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嫁豪门:前妻难追完结篇txt、再嫁豪门:前妻难追无删减

2022-01-01 08:38 · 新商盟

机场,人流如织。

“麻烦让一让!”飞机上的东西太难吃,夏圣霓肠胃不好,刚下飞机,还没来得及取行李便急急忙忙往接机口走。

好不容易拨开熙熙攘攘的人群,夏圣霓抬头看了一眼,机场的大厅里有模特在走秀,引来众人停下观看,若是平时,夏圣倪一定也会停下来看看,但是此时,闹腾的肚子,让她实在没有那个心情。

洗手间。

夏圣霓正低头洗手,墨镜已经摘下来,稍微躬身便能看见白皙的肌肤。她自己往镜子里瞥了一眼,脸色刹那间变了变,随即又很快恢复,故作轻松的甩了甩手上的水珠,轻飘飘的问道:“傅总,这可是女洗手间。”

“我跟外面的人说我老婆孕吐进来看看。”傅聿南就站在夏圣霓身后,即使出现在这种不合时宜的地方,他身上那分优雅矜贵的气度有增无减。

夏圣霓听了,哂笑一声:“傅总,几年不见,越发厉害了。”

傅聿南不说话,一双冷沉的眸子就那么凝着夏圣霓的脸,似乎在透过她看什么。夏圣霓见他不动,自顾自的往外面走。没走出洗手间,手臂被大力一拉,整个人被傅聿南抵在了门板上。

他很生气。

“你做什么?”夏圣霓皱眉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五六年过去,他身上早已磨练出沉稳霸道的气势,不是当初那个颓废迷茫的失恋男人了。

傅聿南缓缓笑了,眸中隐隐浮动着怒意,声音低沉,“我做什么?”

他反问着,手背贴着夏圣霓的脸颊滑动着,熟悉的触觉把回忆打翻成一锅热水,烫得他的呼吸都变得不稳。

“夏圣霓,一声不吭就走了五六年,你不觉得,是我该问你,你想要什么?”

她没有动也没有挣扎的欲望,恬静的眸底只有平静,她很熟悉傅聿南的秉性,越是反抗他,越能激起他的征服欲。

“为什么不说话?”他的语气不曾软上一分,心里却开始渐渐没底。

傅聿南带着自己公司新设计的产品来机场走秀动用了不少关系人脉,本意是为了留住从俄罗斯远道而来的国际知名服装设计师,却让他看到了夏圣霓的身影。

这算是巧合,还是冥冥中自有天意?

受不住傅聿南过于审视的目光,夏圣霓忽然想到外头还有人推着行李在等自己,如水的眉眼漾出波纹,笑起来十分客套,红唇轻启,手指试图拨开傅聿南的手,”傅总,我未婚夫还在外面,你有事可以快点说吗?我怕他等不及。“

几乎是呼吸一滞,强烈的窒息感包裹着夏圣霓的喉管,搁在她脖子上那只手未免也太过用力!

傅聿南这是想掐死她么?

“咳咳。”即便大为光火,夏圣霓没有半分服软,一双杏眸直直地盯着傅聿南,不屑,愤怒,嘲讽……

总之,没有半分怀念和温情。

见她面色通红,傅聿南忽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猛地放手,头却低了下去,一手掌控住夏圣霓的肩,吻上了她的脖子。

不,与其说是吻,不如说是咬!

夏圣霓心里哔了狗了,她刚回国,飞机上吃坏了肚子不说,上个洗手间还要遇到变态,还是个自己原来认识的变态……

抬手,甩耳光的动作只做到了一半,就被傅聿南伸手拦下。

他眸子里淬满了寒光,盯着夏圣霓在灯光下过于白皙如玉的手,似笑非笑,“夏小姐,你说,如果你未婚夫看到了你脖子上的红痕,你该怎么解释?”

“被狗咬了!”夏圣霓怒瞪着他,银牙紧咬。

可某人的脸却是黑了黑,放开夏圣霓,自顾自的掏出手帕擦了擦手,将手帕扔进垃圾桶。

他嫌她脏!

“呵。”直到他退开,夏圣霓才找到了自己的呼吸和勉强的清醒,这才过去几年,傅聿南那股子上位者的霸道就让她有些难以招架,他的确变得更厉害了,但是她下意识的还是讽笑出声。

走到镜子前,看见脖子上的暧昧红痕,夏圣霓拧了拧眉,却在下一刻恢复寻常模样。理了理遮阳帽,戴上墨镜,甚至不在意脖子上的红痕,就要往外走。

夏圣霓总是这样,一声不响不动声色就能制住傅聿南。

傅聿南冷着脸,跟着她出了洗手间。

不远处,一个牛仔打扮的中国人朝夏圣霓挥手,嗓门很大,“圣霓!”

夏圣霓顿了顿脚步,不知道在迟疑什么,快步走到男人面前,替男人分担了行李。两人有说有笑,不知道夏圣霓怎么解释的,她旁边的人看起来丝毫没有介意她脖子上的吻痕。

“夏小姐。”

又是阴魂不散的声音,夏圣霓心底冷笑,挽着未婚夫的手臂转身,笑容甜美,唇边酒窝浅浅露出来,“傅先生,您还有事吗?”

“圣霓,这位是?”

傅聿南大方的伸出手,一派雍容,“你好,我是夏圣霓的前夫。”

“原来是是傅先生,幸会。”

宋桀的手伸出来,未婚夫和前夫跨世纪的握手,让夏圣霓忍不住眼皮一跳。

“如果傅先生没什么事的话,我跟未婚妻就先走了,家里人还在等着我们。”宋桀没有自我介绍,一手推着行李箱,一手揽着夏圣霓的肩膀,就要离开。

傅聿南犀利的目光落在宋桀搭在夏圣霓肩膀上的那只手上,最后却是笑了起来,“再会。”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傅聿南那样的笑,夏圣霓心里浮起不好的预感。

“宋桀?”

傅聿南扬着尾音,看着情侣俩僵住的背影,唇角笑意更深。直到宋桀冷眼回眸,傅聿南眼中锋芒更甚,漫不经心的看了看表,“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回头见。”

宋桀脸色刹那变得难看。他的不甚在意,全被傅聿南给将了一军。没有自我介绍,对方却叫出了他的名字,想要率先离场,却被捷足先登。

“他一向如此,喜欢争一口气,你别着了他的道。”夏圣霓拍了拍宋桀的手,语气平静却在宋桀心里掀起来一朵不小的浪花,他是早知道夏圣霓和傅聿南的关系的,当初不在意,是因为没有跟傅聿南打过交道。现在看来,是他低估傅聿南了。

“走吧,出去买点药抹抹你脖子上被蚊子咬的包。”宋桀搂着夏圣霓,认真道。夏圣霓想起脖子上的红痕,眸光有一瞬暗了下去,宋桀太过温柔宠溺,她不能让宋桀发现是傅聿南那个混蛋搞的鬼。

不过傅聿南这么闹,她也不是省油的灯!

两人各自回家,约好了晚上八点在布莱登大酒店碰面。

夜幕降临,城市仍旧灯火通明。

夏圣霓坐在车后座上,手里用手机翻看着帝都近年来的大新闻,傅聿南的身影竟然占了一半。她颇有些头疼的放下手机,让自家司机摇下车窗看夜景。

夜景没有看到,讨厌的人倒是有一个。

“圣霓,我们又见面了。”

傅聿南的车与她的车并驾齐驱,在双行车道上不遑多让,这让她更加看清楚傅聿南黑暗中那双迥然放光的眼睛,似一个漩涡,只要看一眼,就会让人沉溺。

她正视着路前方,吩咐司机:“开快点。”

“小姐……这段路前几天出了车祸,现在限速呢。”

夏圣霓一噎,耳边是傅聿南在那头轻轻的嗤笑声,“圣霓,做不成夫妻,好歹也是朋友,你这么冷眼相待,让傅某很是伤心。”

他在她面前自称傅某?

呵,如果是别人这么讲,夏圣霓可能还会相信,但是傅聿南不同。傅聿南喜欢硬碰硬,既不能忍受别人的挑衅,挑衅别人也是单刀直入,从来不会耍花腔。

“傅总客气了,我跟你并不熟。”夏圣霓不留情面的说道。

傅聿南瞥了一眼她的脖子,笑道:“同床共枕,一日夫妻百日恩,怎么会不熟?”

“傅聿南!”

他哪里有半分温和,一句句锋芒毕露,都是在变着法的挑衅,偏偏又不给她一个正面的理由,擦着她的火气闹腾。

夏圣霓是真的猜不透傅聿南的目的了,就在她把车窗摇上一半的时候,对面的车忽然投过来一束光,刺得她眼睛紧闭,抬手挡了挡,气不打一处来,银牙紧咬:“傅聿南!你出门没吃药?还是吃错了药?”

傅聿南却不理她,收回手里的军用电筒,自顾自说道:”看来下次要狠一点,让你用粉底也遮不住。“

下次?

夏圣霓眸子一紧,警告道:“傅聿南我告诉你,你要是再……”

没等她说完,傅聿南的车却已经超了她,绝尘而去。

到达布莱登酒店还有一小段距离,宋桀已经打电话过来,关切又温柔,“圣霓,需不需要把晚宴往后推?今天刚到就让你来……我爸妈也是太喜欢你了,所以就……”

欲言又止之间的意思,夏圣霓懂得,被傅聿南挑起来的那些怒火,平息下来,剩下的只有同宋桀在一起的甜蜜。

她也该正儿八经的结婚了。

“没关系,我也挺心急的。”夏圣霓毫不吝啬表达自己的感情。

宋桀声音笑开了花似的,更加温柔起来,“圣霓,我也是,想要早点把你娶回家,光明正大的宠你,爱你,呵护你。”

“难道,现在未婚夫的身份还不够你光明正大的宠了?”

夏圣霓同他打趣,笑容甜美。

“不够,我要成为你夏圣霓的丈夫。”想了想,宋桀握紧了手机,眉眼深邃,又补了一句:“独一无二的。”

这倒让夏圣霓想起来傅聿南在机场的自我介绍。

宋桀是何等聪明的人,看到夏圣霓和傅聿南一前一后从厕所的位置出来,再看到夏圣霓脖子上的红痕,也不难猜想出前因后果来。

只是他选择了沉默,他始终相信,圣霓的选择是他。

布莱登大酒店门口,一派豪华低奢。

宋桀同夏圣霓挂完电话,一直在门口迎接客人,注意是夏圣霓的车到了时,脸上笑意更甚。

夏圣霓一身挂脖黑色曳地长裙,裙摆上缀着亮片,仔细看时,才能看得清上面的竟是一副孔雀图。她身姿曼妙,带着一朵孔雀腕花的手轻轻提起来裙摆,露出裙摆下白皙灵动的双脚。伴随着她的每一步走动,那衣裙上的孔雀似是活了一般,在欢欣雀跃,优雅从容的跳舞。

她今夜很迷人。

宋桀险些看呆了,几步跨上前去,却忽然看到一抹黑色身影挡在了夏圣霓面前。

是傅聿南!

他什么时候到的,宋桀居然没有发现!难道就是在等夏圣霓的出现?

宋桀记得,他没有邀请傅聿南,两家人在帝都更没有什么生意上的交集。

夏圣霓也是一愣,瞪着傅聿南,“你想要做什么?让我过去。”

“你今天很美。”

傅聿南说这话的时候,眸光潋滟,随即唇边一朵灿烂的笑意绽放,在夜色中美不胜收。紧接着,他嗓音一寒,“美得我想要摧毁你!”

夏圣霓狠狠一震,皱眉骂道:“你疯了!”

宋桀见状不对,急忙走到夏圣霓身边,搂着她的腰,宣誓主权:“傅总,如果不介意,非常欢迎您参加这次晚宴。我跟圣霓要结婚了,今晚是补给圣霓的订婚宴。”

夏圣霓一出国就是五六年,原本是去深造,后来遇上了在国外担任宋氏公司分部总经理的宋桀,两人回国的事一拖再拖,直到宋桀把那边的公事忙完才回了国。两人订婚的事,双方家里甚为满意,只差一场订婚宴。

宋桀却觉得,他应该直接结婚。

听了宋桀的话,傅聿南饶有兴趣的“哦”了一声,看向酒店,“既然这样,今天两位的订婚宴,免单。算是我给二位永结秦晋之好的红包。”

帝都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布莱登,是傅聿南的产业?

宋桀微微有些震惊,但面上仍旧和善,不是风度的笑道:“傅总的心意我和圣霓心领了,只不过这份大礼,我们不能要。”

“那我该……”傅聿南一副认真思索的模样,眉头轻皱,眸中冷意一闪,睨了夏圣霓一眼,像是专门在问她,“我该送什么礼物好?”

“不必了。”夏圣霓见不得傅聿南那一副阴阳怪气的模样,她知道傅聿南是什么样的人。睚眦必报,想要的东西不择手段。她不知道他现在想要什么,也不清楚回国后第一天就频繁碰面是不是巧合,她只清楚自己想要嫁给宋桀的决心,还有……傅聿南给她的压迫感,让她总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失陪。”宋桀朝傅聿南点点头,搂着夏圣霓离开。

傅聿南转身看着他们的背影,一手摸了摸下巴,喃喃道:“夏圣霓,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他的笑容一瞬即逝,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冰冷如霜。转身,没入夜色。

夏圣霓有些不安,回头看了一眼,没见着傅聿南,心里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宴会就设在五楼的大厅,觥筹交错,衣香鬓影,上流社会能来的都来了。宋家在帝都这些年,正是红火的时候。夏家虽然也是豪门,但在宋家的门第和实力面前,就稍显弱了。

人人都说夏圣霓投了个好胎,夏家不曾将她当做联姻的手段,惯宠着她这个大小姐,礼仪教养更是没得说,那是比照着帝都第一名媛的标准培养的。撇开当初跟傅家少爷那段婚姻不说,现在同宋少的结合也是一大美谈。

捧着酒杯,夏圣霓另一手按了按跳得厉害的右眼,拉了拉宋桀的袖口,“宋桀,我有些累,想去旁边休息会儿。”

宋桀有些不放心的看着她,双手按在她的肩膀上,微微躬着身子,”是哪里不舒服?都怪我,订婚宴可以明天再举办的,是我太急了。“

“没事,我休息一会儿就好了,你去招呼客人,待会儿我让我妈过来陪我。别担心。”夏圣霓偏着头,在宋桀颊边落下一吻。

暗处,有一双锐利的眼睛紧紧盯着这一幕。

宋桀接过夏圣霓手里的酒,大拇指摩挲着她在灯光下有些发红的脸,宠溺道:“红酒养颜,却也不是你这么个喝法,去休息,待会儿过来找你。”

“好。”夏圣霓依恋的在宋桀手上蹭了蹭,笑容明媚靓丽,“我先去趟洗手间。”

从宴会厅出来,夏圣霓脸色渐渐变得冷肃。

怪异的是,此刻走廊里空无一人,就连服务员的身影也未见。她步履微沉,如同从森林里逃脱的暗夜精灵,又像是魔法城堡里高高在上的女王,误入凡间。

埋在她心里头的,始终有个隐患。如果昨天傅聿南不曾有那样出格的举动,她现在或许心安理得的过准新娘的日子,可如今的傅聿南,就她从新闻中了解的来看,在帝都可谓是只手遮天的地步。

她不允许自己的幸福受到半点伤害。

傅聿南太过霸道自我,他所不满的,是她当年离开时做的那件事吧?

长长吁了一口气,夏圣霓给宋桀发信息:宋桀,我们明天去领证。

对方回得很快:听你的。

夏圣霓轻松的笑了笑,手机还没放进包里,就被眼前的人吓了一跳。

傅聿南侧身倚着墙,清透明亮的灯光从他头顶倾泻下来,更衬得他一身黑色手工西服冷峻森严。如狼的眸子,阴沉沉的盯着夏圣霓的脸。

他没动,也不说话,英俊刚毅的脸没有半分表情。

深吸一口气,夏圣霓当做他不存在一般往回走。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一看到傅聿南,就觉得恐慌。这个男人只要一出现,天地间万物都要臣服在他脚下,像神话里走出来的阿努比斯,一双锐利的眼如同镰刀收割在凡人的灵魂。

没走几步,夏圣霓面前齐刷刷的站了几个黑衣人,不声不响的拦住她。

随之而来的,是傅聿南毫无节奏又慢条斯理的脚步声,一声一声,踩在夏圣霓削尖了的神经上。

“傅聿南。”她呵斥一声,已然是气急败坏了。

他却仍旧自顾自的走过来,仿佛没有听见她的话。

“你到底要怎么样?”夏圣霓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她情绪波动越大,就越容易让人钻了空子。

傅聿南此刻只离她一步之遥,比她高出一个脑袋,微垂着眼帘,居高临下的审视着她。忽而薄唇往右上方扬了起来,讥笑声从齿缝里如同利箭钻了出来,“我说了,你很美,美得我想要摧毁你。”

“你疯了。”

看着夏圣霓捏紧的拳头,傅聿南稍稍向前,握住她的手,轻轻掰开她的拳头,拿着她的手机瞥了一眼,直接扔到了地上,”明天要领证?“

“傅聿南,听说温芷琳已经回到了你的身边。”如果夏圣霓没有记错,当初傅聿南深爱的人,是温芷琳——现在红透半边天的娱乐天后。

“嗯。”鼻子里轻轻应了一声嗯,傅聿南并没有停止自己靠近的步伐。夏圣霓被堵得没有退路,冷声急问道:“该不会是因为当年离婚的事没跟你商量,被女人抛弃第二次,让你记恨到现在?”

相关文章:

异界超强进化小说 都市小说&(精彩全文阅读)【全章节】

做死你好不好小宝贝h_老婆愉情打电话让老公听

胯部长了个硬硬的东西按着就疼*小说矿工赵大刚

在床上被男票做哭是什么体验*阅读

按摩师用手指送我到高峰#男生第一次进入是什么感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