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文《神瞳天师》小说免费资源分享

2022-01-01 15:23 · 新商盟

陈玉琴更是一阵恼怒。这个窝囊废真是够了!

你自己买不起就算了,还逞什么口舌之利呢?

有这么一个女婿,真是丢脸丢到娘家了。

单铁关也不反驳,淡淡道:“第二层,右下角。”

众人一愣,不明所以。

张阳也是内心一个咯瞪。

陈玉丽眼中带着怀疑,拿起包包,翻开第二层,查看了右下角。

其他人也纷纷围了上去。

“什么都没有。”陈玉丽看着单铁关,脸上带着不屑。

张阳更是神情充满了傲然,道:“单铁关,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可说?”

“不对!等等。”

突然,二舅的女儿突然惊呼了一声,喊道:”你们谁打开手机手电筒给我看看。”

有人立刻打开手电筒。

二舅女儿低头查看了一番,缓缓抬起头,张大着嘴巴,怪怪的看着众人。

“女儿,你看到了什么?”

二舅妈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这表情是什么意思?

陈玉丽也是眉头一簇,低头又查看了一番。

在手电筒的照明之下,她终于看清了。

包包的第二层的右下角,最最角落处,有着一排小小的字母。这时,众多亲戚也纷纷查看。

下一刻,众人惊呼了起来。

“卧槽!真是笑死我了!”

“真是假货啊?”

众人望向张阳,眼中带着古怪之情。

就连陈玉丽也是怪怪的看着张阳,不知该说什么。张阳早就脸色大变。

此时。见到众人这样看着他,他更是神情惊慌,大喊道:“不可能!不可能!””走开!”

张阳扎拉开众人,翻看包包。待到看清上面的内容,他脸色苍白,瘫坐在椅子上。包包的角落里,有着几个小小的字母。

LV包包的角落里,有着几个小小的字母:madeinchina!

望着这几个字母,张阳感觉脑海一片空白,眼神呆滞。“不是说这款包包还没在国内上市吗?”

“假货呗。“突然想到了去日国买马桶盖的大妈。“不!人家大妈至少在日国买了个真马桶,他这是花了钱,又买了个假包啊。”

众人望着张阳,脸上憋着笑。

“不可能,不可能!”

张阳神情呆滞,哺哺自语。自己让人从米国带回来的包包。怎么就变成假货了呢?

想到这,他就心痛无比。加上人情费,一共四十万啊,竟然买了个假货!单铁关摇头一笑,道:“人傻钱多呗。

顿了顿,单铁关看向他,淡淡道:”看来海龟也不怎么样吗?哦,对了,听说很多人所谓的留学,其实只是去国外不入流的野鸡大学而已,你该不会也是这样的吧?”

单铁关的话,如同一把利剑般刺进他的心脏,让他憋屈无比。

张阳脸色涨红,他觉得真是丢人无比。陈玉丽也是感到双脸火辣辣的。

自己的女婿一共花了四十万买一个假包,今晚回去之后,这件事肯定传遍了整个朋友圈。

到时候,她就成了笑话。

陈玉琴此时还一脸的错愣,她没想到张阳买的包包竟然真是假货。

看到陈玉丽那阴沉的表情,她内心一阵舒爽起来。

半饲之后,陈玉丽才吞吞吐吐道:“小阳虽然……虽然买到了假包,但是他孝敬我的那份心意是真的。”“嗯,淑丽说的也对。”

不少人也纷纷点头,不过,陈玉丽还是能从他们的表情中看到憋着的笑意。

这让她内心愤怒无比,望向单铁关,眼中充满了不善。

如果不是这个软饭王,我跟张阳又怎么会丢人呢?

很快,饭菜就上来了,不过因为刚才之事,包厢也没有那么活跃了,反而有点沉寂。”对了,二姑,你刚才不是说有两件喜事吗?第一件是姐夫升职了,那第二件呢?”这时,有人问道。陈玉丽闻言,暗骂了一句:对哦,差点忘了。

她停下筷子,看着众人,笑道:“其实,第二件事情也跟小阳有关,小阳在盛天铭城买了一套房。”“什么?买房了?”

“盛天铭城?那里的房价好像均价三万以上吧?”

陈玉丽刚说完,众人就惊呼了起来,眼中带着不敢置信的表情。

盛天铭城位处黄金地段,地铁口附近,医院、超市、学校等等,都十分齐全。

而且小区配套设施十分好,有停车场、健身房,其至还有游泳池。

盛天铭城虽然不是别墅,但是比一般的别墅还要好。

“买的是多少平米啊?”有人问道。

陈玉丽笑了笑,道:”也没多大,四房两厅,一百平而已。”

一百平?

那岂不是三百万以上?众人浑身一震,望向张阳,眼中带着的不再是欣赏,而是充满了敬畏之情。

“大家别羡慕,贷款买的而已,房奴啊。”

张阳摆了摆手,语气中仿佛充满了无奈,但是众人还是从他脸上看到了淡淡的傲然。

这时的他,又从刚才的假包事件中出来了,换上了傲然的神情。

“听说盛天铭城早就卖完了,姐夫怎么还能买到啊?”二姐的女儿好奇问道。

张阳笑了笑,道:“我一个朋友是做房地产的,在盛天铭城认识有人,刚好有人想转手,就跟我说了。众人闻言,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称赞道:“张阳真是人脉广大啊。”

“等装修好,一定让我们去看看啊,看看高档小区是什么样的。”有人哈哈笑道。

“一定一定,到时候请大家来我们家做客。”陈玉丽脸上带着浓浓的笑容。

说着,她望向单铁关,笑道:“不知铁关对你姐夫买这房有什么看法呢?这下不会是假房了吧?”

刚才单铁关让她丢尽了脸面,她现在要找回来。

单铁关笑了笑,道:“请问,钥匙拿到了吗?”

这是别人转让的,刚交了首付款,已经签了合同了,不过钥匙得等户主回来先。”

陈玉丽回答道。单铁关轻瑕一口茶,脸上带着莫名的笑意,淡淡道:“那还是等拿到钥匙再说吧,不然……到时候说不定有什么纠纷呢。”

陈玉丽不屑的道:“能有什么纠纷?”

众人也是纷纷摇头,觉得单铁关已经是无话可说了。

陈玉琴刚才心情还挺好的,现在听张阳买房了,心情立马又不舒服了起来。

这时,张阳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来一看,脸色一喜。“谁的电话?”陈玉丽问道。

“李哥的。”

张阳接通电话,笑道:“李哥啊,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啊?是不是去拿钥匙的事啊?”

突然,张阳直接站了起来,脸色一变,焦急道:“什么?你说什么?”

“李哥,你先别挂电话啊,你给我说清楚!”

“小阳,什么事?”陈玉丽见到张阳这表情,紧张问道。

张阳脸色苍白,浑身无力,瘫坐在椅子上,有气无力的道:“李哥说……李哥说我们那房子有问题,房主同时卖给了两人,而房主现在跑路了,找不到人了。”

“啊?”

陈玉丽脸色一慌,焦急道:“那现在怎么说?”

张阳背靠椅子,双目无神,哺哺自语,道:“不知道,我不知道,要请律师打官司,而且……我们的钱还不知道能不能追得回。”

“什么?”陈玉丽闻言,浑身一颤,也跌坐在地上,脸色瞬间苍白。

"这"包厢里的众人也是一脸的错愣。不是吧?遇到骗子了?

随后,众人望向单铁关,脸上带着古怪之情。

貌似单铁关刚才说了…….张阳那房子可能有纠纷?现在......

陈玉丽看到众人的目光,也想到了单铁关刚才的话,表情挣子,大骂道:“单铁关,你个乌鸦嘴,都怪你,你就是见不得我们好!”

单铁关没想到这个陈玉丽竟然把气撒到他头上来了,于是,他冷笑一声,道:“朋友是张阳的,钱是你们自己交的,关我什么事?”

陈玉丽一阵语塞,最后怒道:“单铁关,你别太得瑟了!张阳就算再怎么样,也比你这个吃软饭的上门女婿强!”

今天请大家来吃饭,本来是为了好好碍瑟得瑟的,没想到自己的女婿先是买包被骗,现在买房也被骗,陈玉丽已经气得要炸了。

单铁关白了她一眼,淡淡道:“托人买包被骗,托人买房被骗,请问,怎么比我强?”

“这就是海龟的智商?”

话音落下,张阳只觉得满脸通红,这脸打的,啪啪的啊!

买包被骗,买房子被骗,现在还被一个吃软饭的窝囊废嘲笑,张阳气血攻心,只觉得一股股甜丝丝的热流不断从嗓子眼往上拱。

“哇!”终于,他坚持不住,吐出一口鲜血,只觉得耳鸣头眩,眼前一黑,滑落在了桌子底下。

“张阳!”陈玉丽看到此情景,焦急的跳了起来,急忙去扶张阳。

可她娇小柔弱哪有什么力气,根本就扶不起张阳,然而再坐的其他人都懵住了,只是愣愣的看着,完全忘记了起身去扶。

单铁关紧挨着张阳,急忙拉住了张阳,不禁摇了摇头,内心鄙视不已,还海归呢,还大经理呢,这点抗压能力都没有,还能成就什么大事。

“滚,你滚!”陈玉丽见单铁关扶着张阳,心中的火就窜了起来。

今天晚上若是没有这个单铁关捣乱,她肯定是星光夺目的,肯定能在娘家人面前好好嘚瑟一番,如今弄成这个样子,全是单铁关的错!

她已经全然忘记,是她非要单铁关来的。

“好,你以为我愿意扶他!”闻言,单铁关松开了手,继续拿起盘中的螃蟹吃了起来。

“扑通!”

单铁关一撒手,柔弱的陈玉丽根本担不住张阳的重量,两个人一起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哎呦,哎呦,你个杀千刀的王八蛋!”陈玉丽疼的破口大骂,再加上今晚接连被打击了两次,竟然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这时,在座的众人才反应过来,陈玉琴和大姨急忙将陈玉丽扶了起来,大舅和二舅将张阳扶在了椅子上。

虽然陈玉琴和陈玉丽从小到大,无论什么事情都爱攀比,但是毕竟是亲姐妹,看着张阳这个样子,她也是十分难过。

转头一看,单铁关还在悠哉悠哉的唆着螃蟹腿,她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厌恶的盯着单铁关,破口大骂道:“单铁关,你不但是一个吃软饭的窝囊废,还是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张阳已经被坑了,你还出言打击他,你说你想干什么!”

喘了一口气,陈玉琴接着骂道:“我告诉你,就算张阳脑子再秀逗,再被骗,也比你吃软饭的强,最起码人家有钱,你有什么,就一个臭皮囊而已!”

单铁关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掀开面前盘中的螃蟹外壳,夹起松软的蟹肉,放在嘴里,慢慢品味起来。

气的陈玉琴牙关咬的咯吱直响!

发泄完的陈玉丽,这时候才想起,自己的女婿张阳还在昏迷中呢,急忙喊道:“快,快报,不对,打急救电话!”

众人慌乱的从包里或者兜里掏出手机。

只有单铁关夹了一口菜送入口中,不紧不慢的说道:“这点小事,还用去医院?”

“唰!”

所有人都停下了掏手机的动作,齐刷刷的盯着单铁关。

“你懂个屁!”短暂的平静后,陈玉丽首先出声,她将今晚所有的委屈全部朝着单铁关发泄了出来:“你就是一个吃软饭的窝囊废,你除了蹭吃蹭喝,你还知道什么!”

“你就是嫉妒,嫉妒我们家张阳有本事,哦,我明白了,你不让我们打电话,就是想害死张阳,张阳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你就是杀人犯!”

单铁关有些头疼的皱了皱眉头,这个陈玉丽不愧和陈玉琴是亲姐妹,这脑洞都开的一样大。

他端起身前桌子上的一杯凉茶水,站了起来,说道:“他只不过是气急攻心而已,没什么大惊小怪,一会自然就醒了,当然若是想让他提前醒来,也不是没有办法。”

陈玉琴看着单铁关风轻云淡的样子,心中就十分厌恶,就一个吃软饭的窝囊废罢了,这个时候居然装什么世外高人,她怒道:“你是个什么东西,你要是能让张阳醒过来,我就当着众人的面,把餐具给吃了!”

“哎!”单铁关微微摇了摇头,心道这群人平时都看些什么,怎么一些基本的事情都不知道。

想着,单铁关将手中的茶水,一把泼在了张阳的脸上。

“单铁关,我跟你拼了!”陈玉丽以为单铁关又在羞辱张阳,疯了似得抓住了单铁关的衣领,一只手就要挠后者的脸。

“咳,咳!”就在单铁关阻止了陈玉丽后,张阳醒来过来。

陈玉丽急忙松开了单铁关,关心的拍打着张阳的后背,问道:“女婿,怎么样了,感觉好点了吗?”

张阳缓缓的摇了摇头,忽然想起自己被骗的房子,包被骗也就算了,可是房子用的可是他全部的家当啊,不禁抱头痛哭起来:“我的房子,我的钱啊!”

“噗嗤!”二舅女儿看到一个大男人居然当着众人的面哭,真丢人,一不小心竟然没将笑意憋住。

陈玉丽抬起头,望了望其他人,发现众人的眼中都有异色,似乎还憋着笑,然而这一切都是单铁关引起的。

她狠狠的剜了一眼单铁关,扶着痛哭的张阳走出了包间,经过楼下前台时,她稍微停了停,掏出了钱包,又想了想,将钱包重新塞入斜跨的包包里,走出了饭店。

此时包间里最尴尬的就属陈玉琴了,当着娘家人的面,她的话已经说出,此时张阳已经醒来,难道她真的要吃了餐具。

看着众人投来的目光,她黑着脸,也狠狠的剜了一眼单铁关,拿起桌上的包包,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包间。

现场如此尴尬,其他人也不好在待下去,纷纷起身离开,但是除了二舅女儿外,谁也每跟单铁关打招呼道别。

很快,整个包间就剩下单铁关一人了。

看着满满一桌没怎么动过的饭菜,单铁关又再回了自己的座位上,拿起筷子大口吃了起来。

自从眼睛好了之后,他不仅仅能透视,还能看清人的面相,这样,老道士教给他的面相之学,也就有了用武之地。

刚才他看到张阳田宅宫里有恶纹,这可是大忌,出现恶纹,就说明会在不动产上有所纠纷,而他的财帛宫暗淡,这是破财的征兆。

所以他才推测张阳买房子肯定是被骗了!

吃完饭,将剩下的菜打好包,单铁关下了包间,正打算往外走。

“先生,请等一下!”

单铁关的脚还没踏出饭店的门口,就被前台的女服务员叫住了。

“什么事?”单铁关提着打包的菜,转头问道。

前台女服务员有礼貌的说道:“先生,您一共消费了五千八百四十元,给您抹个零头,一共五千八,您是现金支付还是手机支付?”

“嗯?没结账?”单铁关有些愣住了,虽然沈镇对他很好,但是他一直待在家中,很少外出,所以也没给他钱,他身上是一分钱也没有。

而且今天分明是陈玉丽请客,怎么没结账就走了,难道气疯了?

单铁关摇了摇头,客气的道:“小姑娘,这样,我今天出门有些仓促,明天给你送钱来行不行,我把……”

他本想将身上的物件压在饭店,可是这一掏兜,兜里比脸还干净,这就有些尴尬了。

女服务员的脸立马耷拉了下来,冷声道:“没有钱,你上饭店吃什么饭!”

随即,她朝着后厨大声喊道:“二哥,二哥,有人吃霸王餐!”

“谁吃霸王餐!”一个身高虽然不算太高,但是全身壮实男人,从后厨走了出来,大声说道:“敢在我‘霸王居’吃霸王餐,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二哥,就是他!”女服务员一手指着单铁关,说道。

单铁关无奈的摇了摇头,解释道:“我只是没带钱,要不这样,你跟我回去取,行不行?”

二哥道:“取?上哪去取,出了门你肯定就找各种理由溜走,像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再说,我这里忙忙的,哪有时间陪你瞎折腾。”

单铁关看着空荡荡,十分冷清的一楼大厅,一楼都空着,楼上的单间就可想而知了,他实在想不通,这位二哥所说的忙,到底是哪里忙。

他双手一摊,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到底想怎样?”

二哥说道:“想怎样,吃霸王餐,你还有理了!”

“对付你这样的人,就得打,一天打一顿,直到你将钱全部交上为止,我管你上哪弄钱,没钱,就得给我待在这!”

单铁关眉头微微一皱,这个二哥竟然是个不讲理的混人,对付这种混人,也是靠打!

他冷声道:“哦,是吗,不知道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哎呦!敢威胁我!”二哥怒道:“吃霸王餐还这么嚣张,老子今天让你知道什么是沙包一样的拳头!”

说罢,二哥举拳击向单铁关。

看二哥出拳的力度和速度,单铁关知道二哥肯定是个练家子,但是这点攻击力,在他眼里却是不够看的。

他轻轻松松的躲过二哥的攻击,伸手化掌,看似柔弱无力,但这一掌,却将二哥拍的连连倒退。

“哎呦!吃霸王餐的打人了,兄弟们,跟我一起上!”二哥脚下一个不稳,跌坐在了地上,大吼起来。

“蹭!”

“蹭!”

“蹭!”

二哥的话刚落,从后厨出来五个穿着厨师大褂的厨子,个个手里都拿着家伙,有菜刀,有擀面杖,甚至还有……面板!

“干什么,都吵吵什么,烦不烦!”就在这时,从楼上走下一个身材有些肥胖,穿着一身宽松西装的中年人。

“豪哥,这家伙吃霸王餐!”二哥嚎着嗓子,指着单铁关,告状道。

“哦?是吗?”被称作豪哥的肥胖中年,眼神一一从厨师面前扫过,最后落在了前台女服务员的身上:“娟子,有这种事吗?”

女服务员娟子显然比较害怕肥胖中年人,捻着衣角说道:“他说,他没带钱!”

“听到了没有,没带钱!”二哥拍着手,说道:“吃饭不带钱,难道不是吃霸王餐吗,豪哥,你说这种人,该怎么收拾!”

豪哥狐疑的盯了一眼单铁关,以他阅历无数的经验来看,这个年轻小伙子,不像是吃霸王餐的人。

他有些不满的瞪了一眼二哥,二哥最近怎么了,脾气居然这么暴躁,这已经是这个礼拜第十次和顾客有争执了吧。

本来生意就越来越差劲,他还这么个闹腾,往后的生意还怎么做,但毕竟是多年的兄弟,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遂对着其中的两个厨师,说道:“王浩,刘勇,你陪着这位先生,去家里拿一趟钱,要是他敢耍什么花招,直接将两只手废了!”

谁料这个时候,单铁关淡淡的说道:“豪哥,不用了这么麻烦,这一餐,就算是你请客吧!”

“什么!”

“他疯了吧!”

“真是什么不要脸的人都有!”

单铁关话一出,众人先是惊讶,随后嘲笑起来,都认为单铁关得了失心疯。

“混蛋!也不撒泡尿,照照你是个什么德行!”二哥猛然一脚踢向单铁关。

单铁关这次没有给二哥留有余地,伸腿轻轻抵下二哥腿下的力度,抬脚重重的踹在了二哥的肚子上。

“砰!”

二哥身子竟然倒飞了出去,撞在墙上,才停住,滑落了下来。

“吃霸王餐的居然这么嚣张!”

“兄弟们,一起上!”

“对,打死他!”

单铁关这一脚,却是把那五位拿着家伙的厨师给得罪了,他们拿着家伙,愤怒的砸向单铁关!

然而,单铁关却带着一丝微笑,看着豪哥。

“住手!”豪哥经历饭店这么多年,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见单铁关如此淡定,他感觉单铁关绝对不是得了抽心疯,肯定另有原因。

他看向单铁关,问道:“不知道先生何意?”

单铁关淡淡一笑,说道:“拿你酒店的生意,换一顿饭,还是你赚了!”

豪哥眼睛一亮,说道:“先生是说……”

“对!”单铁关说道:“你知道你家的生意为什么越来越差吗?”

豪哥激动的一把抓住单铁关的手,说道:“在下王家豪,还请先生指点一二!”

单铁关从容的抽出手,说道:“好说,好说,只是别在喊先生了,鄙人姓单,名铁关,喊我铁关或者小单都可以。”

他还真听不惯“先生”这个词。

“大哥,他就是个吃霸王餐的骗子,您可不能上当啊!”就在这时,二哥出来阻挠道。

相关文章:

“同房”有益于女性开释压力?

【免费小说】悲欢痛痒在线阅读全集/悲欢痛痒完本

新书连载《豪门戏婚:总裁攻妻好坎坷》原文本TXT

领导咬我的奶_好胀,别尿在里面

男人正常尺寸多粗多长;他的手指隔着布料按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