐奇眼前一亮!

“清雅,今天晚上你能陪我吗。”

“陪你?你是谁?你以为你是谁?我都叫你别烦我了,你去找其他女人ok?”女人声音漠然。

“哈哈,小妞我劝你识相一点,不然我们老大可要用强的,嘿嘿嘿!”几个混混不怀好意的看着她。

“这位美女,我能坐在这里吗?”

唐奇简单挤过几个混混的围绕,坐到女子身边,对她说道。

她嘴角微翘,看了一眼眼前这个男子,微翘的下巴轻轻点了点,成熟妩媚,却又不失清雅。

她声音带着女人独有的成熟磁性:“坐吧。”

在唐奇眼中看来,这必然是一个在成熟优雅,另一方面的美人儿。

当唐奇坐下来后,美人儿再次打量起做在她对面这个的年轻男子,上身是纯白色t桖,下身是米色休闲裤,简单干净,打扮得体。

二十一、二年纪,却有着与实际年龄不相符的沉稳,尤其是那一双深邃平静的眸子,让美人儿的芳心都莫名跳了一下,那张平平无奇的脸颊上,挂着柔和的笑容。

“小子,滚开!”纠缠美人儿的为首疤痕混混眼神不善,居高临下的冲唐奇说道。

唐奇却是理也不理对方,只是叫过酒保点了一杯酒,然后看着美人儿。

“小子,没听见我们大哥说的话是吧,啊?”一个满是肌肉的混混顿时狠狠瞪着唐奇。

唐奇依然不理。

美人儿这下有了点兴趣,细长的睫毛眨了眨,调戏起唐奇:“你叫什么名字。”

唐奇淡淡道:“在问人名字之前,自报门户才显得有礼貌。”

“咯咯,你不知道男士优先吗……”被唐奇的目光盯着,顾清雅咯咯娇笑着,冲着唐奇放电眼。

这让唐奇有些尴尬,堂堂仙帝居然被调戏了。

那为首疤痕混混见到两个人居然不把他当存在一样的调情,顿时勃然大怒,对手下吩咐道:“给我把这个混蛋丢出去!”

“是,大哥!”几个混混听声,顿时伸出手朝唐奇抓去。

然而仙帝之尊,岂是几个凡间混混可以冒犯的?

这个时候,唐奇凝聚体内灵气,然后手突然动了起来

“啪——”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晃,下一刻,唐奇直接抓起酒杯往最靠近的一个混混脑袋上砸下去。

那小弟连惨叫来不及发出,脑袋被唐奇开了瓜,身体软瘫瘫倒下去。

一众混混顿时被唐奇给吓住了,止住了身形。

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幽怨的盯了唐奇一眼,然后噗哧笑出声:“咯咯,你可真坏。”这个男人的行为动作,她居然看不清猜不透,还差点掉进对方的圈套里,真是一个有趣的小男人。

唐奇眨了眨眼睛,一言不发,他堂堂仙帝被一个女人调戏,为了林浣溪,他,暂时先忍住。

“咯咯,除非你把这些缠着我的人都给收拾了,我就给你交朋友的机会。”一副玩味的表情,唯恐天下不乱的推波助澜,冲着唐奇眨了咋眼睛。

果然不是一般的女人,唐奇心中暗道。

“可。”唐奇冷漠道。

“哗!”

两人一唱一和,直接让现场炸开锅了,人群顿时沸腾起来,无数人的目光变的火热,满是期待。

那疤痕混混脸色涨红,勃然大怒指着唐奇骂道:“兄弟们,给我打,把他打死,草你吗!”

“是,大哥!”

剩下的七个混混反应过来,露出狰狞的笑容,然后攥起拳头朝着唐奇身上砸下去。

“砰!砰!砰!”

唐奇却是连看也不看他们,直接伸出一只手,开始挥动起来,八道拳拳到肉的闷哼声响起以后,七个混混直接鼻青脸肿的倒在了地上。

全程,从始至终,唐奇的目光都落在那的身上,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这一手,简直让现场围观群众震惊的惊为天人!

卧槽!帅炸了!

为首大汉混混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脸色涨成酱紫色,眼中满是汹涌的杀意,可是却不敢扬起拳头攻击唐奇。

这一次踢到墙了!深深吸了几口气,狠狠瞪了唐奇一眼,然后转身离开。

看着唐奇的表现,美人儿眼中异彩涟涟,这个年轻男人,和别的男人不一眼啊,她吐气如兰的说道:“你刚才的表现我很满意,小坏蛋,你叫什么名字?”

唐奇淡淡道:“唐奇。”如果不是为了林浣溪,他真不想被这个女人调戏。

她轻轻凑过来,说道:“你很特别,。”

说着那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带着三分期待,三分好奇,四分抗拒。

“咱们下次再见。”唐奇受不了这个妖娆的女子了,今天为以后关系良好打下了基础,目的就达到了。

说完,唐奇转身就离开。

美人儿看着唐奇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

滴滴滴——

林浣溪打来电话。

“阿奇,睡醒了吗?”林浣溪那犹如珠落玉盘,清脆靓丽好听的声音从手机那头响起。

“刚醒。”

“在哪呢?”

“在你公司附近的一个酒店。”

林浣溪带着笑容说道:“等下一起吃午饭,我闺蜜过来了,等下我给介绍一个大美女。”

“好。”

唐奇起床,穿着昨天有些汗臭的衣服来到林浣溪定好的餐厅。

“阿奇这里。”林浣溪冲正在张望的唐奇挥手呼声。

唐奇闻声而望,笑着走过去,目光同时打量起来坐在林浣溪身边那个年轻女子。

一头乌黑靓丽的秀发盘在脑后,穿着漏单肩的华贵裙子,耳朵上挂着很有仙气的羽毛耳环,精致的脸庞,雪白细腻的肌肤,再加上那犹如宝石一般明亮的美眸,宛如画里走出的公主一般。

她和穿着旗袍的林浣溪坐在那里,吸引不知道多少男人的目光,两个人身上那锻炼出的精干气质,令这些自诩社会精英的男人全部望而生畏,只能远远观赏着。

看着唐奇一身皱巴巴的衣服居然坐在了两个人面前,众人全部露出愕然的眼神。

“阿奇,先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闺蜜,姚娆。”林浣溪温柔的介绍着身边的女子:“她和我一样大,叫她一声娆姐就好了。”

“什么?妖娆?”唐奇神情一愣,心中念叨着,她爸妈还真是给她取了一个好名字啊。

但面上笑着说道:“娆姐,你好。”

姚娆颔首轻点,算是应声了,冷艳的模样十足。

“娆娆,这是唐奇,可以叫阿奇,从小和我一块儿长大,这些年去部队服役,昨天才回到蜀城来。”林浣溪细致的介绍着。

姚娆打量了唐奇一眼,然后便收回了目光。

她对这样的男人一点都不感冒,甚至还有点反感,当闻到他身上的那股臭味时,顿时心生厌烦感。

唐奇身上那隔夜衣服带着酒气和汗臭的馊味,隔着桌子的距离,她都能稍稍闻到。

她禁不住皱起鼻子:“浣溪,你这位弟弟昨晚去哪了……”

身上这是什么味啊,真是臭的我受不了,当然后面这句话当着好闺蜜的面她可没说,只是看向唐奇的眼底满是厌烦和看不起。

林浣溪性格外圆内方,看似柔弱,实则坚强,属于自强不息的那种优秀女人。

姚娆,出身豪门,和亲近的人刀子嘴豆腐心,属于那种高要求,标准的典型现代女人。

这个时候,姚娆出声说道:“我肚子饿了,咱们先点东西吃吧。”

“退婚就退婚,那王家人太过分了,居然还想要置你于死地,让你一无所有!”

姚娆听完林浣溪公司的情况,十分愤怒。

“这摆明就是要吃掉你的公司!”

“浣溪,你可千万不要中他们的陷阱,林氏新能源研究了二十多年,在你手上,一个又一个技术问题被解决,只要注入一批新资金,就能进行解决最后的试验市场问题!”妖娆愤怒的说道。

林浣溪叹息道:“我知道,王家那边现在就是想要围标,昨晚王仁说了一个星期后再见,然后公司财务就出了问题,要不是发现的及时,都撑不过今天,公司内部高层被他收买,我爸留下的那几个董事也早就被收买了,不然这几年不会一直拖着不注入资金。”

姚娆分析道:“我明白了,现在的情况是,第一,缺乏资金进行最后的实验。第二,就算能拉到资金也无法注入进去,注入资金,需要董事会全部人同意,稀释手中的股份来换取资金,你手中的股份要是再稀释一点,就失去股权,王家人,老谋深算,好狠啊!”

听着姚娆的全面分析,林浣溪那张脸蛋不禁黯然下来。

唐奇神色郑重地说道:“这不是什么大事,王家人算老几,以为自己多厉害?浣溪,你放心,我会保护你!”

听完唐奇的话,人人反应各不同。

林浣溪那黯然的脸色露出一个笑容。

姚娆眉头则是皱的更深了,内心对唐奇失望。

“你保护浣溪?你拿什么保护?”姚娆冷声道:“你知不知道王家在蜀城资本和人脉有多强?要是好解决,浣溪早就不用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你懂什么?一个还没毕业的大学生就算了吧,你还是先好好管好自己,先找到一份工作再说吧,真是,别插话……”丢人,这两个字她没有说出口。

不是她看不起唐奇,而是王家人实在强大,再加上你一个大学生还没毕业,连个工作都没有,钱和人脉,你通通都没有,拿什么帮助?

还有脸当着她们面说,王家算老几,他来保护浣溪,真是大放厥词,不知道天高地厚,不自量力!

拜托你先找到一份工作不用寄人篱下吧!连工作都没有,装什么b啊?

唐奇的话让姚娆又气又好笑。

姚娆一怼唐奇,林浣溪的脸色就微变了。

“绕绕!”

林浣溪连忙出声维护唐奇。

妖娆也是吃味过来,毕竟唐奇就算再没用,那也是林浣溪的青梅竹马,她这样羞辱唐奇,连带着林浣溪也被牵连进来,她说话也的确有些过份,反应过来,连忙搂住林浣溪香了几个。

林浣溪皱着眉头没有说话,就算是闺蜜,这样口无遮拦怼唐奇,让她内心也是极为不舒服的,但两方都是与她关系亲密的人。

她解围道:“阿奇,姚娆说话就这样,别在意啊,以后多接触娆娆你会习惯的。”

唐奇一边笑,一边摸了摸鼻子苦笑道:“刚才娆姐语速太快,我都没听清楚娆姐说的什么。”

饭桌上的气氛这才缓解下来。

算你还识相!

同时,姚娆内心更看不起唐奇,一个大男人,竟然要靠女人来维护保住脸上的面子,真是太丢男人脸了,一点也没有男人该有的东西。

唐奇原本想说,以前那是因为他唐奇不在,浣溪才被逼入困境,现在他回来了,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区区王家,敢在他唐惊仙面前嚣张,那就是找死!

姚娆说道:“浣溪,这件事我觉得你可以找能够影响王家人和公司的人。”

“你是说,徐老爷子?”林浣溪问道。

林浣溪叹息道:“他没理由会帮我。”

徐老爷子,当年打个喷嚏蜀城都要抖一抖的大人物。

徐老爷子,听到这个名字,唐奇思索片刻,然后眼中一道精芒闪烁,好像这个名字在哪里看见过。

姚娆对林浣溪说道:“浣溪,你放心,这件事交给我吧!等着我请徐家的人来投资吧,那样就没有问题了!”

听到姚娆的话,林浣溪脸上都不禁露出了欣喜和期待,不禁有些激动。

“娆娆,你家和徐家有来往?”

“嗯,要不是你们说徐老爷子在公司有股份,我也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好,但是现在嘛,接下来你们就等我好消息好了!”姚娆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吃完午饭,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

“阿奇,等我忙完公司的事情,咱们晚一点见面。”林浣溪说道。

“好。”唐奇点点头。

接着,林浣溪止言又欲的说道:“中午饭桌上,娆娆说的那些话你别在意,现在你能在我身边,我已经觉得很满足了。”

“浣溪,你太小看我唐奇了吧。”唐奇笑了笑,桌子上的事情,他是真没在意。

但是林浣溪十分在意,在她眼里,唐奇哪怕一无所有,只是一个普通不能再普通的男子,她也觉得很好。

要是林浣溪知道唐奇真正的实力,估计就不会产生出这种念头了。

他唐奇是谁?

在仙界被称为唐惊仙的男人!

惊仙!

惊仙!

这沉甸甸的两个字足以说明唐奇在仙界的实力有多强悍。

徐老爷子退隐十多年不问事,并不代表他不做事。

李嘉成七十多岁都还在公司,只是放权给子孙,相当于上方宝剑那样坐镇在公司,每天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喝茶什么的。

姚娆带着自己的爷爷来到徐老爷子公司这里来,她眼中满是期待,有自己爷爷出场,一定能说动徐老爷子帮林浣溪站台,解决林浣溪的问题!

徐老爷子办公室外,一个五十岁模样的中年男子西装革履,打扮的一丝不苟,脸上带着恭敬的笑容:“姚老爷子,姚小姐,里面请,老爷子在上面。”

“好。”姚娆点点头走在前面。

中年男子面上恭敬,实则内心毫无波动,他认识姚家人,对方来到公司登门拜访,显然有事求助于徐老爷子,而徐老爷子不仅门都没出,连他这个秘书都没有出门去迎接对方,只是在办公室门外接待一下。

这足以说明姚家人的身份地位根本就不足以让徐老爷子重视,更别说求徐老爷子办事了,看着姚娆脸上那满是期待想要去邀功的表情,他内心冷笑一声。

相关文章:

女追男虐心小说|跪趴,吞吐,玉势,粗黑小说

男主憋住别流出来_外国肚脐刺穿vk

《莫问相思几许》夏若完本,夏若宋庭夜小说【目录大结局】

总裁独宠:娇妻有点甜免费阅读全文

啊疼一挺身冲破那层膜/第一次进去感觉热乎乎的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