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迟来的欢喜小说在线免费阅读全集全本

2022-01-03 07:10 · 新商盟

这城市在五年的时光里已经翻天覆地的变化,姜婠是凭着记忆找到姜家的。

脚底被磨起了泡,但比身体的疼痛更让人惊慌的,是被穿越的事实!

她的身体竟让人占用了整整五年!

黑色雕花大门内,姜家的佣人走了过来,看到姜婠后如避蛇蝎的跑回了别墅主楼,大叫着:“小姐回来了!太太,小姐回来了!”

她回来了不是应该先开门么?

半晌,姜家的管家终于慢悠悠走了过来,看到狼狈的姜婠,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叹了一口气,“小姐,太太说了,除非您能让莫先生回心转意,否则的话……”

“否则就不让我回姜家?”

“不是。”管家摇头,“否则就让您离开姜家。”

犹如雷击。

一天之内,姜婠只觉得自己已经遭受了好几道晴天霹雳,管家说的离开,绝对不是出个门这般轻松,而是被姜家断绝关系。

真狠。

但姜婠又有些无可奈何,谁让她被穿越了呢?

管家看出她的窘迫,递给她一些钱,叹息道:“小姐,你是从莫家逃跑出来的吧?”

“嗯。”姜婠接过钱,只觉得烫手,她居然沦落到了要管家施舍的地步。但装逼作死又是另外一回事,她现在很需要钱。

“管家伯,谢谢。你能告诉我怎么到莫家吗?”

姜婠语气诚挚。

管家楞了楞,小姐这五年来对他可不亲近,对佣人们更是颐指气使趾高气扬,现在态度诚恳谦和了,肯定是在莫家受了不少苦。

得了管家的帮助,姜婠回到了莫家。

夕阳笼罩着钢筋铁骨的城市森林,往日熟悉的路标如今也变了味道,物也不是,人也不是。

被穿越本就是一件神乎其神的事情,她遭受的变故和白眼,要向谁去讨要?

越想越为憋闷。

莫家大如宫殿,此时更像一个无底洞,姜婠却不得不闯。

大门口的佣人看到她回来,比姜家的佣人反应更甚,握着电话慌张的通报:“姜小姐回来了!”

姜小姐?不是莫太太?

姜婠头不由更大。

莫琰此时在书房看书,姜婠的离开让他心情不错,但下一秒,佣人的通报便让他烦躁起来。

他站在阳台上,夕阳为他整个人镀上一层温暖柔和的光。

姜婠走在石阶上,断了后跟的红色皮鞋被她拎在手里扑闪着明媚的光。

她背光而来,脚步轻盈,素颜仍旧精致,少了美艳,整个人因为对未来的迷茫而陷入了一种郁结之中,平添几分清丽优雅。

两人视线在空中交汇。

姜婠不喜欢仰头看人,淡淡的移开目光,忽然计上心头,嘴角笑意一闪而过。

只见她脚下的步调越来越虚浮,身子竟是重重倒了下去。

静!

世界死寂一般,所有人的呼吸都凝住了。

她身后的佣人没有莫大少的吩咐不敢上前。

良久,阳台上的男人转身下楼,锃亮的皮鞋踢了踢姜婠的手,不见动静,又瞧见她有些灰败的脸色,这才抬手让人把她抱上了楼。

莫琰重新坐回书房,却再没有了看书的心情。

“备水,洗澡。”

与姜婠同处一个屋檐,他总觉得浑身不爽。

莫琰在姜婠走后洗了不下三次澡,现在又要洗,管家只觉得少爷的洁癖在遇到姜小姐后更为严重了,不由得说了一句:“又洗……”

“你有意见?”莫琰一记冷眼砸了过来。

管家沉默着出了书房。

烦躁挥散不去,莫琰走到姜婠的房间,站在她的床前,皱眉打量她。

令他震惊的是,姜婠的眼角竟然挂着眼泪。

“呵。”莫琰嗤笑一声,觉得自己一定是被这女人折磨疯了才来看看她死透没,当他转身要走,手却被人拉住了。

回头,对上姜婠有些委屈的眼神。

“怎么不继续装晕了?”他出声讽刺。

姜婠拉着他的手更紧了几分,小心说道:“你进来我才醒的。”

莫琰甩开她的手,眉头皱成了川字,用一种鬼才信你的眼神看着姜婠。

“老公……”她有些发干的菱唇掀起,竟轻柔迷恋的叫了莫琰一声。

莫琰别扭的看着她,恨不得把她喊出来的两个字塞回她嘴里,但又做不到,他现在连看她一眼都觉得烦了,索性不理,快步走出了房间。

害羞了?

姜婠不放弃,跑下床,追着莫琰喊:“老公!”

“老公!”

管家从温泉房回来,看到姜婠追着莫琰一直喊老公,只觉得头皮发麻,这姜小姐怎么回事?从前还晓得避讳,现在好了,这么刺激少爷,少爷肯定得撕了她!

“呵。”

莫琰侧头,声音里头有着难以置信、轻蔑、不屑、不值一哂,但还是忍不住生气,最后化成一道似笑非笑的哂笑声。

姜婠站在楼梯口,不甘示弱的迎上他的目光,唇角挑衅意味十足。

他眼神锐利地刮过姜婠紧握住扶手的动作,不屑一顾的走了。

一个小动作,泄露的却是姜婠紧张的心理状况。姜婠不得不承认,莫琰的确有那样的本事,几个眼神便将人看得通透,打心理战,她不是他的对手。

这个认知,让姜婠很不快。

饭厅里,管家立在一侧,手臂上挂着一块白色的方巾,盯着姜婠的神情像是防贼。

姜婠勾唇,举止优雅的坐到了管家右手边。

“管家,请问莫先生最喜欢的菜是什么呢?”为了在管家面前展示自己教养很好的一面,姜婠很礼貌,特意改了对莫琰的称呼。

管家神情稍有松懈,虽说少爷不喜欢这个姜婠,但是要离婚似乎也没有那么简单,日子还是要过。

想了想,管家便说:“蚝油吉品鲍,高汤海虎翅,西芹百合,拍黄瓜。”

“你说的前两道菜平均起价一千,莫先生这一桌,烧的不是菜,烧的是钱吧?”姜婠越是嗤之以鼻,越是觉得压力山大。

吐槽完,姜婠气定神闲的享受了一餐丰盛的美食后算了算莫琰回来的时间。

“管家,莫先生是不是有洁癖啊?”她问道。

“嗯,很严重。”管家语气暗含警告。

姜婠抬眸看了管家一眼。

明明是淡淡一瞥,却让人莫名的觉得脸上挂不住,管家微垂下头,姜婠这是在指责他越级了。再怎么样,她现在也还是莫琰的合法妻子。

待管家抬起头来,姜婠已经放下筷子,拍了拍手,上楼洗澡去了。

莫琰十分钟后便回来了。

他换了一身清爽的家居服,身姿笔挺得有些冷漠,凌厉的眼神在房子里扫了一道,不见姜婠,这才迈开步子往饭厅走。

姜婠走前,把餐盘里的东西都混了一道。

单看是看不出来的。

莫琰坐下,慢条斯理的盛了一碗汤,尝了一口,味道有些怪,似甜又酸,似酸又苦。

放下汤碗,莫琰夹起一块西芹,却被芥末味辣的够呛。

手边的白开水,竟然有一股酸臭味!

莫琰火了。

却仍旧动作优雅地擦了擦嘴角,站了起来,望着桌上奇奇怪怪的菜。

“这是什么?”

“干煎银鳕鱼。”管家说完脸色变了,他怎么就没防住姜婠那个女人在少爷的食物里动手脚?

下一秒,莫琰冷笑,指着那道菜,“你家的干煎鳕鱼泡在水里的?”

“……”管家无言以对。

房间浴室里,姜婠正在铺满花瓣的浴缸里闭目养神。

但她总觉得有人在盯着自己。

奇怪,她明明锁了门。

极为不舒服的睁开眼,陡然看到一张英俊又显得危险十足的脸,姜婠差点没忍住甩他耳光。

莫琰晃了晃手里的钥匙,“是你自己出来,还是我捞你出来?”

姜婠却是笑了笑。

浴室尚未散去的水雾里,她肤如凝脂,巧笑倩兮。

“讨厌!真不会用词,怎么能说捞呢?该说抱呀!”姜婠开始厚脸皮,朝莫琰抬起了自己的手臂。

晶莹剔透的水珠滑过她的手指,画出诱人的弧度。

莫琰却眯起眸子,异常的淡静,“活人才说抱,死人都用捞。”

姜婠险些气疯。

美目流转,她忽然从水里站了起来。

莫琰侧过脸去,额角青筋突起,“别费心思,我对你,不可能。”

“是不可能还是不能?”姜婠是故意的,她早留了心眼,身上裹着浴巾。

“能不能,你不是已经尝试过了?”莫琰咬牙切齿。

女人却是得寸进尺的朝他靠过来,花瓣的清香诱惑着他,莫琰嫌恶的退了一步。

姜婠步步紧逼,声音娇软,“是,所以食髓知味,这婚我不想离了。”

她开门见山,莫琰也忍到了极限,回头看到她身上的浴巾,意识到自己被耍了,他毫不费劲的捏住了姜婠的下巴,阴鸷又恶气十足地警告:“恐怕由不得你。”

莫琰一转身,姜婠反应及时,双臂一伸抱住了男人精壮的腰身。

水汽氤氲里,两人姿势暧昧。

莫琰身体绷得厉害,脸色青黑,用力捉住女人的手腕,“姜婠,你姜家的脸面都被你丢光了!”

“睡我自己的男人,不丢脸。”姜婠踮起脚,下巴才勉强够得上男人的耳垂,她恶作剧地凑了上去。

“姜婠!”

“姜婠!”

莫琰大为光火,这女人不要命了!

他猛地用力,姜婠往后摔去,扶住了盥洗盆才勉强站稳。

她身上的浴巾却是在那一刻,“唰”地一下往下掉。

姜婠脸色一红,急忙转过身,护住了自己。

偷鸡不成蚀把米!

莫琰冰沉冷峻的脸没有丝毫波动,仿佛在看一件物品,只听他笑了似的,嗓音低沉,“转过去做什么?不勾引我了?姜婠,你虽然蠢了点,但是你应该也清楚,跟我离婚得到的好处比姜树安给你的好处多。”

在他眼里,劝人都该用骂的么?她不蠢,她很聪明!姜婠咬牙,伸手捞过衣架上的浴袍,披在了身上,系了个蝴蝶结,这才转过身来。

“说吧,你能给我什么好处。”姜婠一屁股坐到了马桶盖上。

莫琰眼角一跳,简洁道:“房子,车子,票子。”

“好啊。”姜婠一笑,又说:“我要你名下的所有房子车子票子。”

倾家荡产?

“姜婠,你还不值这个价。”莫琰严肃起来。

姜婠却很不爽,当她是明码标价的商品吗?

“不,莫少,你没懂我的意思。这样解释吧,只有我成为你的妻子,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明白吗?”

这女人分明就是在鄙视他的智商!

“不知羞耻。”

莫琰长了一张极为俊朗的脸,五官精致,棱角分明,骂着人却不显得粗鄙,反而格外的好看。

姜婠更不爽了,反正她也没什么好形象了,索性接话道:“省省吧,要我离婚,你做梦!”

看到莫琰气憋,姜婠心里莫名爽快,哼着小曲,往卧室去了。

没等她反应过来,她已经被男人控制住。

莫琰眼神冰冷如刀,剜着姜婠的血肉,他狠辣的样子,让姜婠有些吃不消。她的手腕再被他捏下去得废掉了!

“用不着这么急……”

“啊!”

“莫琰你属狗的是不是?”

房间里只听到姜婠在大叫,莫琰咬住了她的肩膀,他一手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完全压制住姜婠的反抗。

没有想到莫琰会来这么一招,姜婠疼得眼泪都掉了出来。

这个姿势,就像她清醒过来被他强夺了第一次时,屈辱,不堪。

姜婠火了。

姜家要她讨好这个男人,偏偏这个男人油盐不进,要是个正常男人此刻应该已经跟她啪啪啪了吧!

行,他来狠的,她也可以,大不了玉石俱焚。

姜婠费力的仰起头来,毫不客气咬了莫琰。

莫琰吃痛,这才放开姜婠。末了又觉得恶心至极,跑到厕所去吐。

姜婠看着自己被咬得有些惨的伤口,杀人的心思都有了!

莫琰这个王八蛋完全就是个变态!

变态!

等到莫琰清洗出来,已然恢复了那副衣冠楚楚的样子。

他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叠,一手夹着烟,不看姜婠。

“感觉怎么样?我不知道你是个抖S,不过以后我会尽量配合的。”姜婠忍着痛,咬牙问道。她是得配合,他咬她一口,她咬两次就行!

莫琰吐出一口烟,样子有些痞,仍旧不说话。

“我困了,要睡了,你要不要一起?”姜婠假惺惺的邀请。

“我有洁癖。”

“有洁癖的狗不也得吃屎?”

姜婠说完,脸色却是变了变,她这什么比喻,骂他是狗,却把自己当做……当做……

他刚刚咬了自己一口都被恶心吐了!

细思极恐。

姜婠黑着脸,躺到了被子里,一手却是按着自己的伤口。

她可不指望莫琰会善心大发给她上药。

“你跟几个男人上过床?”莫琰忽然问道。

他回心转意了?姜婠听着,认真说道:“只有你一个。”

“初步统计,你嫁到莫家来有大半的时间不在家,你床上人来人往,业务繁忙。”

莫琰冰冷无情的嗓音,仿佛在谈论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这是姜婠的短板。

她对这五年的事情,无能为力。

见她沉默,莫琰又说:“按照市场价,不是处的女人,一个晚上,最多十万块。”

“……”姜婠整个人愣住了,他现在完全把她当做那种女人了?

“而且,我对你的服务很不满意,所以价钱减半。”

姜婠觉得自己的三观再次被刷新了。

“另外,你在莫家损坏了不少东西,加起来应该不止五万块。考虑到你的经济情况,这五万块就用来支付你在莫家的生活费。”

所以,这是要她净身出户?

男人变脸太快了吧?刚才还信誓旦旦的说分手费随便开!

姜婠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眸光毒辣的盯着莫琰的脸。

相关文章:

老汉开花苞_在她身上尽情驰骋

来嘛…再用力一些——装睡让滑进去

生完宝宝后怎样让胸变大|女生主动拥抱男生好吗

将她的腰部一再抬高抬高挺入/迪拜男人性格特征

三夫一起疯狂好大好爽:小东西想要了是不是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