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狂兵火爆新书/终极狂兵免费阅读

2022-01-01 13:19 · 新商盟

曾经那个与萧辰手牵着手、说着山盟海誓誓言的冯岚,此时正一丝不挂躺在床上,面色潮红地娇喘着:“老公,好舒服,还要……”

而在她身上,则趴着一个体型黝黑肥硕得与山猪相仿的男子。

这个男子,正是当初打折了萧辰十几根肋骨,又将他扔进江中的杜天龙!

萧辰看得惊呆了,一时间,仿佛眼睛和大脑不再属于自己。直到冯岚一声惊呼,他才从深深的愕然中回过神来。

杜天龙闷哼一声,才缓缓回过头:“谁啊……”

然而,当他看到萧辰如死海海面般阴沉的脸之际,却吓得一个激灵:“萧辰?你……你他妈怎么还活着?!”

萧辰却根本理都不理杜天龙,身子剧烈哆嗦着,紧攥着拳头指甲都扎破了手心,颤抖着嘴唇、沙哑着嗓子道:“冯岚,你这是为什么?”

当初萧辰与杜天龙起了过节,就是因为杜天龙的手下调戏冯岚。

当时萧辰二十出头、年少气盛,只有着一腔愣头青的热血,被杜天龙带人揍断了十多根肋骨后沉尸江底。如果不是师傅出手相救的话,他早就死了。

萧辰在血狼部队服役的时候曾经想过,冯岚可能早已嫁给别人,成为他人妻子。如果真是那样,萧辰也可以接受。但她为什么要和杜天龙搞到一起?

看着“死而复生”、突然现身的萧辰,冯岚起初显得有些慌乱。但很快脸色便重归冰冷,单手捂着胸部,淡淡道:“萧辰,你还活着?”

“回答我!”萧辰红着眼圈低吼着。此时的他已经濒临失去理智的边缘。腿边的血狼匕首开始兴奋地悸动就是最好的表现。

杜天龙作为平江杜氏集团董事长,何等精明也?一下子便反应了过来,讥笑着道:“看来你的命挺大的嘛。”

冯岚似乎已经完全释然,双手垂放于膝头。杜天龙:“萧辰,多谢你把岚岚的处留给我哈。她的身子可棒极了,你没尝过还真是可惜。”

“能和这种人上床,真让我看清了你有多下贱。”萧辰心中骤然想起,方才教训杜远的时候,他说他老爹最近在和一个小三缠绵。萧辰无论如何也没有料到,这个所谓的小三,居然就是冯岚!

“对不起,我和天龙早就已经在一起了。”冯岚耸了耸肩膀道,“五年之前,在你还‘活’着的时候。”

“你说什么?”萧辰愤怒的双眼中露出几分不解。不解的背后更多的还是深深的难以置信,“你们怎么可能在一起呢?当初明明他的手下还……”

“哈哈哈哈,你这傻逼现在还不知道?五年前,十月酒吧,我和岚岚特意排了一处好戏,就是为了搞死你!”杜天龙嘲讽地竖起了中指,“岚岚是主动被我小弟调戏的,我也早就知道岚岚那天回去酒吧。从头到尾,只有你这个傻逼被蒙在鼓里,还他妈打断我兄弟的一只胳膊。没要你的命,老子就是给了岚岚很大的面子了!”

萧辰感觉嗓子眼干涩无比:“冯岚,他说的都是真的吗?”

冯岚没有丝毫犹豫,淡淡点了点头。那一瞬间,萧辰感觉自己内心一直坚守着的什么东西怦然倒塌,如同山崩地裂。

“萧辰,我劝你赶紧走吧。”冯岚冷笑着道,“这附近都是天龙的人,再耽搁下去,你就走不了。”

萧辰的眼睛变得空漠无神。他一直以为自己的仇人是杜天龙。却没想到谋害他性命、打瞎他老爹的眼睛的,居然是他一直以来朝思暮想的冯岚。

这时,周围几个保镖从四面八方赶来,全部都堵在门口处。这些人都身材魁梧、气质非凡,绝对是一顶一的高手。

“给我上,把这小子的手脚给我打折!”杜天龙一挥手,趾高气扬道,“我要让这个混蛋给我老婆舔脚指头!”

冯岚白了他一眼,嗔怪撒娇道:“谁要他舔人家的脚?有够恶心的,老公你好坏。”

不知为什么,萧辰心中那怒火中烧的愤然已经消散了大半,取而代之的是种出奇的平静。

几个保镖一拥而上。但是仅仅是弹指一瞬间的功夫,萧辰的血狼匕首出鞘,这些保镖的胸口处都多出了道斜十字划痕,划痕中喷涌出喷泉般的热血,一个接一个倒在地上,瞬间断了气儿。

杜天龙猛地瞪大了眼睛,似乎这才反应过来。萧辰却猛地冲到他的面前,一把掀开了被子。

“你想干嘛?!”杜天龙大声嘶吼道。萧辰却只是让血狼匕首在指尖转了一圈。

下一秒,鲜血扑地溅出,染红了白床单。杜天龙反应过来后,发出一声声凄厉而绝望的惨叫:“啊!我杀了你!”

相比于疼痛,心理上的创伤或许已经让杜天龙濒临崩溃。

他向来是最喜欢女人,八大士族的家主中,也没有人比他更加食色性也。让一个这种色中饿鬼失去了男人的乐趣,和要了他的命没什么区别!

一旁的冯岚微微一怔,脸色瞬间变得怪异无比。他不知道萧辰这五年来经历了什么,为什么当初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柴,居然变得这么厉害?

正当杜天龙躺在床上连连打滚之际。一个四肢瘫痪的青年坐在轮椅上被推了进来,哭嚎着道:“爹,我被人欺负了,你可得替我做主啊!”

坐在轮椅上这位少爷,正是杜远!他本想找自己父亲告状,但是看到父亲在床上来回打滚的惨状,加上一旁冷然而站的萧辰,杜远不由得深深打了个寒颤。

这个家伙……为什么会找到这里来?

萧辰眸子一寒,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拎着杜远的衣领将他丢到床上。

“草,你他妈的敢动我们杜少?”杜远带过来的两个保镖抡拳头上前,萧辰猛地一回头,口中吐出了个“滚”字,直接将这两个保镖重重给震在了墙上。

“杜天龙,忘了告诉你。你儿子刚刚已经尝到跟你一样的待遇了。如果你没有其他子嗣,你们杜家应该是要绝后了。”萧辰微微扬着下巴,冷声道,“我今天不杀你。你当初打折我十二根肋骨,我也分十二次,慢慢地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希望下次再遇到你,你能稍微禁打一些。”

“还有你。”萧辰又冷冷瞪了眼冯岚,眼里尽是深深的冷意,“今天我放过你,不是看在以前的情分上,而是碰你这种贱人会脏了我的手。但是如果你还敢来找我麻烦,我保证,你的下场不会比这货好多少。”

不知为什么,杜天龙和杜远在床上瑟瑟发抖、冯岚却显得别样淡定,有恃无恐与萧辰对视着。萧辰不胜厌恶拭去匕首上的血迹,便转身离开。

若是在以前,冯岚的背叛可能会让他直接崩溃。但是对于如今已经死过了一次的萧辰来说,这点小小的挫折根本不足以他放在心上。

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去为治好父亲的眼疾做准备!

走出冯岚家,天色已经大亮。萧辰给自己的老朋友拨通了个电话,随即便来到家咖啡厅等候。这咖啡厅是平江规模最大的咖啡店之一,萧辰以前没少带着冯岚来这里。

此时刚刚清晨,咖啡厅里没什么人。萧辰走去前台,点了杯咖啡缓解一夜未眠的疲惫。

然而,不等咖啡上来,一个穿着妩媚的女人便从柜台走来,坐在他的对面,阴阳怪气道:“真没想到你居然还活着。”

萧辰微微皱了皱眉头:“冯莉?你怎么在这?”

这个冯莉是冯岚的妹妹。和她姐姐一样,冯莉也是根随波逐流的墙头草。当初萧辰与冯岚交往的时候,就没少找他蹭吃蹭喝蹭礼物。而现在冯岚和杜天龙搞在一起,冯莉的手上更是多了好几条首饰,整个人被金银珠宝浸染得俗不可耐。

冯莉咯咯笑着道:“这里可是我男人的店,我怎么不能在这里?”

萧辰眸子一凛,冷冷道:“这家店的老板是黑牛吧?我记得他已经结婚了十多年了,怎么可能是你男人。”

冯莉身子一顿,脸上露出几分慌张之色。萧辰不用想都知道,这冯莉准是和他姐姐一样,当了黑牛的情妇了。

“没什么事的话,请你让开。”萧辰对于这种女人没什么好感。冯莉却挑眉道:“这是我家的店,想坐哪里我说的算。”

萧辰轻轻叹了口气,不屑争辩。冯莉却愈发咄咄逼人道:“你知道吗,我现在真的好为我姐姐感到可惜。你这种货色居然霸占了她这么多年的青春。你跟我姐姐在一起这么久,连条首饰都没给他买过吧?”

“你知道我现在的姐夫多有钱吗?”冯莉晃了晃手上一个翡翠手镯,颇为自豪道,“这镯子就是我现在的姐夫送的,是我的生日礼物哦。所以啊,我劝你不要再去打搅我姐姐姐夫的日子,好好找个工地搬搬砖攒点钱,比什么都强。”

萧辰感觉自己耳边就像有只苍蝇嗡嗡叫般,吵得头疼,直接站起身来准备告辞。

冯莉看到自己被无视,却感到十分恼火似的。恰逢萧辰点的咖啡被端上来,她抄起咖啡杯朝着萧辰的后背砸过去。

萧辰猛地回过神,将咖啡杯给接住。但是杯子里滚烫的咖啡却溅得他满身都是。身上唯一一身干净衣服被染得脏兮兮。

冯莉得意地轻哼一声,这就是无视本小姐的下场。萧辰却一个箭步过去,单手掐住冯莉的脖子。

他不喜欢打女人,但不代表没有脾气。刚刚撞见冯岚与杜天龙搞在一起的一幕本来就让萧辰心存恼火,现在她这个贱妹妹还跑到自己面前跳。萧辰再忍下去,可就真成了窝囊废了。

冯莉还没有反应过来,咽喉便被人死死扼住。她两手指尖使劲抓挠着萧辰的手臂,却根本撼动不了卡着自己脖颈的“铁钳”。

“你……你打女人……”冯莉脸上满是怨毒,恨不得将萧辰给生吞活剥似的。萧辰不怒反笑,缓缓单臂将她提了起来:“你姐姐已经让我很生气了,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往枪口上撞。”

萧辰本来没想对这冯莉怎样,充其量给她点教训而已。店门口处却突然飞来一把椅子,对准他后背打来。

萧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余光早就看到。在椅子即将飞来之际,他猛地转过身,将冯莉挡在自己面前当作一个盾牌。

木质椅子在冯莉身上被撞成了几条木头腿,由此可见这一下有多大力气。冯莉发出声凄厉的惨叫,差点疼晕过去。

店门口处,站着七、八个穿着背心、肌肉发达的青年,为首那人皮肤黝黑似炭,肌肉比其他人都要发达,正是这家店的老板,黑牛。

黑牛指着萧辰,骂骂咧咧道:“哪来的野小子,敢动我老婆?”

见黑牛根本不记得自己,萧辰耸了耸肩,扔垃圾般随手把冯莉甩在地上:“你老婆太欠管教。”

“管教也轮不到你。”黑牛攥紧拳头,眼里几乎要喷出火来。冯莉哭嚎着爬到了黑牛的身边:“老公,你得为我做主。我……我要这家伙死!”

黑牛满脸心疼地搀扶起了冯莉,朝萧辰努了努嘴。身后七个壮汉齐刷刷冲了上来。

和这七人发达的肌肉相比,萧辰可谓弱不禁风。但仅仅五秒钟过去,这些壮汉就都七扭八歪倒在地上,只剩萧辰一人依旧站立。

黑牛还未反应过来,自己的兄弟们就已经被全部撂倒。他面色铁青道:“你……你给我等着,等我大哥来了,有你好看。”

萧辰摆了摆手,一副请自便的样子。黑牛立刻拨通了电话:“喂,飞哥,我的场子被人砸了。”

“嗯?正好我现在要赶过去见一个朋友。你等等吧,五分钟就到。”

黑牛喜上眉梢,千恩万谢挂断电话,对萧辰恶狠狠道:“小子,你的死期到了。”

没多一会,一辆蓝色敞篷跑车停在店门口,从车上下来了个寸头青年。

“大哥,你可算来了。”黑牛都快要喜极而泣了,忙不迭迎了上去。青年下车后,却直接冲向萧辰,给了他的大大的熊抱。

“辰哥,我想死你了!”

萧辰无奈与这青年拥抱致意。两年不见,这家伙还是老样子。

青年名叫华浩飞,是萧辰在血狼部队中服役的时候结识的战友。

血狼部队是支雇佣兵组织,汇聚了天南海北的亡命之徒。所以,当萧辰在聊天中得知,华浩飞居然是平江华家的长子长孙,更是大名鼎鼎的平江三少之首,惊得下巴险些掉到地上。

用华浩飞的话说,天天和一帮狐朋狗友喝酒吃肉,都快要将他掏成个酒囊饭袋了。所以才特意来这血狼部队中学些本事、找找刺激。

雇佣兵组织中,大部分人都是为了利益而战,没有人会顾及你是什么富家大少就特意照顾你。华浩飞虽然只在血狼服役了两年,但是至少有三次在死神身边擦肩而过。

其中最为危险的一次,子弹已经射进了华浩飞的胸膛。结果还是一起执行任务的萧辰将他背回了营地,用自己的医术取出子弹,保下他的性命。从那时起,华浩飞就认定萧辰是自己的大哥了。

看着华浩飞与萧辰一见如故的样子,一旁的黑牛傻了眼,嘴角抽搐道:“飞哥,这位是……”

“这就是我经常跟你们提起来的辰哥,我在部队里认他当大哥的。”华浩飞咧嘴一笑,拍着萧辰的肩膀,“黑牛啊,什么人砸你场子就找他,我辰哥本事可大着呢。”

黑牛脸色瞬间像吃了苍蝇般难看,一时不知如何言语。而冯莉的表情更是一言难尽。她不知道,这个当初被自己姐夫搞死、现在却又离奇复活了的穷光蛋何德何能,可以被他们的老板华浩飞称之为大哥。

见黑牛和冯莉都不言语,华浩飞脸色一沉:“我说,你们惹的不会就是我辰哥吧?”

黑牛硬着头皮点了点头:“飞哥,是这家伙打我老婆在先,您……您可得讲道理啊。”

“讲道理?”华浩飞不怒反笑,指着萧辰浑身的咖啡渍道,“你给我解释解释这是怎么回事?我辰哥不会闲的自己拿咖啡洗澡吧?”

黑牛一时哑口无言,自己新找这情妇床上功夫了得,脾气更是蛮横不讲理。不合她心意的人都会被赶出店去,黑牛也没有想到,今日就惹了一尊惹不起的大佛。

华浩飞阴沉着脸,猛地冲到黑牛身前,一膝盖顶在他的小肚子上。黑牛脸瞬间扭曲在一起,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华浩飞揪起黑牛的头发,睥睨道:“我说你老婆这些天老是给我打电话,说你天天晚上夜不归宿,敢情是又找了新欢了?你应该知道,我最恨的是哪种人吧?”

“知……知道。”黑牛一个哆嗦,话都说不利索:“您……您最恨的就是兄弟们包二奶找情妇……”

“知道你还触及我的底线?还敢惹我辰哥?”华浩飞眼睛一瞪,飞起一脚正中黑牛的小腹,直接将他踢飞了出去。

虽然比不上萧辰,但华浩飞好歹在血狼服役两年,本事也远超常人。一旁的冯莉吓得冷汗都下来了。

华浩飞最恨的就是包二奶的渣男,但她也好不到哪去。现在自己男人已经被收拾成那副样子,她恐怕也难逃其咎啊。

华浩飞眼睛冷冷扫了冯莉一眼,又看了眼倒在地上捂着肚子的黑牛:“说吧,你们俩谁用咖啡泼我辰哥?”

“是……是她!”黑牛闻言,立刻不顾疼痛地跳了起来,指着冯莉大声说道:“飞哥,我知道错了,我……我再也不跟这贱婊子厮混了,求您饶了我吧。”

冯莉听了,脸色涨成了猪肝色,气得浑身直哆嗦。作为混迹于平江各大酒吧的交际花,向来都是她冯莉将那些男人把玩于股掌之中。哪有过这样被人撇清关系的狼狈时刻?

华浩飞目光如炬。不等冯莉开口,他又飞起一脚踢在冯莉的小腹上,将她也踢飞到黑牛的身边。

“你们俩立马收拾东西滚蛋,今后再敢在平江露面,我见你们一次,收拾你们一次。”华浩飞是真的动了怒,朝地上啐了口,骂骂咧咧道,“妈的,什么玩意,敢泼我辰哥?”

黑牛整个人都摊在了地上,怒火中烧地甩了冯莉一巴掌:“他妈的,臭婊子,老子在这一带混了十年,今天算是让你个臭婊子给我祸害了!”

冯莉则哭的凄凄惨惨,眼里满是怨毒,恨不得将萧辰碎尸万段。黑牛却揪起她的头发,如蒙大赦般仓皇离开了。

自始至终,萧辰都在后面静静看着。黑牛和冯莉离开后,华浩飞立马一扫脸上的冰冷,摆出副热情洋溢的笑容:“辰哥,你可算是回来了。今天晚上咱们兄弟得好好喝一杯。”

“没问题。”萧辰淡淡一笑,关切地问道,“兄弟,东西带了吗?”

“当然,辰哥特意嘱咐,我哪敢忘。”华浩飞从背包中取出了个细长的锦囊布袋。萧辰打开一看,里面放着二十余根后面雕刻着龙头的金针。

“多谢了。”萧辰不由会心一笑。游龙金针是当初华浩飞临退伍之际找萧辰借走的,价值不可估量。华浩飞能完好无损给自己送回来,就已经足以这兄弟可交了。

华浩飞又从钱包里取出张镶金的小卡片:“辰哥,这是第一医院的会员金卡,用他可以优先使用医院中的所有设备。您拿去用吧。”

萧辰感激地点了点头。游龙金针可以刺激父亲的眼神经,但真正要重见光明,还是离不开医院里那些精密的设备仪器。在队伍里结交那么一位兄弟,真是帮了大忙了。

“辰哥,今天晚上六点钟,咱们浩海饭店见。”华浩飞激动地说道,“我父亲,还有我家老爷子,都想要见见你。”

“好,我一定到。”华浩飞给萧辰留了浩海的地址。萧辰便离开咖啡厅,回到家拉着父亲去了医院。父亲一天不重见光明,他的心就如同刀割,无时无刻不被愧疚所饶。

萧馨似乎已经说服了萧国栋,萧国栋现在也认同自己儿子死而复生了这件事。

萧辰一边骑着摩托车,眼里满是深深的冷意。

“父亲,回头您告诉我是谁打瞎了您的眼睛。我一定为您报仇!”

萧国栋苦涩笑着摇了摇头:“报什么仇?你好不容易才回来,以后咱们一家人好好过日子,就足够了。”

萧辰心如刀割。杜天龙的刁难不仅让父亲倾家荡产,更磨平了他的心性。

但是,父亲越是如此,萧辰心里对于自己的愧疚和对于杜天龙的恨意就越深。他已经暗下决心,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查出来!

第一医院,大厅里早已人满为患。他直接推着父亲,找到了个值班的小护士:“您好,我想找一下你们这里的院长。”

“好的,您请跟我来吧。”小护士礼貌一笑,带着萧辰上了六楼,“最后面那间就是院长室,不过院长正在处理重要的事情,您最好呆会再去。”

萧辰向小护士道了谢,但还是毫不犹豫推着轮椅过去。给自己父亲治病的事情刻不容缓。

院长室中,除了这第一医院大名鼎鼎的院长吕留良之外,还有十多个穿着白大褂的专家、教授。他们都围着一张病床,病床上躺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看起来奄奄一息、虚弱无比。

萧辰敲门之后,礼貌笑着走了进去。一个焦急如火的中年人厉声怒斥道:“你是什么人?赶紧滚出去!”

萧辰却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径直朝里面走去。这中年人气得鼻子都歪了:“吕院长,这是哪来的野小子?耽误了给陈老爷子治病,你担待得起吗?!”

吕留良也面色凝重,沉声道:“小伙子,你找谁啊?”

萧辰礼貌一笑,毕恭毕敬道:“吕院长,我叫萧辰。我想借用一下你们医院的激光设备,给我父亲治疗眼疾。”

那中年人嗤鼻一笑:“你算什么东西?激光设备造价不菲,那是你想借就能借的?”

吕留良脸色有些阴沉,回头冷冷道:“白松专家,这是我的第一医院,不是你们京都。借与不借,我说了算。”

白松冷哼一声,两眼怒瞪着萧辰。吕留良面露难色道:“小兄弟,医院有医院的规定,这些设备是不能随便外借的。”

白松又冷嘲热讽起来:“这医院又不是你家开的,想借就能借?要是弄坏了,把你卖了也赔不起!”

萧辰早有预料,从怀中取出华浩飞送给自己的金卡夹在指尖:“吕院长,我用这个作抵押,可以吗?”

白松微微一怔,在场围着那老者的一干专家也不由纷纷回头侧目。他们都知道,在平江拥有这张卡意味着什么——除了本人,持卡者的家人、朋友,都可以终身享受优先免费治疗的权利,这可不是有钱就能办到的。

“这……这金卡一定是这小子偷来的!”白松面露怒色,指着萧辰怒斥道,“他穿得那么破旧,怎么可能是这种贵宾?吕院长,赶紧叫保安来吧!”

“够了!”吕留良都有些听不下去了,冷冷瞪了眼白松,满脸正经看向萧辰,“小兄弟,这张金卡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我朋友给我的。”萧辰耸了耸肩膀,若无其事道,“他叫华浩飞。”

在场大部分人都是平江本地人,听见这个名字都不由倒吸了口凉气。吕留良这才恍然大悟点了点头:“原来你是浩飞的朋友!激光设备都在四楼的设备室里,需不需要我给你配备几个助手?”

说着,吕留良递过一串钥匙。萧辰接来婉拒道:“不用了,多谢吕院长。”随即便推着父亲下到四楼。

“小辰……刚才那些是什么人啊?”萧国栋坐在轮椅上,脸上满是担忧。方才的争吵他也听在耳朵里,生怕自己儿子会吃亏。

“没什么,一些朋友而已。”萧辰淡淡一笑,推着父亲进入设备室,来到巨大的激光设备前,一把将父亲抱到病床上,褪去他的上衣:“爹,我这就让您重见光明。”

“小辰,我的眼睛治不好的……”萧国栋苦涩笑着。萧辰却没有丝毫犹豫,从针袋中取出二十余支游龙金针。

看着萧国栋后背上大小十余处触目惊心的创伤,萧辰便感到心如刀割。他缓缓捏着针,颤抖着手刺进萧国栋干瘦的背中。

针锋刺破皮肤本是件痛楚之事。但是萧辰的手法柔和,使得萧国栋居然束缚地眯起了眼睛。不一会,二十余根金针全部刺进萧国栋背后各个穴位中,大多遍布在脖颈和上半身一带。

萧辰轻出了口浊气,站起身双手扳动过面前的激光仪,让激光仪对准父亲的双眼,猛地迸射出强光,用以刺激父亲已经衰朽的神经。

萧国栋发出声痛苦的呻吟,这是长期处于黑暗中的视网膜被强光刺激造成的痛楚。萧辰仅仅让强光照射了五秒便立刻收回,生怕这光会适得其反地刺伤父亲的眼。

强光照射完毕,萧辰又飞速取下了父亲背后二十多根金针。这个过程中,萧国栋却昏睡了过去。

萧辰嘴角露出抹会心的笑容。等到父亲醒来,他就可以再次看到这世界的大好河山了。

“麻烦你给我爹安排间病房。”萧辰推着父亲出来,对门口一个小护士说道。

能私下用医院的设备进行治疗的人必然身份显贵。小护士不敢怠慢,立刻安排了间VIP病房。

萧辰安顿好父亲之后,坐电梯又回到六楼。他欠吕留良一个人情,无论如何都要还的。

然而不等萧辰走进去,院长室中便传来阵剧烈的争吵。

“你们这帮庸医,我父亲在你们这住了半个月,身体却每况愈下!我看你们这帮庸医就是谋财害命!”一个黑西服中年男子神色激动,攥着吕留良的衣领。剩下专家、教授们,都被群虎背狼腰的保镖看住,一个个噤若寒蝉,更别提是劝架了。

“陈先生,您听我说……”吕留良脸色苍白,想要开口解释。奈何面前的中年男子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拳头对准了吕留良的鼻梁。

眼看这一拳就要把吕留良的鼻子砸塌。萧辰一个箭步冲进去,攥住了中年男子的手腕。

“先生,火气这么大不太好吧?”

相关文章:

宝贝把腿张开好深一点h_卫生间最长最激烈戏

你的奶好大我想吃_开档皮裤皮衣皮靴美女|下乔入幽

把她身体折成跪趴:蹭蹭不进去算发生了吗

h文男女主在各种地方做,暴露自己给民工轮流&我的绝美女神

漂亮人妇系列全文目录&我与岳的性真实故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