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来的欢喜全集全本/迟来的欢喜完整版免费

2021-12-31 19:37 · 新商盟

痛!

女人美艳动人的脸上好看的眉拧在一起,只觉得浑身不适,她不自觉的动了一下……

可这一动——

姜婠疼得几乎要叫了出来。

她的双手被一股强悍的力道压在头顶,让姜婠不安起来,试图挣脱束缚。

“姜婠!”

男人咬牙切齿的声音刮过耳膜。

姜婠挣扎得更加厉害。

下一秒,她只觉得身体一凉,心里不安越来越大。

“不要……”

姜婠嘤咛一声,媚骨天成,连她自己都暗觉不对劲,鬼压床的症状……怎么跟春梦那么像?还梦到自己被人强?

男人极其不耐烦的俯下身来,一手掐着她的腰,冷酷的唇角勾起讥诮,“姜婠,你不就是想要我这样对你么?现在装什么!”

就算是梦,姜婠也不允许被男人这般侮辱,她猛地睁开眼睛,幽深如井的杏眸中寒光乍现,抬脚就往男人身上踢。

却轻易被男人握住了脚踝。

他一点点用力,疼痛刺激着姜婠的神经末梢,她怔了怔,忽然意识到……

她根本不是鬼压床!更不是春梦!

而是……

“呵。”看着她分心,男人温热的手掌游鱼一般滑动,下一秒,男人得偿所愿地,姜绾却是一僵。

见鬼!

“啊!痛!”姜婠抬起手,推着身上毫不温柔的男人,她的第一次,竟是被这样稀里糊涂的夺去了,她气得咬牙,“混蛋,放开我!”

憋在胸口的半口气还未提上来,身体却被男人死死控制住,接下来的时间,姜绾几乎每秒都处在晕厥的边缘。

这男人,是有多饥渴!

然而,很快的,姜婠便晓得,这男人不是饥渴难耐,是厌恶至极才有的敷衍!

男人和女人力量的悬殊,让姜婠的挣扎反抗看起来毫无意义。她索性破罐子破摔,她不好过,伤害她的人也别想逍遥!姜婠涂着红色甲油的手,在挣扎片刻后,落在了男人的腰上。

“呵,果然是A市有名的狐狸精,这么快就懂得取悦人了?”

取悦你个头!

姜婠在心里暗骂,咬着下唇不呻吟出声音,一双如黑玉般莹润的杏眸紧盯着男人的脸。他的五官如精雕细琢的艺术品,棱角分明到无可挑剔,在房间昏黄的光线里,幽深的黑眸中不见情欲,薄唇更噙着冷漠倨傲的弧度。

但是——

帅又如何?

外头衣冠楚楚,床上脱衣禽兽。

“你到底……是谁?”指甲掐进了男人的肌肉里,未见他露出半分疼痛的神色,姜婠却是要丢盔弃甲了。

“姜婠。”他叫着她的名字,眸中带着极度的厌恶嫌弃,“你的目的达到了,我们离婚。”

“离婚?”

现在跟她说离婚?

姜婠越发搞不懂状况了,她滑动手臂,在他的背上留下长长的一个抓痕,指甲里似乎有着从他背上刮下来的皮肉。但是男人毫不在乎,像是在报复一般,越来越孟浪。

“你不就是想要爬上我的床么?你做到了,我莫琰从未这般厌恶过一个人,姜婠,你是第一个。明天,我们离婚!”

男人把离婚两个字咬得极重。

姜婠此刻已经紧绷到了极点,几乎要晕过去。这次,她没有报复,只是下意识的,抓紧了男人的手臂,嘴里喃喃重复着他的名字:“莫琰!”

男人低吼一声:“闭嘴!别叫我!”

他从未见过这般不知廉耻的女人,他的名字从她口中吐出来,简直就是侮辱!

姜婠喘着气,努力平复自己,脑海中不停的搜寻着男人的信息,以及这荒唐一幕的始因。

却是无果。

片刻,男人开始穿衣服,瞥见床上并无落红的印记,一张俊脸黑了个透。

离婚势在必行,他一刻也不想看到这个女人。

顺着他讥讽的目光,姜婠掀了掀被子,却在下一秒惊坐了起来!

“我不是处?”

男人睨她一眼,姜婠神色间有着极难克制的惶恐和紧张,看起来并不像作假,但事实就摆在眼前不是么?

“莫琰,你告诉我,这到底怎么回事?”姜婠神色倔强,不示弱的紧盯着莫琰的一举一动,但捏紧被子的手微微颤抖。

“姜婠。”莫琰已经穿戴整齐,站在床前,难得的轻柔唤她,如画的眉目间笼罩着阴鸷的寒气,“全市出了名的狐媚子,你不觉得,你是处,才更好笑么?”

姜婠再次愣住。

全市有名的狐媚子?

姜婠反复琢磨着莫琰的话,也开始穿戴起来。她动一下都觉得疼,那男人却一派矜贵优雅。

打量着这间房,姜婠不得不承认,房间布置得很有格调,低调内敛又处处透着奢华,如同它的主人一般自成贵气。

“你说你叫莫琰,是A市赫赫有名的莫家?”姜婠试探出声。

莫琰瞥了她一眼,不明白这女人在装什么,冷冷说道:“姜婠,你不累么?”

姜婠好看的杏眸眯了眯,这男人绝对不是在关心她。

“不过也是,身经百战的女人,要也要不够,怎么会累。”莫琰定论。

“我觉得你有被害妄想症。”姜婠攥紧了手,凑到莫琰跟前。

女人身上有着浓郁的香味,莫琰眉头一皱,嫌恶的推了姜婠一把,又看了看自己的手,仿佛碰到了垃圾无比膈应。

“你最好识相点。”莫言警告,顿了顿,又说:“离婚协议书今晚就签,签之前,你想好要多少分手费。”

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的男人!

“不是明天签么?”姜婠忍着怒气揉着肩膀,语气已经十分不耐烦。她掌握的有利信息太少,这男人的嘴巴又硬,什么都不肯透露,一口一个离婚,她什么时候跟他结婚了?

莫琰不理她,打电话让管家把离婚协议书拿进来。

姜婠索性盘腿坐在了地毯上,杏眸中冷沉一片。

她一觉醒来便在莫琰的床上,被他夺了第一次,被他指着鼻头骂,被他逼迫离婚。按照他的逻辑,结婚后他应该是第一次碰她,而她没有落红。

难道今天是大婚之日?

为什么她毫无印象?

管家已经走了进来,垂首低眉把协议书递到莫琰手边,不时看向坐在地上的姜婠,目光里是毫不掩饰的讨厌。

连一个佣人都这么讨厌她?

姜婠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声音清脆,带着似笑非笑的凉意,“莫琰,你是不是不行啊?”

她的话音刚落,协议书已经砸到了脚边。

“姜婠,别挑战我的耐性。你不是处的事我可以不追究,签了字,钱不是问题。”莫琰居高临下。

这居然是他跟她说话最多的一次,而姜婠表现得,似乎也隐隐透着不对劲。不过,莫琰并不在意这些。

“嫌弃我,还要上我?”姜婠低声一笑。

她就是要逼他跳脚,看他炸毛,一个人在情绪激动的时候最容易暴露弱点不是么?

可是——

莫琰冷漠的扬了扬唇角,讥诮满满,冰沉冷峻的脸上挂着阴沉沉的笑,他走到姜婠面前,口吻不可一世又压人一头,“所以你看,姜婠,为了踢开你,我做了多大的牺牲?”

他的牺牲?

这两个字眼狠狠的刺了姜婠一下,她站了起来,一脚踩在那个离婚协议书上,不温不火的睨着莫琰,似挑衅也像挑逗。

莫琰不动。

姜婠又觉得不解气,把协议书捡了起来,撕了,本想往莫琰身上砸,但摄于他凛冽的气魄,怒气更增,把碎纸胡乱一扔。

“忘了提醒你,书房里还有很多份。”

“……”姜婠觉得自己肺都要气炸了,这个男人怎么能这么无耻?

踢了沙发一脚,脚尖的疼痛让姜婠更郁闷,她走到门口,回头无比阴寒的看了房间里的男人一眼,警告道:“今天的事你最好别说出去,否则,我不介意拉着你莫家陪葬。”

不管结婚的事是不是真,姜家素来注重声誉,要是知道她失身给一个陌生人,还不得把她给剥皮了。

身后传来一声轻呵,讽刺,嘲弄,不屑。

姜婠想要转身抓花那个男人的脸,但打开门,莫家豪华的别墅,便让她没了那样的心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莫家这样的大家族,不是现在孤身一人的她能得罪的。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想着,姜婠一路询问佣人才顺利走出大如宫殿的莫家。

身上空空如也,姜婠是一路走到市中心的,一个小时的路程让她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大概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才遇到这么一个极品男,害她落到如此境地。

抬头,看到毕普路的招牌。

姜婠不动了。

这哪里还是她印象中那个四合院聚集古色古香的毕普路?

这里高楼林立,川流不息。

她努力的眨了眨眼睛,难以置信的问一个路过的学生妹,“小妹妹,请问这是A市的毕普路吗?现在是哪一年啊?”

学生妹看着两人头顶的路牌,回答说:“是啊,现在是2013年啊,姐姐你怎么了?”

轰!

“老子被穿越了!”许多模糊的画面像城市列车一样肆无忌惮在脑海里穿梭,姜婠头痛地惊呼。

这城市在五年的时光里已经翻天覆地的变化,姜婠是凭着记忆找到姜家的。

脚底被磨起了泡,但比身体的疼痛更让人惊慌的,是被穿越的事实!

她的身体竟让人占用了整整五年!

黑色雕花大门内,姜家的佣人走了过来,看到姜婠后如避蛇蝎的跑回了别墅主楼,大叫着:“小姐回来了!太太,小姐回来了!”

她回来了不是应该先开门么?

半晌,姜家的管家终于慢悠悠走了过来,看到狼狈的姜婠,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叹了一口气,“小姐,太太说了,除非您能让莫先生回心转意,否则的话……”

“否则就不让我回姜家?”

“不是。”管家摇头,“否则就让您离开姜家。”

犹如雷击。

一天之内,姜婠只觉得自己已经遭受了好几道晴天霹雳,管家说的离开,绝对不是出个门这般轻松,而是被姜家断绝关系。

真狠。

但姜婠又有些无可奈何,谁让她被穿越了呢?

管家看出她的窘迫,递给她一些钱,叹息道:“小姐,你是从莫家逃跑出来的吧?”

“嗯。”姜婠接过钱,只觉得烫手,她居然沦落到了要管家施舍的地步。但装逼作死又是另外一回事,她现在很需要钱。

“管家伯,谢谢。你能告诉我怎么到莫家吗?”

姜婠语气诚挚。

管家楞了楞,小姐这五年来对他可不亲近,对佣人们更是颐指气使趾高气扬,现在态度诚恳谦和了,肯定是在莫家受了不少苦。

得了管家的帮助,姜婠回到了莫家。

夕阳笼罩着钢筋铁骨的城市森林,往日熟悉的路标如今也变了味道,物也不是,人也不是。

被穿越本就是一件神乎其神的事情,她遭受的变故和白眼,要向谁去讨要?

越想越为憋闷。

莫家大如宫殿,此时更像一个无底洞,姜婠却不得不闯。

大门口的佣人看到她回来,比姜家的佣人反应更甚,握着电话慌张的通报:“姜小姐回来了!”

姜小姐?不是莫太太?

姜婠头不由更大。

莫琰此时在书房看书,姜婠的离开让他心情不错,但下一秒,佣人的通报便让他烦躁起来。

他站在阳台上,夕阳为他整个人镀上一层温暖柔和的光。

姜婠走在石阶上,断了后跟的红色皮鞋被她拎在手里扑闪着明媚的光。

她背光而来,脚步轻盈,素颜仍旧精致,少了美艳,整个人因为对未来的迷茫而陷入了一种郁结之中,平添几分清丽优雅。

两人视线在空中交汇。

姜婠不喜欢仰头看人,淡淡的移开目光,忽然计上心头,嘴角笑意一闪而过。

只见她脚下的步调越来越虚浮,身子竟是重重倒了下去。

静!

世界死寂一般,所有人的呼吸都凝住了。

她身后的佣人没有莫大少的吩咐不敢上前。

良久,阳台上的男人转身下楼,锃亮的皮鞋踢了踢姜婠的手,不见动静,又瞧见她有些灰败的脸色,这才抬手让人把她抱上了楼。

莫琰重新坐回书房,却再没有了看书的心情。

“备水,洗澡。”

与姜婠同处一个屋檐,他总觉得浑身不爽。

莫琰在姜婠走后洗了不下三次澡,现在又要洗,管家只觉得少爷的洁癖在遇到姜小姐后更为严重了,不由得说了一句:“又洗……”

“你有意见?”莫琰一记冷眼砸了过来。

管家沉默着出了书房。

烦躁挥散不去,莫琰走到姜婠的房间,站在她的床前,皱眉打量她。

令他震惊的是,姜婠的眼角竟然挂着眼泪。

“呵。”莫琰嗤笑一声,觉得自己一定是被这女人折磨疯了才来看看她死透没,当他转身要走,手却被人拉住了。

回头,对上姜婠有些委屈的眼神。

“怎么不继续装晕了?”他出声讽刺。

姜婠拉着他的手更紧了几分,小心说道:“你进来我才醒的。”

莫琰甩开她的手,眉头皱成了川字,用一种鬼才信你的眼神看着姜婠。

“老公……”她有些发干的菱唇掀起,竟轻柔迷恋的叫了莫琰一声。

莫琰别扭的看着她,恨不得把她喊出来的两个字塞回她嘴里,但又做不到,他现在连看她一眼都觉得烦了,索性不理,快步走出了房间。

害羞了?

姜婠不放弃,跑下床,追着莫琰喊:“老公!”

“老公!”

管家从温泉房回来,看到姜婠追着莫琰一直喊老公,只觉得头皮发麻,这姜小姐怎么回事?从前还晓得避讳,现在好了,这么刺激少爷,少爷肯定得撕了她!

相关文章:

首席职员|宝贝趴下去腿张开,错位沉沦中的女教师

小说[毒妃当道:皇上,请接招]全本章节阅读~

灌满浓精上课 宝贝我还有一半没进去

慢慢顶破还是一次进去,两个人不能一起看病吗

百合小说|上神不行了——娇儿好痛h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