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再嫁豪门:前妻难追】免费完整版全文

2022-01-03 21:15 · 新商盟

夏圣霓狠狠一震,皱眉骂道:“你疯了!”

宋桀见状不对,急忙走到夏圣霓身边,搂着她的腰,宣誓主权:“傅总,如果不介意,非常欢迎您参加这次晚宴。我跟圣霓要结婚了,今晚是补给圣霓的订婚宴。”

夏圣霓一出国就是五六年,原本是去深造,后来遇上了在国外担任宋氏公司分部总经理的宋桀,两人回国的事一拖再拖,直到宋桀把那边的公事忙完才回了国。两人订婚的事,双方家里甚为满意,只差一场订婚宴。

宋桀却觉得,他应该直接结婚。

听了宋桀的话,傅聿南饶有兴趣的“哦”了一声,看向酒店,“既然这样,今天两位的订婚宴,免单。算是我给二位永结秦晋之好的红包。”

帝都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布莱登,是傅聿南的产业?

宋桀微微有些震惊,但面上仍旧和善,不是风度的笑道:“傅总的心意我和圣霓心领了,只不过这份大礼,我们不能要。”

“那我该……”傅聿南一副认真思索的模样,眉头轻皱,眸中冷意一闪,睨了夏圣霓一眼,像是专门在问她,“我该送什么礼物好?”

“不必了。”夏圣霓见不得傅聿南那一副阴阳怪气的模样,她知道傅聿南是什么样的人。睚眦必报,想要的东西不择手段。她不知道他现在想要什么,也不清楚回国后第一天就频繁碰面是不是巧合,她只清楚自己想要嫁给宋桀的决心,还有……傅聿南给她的压迫感,让她总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失陪。”宋桀朝傅聿南点点头,搂着夏圣霓离开。

傅聿南转身看着他们的背影,一手摸了摸下巴,喃喃道:“夏圣霓,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他的笑容一瞬即逝,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冰冷如霜。转身,没入夜色。

夏圣霓有些不安,回头看了一眼,没见着傅聿南,心里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宴会就设在五楼的大厅,觥筹交错,衣香鬓影,上流社会能来的都来了。宋家在帝都这些年,正是红火的时候。夏家虽然也是豪门,但在宋家的门第和实力面前,就稍显弱了。

人人都说夏圣霓投了个好胎,夏家不曾将她当做联姻的手段,惯宠着她这个大小姐,礼仪教养更是没得说,那是比照着帝都第一名媛的标准培养的。撇开当初跟傅家少爷那段婚姻不说,现在同宋少的结合也是一大美谈。

捧着酒杯,夏圣霓另一手按了按跳得厉害的右眼,拉了拉宋桀的袖口,“宋桀,我有些累,想去旁边休息会儿。”

宋桀有些不放心的看着她,双手按在她的肩膀上,微微躬着身子,”是哪里不舒服?都怪我,订婚宴可以明天再举办的,是我太急了。“

“没事,我休息一会儿就好了,你去招呼客人,待会儿我让我妈过来陪我。别担心。”夏圣霓偏着头,在宋桀颊边落下一吻。

暗处,有一双锐利的眼睛紧紧盯着这一幕。

宋桀接过夏圣霓手里的酒,大拇指摩挲着她在灯光下有些发红的脸,宠溺道:“红酒养颜,却也不是你这么个喝法,去休息,待会儿过来找你。”

“好。”夏圣霓依恋的在宋桀手上蹭了蹭,笑容明媚靓丽,“我先去趟洗手间。”

从宴会厅出来,夏圣霓脸色渐渐变得冷肃。

怪异的是,此刻走廊里空无一人,就连服务员的身影也未见。她步履微沉,如同从森林里逃脱的暗夜精灵,又像是魔法城堡里高高在上的女王,误入凡间。

埋在她心里头的,始终有个隐患。如果昨天傅聿南不曾有那样出格的举动,她现在或许心安理得的过准新娘的日子,可如今的傅聿南,就她从新闻中了解的来看,在帝都可谓是只手遮天的地步。

她不允许自己的幸福受到半点伤害。

傅聿南太过霸道自我,他所不满的,是她当年离开时做的那件事吧?

长长吁了一口气,夏圣霓给宋桀发信息:宋桀,我们明天去领证。

对方回得很快:听你的。

夏圣霓轻松的笑了笑,手机还没放进包里,就被眼前的人吓了一跳。

傅聿南侧身倚着墙,清透明亮的灯光从他头顶倾泻下来,更衬得他一身黑色手工西服冷峻森严。如狼的眸子,阴沉沉的盯着夏圣霓的脸。

他没动,也不说话,英俊刚毅的脸没有半分表情。

深吸一口气,夏圣霓当做他不存在一般往回走。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一看到傅聿南,就觉得恐慌。这个男人只要一出现,天地间万物都要臣服在他脚下,像神话里走出来的阿努比斯,一双锐利的眼如同镰刀收割在凡人的灵魂。

没走几步,夏圣霓面前齐刷刷的站了几个黑衣人,不声不响的拦住她。

随之而来的,是傅聿南毫无节奏又慢条斯理的脚步声,一声一声,踩在夏圣霓削尖了的神经上。

“傅聿南。”她呵斥一声,已然是气急败坏了。

他却仍旧自顾自的走过来,仿佛没有听见她的话。

“你到底要怎么样?”夏圣霓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她情绪波动越大,就越容易让人钻了空子。

傅聿南此刻只离她一步之遥,比她高出一个脑袋,微垂着眼帘,居高临下的审视着她。忽而薄唇往右上方扬了起来,讥笑声从齿缝里如同利箭钻了出来,“我说了,你很美,美得我想要摧毁你。”

“你疯了。”

看着夏圣霓捏紧的拳头,傅聿南稍稍向前,握住她的手,轻轻掰开她的拳头,拿着她的手机瞥了一眼,直接扔到了地上,”明天要领证?“

“傅聿南,听说温芷琳已经回到了你的身边。”如果夏圣霓没有记错,当初傅聿南深爱的人,是温芷琳——现在红透半边天的娱乐天后。

“嗯。”鼻子里轻轻应了一声嗯,傅聿南并没有停止自己靠近的步伐。夏圣霓被堵得没有退路,冷声急问道:“该不会是因为当年离婚的事没跟你商量,被女人抛弃第二次,让你记恨到现在?”

傅聿南的鞋已经碰到了夏圣霓的脚,两人面贴着面,呼吸可闻。

僵持半晌,傅聿南才淡淡开口:“夏圣霓,你还是那样自以为是。”

夏圣霓别开脸,“如果不是,你为什么纠缠不休?这不像你的风格。”

“你很了解我?”

他反问道。

“或许从前是。”

她不觉得她夏圣霓识人看事的眼光会弱,只是没有想到傅聿南的变化会这么大。

“呵。”

傅聿南轻笑一声,低头朝夏圣霓的脸靠近。夏圣霓吓了一跳,急忙问道:“傅爷爷……怎么样了?”

他动作一顿,眼底的光却是一暗,几乎快要含住夏圣霓的耳垂,“他很好。就是……”

“就是什么?“

“唔……傅……”夏圣霓的话还没说完,傅聿南就吻了下来,大手掌控着她的肩膀,将她推到墙上。大腿更近乎耻辱的,拨开了夏圣霓的双腿,将她牢牢禁锢在他的包围圈里。

泼天的愤怒醍醐盖顶,夏圣霓四肢动不得,唇上使力,狠狠咬了傅聿南。血腥味在两人口中蔓延,傅聿南却丝毫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

夏圣霓欲哭无泪,只在心里祈祷着宋桀千万不要出来。

察觉到她的分心,傅聿南松开她,他的五官背光而现,如玉英挺的鼻梁和薄唇有着良好的比例,唇瓣被血染得殷红,在灯光下有着骇人的弧度。

“在想宋桀?”

夏圣霓喘着粗气,恨恨的瞪着傅聿南,从前两人还是夫妻的时候,他不曾碰过她,现在她要步入新婚的殿堂了,他却来这样糟蹋破坏。

可恶!

可恨!

她的不说话被傅聿南当做了默认,他拇指揩了揩嘴角的血,啐了一声,淡淡笑了笑,”这算不算血乳交融?“

夏圣霓后知后觉的摸了摸自己的唇,果然,拇指上赫然是血!

她的唇被他吻到发麻,出血了仍旧没有感觉到。

愤恨骂一声:“无耻!傅聿南,你会为你今天所做所为付出代价的!”

夏圣霓提起裙摆就要走,傅聿南却躬身将她扛在肩膀上,警告道:“你可以尽管大叫,反正宋桀现在也听不到。”

“傅聿南!你放开我!你要带我去哪里?”夏圣霓挣扎着,傅聿南的双手却如同铁臂将她禁锢得死死的。

她的拳打脚踢似乎没有一点力道,他都感觉不到痛。

傅聿南手下的人有些看不过去了,人是肉做了,被高跟鞋这么踢打,哪里会不同。少爷是忍得太好了,脸色都不曾变一下。有人胆大的上前,“少爷,我来吧。”

一记冷眼,傅聿南没有理人,直接带着夏圣霓进了电梯。手下的人另坐一个。

夏圣霓被傅聿南从肩上放下来,手扶着栏杆,头有些晕,见傅聿南按了顶楼的电梯,生气的按了下楼的键。傅聿南理了理衣服,一边拨动着袖口一边风轻云淡的说道:“按吧,没用的,电梯上去了才会下来。”

她瞥了他一眼,杏眸如夏夜莹莹如玉的夜空,闪烁着微光,却也坚定非常,”我要去找宋桀。“

说完,转头继续按着电梯,发泄似的,夏圣霓狠狠拍了电梯按键。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这一拍起了什么作用,电梯的缆绳出了点问题,梯箱在急速下降。电梯里的灯忽明忽暗,晃荡的空间让夏圣霓几乎站立不稳。

黑暗中,夏圣霓蹲坐下来,心如空荡荡的游魂,紧张过度,愤怒过度,屈辱过度。

身后有个太过温暖的拥抱,他紧紧的拥抱着她,仿佛她就是他的命,那么害怕失去,那么珍惜。夏圣霓有一瞬的怔楞,回头瞥见傅聿南惊慌的眼眸,还有责备的眼神,还有……她读不太懂的宠溺中的无可奈何。

“圣霓别怕,我在。”

好听悦耳的嗓音,像毒蛇吐出的红色信子,冰凉凉贴着夏圣霓的每一寸肌肤,蜿蜒钻进了她的心口。

她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刚才……是错觉吧?

“三号电梯故障,我被困在电梯,呼叫救援。”

傅聿南终于在晃荡之中拨通了维修部门的电话,对方一听是他的声音,也紧张起来,急忙问道:“傅总,您现在在几楼?”

“打通电话的时候在十五楼,现在到了十楼,这个下降速度,你们还有五分钟的时间关掉电梯的控制器。速度!”

“好的,明白。”

夏圣霓只能感到自己因为失重一阵一阵眩晕,傅聿南将她抱得很紧,护住她身体,命令员工时语气是少见的慌乱。暗夜里,她笑了笑:“傅聿南,你害怕我出事?”

“我是担心,还没展开报复,你就这么轻易死掉,太便宜你了,夏圣霓小姐。”他声音太冷,怀抱太热,夏圣霓有几分失神。

“嘭!”

电梯猛地停住。

夏圣霓听见了傅聿南长长的叹息声,想要回头看他,头却被他按住,只听他道:“救援人员马上来了,想要保住清白不被误会就别动。”随即是衣料窸窸窣窣的声音,傅聿南退到了角落里,看着夏圣霓的背影,眸子情绪不明,“你先出去。”

她看了看显示器,电梯停在了三楼。

心里陡然一慌,如果救援的人来得再晚一些,她和傅聿南很可能就没命了。国内发生过这样类似的事情可不少。

电梯门打开,强光刺目。

“傅总!”

“傅……这位是……”

“夏圣霓。”外头的工作人员疑惑的问着,随即就听到傅聿南的声音低低传来。

傅聿南走出来,酒店经理脸色有些难堪,低声问道:“傅总,我已经联系了医院,现在送您过去。”

“我没事。”傅聿南看着夏圣霓的背影淡淡说道。

“傅总,电梯从高楼降落,震荡的力度对人的身体很容易造成伤害的。您还是去检查一下。”出了问题,他这个酒店经理的乌纱帽可就丢了。

“我……”见着夏圣霓的背影停住,傅聿南唇边虚浮一抹逞强,话还没说完,人就倒了下去。

倒地的声音,很响亮,像是给了夏圣霓一个耳光。她侧过身,无动于衷的走了。

再度换乘电梯,夏圣霓平复着自己,回到五楼,刚出电梯,什么都还未看清,就晕了过去。

等到她醒过来,天光大亮。

动了动手脚,陡然瞪大了眼睛。

她的手脚都被人用手铐锁住了,手铐的另一端扣在了床的四个角。她身上盖着薄被,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她现在被锁住了。

脑海里关于昨晚进了电梯后没有半点记忆,后脑勺现在还隐隐作痛。

夏圣霓,不要慌,平静下来,平静下来。努力提醒着自己,夏圣霓紧咬银牙,昨晚傅聿南明明已经晕了过去,难道现在绑架她的人,是别人?

她离开帝都这么多年,哪里来的仇人?

正想着,一阵脚步声打乱了她的思绪。

夏圣霓深吸一口气,闭上了双眼,实则手脚紧紧绷着,内心屈辱不堪。她的性格,她的教养,让她对现在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难以接受。

脚步声渐渐近了,好像有不少人。最终停下,空气里凝滞的沉默像堵在喉咙里的棉花,夏圣霓有些难以呼吸。直到身上的被子,被掀开一角,夏圣霓还是憋不住睁开了双眸。

入目是傅聿南有些苍白的脸色,他绑着绷带的左手,还有怒不可遏的神情。

“谁干的?”

是傅聿南在发问,所以……不是他做的?夏圣霓有些不明白了。

傅聿南跟前站着几个人高马大的手下,都哆哆嗦嗦不敢讲话。傅聿南冷斥一声:“是你们自己说,还是我去查?”

其中一个人跪了下来,“傅少,兄弟几个商量着说,您连直升机都安排到了楼顶,却发生了……事故,总不能让所有部署功亏一篑,让这个女人跑……”

那人还没说完话,傅聿南上前一脚踹了过去,毫不留情,模样有些嗜血吓人,”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得到你们来操心了?“

他踩着那人的胸膛,狠狠踢开,又问:“手铐钥匙。”

单手要解开手铐有些困难,手下的人要上前帮忙,傅聿南又不肯,只得动了受伤的左手,白色的绷带上又渗出了不少的血。但他丝毫不在意,看到夏圣霓的手上好歹缠了一圈丝巾,没有被手铐蹭破皮,这才放下心来。

他没有看她一眼,解完手铐,把四副手铐丢到手下的人面前,“昨天是谁锁的夏小姐,今天就自己尝尝被锁的滋味,不够二十四小时不准解开,不准往手上缠丝带,不准进食。”

“还有,带他去医院,医药费我出。”傅聿南抬手指了指地上的人,没有转身,只冷声道:“楼下有佣人,需要什么自己说,我还有事。”

“慢着!”

夏圣霓叫住他,“你在绑架我?宋桀呢?他知道吗?”

“你问题真多。”傅聿南颇不耐烦的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是恨夏圣霓,可也没有想到要像刚才那样对她。

因为……

仅仅是身体的痛苦怎么够呢?

夏圣霓忍着身体的酸痛想要下楼,出了房间的门,才发现这里是一处别墅。旋转楼梯自上而下,水晶灯流利璀璨的灯光衬着天花板上的浮雕,楼梯的转角摆着一个半人高的古典花瓶,色泽光滑圆润,是个古董。这里面的一切,都价值不菲。

好不容易看到个佣人,夏圣霓连忙叫住她,“你好,请问……”

那人抬起头来,一脸的欣喜,“太太,是我啊。”

“王姐。”夏圣霓艰难的往楼下走,王姐是她原来在夏家的佣人,跟着她去了傅家。她还以为她离开后,王姐就离开傅家了。

“太太,您别动了,我扶您下来。”王姐年逾四十,人很善良,对夏圣霓一直不错。夏圣霓在这里见着她,难免担忧起来,“王姐,是不是傅聿南强行把你留下来的?他真的太可恨了。”

王姐神情欲言又止,半晌才说:”太太,我扶您上楼吧,先生临走前嘱咐了说,要给您擦药的。待会儿啊,还有专门的医生过来给您检查身体,您也别紧张,先生考虑周到,请的是女医生。“

看着她说起傅聿南,没有半分埋怨和愤恨,反倒是尊敬的语气,这让夏圣霓眉头狠狠皱了皱。她回到房间,看起里面的摆设,恍然想起当年在傅家住的时候,她的房间跟这里……一模一样。

傅聿南的用心,太难揣度。

“王姐,擦完药,你能不能帮我安排一部车,我想回去看看宋……”

“太太。”王姐打断她,脸色有些僵硬,“傅先生……在别墅内外都安排了人,您想要出去,恐怕有点难。”

夏圣霓的手狠狠抖了一下,耳边是王姐关切的声音,她却失了神。

傅聿南不是绑架她,是在软禁她!

她的订婚宴甚至还没有举办完就被带走!

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样霸道蛮横……

她到底做了什么要他这样报复?

“你真美,美得我想要摧毁它。”

傅聿南的话犹如在耳,夏圣霓后怕的缩了缩手,看着王姐,急切道:“王姐,你一定有办法的。你想法子帮我出去好不好?”

王姐为难的推开她的手,“太太,药擦好了,我下去给您准备吃的。您想要吃点什么?我记得你最喜欢我做的粉蒸排骨了。”

“王姐。”夏圣霓冷冷笑开,如同雪山上一朵雪莲悠然绽放出整个冬天,她言语里已然是失望,“我没猜错的话,你现在是傅聿南的人了。出去吧。”

“……”

没有电话,不能出去,她现在完全跟外面失去了联系。这个别墅里头,甚至连电视都没有。空荡荡的,囚禁着她的人和心。

傅聿南是傍晚回来的,手上的绷带已经解了,看不出是受过伤的样子。头发梳了个油亮的大背头,黑色马甲套着衬衣,身形挺拔健康。

他上楼瞥了一眼夏圣霓门口没有动过的食物,拿了钥匙开门进去。夏圣霓躺在床上,被子在地上,她身体蜷缩在一团,背对着傅聿南。

“我有东西要给你看。”

相关文章:

穿裙子 坐在哥哥腿上吃饭:战友给我口他却是直男

校花啊哦好猛好力啊哦_绑在柱子上用毛笔调教

让下面湿到爆的文字|少妇口述出轨经历

详细过程描述/腿分大一点哥帮你止痒

受被两个攻轮流做3p_你的太很紧了岳&都市之邪少归来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