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至尊战王小说全章节目录/都市至尊战王无删减连载

2022-01-03 13:38 · 新商盟

周少失望的走了,带着满车的垃圾。

哦,还有叶星辰不错的心情。

本来,叶星辰还为昨天终于狠狠收拾了某人渣,心情好的不行。

可因为周少的来过,勾起了她的伤心事——

她该怎么还陈铁头的那一千多万?

抵押别墅,或者厂房?

银行又不是傻瓜,不可能让她把别墅厂房,抵押两次的。

可除了别墅和厂房外,叶星辰最值钱的东西,就是她本人了。

看这家暴美女回到客厅后,就坐在沙发上呆呆望着门外,半天没动一下,高铁有些于心不忍,抬手擦了擦嘴:“我说老婆,要不以后你少给我点零花钱吧。给一万九、不,给一万六就好。毕竟,咱们夫妻一体。你现在穷的都要上吊了,我再要两万块,良心会受到谴责的。”

叶星辰的眼眸,终于滚动了下,看向了案几。

案几上的盘子,碗的,干净的好像狗舔过。

就在她发呆时,高铁露出了吃货本色,那叫一个风卷残云。

唉,没办法,谁让高铁从昨天早上,就水米未进呢?

美女发呆,他吃饭,很和谐啊。

叶星辰忽然很想哭。

这顿早餐,是她忙活了一大早,才做出来的好吧?

正如某人渣所说,她都快穷的去上吊了,他竟然还念念不忘他的零花钱。

她真想拿起案几上的菜刀,把他一劈两半!

看她动了下,接着双手环抱,蜷缩在沙发里,特可怜的样子,高铁也不好再装比了,正色道:“老婆,不就是千八百万的小钱吗?至于把你愁成这样子?”

刀呢!?

千八百万的小钱?

哈,这个人渣,怎么好意思张开臭嘴的。

叶星辰可不知道,高铁这样说,真心没装比——

对堂堂的佣兵之王妖魂来说,三百万美金金额以下,就是小钱。

他以往出的每次任务,佣金低于五百万美金,都不屑理睬的。

叶星辰当然不知道这些,强忍着嚎啕大哭的冲动,伸出白生生的小手,对着他轻掂着。

高铁不解:“咋,要饭呢?还是让我看看你的小手美不美?”

叶星辰的声音,有些沙哑:“还请这位大爷,可怜可怜小女子,给个千八百万的小钱花花。”

高铁一呆,实话实说:“我没钱——”

“那就给我闭嘴!再敢和我说一句话,我就砍死你!”

叶星辰终于忍不住了,抓起菜刀,在高铁脸前来回虚劈着。

高铁连忙举起双手,表示小的怕您。

“吃软饭的死人渣,死变态,你怎么不去死。”

把菜刀重重拍在案几上后,叶星辰蹭地起身,快步上楼。

目送她回到卧室后,高铁才叹了口气,觉得这妞儿脑子可能有毛病。

如果没毛病,她怎么可能蛊惑高铁,放弃幸福的生活去死呢?

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高铁必须得刷新金钱观。

从他下决心金盆洗手的那一刻起,就不再是视金钱如粪土的佣兵之王了,千八百万的——不是小钱,而是巨款。

他要想成为全世界最出色的软饭王,首要条件,就是要帮叶星辰渡过当前难关。

“难道,逼着老子给妖狼打电话,借点小钱花花?”

高铁刚升起这个念头,接着就摇头:“不行。老子金盆洗手那晚,可是当着这些鸟人发过誓的,绝不会再碰一分钱的血腥钱。要不然,我也不会把所有钱,都捐给国内的慈善机构了。唉,该怎么搞点小钱,帮这妞儿呢?”

想了半天,高铁终于下定了决心。

他决定,要放弃吃软饭这门伟大的职业。

要不,就去找个真正的小富婆——

就叶星辰这种表面风光,实则负债累累的穷鬼,实在没资格养活他啊。

他刚拿定主意,叶星辰踩着小高跟,咔咔的走下了楼梯。

那倨傲的小模样,还是比全世界所有的美女总裁加起来,还要总裁。

干咳一声,高铁站了起来。

只是还没等他张嘴,叶星辰就淡淡地说:“你跟我来。”

高铁问:“去哪儿?”

“公司。”

“去公司干啥?”

高铁说:“你等等。叶星辰,有件事我得和你说下。”

“你说。”

走到门口的叶星辰,停步转身,冷冷的看着他。

“我决定离开你。你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你要离开我?”

叶星辰眸光闪动,问:“为什么?”

高铁深吸一口气,认真的说:“你太穷了,养不起我。”

叶星辰带着高铁一起去上班,是预防他会趁机逃走。

他滚蛋可以,但必须得把卷走的钱,都吐出来!

可叶星辰刚说要带他去公司,某人渣就提出要走。

偷走她的钱,还特有脸的说啥,她太穷,养不起他——他怎么不去死呢!

叶星辰实在无法忍受,弯腰,抬脚,除下一只小高跟,狠狠砸了过去。

就这种没多少技术含量的“飞鞋”,高铁抬手接住,简直不要太简单。

“真臭。叶星辰,咱能不保持点女性风度,别动不动就动粗?”

高铁掂量了下小高跟,丢到了她的脚下,叹气:“唉,你得让我说多少遍,你才肯相信,我不是——”

他刚说到这儿,叶星辰就踢掉另外一只小高跟,踩着一双雪足,跑上了楼梯。

“我擦,她不会真去上吊了吧?”

就在高铁盯着二楼卧室,担心这穷鬼会想不开时,叶星辰手里拿着东西冲了出来。

她趴在栏杆上,就把东西狠狠砸了下来。

高铁看都不用看,仅仅是通过风声,就能听出砸下来的东西里,有一个是他的黑刺。

另外一个,是他的身份证。

但却没有那个优盘。

这把黑刺,是高铁老师传给他的,绝对是他最看重的身外之物。

身份证这玩意,对高铁来说,只要花点时间,他随时都能自制一张。

可那个优盘,那就是个潘多拉墨盒。

优盘里的内容,一旦流露出去,势必会掀起一片的腥风血雨。

收好黑刺和身份证后,高铁抬头看着叶星辰,问:“我的优盘呢?”

叶星辰砸下这两个东西后,就抬手指着门外,娇躯剧颤着。

她实在受够了这个人渣,宁愿不再追讨那一千万了,也要让他速速的滚蛋。

只是她被气坏了,话就在舌尖打转,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看她急得要死要活,高铁仁慈的毛病又犯了,连忙快步上楼,给她轻捶着后背:“你有羊癫疯的隐疾?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别拒绝,这是我应该做的。”

“滚,你给我滚。”

叶星辰终于能说话了,抬手打开他,泪水淌了下来:“我没见什么优盘。就算是见到,也不会把那种恶心玩意留下。”

在她看来,某人渣的优盘内,肯定是些少儿不宜的龌龊画面,和她昨天鞭挞他时,播放的那个优盘一样。

她确实没猜错。

不过,张良华珍藏的优盘内容,和高铁索要的相比起来,绝对是如冰山雪莲般的清纯。

看她泪水扑簌簌的往下落,高铁就能肯定,她确实没闷下优盘,留着长夜漫漫时,独自欣赏——

那么,要命的优盘,去哪儿了呢?

想到前晚他曾经在酒吧内酩酊大醉,又被叶星辰雇的私人侦探架回来,难道说,优盘丢在某处了?

真要是丢了,反倒是好事。

反正高铁在香楼欧洲分部“捡走”优盘时,压根没打算想利用那玩意发家致富,纯粹是一时技痒——

高铁就怕,某人捡到那个优盘后,让内容外泄。

当年陈老师修了个破电脑,就在娱乐圈掀起了惊涛骇浪,何况那个优盘里的女主角,涉及五大洲的富婆们?

内容一旦外泄,绝对能引起腥风血雨啊。

找不到优盘,高铁绝不能离开青山。

沉默半晌,高铁决定向现实低头:“好了,好了,别哭了。既然你舍不得我走,那我不走了。”

叶星辰蓦然抬头,哑声说:“你滚,我养不起你的。”

高铁真烦了,抬手重重砸在栏杆上,吼道:“那你就去好好工作,多赚钱啊!”

老天爷怎么不打雷,劈死这个人渣?

带着这个悲愤的疑问,叶星辰把车停在了“蓝宇大厦”门前停车场内。

蓝宇大厦的整个第十层,都是星辰化妆的总部。

星辰化妆总部员工,大约百人左右,设生产、营销、后勤财物和公关等部门。

“这儿环境不错啊。老婆,你怎么只用一层,干嘛不把整栋大厦都买下来?”

走出电梯后,土包子进城那样四处看的高铁,发自肺腑的疑问——

这儿没有菜刀,算了。

叶星辰咬了下银牙,才避免当着诸多问好的员工,让高铁去死的冲动。

怒火填膺下,叶星辰忘记了某人渣早就知道这栋大厦价值几何,就星辰化妆的财力,能买下一层,就已经很不错的事实了。

“不过,你公司的漂亮妹子很多。只是,她们干嘛总用异样的眼神看我呢?难道,她们想给你戴绿帽子——”

砰的一声,叶星辰重重关上的房门,打断了高铁的唧唧歪歪。

当着这么多员工的面,竟然被老婆拒之门外,这让高铁觉得很丢脸。

尤其经过他身边的漂亮妹子们,个个恨不得变成壁虎贴在墙上,绕过他的躲瘟神样,高铁就听到他男人的尊严,在哀嚎。

更重要的是,高铁无论去哪个科室,都没人理睬后,他决定——外出溜达溜达。

叮咚一声,电梯门开了。

七八个大长腿妹子,说笑着刚要走出来,却在看到高铁后,全部闭上了嘴,双眼朝天。

高铁暗中叹了口气,特识相的闪到了旁边。

那些妹子这才个个小公鸡般,昂着脑袋,咔咔的快步走人。

走就走吧,还偏偏把他当空气,高谈阔论:“软饭王怎么又回来了?”

“我还以为,他和张甜那个贱人,会在外被车撞死呢。”

幸亏高铁虚怀若谷,不会和这群小三八一般见识,不然——哼哼。

以前无论是在香楼,还是在幽灵军团,都备受女性喜爱的高铁,今天可算是倍受打击,独自走在阳光下的大街上时,徒增生无可恋的落寞。

滴,滴滴!

就在高铁开始怀疑人生时,眼角余光就瞥见一道红影,随着刺耳的喇叭声,风驰电掣般撞了过来。

沃草,不会是香楼的人追杀来了吧?

高铁心念一动,哪儿还顾得伤春悲秋,弹身猛地后纵,一辆红色跑车,几乎是擦着他胳膊,冲上了人行道,吱嘎一声停住。

有森寒杀意从高铁眼底深处,一闪即逝。

不是香楼的杀手,而是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

女孩子戴着蓝色假发,画着浓浓的烟熏妆,穿着黑色吊带裙,衣领扯到了肩膀下,露出半截可怜的小兔兔——一脚踩住刹车后,就趴在车门上张嘴,哇。

特么的,这是谁家的熊孩子,喝醉了还敢在闹市区开快车。

高铁暗中骂了句,女孩子抬起头,醉眼惺忪的看着他,哧哧傻笑了几声,抬手:“帅,帅哥,会开车吗?”

这不是讽刺人么?

堂堂的佣兵之王,就算不会吃饭,也得会开车啊。

不过高铁没兴趣和这丫头打交道,皱了下眉头,刚要转身走人,一叠钞票,砸在了他脚下。

厚厚的一叠,怕不得三四千。

“帮我把车开、呃,开到回龙山下,这些钱,都是你的。”

别看这熊孩子年龄不大,却比谁都懂得“有钱能使鬼推磨”的道理。

代驾。

如果高铁答应给她当代驾,那么这笔钱,就是他迄今为止,赚的最干净的一笔钱。

干净钱,不赚白不赚。

高铁没有丝毫犹豫,弯腰捡起了那笔钱。

等问题少女坐在副驾上,高铁熟练的启动车子,问:“去回龙山干嘛?”

“赛车。”

问题少女又打了个酒嗝,斜着眼的看着高铁,嘴角全是不屑:“帅哥,看你开车很六的样。可你,这辈子都没开过这么好的车吧?”

高铁看了眼仪表盘,特恬静的笑了下,说:“一辆好看不中用的F430法拉利罢了,三百来万,又算什么狗屁好车了?”

“切,你真几把能吹。不过,倒是特合我的胃口。”

问题少女撇了撇嘴,却大咧咧的伸出手:“我叫林宛儿,人称青山第一美女。”

就你这样,还青山第一美女?

你要真是青山第一美女,估计青山男人们都会哭死。

看在她出手特大方的份上,高铁没好意思打击她,伸手和她握了下:“高铁。玉树临风的高,风流倜傥的铁。”

林宛儿愣了下:“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这俩成语里,有高铁这俩字吗?”

高铁淡淡地说:“我的名字,就代表着这两个成语。”

“好,算你牛鼻。”

林宛儿倒是特爽朗,又打了个酒嗝:“高铁,能不能快点?”

高铁反问:“你想要多快?”

林宛儿轻蔑的笑笑:“你能开多快?”

呜!

红色法拉利,在短短七八秒内,就化为了一道红色的闪电。

“啊,啊!”

当几次以为要车毁人亡的林宛儿,被风撕碎的尖叫声,越来越沙哑时,车子吱嘎一声,停在了回龙山脚下。

她马上开门跳下去,噗通跪倒在地上,叽哩哇啦的吐了起来。

她的反应,早就在高铁的意料之中。

不知天高地厚的熊孩子,开个跑车冲上人行道,就以为自己是舒马赫了?

回龙山的名字特霸气,但景色特糟糕,更因盘山路险峻,大白天也没几辆车从这儿走。

前面不远处,站了好多人,还有数十辆各种跑车。

大部分跑车,都挂着外地车牌。

高铁明白了。

这是一处“天然”的赛车场,专供林宛儿这种富家子弟,在此赛车。

几个穿着特潮的年轻人,跑了过来:“宛儿姐,你怎么才来?再晚来半小时,你就失去赛车的资格了。你可肩负着,我们青山选手,能否在第四届青山车神大奖赛中夺魁的重任。”

第四届青山车神大奖赛?

就这个车速刚过一百六,就吐了个稀里哗啦的林宛儿,竟然担负着青山能否夺魁的重任?

高铁懵了一个,随即哑然失笑。

他的笑容还没收敛,一个头发银白的女孩子,双手掐腰:“喂,就你这土鳖样,也好意思的笑?”

高铁不笑了。

他特想抽这孩子一嘴巴——

“宛儿姐,他是谁啊?”

一个戴着耳环的男生,走到总算爬起来的林宛儿面前,搀住她胳膊,低声埋怨:“你怎么才来。”

“我特么忘记今天有重要活动了,昨晚和小四他们喝酒到天亮。要不是你们给我打电话——”

林宛儿抬手擦了擦嘴角时,忽然眼睛一亮,看着高铁:“他啊,他是我重金聘请来的赛车高手。”

啥?

我是你重金聘请来的赛车高手?

沃草,开啥国际玩笑,几千块,就想让我代你赛车?

高铁一愣,还没说什么,银发女孩就嗤笑:“切,就这土鳖——”

林宛儿秀眉皱起,不悦的打断她:“小敏,你这是在挑衅青山第一美女的权威吗?”

小敏立即闭嘴。

她可不敢挑衅林宛儿的权威,谁让人家老爹是林半城呢?

林半城,顾名思义,半个城市都是人家的——

这会酒意早就被吓丢的林宛儿,走到高铁面前,抬手在他心口砸了下:“高铁,代我去赛车。只要你能夺魁,奖金大大滴有。”

玩蛋去,老子吃饱了撑的,才代你去赛车。

高铁撇撇嘴,刚要转身留给这群孩子一个渐行渐远的潇洒背影,忽然又问:“我要是夺魁了,奖金全部给我?”

林宛儿点头,语气肯定:“我一分钱都不要。”

“奖金有一千万吗?”

问出这个问题后,高铁都被自己感动了:“虽说瞎眼妞只给我做饭吃,每个月只给两万块零花钱。可我却为了帮她,不惜自降身份,和一帮熊孩子赛车。”

不过,林宛儿他们为啥,满脸都是看傻瓜的样子,盯着我铁哥呢?

小敏终于忍不住再次说话:“一千万?我说你想钱想疯了吧?要不就是脑子不灵光。”

高铁失望了:“那,大奖赛冠军奖金,有多少?”

小敏举起食指,晃了晃。

高铁还是有些失望:“才一百万啊——”

小敏真受不了他了,尖声叫道:“是十万块!”

尼玛,害的老子狗咬尿泡,空欢喜一场。

一群有病的,开着几百万的跑车,玩命的争夺十万块。

高铁懒得再和他们说什么,转身就走。

“等等,高铁。”

林宛儿追上来,一把抓住他胳膊:“你开个价,只要我能承受。”

高铁也伸出食指,在她眼前晃了下:“一千万。”

“草,那肯定不行。”

林宛儿虽说开着几百万的跑车,可老林却在金钱这方面,卡的她很紧。

高铁想了想:“那,你最多能给我多少?”

林宛儿伸出右手五指,晃了晃:“五十万,我能勉强凑出来。”

“不行。太少——”

高铁想都没想,就要挣开她。

她却两手抱住了他胳膊,咬牙低声说:“另外,我再陪你睡一觉。”

你陪我睡一觉?

听林宛儿这样说后,高铁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

还是赶紧走吧,这孩子有病。

“高铁,你敢走?”

林宛儿把最后能拿出来的本钱,都押上了,高铁的态度却更加恶劣,她真怒了。

高铁笑了:“我真走,你就咬死我?”

“我当然不会咬死你,我又不是小狗。”

林宛儿诡异的笑了下,忽然伸手,一把拽下吊带裙,让那两个可怜的小兔兔,彻底暴露在他视线中后,举起手机:“可是,我会告你强女干未成年少女。高铁,我爹可是林半城哦。我们家,有专门的律师团队。”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流浪有文化。

尤其流氓家,还有一群流氓律师——

高铁立即败下阵来,拱手认输:“五十万,不能赖帐。”

钱虽然少点——但也是高铁吃软饭吃两年多,才能挣回来的。

“哼,我可是金口玉言的。”

林宛儿扯上吊带裙,刚得意的说到这儿,就看到一辆蓝色的跑车,呼啸着从远处而来。

然后,高铁就听小敏失声惊叫:“啊,连续三界大奖赛得主,蓝色妖姬还是来了。宛儿,你可以省下五十万了。”

蓝色妖姬,性别,女。

年龄,未知。

身高,体重,三围,相貌,仙乡何处——全都未知。

大家能知道的,除了她的性别外,就是她那辆跑车的车牌了。

第四届“青山车神大奖赛”即将开始,大家因蓝色妖姬的缺席,还挺失望的呢。

现在,她终于姗姗来迟。

蓝色跑车距离赛车起点,还有数百米,所有赛车忽然笛声齐鸣。

参赛选手们,用这种方式,来对蓝色妖姬表示尊敬。

轰,轰轰。

蓝色跑车发着低沉的吼声,从满脸沮丧的林宛儿面前驶过时,高铁看向了车厢内。

车内的人,穿着蓝色的赛车服,头戴特专业的头盔,浑身上下,只露出一双眼眸。

蓝色妖姬驾车驶过去时,眸光从高铁等人脸上轻飘飘的扫过,仿佛没放盐的白开水。

“唉,算了。高铁,你走吧。”

目送蓝色妖姬过去后,林宛儿无精打采的摆摆手,让高铁滚蛋。

高铁不愿意了。

他都做好打算,该怎么用那五十万了好吧?

她却反悔,还真亏她有脸说金口玉言。

不过他也很清楚,林宛儿刚才不惜用流氓手段留住他,只为蓝色妖姬缺席本次比赛。

现在蓝色妖姬来了,那么青山这边谁参赛,也就没啥区别了。

高铁懒得和她解释什么,开门上车:“林宛儿,你最好现在就准备五十万,以免耽误我花钱。”

林宛儿一呆:“沃草,你还要比?”

高铁特装比的笑了下:“五十万虽然少点,但蚊子再小也是肉。”

每年一届的“青山车神大奖赛”的规则,和大家在电视上看到的,基本差不多。

两辆车一组。

抽签分组。

每一组的两辆车同时起跑,顺着双车道的盘山路飞驰到山巅终点,再折返回来。

八组赛车,谁所用的时间最短,谁就是冠军,可荣获十万块的巨奖——

比赛规则简单,粗暴。

虽说确定高铁绝不能战胜蓝色妖姬,但他既然非得参加本次比赛,林宛儿也就随他去。

为表示对他的鼓励,林宛儿还特意替他抽签。

“第八组——沃草,我今天真该去买彩票,竟然抽到了蓝色妖姬!”

林宛儿从纸箱子里拿出个乒乓球,只看了一眼,就怪叫了起来。

小敏等人立即起哄:“哇,某人还是赶紧洗洗睡吧。”

高铁真睡着了——在比赛开始后。

虽说看上去,参赛选手们个个很牛鼻的样子,可以八十迈的车速跑完全程后,还兴奋的原地蹦高,这也叫比赛?

高铁估计,就算他用脚开车,也能夺得冠军。

砰,砰砰。

就在高铁又梦回被瞎眼妞骑着痛扁,而泪水满面时,有人砸响了车门。

是林宛儿。

她比划着手,示意该高铁出场了。

高铁打了个哈欠,这才看到那辆蓝色跑车,已经在起跑线前,正发出不安的怒吼。

特么的,高铁可就不明白了,他明明代替林宛儿出战,这熊孩子却和蓝色妖姬的其他拥趸一起,在他缓缓把车提到起跑线前时,对他大喝倒彩。

不但是他们,就连蓝色妖姬看着他时,也从车窗内伸出了左手,冲他竖起大拇指——慢慢倒转。

高铁特绅士的笑着,也伸出右手——中指,对那双眼眸的主人,戳了下。

蓝色妖姬对高铁倒转大拇指,这是蔑视他,在赛场上常见的举动。

但这厮却对人家伸中指——

蓝色妖姬的双眸中,立即闪过一抹羞怒的寒光。

高铁却毫不在意,无声的说:“有本事,你来咬我啊。”

蓝色妖姬回过了头,不再看他。

一个问题少女,站在两辆车中间,从衣领内揪出紫色的小罩罩,高高举起,缓缓扭着腰肢,特妖娆。

“三,二,一!”

随着最后的倒计时,问题少女猛地把小罩罩砸了下来。

轰,轰——

两辆跑车齐声发出怒吼,离弦之箭般窜了出去。

仗着赛车起步速度快,蓝色妖姬在拐过第一个弯道时,领先高铁差不多十多米。

“宛儿,你找来的这个土鳖,貌似有几把刷子哦。”

站在林宛儿身边的小敏,忽然说:“我记得去年,咱们青山摔断腿的那位大侠,也是和蓝色妖姬同一组。结果刚到第一个弯道,就落后人家足足三十多米。”

林宛儿愣了下,接着得意的点头:“那是当然,别忘了他可是我找来的人。虽败犹荣——沃草,不会吧?”

就在俩人说话时,那两辆赛车,已经转过了第二个弯道,再次出现在了她的视线中。

第一个弯道时,高铁还落后蓝色妖姬十多米,现在却几乎和她并驾齐驱。

“握了个草哦。”

林宛儿傻楞瞬间,随即跺脚:“乖乖,高铁竟然在一个弯道时,就追平了蓝色妖姬在赛车上创造的优势?天啊,这车速,得有多快?”

一百四。

两辆车刚消失在第三个弯道处,有人得出了结论。

一百四的时速,对这些问题孩子来说,可能不算啥。

但这是在道路险峻的盘山路上,一个操作不当,就会发生车毁人亡的事故。

此前赛过的七组比赛,成绩最好的一辆车,也只有九十迈。

“一百八!绝对超过了一百八!我特么,这俩人疯了么?貌似前几届蓝色妖姬夺得冠军时,最快车速也只有一百三。”

高举着测速仪的熊孩子,见了鬼那样的尖叫起来。

确实,和这些熊孩子赛车,蓝色妖姬只要跑出一百三的车速,就能稳夺冠军,没必要再玩命。

但现在,她却跑出了一百八的时速。

这都是被高铁逼得。

虽说两辆车并驾齐驱,但蓝色妖姬的车在内圈,对高铁保持着微弱的优势。

“挖到宝了,真挖到宝了。”

林宛儿死死盯着盘山路,热血沸腾时,忽然尖叫:“谁来赌车?两万块的底价,我赌红车能夺冠!”

讲真,一百八的时速,对高铁来说还真不算啥。

不过,他却对蓝色妖姬精湛的车技,感到有些小惊讶。

几乎在一眨眼的工夫,两辆车就来到了赛道的最高处,最后一个弯道。

这个弯道的弧度比较大一些,道路也相应的宽了很多,恰是他超越蓝色妖姬的最佳时机。

他猛地把油门踩到底,冲向外侧。

他要借助十多米的路宽,迅速超越蓝色妖姬。

只要他能超过去,蓝色妖姬只有跟在他后面吃气的份。

林宛儿的五十万,外加十万块的奖金,也算到手了。

“其实,老子不用吃软饭,去当个赛车手,也能过上幸福的小日子。”

高铁刚升起这个念头,就看到那辆蓝车,也蓦然提速,以一个极其夸张的漂移,冲到了他的车前。

“沃草,她是利用专业赛车提速快的优势,挡在我面前,压制我反超。”

高铁骂了句,只好一点刹车,刚要猛打方向盘,趁蓝车挡在他面前,顺势抢占内圈时,却看到那辆车直直冲向悬崖——

搞毛呢?

不会是看到要失去冠军了,羞恼成怒下玩自杀吧?

高铁有些懵比时,刺耳的刹车声传来,一股子浓烟冒起。

高铁明白了。

蓝色妖姬眼看内圈的微弱优势即将失去,被迫玩大幅度的漂移,挡在高铁车前时,却因技术不到家,无法控制蓦然间就把车速提到极致的赛车,只能冲向悬崖下。

也幸亏她的反应足够快,及时一脚跺住了刹车。

只是,她的反应再快,也晚了。

赛车的前面两个轮子,已经悬空。

大家都看过两头放着东西的跷跷板吧?

现在蓝色妖姬的赛车,就像个跷跷板,车子上下的来回晃悠。

此时此刻,哪怕一只蚂蚁趴在车头上,都有可能让她坠崖。

蓝色妖姬拼命后仰身子,希望能稳住脆弱的平衡,再解开安全带,抢在车子坠崖之前,跳下去。

只是不等她右手找到安全带,一阵风,忽然从车后刮来!

车头猛地往下沉,蓝色妖姬彻底绝望,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刚要闭眼,车子却忽然停止了下沉。

然后,她就从后视镜内,看到高铁站在车后,双手抠住了车底。

从蓝色妖姬赛车失控,到高铁及时扑过来抠住她的车底,说起来话长,其实也就四五秒的时间。

蓝色妖姬满是绝望的双眸,蓦然雪亮,迅速松开刹车,挂上了倒档。

从后视镜内看到蓝色妖姬一连串动作的高铁,有些小惊讶。

这要是换成别人,估计早就吓尿了,哪儿还知道送刹车,挂倒档?

但她却在零点零几秒内,就做出了最正确的反应。

对后视镜点了点头,高铁低喝一声,双手用力。

蓝色妖姬立即给予了最密切的配合,稍稍轻点油门,车子慢慢回到了公路上。

当四轮都触地后,高铁松开,冲蓝色妖姬笑了下,转身跳上车,急驰而去。

六十万,正在对高铁招手。

他感觉世界,真美——

林宛儿也是这样认为的。

今天在场的各位帅哥靓女,谁会把两万块放在眼里?

所以当林宛儿说要赌车时,立即从者云集。

不过,除了林宛儿的几个好朋友外,其他人则都押蓝色妖姬夺冠。

高铁的表现,确实亮眼,但蓝色妖姬则是大家心中的女神。

女神,是不可战胜的!

参加赌车的人,足足六十个人之多。

最多的一个人,押了十万块,赌蓝色妖姬夺冠。

林宛儿表面哈哈娇笑,实则暗中怒骂麦麦皮——尼玛,高铁要是输了,我就要赔一百多万,这是要把姑奶奶小裤裤都赢走的节奏啊。

就在林宛儿后悔赌车时,小敏忽然原地蹦高,鬼哭般的嚎叫:“看啊,看啊,是红车,红车!”

相关文章:

图解一百种嘿嘿嘿姿势|粉色的花瓣中流着白色的液体

肛门塞了20个球,系统之名器攻略np

家有妻约总裁不外出完整版 家有妻约总裁不外出全文阅读

不同女人日起一样吗,祁醉x于炀道具惩罚

乖我忍不了给我|bl啊不好烫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