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佳妻如故》大结局无弹窗佳妻如故无删减阅读

2022-01-01 08:36 · 新商盟

华灯初上,B市最豪华的酒店大厅内,无数名流在灯光下穿梭。

顾晚晴端着香槟,眼神迷离,秀丽的眉轻轻蹙着。

这类酒会她参加过无数次,早已厌烦,却依旧得摆出最佳姿态,毕竟她是整个B市都有名的社交名媛,出身寒门,却得以跻身上流社会。

“晚晴?”齐宇微微侧头看向她,关切地询问:“是不是累了?要不要上去休息一下?”

顾晚晴点点头:“好,那结束后你再给我电话。”

齐宇是她现在的男朋友,交往刚满3个月,在她历任男友中,还算是交往时间比较长的一个。

酒店提供房间供参加宴会的客人休息,顾晚晴在询问过服务员后,穿过大厅上楼。

酒店66楼洗手间里,两个女人正旁若无人地聊着八卦。

“你刚刚看到那个国民女友没?”

“谁?”

“顾晚晴!”女人一边补着脱落的口红,嘴上还不停歇,“就是那个交往过无数男朋友,每一个都不超过半年,而且个个都非富则贵!我的天,她是怎么办到的?”

另一个女人嗤笑道:“我当你说谁,还国民女友?不就是个有钱就能上的外围么?现在貌似和齐宇在一起吧,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居然跟这种女人在一起!”

“你别说,她虽然滥交,但历任男友都对她赞不绝口,没一个有怨言!”

“废话,毕竟花了钱,说出去难听。再说又不娶回家当老婆,你会对一个小姐说三道四?”

听到这里,顾晚晴打开隔间的门,两个女人闻声转头,见到她,顿时噤声,神情尴尬。

顾晚晴径直走到洗手台,视若无睹,洗手,吹干,仿佛两人议论的对象并不是她。

两个女人倒像是被人按下暂停键,定定地看着她,一时间谁都没有开口。

离开前,顾晚晴才像是突然意识到她们的存在,微笑着说:“我有没有收钱都与你们无关。”

她顿了顿,又说:“再说了,换做你们,怕是宁愿倒贴钱跟他们上.床吧?”

说完也不等两人回应,迈着长腿往外走,高跟鞋踏上大理石地板上,清脆的声音,像是踩在那两个女人脸上。

离开前,她听见其中一个女人小声酸道:“什么嘛,一个外围也这么嚣张,说话这么难听,要不怎么说是穷人出身,一点家教都没有!”

顾晚晴没有理会,嘴角带着一点笑容,似是讽刺,又像是自嘲。

拿着房卡来到6608,插进感应器中,预料之外的,绿灯并没有亮起。

嗯?

感应器坏了?

还是门卡拿错了?

顾晚晴的手按在门把手上,门应声而开。

门没关?

心中疑惑陡生,顾晚晴用力推开大门,里面一片漆黑。

耳边传来男人压抑的喘息声,正朝着她的方向,越来越近。

顾晚晴愣了一下,心底很快涌上不安,她正准备转身离开,却慢了一步,被一双手用力抓住手腕,扯进了房间。

“你是谁!”顾晚晴被来人按在门上,后背撞上大门,痛得她说话声音都变了。

她看不见男人的脸,只能听见他低哑的吼声:“你找死?”

“你有病吧?”顾晚晴奋力挣扎,却被男人按得更紧,手腕上传来男人灼热的体温,以及他呼吸时带起的热气。

她自小在酒吧长大,很快意识到男人这情况不正常,她诧异道:“你被下了药?”

“你装什么,张若清,这不就是你的目的?”男人恶狠狠地质问她。

顾晚晴猛地翻白眼:“先生,你认错人了!”

男人此刻完全没有理智,酒精加上药物的作用,烧得他欲.火难耐,他伸手摸上顾晚晴的脸,光滑细腻的触感令人爱不释手。

“你放开我!”顾晚晴尖叫,试图唤回他的理智,下一秒却被男人狠狠吻.住。

顾晚晴瞪大眼睛,下意识咬了他一口,血腥味弥漫开来,夹杂着酒精的气息。

男人不但没有松开她,反而趁虚而入,似乎血的味道更加刺激到他。

陌生而强烈的气息席卷而来,顾晚晴在这一刻感受到那种许久未曾经历的恐惧。

她被男人揽着腰丢在床上,一阵眩晕涌上来,甚至来不及挣扎。

被进入的那一刹那,顾晚晴仿佛回到了15年前的那场爆炸中,火光冲天,恐惧裹挟着她,茫然无措间,她已经一无所有。

第二天,顾晚晴被手机振动的声音吵醒。

她睁开眼,窗外的天空刚刚泛出鱼肚白,一抹晨光倾斜而入,而她只感觉到全身酸疼。

她的手机掉在地上,屏幕上跳动着齐宇的名字,她伸手捡起,划过接听键。

“喂?”

“晚晴,你可算是接电话了!”齐宇焦急的声音响起,“你去哪了,一整晚都不见人,我问服务员你昨天没有回房间?”

顾晚晴语塞,半响才哑着嗓子说:“我身体不舒服,所以先回家了,刚醒,抱歉。”

齐宇似乎没听出她的异样,松了口气:“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不用了,睡一觉好多了。”顾晚晴说。

“那就好,我一会过来找你?”

“别!”顾晚晴一急,连忙拒绝,很快又缓声道:“我还想再睡一会,我们中午再见吧,一起吃个饭?”

齐宇说:“也行,那中午我们老地方见。”

“好。”

顾晚晴挂了电话,整个人松懈下来,瘫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出神。

脑子里一团浆糊,过了整整几分钟,她才找回记忆。

昨晚她走错房间,被某个被下药的男人认错,然后莫名其妙丢了一血?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顾晚晴骂了一声,满脸杀气地坐起来。

大床上只有她一个人,洗手间里有水声。

那个男人莫非还没有离开?

顾晚晴意识到这一点,顿时又心跳如雷,抓起丢在地上衣服穿起来。

长裙被人撕成两半,她只能随手穿上男人丢在床边的衬衫。

原本白皙的皮肤此时青青紫紫,到处都是情欲过后的痕迹,顾晚晴又羞又气,做了好半天心理暗示,才稍稍冷静下来。

她本想悄悄离开,转念一想,又觉得不甘心。

她倒要看看,那个把她守了25年贞操夺走的混蛋到底是谁!

等洗手间里水声停止,顾晚晴冷着脸,靠在床头,摆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甚至随手拿起旁边桌子上的烟点上。

容十从浴室走出来,就看到这么一幅画面。

女人长发妖娆,穿着白衬衫,雪白的长颈上还残留着一抹嫣红的吻痕,精致的面容被缭绕的烟雾模糊。

容十愣了愣,很快扬起一抹似是而非的笑容。

顾晚晴也在打量他,在看清容十那张脸时,倒也有点惊讶。

容氏总裁,传说中只手遮天的男人,也是这次酒会的举办人,此刻却光着身子站在距离她几米的地方,腰间只围着一条浴巾,水流顺势没入期间,性感得让人血脉喷张。

呵,有点意思。

顾晚晴收起了原本那副漠然的表情,笑了笑率先开口:“怎么,容总这是打算睡完不认账?”

“你从哪里看出我不打算认账?”容十被她直白的目光打量,没有丝毫不自在,走近几步,说:“不过顾小姐的反应倒是出乎我的意料,我以为你醒过来会吵着要和我拼命。”

顾晚晴眯了眯眼睛:“我没有那种嗜好。容总既然没有不认账的准备,那请问打算该怎么办?”

她像是很认真地在询问他解决办法,倒像是在谈判桌上,双方在讨论一个大单子。

容十却置若恍闻,径自道:“倒是我狭隘了,顾小姐见多识广,肯定有经验。”

“你什么意思?”顾晚晴敏锐地看出他眼底淡淡的嘲弄之意。

容十走近她,站在床边,弯下腰,伸手夺过她手里的香烟,吸了一口,对着她的脸吐出烟雾,轻声道:“处女膜做得不错,哪家医院做的?”

“……”

饶是顾晚晴早有准备,也没料到他会这么说,心底涌上一股说不清的愤怒。

她忍不住冷笑,垂在一侧的手紧紧握拳,“容总身经百战哪能看不出来?”

两人互相嘲讽,谁都无意解释。

顾晚晴有她的骄傲,无论旁人怎么看她,把她形容成怎么样一个下贱做作的女人,她都很少反驳。

容十身居高位,不可一世,对顾晚晴的大名也有所耳闻,到底免不了对她有偏见。

容十也没如她预料之中大发雷霆,只是笑了一下,顾晚晴回瞪他,想抢回被他夺走的烟。

刚伸出手,就被他躲开,直接将烟按在烟灰缸里,淡淡道:“少抽点烟,容易不孕不育。”

“你有病吧?”顾晚晴怒道,“再说关你什么事,生了孩子又不归你养!”

容十啧了一声,突然用手指在她眼睑下方用力抹了一下,嫌弃道:“去洗洗,脏死了。”

顾晚晴这回是真怒了,还从来没有男人敢这么对她说话。

她再声名狼藉,人前人后那些男人也总是拿她当宝捧着,何况莫名其妙被睡了,居然一觉醒来还要被当事人嘲讽。

渣男!

愤怒,郁闷!

她伸出脚去踢容十,却被他攥住了脚腕。

“放开!”顾晚晴用力挣扎,却见他的视线落在她脚踝处,若有所思。

那里刻着一个纹身,黑色的,不怎么引人注目,只是一旦留意了,就会心生异样。

容十用指尖擦了擦,有轻微的凸起,他问:“这是什么?”

“关你屁事!”顾晚晴忍不住爆了粗口,“放开我!”

“你……”

容十皱着眉头正打算教训她,门铃骤然响起。

趁他走神之间,顾晚晴赶忙挣脱开来,溜进了洗手间。

洗手间里还缭绕着没有散去的水汽,顾晚晴擦了一下镜子,里面映出自己那张苍白的脸。

精致的妆容经过一晚的蹂躏早就面目全非,颇有点不堪入目。

难怪刚刚容十会吐槽她,顾晚晴不禁有点脸红。

她正打算拧开水龙头,外头突然传来对话声。

张若清敲开门,对上容十不耐烦的脸,顾不上体贴,一脸焦急,试图挤进门里:“阿十,你还好吧?!我昨晚突然出了点事,没能赶过来,我……”

“张若清,你有完没完?”容十语气不善,“这种手段你还打算用几次?”

张若清愣了一下,眼底浮上泪光:“阿十,你说什么呢?”

容十拽着她的手腕,把她推回门外:“出去!”

“阿十!我是真的担心你,阿姨刚刚还打电话给我,她说你一直不接电话。”

张若清轻轻用手抚.摸,指尖暧昧地滑过他的肌肉,“我们进去再说好不好?”

容十冷冷地俯视着她,丢开她的手,嘲道:“你除了会搬出我妈,还会做什么?”

“我没有,我只是关心你,昨晚你喝了那么多酒,有没有不舒服?”张若清半真半假地试探他。

容十不理会她,又道:“对了,你还会给我下药。”

张若清脸上闪过一丝惊慌,随即故作平静道:“阿十,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可能会……”

“够了,张若清,我劝你最好适可而止。”容十冷道,“这种事情如果再发生第二次,我妈也保不住你!”

张若清精致的面孔有一瞬间的扭曲,很快她的目光落在容十肩胛骨处的一抹红色痕迹,瞳孔猛地紧缩。

她指着那像是被女人指甲捞出来的痕迹质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跟你有关系?”容十满不在乎地哼笑道,“管好你自己就行。”

张若清脸色一白,突然推开容十,迈进门里,视线在凌乱的房间内环视一周,尖叫道:“这里面有人!”

容十厌烦地捂住耳朵,“吵死了,你难道不是人?”

“这房里有其他女人?”张若清全身颤抖,再无半点温婉贤淑的气质,像个护食的野兽,焦虑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容十也不拦她,任由她发疯,脸上依旧是那副风淡云轻,带着一点漫不经心的嘲讽表情。

“她在哪里?”张若清翻遍整个套房,也没有看到人,凌乱的床单却昭示着那一夜的激.情。

最终她的目光落在洗手间的位置,那里大门紧闭,磨砂玻璃后似乎还能看到模糊的人影。

躲在门后偷听的顾晚晴下意识咽了咽口水。

她倒不是害怕被发现,毕竟她社交名媛的称号可不是浪得虚名,什么大场面没经历过。

只是现在这场面,确实还是有点尴尬。

门外站着身份尊贵的张家千金,而她臭名昭著,闹起来也太难看。

眼看张若清就要走到这边,顾晚晴已经严阵以待,做好迎接她巴掌的准备。

下一秒。

“张若清,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容十喜怒难辨的声音响起。

张若清带着哭音说:“阿十,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这么爱你……”

“你怎么爱我?”容十穿好衣服,坐在床边看着她,“昨晚的事情我不想再追究,闹大了对谁都不好。”

张若清急于解释:“昨晚是我不对,但我也是有苦衷的!”

“张若清,你最好记住,容家少奶奶这个位置还不是你的,我能够给你一切,也随时可以让你一无所有。”

容十语气平平,表情却十分严肃。

张若清看着他的脸,刚刚沐浴过后的男人,发梢滴着水,侧脸流畅的线条,在清晨的日光下,甚至称得上柔软。

只是张若清还是胆怯了,她对容十,自小就有一种畏惧,几乎是本能,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敬畏,每当他认真起来,用那种冷冷的目光看她,就会令她手足无措。

哪怕时至今日,张家早就不同往日,在B市如日中天,几乎没有对手。

张若清握着洗手间的门把手,最终还是没有拧开。

她用哀求的目光看着容十:“阿十,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一起回家看看吧?”

“再说吧。”容十站起身。

顾晚晴松了一口气,听见大门关上的声音,这才不慌不忙地拧开水龙头开始洗漱。

她在浴缸里泡了很久,直到水变凉,才裹上浴巾出了门。

房间里很安静,一地凌乱已经消失,被人收拾得干干净净,床头边摆着几件衣服。

容十已经走了。

顾晚晴穿好衣服,拿起手机刷着朋友圈,看了看时间,正准备离开。

抓起包的时候,才发现下面垫着一张一百块。

她顿了一下,半响才微笑着吐出一句:“容十,我去你大爷。”

然后收起钱塞进钱包。

她从来都不是跟钱过不去的人。

中午她约了齐宇,时间还早,她正想着去哪里打发一下时间,

齐宇又打来电话。

刚接通就火急火燎地说:“晚晴,你快来,有急事!”

“什么事?”顾晚晴问。

齐宇神神秘秘地说:“总之是好事,你赶紧过来就行!我把地址发你微信。”

顾晚晴一头雾水,还没来得及问,那边就挂了电话。

相关文章:

地铁上有人把我要了/男生都说我就蹭蹭不进去

巅峰狂少&bl高肉强受失禁尿出来,公车宝贝腿开点第12章

晚上|下面给你吃_将军抱着边走边吸

乖我忍不了给我|bl啊不好烫

用文字把我弄湿好吗&男朋友让我穿裙子坐他大腿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