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新番《再嫁豪门:前妻难追》免费在线阅读新书籍

2022-01-03 07:35 · 新商盟

再度换乘电梯,夏圣霓平复着自己,回到五楼,刚出电梯,什么都还未看清,就晕了过去。

等到她醒过来,天光大亮。

动了动手脚,陡然瞪大了眼睛。

她的手脚都被人用手铐锁住了,手铐的另一端扣在了床的四个角。她身上盖着薄被,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她现在被锁住了。

脑海里关于昨晚进了电梯后没有半点记忆,后脑勺现在还隐隐作痛。

夏圣霓,不要慌,平静下来,平静下来。努力提醒着自己,夏圣霓紧咬银牙,昨晚傅聿南明明已经晕了过去,难道现在绑架她的人,是别人?

她离开帝都这么多年,哪里来的仇人?

正想着,一阵脚步声打乱了她的思绪。

夏圣霓深吸一口气,闭上了双眼,实则手脚紧紧绷着,内心屈辱不堪。她的性格,她的教养,让她对现在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难以接受。

脚步声渐渐近了,好像有不少人。最终停下,空气里凝滞的沉默像堵在喉咙里的棉花,夏圣霓有些难以呼吸。直到身上的被子,被掀开一角,夏圣霓还是憋不住睁开了双眸。

入目是傅聿南有些苍白的脸色,他绑着绷带的左手,还有怒不可遏的神情。

“谁干的?”

是傅聿南在发问,所以……不是他做的?夏圣霓有些不明白了。

傅聿南跟前站着几个人高马大的手下,都哆哆嗦嗦不敢讲话。傅聿南冷斥一声:“是你们自己说,还是我去查?”

其中一个人跪了下来,“傅少,兄弟几个商量着说,您连直升机都安排到了楼顶,却发生了……事故,总不能让所有部署功亏一篑,让这个女人跑……”

那人还没说完话,傅聿南上前一脚踹了过去,毫不留情,模样有些嗜血吓人,”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得到你们来操心了?“

他踩着那人的胸膛,狠狠踢开,又问:“手铐钥匙。”

单手要解开手铐有些困难,手下的人要上前帮忙,傅聿南又不肯,只得动了受伤的左手,白色的绷带上又渗出了不少的血。但他丝毫不在意,看到夏圣霓的手上好歹缠了一圈丝巾,没有被手铐蹭破皮,这才放下心来。

他没有看她一眼,解完手铐,把四副手铐丢到手下的人面前,“昨天是谁锁的夏小姐,今天就自己尝尝被锁的滋味,不够二十四小时不准解开,不准往手上缠丝带,不准进食。”

“还有,带他去医院,医药费我出。”傅聿南抬手指了指地上的人,没有转身,只冷声道:“楼下有佣人,需要什么自己说,我还有事。”

“慢着!”

夏圣霓叫住他,“你在绑架我?宋桀呢?他知道吗?”

“你问题真多。”傅聿南颇不耐烦的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是恨夏圣霓,可也没有想到要像刚才那样对她。

因为……

仅仅是身体的痛苦怎么够呢?

夏圣霓忍着身体的酸痛想要下楼,出了房间的门,才发现这里是一处别墅。旋转楼梯自上而下,水晶灯流利璀璨的灯光衬着天花板上的浮雕,楼梯的转角摆着一个半人高的古典花瓶,色泽光滑圆润,是个古董。这里面的一切,都价值不菲。

好不容易看到个佣人,夏圣霓连忙叫住她,“你好,请问……”

那人抬起头来,一脸的欣喜,“太太,是我啊。”

“王姐。”夏圣霓艰难的往楼下走,王姐是她原来在夏家的佣人,跟着她去了傅家。她还以为她离开后,王姐就离开傅家了。

“太太,您别动了,我扶您下来。”王姐年逾四十,人很善良,对夏圣霓一直不错。夏圣霓在这里见着她,难免担忧起来,“王姐,是不是傅聿南强行把你留下来的?他真的太可恨了。”

王姐神情欲言又止,半晌才说:”太太,我扶您上楼吧,先生临走前嘱咐了说,要给您擦药的。待会儿啊,还有专门的医生过来给您检查身体,您也别紧张,先生考虑周到,请的是女医生。“

看着她说起傅聿南,没有半分埋怨和愤恨,反倒是尊敬的语气,这让夏圣霓眉头狠狠皱了皱。她回到房间,看起里面的摆设,恍然想起当年在傅家住的时候,她的房间跟这里……一模一样。

傅聿南的用心,太难揣度。

“王姐,擦完药,你能不能帮我安排一部车,我想回去看看宋……”

“太太。”王姐打断她,脸色有些僵硬,“傅先生……在别墅内外都安排了人,您想要出去,恐怕有点难。”

夏圣霓的手狠狠抖了一下,耳边是王姐关切的声音,她却失了神。

傅聿南不是绑架她,是在软禁她!

她的订婚宴甚至还没有举办完就被带走!

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样霸道蛮横……

她到底做了什么要他这样报复?

“你真美,美得我想要摧毁它。”

傅聿南的话犹如在耳,夏圣霓后怕的缩了缩手,看着王姐,急切道:“王姐,你一定有办法的。你想法子帮我出去好不好?”

王姐为难的推开她的手,“太太,药擦好了,我下去给您准备吃的。您想要吃点什么?我记得你最喜欢我做的粉蒸排骨了。”

“王姐。”夏圣霓冷冷笑开,如同雪山上一朵雪莲悠然绽放出整个冬天,她言语里已然是失望,“我没猜错的话,你现在是傅聿南的人了。出去吧。”

“……”

没有电话,不能出去,她现在完全跟外面失去了联系。这个别墅里头,甚至连电视都没有。空荡荡的,囚禁着她的人和心。

傅聿南是傍晚回来的,手上的绷带已经解了,看不出是受过伤的样子。头发梳了个油亮的大背头,黑色马甲套着衬衣,身形挺拔健康。

他上楼瞥了一眼夏圣霓门口没有动过的食物,拿了钥匙开门进去。夏圣霓躺在床上,被子在地上,她身体蜷缩在一团,背对着傅聿南。

“我有东西要给你看。”

傅聿南说完,转身去了书房,再回来时手里捧着一个笔记本电脑。彼时夏圣霓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巴掌大的鹅蛋脸唯有一双澄澈清明的眸子生动伶俐,一瞬不瞬的看着傅聿南。

他瞥了一眼她光着的脚,笔记本放在床沿,伸手替她掖了掖被角。

电脑屏幕上赫然是宋桀。

他被记者围堵在布莱登大酒店的门口,面容清俊,一丝不乱的形象却掩盖不住眼底的焦急。夏圣霓拧眉,掀开傅聿南替她围上的被子,按下播放键,嘈杂声流水一般倾覆而来。

“宋总,听说昨天夏小姐在你们两人的订婚宴上不翼而飞,这是真的吗?夏小姐她现在本人在何处?”

“夏小姐之前是傅先生妻子的事,您事先知道吗?”

“有没有一种可能,是夏小姐跟傅先生重归于好呢?”

……

后面的记者在问什么,夏圣霓没有听到,脑袋里迅速反应过来,眼神变得冷辣,分明是平静的望着傅聿南,但却让人感觉到了杀气。

“你是想问我,这一切是不是我的阴谋?”傅聿南笑了似的,唇角轻扬,却是不屑。

夏圣霓不说话,眸子冷冷的盯着他。

只一眼,隔着千万重山,森冷阴霾的雾霭,尖锐锋利的冰刀,悉数对着他来。

傅聿南没动,眼神挪到电脑屏幕上,“剩下的你自己看吧。我让王姐给你做吃的。”

夏圣霓没有动。

新闻上记者对宋桀一番狂轰乱炸,宋桀始终板着脸没有说话,反倒是布莱登酒店的负责人请来了傅聿南。傅聿南没有致歉,也没有安慰宋桀,跟宋桀之间没有任何交流,只是给了宋桀一卷录像带,里面是布莱登酒店当晚的监控记录。

有媒体不知道从什么样的渠道拿到了那卷录像,放到了网上。夏圣霓点开去看,发现里面根本没有傅聿南强迫自己的记录,至始至终,傅聿南当晚都没有在酒店出现过。

怎么会这样?

深深吸了一口气,夏圣霓看着傅聿南还没来,想要上网给宋桀发邮件。

奇怪的是……

她点来点去都没有办法离开傅聿南给她打开的这个页面,浏览器的主页都没有办法打开,更没法参加视频下方的观众评论。

一气之下,夏圣霓抱着电脑往窗外一扔!

哗啦哗啦!

支离破碎的声音!

她捏紧了拳头,听见身后的脚步声,冷声道:“从机场相遇,到宴会软禁,傅聿南,这么处心积虑,不像是你的风格。咱们还像当年,正面博弈,谁赢了就给谁掌控权,你……”

见身后没有回答,她回头看到来的人是王姐,眉头一拧,有些不悦,“是你。”

“太太……”

夏圣霓没有理她,看了一眼菜色,端起了碗。她得有力气,才能跟傅聿南斗。

王姐倒是高兴得不得了,“太太你终于吃东西了,先生知道了一定很高兴,我这就去告诉他。”

“站住。”

夏圣霓把碗重重一放,脸色不悦。

“王姐,你好歹也是夏家出去的人,也是跟了我多年的人,现在我受困于傅家,你真的无动于衷么?”

“小姐,您跟先生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王姐小心翼翼的问道。

“误会?当初协议离婚的时候讲得清清楚楚,我赢了就走,现在回来了也已经是别人的未婚妻了,我有权利追求我自己的幸福,傅聿南这样的男人,不配我多看他一眼。”

夏圣霓说话几乎没有起伏,平静地像是在陈述一件事实。

王姐也听得懵圈,她不太懂这些年轻人之前的事情,只觉得当初夏圣霓嫁入傅家是何等风光幸福的事情,傅家一家对夏圣霓也不薄,人不能忘本,王姐更无法接受夏圣霓要“改嫁”这种事。

“什么样的男人?”

傅聿南忽然走进来,步子不急不缓,一手插在兜里,随性自然,慵懒中不乏贵气。即使穿着一身蓝色的家居服,除了将他俊逸儒雅的一面展露无遗之外,并未减弱他半分霸道的王者之气。

王姐见状,退了出去。

夏圣霓冷哼一声,现在她算是了解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了,一切起因,都在于眼前这个男人。她跟他之间没有什么好说的,索性端起碗,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在你眼里,只有宋桀是男人?”傅聿南嘲讽的笑出声,不知什么时候手指里夹了烟,轻轻抽了一口,袅袅烟雾往上腾升,又往周围四散,烟雾中只有那一双锐利精明的眸子,黑沉无底。

回应他的,只有夏圣霓轻微的咀嚼声。

同一个房间里,两人就那么僵持不下,仿佛对方都不存在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夏圣霓吃着饭,傅聿南在一旁看着,时间静静流淌在两人之间,对其中一人来说兴许是折磨,对另外一个人来说,却猜不透。

见她放下筷子,傅聿南手中的烟也灭掉了,走到她跟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夏圣霓没有抬头。

脸颊猛地被人捏住,头被迫仰起来,夏圣霓怒目而视,傅聿南轻快的恶趣味的笑意登时在她眼里开成了一朵罂粟花。她嘴上骂道:“不知道傅少什么时候有软禁人抢人新娘子的趣味了?口味真的不轻呐?”

“你还跟以前一样,牙尖嘴利的。”傅聿南仍旧笑着,低头就吻上了夏圣霓的唇。

缱绻,缠绵,夺走她的呼吸,尊严,在国外栩栩如生的爱情。

夏圣霓紧抿着唇,拳头捶打着傅聿南。

碰到他左手时,他似乎往后退了退。夏圣霓更不放过他,双手死死掐紧了傅聿南的左手。

她能感受到手心里的滋润。

“不仅牙尖嘴利,手段也一如既往,喜欢戳人痛处。”

傅聿南喘着气,往墙上靠去,手臂上渗出了血,即便如此,嘴巴却不消停。嫣红的血液顺着手臂流到手指,房间里清晰可闻滴答滴答的声音。

夏圣霓看着自己沾满了血的手,气急败坏的脱掉脚上的拖鞋往傅聿南扔去。

“你滚!”

傅聿南偏头躲开,左手始终垂着,右手抬起来掸了掸身上的灰,半晌才说:“宋桀应该会很高兴看到你这个样子。”

“傅聿南。”

夏圣霓沉声道:“如果我出去,必定要你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代价?”傅聿南不相信似的,极为嘲讽的说道:“我从来就不怕什么代价。就算真的有报应,也是先报应在你夏圣霓的身上。”

“等等。”

夏圣霓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傅聿南口口声声她应该被报复,可在她的认知里,当年那门婚事,形同虚设不说,更是两厢情愿走到最后的结局。撇开她为傅聿南付出的不说,单单是她为傅氏企业所做的事,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没有被感恩,反而遭受到这样的对待,任谁摊上了,也没法摆正心态。

“傅聿南,当年傅老爷子找我的事,你不知道?”

他倚着门,斜斜睨着她。见她一脸认真,英挺的眉毛狠狠皱了皱。

“继续。”

“我跟你的婚姻只是契约。”

傅聿南面色无波,眸子漆黑望不到底,叫人猜不出他现在的真实想法。夏圣霓动了动唇,又道:“傅老爷子找到我的时候,我刚好毕业,不想在自家公司做事,傅老爷子提出的条件又十分可观,所以才进了傅家。可那并不代表什么,那场婚姻,于你我而言,不过都是交易的手段。作为商人,什么叫做交易,我想你浸淫商场多年,比我清楚。”

他怎么不清楚呢?

调查过夏圣霓后,傅聿南才明白为什么她能够达到傅老爷子的标准。早在大学时期,夏圣霓在商业上的才能就崭露头角,多次国际性比赛替学校斩获高值奖项,更是大学生创业团队背后的掌舵者。加上夏家在帝都有一定的根基,背景不错,夏圣霓这才被傅老爷子接进了家。

不过……

知道又如何?

傅聿南沉了沉脸,淡淡回应道:“嗯。”

她好似一拳打在了棉花上,自己费劲,却毫无作用。夏圣霓有些激动起来,“我没有做过对不起你对不起傅家的事,宋桀更是无辜。傅聿南,你应该很清楚,如果我跟宋桀联手,即便你不倒,也必会受到重创。这样做有意思吗?”

“有没有意思不是你说了算。”傅聿南也不知道此刻自己是什么心情,只觉得胸口有如岩浆,怒火即将喷发,但他又克制得很好,并未表现出来,抿了抿唇继续问道:“契约的事,有合同么?”

夏圣霓楞了一下,忽然明白了什么,神色一黯,美艳的眸子垂了下去,只让人看见她紧锁的眉毛下精致的鼻梁。

“合同……作为交换离婚的条件,给了傅老爷子。”

“所以,你没有证据。”

一锤定音。

傅聿南显然是不相信夏圣霓的。

“现在你可以解释一下离婚的事。”他问道。

“契约达成一年后,你也渐渐回归正轨,刚好我拿到了国外留学的offer,离婚是必然的结果。”

“你跟我爷爷的契约,是三年?”

夏圣霓愣了愣,“你知道?”

所以至始至终,傅聿南知道前因后果,那现在算什么?

无名的火气,从心里深处蹿了上来,夏圣霓陡然站了起来,咄咄逼人,“傅聿南,你该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薄唇抿出一条凌厉好看的线,傅聿南棱角分明的脸上,五官寸寸冷了下来,犹如冰雕。他深深注视着夏圣霓的眼睛,仿佛听到了世间最好笑的笑话,齿缝里逼出压抑低沉的讽笑,“你觉得呢?”

夏圣霓身子一冷。

“我爱宋桀。”

傅聿南没有再说话,转身摔门离开。

房间有着震颤后的轻微发抖声音,夏圣霓看了一眼天花板,傅聿南眸子里闪烁的火光历历在目。

从二楼出来,便听到楼下王姐着急的声音,傅聿南快步往门口走,女人尖锐的嗓音像指甲划过玻璃一般难听,“聿南,天啊,你的手!”

温芷琳一把推开阻拦自己的王姐,快步走进别墅,看着傅聿南没有表情的脸,着急得快要哭出来。

“先生,您的手!”王姐也跑过来。

温芷琳气得不行,直接吆喝道:“还咋呼什么?去拿药箱。”

傅聿南睨了她一眼,“别对王姐这么凶。”

拉开他的衬衫,露出来左手半截手臂,原本包扎好的绷带全部被染成了红色。温芷琳红着眼眶,精致的妆容有些花了,嘴里念叨着:“你也不知道小心点,伤这么严重,我送你去医院吧。”

“不用。”

或许是他的态度太冷,声音太淡漠,温芷琳吓了一跳,怔怔的看着他。傅聿南微微垂下眼帘,往后靠着假寐,“你现在是公众人物,我可不想被那些狗仔一块儿写上娱乐版面。”

被人娱乐。

他傅少从来都不是被动者。

温芷琳见他不忘调笑,紧张的情绪稍稍安抚下来,看着王姐替傅聿南细心处理好伤口,心里直犯嘀咕。这个王姐,不是在夏圣霓走后,就离开傅家了吗?

二楼走廊上,夏圣霓一声不吭的站在那里,长卷发有些乱,遮住了半边脸。没有化妆,往下看时,眸子里满是怒意和快意。看着傅聿南受伤,她是该高兴。

很快,处理好傅聿南的伤口,温芷琳一抬头,便看见了夏圣霓。

如果说温芷琳是一朵艳丽的玫瑰,那夏圣霓就是牡丹。清纯中不失魅惑,艳丽中又不乏优雅,即使气色有些暗沉,但那五官,如同名家笔下一笔一画描摹出来的绝世美女,倾国倾城。

几年不见,夏圣霓出落得更加女人味了。

而温芷琳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多少年,整日顶着的是一张化妆品下天衣无缝的脸,卸了妆就只能勉强沦为清丽。

“夏……夏圣霓?”

伴随着温芷琳的惊呼,傅聿南也抬起头,与夏圣霓四目相对,两人平静无波的眼底实则暗流汹涌。

王姐收拾好药箱,也叫了一声夏圣霓,“太太。”

这一声太太,更在温芷琳内心翻江倒海,她几乎抑制不住的呼出声:”太太?“

相关文章:

《腹黑小说》我的美女总裁老婆全文免费完结篇

有和亲人日过的吗_和男票污污过程记录

超级鉴宝师 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让男人上瘾的床上功力_女M警花

嫁给外国人一天好几次~国内夫妇交换自拍视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