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热门】都市至尊战王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2022-01-01 13:13 · 新商盟

如果高铁因叶星辰“家暴”他,就眼睁睁她被陈铁头抢走,却不加干涉,估计贼老天会平地起炸雷,把他轰炸成渣。

何况,高铁还有东西在她手里呢。

她要是被陈铁头抢走,高铁找谁要去?

至于高铁赶走陈铁头后,叶星辰以后该怎么办——和他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高铁说话的声音不高,可听在陈铁头等人的耳朵里,却如同晴天霹雳——

扑向叶星辰的小弟们,之所以乖乖住手,那是因为他们都没想到,就这个吃软饭的沙比玩意,竟然胆敢对各位好汉爆粗口。

这和找死,没啥区别。

“沃草,难道以前我看走了眼,吃软饭的还想雄起一把?”

陈铁头看着高铁,轻飘飘的说:“先把他满嘴的牙,给我抽掉。”

“好来!”

两个小弟立即答应着,狞笑着缓步走向了高铁。

叶星辰简直太不仗义了。

她趁高铁路见不平时,独自逃回了卧室内,咔嚓反锁了房门。

陈铁头当然不会在乎。

区区一扇门而已,抬脚就能踹开。

他现在只想看到,高铁满嘴的牙,是怎么吐出来的。

啪,啪!

随着清脆的耳光声炸响,有带血的牙齿,在阳光下飞翔——

但不是高铁的。

是那两个小弟的。

现场十来号人,愣是没看清那俩小弟满嘴的牙,是怎么吐出来的。

大家只看到,高铁好像挥了挥手,他们就翻着白眼,吐着血,软软瘫倒在了地上。

堂堂的佣兵之王妖魂,随手抽碎俩小弟满嘴牙后,没有任何成就感。

高铁只是甩了甩手,对集体懵比的陈铁头等人,再次下达了逐客令:“老子再说最后一次,赶紧滚。要债,明天再来。”

一语惊醒懵比人。

陈铁头暴怒,带头扑向高铁:“兄弟们,给我废了这沙比!”

躲在卧室内瑟瑟发抖的叶星辰,都能隐隐听到陈铁头愤怒的吼声。

她逃回卧室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起手机,要打电话报警。

可——手机没电了。

充电器,在下面客厅内。

卧室,是叶星辰躲避恶势力最后的防火墙,哪敢再轻易开门?

她能做的,就是顺着门板出溜到地上,双手抱着脑袋,无声哭泣着,咒骂该死的某人渣。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骂了多少个死人渣,房门被人敲响。

帮,帮帮。

敲门声三长两短,透着礼貌——

叶星辰娇躯一颤,慌忙用力咬住了嘴唇。

问都不用问,敲门的肯定是陈铁头。

她不敢出声,甚至都不敢流眼泪了。

她只希望,陈铁头敲门良久,都没人开门后,能善心大发,放她一马,自己离开。

可能吗?

敲门的人,貌似也不着急,每隔半分钟,就帮帮的敲几下。

每一下,都像大锤砸在叶星辰的心上,让她怕的要命。

恐惧,有时候也能化为勇气。

总算意识到“注定艾草,就跑不出高粱地”后,叶星辰索性豁出去了,顺手抓起门后的棒球棍,猛地拉开了房门,狠狠砸了出去:“你去死吧,混蛋!”

砰!

叶总倾尽全身力气,狠狠砸出棒球棍时,因举的太高,棍子砸到了上面门框,反弹回来,敲在了她左肩上,疼的她惨叫一声。

站在门外的高铁见状,满脸的惊讶:“美女,原来您喜欢拿棍子砸自己啊?要不要我帮忙?我保证,能为您提供七星级的服务。”

叶星辰看着高铁,好像见了鬼。

在她看来,这个人渣早就被陈铁头废掉了。

但他现在,却活生生站在门外。

肯定是我看花眼了——叶星辰抬手用力擦了擦眼,睁大。

她没看花眼。

站在门外的确实是高铁,全身上下,特完整的样子。

叶星辰吃吃的问:“他,他们没打你?”

高铁满脸的奇怪:“我又不欠人家钱,他们干嘛要打我?”

“他们呢?”

“走了。哦,还有你家保姆。啧啧,真没想到,她看上去挺胖的,跑路速度却不慢。”

“走了?”

叶星辰可不信,双手扶着门框,伸长脖子往下看。

居高临下,她能看到客厅、院子里还有大门外,全都空荡荡的。

“他们,真走了?”

叶星辰蹑手蹑脚的下楼,眸光好像扫描器那样,嗖嗖的来回扫着,一直扫到珠穆朗玛峰那边——也没看到个人。

来势汹汹的陈铁头他们,真走了。

至于王姐眼看大势不妙,拔脚就跑,叶星辰没任何理由责怪人家。

几千块的月薪,还不足以让王姐为叶总赴汤蹈火。

看她藏猫猫般,满院子搜寻陈铁头他们,高铁叹了口气:“唉,美女,看你很想念他们的样子,我帮你把他们再喊回来?”

叶星辰没理睬他的讽刺,只是问:“他们怎么能走呢?”

高铁实话实说:“我打走了他们。”

“就你个废物?切。”

确定危机解除后,叶星辰冷傲总裁的气场,立即满血复活,双手环抱着看向高铁时,斜着眼,撇着嘴,还抖着右腿。

高铁懒得和她解释啥,抬起右手,掂了掂。

叶星辰皱眉:“要饭呢?”

“我的东西呢?还我。”

“你的什么东西?”

“别装傻卖呆。”

高铁有些不耐烦:“身份证,一把黑刺,还有一个优盘。”

叶星辰眸光闪烁,冷笑:“你说的这些,我都没见。”

说完,她转身咔咔的快步上楼。

她刚推开卧室房门,背后却传来高铁的声音:“美女,我的耐心有限。希望,你能把东西还我。”

“你是鬼啊?走路没有声音。滚蛋,别来烦我。”

心事重重的叶星辰,被高铁吓了一跳,转身娇叱着,抬脚踢了过去。

她的恶劣态度,终于成功击溃了高铁的耐心,弯腰抬手,轻松捉住了她的脚腕,右手顺着小腿摸了上去,嘿嘿笑着:“这腿型,这手感,都不错嘛。”

“松开我!人渣。”

叶星辰还是第一次被男人这样摸,浑身蹭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慌忙大力挣开,转身就跑。

这是卧室,她能跑到哪儿去?

高铁伸出舌头,扫了扫嘴唇,特淫荡的样,关上房门,开始解衬衣纽扣。

叶星辰终于慌了。

虽说她打心眼里看不起这个人渣,从来都是把他当臭袜子般的踩,但他终究是个男人。

男人真要对她动粗,她只有哭的份。

“不要过来,我可警告你啊,千万别过来。不然,有你好看!”

背靠梳妆台的叶星辰,小脸煞白,右手抓起一个小镜子,猛地砸了过去。

“好准头。”

高铁站在原地,动也不动,任由小镜子擦着他左耳——足有半米处飞过后,衷心赞叹着,脱下了衬衣。

他当然不屑强上叶星辰,但却必须拿出色狼的嘴脸,吓死这眼神不好用的妞,乖乖交出东西。

叶星辰还真怕了,不住从梳妆台上抓起东西,砸过去。

高铁凛然不惧——

他走到叶星辰面前,张开双手,作势要扑过去。

叶星辰尖叫一声,低头就要从他肋下逃走时,却被他顺势掐住了后脖子:“宝贝儿,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哥哥我辣手摧花了。”

“滚开啊,滚开!”

叶星辰骂着,乱抓的右手,又从梳妆台上拿起个东西,狠狠砸向他的脸。

高铁歪头。

砰!

那个东西砸在墙上,发出了玻璃碎裂的响声。

高铁毫不在意,继续淫笑着,正要——一股子浓郁的香气,迅速在房间内弥漫,把他包围。

沃草,这是香水?

高铁虎躯狂震,心中哀嚎一声,慌忙松开叶星辰,转身就要扑向窗前。

只是他刚抬脚,全身的力气,就像被大风吹走那样,软软瘫倒在了地上。

鬼知道咋回事。

高铁只要嗅到香水的气息,就会头昏,四肢发软。

更何况,现在一整瓶的香水,爆开后,魔鬼般的迅速把他包围?

他要是还能扑到窗前,才怪。

高铁能做的,就是变成软脚虾,瘫倒在地上。

被他吓坏了的叶星辰一看——哎哟喂,此时不怒惩胆敢冒犯她的人渣,更待何时!?

于是,堪称绝顶美女的叶总,立即仰天娇笑一声,大长腿一摆,骑跨在了某人渣身上,左手采住他的头发,粉拳如暴风雨般砸了下来:“我让你欺负女孩子!死人渣,你再欺负我一个试试啊。”

那威风凛凛的样子,比打虎英雄武松,还要武松一百倍。

你怎么可以欺负男人,你个瞎眼妞,我不是——

高铁多想怒吼出这句话。

可他能做的,就是在叶星辰狂风暴雨的打击下,逐渐滑向了回忆的长河中。

高铁,男。

民族,汉。

年龄,23。

身高一米七九,体重七十五公斤。

职业,16岁之前在香楼当侍应生,16岁到一周前,纵横亚非拉的“幽灵雇佣军”成员,代号妖魂。

父母——未知。

三岁之前,高铁是有爹妈的。

虽说三岁孩子很小,但也能隐隐记得些什么了。

最起码,他记得他老子好像叫高飞,老妈叫陈果果。

他三岁那年,父母抱着他去了华夏南疆,好像是祭奠埋骨在那边的外祖母。

本来,祭奠先人这么庄严肃穆的事,高铁父母按说不该做那种不可描述的事——可他们偏偏祭奠过后当晚的酒店里,做了。

还是天雷动地火那样的做,惊醒了刚睡着不久的高铁,肯定会瞪大眼观摩啊。

那对不要脸的貌似有些尴尬,却又耐不住熊熊烈火,索性从窗户爬到了大楼天台上,继续做。

结果,就在他们特爽时,有人悄悄摸进了客房内,抱走了高铁。

然后,高铁就成了在香楼中长大的孩子。

香楼,绝对是当世最神秘、邪恶的地下组织。

香楼是谁创建的,存在多少年,世界上总共有多少家分部等等,高铁一概不知。

他只知道,香楼内百分之九十的员工,都是来自五大洲的帅哥。

啥肌肉型,奶油型的,应有尽有。

这些帅哥功夫高,口活好,倍受香楼会员们的喜爱。

香楼的所有会员,都是女人——

像叶星辰这种连一千万现金都拿不出的穷鬼,这辈子都别想成为香楼会员。

如果不是有个人,在七年前把高铁带出香楼,传授给了他一身本事,让他成为了佣兵之王妖魂,估计他还是个侍应生。

但他绝不会做职业嘎,因为三岁那年的模糊记忆,让他无比反感男女之间的事。

这个心理阴影,也导致高铁到现在还是清纯小处子——明明知道父母的名字,长大后却没去找他们。

七年的血腥佣兵生活,让高铁越来越厌倦,终于决定金盆洗手,回国要做一个良民。

回国前夕,高铁去了趟香楼的欧洲分部,也算是缅怀曾经的童年。

不过他在离开香楼前,无意中“捡到”了一个优盘。

优盘内,有海量的小视频。

视频男主,就是香楼内的帅哥们。

女主——则是五大洲的富婆们。

毫无疑问,无论谁拿到这份优盘,再根据里面储存的详细资料,找到某个在人前冷傲的贵太太,说哥们最近手头紧,借个三五百万花花,那绝对是有求必应啊。

当然,这个优盘只是高铁“无意中捡到”的,绝不会用来发家致富。

真正的发家致富,是靠双手撸、是靠双手打拼出来的。

可特么的,高铁昨天刚来到青山,为庆祝开始新生活,在酒吧内畅饮了个酩酊大醉,再醒来后,却被叶星辰当作是张良华,差点拿皮鞭抽死。

他总算挣开禁锢,和叶星辰索要优盘等东西了,结果——

哪怕是在回忆的长河里漂浮,想到堂堂的妖魂,竟然被瞎眼妞继用鞭子抽后,又骑在身上狂扁,高铁就有种一头撞死的冲动。

滴,滴滴!

远处传来的一声汽车喇叭声,把高铁从记忆长河中,拉回到了现实。

他猛地睁开眼。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六点半。

盛夏的太阳,直直晒在他眼上,特刺眼。

可怕的香水气息,不见了。

他看到了客厅天花板,感受到了冰凉的地面砖。

他在客厅内。

死猪那样,四仰八叉。

问都不用问,肯定是叶星辰对他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殴打后,把他拖到了这儿,让他从昨天下午,睡到现在。

他微微动了下手指。

很好,浑身又充满了使不完的力气。

“老子,又满血复活。叶星辰,你的末日来到了。”

高铁阴森森的笑了下,缓缓抬头,看向了厨房那边。

厨房门半掩着,有饭菜的香气飘了出来。

一个女孩子穿着白背心,腰系小围裙,穿着蓝色小短裤,两条大长腿晃的人眼疼,正站在案板前,右手持刀,飞快的切着什么。

我该怎么收拾她?

杀了她,打残她一条腿,还是毁了她的容?

都不行。

这可是在国内,杀人毁容是犯法的。

高铁悄无声息来到厨房门前,看着叶星辰的背影,满脸的——纠结时,她忽然转身,右手晃着菜刀,冷笑:“怎么,你想找死?”

昨天,她武松附体,暴扁过高铁后,信心从没有过的高涨。

现在,她有十足的把握,这个人渣敢扑进来,就能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还别说,高铁鬼魅般走过来,竟然被她察觉后,真有些惊讶。

但在看到案板后的镜子后,高铁立即释然。

就算她有所防备,那又怎么样?

高铁办她,简直不要太简单。

叶星辰又说话了:“张良华,我——”

高铁冷冷打断她的话:“我说过了,我不叫张良华。”

叶星辰撇嘴:“切,随便你叫什么。反正在我心里,你就是个吃软饭的人渣。”

高铁抬脚把房门踢开:“我吃你妹的软饭?我——”

笃的一声,叶星辰把菜刀重重剁在案板上,不屑的笑道:“呵呵,你住我的房子,吃我做的饭,每个月我还要给你两万块的零花钱。可你整天除了吃喝嫖赌,正事都不干一点。这不是吃软饭,什么才叫吃软饭?”

啥?

高铁的眼睛,忽然铮亮,再也没有了要办她的心思,只看到幸福的平凡生活,在拐角处对他招手。

他已经知道,他的“原型”是个上门女婿了。

上门女婿嘛,当然是住在老婆家里。

但他真心不知道,叶星辰会每天给他做饭,每个月还给他两万块的零花钱。

关键是,正事一点都不用干啊。

还有什么样的平凡生活,比住着别墅,有美女给做饭,每个月还有两万块的零花钱,却不用干点正事,更更更平凡的生活?

这特么就是神仙般的日子好吧?

鬼知道那个张良华,脑子里究竟装了多少屎,为了区区一千万,就放弃了所有。

几乎是在电光火石间,高铁就改变了主意。

看高铁脸色阴晴不定,时而窃喜时而咬牙的,叶星辰警惕性更大,又拿起菜刀:“人渣,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瞎眼、老婆。你误会了。我是在想,饭菜啥时候才能做好。”

能在最短时间内“入乡随俗”,是高铁的优点之一。

叶星辰这才放心,摆摆手不耐烦的说:“还得半小时吧。走开,别打搅我做饭。”

“老婆,小心别切着手。”

高铁真情实意的关心了句,体贴的关上了房门。

他在关上门时,隐隐听到叶星辰低声说:“这个人渣,好像还真变了个人。”

沃草,可不能变。

真要被你发现我不是张良华,我幸福的平凡生活,就会泡汤。

高铁吓了一跳,决定去张良华房间内,搜寻他残存的痕迹,来武装自己。

张良华的卧室,装修的很不错。

就是他的衣柜最下面,有满箱子的手铐、皮鞭等道具。

他的电脑里,还有许多小视频,都是他和某个女人互动的场面。

别人要是看到这些,肯定会痛骂张良华是个死变态。

高铁没啥反应。

从香楼里长大的孩子,啥场面没见过?

张良华和那些女人的互动情节,在香楼里狗屁都算不上。

但高铁绝不会让这些东西,再留在房间内。

以后,这就是他的家。

家,是个多么神圣的字眼啊。

吃软饭,是个多么神圣的职业啊。

这么神圣的地方,当然不能留这些肮脏东西,包括张良华穿过的衣服,盖过的毛毯等等。

把这些东西,甚至电脑全部用被单打包后,高铁吹着幸福的口哨,背着出门下楼。

听到动静后,叶星辰从厨房内探出小脑袋,满脸的纳闷:“你要做什么?”

“我要和不堪的过往说再见,迎接新生活。老婆,请你见证我的脱胎换骨。我发誓,我一定会成为世界上最出色的软饭王。我要让你,因为我的改变而骄傲——哎,我还没说完呢。”

砰地大力关门声,打断了高铁慷慨的演讲。

这让他感觉有些没面子。

但想到幸福生活即将开始,高铁就感觉这世界,好美。

如果,那个站在别墅门前,怀抱一捧鲜花的帅哥,能被车撞死的话,这世界就更美了。

周明楷,青山“金房子房地产”的少东家,年少多金,风度翩翩。

他早就爱慕叶星辰的美貌,多次追求,尤其在张良华卷款私逃后。

可叶星辰却因某种原因,多次拒绝了他。

周明楷当然不死心。

尤其昨晚知道陈铁头前来逼债后,今早立即闪亮登场,怀揣一千万的支票。

但让周少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又看到了张良华。

“软饭先生,你那一千万花没了?”

周明楷稍稍愕然,看到了高铁背着的大包裹,笑了:“呵呵,我知道了。星辰这是要赶你走。”

周少笑得越灿烂,高铁却想打烂他那张脸。

不过,我铁哥可是文明人,绝不会像叶星辰那样对人动粗,最多也就是嗤笑着回答:“管你毛事?赶紧走开。不然,我就告你私闯民宅,试图强抢民女。”

以前,周明楷就已经见过张良华多次,知道这就是个窝囊废。

但现在,软饭王却相当硬气的让他走开。

周少立即懵比。

等他清醒过来时,停在身边的白色跑车上,已经多了个大包裹。

好多成年人用的道具,在被单散开后,落在了车里。

垃圾箱距离叶家别墅太远了,足有十五米——尤其周少把白色小跑停在门口,挡住了高铁过去的路,索性把这些垃圾丢在车里吧。

“这垃圾箱不错,高级又卫生。”

高铁拍了拍手,从周少手里夺过那捧鲜花,丢在地下,踩了几脚:“就这种俗不可耐的花,能配得上我家星辰?”

周少终于反应过来时,就看到他家星辰,从客厅内走了出来,手里还拎着菜刀——

高铁马上迎上去,柔声说:“老婆,走,咱们回去吃饭。别理这个收破烂的,以免坏了胃口。”

他老婆只想一刀砍死他,为他竟然敢抬手来挽她胳膊。

刀锋一晃,高铁及时缩手,乖巧的站在了她背后。

“周明楷,我早就说过了,我已经有未婚夫了。绝不会,再接受任何人的追求。”

叶星辰把菜刀藏在背后,淡淡的对周少说:“你走吧,以后不要再来找我。”

“难道,你甘心和这个吃软饭的过一辈子?”

周明楷忽然激动起来,大声说:“星辰,他会毁了你的。”

我知道。

可谁让他父亲对我家有大恩?

叶星辰心中默默的说了句,强笑了下,转身就走。

“星辰,你听我说。”

周明楷快步追上来,伸手去拉叶星辰的胳膊。

他的手指,即将碰到叶星辰的衣袖时,突觉刀光一闪,慌忙缩手。

叶星辰拎在手里的菜刀,不知怎么到了高铁手中。

高铁晃着菜刀,阴笑着威胁:“周少,再敢对我老婆动手动脚,信不信我剁掉你的手?”

周明楷当然不信,高铁敢剁掉他的手。

可他真怕菜刀——

他慌忙后退两步,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卡,对回头看来的叶星辰说道:“星辰,我知道陈铁头昨天来找过你,都是说过什么了。这里面有一千万,你可以——干嘛?”

高铁劈手夺过那张卡,满脸被羞辱了的愤怒:“周明楷,在你心里,星辰只值一千万吗?不!她价值一千一、啊,不,是无价之宝。你试图用钱来追求幸福的行为,这是在羞辱她!”

在高铁义正词严的训斥下,周明楷无言以对。

“赶紧滚。要不然,我可要关门放狗了。”

高铁再回头看向叶星辰时,已然是笑面如花:“老婆,我们去吃饭,别搭理这么低俗的人。”

叶星辰还没任何反应,这厮就一把搂住她的纤腰,走向客厅。

她还是第一次被男人搂着腰,心中大惊,刚要挣开,但浑身竟然没有一丝力气。

老百姓常说,小媳妇怕抱,大姑娘怕搂,就是这么回事。

被这厮搂着走出好几米后,叶星辰才反应过来,慌忙挣开他,伸出白生生的小手,低声喝斥:“人渣——拿来。”

高铁满脸的茫然:“拿什么呀?”

“人家的银行卡。”

叶星辰盯着高铁的裤子口袋,银牙咬的咔咔响。

相关文章:

楼梯太大了要撑坏了h&女友系列辣文全集

快穿这个攻一直在追我,呜咽挣扎大床\反绑贯穿图

在会议室里插着开会~尺寸巨大小腹被撑起

校长啊太大了雅洁_人人澡人人澡人人看添

《独宠甜妻总裁宠妻有点妙》完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