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佳妻如故》——精彩章节阅读

2022-01-03 19:50 · 新商盟

顾晚晴问:“什么任务?”

“这不我们时代第一期刚建成吗?有大客户要来看房,你陪着去,要是能拿下这单大生意,提成绝对少不了你!”

顾晚晴有点懵:“看房这种事,不是一向都是售楼部的事情么?”

“都说了是大客户!”林志强神神秘秘,“知道是谁吗?”

“谁?”

“容氏总裁!”林志强笑得意味深长,“虽然说这次不是商业合作,但要是能讨好这么个大客户,以后合作起来,好处还少得了?”

顾晚晴:“……”

凌风好歹是个大公司,为什么会有林志强这么一个不靠谱的老总。

“晚晴啊,别说我不关照你,这好事别人求都求不来。我就是看你形象能力各方面都很突出,这才把这个重要的任务交给你,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

顾晚晴讪讪一笑,前台小妹听了全程,用崇拜敬仰的目光将顾晚晴从头到脚洗礼了一遍。

林志强见她态度不热情,忙问:“你是担心自己不能胜任?”

顾晚晴刚想点头,他又喋喋不休道:“你说这年头要想找个放心的人办事怎么就这么难?晚晴啊,不是我说你,要对自己有信心,我看好你哟!”

顾晚晴:“……”

言尽于此,她再推辞,就是打老总的脸。

还想继续在这里工作下去,顾晚晴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林志强满意地走了,前台小妹依旧满脸敬仰:“顾姐,你运气真好!”

顾晚晴扯扯嘴角,没说话。

去他妈的运气真好,今天黄历上大概写着不宜出门。

否则怎么会上个班都能被容十这个阴魂不散的厉鬼缠上。

本来顾晚晴以为遇见容十,这就是最糟糕的可能,然而现实狠狠地打了她的脸。

她隔着会客室的玻璃,看到坐在容十身旁的张若清,顿时心如死灰。

深吸一口气,顾晚晴推开会客室的大门,恭恭敬敬朝两人鞠了个90度的躬:“容总,张小姐,欢迎光临凌风。”

听见她的声音,沙发上的两人同时转过头。

容十淡漠的脸在她眼前一闪而过,没等顾晚晴细究这到底是不是偶遇,她就看见张若清脸色变了变,盯着她,语气古怪:“是你?”

那一瞬间顾晚晴脑补出千万种应对撕逼场面时该做出的表情,最终化为一个波澜不惊的微笑:“张小姐认识我?”

她很确定她跟张若清以前没有过任何直接接触,她不可能认识自己。

可现实是,张若清意味深长地点头道:“我确实认识你。”

“张小姐是不是认错人了?”顾晚晴说,“我只在报纸上见过你,还没这个荣幸跟你亲自交谈过。”

“你昨天也在我的订婚宴上。”张若清很肯定地说,若细细观察,顾晚晴甚至能看穿她眼底那深藏的鄙夷。

顾晚晴内心有点打鼓,但她并没有乱了阵脚,而是飞快地用余光瞥了一眼容十。

那个男人正事不关己地捧着一本财经杂志,注意力根本不在两人身上。

顾晚晴说:“我昨天确实在订婚宴上,不过很快就离开了,只是远远看了你一眼,张小姐记性真好。”

张若清虽然坐着,可姿态却依旧高高在上,“顾小姐不必自谦,你的名气可不小,昨天我路过洗手间时,正好撞见你,只不过时机不对,无缘交谈罢了。”

“……”

顾晚晴笑容僵了一下,却很快恢复:“那今天也算是圆了我的愿望,张小姐名门闺秀,我一直很想结识。”

张若清哼笑一声,没有什么表示。

顾晚晴却暗地里松了一口气,看来张若清只是撞见她从洗手间里出来,并不知道那个男人是容十,要么现在估计早就原地爆炸了。

张若清打从心底里看不起顾晚晴,觉得她放.荡,但她自持身价,自然不会把这种事情摆上台面来说。

话题很快回归正题,顾晚晴问:“请问二位今天想看什么房型,或者说买房的目的是什么?我好为二位推荐。”

“你也知道我们刚订婚,所以想看看婚房。”张若清摩挲着鲜红的指甲,说:“虽然容氏名下的房产很多,但我还是觉得自己亲自看的更有意义。”

“是这个道理。”顾晚晴嘴角一抽,又补上一句:“张小姐,昨天没来得及说,订婚愉快,希望你和容总能幸福!”

张若清看了她一眼,敷衍地点点头,倒是容十,突然颇有深意地对她笑了一下。

顾晚晴在心里扎小人,把容十那张一本正经的脸,戳得面目全非。

张若清毫无察觉,自顾自地说:“我之前看了一下你们时代一期的介绍,很喜欢那里的设计理念。”

“很荣幸,不知道张小姐比较中意哪一栋?”

“我们身份比较特殊,还是希望能找个安静一点的地方,周围没那么多人。”

“这点请张小姐放心,我们时代主打的就是高端和奢华,针对的都是优质客户。”

顾晚晴带着他们到实地考察,期间只有张若清在跟她聊天,容十似乎完全不在状况,偶尔对张若清的询问,敷衍的点个头。

B市的房价一向上天,何况时代一期建在市中心,闹中取静,价格可想而知。

当然有钱人是不会在乎的,只有顾晚晴这种工薪阶层才会对每平方米的价格斤斤计较。

“张小姐,时代一期主打一梯两户的户型,当然考虑到你们的要求,我建议你们买顶层,整一层楼只有你们一户,还带空中花园,环境优美,而且安静。”

张若清挽着容十的手臂,问他:“怎么样?”

容十看也不看:“不错。”

“那就这里吧。”张若清说,“我进去看看设计效果。”

“好的,张小姐请。”顾晚晴朝她伸出手。

容十突然说:“你去吧,我对里面的空气过敏。”

张若清:“……好吧。”

顾晚晴对天翻了个大白眼,正打算跟着张若清进去,就被容十喊住:“我有几个问题想咨询顾小姐。”

张若清也没在意,冲顾晚晴说:“那你留在外面吧。”

等她离开,顾晚晴的表情立刻就变了,笑容垮下来,端着一张晚娘脸发呆。

容十的变脸技术也很到位,当即凑过来,笑着问她:“喜欢吗?”

“什么?”顾晚晴狐疑地看着她。

“这里。”容十搭着她的肩膀,“喜欢吗?”

顾晚晴拍开他的手,神情古怪:“还行吧。”

容十说:“我买下来送给你?”

“……”

“要不要?”容十追问。

顾晚晴无语地笑了一声,说:“你今天又忘了吃药吧?”

“你不是喜欢吗?”容十一本正经,“我这是为了讨你欢心。”

“哈哈。”顾晚晴讪笑,“真是有劳容总费心了,我什么身份,哪里犯得上让您讨我欢心?”

容十掐了掐她的脸:“别生气。”

“跟你生气,我嫌命长?”

这种偷情一样的感觉让顾晚晴心情有点复杂,余光里还能看见张若清的背影,她脸一沉,躲开容十的手:“你注意点影响,你不要脸,我还想要命。”

容十满不在乎:“她又不能拿你怎么样?”

“你真这么想?”顾晚晴看向他,“在张若清眼里,我估计跟路边的野草没什么两样。”

“野草生命力强,哪是她那种温室花朵能比的?”容十言辞凿凿,“何况你好歹也算朵野花,别太看轻自己。”

“……”

恰好这时张若清从门里出来,见顾晚晴脸色怪异,还问了句:“怎么了?”

“没什么。”顾晚晴摇头,“张小姐觉得怎么样?”

“不错。”张若清满意地点头,“就……”

“我觉得不好。”容十皱着眉头说,“我不喜欢这里的设计。”

张若清一愣:“可是你还没有看。”

“总之我不喜欢。”容十不容置疑,转身就走。

张若清似乎早就习惯他这种突如其来的任性,叹了口气追上去:“好好好,不买就不买嘛,你别生气,我们再看看其他的。”

顾晚晴一个人站在原地,一脸懵逼。

她的生意就这么黄了?

那个渣男又抽的哪门子疯?!

张若清似乎这才想起顾晚晴,匆匆忙忙回过头没什么诚意地说:“抱歉,顾小姐,浪费你的时间了。”

“……”

顾晚晴一肚子火,回到公司,前台小妹积极地上前打探消息:“顾姐,谈下来没有?”

“没有!”顾晚晴抓狂道,“碰上一个喜怒无常的疯子!”

“啊?”

回到办公室,顾晚晴越想越生气,抓起手机打开微信就把容十拉黑了。

看着躺在黑名单的某人,她这口气才终于顺了点。

放下手机,有人敲了敲她的桌板。

顾晚晴抬起头,“老总!”

“啊。”林志强眼神复杂地看着她。

“林总,这次真不怪我,本来眼见着就要谈下来,说不买就不买了,有钱人的心思你别猜,真的!”

“晚晴呐。”林志强叹了口气,似乎有话想说。

顾晚晴眼珠子不停乱转:“林总有事您吩咐。”

林志强拿出一份合同:“签了吧。”

“想什么呢,让你签你就签。”林志强说,“我会害你不成?”

顾晚晴瞄了一眼他手里的合同,犹豫道:“合同这东西哪里能乱签,到时候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那你看看呗,是好东西。”林志强干脆地把合同递给她。

顾晚晴接过,翻开第一页:购房合同。

她飞快地掠过关键词,而后惊讶:“不是吧,林总你打算包养我?”

林志强:“……”

“居然还送我一套房?”

林志强咳了两声,尴尬道:“说什么呢,我有妻有子,你可别害我犯错误。”

“那这是?”顾晚晴扬了扬手里的合同。

“晚晴啊,有的人天生就是命好,你也不要有心理压力,我不歧视这种事情。”

“嗯?”顾晚晴满头的问号。

“这也是你靠自己奋斗来的。”林志强语重心长,“何况一套房,在普通人眼里,可能不吃不喝一辈子都买不到,但你不一样,你有这个资本。”

顾晚晴慢慢睁大眼睛,突然恍然大悟:“这不会是容十送给我的吧?”

“嘘!”林志强忙去捂她的嘴,“容总交代过这件事不能声张的。”

顾晚晴:“……”

她推开林志强,镇定道:“不行,林总,我不能收下。”

“为什么?”林志强不解。

“我和我最后的尊严不允许我收下这种来历不明的馅饼。”

“别啊!”林志强急了,“自尊这种东西,关键时候又不能吃,你要是拒绝了,我跟容总那边可怎么交代!”

“您放心,这件事情我自己解决。”顾晚晴说,“合同您先放这里。”

林志强见她态度坚决,只得放下合同,一步三回头地说:“记得签啊!”

顾晚晴盯着桌子上的合同,半响无语。

容十那个渣男还真是想一出是一出,快30岁的人,有时候跟个智障儿童一样。

可怕,这个世界上只有她看穿了这个人的真面目,太寂寞了。

拿起手机,打开微信,把丢进黑名单的人又拖了出来。

然后发了条消息给他:滚出来

容十:【抛媚眼.jpg】

顾晚晴:合同收回去,房子我不会要。

容十:【委屈.jpg】

容十:为什么?

顾晚晴:因为我不收来历不明的礼物。

消息刚发出去,一个电话打过来,顾晚晴手一滑,不小心接起:“喂?”

“是我。”

“你怎么有我手机号?”顾晚晴惊讶。

容十笑:“我连你微信号都有。”

“你还真是阴魂不散。”顾晚晴被他气到麻木,“我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我不会收你的东西。”

“我们都这么熟了,别客气。”容十厚着脸皮说,“再说那里离你公司近,以后我有事过去也方便。”

顾晚晴冷笑:“这位先生,我们不熟,也不会产生什么交集,你能有什么事情?”

“比如……”容十拖长语调。

“嗯?”

“滚床单。”

“……”

顾晚晴胸闷气短,好像随时都会爆炸,她忍着捏碎手机的冲动,一字一顿:“请你放尊重点,容先生。”

“抱歉,每次看你一本正经的样子,就想逗你。”容十忍着笑。

顾晚晴冷哼一声,准备挂电话。

手机刚刚拿远,就听见容十飘忽不定的声音:“顾晚晴,你真的不是在欲擒故纵?”

顾晚晴怔了一下,没有及时挂断,心情有点难以言喻。

她明明打算借容十的身份深入调查当年的事情,可她现在又是在干什么,不上不下地吊着这个男人,还故意给他脸色看。

顾晚晴从来都不是那种自尊心比天高的灰姑娘,她能为达目的不折手段。

现在的行为,难道真的是在欲擒故纵不成?

顾晚晴第一次连自己都看不懂了。

她没有回答,容十也不追问,沉默的气氛持续了片刻。

“容总就当我是在欲擒故纵吧。”顾晚晴闭了闭眼,说:“毕竟如果是你打定主意要得到的东西,又怎么会落空。”

说完她果断挂了电话。

好吧,其实她就是欲擒故纵,太容易得到手的东西总是不会珍惜。

这一点顾晚晴深有感触。

想通后她总算是气顺了,顿时觉得天清气朗,世界祥和。

她把桌上的合同丢进了垃圾桶,而后气定神闲地处理手头上的工作。

中午,她找到林志强,说明缘由。

“林总,那套房我不会收,也已经找容总说清楚了,不会连累您的。”

林志强唉声叹气:“你这是何必呢,别人求都求不来的。”

“林总!”顾晚晴打断他的感叹,“我跟容总,不是你以为的那种关系,我有男朋友的。”

林志强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顾晚晴觉得该解释的都解释完了:“就这样吧,林总,我回去工作了。”

她气势汹汹地来,气势汹汹地走,整个过程一气呵成,都没给林志强说教的机会。

不管结果怎么样,气势不能软,顾晚晴以为,如果林志强真要为了这件事情开除她,那也没办法,大不了换个工作。

走出总裁办,秘书端着咖啡叫住她:“晚晴,会客室有人找你。”

“谁?”顾晚晴顿住,不会又是容十那个阴魂不散的渣男吧。

秘书说:“一个女人,挺漂亮的,看起来很不好惹。”

顾晚晴疑惑了一秒,说:“我知道了。”

女人,漂亮,不好惹。

这几个关键词让顾晚晴很快看清局势,恐怕来者不善。

她拦住路过的前台小妹:“给会客室的女士送一杯温茶水。”

为了应对可能出现的各种场面,顾晚晴必须做好万全准备。

顾晚晴刚打开会客室的大门,沙发上的女人就腾地站起来:“你就是顾晚晴?”

“是我,请问你是哪位?”顾晚晴打量着眼前的女人,确实很漂亮,气质也好,这样的名媛她见过很多,只是不见得个个都认识。

女人对她没有好脸色,冷言道:“我叫孟苏瑜,是齐宇的未婚妻!”

顾晚晴今天受到的惊吓已经足够写成一本书,面对眼前这个不速之客,她俨然很冷静:“这位孟小姐,这里是公司,我们能不能换个地方说话?”

“不必!”孟苏瑜一脸鄙夷地看着她,“敢做不敢认?我今天就是想让你们全公司的人都看清你的真面目!”

顾晚晴听着她这么义正言辞的话,顿时乐了:“孟小姐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事情,我希望换个地方谈,是给你面子,你看着像是有身份的人,不想到时候闹得太难看吧?”

说完没等孟苏瑜辩解,又冷下脸:“至于我,我不觉得我做错了任何事情,我和齐宇是男女朋友不错,但我此前并不知道孟小姐你的存在。”

“那是因为我一直都在国外!”孟苏瑜自小养尊处优,没受过什么委屈,也不擅长跟人撕逼,很快失了分寸:“我跟齐宇很早就有婚约,你凭什么插足我们,你就是小三!”

会客室的门没有关严,声音传到外面,惹来不少人驻足侧目,顾晚晴顺手将门关上,“孟小姐,请你注意一下自己的仪态,不要因为外界一些流言而血口喷人。”

“这件事肯定有误会,希望你能冷静下来,我们好好沟通。”

比起孟苏瑜的激动,顾晚晴显得异常平静。

“有什么好谈的,你不就是靠插足别人上位的吗!”孟苏瑜咬牙切齿道,“像你这种女人,跟你站在一起我都觉得丢人!”

顾晚晴已经很久,都没有试过被人这么指着鼻子骂,一时间心绪难宁。

她拿出手机,直接拨通了齐宇的电话。

“喂,齐宇。”顾晚晴压着嗓音,“你有空没,我们见一面。”

那头音乐声、人声吵杂,好半天她才听见齐宇懒洋洋的声音:“怎么了?”

“你知道我们公司在哪吧?”顾晚晴直接切入正题,“楼下的咖啡厅见。”

“啊,我现在正和朋友喝酒呢!”齐宇不满。

顾晚晴沉沉地吐出一口气:“立刻,马上!”

听出她语气中的反常,那头沉默了一下,才说:“好。”

顾晚晴放下手机,看着脸色阴沉的孟苏瑜,说:“孟小姐,我约了齐宇楼下咖啡厅见,你要来么?”

“你想干什么?”孟苏瑜尖叫道,“你还嫌不够丢人吗?”

“我只是希望把一切都摊在明面上说清楚。”顾晚晴眯着眼睛,本来就偏冷艳的面孔,此时线条更显锋利,“我不想平白背上一些莫须有的罪名。”

孟苏瑜莫名觉得气势被她压了一头,很不甘心:“见就见,我倒要看看,到时候丢脸的是谁!”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公司大门,一路上遭遇众多好奇打量的目光,顾晚晴统统视而不见。

进了咖啡馆,顾晚晴接过服务生递上来的饮品单,犹豫了一下,自作主张点了两杯柠檬水,而后递还给服务员,半点没有询问孟苏瑜的意思。

好在孟苏瑜正在气头上,也无心留意这些细节。

两人面面相觑地坐了一会儿,期间顾晚晴一直刷着手机。

看似漫不经心,实则内心已经翻天覆地。

她在心里翻来覆去把齐宇诅咒了八百遍,才终于等到他姗姗来迟。

齐宇一身休闲西装,衬衫扣子解了两颗,头发还有点凌乱,倒像是刚从床上下来。

他这样放.荡不羁的模样顾晚晴见过很多次,只是这时才终于察觉到一丝异样。

“急急忙忙喊我过来干嘛?”隔着一个屏风,齐宇第一眼只看见正对着她的顾晚晴。

顾晚晴还在心里琢磨对策,孟苏瑜就迫不及待地站起来扑向齐宇:“阿宇!”

“苏瑜?!”齐宇一脸受到惊吓的表情,“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就今天!”孟苏瑜见到他立马红了眼眶,“如果我再不回来,你是不是就要跟别人跑了?!”

齐宇一把抱住她,连声哄道:“姑奶奶,我哪里敢,你再过一百年不回来,我都在原地乖乖等着你!”

孟苏瑜破涕而笑,打了他一下。

顾晚晴后背挺得笔直,像个木头人一样坐在椅子上,冷眼看着两人旁若无人地秀着恩爱,好半响才哑着声音开口:“够了吗?”

孟苏瑜这才想起她,转过头,脸色骤变,愤怒中又带着一点得意:“你还有什么话想说?”

顾晚晴不看她,转而问齐宇:“你没有什么想要解释的吗?”

齐宇对上她淡漠的目光,脸上闪过犹疑,很快又倒打一耙质问她:“顾晚晴,你想干嘛?”

顾晚晴笑了一下,突然觉得眼前的画面突兀得几近荒谬,她的男朋友怀里揽着另一个女人,然后质问她想干什么?

她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胳膊一不留神撞了一下桌子,桌上的玻璃杯应声落地,柠檬水的酸气顿时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顾晚晴不顾被撞青的胳膊,依旧木着脸:“这句话该我问你吧。齐宇,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们还没分手呢!”

齐宇将孟苏瑜往身后拽了一下,做出一个维护的动作,而后硬气道:“顾晚晴,你别乱说,我们什么时候在一起了?”

顾晚晴红唇微张,一声冷笑溢出:“齐宇,你说这话就不怕天打雷劈?昨天婚宴,整个B市有声望的人都看见我们在一次,这你也能否认?”

孟苏瑜委屈地看着齐宇:“这是真的吗?”

“怎么可能,你别听这女人胡言乱语!”齐宇脸色阴沉,盯着顾晚晴,说:“这圈子里谁不知道你顾晚晴的大名,我跟你不过逢场作戏,你还当真了?”

“……”

“再说了,我们什么也没发生过,这你不能否认吧?”齐宇说,“我只是刚好缺个女伴,恰好听说你是个公交车,也不怕坏了名声,就顺水推舟罢了。”

他语气刻薄,以往那些风流不羁,直言坦率的做派,此刻在顾晚晴眼中,全然成了故作姿态。

顾晚晴自嘲地笑:“这些话你以前可从来没跟我说过,我要早知道你这么看我,我顾晚晴也不会死皮赖脸缠着你。”

齐宇表情有点复杂:“你现在知道也不迟,以后别再找苏瑜麻烦。”

孟苏瑜扬了扬下巴,面上难掩得意:“顾小姐,你这样的人要有自知之明,不要以为仗着一张漂亮的脸就可以为所欲为,女人还是要学会自爱。”

顾晚晴从来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当即反唇相讥:“你以为你身边这个男人是什么好人?”

“你什么意思?”

“你知道他睡过多少女人,刚刚又从哪个女人床上下来?”顾晚晴讥讽地挑起唇角,“他能跟我这种声名狼藉的人混在一起,不过半斤八两。”

“你……”

要论嘴炮,孟苏瑜肯定不是顾晚晴的对手,她气极,脸色几经变换,手本能地就去抓桌上的玻璃杯。

然而顾晚晴动作比她更快,抢在她之前端起杯子对着她的脸泼了过去。

相关文章:

女朋友胸太小/钻入分身顶端翼小孔

青梅竹马从小到大肉超多——快穿攻略学霸老公h

风流少年和绝色美母_她越是哭泣求饶他越凶狠

不好意思摸男朋友的^好紧好湿好污不行的片段

第一次用茄子的感受~大学天天旷课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