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来的欢喜小说第20章节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22-01-04 08:03 · 新商盟

“姜婠!”

莫琰大为光火,这女人不要命了!

他猛地用力,姜婠往后摔去,扶住了盥洗盆才勉强站稳。

她身上的浴巾却是在那一刻,“唰”地一下往下掉。

姜婠脸色一红,急忙转过身,护住了自己。

偷鸡不成蚀把米!

莫琰冰沉冷峻的脸没有丝毫波动,仿佛在看一件物品,只听他笑了似的,嗓音低沉,“转过去做什么?不勾引我了?姜婠,你虽然蠢了点,但是你应该也清楚,跟我离婚得到的好处比姜树安给你的好处多。”

在他眼里,劝人都该用骂的么?她不蠢,她很聪明!姜婠咬牙,伸手捞过衣架上的浴袍,披在了身上,系了个蝴蝶结,这才转过身来。

“说吧,你能给我什么好处。”姜婠一屁股坐到了马桶盖上。

莫琰眼角一跳,简洁道:“房子,车子,票子。”

“好啊。”姜婠一笑,又说:“我要你名下的所有房子车子票子。”

倾家荡产?

“姜婠,你还不值这个价。”莫琰严肃起来。

姜婠却很不爽,当她是明码标价的商品吗?

“不,莫少,你没懂我的意思。这样解释吧,只有我成为你的妻子,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明白吗?”

这女人分明就是在鄙视他的智商!

“不知羞耻。”

莫琰长了一张极为俊朗的脸,五官精致,棱角分明,骂着人却不显得粗鄙,反而格外的好看。

姜婠更不爽了,反正她也没什么好形象了,索性接话道:“省省吧,要我离婚,你做梦!”

看到莫琰气憋,姜婠心里莫名爽快,哼着小曲,往卧室去了。

没等她反应过来,她已经被男人控制住。

莫琰眼神冰冷如刀,剜着姜婠的血肉,他狠辣的样子,让姜婠有些吃不消。她的手腕再被他捏下去得废掉了!

“用不着这么急……”

“啊!”

“莫琰你属狗的是不是?”

房间里只听到姜婠在大叫,莫琰咬住了她的肩膀,他一手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完全压制住姜婠的反抗。

没有想到莫琰会来这么一招,姜婠疼得眼泪都掉了出来。

这个姿势,就像她清醒过来被他强夺了第一次时,屈辱,不堪。

姜婠火了。

姜家要她讨好这个男人,偏偏这个男人油盐不进,要是个正常男人此刻应该已经跟她啪啪啪了吧!

行,他来狠的,她也可以,大不了玉石俱焚。

姜婠费力的仰起头来,毫不客气咬了莫琰。

莫琰吃痛,这才放开姜婠。末了又觉得恶心至极,跑到厕所去吐。

姜婠看着自己被咬得有些惨的伤口,杀人的心思都有了!

莫琰这个王八蛋完全就是个变态!

变态!

等到莫琰清洗出来,已然恢复了那副衣冠楚楚的样子。

他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叠,一手夹着烟,不看姜婠。

“感觉怎么样?我不知道你是个抖S,不过以后我会尽量配合的。”姜婠忍着痛,咬牙问道。她是得配合,他咬她一口,她咬两次就行!

莫琰吐出一口烟,样子有些痞,仍旧不说话。

“我困了,要睡了,你要不要一起?”姜婠假惺惺的邀请。

“我有洁癖。”

“有洁癖的狗不也得吃屎?”

姜婠说完,脸色却是变了变,她这什么比喻,骂他是狗,却把自己当做……当做……

他刚刚咬了自己一口都被恶心吐了!

细思极恐。

姜婠黑着脸,躺到了被子里,一手却是按着自己的伤口。

她可不指望莫琰会善心大发给她上药。

“你跟几个男人上过床?”莫琰忽然问道。

他回心转意了?姜婠听着,认真说道:“只有你一个。”

“初步统计,你嫁到莫家来有大半的时间不在家,你床上人来人往,业务繁忙。”

莫琰冰冷无情的嗓音,仿佛在谈论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这是姜婠的短板。

她对这五年的事情,无能为力。

见她沉默,莫琰又说:“按照市场价,不是处的女人,一个晚上,最多十万块。”

“……”姜婠整个人愣住了,他现在完全把她当做那种女人了?

“而且,我对你的服务很不满意,所以价钱减半。”

姜婠觉得自己的三观再次被刷新了。

“另外,你在莫家损坏了不少东西,加起来应该不止五万块。考虑到你的经济情况,这五万块就用来支付你在莫家的生活费。”

所以,这是要她净身出户?

男人变脸太快了吧?刚才还信誓旦旦的说分手费随便开!

姜婠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眸光毒辣的盯着莫琰的脸。

“莫琰!”银牙紧咬,姜婠语气狠辣。

“我说了,我有洁癖,能容忍你在我身边这么久,算是我对自己人生的新挑战。”

他云淡风轻,倨傲又矜贵。

姜婠嘴角一抽,遇到他,也着实挑战了她的忍耐力,但是现在……他妈的,她忍不下去了!必须反击!

“我可以离婚。”

闻言,莫琰眼眸微紧,将烟捻灭。

“我也不要你的钱。”

这是个狡猾的女人,莫琰知道她还有下一手,就那么气定神闲的等着她出招,无论如何,离婚势在必行!

看着莫琰不说话,姜婠继续道:“我有两个条件。”

“你说。”

“第一,我说我是处,只是第一次没有落红而已,你信吗?不用回答我,我知道你不信。”五年来的记忆或许还模糊,但姜婠清楚的记得,她是第一次。

“说重点。”他没空跟她废话。

“国人讲究礼尚往来,你睡了我,我自然也要睡你一次。这才公平!”

姜婠眨了眨眼睛,狡黠又灵动。被莫琰强上,还被误会不是处,她憋屈了,怎么着也不能让他好过。

莫琰的脸再次黑透。

姜婠无所谓的摊摊手,她知道莫琰是为了离婚无所不用其极,她正好可以利用这个机会。

“第二个条件,我要重回姜氏集团。鉴于你的理解能力很差,我必须解释一下,重回姜氏,我要坐回我原来的位置。所以,不管现在那个位置上的人是谁,我都要你把她拉下来!”姜婠挑了挑眉毛,自信满满,认真的神情像在谈判场上与对手厮杀。

莫琰审视着她,心头疑惑再起。

这些年的姜家大小姐虚荣拜金,行为不端,品行不正,臭名昭著。可自那日她爬上了他的床后,便像是变了个人。狡诈,机警,懂得讨价还价,知道戳人弱点,谈判起来也不输气势。

这是莫琰头一次对自己的判断起了怀疑。

“慢慢考虑,慢慢考虑,我不急的。”姜婠补了一句,躺回被子里。

莫琰还没动。

“难道你现在就要履行第一个条件?我倒是可以,就怕你没准备好。”姜婠一副欲求不满迫不及待的样子。

莫琰凌厉的眼风扫她一眼,站了起来。

“麻烦走的时候带上门,谢谢合作。”姜婠慵懒的打了个哈欠。

莫琰眉心一跳,这女人……

这是他的地盘,什么时候轮到她来颐指气使了?

他十分不爽。

“砰!”

摔门而出。

姜婠松了一口气,平复了心情,凭着脑袋里的记忆捋了捋这五年来的事情。

但很快——

姜婠几乎从床上弹坐起来,大骂了一声:“莫琰你个混蛋!”

不想不知道,一想吓一跳,她竟然发现一个大秘密!

姜家和莫家联姻,连婚礼都没有!

她跟莫琰是隐婚!

日了狗了!她还那么趾高气扬势在必得的跟人家谈条件!完全没有优势好不好?

看莫琰的样子,也不可能再给她什么福利,更不可能答应她的条件,难怪他刚才什么都不说,是吃定了自己吧?

这个腹黑冷血暴戾狂躁症还会咬人的臭男人!

他一定想看自己明天是怎么一败涂地对他摇尾乞怜!

不行,姜婠想着,她必须回到姜氏。

那个霸占着她的位置的姜沫沫,这些年可没少往‘姜婠’耳边吹妖风,姜婠变成今天这样,有一部分还是拜姜沫沫所赐!

姜沫沫算什么人?姜树安背叛沈霞,背叛这个家庭的产物,一个私生女。

姜婠会嫁到莫家,恐怕跟那对父女脱离不了干系。

关键是,姜婠跟莫琰的关系,外界并不知道。之前或许还能跟莫琰好好谈,但现在他的耐心被她耗没了,她没有筹码可以威胁住莫琰。

莫家的势力盘根错节,她的力量无异于蜉蝣撼树!

现在……

必须把她跟莫琰的关系捅出去才行!

莫家的人作息很准时,不到十点,佣人便都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走廊里空荡荡的,姜婠轻手轻脚贴着墙四处张望着。

她翻遍了自己的房间,没有找到那个东西,现在只能兵行险招,进莫琰的房间试试了。

“姜小姐。”

身后,管家不知道什么时候蹿了出来。

姜婠吓了一跳,但面不改色的打了个呵欠,“管家你还没睡啊,我今晚过来跟他一块睡,你就别再外面守着了。”

说完,她脸上浮现可疑的红。

管家有些尴尬。

少爷今晚并未因为晚餐的事大发雷霆,说不定两人还真的有什么进展呢?

想着,管家点了头,往楼下去了。

姜婠过关,翻了莫琰的房间,终于找到了两本结婚证。

回到房间,姜婠心中畅快,看着结婚证上的两人,笑得合不拢嘴。

不一会儿。

“Perfect!”姜婠关掉手机,得意洋洋。

明天,将会有一场好戏。

莫家的清晨,总比别处来得早些。

佣人们从天光乍现鱼肚白的时候便开始忙碌,等到主人们醒来时,别墅已井然有序一尘不染。

姜婠心情不错。

一身剪裁精致的雪青色西服,衬得她线条利落大方,气质干练。卷发偏分着,琉璃般莹亮的眼眸微微抬起,顾盼流转间自成威严。

若没有这般气魄,她当初也不能在姜氏站稳脚跟。

只是到底被姜沫沫钻了空子。

正思忖着姜氏集团的事,门被人推开了。

莫琰站在那里。

高挑清俊,脊背挺直,一身黑色的笔挺西装,也总比一般人都好看许多,此刻一言不发的走过来,如画的眉眼却笼罩着一层生人勿近的冷意。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快、准、狠。姜婠,是我小看你了。”

他停在她一米远的地方,审视着这个忽然让人很难捉摸的女人。

“如果你答应我的条件,我们也不至于闹到这个地步。”姜婠双手环胸,不卑不亢。

“什么地步?姜婠,你现在可以打开你的微博看一看。”

早在她以匿名网友的身份爆猛料的时候,事情刚刚起势,便被他极快的扼杀在摇篮之中。

莫琰是什么人?

青年才俊,掌权莫家,声名显赫。

姜婠也早就料到了这一点,但她打开了微博。

翻出早就编辑好的草稿,按下了发送键。

之前用来爆料的小号,现在被封杀了。他让她看什么呢?什么也没有。可她有的是让莫琰看的。

她现在用的是身份认证过的大号。

而且,那个代替了自己五年的‘姜婠’之前喜欢在网上炫富,微博粉丝比得上一个小网红了。

收了手机,姜婠波澜不兴的看了莫琰一眼,拎着包从他身侧走过,“该吃早餐了。”

她轻松惬意的样子,让莫琰狠狠皱了一下眉头。

“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招。”莫琰警告道。

“我现在没权没势,能耍什么花招呢?”姜婠无辜的眨眼。

莫琰薄唇抿出一条凌厉的弧线,一言不发。

用完早餐,姜婠匆匆离开了莫家。

在她去姜氏集团的出租车上,莫琰的夺命连环call响了一次又一次。

姜婠不搭理。

莫琰自以为能够掌控一切,却没有想到她会把结婚证攥在手里吧?

“谢谢。”姜婠正侧头跟司机道谢,下车,入目是姜氏集团高耸的大厦,她与这里,阔别五年了。

一辆白色的卡宴从她身边经过,车上下来一个中年男人和年轻女人,父女俩看起来很是和睦。

不是姜树安和姜沫沫还有谁?

正要走过去,姜婠身前却陡然停下来一辆黑色宾利。

轿车速度极快。

车上下来的人动作也极快。

猎豹一般。

“姜婠,我警告过你别惹我!”莫琰声线犹如修罗,冰冷直击人的魂魄。

姜树安和姜沫沫朝这边看过来时,姜婠已经被莫琰强行塞进车里。

论体力,她一个女人,完全不是莫琰的对手。

越是这种时候,她越要淡定。

姜婠理了理衣角,笑了,“你这是做什么?我这刚出来就舍不得我了?”

“别恶心别人又恶心自己!结婚证给我!”莫琰紧逼着她,双手将她圈在狭小的空间内。

“你知道了?”她仍旧气定神闲。

莫琰还给她一记冷眼。

他居然被这个女人一招声东击西给耍了!

满腔的怒火无处可发,莫琰恨不得捏碎这个女人。

她昨晚爆料也就罢了,市里没有一家媒体敢报道他的新闻,可她居然留了后手,用一个认证过的账号贴出了两人的结婚证!

该死!

“姜婠,惹怒我的后果,你担不起的。”莫琰想到什么,退开身子,烦躁的拨开衬衫的第二颗扣子,露出独属于男人的性感锁骨。

这话,姜婠相信。

但她不怕。

置之死地才能后生。

“你就不想听听我的想法么?莫琰,你真的很霸道独裁,如果你愿意放下姿态跟我商量,如果你昨晚就答应我的条件,我怎么会被逼急了反咬你一口呢。”

说到这个,姜婠下意识的就看了看莫琰的脖子。

他白皙的脖子上有着一个红印。

成年人都懂。

没等莫琰接话,姜婠轻呵一声,“瞧瞧,我这结婚证还没爆出来,你就带着我们恩爱的痕迹到处晃悠,莫琰,铁板钉钉的事情,就算你只手遮天也是赖不掉的。”

“闭嘴!”莫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昨晚他也是被气急了,才一时冲动咬了她。谁知道她会反扑!就像现在,反扑起来,竟让他一时束手束脚起来。

车停在莫家别墅门口。

姜婠是被莫琰拖着走的。

“你弄痛我了!莫琰你到底要做什么?”这个男人,简直莫名其妙。

莫琰嫌她聒噪,俯下身就把姜婠扛上了肩膀,“你不是要履行条件么?”

“什么?”

姜婠楞了。

相关文章:

[都市异能] 不朽凡仙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火热】致命游戏:痴爱难逃小说阅读(新书完本推荐)

什么情况,国际金价的最新报价已经到了1680美元,仅今天就上涨了400多点

【最新小说】醉是殇情难慰小说在线列表TXT

【原创独家】冷面王爷彪悍妃小说在线阅读(苏墨晚慕容景)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