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终极狂兵)小说-无删节全文阅读

2022-01-04 13:28 · 新商盟

萧国栋苦涩笑着摇了摇头:“报什么仇?你好不容易才回来,以后咱们一家人好好过日子,就足够了。”

萧辰心如刀割。杜天龙的刁难不仅让父亲倾家荡产,更磨平了他的心性。

但是,父亲越是如此,萧辰心里对于自己的愧疚和对于杜天龙的恨意就越深。他已经暗下决心,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查出来!

第一医院,大厅里早已人满为患。他直接推着父亲,找到了个值班的小护士:“您好,我想找一下你们这里的院长。”

“好的,您请跟我来吧。”小护士礼貌一笑,带着萧辰上了六楼,“最后面那间就是院长室,不过院长正在处理重要的事情,您最好呆会再去。”

萧辰向小护士道了谢,但还是毫不犹豫推着轮椅过去。给自己父亲治病的事情刻不容缓。

院长室中,除了这第一医院大名鼎鼎的院长吕留良之外,还有十多个穿着白大褂的专家、教授。他们都围着一张病床,病床上躺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看起来奄奄一息、虚弱无比。

萧辰敲门之后,礼貌笑着走了进去。一个焦急如火的中年人厉声怒斥道:“你是什么人?赶紧滚出去!”

萧辰却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径直朝里面走去。这中年人气得鼻子都歪了:“吕院长,这是哪来的野小子?耽误了给陈老爷子治病,你担待得起吗?!”

吕留良也面色凝重,沉声道:“小伙子,你找谁啊?”

萧辰礼貌一笑,毕恭毕敬道:“吕院长,我叫萧辰。我想借用一下你们医院的激光设备,给我父亲治疗眼疾。”

那中年人嗤鼻一笑:“你算什么东西?激光设备造价不菲,那是你想借就能借的?”

吕留良脸色有些阴沉,回头冷冷道:“白松专家,这是我的第一医院,不是你们京都。借与不借,我说了算。”

白松冷哼一声,两眼怒瞪着萧辰。吕留良面露难色道:“小兄弟,医院有医院的规定,这些设备是不能随便外借的。”

白松又冷嘲热讽起来:“这医院又不是你家开的,想借就能借?要是弄坏了,把你卖了也赔不起!”

萧辰早有预料,从怀中取出华浩飞送给自己的金卡夹在指尖:“吕院长,我用这个作抵押,可以吗?”

白松微微一怔,在场围着那老者的一干专家也不由纷纷回头侧目。他们都知道,在平江拥有这张卡意味着什么——除了本人,持卡者的家人、朋友,都可以终身享受优先免费治疗的权利,这可不是有钱就能办到的。

“这……这金卡一定是这小子偷来的!”白松面露怒色,指着萧辰怒斥道,“他穿得那么破旧,怎么可能是这种贵宾?吕院长,赶紧叫保安来吧!”

“够了!”吕留良都有些听不下去了,冷冷瞪了眼白松,满脸正经看向萧辰,“小兄弟,这张金卡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我朋友给我的。”萧辰耸了耸肩膀,若无其事道,“他叫华浩飞。”

在场大部分人都是平江本地人,听见这个名字都不由倒吸了口凉气。吕留良这才恍然大悟点了点头:“原来你是浩飞的朋友!激光设备都在四楼的设备室里,需不需要我给你配备几个助手?”

说着,吕留良递过一串钥匙。萧辰接来婉拒道:“不用了,多谢吕院长。”随即便推着父亲下到四楼。

“小辰……刚才那些是什么人啊?”萧国栋坐在轮椅上,脸上满是担忧。方才的争吵他也听在耳朵里,生怕自己儿子会吃亏。

“没什么,一些朋友而已。”萧辰淡淡一笑,推着父亲进入设备室,来到巨大的激光设备前,一把将父亲抱到病床上,褪去他的上衣:“爹,我这就让您重见光明。”

“小辰,我的眼睛治不好的……”萧国栋苦涩笑着。萧辰却没有丝毫犹豫,从针袋中取出二十余支游龙金针。

看着萧国栋后背上大小十余处触目惊心的创伤,萧辰便感到心如刀割。他缓缓捏着针,颤抖着手刺进萧国栋干瘦的背中。

针锋刺破皮肤本是件痛楚之事。但是萧辰的手法柔和,使得萧国栋居然束缚地眯起了眼睛。不一会,二十余根金针全部刺进萧国栋背后各个穴位中,大多遍布在脖颈和上半身一带。

萧辰轻出了口浊气,站起身双手扳动过面前的激光仪,让激光仪对准父亲的双眼,猛地迸射出强光,用以刺激父亲已经衰朽的神经。

萧国栋发出声痛苦的呻吟,这是长期处于黑暗中的视网膜被强光刺激造成的痛楚。萧辰仅仅让强光照射了五秒便立刻收回,生怕这光会适得其反地刺伤父亲的眼。

强光照射完毕,萧辰又飞速取下了父亲背后二十多根金针。这个过程中,萧国栋却昏睡了过去。

萧辰嘴角露出抹会心的笑容。等到父亲醒来,他就可以再次看到这世界的大好河山了。

“麻烦你给我爹安排间病房。”萧辰推着父亲出来,对门口一个小护士说道。

能私下用医院的设备进行治疗的人必然身份显贵。小护士不敢怠慢,立刻安排了间VIP病房。

萧辰安顿好父亲之后,坐电梯又回到六楼。他欠吕留良一个人情,无论如何都要还的。

然而不等萧辰走进去,院长室中便传来阵剧烈的争吵。

“你们这帮庸医,我父亲在你们这住了半个月,身体却每况愈下!我看你们这帮庸医就是谋财害命!”一个黑西服中年男子神色激动,攥着吕留良的衣领。剩下专家、教授们,都被群虎背狼腰的保镖看住,一个个噤若寒蝉,更别提是劝架了。

“陈先生,您听我说……”吕留良脸色苍白,想要开口解释。奈何面前的中年男子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拳头对准了吕留良的鼻梁。

眼看这一拳就要把吕留良的鼻子砸塌。萧辰一个箭步冲进去,攥住了中年男子的手腕。

“先生,火气这么大不太好吧?”

中年男子微微一怔,回过头冷声道:“你是什么人?”

“我叫萧辰,算是吕院长的朋友吧。”萧辰指尖轻轻一点,中年男子的手便随之松开。萧辰皱着眉头问道,“吕院长,怎么回事?”

吕留良喘着粗气道:“这位是陈恒信先生,病床上的是他的父亲,陈家的陈开泰老先生。陈老患了种怪病,我调集了京都的许多专家前来会诊都束手无策,现在陈老的情况危急万分……”

陈恒信冷着脸道:“吕留良,如果我父亲有个三长两短,你这所医院就别想在平江的地界混下去。”

萧辰眯起眼睛,若有所思点了点头。陈家在平江也算赫赫有名的大户人家,陈老爷子更是身份显赫。难怪他儿子会如此焦急了。

“吕院长,不如让我来试试?”萧辰略一思考说道。吕留良半信半疑道:“你……你懂医术?”

“学过几天中医。”萧辰淡淡一笑,从针袋里取出了游龙金针。一旁的白松像炸了毛般怒斥道:“什么中医?这世道哪里还有人信奉中医这种迷信的东西。陈先生,赶紧将这种扰乱我们治疗的家伙赶出去!”

“白松!”吕留良攥着拳头,冷冷瞪了眼白松,担忧地看着萧辰:“小兄弟,你有多大把握?这可是在平江地位举足轻重的陈老爷子,万一有个什么闪失……”

“我愿意以我的性命做担保。”萧辰自信地拍了拍胸脯,看向陈恒信,“陈先生,请问您是否愿意信我,让我为陈老治疗?”

陈恒信脸上满是复杂之色。他们陈家接触的都是最新的科技,所以相比于中医这种玄乎其玄的东西,陈恒信平日里更相信西医。

但是方才,吕留良一干人几乎已经给他父亲下达了病危通知书。陈恒信也只能就爱那个希望寄托于这个小伙子身上:“那就拜托你了……”

“陈先生,您不能这么做!”白松一听就急了,大义凌然道,“看病不是儿戏,这小子这么年轻,能学得了几年中医?您如果遵从我的治疗方案,马上进行第四场手术,陈老至少还有百分之十的生还希望……”

白松并非担忧陈老的性命,他只是害怕萧辰一出手真的让他瞎猫碰上死耗子、把陈老救活。那样的话,他们一干京都名医可都要颜面扫地了。

然而,不等白松说完,陈恒信便冲到他的面前,单手掐住他的脖子,冷声道:“庸医,你给我闭嘴!用你的方法?你们这些日子三次把我父亲推上手术台,换来的就是百分之十的生还希望?呸!再敢废一句话,我就废了你!”

白松额头的冷汗滑落下来,怯怯点了点头。陈恒信这才轻哼一声,毕恭毕敬道:“萧先生,那就拜托您了。”

萧辰坚毅地点了点头,他缓缓走到中间病床前,掀开陈老身上那层厚厚的被子。

然而,当萧辰看到被子中陈老那伤痕累累的身体时,却不由得微微皱起眉头。

陈老的病其实并不厉害,只不过单纯因为头风引起的疑难杂症。这种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只要用对了方法,眨眼间便能治好。

但是这些人折腾了半个月,不仅没让陈老的病有半点好转,反而在他身上添了好几处手术残留的刀口和麻醉的针眼。这让萧辰下针都有些举步维艰、愣了半天。

“是不是治不了?”陈恒信在一旁沉声问道。他并没有责难的意味,吕留良这种权威都已经说自己父亲没救了,他只不过死马当活马医罢了。

萧辰缓缓摇了摇头。正当陈恒信眼里快要滴落下泪水之际,萧辰却笑着道,“我只是在想,怎么让陈老少一些痛苦地治好。”

陈恒信微微一怔。萧辰手中的金针已经夹在左右十指的指缝之间,像刺豆腐里一般,眨眼间便刺进了陈老胸膛、腹部总共二十多个穴位之上。

有的必要的穴位被刀口覆盖,萧辰就不得不刺下两个其他穴位来代替。也正因为此,整袋游龙金针二十多根被萧辰全部用上,如梨花暴雨般游走于陈老身体的经脉之间。

二十多根金针全部落定。原本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陈老,突然瞪大了眼睛,猛地倒吸了口凉气。

“爸?!”陈恒信忍不住惊喜出声。萧辰却震喝道:“不要动,快让陈老平躺好!”

陈恒信赶紧安定了父亲的情绪,让陈老重新躺平。萧辰的手掌在陈老的肚脐处轻轻一点,二十多根金针又都像得到了召唤一般,齐刷刷离开陈老的身体,耷拉到床铺的两边。

萧辰这才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水,一边收拾着金针,一边说道:“陈老的病不算太重,但如果不根除治疗,会落下病根。陈先生,今天就可以带陈老回家了,每隔三天带他来这里一趟,我为他再次针灸。总共五次过后,陈老的病便完全好了。”

病床上的陈老脸色重新恢复红润,一旁本来已经几乎静止的心跳仪也重获活力,陈老显然已经转危为安。

病房里所有专家都大惊失色,他们都见证了个医学史上了不起的奇迹,吕留良更是半天没回过神来,看着萧辰的眼中多了几分欣赏之色。只有白松脸上青一阵紫一阵,显然他的担忧成真,这小子还真瞎猫撞上死耗子,救下了陈老半死不活的命。

陈恒信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激动道:“萧先生,你是我们陈家的大恩人,请您今晚务必赏个薄面,让我们全家好好感谢您……”

“呃,对不起,我今晚还有约。”萧辰不好意思笑了笑,急忙将陈恒信搀扶起来。

陈恒信又从怀中掏出张名片塞给萧辰:“既然这样,请萧先生收下这个。以后如果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请随时联系,陈某一定帮忙!”

吕留良都不由倒吸了口凉气。陈恒信贵为陈家掌舵人,在平江,拥有他名片的人绝不超过一只手。这年轻人居然让陈恒信欠下这么大人情,甚至都不惜下跪谢恩,真是前途无量。

而且他还与华家有渊源……嗯,必须好好结交一下!

萧辰收了名片,陈恒信又一阵千恩万谢,才带陈老爷子离开。

那一干专家也各自散去,院长室里只剩下吕留良和萧辰。吕留良笑呵呵道:“萧先生,你的医术是跟谁学的?”

萧辰想起师傅当初嘱咐自己不要透露他的姓名,便随口道:“无师自通,自学成才。”

吕留良不由倒吸口凉气,能几针治好快断气的陈老爷子的医术居然是自学来的,这小子简直是天才:“萧先生,你的针法玄妙万千,让我不胜敬佩,不知道可不可以指点我几招?”

“下次吧。”萧辰看了眼手表,已经快到下午时分,淡淡道:“我父亲在你们医院的病房住着,麻烦吕院长派人给送个饭,明天早上我就接父亲回去,再给您付住院的钱。”

吕留良急忙摆了摆手:“什么钱不钱的,您可是我们院的金卡持有者,您的家人朋友都可以免费来治疗。萧先生放心,我立刻安排几个专业的护理人员照料。”

萧辰这才放心离开,打车去了浩海饭店。华浩飞的爷爷可是了不起的大人物,不能失了礼数。

浩海饭店不愧是平江最豪华的饭店,整整二十五层楼高,金碧辉煌。萧辰从未见识过这等恢弘的建筑。

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萧辰先进了大厅,坐在沙发处等候。

师傅将自己从血狼中保出去,交代给他两个任务。一来是保护他一位师弟,也就是萧辰师叔的孙女,二来是要萧辰成立自己的家族。

这两个任务可谓一个比一个困难。而师傅留给自己的,只有这一身本领而已。萧辰不由得一阵头疼。

正当他思索之际,耳边却传来声惊讶的女声:“哟,这不是萧辰嘛?”

萧辰缓缓睁开眼睛。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个穿着雍容华贵的少妇,挽着个男子的胳膊。男子油光满面、俨然是那种成功人士。

“你是……”萧辰纳闷地问道。少妇挑着眉毛戏谑笑道:“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老同学。”

萧辰这才恍然大悟。眼前这少妇,原来是他大学时的同学潘美美。当初年少无知,萧辰还曾疯狂地追求过潘美美,只不过被她一次又一次无情拒绝了。

“原来是你……有什么事吗?”萧辰面无表情、波澜不惊地问道。

潘美美却对萧辰的态度感到相当不爽。她在大学时可是校花级别的,这萧辰也算是她万千仰慕者中最为疯狂的一个。这时隔这么多年不见,他应该对自己更加狂热才对,难道是本小姐的魅力下降了?

事实上,萧辰对潘美美真心已经没了半点感觉。他们已经整整八年没见,潘美美甚至连他“死了”的消息都不知道。现在萧辰已经变得更加成熟,潘美美这种女人不过是昙花一现罢了。

“介绍一下,这是我老公王昆,浩海饭店的经理。”潘美美颇为自豪地说道,“这么多年不见了,你现在在哪工作啊?”

“我还没有工作。”萧辰淡淡道。潘美美嘴都快要咧到后脑勺:“哎呦,你也快三十了吧?怎么还连个工作都混不上啊。要不你来我老公的饭店里当服务生怎么样?每个月也能赚八千多呢……”

“谢谢,不需要。”萧辰心生厌恶,婉拒站起身来。却被王昆的大手按住肩膀。

王昆黑着个脸膛,沉声道:“兄弟,这是我老婆,你说话客气点。”

“我已经很客气了。”萧辰面不改色,右手缓缓攥住王昆的手腕,使出三成的力气。

王昆的腕子处立刻传来阵阵咔吧咔吧的脆响,他那黑黢黢的脸膛也变得铁青,右拳打向萧辰的鼻梁:“混账……”

萧辰不慌不忙,同样伸出右手,用掌包住王昆的拳头,微微往里一捏。这一下稍微用力了些,直接将王昆的手背给挫得粉碎。

“卧槽!”王昆忍不住痛苦,扑通一声倒在地上,攥着手痛苦地哀号起来。潘美美也脸色大变:“萧辰,你……你敢打人?!”

“我只是正当防卫。”一群保安闻声赶来将他围住,萧辰对这位老同学再没有半点好脸色,“我劝你让开。否则的话,下场跟他一样。”

“你给我等着!”潘美美却根本没有退让的意思,掏出手机拨通了个电话,“喂,黑哥?阿昆被人打了……对,就在浩海。”

撂了电话,潘美美恶狠狠看着萧辰,脸上满是得意的笑容:“萧辰,念在咱们老同学一场,我本来想给你介绍个工作,没想到你居然恩将仇报打我男人!今天你走不了了!”

萧辰耸了耸肩膀。他本来也没想离开,今天可是华老爷子请自己吃饭,怎么能因为几个臭虫耽误。

没多一会,门口传来阵急促的脚步声,一群人拎着钢管、铁棍走进来。为首那个肚子上还裹着一圈纱布:“哪个小子吃了豹子胆?敢砸浩海的场子。”

看见潘美美叫来的人,萧辰却乐了,上前两步笑着道:“哟,又见面了,黑牛哥。”

潘美美叫来的这伙人,正是萧辰上午在咖啡厅收拾的那伙。为首的这个就是被华浩飞一膝盖顶吐血的黑牛!

潘美美立刻上来,指着萧辰恶狠狠道:“黑牛哥,就是这小子打伤了阿昆,你快收拾了他!”

然而,在看到萧辰之后,黑牛吓得腿肚子都软了,差点一个踉跄坐在地上。他身后那群小弟也好不到哪去,一个个瑟瑟发抖、恨不得转头就跑。

“你……你确定你们惹得是他?”黑牛满脸恐惧转过头,将信将疑问道。

潘美美果断点了点头。黑牛却咣当一下扔了钢管,转头就要朝外走:“对不住了,弟妹,这个忙我帮不了。”

身后那些小弟也都扔了武器。潘美美一下就着急了,拽着黑牛的胳膊楚楚可怜道:“黑牛哥,他就是个穷小子,什么背景都没有,您收拾他就是轻轻松松!别忘了,您这两年来浩海吃饭,是谁给您免得单?”

然而,不等黑牛开口,门口处便传来阵雄浑的喊声:“哦?我倒想听听,是谁在我的饭店给别人免单的?”

相关文章:

不要了好深戳到肚子了,老公说想放在里面睡觉

【免费完本】天降财运小说在线全文/天降财运

性过程写得详细的小说 处 女 开 苞小说口述|都市之傲视群雄

自己脱了衣服腿张开 男朋友让我张开腿给他吃

大炕上的肉体乱绯色(限)*哺乳期怎么调节心情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