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至尊战王】小说(免费无弹窗章节全文列表)

2022-01-04 09:56 · 新商盟

被一个顶级美女拿着小皮鞭抽,是一种什么感觉?

懵比。

除了这两个字,高铁实在想不到别的词。

他被鞭子抽醒之前,脑思维还停留在昨晚。

昨晚,他在青山某酒吧内喝的很愉快——怎么就被捆在椅子上了?

关键是,他看到墙上的电视里,正在播放他被夜店女郎拿皮鞭狠抽,嘴里却发出“杯壁,用力啊”叫声的恶心画面。

我特么,老子啥时候这么做过?

就在高铁满脸的傻缺样,盯着电视时,长相很天使,身材特魔鬼的美女,皮鞭在手心轻敲着,说话了:“行啊,张良华。看不出,你还爱这一口。好,很好。既然你喜欢,那我就满足你。”

“张良华?谁是张良华?”

高铁又懵了下,才看向美女。

美女的回答——抡起右手里的小皮鞭,再次抽了下来。

啪!

大夏天只穿着衬衣的高铁,虎躯立即剧颤,勃然大怒:“沃草,你敢打我?”

“我不敢啊。我不敢啊,我不敢——”

美女冷笑着说一句,就抽一鞭子,一次比一次狠。

高铁是谁?

他可是纵横非亚拉的佣兵之王,人送外号“妖魂”,凶名能让小儿止咳——

他这次回国,只为厌倦了血腥的佣兵生活,特想做个普通人,享受伟大的平凡——可现在,他却被一美女鞭挞。

这要是让妖狼那些鸟人知道了,还不得把大牙笑下来。

“臭丫头,我看你是活够了!”

劈头盖脸的小皮鞭下,高铁怒吼着猛地一挣——

没挣开。

屋子里,弥漫着好闻的香水气息。

很特么凑巧,高铁有个嗅到香水味,就会浑身无力的怪缺陷。

挣不开,还嘴硬,那不是英雄,而是犯贱。

高铁心中痛骂着麦麦皮,迅速改变应对方案,强装笑脸,柔声问:“美女,能不能先别动粗?你累,我也疼。有啥话,不能好好说呢?”

接连十多鞭子下来,美女确实挺累,抬手拍了拍剧烈起伏的某处,冷笑:“呵呵,好啊。那就好好说——你先说。”

干咳一声,高铁讨好的笑了下:“首先,我不叫张良华——”

美女打断他的话:“那你是谁?”

高铁立即正色回答:“我叫高铁。玉树临风的高,风流倜傥的铁——沃草!能不能先别动手?”

“高铁?你还飞机呢!”

美女咬牙切齿的,又抽了两鞭子后,差点晃了手腕,赶紧停下。

她虽然住手了,嘴巴却没停住:“你以为,你换了身份证,我就不知道你是谁了?你怎么不去整容啊?你这个整天就知道吃喝嫖赌抽,吃软饭的人渣。要不是我爸逼着我娶你,你祖坟冒青烟,都没资格被我抽。”

啥,我祖坟冒了青烟,才有资格被你抽?

尼玛,老子有那么贱吗。

还你爸逼着你娶我——

等等,你说你娶我?

总算看出美女脑子有问题,实在不适合有话好好说了,高铁知趣的闭上了嘴。

也闭上了眼。

摆出一副“娶来的老公买来的马,任你骑来任你打”的大无畏样子,不再理睬她。

这一招,果然管用哦。

美女打累了,也骂累了,香汗淋漓的,屋子里的香味,也越来越浓。

高铁的脑子,也越浑。

“姓张的,识相的乖乖把钱给我吐出来。少一个子儿,明年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美女恨恨的说了句,丢掉鞭子,打开窗户,快步出门。

随着她的离去,那种让高铁心烦的香气,也逐渐散去。

力气,也开始恢复。

他睁开眼,看着画面定格的电视,无声冷笑了下,双手用力。

绷的两声轻响,捆着高铁双手的尼龙绳,断了。

“唉,老子活了23岁,扶老太太过马路的好事,做了至少三四次。没想到,好人却没好报。”

高铁慢慢解开捆着脚腕的绳子,抬头四下里看。

这是一个小型健身室,跑步机,拉力器老虎凳——之类的,应有尽有。

高铁的目光,透过窗户玻璃时,嘴角浮上了善良的微笑。

浴室内。

累出一身香汗的叶星辰,在冲澡时,还在低声咒骂着高铁。

她发誓,人渣今天不把钱吐出来,就真抽死他。

匆匆擦了擦,叶星辰随便穿了件黑色长裙,再次来到了健身室。

那个人渣,还乖乖坐在椅子上“等着”被她抽。

“张良华,你给我听好了。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不然——”

叶星辰走过去,刚说到这儿,高铁忽然从椅子上站起来,笑道:“要不然,你咬死我啊?”

他明明是被捆在椅子上的,怎么松开了?

叶星辰一呆,突觉头发一疼,下意识的尖叫出声。

还真是有朝一日翻了身,管教这丫头把歌唱!

高铁根本不给叶星辰任何的反应机会,把她按在椅子上,三下五除二,捆住了她。

“你个人渣,松开我!”

叶星辰终于明白了过来,拼命挣扎着,连声怒骂。

只是她白费力气。

休说是她了,就连当世第一女杀妖蓝,被高铁捆住后,也别想挣开。

“妹子,你的叫声很迷人啊。叫吧,叫吧,就算你叫破喉咙,也白搭。”

高铁狞笑着捡起鞭子,手腕一振,猛地挥下。

啪!

鞭梢卷动间,空气发出一声爆响,吓得叶星辰一哆嗦,小脸煞白,闭上了嘴。

“刚才,你抽了我十三鞭子。我就不和你算利息了,也抽你十三鞭子就好。唉,谁让我这人心地善良呢?”

高铁嘴里哔哔着,开始琢磨着抽叶星辰哪儿。

抽脸?

不行不行,虽说这妹子良心大大的坏,这张脸却很精致,真抽坏了,那就是暴殄天物。

抽身子?

不好吧,那俩啥那么鼓,万一抽爆了咋办。

抽腿——望着叶星辰那双露出长裙的大长腿,高铁笑了。

好,就这儿了。

细皮嫩肉的,包管一抽一道血痕,能给她留下深刻的印象,以免以后再仗着漂亮,再欺负男人。

就在高铁的目光,小刀子般在她身上来回扫时,叶星辰一颗心就提到了嗓子眼。

看到他狞笑着举起鞭子后,她立即慌了:“人渣,你敢动我一根毫毛,我势必把你——啊!”

啪一声,打断了叶星辰的叫骂。

虽说高铁抽下鞭子时,只用了三分力气,可叶星辰还是感觉,好像被烙铁烫了下那样,疼的泪水迸溅而出。

太残忍了。

这谁啊,简直没人性——

看到叶星辰右腿雪肤上那条红色血痕,高铁心里骂了个,右手却再次举了起来。

“人、咱能不能好说好商量,别动粗?”

叶星辰颤声说出的这句话,高铁听了后,感觉好耳熟。

哦,他被捆在椅子上时,貌似就说过这句话。

只是这妹子不听兔子叫唤,照样对高铁进行了惨无人道的鞭挞。

不过,高铁当然不会像她这样没素质。

高铁笑着伸手,让鞭梢在她小脸上来回轻抚着:“呵呵,好啊。那就好好说——你先说。”

在高铁的淫威下,叶星辰哭着娓娓道来——

原来,叶星辰的老爸叶阔海,早年经商时,因经营不善眼看破产时,好友张大鹏倾囊相助。

叶父渡过难关后,脑子一热,把爱女许配给了张大鹏的儿子张良华。

故事虽然狗血老套,却是真实存在。

一年前,好友夫妻因车祸去世,叶父遵守承诺,要把张良华收为上门女婿。

早就知道张良华是啥人的叶星辰,当然宁死不从——父女俩友好协商过后,让他们试婚一年。

一年后,叶星辰如果同意,张良华就正式成为叶家的女婿。

但叶星辰却说话不算话,俩人虽说同居一栋别墅,大半年内,张良华却连她的小手,都没捞着碰过不说,还总是遭受她的各种语言打击。

张良华羞恼成怒,索要巨额分手费——被拒绝后更加混蛋,竟然和叶星辰的小秘书张甜私奔。

俩人逃走之前,窃取了叶星辰的银行卡,卷走了一千万的现金。

叶星辰快急疯了,在他房间里搜索蛛丝马迹时,找到了他受虐的视频。

她又不敢告诉老叶,只能请私家侦探,满世界的找他。

私家侦探苦寻两个月后,昨晚在青山某酒吧,无意中遇到了喝醉了的“张良华”,狂喜——把他带了回来。

听到这儿后,高铁才明白。

怪不得叶星辰对他“家暴”,和他要钱,电视里还有他受虐的视频呢。

搞了半天,他和张良华长的差不多。

看着泣不成声的叶星辰,高铁心中特郁闷,更为和某人渣长相差不多而为耻——

既然是误会,高铁再抽还回剩余十二鞭子,那就太不爷们了。

高铁把鞭子丢掉,帮叶星辰解开绳子,特认真的说:“美女,老子再次郑重的自我介绍下。我叫高铁,玉树临风的高,风流倜傥的铁。希望你能记住,不要把我当作张良华。”

玉树临风和风流倜傥这两个成语中,有“高铁”这两个字吗?

叶星辰顾不得这么多了。

绳子被解开后,她立即兔子般跳了起来,揉着生疼的鞭痕处,银牙紧咬,眼睛滴溜溜的转。

高铁问都不用问,就知道她不信他说的话。

不过这也没啥。

反正他也没打算和她再发生任何的交集,要回自己的东西后,从此高郎是路人——

高铁刚张嘴,房门被人砸响。

一个惊惶的女人声音,从门外传来:“叶总,不好了,陈铁头他们来了!”

敲门的人,是叶家别墅的保姆王姐。

门开后,王姐看到高铁竟然好端端的站在这儿,叶总则站在窗前,愕然片刻,马上说正事。

高铁这才知道,叶星辰青山星辰化妆的老总。

虽说星辰化妆市值刚上亿,但叶星辰也算是小富婆一枚了。

半年前,为打响公司品牌,叶星辰在金街盘下了一个门头房,开了家体验店。

因投资上千万,公司没多少现金流的叶星辰,找人高息贷款八百万。

本来,叶星辰是能按时还款的。

可两个月前,张良华却卷走了一千万,算是把她推下了悬崖。

不能按时还款,利息加翻——

其实就算利息不加翻,现在公司账面上只有几十万的叶星辰,指望啥还?

放贷的陈铁头却不管这些,只是不住找叶星辰要钱。

今天,是陈铁头给叶星辰的最后期限。

“王姐,你先让他们等等——人渣,这都是你惹得祸。”

看在叶星辰小脸煞白的份上,高铁决定原谅她的没素质,友好的笑了下,转身出门。

正如王姐所说,高铁刚走出客厅,就看到叶家别墅大门口,站了十几个人。

一个个都戴着大金链子,胳膊上刺龙画虎的,一看就不是好孩子。

“哟,这不是星辰化妆的驸马爷——当世第一软饭王吗?啥时候回来的?”

高铁刚走到院子里,就听到有人阴阳怪气的说:“是不是那一千万花完了?哈,其实就凭你这张小白脸,随便找个会所伺候娘们,就能吃香喝辣的。干嘛要吃定叶星辰一个人啊?做人啊,不能太无耻。”

高铁没理他们,走到窗前的白色藤椅前,坐了下来。

狗对人狂吠时,没必要当回事。

同样,那些人也没把高铁当回事。

因为他们都知道,叶星辰的未婚夫,就是个精于吃喝嫖赌,却又胆小怕事的窝囊废。

十几分钟后,叶星辰走出了客厅。

她已经换上了一身白色的小西装,黑色细高跟,秀发披肩,小脸微微昂起的傲然,比全世界所有的美女总裁加起来,还要总裁——

“欠人钱还这样臭屁,真搞不懂哪儿来的底气。”

高铁鄙夷的撇撇嘴时,门外那些人也推开铁栅栏,走了进来。

走在最前面的是个光头,满脸的横肉,看来就是陈铁头了。

叶星辰的底气之足,远超高铁所料,站在客厅门口台阶上,双手环抱,等陈铁头他们走过来后,才冷声说:“陈铁头,光天化日之下,你就敢带人私闯民宅,真以为这天下没有王法了?”

“叶总,您说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

陈铁头嘿嘿一笑,挥了挥手里的欠条:“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今天,您必须还钱。”

色厉内荏的叶星辰,腰板立即塌下了些:“我请你们,再宽限两个月——”

陈铁头打断她的话:“别说是两个月了,一天也不行。”

“可我没钱。”

叶星辰声音更低,轻咬着嘴唇看向了高铁,眼圈开始发红。

她的回答,早就在陈铁头的意料中:“没钱?好说啊,只要叶总能答应那件事,我就再宽限您俩月。说不定,您只要能让客户满意,这笔帐就免了呢。”

叶星辰苍白的小脸,蓦然变红,嘎声说:“不行。你、你这是在做梦。”

高铁见状,心中明白了,无非是“钱不够,肉来凑”罢了。

而且,这个陈铁头还是个拉皮条的,客户群挺高端。

陈铁头也翻脸了,狞笑:“呵呵,没有梦想,和一条咸鱼有啥区别?来啊,弟兄们,把叶总请回我们公司。啥时候还钱,啥时候再放出来。”

叶星辰脸色再变,下意识后退两步:“你们敢!别乱来,要不我报警了。”

陈铁头懒得再和她哔哔啥,抬手一挥,身后数名小弟虎狼般,扑向了叶星辰。

叶星辰转身就往客厅里跑。

她跑进去后,刚要关门,一个小弟抬脚,砰地踢在了门板上。

吓得叶星辰尖声大叫时,就听旁边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都尼玛的给老子滚出去。”

如果高铁因叶星辰“家暴”他,就眼睁睁她被陈铁头抢走,却不加干涉,估计贼老天会平地起炸雷,把他轰炸成渣。

何况,高铁还有东西在她手里呢。

她要是被陈铁头抢走,高铁找谁要去?

至于高铁赶走陈铁头后,叶星辰以后该怎么办——和他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高铁说话的声音不高,可听在陈铁头等人的耳朵里,却如同晴天霹雳——

扑向叶星辰的小弟们,之所以乖乖住手,那是因为他们都没想到,就这个吃软饭的沙比玩意,竟然胆敢对各位好汉爆粗口。

这和找死,没啥区别。

“沃草,难道以前我看走了眼,吃软饭的还想雄起一把?”

陈铁头看着高铁,轻飘飘的说:“先把他满嘴的牙,给我抽掉。”

“好来!”

两个小弟立即答应着,狞笑着缓步走向了高铁。

叶星辰简直太不仗义了。

她趁高铁路见不平时,独自逃回了卧室内,咔嚓反锁了房门。

陈铁头当然不会在乎。

区区一扇门而已,抬脚就能踹开。

他现在只想看到,高铁满嘴的牙,是怎么吐出来的。

啪,啪!

随着清脆的耳光声炸响,有带血的牙齿,在阳光下飞翔——

但不是高铁的。

是那两个小弟的。

现场十来号人,愣是没看清那俩小弟满嘴的牙,是怎么吐出来的。

大家只看到,高铁好像挥了挥手,他们就翻着白眼,吐着血,软软瘫倒在了地上。

堂堂的佣兵之王妖魂,随手抽碎俩小弟满嘴牙后,没有任何成就感。

高铁只是甩了甩手,对集体懵比的陈铁头等人,再次下达了逐客令:“老子再说最后一次,赶紧滚。要债,明天再来。”

一语惊醒懵比人。

陈铁头暴怒,带头扑向高铁:“兄弟们,给我废了这沙比!”

躲在卧室内瑟瑟发抖的叶星辰,都能隐隐听到陈铁头愤怒的吼声。

她逃回卧室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起手机,要打电话报警。

可——手机没电了。

充电器,在下面客厅内。

卧室,是叶星辰躲避恶势力最后的防火墙,哪敢再轻易开门?

她能做的,就是顺着门板出溜到地上,双手抱着脑袋,无声哭泣着,咒骂该死的某人渣。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骂了多少个死人渣,房门被人敲响。

帮,帮帮。

敲门声三长两短,透着礼貌——

叶星辰娇躯一颤,慌忙用力咬住了嘴唇。

问都不用问,敲门的肯定是陈铁头。

她不敢出声,甚至都不敢流眼泪了。

她只希望,陈铁头敲门良久,都没人开门后,能善心大发,放她一马,自己离开。

可能吗?

敲门的人,貌似也不着急,每隔半分钟,就帮帮的敲几下。

每一下,都像大锤砸在叶星辰的心上,让她怕的要命。

恐惧,有时候也能化为勇气。

总算意识到“注定艾草,就跑不出高粱地”后,叶星辰索性豁出去了,顺手抓起门后的棒球棍,猛地拉开了房门,狠狠砸了出去:“你去死吧,混蛋!”

砰!

叶总倾尽全身力气,狠狠砸出棒球棍时,因举的太高,棍子砸到了上面门框,反弹回来,敲在了她左肩上,疼的她惨叫一声。

站在门外的高铁见状,满脸的惊讶:“美女,原来您喜欢拿棍子砸自己啊?要不要我帮忙?我保证,能为您提供七星级的服务。”

叶星辰看着高铁,好像见了鬼。

在她看来,这个人渣早就被陈铁头废掉了。

但他现在,却活生生站在门外。

肯定是我看花眼了——叶星辰抬手用力擦了擦眼,睁大。

她没看花眼。

站在门外的确实是高铁,全身上下,特完整的样子。

叶星辰吃吃的问:“他,他们没打你?”

高铁满脸的奇怪:“我又不欠人家钱,他们干嘛要打我?”

“他们呢?”

“走了。哦,还有你家保姆。啧啧,真没想到,她看上去挺胖的,跑路速度却不慢。”

“走了?”

叶星辰可不信,双手扶着门框,伸长脖子往下看。

居高临下,她能看到客厅、院子里还有大门外,全都空荡荡的。

“他们,真走了?”

叶星辰蹑手蹑脚的下楼,眸光好像扫描器那样,嗖嗖的来回扫着,一直扫到珠穆朗玛峰那边——也没看到个人。

来势汹汹的陈铁头他们,真走了。

至于王姐眼看大势不妙,拔脚就跑,叶星辰没任何理由责怪人家。

几千块的月薪,还不足以让王姐为叶总赴汤蹈火。

看她藏猫猫般,满院子搜寻陈铁头他们,高铁叹了口气:“唉,美女,看你很想念他们的样子,我帮你把他们再喊回来?”

叶星辰没理睬他的讽刺,只是问:“他们怎么能走呢?”

高铁实话实说:“我打走了他们。”

“就你个废物?切。”

确定危机解除后,叶星辰冷傲总裁的气场,立即满血复活,双手环抱着看向高铁时,斜着眼,撇着嘴,还抖着右腿。

高铁懒得和她解释啥,抬起右手,掂了掂。

叶星辰皱眉:“要饭呢?”

“我的东西呢?还我。”

“你的什么东西?”

“别装傻卖呆。”

高铁有些不耐烦:“身份证,一把黑刺,还有一个优盘。”

叶星辰眸光闪烁,冷笑:“你说的这些,我都没见。”

说完,她转身咔咔的快步上楼。

她刚推开卧室房门,背后却传来高铁的声音:“美女,我的耐心有限。希望,你能把东西还我。”

“你是鬼啊?走路没有声音。滚蛋,别来烦我。”

心事重重的叶星辰,被高铁吓了一跳,转身娇叱着,抬脚踢了过去。

她的恶劣态度,终于成功击溃了高铁的耐心,弯腰抬手,轻松捉住了她的脚腕,右手顺着小腿摸了上去,嘿嘿笑着:“这腿型,这手感,都不错嘛。”

“松开我!人渣。”

叶星辰还是第一次被男人这样摸,浑身蹭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慌忙大力挣开,转身就跑。

这是卧室,她能跑到哪儿去?

高铁伸出舌头,扫了扫嘴唇,特淫荡的样,关上房门,开始解衬衣纽扣。

叶星辰终于慌了。

虽说她打心眼里看不起这个人渣,从来都是把他当臭袜子般的踩,但他终究是个男人。

男人真要对她动粗,她只有哭的份。

“不要过来,我可警告你啊,千万别过来。不然,有你好看!”

背靠梳妆台的叶星辰,小脸煞白,右手抓起一个小镜子,猛地砸了过去。

“好准头。”

高铁站在原地,动也不动,任由小镜子擦着他左耳——足有半米处飞过后,衷心赞叹着,脱下了衬衣。

他当然不屑强上叶星辰,但却必须拿出色狼的嘴脸,吓死这眼神不好用的妞,乖乖交出东西。

叶星辰还真怕了,不住从梳妆台上抓起东西,砸过去。

高铁凛然不惧——

他走到叶星辰面前,张开双手,作势要扑过去。

叶星辰尖叫一声,低头就要从他肋下逃走时,却被他顺势掐住了后脖子:“宝贝儿,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哥哥我辣手摧花了。”

“滚开啊,滚开!”

叶星辰骂着,乱抓的右手,又从梳妆台上拿起个东西,狠狠砸向他的脸。

高铁歪头。

砰!

那个东西砸在墙上,发出了玻璃碎裂的响声。

高铁毫不在意,继续淫笑着,正要——一股子浓郁的香气,迅速在房间内弥漫,把他包围。

沃草,这是香水?

高铁虎躯狂震,心中哀嚎一声,慌忙松开叶星辰,转身就要扑向窗前。

只是他刚抬脚,全身的力气,就像被大风吹走那样,软软瘫倒在了地上。

相关文章:

公车花茎律动噗滋噗滋,女友系列辣文全集,老王的小卖部

潜入三姐妹房间睡眠药演员漫画:曰160斤女生什么感觉

男朋友甜我下面好爽 乡村艳妇免费完本小说_夜艳

最强巅峰邪少&女友系列辣文全集 被男同桌摸下面吸奶H文

【火热新书】盛宠落跑小甜心完整版无删减全文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