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推荐_小说(神瞳天师)已完结篇神瞳天师免费阅读

2022-01-03 08:15 · 新商盟

“你算哪根葱!给我放手!”林东作为盛天集团老总的二公子,自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人人都让着他,还没有人敢阻拦过他。

今天却被一个陌生人给钳住了手腕,而且他怎么摆脱都摆脱不了,气的他是怒火中烧。

“放手可以,不过得先放她们离开。”单铁关淡淡的说道。

林东怒道:“好小子,你可知道老子是谁,老子是……,唔,你竟然打我!”

自从单铁关的眼睛被富二代,公子哥给弄瞎以后,他最烦的就是这种仗势欺人的公子哥,听到林东以自己的身世唬人,直接一个耳光扇了过去。

“艹,你竟敢打东哥,你小子活的不耐烦了!”染着一头黄发,被林东称作镇子的男子,大骂着,同时举起拳头砸向单铁关。

单铁关冷笑一声,钳着林东的手稍稍一用力,只听“咔嚓”一声。

“嗷~”林东抱着手腕痛的大叫起来,他的手无力的耷拉着,竟然断掉了!

此时,镇子的拳头也到了身前,只见单铁关身体微微一动,很顺利的躲过了镇子的拳头,他单手轻轻一抓,抓在了镇子的胳膊上。

“既然你们关系这么铁,就陪着你的好兄弟一起骨折吧!”单铁关说罢,手下少一用力,镇子的胳膊上发出“咔嚓”的声响。

“啊!疼,疼!”镇子抱着胳膊,痛苦的倒在地上挣扎起来。

“行,你,你给我等着!”鼻子上镶着鼻环的翔子见状,威胁了一句,灰溜溜的跑了。

“英雄,谢谢,不知道怎么称呼!”

“谢谢帅哥的相救之恩!”

“……”

沈冰晨的几位小姐妹,纷纷向单铁关发声致谢。

唯独沈冰晨神色复杂,站在原地不动,虽然现在是晚上,但是街上的霓虹灯十分明亮,从单铁关出手的一瞬间,她就认出了单铁关。

当时她是满怀感激之情的,但是危机除去,她的内心却起波澜,他怎么出来了?他的眼睛没瞎?他身手竟然这么好?他来我们沈家究竟是为了什么?

一连串的疑问汇集在一起,迷恋推理小说的沈冰晨,推测出单铁关留在沈家肯定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否则为什么要在父亲面前装可怜,还要装瞎子!

一想到装瞎子,沈冰晨突然想起下午的时候,她当着单铁关的面换衣服的场景,自己十八年清白的身子,竟然就被这样一个男人给看了去!

越想她越生气,看向单铁关的眼神从疑惑渐渐冷漠,最后竟然带着股发狠的意味。

单铁关若是知道此时沈冰晨所思所想,肯定会大摇其头,感叹沈冰晨和陈玉琴不愧是母女俩,这脑洞开的真是非比寻常!

“冰晨,你怎么了,还不谢谢帅哥的救命之恩!”

沈冰晨小姐妹之中,一个穿着牛仔超短裙,上身穿着一个露脐短小衫,梳着可爱的马尾辫的女子,见到沈冰晨愣愣的站着,还以为沈冰晨还没在惊恐中缓过神来,出言提醒道。

“哼,什么帅哥,就是一个吃软饭的窝囊废!”沈冰晨冷哼一声,说道。

“你们认识?”马尾女子惊讶道。

“走,他不但是个窝囊废,还是个大坏蛋!”沈冰晨气呼呼的拉起小姐妹,说走就走。

她的一众小姐妹,也不好再留下,纷纷向单铁关致歉,追着沈冰晨而去!

单铁关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实在想不明白,明明是他好心救了沈冰晨,为什么沈冰晨看向他的眼睛竟然带着恨意,平时只是很冷漠罢了。

难道救错了?她很喜欢被男人这样调戏?她不会是受虐狂吧?

单铁关浑身打了一个冷颤,将脑子的想法全部抛掉,本想捡起打包的饭菜,继续寻找回家的路。

但一转身,却看到几只流浪的小猫,撕开了打包的袋子,正吃的津津有味。

单铁关望着小猫,忽然想起了自己狼吞虎咽吞食剩菜剩饭的场景,不禁心下唏嘘,对着小猫微微一笑,转身离开了。

折返了好几趟,单铁关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不过此时已经深夜,就连街边小吃摊都收起了摊子。

进了小区,一片漆黑,只有道边的路灯,努力的发出微弱的荧光。

拐进沈家的别墅时,突然灯火通明,单铁关大吃一惊,这是在等他吗,想到这里,他心里涌过一股暖流,在沈家待了一年多,说一点感情也没有,那肯定是假的,他何尝不是想得到沈家人的认同!

三步并两步进了别墅,他却愣住了。

沈镇,沈冰蝶,陈玉琴以及沈冰晨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个个脸若寒霜,眉头紧皱,好像是刚刚吵过架一样。

“铁关,你可算回来了!”沈镇看到进入屋子的单铁关,脸上立马换上了笑容,起身迎了上去:“你这是去哪了,我沿着酒店的那条道,找了好几趟,都没找到你。”

看着沈镇真挚关怀的眼神,单铁关有些湿润了,自小到大,还没有人这么关怀过他。

“哼,谁知道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去了!”就在单铁关刚想开口说话的时候,沈冰晨开口挖苦道:“我都回来一个小时了,你才回来,去见什么人了吧?”

“冰晨!怎么这么跟你姐夫说话!”沈镇眉头一皱,不满的呵斥一声:“快给你姐夫道歉!”

“爸,他给你喝了什么迷幻药,你这么向着他!”

沈冰晨跺起了脚,委屈的大声说道:“你真的了解他吗,你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吗,他在咱家装瞎一年了,肯定怀有其他的目的,而且他的身手了得!”

“住口!”沈镇怒道:“你知道什么!”

单铁关的本事越大,治愈女儿沈冰蝶的机会越大,说实话,看着这一年普普通通,又柔柔弱弱的单铁关,沈镇一直是提着心,不过现在,他悬着的心总算可以放下了!

“沈镇,你到底是怎么了!”陈玉琴看到被沈镇呵斥,委屈的眼圈都红了的沈冰晨,站起来,说道:“你为什么总是向着他,谁是外人,谁是家人,你分不清吗!”

沈镇反斥道:“铁关是我沈家的女婿,就是咱们一家人,不是什么外人!”

“你……”陈玉琴被一向冲着她,让着她的丈夫反驳,还是因为一个外人,瞬时委屈无比,气的她张牙舞爪的就要和单铁关去拼命。

“啪!”

“够了!”

沈冰蝶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将陈玉琴强行摁在了沙发上,她脸色冰冷,眼神也一样冰冷的望向单铁关:“单铁关,你想留在我们沈家继续吃软饭也行,不过我有一些疑问想问问你!”

“你为什么要装瞎子?”这是沈冰蝶心中的一根刺,不问清楚,她实在是放心不下。

单铁关撇了撇嘴,这个女人还是不相信自己啊,他再次解释道:“我没有装瞎,只不过是眼睛突然就好了。”

“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吗,瞎了的眼睛说好就好?”沈冰蝶气的脸色通红,真以为我没有智商!

修炼修罗决的事情,老道士再三强调,不能向其他人泄露,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出去:“我以我的人品保证,绝对没有撒谎!”

“人品?都到了吃软饭的地步了,还你还有什么人品!”

坐在沈冰蝶身旁的沈冰晨,双手抱肩,冷声讽刺道。

“那无所谓了,就当我装瞎子好了!”单铁关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既然说不通,那就干脆不说。

“你就是装瞎子!”

陈玉琴抓住了机会,开口说道:“你肯定是看着我两个女儿貌美如花,所以心怀不轨,才装可怜来到我们沈家!”

“你说是就是好了!”单铁关脸上平淡,从容的从茶几旁拉过一把椅子,一屁股坐了上去,对于他这个丈母娘的脑洞,他已经不感到惊奇了。

“还有什么问题,继续问好了!”单铁关淡淡的说道。

沈冰蝶盯着单铁关表情,心中有所迟疑,一个撒谎的人,肯定会用另一个谎言来圆上一个谎言,而且会百般辩解,但是单铁关却没有辩解,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她有些拿不准单铁关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既然这个问题,单铁关不愿再作答,她索性说出下一个疑问:“你学过武术?”

“没有!”单铁关摇了摇头,他自小就是乞丐,之后被几个富二代弄瞎了眼睛,哪有时间学什么武术!

说来他也觉得奇怪,就在与林东他们三个交手的时候,他的脑海里居然闪过一些动作,他只不过照搬了脑海里的动作,竟然干净利索的击败了两个人。

“撒谎!看你的动作稳、准、狠,没有十几年的苦练,肯定达不到那种效果!”作为当事人的沈冰晨,再次开口说道。

“无所谓了,你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反正我说的就是实话!”单铁关说道。

“看看,露出尾巴了吧!”陈玉琴在一旁追加了一句。

单铁关也不生气,看向沈冰蝶,说道:“还有什么疑问?”

沈冰蝶狐疑的盯了一眼单铁关,再次开口问道:“你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你来我们沈家做上门女婿,到底图的是什么?”

单铁关道:“我就是一个孤儿,至于为什么来沈家,我也不清楚,若不是你爸爸苦苦哀求我来,我真的不稀罕来!”

他没有说出另一个理由,那就是老道士这个给他安排的。

“胡说!”沈冰晨气愤的站了起来:“肯定是你打听到爸爸心地善良,才装可怜,打动了爸爸,我爸爸才不会求你这么一个不思进取的窝囊废!”

“就是,就是!”陈玉琴在一旁开口附和道:“比你能力强的人,在大街上一抓一大把,你比他们强的只是不要脸而已!”

单铁关无奈的摇了摇头,扭过头看向沈镇,说道:“你来说吧,我说什么他们都不会相信。”

“爸,快点揭穿他!”

沈冰晨跃跃欲试的跑到沈镇的旁边,一把揽住了沈镇的臂弯,说道:“爸,你可别再善心大发了,这种不明来历的人留在家里就是一个定时炸弹,你要是可怜他,就给他点钱,将他赶走好了!”

“胡闹!”沈镇一把打下沈冰晨的手,没想到他没及时的向大家解释,竟然造成家人对单铁关如此的误解,今天这个误会必须解开,不然单铁关走了,冰蝶的病该如何是好。

“对,当初就是我苦苦哀求,铁关才来到咱们家,做上门女婿的!”沈镇大声的说道。

“什么!”

“沈镇,你脑子真的进水了!”

沈冰晨和陈玉琴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脸上得意的神情,渐渐消失,最终变成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就连一向沉稳,冰冷的沈冰蝶也吃惊不小!

沈冰蝶奇怪的寒症,沈镇怕大家担心,一直没有告诉陈玉琴他们,就连沈冰蝶本人,也不是很清楚。

与其在恐惧和担忧中生活下去,不如快快乐乐的活着,作为一家之长,家里的顶梁柱,一切痛苦还是由他来承担比较好,所以今天,他也不打算将沈冰蝶的病说出来。

沈镇说道:“铁关心底善良,为人友善,正直,如今社会上向他这样的人,已经不多见了,能遇见铁关,真是咱们沈家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啊!”

沈镇此话一出,陈玉琴和沈冰晨大跌了眼镜,震惊的已经不能在震惊!

沈镇没有理会陈玉琴和沈冰晨,而是走到沈冰蝶身边,轻轻抚了抚沈冰蝶的头发,说道:“冰蝶,铁关的为人,爸爸可以担保,以后不要在刁难他,赶他走了好吗,至于原因,以后你会明白的,到时候你就能理解爸爸的良苦用心了!”

“爸!”沈冰蝶本想拒绝,但是看到沈镇哀求的眼神,于心不忍,只好缓缓点了点头:“好吧,爸爸,我答应你,但是日后他若做出出格的事情,我一定要将他赶出沈家!”

“行,爸爸答应你!”沈镇说道,随即一挥手,说道:“好了,天色不早了,大家都早点休息吧,铁关,你也早点休息吧!”

“等等!”单铁关突然站了起来,他皱着眉头,盯着沈冰蝶看了半晌,开口说道:“明天,我要去你公司上班。”

“上班?”沈冰蝶没想到单铁关突然有这样的请求,一时愣住了,但随即她似乎想明白了什么.

厌恶的盯着单铁关道:“行,想来公司上班也行,但是你别想有什么特殊待遇,你什么都不会,就从保安做起好了!”

“随意!”至于干什么工作,单铁关真的不怎么在乎,他之所以提出这个要求,是他刚才突然看到沈冰蝶体内的寒气大盛,竟然慢慢向五脏六腑延伸了。

五脏六腑若同时被寒气侵入,就算是神仙,也难以就会沈冰蝶的性命了,而且现在沈冰蝶随时都有可能晕过去,所有他决定还是待在她的身边比较好。

他的修罗决虽然只修炼到了一层,但是暂时的驱赶寒气,还是能够做到的。

想要彻底治好沈冰蝶的病,还得尽快将修罗决练到二层才好,还有玄铁九针,现在他眼睛好了,也有了资金,也是该炼制的时候了。

沈冰蝶见单铁关回答的如此随意,更加笃定了心中的想法,看来这个单铁关是想将软饭吃到底了,你以为做保安就会很轻松吗!

她厌恶的挑了一眼单铁关,想轻松的吃软饭,门都没有!

待陈玉琴母女都回了各自的房间,沈镇脸色沉重的走到单铁关身旁,轻声问道:“又严重了?”

单铁关轻轻点了点头:“是啊,情况越来越糟!”

“铁关,你一定要治好她!”沈镇紧紧的握着单铁关的肩膀,哀求道。

“放心,我会的!”可怜天下父母心,单铁关看着沈镇担忧的样子,不由得有些感动,治好沈冰蝶,也是他对老道士的回报吧。

一夜无事,第二天一大早,单铁关披着毛巾,满身大汗的走进别墅,眼睛没好之前,他无法晨练,只能在公园修炼心法。

而如今心法已经练到瓶颈,而他的眼睛也好了,索性锻炼起了身体。

一进别墅,一股饭菜的香味就直扑而来,随即单铁关看到了端着菜盘走出厨房的吴姨,遂打了个招呼:“早啊,吴姨!”

“原来是姑爷啊,今天起得可真早!”吴姨乐呵呵的应声道。

单铁关此时却皱起了眉头,他隐隐看到吴姨身上有一股淡淡的灰色煞气,再仔细看吴姨的脸色,有些憔悴,而且印堂发乌,这是被不干净的东西缠身的征兆。

他关心的问道:“吴姨,最近有没有感觉身体有什么异常?”

吴姨一愣,随即笑道:“哪有什么异常,吃得好,睡得香,身体好的很,姑爷为什么这么问?”

“难道看错了?”单铁关带着疑惑,解释道:“我看着吴姨最近脸色憔悴,还以为吴姨身体不舒服呢。”

“唉!”

吴姨脸色忽然有些凝重:“我身体倒是没什么事,就是我那个弟弟,最近不知道怎么了,脸色发青,四肢无力,晚上的时候还大吵大叫的折腾,把老婆孩子都吓跑了,没办法,我只好去照顾,所以这几天没怎么休息好。”

“原来如此!”单铁关释然,看来吴姨的弟弟铁定被不干净的东西缠身了。

吴姨平时对他十分友善,他决定帮吴姨的弟弟驱赶煞气,遂说道:“吴姨,等晚上我去看看你弟弟。”

“哪敢劳烦姑爷!”吴姨推辞道。

“吴姨是嫌弃我吗?”单铁关开玩笑的说道。

“没有,没有!”吴姨慌张的摆手否定,拼命的解释道:“我只是,只是……”

“好了,吴姨!”单铁关坐在了餐桌前,笑道:“我吴姨什么人品,我最清楚了,刚才是和你开个玩笑,不过,晚上看你弟弟的事,可是真的。”

吴姨松了一口气,应道:“好,好,好,那我晚上在这里等着你。”

说话间,沈镇,陈玉琴,沈冰蝶和沈冰晨都洗漱完毕,一家人吃起了早餐。

“走吧!”吃罢早饭,沈冰蝶神色冰冷的看着单铁关说道。

单铁关走进房间,利索的换了一身衣服,坐上了沈冰蝶的车子,一路驰向公司。

一路上,沈冰蝶脸色冰冷,宛若一座不可靠近的冰山,单铁关也懒得搭理她,两人一路上也没交流,在车子驶入公司大门口的时候,沈冰蝶开口说道:“别以为你是我,是我名义上的丈夫,就可以为所欲为,我告诉你,你要是在公司犯了错,我照样开除你!”

沈冰蝶一直没把单铁关,当成自己的真正丈夫!

单铁关淡淡的说道:“明白!”

说话的功夫,车子已经挺稳,沈冰蝶打开车门,冷冰冰的说道:“你先跟我去一趟人事部,做一下简单的登记!”

“好!”单铁关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一下车,一股浓浓的香气直扑而来,沈冰蝶所经营的公司是一家化妆品公司,起初是个小作坊,研发和制作就在一起。

后来由于同行的挤压,差点破产,大学毕业的沈冰蝶代替沈镇接管了公司,靠着自身过硬的知识,她接连研制出好几套有效的多功能护肤品。

因此公司在她的手里越干越大,虽然还至于是天海市最强的化妆品公司,但也稳稳进入了前十名。

随着货物的销量越来越大,起初的小作坊已经不足以应付生产,因此沈冰蝶单独建造了一个生产工厂。

原先的小作坊,经过重建,变成了现在的雄伟的公司大楼,但是在公司大楼的后面,还保留了一间生产线,作为实验车间。

因此,公司大院里每日都会飘着香气。

单铁关一路跟着沈冰蝶进入公司办公大楼,一入大楼,凡是路过见到沈冰蝶的员工,发自内心的打招呼道:“沈总,早上好!”

看来沈冰蝶在公司的威望还是蛮高的!

“李娜,你带他去趟人事部,他是公司新来的保安!”沈冰蝶在经过一楼大厅的服务台时,对着服务台内一名穿着黑色工装,梳着干练的马尾的女子吩咐道。

“好的,沈总!”李娜优雅的站起了身,前面两团傲然的膨胀,竟然将工装撑的露出了腰间的一抹嫩白的肌肤。

单铁关不禁咽了咽口水,眼睛不自觉的透过衣服,看到了里面上下荡漾的大白兔!

“真的好大!”单铁关不由的赞美道。

“什么好大?”

李娜一头雾水的看向单铁关,发现单铁关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胸间,心中生出一股怒气,但是单铁关是沈冰蝶带来的人,她也不好发怒,深深吸了一口气,露出职业性的微笑:“先生,请跟我来。”

“对了,李娜,再过来一下!”就在李娜转身带着单铁关要离开的时候,已经坐上电梯的沈冰蝶忽然想到了什么,叫住了李娜。

李娜小跑的到了沈冰蝶面前,沈冰蝶冰冷的瞧了一眼单铁关,在李娜耳边低声耳语了一番,此时,李娜看向单铁关的眼神竟然也渐渐变得冰冷!

相关文章:

1女n男 啊凶猛挺进_快点啊不要太深了宝贝

太大了啊好胀被灌满了_征服都市中年熟妇小说

小说《萌宝归来:骆先生请自重》全文免费阅读

一个人去足疗店可以摸吗_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

进错房间发生性——男生最硬的时候多硬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