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超级污的女朋友_JJ能变多粗

2022-01-01 09:33 · 新商盟

郑慧慧脸上飞起两抹红霞,过了一会儿,不禁起了一些奇怪的感觉。

两股汁飞溅出来,正好溅在王虎的脸上,他伸出舌头一舔,那味道甜甜的。

王虎见郑慧慧已经下意识地扭动起了腰肢,知道她心里忍不住了,手上的动作忍不住更加大力了一些。

可就当王虎想要凑近的时候,郑慧慧发现了他的意图,连忙推开了他,抱着孩子起身。

“我,我去做饭了。”

她红着脸将孩子放进婴儿床,脸上的红晕久久未曾消散。

她竟然被一个傻子摸的如此有感觉,王虎明明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啊!郑慧慧心中升起了一丝愧疚,连忙甩了甩头,禁止自己再想下去。

王虎这几天都窝在家里,自然不知道,这些天,有人为了找他可是找疯了。

“成哥,就是这个叫王虎的!”

老赖拿着一张照片,坐在老板椅上的光头壮男人眯眼看了一眼:“长得像个弱鸡似的,竟然把你都打败了?”

“是啊,我和这小子对过拳,他的拳头力量很惊人。”

“田鸡,带人去找,把这小子带过来见我。”

成哥抖了抖烟灰,名叫田鸡的男人立刻领命离去。

转眼间三天的时间过去,终于到了和何老约好的见面日子。

为了显示诚意,何老特意打电话来,说是派人来接他。

王虎走到小区门口,那里听着一亮豪华宾利,吸引着路人的目光。

为了不引人注目,王虎打开车门迅速钻了上去,上车后,才发现车里还有一个熟悉的面孔。

“王虎,你还真是够胆量,我以为你会吓得当个缩头乌龟,没想到你真有胆子来参加这次的鉴宝会。”

肖晓云冷冷的声音从后座传来,王虎心中无奈,明明知道他和肖晓云不对付,何老怎么派她来接自己呢!

“放心吧,我肯定不会让肖小姐失望的。”

王虎懒懒地说着,随后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肖晓云不忿地瞪了他一眼,两人一路无言,来到了何老的宅邸。

王虎虽然看似闭眼假寐,但其实眼角余光偷偷地瞟着肖晓云。

不得不说,冰蓝色的礼服真的很衬肖晓云的肤色,将她衬托的肌肤如雪,略施粉黛就已经美的让人心惊。大长腿踩着一双露趾凉鞋,肖晓云真是从头到脚都是完美的,王虎还是第一次看见一个女人竟然连脚趾也生的如此粉嫩可爱。

他不禁想到了前几天的梦境,心里不禁蠢蠢欲动。

等他赢了鉴宝会,肯定得让肖晓云好好吃一番苦头,收敛一下那嚣张的气焰!

何老很重视这次的鉴宝会,特意邀请了很多之前的老战友,请来许多云中市知名的鉴宝大师,每一个都是传说级的人物。

王虎一踏进去,会场中间已经来了不少人,每一个都是非富即贵,气质不凡。

众人的目光落在王虎的身上,不禁染上了一丝讶异。

“这人是谁,怎么穿成这样就来参加何老的鉴宝会?”

这里的每个人都是西装革履,王虎穿着一身休闲服就过来了,自然不能不让人惊讶。

肖晓云先一步进了会场,没人知道王虎是和她一起来的。

会场门口的保镖见他这幅打扮,也上前拦住了他:“这位先生,里面是私人聚会,需要邀请函。没有邀请函,不能入内。”

保镖的眼中带着一丝嘲讽,根本不相信像王虎这种装扮的人,能进入这么高级的会场。

王虎愣了一下:“我没有邀请函,我是何老爷子的客人。”

何老爷子光是派肖晓云过来接他,半点未提关于邀请函的事情!

保镖的语气变得更加鄙夷了:“没有邀请函,进不去!赶紧上一边儿去,别在这儿妨碍我们!”

王虎见他这幅狗眼看人低的样子,不禁也来了气。

“我是何老爷字请来的,刚才和肖晓云一起下的车,她刚进去,难道没告诉你我的身份?”

保镖一听,上下打量着王虎平平无奇地装扮,不屑道:“就你这种人,也配和我们大小姐坐一辆车?说出去真不怕笑掉大牙!你这种人我见多了,就你个穷比,别想溜进会场!”

王虎还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对待,差点没控制住一拳打上这保镖的面门。

此时,一个有些傲慢的声音在王虎的耳边响起:“这是鄙人的邀请函。”

保安一看来人,顿时换了一幅神色,有些巴结地说:“文大师,您来了!您的名声在这云中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算不用这邀请函,我也能认出您的。快请进,请进。”

王虎一听,差点气笑了,一个个小小的保镖,敢情还有两幅面孔?

文风远身着西装,头发梳理地一丝不苟,看来有些油头粉面。

他不屑地看了一眼一旁的王虎,随即大步跨进了会场。

王虎也跟在他身后要进去,立刻被保镖伸出胳膊拦住了:“你站住,没让你进去!这可是高级私人聚会,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钻进去的!”

王虎眼睛都没抬,直接拽住他的胳膊向前一扥,那保安立刻摔了狗吃屎。

他痛呼一声,立刻吸引来了其他人的围观。

“怎么回事,怎么打起来了?”

“这小子不会是来捣乱的吧!”

王虎无视众人的窃窃私语,对那保镖道:“我说过了,我是你们何老爷子请来的客人,怠慢了我,你自己知道会是什么下场。”

保镖吃痛地咬着牙,低吼道:“你这死穷比,不让你进去就动手是吧?你认识何老?牛皮吹破天了,你认识何老我就把这地板砖吃了!”

王虎眉毛一挑:“年轻人,有些誓可发不得。”

不过,他倒真想看看这人吃地板砖的样子。

“MD,老子非得好好收拾收拾你!”

其余的保镖见状也围了上来,几人渐渐逼近王虎,王虎一脸的淡然,根本没在怕。

等何老问讯下楼的时候,王虎已经将那几个保镖全都撂倒了,虽然身上也不可避免地挂了一些彩。

受过专业训练的保镖果然难搞,好在王虎的学习能力极强,几下就摸清了他们的出拳套路,用同样的招数把他们一个个全都打倒了。

何老得知了前因后果,顿时一脸歉意地看着王虎:“王虎小友,实在对不起!你们几个,竟然敢怠慢我的客人,都活腻味了吧!”

老爷子拿出了当年在战场上的威严气势,那几个保镖顿时被吓的屁股尿流。

“何老,我们实在不知道这位小哥是您的客人,不然就是给我们一万个胆子,也不敢怠慢他啊!”

谁都知道云中市有几个不能惹的人,若是他们动了真怒,那下场是很可怕的。

何老一个眼神,身边的贴身保镖就将人带下去了。

那几个保镖完全没有了刚才准备围殴王虎的神气,哭天喊地地抢着,彻底变成了几个怂蛋。

“王虎小友,不知这样你解气了没?”

王虎心里暗爽,嘴上却道:“哪里,何老此举让我受宠若惊了。”

的确受宠若惊,会场上的人就打量着王虎,心里琢磨着他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和何老爷子的关系这么亲近?

要知道,云中市不说是何家和肖家两家的天下,可也差不多了。

众人心里知道,过了今天,王虎的名字,将开始在云中市传播了。

王虎被何老迎进了会场,一路上,受着众人目光的洗礼。

他环顾四周,何老拿出了许多藏品摆放供人参观,眼前闪过的面孔都很熟悉,王虎看了半天,这不是经常上鉴宝节目的那几个老头儿吗?

肖晓云看见王虎,脸上染上了一丝不屑。

“王虎小友,老夫对你可是抱有很大的期望,希望等一下,你不要让我失望。”

何老重重地拍着王虎的肩膀,看似温和地说着,其实眼里却有着很大的威压。

肖晓云冷冷的声音从后座传来,王虎心中无奈,明明知道他和肖晓云不对付,何老怎么派她来接自己呢!

“放心吧,我肯定不会让肖小姐失望的。”

王虎懒懒地说着,随后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肖晓云不忿地瞪了他一眼,两人一路无言,来到了何老的宅邸。

王虎虽然看似闭眼假寐,但其实眼角余光偷偷地瞟着肖晓云。

不得不说,冰蓝色的礼服真的很衬肖晓云的肤色,将她衬托的肌肤如雪,略施粉黛就已经美的让人心惊。大长腿踩着一双露趾凉鞋,肖晓云真是从头到脚都是完美的,王虎还是第一次看见一个女人竟然连脚趾也生的如此粉嫩可爱。

他不禁想到了前几天的梦境,心里不禁蠢蠢欲动。

等他赢了鉴宝会,肯定得让肖晓云好好吃一番苦头,收敛一下那嚣张的气焰!

何老很重视这次的鉴宝会,特意邀请了很多之前的老战友,请来许多云中市知名的鉴宝大师,每一个都是传说级的人物。

王虎一踏进去,会场中间已经来了不少人,每一个都是非富即贵,气质不凡。

众人的目光落在王虎的身上,不禁染上了一丝讶异。

“这人是谁,怎么穿成这样就来参加何老的鉴宝会?”

这里的每个人都是西装革履,王虎穿着一身休闲服就过来了,自然不能不让人惊讶。

肖晓云先一步进了会场,没人知道王虎是和她一起来的。

会场门口的保镖见他这幅打扮,也上前拦住了他:“这位先生,里面是私人聚会,需要邀请函。没有邀请函,不能入内。”

保镖的眼中带着一丝嘲讽,根本不相信像王虎这种装扮的人,能进入这么高级的会场。

王虎愣了一下:“我没有邀请函,我是何老爷子的客人。”

何老爷子光是派肖晓云过来接他,半点未提关于邀请函的事情!

保镖的语气变得更加鄙夷了:“没有邀请函,进不去!赶紧上一边儿去,别在这儿妨碍我们!”

王虎见他这幅狗眼看人低的样子,不禁也来了气。

“我是何老爷字请来的,刚才和肖晓云一起下的车,她刚进去,难道没告诉你我的身份?”

保镖一听,上下打量着王虎平平无奇地装扮,不屑道:“就你这种人,也配和我们大小姐坐一辆车?说出去真不怕笑掉大牙!你这种人我见多了,就你个穷比,别想溜进会场!”

王虎还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对待,差点没控制住一拳打上这保镖的面门。

此时,一个有些傲慢的声音在王虎的耳边响起:“这是鄙人的邀请函。”

保安一看来人,顿时换了一幅神色,有些巴结地说:“文大师,您来了!您的名声在这云中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算不用这邀请函,我也能认出您的。快请进,请进。”

王虎一听,差点气笑了,一个个小小的保镖,敢情还有两幅面孔?

文风远身着西装,头发梳理地一丝不苟,看来有些油头粉面。

他不屑地看了一眼一旁的王虎,随即大步跨进了会场。

王虎也跟在他身后要进去,立刻被保镖伸出胳膊拦住了:“你站住,没让你进去!这可是高级私人聚会,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钻进去的!”

王虎眼睛都没抬,直接拽住他的胳膊向前一扥,那保安立刻摔了狗吃屎。

他痛呼一声,立刻吸引来了其他人的围观。

“怎么回事,怎么打起来了?”

“这小子不会是来捣乱的吧!”

王虎无视众人的窃窃私语,对那保镖道:“我说过了,我是你们何老爷子请来的客人,怠慢了我,你自己知道会是什么下场。”

保镖吃痛地咬着牙,低吼道:“你这死穷比,不让你进去就动手是吧?你认识何老?牛皮吹破天了,你认识何老我就把这地板砖吃了!”

王虎眉毛一挑:“年轻人,有些誓可发不得。”

不过,他倒真想看看这人吃地板砖的样子。

“MD,老子非得好好收拾收拾你!”

其余的保镖见状也围了上来,几人渐渐逼近王虎,王虎一脸的淡然,根本没在怕。

等何老问讯下楼的时候,王虎已经将那几个保镖全都撂倒了,虽然身上也不可避免地挂了一些彩。

受过专业训练的保镖果然难搞,好在王虎的学习能力极强,几下就摸清了他们的出拳套路,用同样的招数把他们一个个全都打倒了。

何老得知了前因后果,顿时一脸歉意地看着王虎:“王虎小友,实在对不起!你们几个,竟然敢怠慢我的客人,都活腻味了吧!”

老爷子拿出了当年在战场上的威严气势,那几个保镖顿时被吓的屁股尿流。

“何老,我们实在不知道这位小哥是您的客人,不然就是给我们一万个胆子,也不敢怠慢他啊!”

谁都知道云中市有几个不能惹的人,若是他们动了真怒,那下场是很可怕的。

何老一个眼神,身边的贴身保镖就将人带下去了。

那几个保镖完全没有了刚才准备围殴王虎的神气,哭天喊地地抢着,彻底变成了几个怂蛋。

“王虎小友,不知这样你解气了没?”

王虎心里暗爽,嘴上却道:“哪里,何老此举让我受宠若惊了。”

的确受宠若惊,会场上的人就打量着王虎,心里琢磨着他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和何老爷子的关系这么亲近?

要知道,云中市不说是何家和肖家两家的天下,可也差不多了。

众人心里知道,过了今天,王虎的名字,将开始在云中市传播了。

王虎被何老迎进了会场,一路上,受着众人目光的洗礼。

他环顾四周,何老拿出了许多藏品摆放供人参观,眼前闪过的面孔都很熟悉,王虎看了半天,这不是经常上鉴宝节目的那几个老头儿吗?

肖晓云看见王虎,脸上染上了一丝不屑。

“王虎小友,老夫对你可是抱有很大的期望,希望等一下,你不要让我失望。”

何老重重地拍着王虎的肩膀,看似温和地说着,其实眼里却有着很大的威压。

相关文章:

含好不许吐h——当着男友把处给了摄影师

求求你不要弄了你那太大了,呃快点舔一舔那个豆豆

交响诗篇结局 交响诗篇新剧场版

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 脱了胸罩让男人吃奶头|我给六界送快递

污到你湿透的小黄文 爱爱小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