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瞳天师》都市小说&神瞳天师(精彩全文阅读)【全章节】

2022-01-03 19:08 · 新商盟

“别乱动啊。”神志糊涂之际,一声抱怨从单(shan)铁关的耳边响起。

单铁关有些吃力的睁开眼睛。

胡乱的摸了一把,抓到的是软绵绵的床单,自己竟然躺在床上?

当然还有一个更加让他意外的事情。他的眼睛,竟然再次恢复了光明!

已经快三年的时间了!他终于再次得见天日!看来老道士说话还是有可信度的!

单铁关双眼涨的通红,心里满是激动!

“你能不能不要乱动啊!”

一声娇嫩而又无奈的声音响起。一道令人咂舌的美妙身体正完整的呈现在单铁关的眼前。

“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放进去,你这么乱动,一会又会钻出来!”

看到这一美妙的画面,单铁关不禁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又能进去了!”这一声娇媚让单铁关的心尖直颤。

单铁关仰起头,他想看起眼前眼前这个女子是谁。

但是......

一瞬间,刚刚那一幕春光转而消失不见了。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正在帮他打针的护士......

小护士?

单铁关脸色僵住。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原来在病床上。

“你总算是意识清醒了!既然醒了,就不要乱动了,否则我的针又要扎歪了!”

小护士是一个新来的实习护士,今天好不容易帮单铁关扎上针。

谁知道单铁关在昏迷中一直挣扎,把针头都拔出来了好几次。

此时,见到单铁关醒了,小护士不开心的瞪了单铁关一眼,然后才愤愤离去。

“不对啊!刚刚发生的确确实实在我视线里啊,不可能是幻觉啊!”

“白吃饭的废物,你可算是醒了!我连麻将都没打上还要辛辛苦苦送你个废物来医院!”

病房外的声音不是别人,正是单铁关的岳母---陈玉琴。

陈玉琴虽然年过四十,但是生在大户,丈夫沈镇大半辈子又没让她操过什么心,所以保养得当,皮肤白皙如三十多的少妇,风韵犹存。

但是此时她的脸上挂着满满的怨气,指着单铁关骂道,“你个臭瞎子!你倒插门我们家一年多了吧,你身上穿的,吃的饭菜,住的房子都是我们家给你的吧!现在你有个病有个灾还得我亲自来照顾!你好大的面子啊!”

陈玉琴嘴上不依不饶,放下手里的名贵包,不屑一顾的讽刺着单铁关。“你是个男人,我可真是佩服你啊!作为男人你可以吃软饭吃到这种地步,我要是你的话,我早就从跳楼自杀了!你还活蹦乱跳的呢!”

陈玉琴的嘴里喋喋不休,都是一些刺激单铁关的难听的话,当着病房中的其他人,丝毫没有顾忌单铁关的感受。

单铁关咬牙低着头,心里虽然很是沉闷,但是没有顶撞什么。今天早上正在小区里散步的时候,脑袋一阵疼痛,这阵疼痛可是要命,竟然直接让他晕了过去。

幸亏被急急忙忙要去打麻将的丈母娘陈玉琴撞见,送他来了医院......

他从小就是孤儿,跟着一群老乞丐在路边乞讨,后来在讨饭的过程中被一个公子哥戏弄玩耍,弄伤了双眼,没钱治疗,双眼很快发炎流脓水,就这样,他变成了瞎子。

从此以后单铁关的世界里似乎只剩下了屈辱二字。他需要忍受别人的嘲笑和辱骂,因为眼瞎,还被那些公子哥富二代设计到了一个事先挖好的深坑之中,成为他们口中的玩物和笑柄。

一年之前,单铁关遇到了一个道士之类的人物,说话奇奇怪怪的,又有些玄妙,他道出了单铁关的生平而且处处说在要害,老道士告诉单铁关,自己可以治好他,但是,他要帮自己完成一件事儿。

这件事儿,就是去沈家,做赘婿。

单铁关立马就答应了,老道士还传给了他一套自称为“修罗决”的心法,老头告诉他,只要用心修习这套心法,就可以打通体内淤住的穴位,双眼就可不治而愈。

单铁关没有选择,虽然他觉得这件事,很特么扯蛋。不过,就算不能治好双眼,能让老头帮他父亲还债。他也愿意了。

这一年来,作为林家的上门女婿,他受尽了屈辱。特别是这个陈玉琴,更是处处看他不顺眼,三天两头就辱骂他。

见到单铁关不说话,陈玉琴厌恶的看了他一眼,继续道:“既然醒了,那就走吧。”

说着,她就叫来了护士,让把单铁关手上的吊针给拔了。

护士解释说,病人刚醒,最好再留院观察一下。

然而,陈玉琴冷哼一句,道:“谁有空陪他啊?我还要去打麻将呢。”

没错,在她眼里,让单铁关留院观察治疗,还比上她要打麻将。

护士见到陈玉琴这样,也不敢多言,把单铁关手上的针头取了出来。

单铁关起身,正要离开。

突然,陈玉琴把一根拐杖丢给单铁关,冷哼道:“拐杖都还没拿,你急什么?还想我扶着你走?”

单铁关愣了一下,随后才想到,陈玉琴此时并不知道他的眼睛已经好了。

单铁关嘴角微扬,拿着拐杖跟着陈玉琴出了病房。

单铁关的病房在三楼,本来有电梯的,但是陈玉琴并没有坐电梯,反而走楼梯。单铁关内心一阵冷笑。

几分钟之后,陈玉琴脸色一阵诧异。

以前单铁关在家里上下楼梯都很缓慢,有时候甚至还摔倒。但是今天竟然很顺利的走了下来。

连楼梯都能如此顺利的走了,以后不用我们照顾了。陈玉琴厌恶的看了单铁关一眼,扭着腰肢往停车场走去。走到一个坑前,突然她冷笑一声。

“往左边走一点,前面有坑。”

单铁关闻言,一阵恼怒。

玛币的,左边才是坑,真当老子瞎!

单铁关的心里暗自冷笑,用手杖敲打在地面上,假装在探路。

“哎哟。”

突然,她脚下一扭,整个人一个失衡,屁股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陈玉琴厌恶的看了单铁关一眼,才缓缓爬了起来。

单铁关嘴角微扬,跟着陈玉琴上了她的车。

没多久,两人回到了家里。

“妈,你回来了?”两人一进屋,单铁关就看到了一个女子。

女子十七八岁的模样,脸蛋靓丽,肌肤白嫩,樱桃小嘴,琼鼻可爱,长发垂腰。

她穿着一条超短热裤,露出一双笔直修长的玉腿。

女子名为沈冰晨,是单铁关的小姨子。

沈冰晨此时一只手已经解开了超短热裤的纽扣,似乎要脱下裤子。

见到单铁关进来,沈冰晨愣了一下。

陈玉琴摆了摆手,无所谓的道:“没事,他是瞎子,脱吧。”

沈冰晨听到自己老妈的话,才反应过来,点了点头,道:“也是,差点忘了。”随即,沈冰晨弯腰把超短热裤缓腿下。

单铁关没想到自己这个小姨子竟然真的当着他的面就换衣服了。

真当我瞎的吗?

哦,对,在这两母女心里,我就是瞎子。

此时沈冰晨身上就只剩下了三点,充满了诱惑力。这么一道青春而又美妙的娇躯就在面前易动,单铁关浑身都燥一热了起来。

还好沈冰晨母女两都没有注意单铁关。

“妈,都说了,以后不要给我买内一衣了,我自己买。”沈冰晨鼓着腮帮,很是不满的说道。

“我怎么知道你这小丫头发育得这么快。”陈玉琴笑骂道。很快,沈冰晨又换上了一套淡蓝色的裙子,清纯而可人。

然而,单铁关此时内心却惊愣无比。

因为他发现沈冰晨的长裙在单铁关的眼中,缓缓隐去。随后直接消失不见了。

出现在他面前的,又是沈冰晨曼妙的娇躯。“这是怎么回事?”

单铁关想到今天在医院看到的那一幕,他浑身一震。难道......我能透视?

单铁关内心激动无比。

沈冰晨换好衣服之后,看着单铁关一眼,恼怒道:“你说,我爸到底怎么回事呢,竟然要你这么一个瞎子女婿。”

说着,还叹息了一声,道:”看来我爸才是真瞎啊。

单铁关没有说什么,自己这个小姨子虽然没有像陈玉琴那样尖酸刻薄刀难他,但是平时也没有友好的对过他。

见到单铁关不说话,沈冰晨又暗骂了一句窝囊废,然后才出门而去。

她今天刚旅游回来,就接到同学的电话,叫她马上出去玩。不然也不会匆忙的在客厅这里就换衣服。

沈冰晨走了之后,保姆吴姨就出来,正想把沈冰晨的行李箱拿回房,同时,准备把她刚换下来的衣服拿去洗。

”洗什么洗。”陈玉琴阻止了她,同时对着单铁关道:“让他去洗。”

吴姨笑了笑,道:“夫人,姑爷眼睛不方便,我去洗吧。

“他算哪门子姑爷啊,他是上门女婿!”

陈玉琴冷冷的瞪了吴姨一眼,道:“他天天吃住在我们家,没有半点收入,让他洗衣服是看得起他!”

说着,她拿起沈冰晨刚换下的衣服,直接甩在单铁关的脸上。

鼻子处传来一股淡淡的幽香,让单铁关心神都一阵荡漾。

但是,此时他却没有心情去品味这幽香,而是一脸的阴沉。

“刚好,我这裤子刚才也摔脏了,你也连我的一起洗了。”

”你又没有你女儿的身材苗条,就不要在我面前脱了,等下你那红内裤把我的眼睛又亮瞎了。”

单铁关白了她一眼,淡淡道。

”你怎么知道冰晨的身材苗条?”陈玉琴愣了一下,下意识的问道。

随后,她张大了嘴巴,惊愣的看着单铁关。

“你.....你没有瞎?”

单铁关把沈冰晨的衣服放在沙发上,缓缓坐下,道:“没错,我眼睛好了。”

陈玉琴见到单铁关如此顺利的就走到沙发上坐下,瞳孔瞪大,而后暴怒道:“好你个单铁关,你不是瞎子,竟然装瞎子?”

陈玉琴一脸的暴怒,她认为单铁关这一年来都是在装瞎子。

想到这一年来,她还三天两头的骂单铁关是瞎子,她就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一样。

“好你个单铁关,你竟然故意耍我?”

陈玉琴浑身颤抖,今天竟然被一个窝囊废耍了。

真是可恶。

突然,她想到了什么,一副不敢想象的表情。“那……那刚才冰晨岂不是...”

单铁关倒了一杯水,轻眠一口,淡淡道:“嗯,小姨子的身材很好,该挺的挺,该翘的翘,说明平时营养不错。

”你!”陈玉琴闻言,脸色涨红,内心充满了怒气。

特别是想到刚才还是她让自己女儿在单铁关面前换衣服的。

她就气得眼前一黑,差点晕倒。

”单铁关!你个无耻之人,今天我一定要让冰蝶跟你离婚。陈玉琴愤怒的看着单铁关,随后拿出手机,连续拨通了几个电话。

没多久,一个女子就回到了别墅。

女子有着一张倾城倾国的脸蛋儿,黛眉弯弯,琼鼻挺秀,往下是娇嫩欲滴的唇瓣。

女子盘着秀发,露出天鹅般的雪白颈项,纤细的腰肢不足盈盈一握。

脚下踩着一双水晶高跟鞋,身姿挺秀,如一个女王般,气质高贵。

但是,女子浑身散发着一股冰冷的气息。单铁关感受到这股气息,就知道这肯定就是他的老婆—沈冰蝶。单铁关还是第一次看见自己这个名义上的老婆。

没想到竟然是一个……冰山女王?

”单铁关,你真是刷新我对你的看法。”沈冰蝶回来之后,就直接冷冰冰的看着单铁关,鄙夷道:“我以为你只是一个软饭王,一个没用的男人而已,没想到你意然还是一个无耻的、懦弱的男人.

单铁关很不喜欢她这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闻言,淡淡道:“我怎么就懦弱了?”

“你明知道我家有钱,知道我爸想找愿意当上门女婿,一个最好什么家庭背景都没有,甚至连自己想法都没有的男人的。”

沈冰蝶冰冷,声音冰令而带着嘲讽,道:“但是我我没想到,你为了能入我爸的眼里,竟然连瞎子都愿意装,整整忍了一年。”

“今天你终于暴露出来,你是以为你现在就已经成功了是吗?”“告诉你,今天,我就让你的美梦破碎。

“马上跟我走,我们去离婚!”

马上跟我去离婚!沈冰蝶声音冰冷,没有任何一点感情。看着单铁关,她眼中充满了厌恶。

一年前,她的父亲带回了一个男人,让她跟他结婚。她怎么可能嫁给这么一个男人?

她沈冰蝶是谁?她的老公怎么能是这么一个一无是处的瞎子呢?于是,她反抗。

然而,她的父亲以死相逼,让她必须跟单铁关结婚。最后,她只好同意。

但是,结婚之后,她看到单铁关整天无所事事,不是天天去公园闭目养神,跟修仙一样,就是在家自己关上门,不知在干嘛。

这让她对这个男人失望无比。

你瞎就瞎啊,能不能别把吃软饭吃得如此理所当然,每天悠哉的易荡着。

今天听到她母亲的话,知道单铁关是装瞎的,更是对他厌恶无比。

单铁关抬头看着沈冰蝶,见到自己这个老婆,眼中带着浓浓的厌恶之情,他积压了一年的怒气喷涌而出来。

“你以为老子稀罕你啊?老子在你们家,天天受鄙视,处处受气,吃的饭都还不如你妈的那条宠物狗。

”你不想有个吃软饭的老公?老子还不想当个丧妻的男人呢,你个活不过二十四岁的女人。”

”你说什么?”沈冰蝶俏脸冰冷,仿佛能刮下冰渣。这个没用的窝囊废,竟然还敢祖咒她死?

“离婚就离婚,现在就去,别特么的废话!”说着,单铁关就起身,往门外走去。

沈冰蝶精致的脸蛋一愣,她没想到单铁关真的同意。随后,她内心一喜,急忙跟上。

陈玉琴也是激动无比。”

冰蝶终于要解放了,我终于可以再找个好女婿了。

单铁关正想打开大门出去,这时,一个穿着得体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嗯?你们要去哪?”

中年男子正是单铁关的老丈人—沈镇。

沈冰蝶冷冷的撒了沈镇一眼,冰冷道:“离婚!”

“离婚?”沈镇愣了一下,而后怒道:“胡闹!”

沈冰蝶指着单铁关,满脸的愤怒,道:“爸,他装瞎,他就一个骗子,他来我们家,肯定是有什么目的的。”沈冰蝶以为他的父亲听到单铁关装瞎之后,一定会大怒。

沈镇此时却是满脸激动的看着单铁关,惊喜道:“铁关啊,你的眼睛真的好了?太好了,太好了。”

沈冰蝶跟陈玉琴一脸的错愣。

”沈镇,你脑子是不是又抽了?他没有瞎啊,他骗我们啊!”

陈玉琴看着沈镇,不满的骂道。沈镇瞪了她一眼,道:“铁关不是瞎子,不是更好吗?”

“可是……”

陈玉琴真是无话可说了,自己这个老公怎么就一定要这个上门女婿呢?

“对了,他不仅装瞎,而且还祖咒冰蝶活不过二十四岁。”陈玉琴继续道。

沈镇愣了一下,双眸灼灼的盯着她,问道:”你说什么?”

陈玉琴见状,内心一喜,急忙道:“单铁关诅咒冰蝶活不过二十四岁。”

她以为沈镇要动怒了。然而,沈镇只是双手颤颤的抓着单铁关的肩膀,问道:“你真的说了?”

单铁关点了点头。

沈镇见状,立马拉着单铁关上了楼。而且还吩咐什么人都不能上来。

一进屋,沈镇就紧张的问道:“铁关,你刚才那句话不是随便说的而已吧?”单铁关眼中闪过一抹异芒,道:“不是随便说说的。”

沈镇闻言,浑身一颤,神情激动无比,眼中竟然带着泪痕,哺哺自语道:“老神仙没有骗我,老神仙真的没有骗我。”

说着,他望向单铁关,一脸兴奋道:“铁关啊,你一定要救冰蝶啊。”

单铁关愣了一下,而后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能救她?”“老神仙说的。”沈镇提到老神仙,眼中带着敬畏之情,道:“老神仙说,只有你能救她。”老神仙?

单铁关内心一愣。难道是那个老头?

“铁关,你一定要救冰蝶,她还那么年轻,还没得好好享受生活呢。”沈镇诚恳的说道。

沈冰蝶天生寒症,沈镇在她小时候就开始到处拜访名医,奈何都说无法治好。

后来,沈镇在一座山脚下,遇到了一个老道士,老道士看到沈冰蝶,神情凝重。

说沈冰蝶在母胎的时候,受到寒煞之气入侵,每一次本命之年,她体内的寒煞之气就会暴走,让她浑身冰寒,陷入昏迷之中。而且......沈冰蝶抗不过第二个本命之年。

沈镇本来还不信的,什么寒煞入侵,玄乎其悬的,骗人的吧?

然而,就在沈冰蝶十二岁的生日之时,沈冰蝶突然肌体发寒,浑身散发着冰寒的气息,后面直接昏迷了。

整整昏迷了七天。

沈镇开始相信老道士的话了,不过,他并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老道士的话。

他私下开始四处找寻老道士,直到一年前,他才遇到了老道士。

老道士让他把单铁关带回去当女婿,说只有单铁关才能救他的女儿。

沈镇当时就愣住了。

让个瞎子当自己的女婿?他能救自己的女儿?

沈镇内心疑惑无比,不过他还是相信了老道士的话。今天他听说单铁关的眼睛没瞎,他内心就一愣。

他知道单铁关不是装瞎,而是真的好了。他内心兴奋无比,觉得老道士的话可能不假。

然后刚才又听到陈玉琴的话,他更加确定了。单铁关或许真的能治好他女儿的病。

“不是我不想救,而是我现在也治不了啊。”单铁关看着沈镇,无奈的笑道。

这一年来,整个家里,除了保姆吴姨,就只有沈镇是护着他的。

“治不了?”沈镇闻言,直接愣住了,急忙问道:“为什么啊?”单铁关看着焦急的沈镇,他安慰道:“也不是治不了,准确的说,我目前还治不了。”

相关文章:

被女朋友撩的体验&当闺蜜的面打分手炮

东亚人看起来更谦虚_他在车上添我

教室h文_设计sm剧情任务

至强修罗仙少全文章节/至强修罗仙少全本无弹窗

吵完架男朋友就硬上我|唔坏掉了啦两根不可以的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