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频小说《佳妻如故》在线免费佳妻如故看全部章节内容

2022-01-01 21:57 · 新商盟

等顾晚晴赶到齐宇发的地址,才发现是一个午宴,至于到场人员,几乎是昨晚的人换了身衣服又重新出现。

齐宇被一群浓妆艳抹的女人围在中间,见到顾晚晴,艰难地从人群中挤出来,“晚晴,你可算来了!”

“怎么回事?”顾晚晴扫了一眼人群,个个对她虎视眈眈,“这又是谁的地盘,怎么没看到主人?”

齐宇窃笑道:“昨晚你走得早,没撞上大场面。本来容家打算在昨晚宣布容十的订婚消息,结果关键时刻男主角不见了,留下张家千金一个人,丢脸丢大了,这事也跟着黄了。”

顾晚晴有点心虚,昨晚男主人可跟她睡在一张床上。

她装作好奇地问:“那他人呢?难道事先没有商量好?”

昨天给容十下药的人可就是张若清,这可不就是搬出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齐宇幸灾乐祸:“听说是打算给新娘子一个惊喜,结果最后成了惊吓,哈哈哈。”

“……”

“那现在又是?”

“不管怎么说,消息是放出去了,现在只能补救了呗。”齐宇耸耸肩。

“那你火急火燎喊我过来干嘛?”顾晚晴白了他一眼,“带我来看戏?”

齐宇揽过她的肩帮,笑道:“别这么说嘛,你现在好歹是我女朋友。刚刚我碰上容十,跟他聊了几句,刚好提起你,他很感兴趣,说想见见你。”

顾晚晴顿时头疼:“还女朋友,你就这么把我推出去?”

齐宇是个典型的纨绔子弟,不务正业,但本质不坏,顾晚晴跟他也相处得来,所以两人才交往了这么久。

与其说是情侣,倒更像是朋友。

她话音刚落,就看见不远处有人走过来,是容十。

一身西装笔挺,衬衫扣到领口,禁欲感扑面而来。

少了黑夜的掩盖,阳光把他的脸部线条勾勒得十分锋利,相比起清晨时顾晚晴见到的他,几乎像是变了一个人。

除了他看向顾晚晴时,嘴角扬起的一个似是而非的笑容。

熟悉又讨厌。

齐宇的雷达比顾晚晴更早感应到容十,早就迫不及待地迎上前,哥俩好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容少,你要的人我可给你带来了!”

顾晚晴一听,恨不得当场给他一脚。

以前怎么没发现,齐宇还是坑爹界的鼻祖。

容十很给面子,朝顾晚晴微微点头:“顾小姐的大名如雷贯耳,百闻不如一见。”

语气还是一如既往地欠扁,偏偏配上他那张禁欲的脸,看上去竟然颇有诚意。

“容总过奖了,哪里比得上您大名鼎鼎。”顾晚晴不甘示弱,暗嘲道:“我身边那些姐妹们整天跟我念叨今天又在哪家会所撞见您,回来跟我一顿炫耀。”

“……”

她讽刺容十是个饥不择食的渣男,同时也把自己骂进去了。

齐宇察觉两人气氛不对,小心翼翼地试探:“你们认识啊?”

“不认识!”顾晚晴没好气,在对上容十那张不动声色的脸时,又暗骂自己沉不住气,忙说:“你们聊,我去一下洗手间。”

说完慌不迭地逃了。

等她补好妆准备离开,就看见容十大摇大摆地当着她的面进了女洗手间。

顾晚晴惊恐地后退:“这里是女洗手间,你疯了!容总是不识字,还是该治治眼睛了?”

“这里是我家,想进哪里还得经过你的允许?”容十扯了扯领带,一远离人群,他那副恶劣的态度就尽显无遗。

顾晚晴见他这么张狂,也不愿意露怯,讥讽道:“容总的那些迷弟迷妹们可曾见过你这副面孔?”

“什么面孔?”容十把她压在洗漱台上,百无聊赖地扯着她的头发。

顾晚晴躲了又躲,有点气急败坏:“外面都传容总是个正人君子,背地里原来这么阴险下流?”

容十好笑道:“流言听听就罢了,也能尽信?”

顾晚晴被他摸来摸去,又羞又气,脸颊一片通红。

容十又说:“我可听说顾小姐是朵交际花,现在看来还挺纯情。”

“你闭嘴!”顾晚晴用力推开他,用手指梳了梳被他弄乱的头发,缓了口气说:“容总好兴致,如果我没记错今天是你的订婚宴吧?”

“是又怎么样?”容十满不在乎。

“不在外面陪你的未婚妻,反倒躲在洗手间跟女人偷情,这就是容总所谓的君子做派?”

顾晚晴躲开他又伸过来的手臂,对着镜子被他蹭花的妆。

容十就那么靠在一旁看着她,饶有兴致地说:“我可从来没承认过。”

“哼,说你是渣男还是抬举你了。”顾晚晴放下口红,嗤笑道。

那一抹艳丽的红,愈发衬得她唇角的笑容撩人,容十看得心痒痒,忍不住又捞过她的腰。

顾晚晴被他轻佻的举动搅得十分不耐烦,猛地打在他的手臂上,冷冷地质问:“容总该不是食髓知味,打算缠上我了吧?”

容十闷哼了一声,有点不解:“昨晚你可不是这样的。”

“我哪样了?”顾晚晴抱手,一脸防备:“容总是不是觉得被你睡了,是我的荣幸,醒来还得对你感恩戴德?”

容十没说话,那表情却俨然十分认同她这句话。

顾晚晴第一次见到不要脸得这么理所当然的人:“真希望你那未婚妻看看你现在这副面孔。”

容十一听,突然笑了,凑近她小声道:“你吃醋了?”

“我吃你的大爷的醋!”顾晚晴一向自诩脸皮够厚,第一次棋逢对手,有些难以应付,越发烦躁,偏偏碍于身份又不能口出恶言。

她几乎能想到如果给容十留下把柄,日后还指不定要怎么威胁她。

“别生气,我错了。”容十拉拉她的手。

“不敢劳烦容大爷屈尊道歉,您哪会错,错的是这个世界好么?”顾晚晴心口不一。

见容十不答话,她又说:“请你真的不要再纠缠我了,昨晚的事情就当没发生过,我说希望你负责的话,其实就是开玩笑,容总不必当真。”

容十不满,正要跟她讲道理,门外突然传来高跟鞋的声音,由远及近。

顾晚晴一惊,表情变了变,真要被人看见这场面,到时候肯定有理都说不清,她名声再烂,至今还没传出过跟有妇之夫搞在一起的经历。

何况要是得罪张若清,她以后在这个圈子里肯定混不下去。

权衡利弊之后,顾晚晴拽着容十闪进了隔间,一把将门锁上。

门外的女人刚好走进洗手间,熟悉的声音响起:“人还没找到么?”

居然是张若清!

顾晚晴在心底庆幸自己刚才行动够果断,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一抬头,就看见容十笑得十分欠扁地看着自己,顾晚晴低声威胁他:“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推出去,倒时候被人传成变态你可别怪我!”

容十凑在她耳边,丝毫不担心,还有兴致跟她调情:“你尽管试试,看最后谁会名声扫地。”

“不劳您费心,我本来也没什么名声可言。”顾晚晴咬牙切齿。

门外又传来张若清拔高的嗓音,尖声尖气道:“你们一个个都是废物吗!这地就这么大,找个人这么难为你?要是一会宣布订婚宴再出什么状况,你……”

后面的声音慢慢压下来,顾晚晴靠在墙边,看戏一样的眼神:“看来容总的未婚妻不如外界所言那般温雅贤淑嘛。”

“你不是已经见识过了?”容十挑眉。

那表情似乎在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早上躲在洗手间里偷听。

顾晚晴并不觉得心虚:“你们声音那么大还不让我听?你以为我想听,简直辣耳朵好不好!”

容十不语,伸出手撑在她头顶的墙上。

这种被壁咚的姿势让顾晚晴很不爽,压抑密闭的空间更是让她不适,她想躲开,奈何隔间就这么大,外面还有人,动静太大容易被发现,她只能忍气吞声。

“你到底想干嘛?”

容十抵在她耳边轻轻吹起:“你觉得我想干嘛?”

“难道之前是我误会了,容总其实是个纯情的小处男?”顾晚晴抱着手,矮他一个头,气势却不显得弱。

容十不为所动,头越来越低。

“看来容总不管磕不嗑药,都是个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的禽兽!”

“你这么迫不及待地激怒我,难道是什么欲擒故纵的手段?”

顾晚晴白了他一眼,为了避免动静太大,还是压着情绪道:“有病就去吃药,没事出来祸害人间做什么?”

容十一边抚.摸着她的侧脸,一边感叹:“其实你有点意思,跟了我怎么样?”

“呵,如果我没有失忆,外面站着的是你的未婚妻吧?”顾晚晴气极反笑,“何况我有男朋友,容总也认识,不用我再介绍一遍了吧?”

“跟他分手。”容十不容置喙道。

顾晚晴睁大眼睛:“凭什么,我去你大爷……”

没等她一句话说完,容十就低头猛地亲上了她,电光火石,长驱直入。

顾晚晴一懵,脑子里一团火烧上来,她直接用牙齿去磕他的嘴唇,重重的一下,淡淡的血腥味涌入齿缝间。

她挣扎动作太大,手臂撞上旁边的门,发出一声闷响。

门外张若清吓了一跳,大叫道:“谁在里面?!”

顾晚晴也被她吓了一跳,全身僵硬。

高跟鞋哒哒哒地越走越近,容十却置若罔闻,趁着顾晚晴晃神之间,趁虚而入,一只手甚至得寸进尺地探进她的裙摆。

“放开我!”顾晚晴腿一软,唇间溢出一声娇吟,整个人靠在他身上。

张若清握着门把手,用高跟鞋踹了一脚门:“出来!”

门内没有回应,张若清一想到刚刚自己的那些话有可能被人听到,就恼羞成怒。

身后的女人拉着她:“若清,算了吧,一会让人撞见不好看。”

门内,容十压着顾晚晴,笑得一脸促狭:“你想出去见见我的未婚妻吗?”

“禽兽!”顾晚晴脸颊绯红,完全是被气的,可偏偏有求于他,还不能反抗。

张若清还堵在门外不依不饶,容十咬住顾晚晴的耳垂:“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

顾晚晴闭上眼睛,用力抱住容十,眼不见为净,同时嘴里故意发出一声清晰可闻的呻.吟。

那一声叫得容十骨头都酥了,张若清听见一声女人的娇喘,脸一白一红,低声咒骂道:“狗男女,哪里不能搞,非得在这种地方?”

说完踩着高跟鞋怒气冲冲地走了。

她一走,顾晚晴立马推开容十,漂亮的眸子里没有半分情欲,只有浓浓的怒火。

“玩够了?”她冷笑,“现在你满意了吧?”

容十舔了舔嘴角,答:“还不错。”

“满意了就滚,我顾晚晴还没沦落到要靠自己愉悦别人的地步。”

顾晚晴这回是真的气炸了,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人敢这么羞辱过她,旁人说话难听,她也只当是耳旁风,不走心,不走肾,活得清清白白。

这个男人是真的挑战到她的底线了。

顾晚晴推开门,要走,容十长臂一伸,替她擦掉唇边蹭花的口红,很有诚意地说:“考虑一下我的提议,随时有效。”

“白日做梦也该有个度,容总是不是太自视甚高了点?”顾晚晴看也没看他,径直离开了。

回到午宴中,齐宇凑上来:“怎么去了这么久,肚子不舒服?”

“没有,碰上个熟人,聊了会。”顾晚晴随意敷衍。

齐宇盯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一脸不嫌事大的表情:“你刚刚有没有看见容十,这会儿他人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顾晚晴说:“没有,我怎么会看见他?”

她这话有点突兀,齐宇也没留意,只说:“我看这订婚宴怕是悬了,两次都没开成,张若清要急死了,哈哈!”

“你看起来有点高兴。”顾晚晴随口搭了句茬。

齐宇颇有深意地笑了笑:“多少人等着看这两家闹掰,等着看好戏的人可不止我一个。”

顾晚晴精神一振:“为什么?”

齐宇没回答,反而问她:“晚晴,你似乎对这圈子的事情特别感兴趣,为什么?”

顾晚晴一时间差点以为自己暴露了,可齐宇在她心里一直是个没什么心机的大少爷,这会儿问这话,说不准有没有其他用意。

她装似不在乎地笑了笑:“我当然感兴趣,女人天生爱八卦,再说我不就吃的这碗饭?”

“也是哈哈哈!”齐宇大笑起来。

刚好人群里一阵喧哗,她也趁机略过了这个话题。

容十出现了,依旧是那副衣冠禽兽的样子,人群里悉悉索索地响起一些议论声,顾晚晴甚至听见不少女人的尖叫声。

真是够了。

她想。

顾晚晴恨恨地盯着容十,用目光想将他那张一本正经的脸烧出一个洞。

“总算是来了。”齐宇抱着手说,“有不少人怕是要失望了。”

“又是一段商业联姻,他们之间应该没什么感情基础吧?”顾晚晴试探道。

齐宇说:“谁知道呢?两家是世交,这两人青梅竹马,感情多少还是有一点吧。”

张家在B市本来就是大家族,如果再和容家联姻,这一段强强联姻,以后整个B市都会成为两家的囊中之物。

这个结果,恐怕是很多人都不想看到的。

另一边,张若清娇笑着挽着容十,俊男美女,一对璧人,看上去完全不像是没有感情的商业联姻。

容张两家的家长出来说了几句话,而后张若清踮起脚尖吻.住了容十,众人举杯欢呼,顾晚晴始终冷眼旁观。

那画面,真是怎么看怎么刺眼。

容十不愧是个渣男,从头渣到尾。

顾晚晴看得火冒三丈,很快转头离去。

她刚走出容家大门,身后突然有一个男人气喘吁吁地喊住她:“顾小姐,请留步!”

顾晚晴站在空无一人的前院,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男人:“你是谁?”

“我是容总的生活助理。”男人朝她鞠了个躬。

生活助理是个什么鬼?

顾晚晴盯着他打量,目光中带着警惕:“他让你找我?”

男人年纪不大,20出头,一张笑脸十分讨喜,“是的,容总吩咐我给你送点东西。”

“什么东西?”

“是这个。”男人递出一个纸袋,“容总让我嘱咐顾小姐一定要尽快吃。”

顾晚晴露出狐疑的眼神,接过纸袋,瞄了一眼,脸色陡变。

容十那个混蛋居然托人给她送了一盒避孕药!

她忍住爆粗口的冲动,冲男人露出一个笑容:“你知道里面是什么吧?”

“啊?”男人愣了愣,说:“我不知道啊,容总嘱咐我送过来,我不敢偷看的!”

“你最好是不知道,不然你恐怕小命不保。”

顾晚晴丢下一句威胁,转身大步离开。

虽然很气,但避孕药确实要吃,虽然昨天是安全期,但为了保险起见,顾晚晴还是吞下药片,然后把纸袋揉成一团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她走后不久,有人站在垃圾桶旁,从里面捡起了什么。

回到公寓,顾晚晴一头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再醒过来时天已经黑了,她坐在床边发呆,手里拿着一张相片,昏暗的壁灯打在照片上。

照片上的女人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裙,长发及腰,眉目如画,笑容温暖,身后是一片蔚蓝的湖。

这是顾晚晴的母亲,也是她记忆中的母亲。

而拍下这张相片的人,是她的父亲。

却也是只存在于她记忆中的父亲。

看着看着,顾晚晴就落下眼泪,泪水滴落在相片上,晕开了女人温婉的笑容。

“爸,妈……”顾晚晴喃喃道,“我一定会找到真相的,一定会的!”

她正出神,微信弹出一条消息。

秦嘉义:我快回国了。

顾晚晴擦掉眼泪,无心聊天,只简单回复了个“好”。

丢下手机,去厨房吃了点东西,犒劳完自己的胃,洗洗干净躺在床上刷剧。

一直看到晚上11点,顾晚晴揉了揉眼睛,准备刷个朋友然后睡觉。

点开微信的时候发现一条新好友申请,申请理由:考虑好了吗?

考虑什么?

顾晚晴一脸懵逼,翻了一下这个人的朋友圈,才发现居然是容十。

她顿时怒了,直接点了拒绝,理由:去你妈的。

没等她放下手机,申请又来了:别生气嘛,我就是问问。

顾晚晴今天憋了一肚子气,气得想把他拉黑,念头一转,手顿了顿,又盯着容十的头像出了会神。

如果她真的想走进B市最上层的圈子,接近容十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念及此,顾晚晴的手指点在了接受上面。

刚通过好友申请,容十就发消息过来:准备好投入我的怀抱了吗.jpg。

顾晚晴:……

顾晚晴:神经病

她真的好烦这个人啊,为什么还没人来打死他?

周一,凌风大厦25层。

顾晚晴踩着点走进公司,前台小妹笑眯眯地跟她挥手:“顾姐~”

“早,我没迟到吧?”

“没呢,我们公司这时钟都没你准时!”

“哈哈!”

她打卡时,前台小妹八卦地凑过来:“顾姐,你知道你又上娱乐版了嘛?”

“啥?”顾晚晴抬起头,看着前台小妹递过来的一张报纸,娱乐版头条赫然是昨天容张两家的订婚宴,容十那张不苟言笑的俊脸霸占了三分之一的版面。

而顾晚晴只不过是芸芸众生一个背景板。

“主角又不是我,你激动啥?”顾晚晴把报纸一推。

小妹嘻嘻笑,露出神往的眼神:“我也好想跟容总同框啊,简直帅炸!”

“你快醒醒吧,这种人渣哪里帅了?”

“啊?”

“没什么。”

小妹愣了一下,又说:“顾姐,下次有机会带我一起去见识见识呗。”

顾晚晴心不在焉:“再说吧。”

这时,公司老总出现了。

“晚晴!”

顾晚晴回头一看,心下顿时警铃大作,每次老总用这种激动的语气喊她,她就知道没好事。

“林总,我马上就去工作!”

凌风是B市首屈一指的房地产公司,而她顾晚晴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总裁助理,哪怕她在上流阶层混得风生水起,也改变不了她是个工薪阶层的事实。

林志强摆摆手:“不急,我有个任务交给你!”

顾晚晴问:“什么任务?”

“这不我们时代第一期刚建成吗?有大客户要来看房,你陪着去,要是能拿下这单大生意,提成绝对少不了你!”

顾晚晴有点懵:“看房这种事,不是一向都是售楼部的事情么?”

“都说了是大客户!”林志强神神秘秘,“知道是谁吗?”

“谁?”

“容氏总裁!”林志强笑得意味深长,“虽然说这次不是商业合作,但要是能讨好这么个大客户,以后合作起来,好处还少得了?”

顾晚晴:“……”

凌风好歹是个大公司,为什么会有林志强这么一个不靠谱的老总。

“晚晴啊,别说我不关照你,这好事别人求都求不来。我就是看你形象能力各方面都很突出,这才把这个重要的任务交给你,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

顾晚晴讪讪一笑,前台小妹听了全程,用崇拜敬仰的目光将顾晚晴从头到脚洗礼了一遍。

林志强见她态度不热情,忙问:“你是担心自己不能胜任?”

顾晚晴刚想点头,他又喋喋不休道:“你说这年头要想找个放心的人办事怎么就这么难?晚晴啊,不是我说你,要对自己有信心,我看好你哟!”

顾晚晴:“……”

言尽于此,她再推辞,就是打老总的脸。

还想继续在这里工作下去,顾晚晴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林志强满意地走了,前台小妹依旧满脸敬仰:“顾姐,你运气真好!”

顾晚晴扯扯嘴角,没说话。

去他妈的运气真好,今天黄历上大概写着不宜出门。

否则怎么会上个班都能被容十这个阴魂不散的厉鬼缠上。

本来顾晚晴以为遇见容十,这就是最糟糕的可能,然而现实狠狠地打了她的脸。

她隔着会客室的玻璃,看到坐在容十身旁的张若清,顿时心如死灰。

深吸一口气,顾晚晴推开会客室的大门,恭恭敬敬朝两人鞠了个90度的躬:“容总,张小姐,欢迎光临凌风。”

听见她的声音,沙发上的两人同时转过头。

容十淡漠的脸在她眼前一闪而过,没等顾晚晴细究这到底是不是偶遇,她就看见张若清脸色变了变,盯着她,语气古怪:“是你?”

那一瞬间顾晚晴脑补出千万种应对撕逼场面时该做出的表情,最终化为一个波澜不惊的微笑:“张小姐认识我?”

她很确定她跟张若清以前没有过任何直接接触,她不可能认识自己。

可现实是,张若清意味深长地点头道:“我确实认识你。”

“张小姐是不是认错人了?”顾晚晴说,“我只在报纸上见过你,还没这个荣幸跟你亲自交谈过。”

“你昨天也在我的订婚宴上。”张若清很肯定地说,若细细观察,顾晚晴甚至能看穿她眼底那深藏的鄙夷。

顾晚晴内心有点打鼓,但她并没有乱了阵脚,而是飞快地用余光瞥了一眼容十。

那个男人正事不关己地捧着一本财经杂志,注意力根本不在两人身上。

顾晚晴说:“我昨天确实在订婚宴上,不过很快就离开了,只是远远看了你一眼,张小姐记性真好。”

张若清虽然坐着,可姿态却依旧高高在上,“顾小姐不必自谦,你的名气可不小,昨天我路过洗手间时,正好撞见你,只不过时机不对,无缘交谈罢了。”

“……”

顾晚晴笑容僵了一下,却很快恢复:“那今天也算是圆了我的愿望,张小姐名门闺秀,我一直很想结识。”

张若清哼笑一声,没有什么表示。

顾晚晴却暗地里松了一口气,看来张若清只是撞见她从洗手间里出来,并不知道那个男人是容十,要么现在估计早就原地爆炸了。

张若清打从心底里看不起顾晚晴,觉得她放.荡,但她自持身价,自然不会把这种事情摆上台面来说。

话题很快回归正题,顾晚晴问:“请问二位今天想看什么房型,或者说买房的目的是什么?我好为二位推荐。”

“你也知道我们刚订婚,所以想看看婚房。”张若清摩挲着鲜红的指甲,说:“虽然容氏名下的房产很多,但我还是觉得自己亲自看的更有意义。”

“是这个道理。”顾晚晴嘴角一抽,又补上一句:“张小姐,昨天没来得及说,订婚愉快,希望你和容总能幸福!”

张若清看了她一眼,敷衍地点点头,倒是容十,突然颇有深意地对她笑了一下。

顾晚晴在心里扎小人,把容十那张一本正经的脸,戳得面目全非。

张若清毫无察觉,自顾自地说:“我之前看了一下你们时代一期的介绍,很喜欢那里的设计理念。”

“很荣幸,不知道张小姐比较中意哪一栋?”

“我们身份比较特殊,还是希望能找个安静一点的地方,周围没那么多人。”

“这点请张小姐放心,我们时代主打的就是高端和奢华,针对的都是优质客户。”

顾晚晴带着他们到实地考察,期间只有张若清在跟她聊天,容十似乎完全不在状况,偶尔对张若清的询问,敷衍的点个头。

B市的房价一向上天,何况时代一期建在市中心,闹中取静,价格可想而知。

当然有钱人是不会在乎的,只有顾晚晴这种工薪阶层才会对每平方米的价格斤斤计较。

“张小姐,时代一期主打一梯两户的户型,当然考虑到你们的要求,我建议你们买顶层,整一层楼只有你们一户,还带空中花园,环境优美,而且安静。”

张若清挽着容十的手臂,问他:“怎么样?”

容十看也不看:“不错。”

“那就这里吧。”张若清说,“我进去看看设计效果。”

“好的,张小姐请。”顾晚晴朝她伸出手。

容十突然说:“你去吧,我对里面的空气过敏。”

张若清:“……好吧。”

顾晚晴对天翻了个大白眼,正打算跟着张若清进去,就被容十喊住:“我有几个问题想咨询顾小姐。”

张若清也没在意,冲顾晚晴说:“那你留在外面吧。”

等她离开,顾晚晴的表情立刻就变了,笑容垮下来,端着一张晚娘脸发呆。

容十的变脸技术也很到位,当即凑过来,笑着问她:“喜欢吗?”

“什么?”顾晚晴狐疑地看着她。

“这里。”容十搭着她的肩膀,“喜欢吗?”

顾晚晴拍开他的手,神情古怪:“还行吧。”

容十说:“我买下来送给你?”

“……”

“要不要?”容十追问。

顾晚晴无语地笑了一声,说:“你今天又忘了吃药吧?”

“你不是喜欢吗?”容十一本正经,“我这是为了讨你欢心。”

“哈哈。”顾晚晴讪笑,“真是有劳容总费心了,我什么身份,哪里犯得上让您讨我欢心?”

容十掐了掐她的脸:“别生气。”

“跟你生气,我嫌命长?”

这种偷情一样的感觉让顾晚晴心情有点复杂,余光里还能看见张若清的背影,她脸一沉,躲开容十的手:“你注意点影响,你不要脸,我还想要命。”

容十满不在乎:“她又不能拿你怎么样?”

“你真这么想?”顾晚晴看向他,“在张若清眼里,我估计跟路边的野草没什么两样。”

“野草生命力强,哪是她那种温室花朵能比的?”容十言辞凿凿,“何况你好歹也算朵野花,别太看轻自己。”

“……”

恰好这时张若清从门里出来,见顾晚晴脸色怪异,还问了句:“怎么了?”

“没什么。”顾晚晴摇头,“张小姐觉得怎么样?”

“不错。”张若清满意地点头,“就……”

“我觉得不好。”容十皱着眉头说,“我不喜欢这里的设计。”

张若清一愣:“可是你还没有看。”

“总之我不喜欢。”容十不容置疑,转身就走。

张若清似乎早就习惯他这种突如其来的任性,叹了口气追上去:“好好好,不买就不买嘛,你别生气,我们再看看其他的。”

顾晚晴一个人站在原地,一脸懵逼。

她的生意就这么黄了?

那个渣男又抽的哪门子疯?!

张若清似乎这才想起顾晚晴,匆匆忙忙回过头没什么诚意地说:“抱歉,顾小姐,浪费你的时间了。”

“……”

顾晚晴一肚子火,回到公司,前台小妹积极地上前打探消息:“顾姐,谈下来没有?”

“没有!”顾晚晴抓狂道,“碰上一个喜怒无常的疯子!”

“啊?”

回到办公室,顾晚晴越想越生气,抓起手机打开微信就把容十拉黑了。

看着躺在黑名单的某人,她这口气才终于顺了点。

放下手机,有人敲了敲她的桌板。

顾晚晴抬起头,“老总!”

“啊。”林志强眼神复杂地看着她。

“林总,这次真不怪我,本来眼见着就要谈下来,说不买就不买了,有钱人的心思你别猜,真的!”

“晚晴呐。”林志强叹了口气,似乎有话想说。

顾晚晴眼珠子不停乱转:“林总有事您吩咐。”

林志强拿出一份合同:“签了吧。”

相关文章:

美女渐渐放弃了抵抗,女主很小就和男主做了

高质量清穿虐心文——被医生架起来日

大胸闺蜜_老师掀开我裙子挺进去

小妖精一天不做就难受呀.黄到你下面水的文章

我被五个男人塞满 好深啊快撑不住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