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修仙归来做王者》大结局无弹窗无删减阅读

2022-01-04 08:53 · 新商盟

八月。

蜀城。

夜晚。

二十年前,蜀城最为豪华的居住区,如今最老最旧的街道。

客厅。

“轰隆!”

外面沉闷的雷声响起。

灵魂入坠深渊,在这一刻被拽了回来。

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男子,脸色苍白,脑门满是冷汗,眼中还有着未彻底散去的震惊之色。

他对着,看了看那略显青涩的脸庞。

“我真的回来了!”

他唐奇从那绝望的化圣劫,敌人的围攻下,回到了快要毕业的学生时代!

厨房飘来香味。

唐奇身体一颤,扭过头望去。

林浣溪身穿一身碎花的旗袍,旗袍很紧,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身段,晶莹犹如瀑布般的秀发盘在脑后,露出那张精致绝美的脸庞!

她身上流露出华夏女人独有的温婉淑雅名媛的气质。

这样的面容,这样的身材气质,这样的穿着,足以用万里挑一来形容也不为过。

看着林浣溪出现在他面前,唐奇有些看呆了。

唐奇是家族没落,林浣溪是家族弃女,两个人从小住在一起,青梅竹马关系。

“咯咯,溪姐很好看吗,瞧你都看呆了。”林浣溪脸上绽放出最灿烂的笑容,莲步轻移,走到唐奇面前,一根如葱玉般的玉指轻轻在唐奇脑门上一点。

当今世上,也只有她林浣溪才能在唐奇脑门上一点,换做其他人,看着唐奇两腿不发软能够被成为强者。

“好看,好看,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别的女人比浣溪姐更好看了。”看到林浣溪真正站在自己的面前,唐奇情绪涌了上来,眼眶湿润,泪水快要潸然而下。

千年成仙帝,千年入轮回,只为再见一人,他,终于回来了!

重生在自己人生最低谷之前,在那之前,爱着他的女人没有被羞辱至死,他爱的女人没有遭到残忍折磨!

唐奇内心掀起狂喜,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老天让我唐惊仙从事回来了!既然我回来了,那么前世的种种一切,将不会再发生!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响起。

“有客人来?”唐奇目光看向林浣溪。

“不知道是谁。”林浣溪走上前去开门。

“咦,王伯父,王伯母,怎么就你们两个人过来了?”

“浣溪啊,是这样,我们家冲儿晚上有事,就没有办法亲自过来,请你谅解。”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这样啊,没事,伯父伯母进来坐坐吧。”林浣溪的声音响起。

“浣溪啊,不用了,我和你伯母也还有事情,今天过来就只是说几句话交代一个事情然后就走,就不用进屋子了。”中年男子的声音有些难以启齿。

“什么事?”林浣溪说道。

“你不好说,我来说吧,浣溪啊,其实我们今天过来是代表翰儿来退亲的。”这个时候,一个中年女人有些冷漠的声音响起。

唐奇站在屋子里,听到外面的对话,眼中精芒闪烁。

想来外面的中年夫妇就是林浣溪幼年父母定下娃娃亲的王家。

“退亲?”林浣溪的声音显得有些惊讶,脸色有些灰暗复杂。

“是的,我们翰儿有了心上人,今天过来是退婚的。”中年男人语气坚定的说道。

看到眼前这对中年男女。

唐奇浑身一颤,他记起来了,就是从今天晚上,令他难以释怀的种种悲惨遭遇将从这件事开始!

前世,王家与林浣溪退亲,林浣溪一边读书一边经营的公司资金链断裂,林浣溪公司被遭毁掉,然后被家族带回家,关在一个小庭院多年,后被家族联姻嫁了出去,导致痛不欲生,郁郁寡欢,再也没振作起来。

直到很多年后,他被人追杀,是林浣溪不顾生命安危将他藏起来,为了保护唐奇,被冲进来的修行者施以惨刑,当唐奇恢复行动能力后,只见到了奄奄一息的她!

这一幕幕,如咒语般,每时每刻都在唐奇眼前徘徊,在这一刻,彻底重新出现在唐奇眼前。

“……阿……奇,你……不要……自责,我林浣溪这一生只爱过你,能够保护自己爱的人,我很高兴……”

“我这一生只恨自己一直没告诉你,来世……我们还做青梅竹马,我一定亲口告诉你,我……爱你……再见……”

再见。

再也无法相见!

这两句话,一只在唐奇脑海中回荡,如今,他重生回归来,唐奇如何能让林浣溪悲剧再次重演?

林浣溪,上一世默默爱了他一生!

猛地抬起头,唐奇脸色哪还有流过泪的痕迹?

取而代之,是坚毅的面孔,紧闭的嘴唇,狂傲冷漠的双眼,有着一股难以言喻的迷人气质。

他从沙发上起身,面色阴沉,声音漠然道:“退婚就退婚,就凭你们王家这种货色,给林浣溪提携都不配。”

“阿奇……”林浣溪神色有些愕然的望着唐奇,平时性格温和的唐奇,今天是怎么了?

他身上这出尘的气质更是让林浣溪心脏没由来怦然跳动。

“你是谁,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王母见林浣溪屋子里竟是走出一个男人,还插手他们的事情,脸色不好看,当即就冷声呵斥。

林浣溪神色平静的说道:“退亲可以,但是我需要一笔钱来经营公司。”

“还要钱?”王母语气顿时尖酸刻薄起来:“林浣溪,我就话说开了吧,这些年要不是看在你那个公司的份上,我们早就退亲了,可是你那个公司在你手里,越来越烂,现在都快要面临倒闭危机,到时候你身上将会背上一大笔债务,我们借给你的钱岂不是打了水漂?借钱是不可能借钱的,我们一分钱都不会再给你。”

“并且,这些年我们借给你维持公司的钱,你还必须得还给我们!”

听着王母尖酸刻薄的话,林浣溪的脸色顿时变得不好看起来,唐奇脸色更是彻底的冰冷下来:“好的很啊,当初你们王家还只是一个小家族的时候,是林家将你们扶持大,你们王家现在长大了,不投桃报李就算了,竟然还忘恩负义,落井下石!真是好的很啊!”

王仁脸色一阵青一阵红,特别不好看,眼中疑惑却是更浓,眼前这个年轻男子是谁,为什么连如此隐秘的事情都知道。

“你也知道那是当年的事情了,当年林两家立足蜀省,无人能敌,自然有资格让我们俯首称臣,可是现在呢?她林浣溪父母都不要她,被逐出家门,她林浣溪以一个婊.子的身份,有什么资格让我们借钱给她,直到今天才来退亲……”王母忍不住嘲讽羞辱,终于说出了她一直想说的话。

婊.子!

听到王母的话,林浣溪脸色无比难看,眼中充满了委屈和不甘之色。

唐奇听到这句话,只感觉胸中涌出了一股暴戾愤怒之气,眼中无边的怒火在汹涌。

“粗言鄙语,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妄议浣溪!”

他唐惊仙的女人,天上地下,岂可辱?

“啪——”唐奇直接一巴掌扇在王母脸上。

王母直接被这一巴掌给扇翻倒地,半边脸肿了起来,脸上有五根鲜红的手指印,满嘴都是血。

“你,你……”王母万万没有想到唐奇竟然敢打她,双眼瞪的死死的,气急攻心,直接气得说不出话来。

“你这是干什么!?”唐奇的动作实在太快,他甚至都没有看清,王母就倒地过去,直到王仁反应过来后,他手颤抖指着唐奇。

“混账!你个混账!真以为可以随便欺负我们王家人吗?混账东西!保镖,给我把他拿下,好好教训,然后送去见警察!”王任勃然大怒,指着唐奇破口大骂。

唰唰唰!

四五个保镖顿时出现,直接朝着唐奇扑过去。

王仁做为蜀城这些年新晋豪门,明理暗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除之后快。

身边这几个保镖,是他花大价钱请回来的退休雇佣兵。

林浣溪十分清楚这几个雇佣兵手段残忍,实力高超。

“找死!”

王仁眼中闪过残忍之色,真以为自己不敢下手啊。

“呼呼——”

呼啸的拳风声在每一个人耳边都响起,这一击,要是直接轰在唐奇胸膛上,能够直接活活将唐奇打死!

然而唐奇却是看也不看对方保镖轰过来的拳头,他只是轻轻一抬胳膊,手掌往前一探,对方那猛烈攻势的拳头便是被唐奇轻描淡写的抓在手里。

王仁嘴角的冷笑僵硬起来……

就连保镖都是神情一愣,完全没有想到这个相貌平平的小年轻居然轻而易举的接住了他的攻击。

“就这点力气,也想打我?”唐奇扭回头,那尖锐锋利的眼神在对方身上一扫。

堂堂仙帝的尊严,岂是凡人可以冒犯?

“唰——”

那保镖顿时头皮发麻,一种强烈的危机感涌上心头。

唐奇攥住他拳头的那只手顿时往下一拽,同时膝盖往上猛的一提。

“咔嚓——”令人惊悚的骨头断裂声响起。

一个猛烈的膝击,唐奇直接碎掉了保镖的手臂。

“啊——”保镖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聒噪!”唐奇直接一脚狠狠踹在保镖的小腹上,巨大的力道直接让保镖犹如撞在了墙壁上的皮球一般,倒飞出去,然后重重的落在地上。

要知道保镖那可是身经百战的高手,但却在一瞬间被唐奇给废掉,倒在地上,张口就是一道鲜血喷出来,然后昏死过去。

“速度还不错,就是力道小了点。”

“你们,还要上吗?”

唐奇那冰冷尖锐的眼神扫过全场一眼,身上散发出一股恐怖,犹如实质般的气息,猛的朝对面压去。

“唰——”几个保镖顿时被吓的连连往后退。

此刻他面对唐奇时,似乎是在面对一个尸海中走出的猛兽一般!

王仁脸色唰的一白,被对方残暴,冷酷的气场给压的心脏都慢了半拍。

这个年轻男子,竟是如此恐怖!

唐奇那尖锐锋利,不带一丝感情的眸子落在王仁身上,让对方心中猛的一突。

翩若惊鸿,锋芒初显!

人中龙凤!

王仁内心在震惊唐奇变化的同时,脸色彻底阴沉下来。

“给我滚。”唐奇神色冰冷,语气漠然。

如若不是他前世仙帝修为没有恢复,今日王家羞辱,岂会如此轻易绕过他们!

蜀城王家,将是他唐惊仙恢复修为第一个踩在脚下的家族!

林浣溪眼中异彩闪烁,以前的那个小男孩如今很有男子气概。

但同时她内心也十分担忧,唐奇的行动,可算是直接让她和王家撕破了脸皮,对方要是报复起来……

王仁脸色越发阴沉下来,他回去一定要将这个年轻男子的身份给调查清楚

王母冷笑着说道:“林浣溪,不管怎么样,临走时我还是送你一份大礼吧,相信你很快就收到我们王家的大礼,一周后咱们再见面吧!哈哈哈!”

这句话让唐奇和林浣溪心中一沉,两个人没有再与对方说话,王仁王母开车离开。

“阿奇,这王家是出了名的冷漠无情,今天你伤了他们,一定要多加小心。”

“浣溪,你默默保护了我这么久,以后,就让我来守护你……只要我唐奇还有一口气在,就不允许任何人,哪怕是神仙也不行!”唐奇目光深情,声音中满是温柔和爱意。

看到他那眼中的光芒,林浣溪呆了,嘴巴微微张开,想要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脑海里回荡着唐奇那霸道、强势、坚定的话语!

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哪怕是神仙也不行。

泪水从她的眼眶中缓缓流出,想到了这些年来她受过的种种委屈,想到了她对唐奇的心意一直没有说开,她忽然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阿奇……”林浣溪那坚强的外表伪装彻底在唐奇面前崩溃,一头扑进了唐奇的怀中,放声痛苦起来。

怀里温香软玉,感受到那泪水的冰凉,唐奇两手紧紧抱着林浣溪,心里发下大宏愿:“我唐惊仙这一声,绝对不会再让她受到任何委屈伤害!”

唐奇嘴角带着温柔的笑容,轻轻抚摸着她的背,心情十分愉快。

然而这份欢愉的心情还没有保持多久,便随着一个电话打破。

“公司打来的,我接个电话。”林浣溪对唐奇说道。

“是我……”林浣溪接着电话,声音很平静冷漠,一副精练职场女强人的模样。

唐奇眼角带着笑意,这林浣溪对待他和对待别人的口气态度完全不一样。

“什么!”林浣溪突然失声,脸色一变:“行,我知道了,这就赶到公司来!”

唐奇出声问道:“浣溪,出什么事情了?”

林浣溪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对唐奇说道:“阿奇没事儿,就是工作上的事情,只是今晚我可能陪不了你了。”

他轻声说道:“浣溪,没事儿,我这么大人了,知道怎么生活,你啊,先处理公司的事情。”

林浣溪将车开到公司附近,两个人下车,她对唐奇说道:“等我忙完了给你打电话。”

“好。”唐奇点点头,说完,林浣溪就和他出了门,在他的目视下,林浣溪开着一辆大,缓缓离去。

唐奇望着渐渐暗下来的天空,这里倒不是他不去帮林浣溪,而是他有更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恢复修为!

再有几天就是大学毕业时间,唐奇目前居住在大学附近的一个出租屋里。

快速回到出租屋里,开始修炼起来

唐奇盘坐在床上,嘴里开始轻轻念叨:“如鲸向海,非死实生……”他开始运转平仙诀!

平仙诀、乱仙诀、无仙诀,是上古最为强大的修炼功法,唐奇为了报仇,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残酷的争斗,从尸海中爬出来,才得到平仙诀!

平仙诀的强大也超乎想象,短短一千年,就让他渡劫成仙,修炼到化圣成帝的地步!

“现在的我,空空如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凡夫俗子。”

“但是这样也好,当年修炼到半途开始改修炼平仙诀,导致根基不稳,最后在化圣劫被人发现破绽围攻致死。”

“这一世,从头开始修炼平仙诀,将每一个境界修炼到最完美的地步,铸成我的平仙道果!”

唐奇修炼了三四个小时,炼气期才突破一层。

身体素质太弱,很多经脉都没有冲开,身体需要一段适应期。

炼气、筑基的时间会很慢,但一渡过筑基期,他的修炼速度,将会坐火箭一般飞涨!

毕竟现在不是仙帝之体,需要凡间的食物来摄取能量。

唐奇到处走走逛逛,其中的趣事,自是不提。

他更多的是在未拆迁保留的老城区街道看。

“小朋友,你放心,我一定会救醒你爷爷的!”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响起。

一阵嘈杂声涌进唐奇的耳朵中。

唐奇钻进人群,只见中间有着四个人。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倒在人力三轮车旁边,上面有四个大字“收购废品”,老人穿的破破烂烂,衣服上不知道有多少个补丁,他面色苍白,双眼紧闭,脸上全是冷汗,一个小男孩在旁边不停哭着。

“是他吗?”唐奇看着年轻男子眼睛一眯,地上摆放着两个急救医疗箱。

这两个人是医生!

但是!

只有年轻男子在救人,给老人做人工呼吸,掐人中,翻眼皮。

那个中年医生蹲在一旁静静看着年轻男子动作,丝毫没有要出手救人的打算。

“老师!”年轻男子脑门满是汗水,都浸透了衣服,眼中满是焦急之色,对中年医生说道:“我方法都用尽了,但是这位老先生还是醒不过来,请老师出手!”

原来这两个人是师生关系。

中年医生缓缓说道:“龚格,他体质不好,估计患有心老血管疾病,骑着三轮车在大太阳下暴晒这么久,心肌梗塞、脑血管堵塞都极有可能……”

龚格焦急的说道:“老师,难道连你也救不醒老先生吗!”

“不要啊,我不要爷爷死!”小男孩捂着眼睛大哭着,那声音令不少人心碎,同情,怜悯。

“我不行……”中年医生摇摇头,眼中闪过一抹贪婪的精芒:“龚格,你不是会青木十三针吗?青木十三针是失传的医学瑰宝,对治疗这种疾病效果极大,你不妨试一试!”

“老师!”龚格瞪大了眼睛,咬着牙说道:“我这青木十三针,只是在某个遗迹里得到的残缺版,才练习几天,还没有施展过!”

“青木十三针!”唐奇眼神一凛,他记得前世这是某个获得医仙传承修行者,依靠一身奇特医术,无论是在世俗,还是修真界,人脉很大。

此刻的他,应该才刚刚获得传承,要是提前结交下,以后说不定会对他有那么一点小小的帮助。

“无妨无妨。”中年医生风轻云淡道,一副儒雅的模样:“只剩下这个最后的办法了,看你是不救这个老先生,还是试一试。你要知道,你是医学院排名最好的吊车尾,我收你当徒弟是瞧中你的大胆,而不是遇见关键时刻就后退,哎……”

“我!”龚格脸色涨红,咬牙道:“我试试!”

说着就掏出一排银针,准备给老者施针。

“慢着。”

唐奇伸手。

“你是谁?”龚格和中年医生神情一愣。

“人命关天,用残缺版的医术救人,这是庸医行为。”唐奇淡淡道:“龚格,接下来,你施展青木十三针的时候按照我说的来。”

“什么?”围观群众一愣,齐刷刷看着唐奇,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路人甲要做什么。

“为什么?”龚格眼中满是疑惑的说道。

唐奇风轻云淡道:“因为我会完整的青木十三针。”

“轰隆!”

“你以为青木十三针是大白菜吗?”中年医生皱着眉头说道,他可是瞧中了龚格的青木十三针准备偷学才收这种没用的吊车尾当徒弟,可不想这么好一个机会被路人给打断。

“我为什么信你?”龚格皱着眉头说道。

“我知道……”唐奇摆摆手,淡淡道:“青木十三针,是华佗徒弟从青囊经里衍生而出,第一针,命首为脑,命源为心,命泉为……”

“扑通——”

龚格直接跪在了唐奇面前。

“还请先生教我!”他眨巴着眼睛,想要看看这位不认识的高人如何指点他就醒老人。

“嘎——”

中年医生傻眼了,自己这徒弟前一秒还在质疑别人,怎么一转眼就给对方跪下了啊?

唐奇嘴角扬起一抹笑容:“龚格,第一针,下到……”

“插太阳穴?”

“尼玛,这不会直接插死吧?”

“还插后脑勺,开什么玩笑,这个人是要把这个医生给害死吗?”

众人听着唐奇的指点,先是一愣,而后哗然,一个个看看唐奇,眼中满是怀疑和质疑。

“这是作死啊!”中年医生深知,这几个穴道是冲突的,很容易让病人当场去世啊。

随着十二针下去了,倒在地上的老人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就连唐奇都有些怀疑这青木十三针真假的时候,只见龚格落了第十三针。

但是老人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已经按照你的方法施完针了……”龚格眼巴巴的看着唐奇。

“胡说八道……”中年医生连连摇头,内心满是不快之意,刚才分明有一个好机会偷学青木十三针,却被这个年轻人给打断。

然而,他“道”字还没有说出口,只见倒在地上的老人,突然睁开眼睛,像是诈尸一般,猛的坐起来,然后张大嘴,吐了中年医生一脸的鲜血。

“卧槽?”

“醒,醒过来了?”

周围本打算呵斥教训唐奇的众人,也全部吓傻了一样,不停颤抖。

卧槽!这诈尸的醒过来是什么操作?不是应该缓缓睁开眼睛吗?

老人真的被唐奇指点的方法救醒了。

真的假的?

“我……我……我救醒了?”

当事人龚格也懵逼了。

傻傻的看着坐起来正在大口呼吸的老人,满是不敢相信。

“是真的!”直到小男孩扑进老人怀里面哭着,老人安慰着小男孩,龚格才反应过来这是真的。

“这位老师,谢谢你救了我。”醒过来的老人,连连对着龚格道谢。

看着对方满是感激的眼神,龚格脸色涨红,无比心虚,真正应该谢谢的是唐奇才对。

如果不是唐奇教授他医术,他哪里能救醒老人。

所有人看向唐奇的眼神都变了。

“没什么好谢的……”唐奇淡淡道。

竟然真的救醒了老人!

说明这青木十三针是真的!

中年医生一时激动,一时懊悔,又怒又气!

“徒弟,徒弟……”中年医生腆着脸凑到龚格面前来,也不顾自己脸上的血渍,掏出手帕准备给龚格擦脸上的汗水。

“谁是你徒弟啊!”龚格直接一把手将中年医生王如推翻倒地,眼中满是冷漠鄙夷之色盯着他:“你配做我师傅吗?”

“龚格!你!你很好,希望你不会后悔!”王如恼羞成怒,胸膛不断起伏,深深盯了龚格一眼,脸色阴沉的转身离去,龚格只是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他这个主任,有几十种办法可以拿捏龚格,让对方服软,呵呵,且让你嚣张一下,会有跪着求我饶命的那一天。

龚格看着王如离去,然后满脸热情的对唐奇说道:“谢谢老师传授我青木十三针完整版!”

唐奇摆摆手,淡淡道:“我只是将你掌握的残缺版补全而已,你不用叫我老师,我不喜收徒。”

高人!这才是高人啊!

见唐奇拒绝他称呼为老师,这非但没有让龚格放弃,反而眼神热切起来,唐奇虽然外表年龄只比他大几岁,可是放在龚格眼中,那就是标准的隐士高人啊!

他深深鞠了一躬:“还请先生收我为徒弟!”

唐奇眉头一皱,声音微冷下来:“不了。”

他唐惊仙的徒弟岂是随便一个人能够当的?

“先生大才,还请收我为徒弟!”龚格脸色涨红,保持鞠躬模样不动,语气更加热切的说道。

“这个人真是烦……”唐奇懒得理他,就在准备直接离去的时候。

只见那醒来的老者叫住了唐奇:“小兄弟,是你救了我吗?”

唐奇理也不理他,转身走人,只是老者将唐奇的面貌牢牢记住。

相关文章:

《婚缠不休前夫别乱来》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

肉体拍打撞击出黏腻水声_安慰反应的身体动作

历史老师让我帮他解裤子#男人早上晨勃好还是不

h宝贝腿分的大写_按着她的腰强行坐下去

2分30秒不间断娇踹_从来没见过这么刺激的大玩意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