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娇妻强势宠【天价娇妻强势宠】小说(免费无弹窗章节全文列表)

2021-12-30 20:31 · 新商盟

送走林安雅之后。陆霆骁拨通了一个许久未拨的号码。

嘟嘟嘟……

在响起第三声后,那边懒洋洋的接了起来。

“喂,谁啊!耽误老子睡觉!不想活了啊!”

“是我。”

“卧槽!”电话那头立刻精神起来。“霆骁?几百年不见你给我打一次电话,今天是什么风?”

“邪风。”陆霆骁面无表情,西装包裹的笔直的双腿肆意搭在面前的茶几上。“有件事情需要你给我查一下。”

“说吧!”祁帅那头打了个哈欠。“是哪家公司这么触霉头得罪了你,我这里可是有东城任何一家公司的黑资料。”

“包括陆氏?”

“没没没。”祁帅哪里敢承认啊。“除了陆氏集团没有,其他的我都有。”

“不是让你查公司,是查人。”

“人?”祁帅好奇了。“男人女人?是商业圈的吗?”

“林诗瑶。”陆霆骁眸色深沉。“林氏集团的千金。”

“她?!”祁帅愣了一下。“她不是在钻石娱乐会所被以两个亿的高价给拍卖了吗?”

“这用你说?”

“那你想知道什么?”祁帅没懂。“想知道她的感情史?不就是十九岁的时候和你谈过恋爱。之后就是与许氏集团董事长的儿子订婚接着又被退婚的事情?”

“只有两段?”

“你还想要几段?”

“……”

“你很莫名其妙啊。”祁帅的声音听起来很不自然。“这些事情你不是应该都知道?怎么还来问我。”

陆霆骁脸黑到了极致,手指的关节都卡卡作响。“她为什么会患上精神疾病?”

“啊?”祁帅这一次被问出了。“等等?你说她是精神病?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我得花时间去查一下。”

“查。”陆霆骁咬牙切齿的说出这一个字来,一脚将茶几上的茶杯踹在地上,看着它们碎成一片片才收回视线。

祁帅立刻收线!连个敷衍的再见之类的话都没说直接将电话挂了。

管家将手中的病例交给大少爷。“少爷,这是病例。”

陆霆骁连看都不看一眼直接起身,大步流星的朝着门口走去。“备车去公司,楼上的女人照顾好。”

门。

开了。

林诗瑶迅速蜷缩一团,双眼惊恐的盯着门口瑟瑟发抖。她害怕是他,因为这段时间的折磨已经蚀骨入心,让她对他产生了恐惧感。

“林小姐不要怕。”李保姆带着和蔼的笑容动了动手里的干净衣服。“我是来为你换衣服的,不会伤害你。”

林诗瑶唇畔发白,当看清楚来人不是她后,一直紧绷的心里终于可以松懈下来,泪水顺着眼角缓缓滑落。

李保姆来到林诗瑶身边,不由得叹气。“你已经很多天没有换衣服了,我来为你换衣服吧。”

她哪里是很多天没换衣服?自从那个红沙曼被扯开以后,她就再也没有过一件可以遮体的衣服……

李保姆是过来人,见她还在害怕,先是握住她的手,接着又将她有些凌乱的发丝撩起在身后,为她梳理打理。

“我女儿和你差不多年纪。”她满脸心疼。“我知道,这段日子苦了你了。以后会慢慢好起来的。”

“以后……”林诗瑶轻咬唇畔,听见这两个字后,浑身颤抖的更厉害了,仿佛眼前是一片黑暗,看不见光明。“我还有以后吗?”

“当然有。”李保姆尽量克制眼泪,为她穿衣服。“你还这么年轻,以后有更好的生活等着你呢。”

“陆霆骁他……”

“少爷出去了。去了公司,具体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

林诗瑶在听见他不在家后,一直紧绷的心终于能松懈一小会。

然而。

当她听见沉闷的脚步声时!身子又再次蜷缩起来,比之前抖的更厉害了!

咚咚咚。

管家的声音从门板处传来。“少爷吩咐过,要为林小姐上药。”

“来了。”李保姆来到门口悄悄地开了一个小缝隙接过药。“我现在就给林小姐上上。麻烦您了。”

管家没有再多说什么,迈着沉闷的脚步下了楼。

李保姆回过头来看着林诗瑶那张苍白的脸。“管家来送药的,看来少爷心里还是有你的。”

林诗瑶声音嘶哑。“我不想上药……求求你……不要给我上药。”

“不上药怎么能行呢?”李保姆来到她身边。“你看你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如果不上药以后说不准会落疤。”

“不要……”林诗瑶脑海里顿时划过陆霆骁那双阴霾的眼以及那可怕的力度。“我不想上药……我真的不想……”

“诶。”李保姆见状不由得叹气。“真不知道少爷到底把你怎么了,让你这么害怕,连上药都会恐惧。”

林诗瑶紧闭双唇,无声的哭泣着。她不敢回想过去几天发生的事情,那是如同噩梦般的存在,痛不欲生的存在。

李保姆将药膏轻轻的涂抹在双手上,接着,动作轻柔的擦拭在她受伤的地方。

林诗瑶只觉得腿部传来一阵清清凉凉的触感,下意识的看向她。

“没事的。”李保姆安慰道:“我保证不会弄疼你。”

上过药后。李保姆又为她重新换好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她为她洗漱打扮了一番,这才让她苍白的脸蛋有了一丝丝的生气。

“看来你还需要一段时间的恢复。”李保姆叹到:“所以啊,这段时间尽量不要惹怒大少爷,你才会有好日子过。”

林诗瑶无奈的摇摇头。她知道,即便自己什么都不做,陆霆骁依然会很生气。

毕竟对于他来说……

三年前所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一把刀子,深深地扎在心里的最深处。挥之不去,拔不掉,让他每每想到都会增加恨意。

李保姆见状也不好多说什么。“那我就先出去了,如果林小姐有事情的话可以随时喊我。”

林诗瑶下意识的抓住李保姆的衣摆处,虚弱发声。“我好饿……”

“饿了吗?”李保姆听闻后倒是松了口气。“知道饿就好,我现在去给你准备吃的,很快回来。”

林诗瑶呆滞的坐在椅子上,望着镜子中憔悴的自己,眼泪已经干涸了。

她不记得在这七天里她究竟求饶过多少次,她也不记得,在这七天里她流了多少眼泪。

她不恨陆霆骁。但是她却深深地痛恨自己,痛恨自己的懦弱而害死父亲害的公司转让她手。

咚咚咚。

李保姆回来了。

“林小姐,这是中午刚刚做好的,你尝尝味道。”

“谢谢。”林诗瑶接过李保姆手中的碗,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她太饿了,饿的她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了……

陆氏集团办公室。

陆霆骁双眼死死地盯着办公桌上的两张请帖,脸色铁青铁青。

接着。

一通电话打开。

“霆骁啊。”是许总的声音。“我送你的两张请帖你可有收到。”

“收到了。”

“你应该会来的吧。”许总笑道:“也一定会带林诗瑶出席吧。”

“谁说我会去。”

“你不来吗?”许总的笑声立刻没了。“我家只有逸晨一个儿子,结婚这种大事,不管怎么说你都是要赏脸的。”

“如果我不赏脸呢?”

“陆霆骁!”许总重重叫了他的名字。“你别忘记当初陆氏集团险些出事的时候是谁帮了你。”

“我记得。”陆霆骁食指的戒指散发着幽幽的光泽。“我陆霆骁向来睚眦必报,当然,有恩也会报。”

“这才对啊……”

“但……”他话锋一转,眸色凌厉。“报是要有底线的。”

“你什么意思?”

“这些年陆氏集团没少给你们许氏集团好处。我认为,恩,还完了。”

“过河拆桥?”许总不乐意了。“如果没有当初我的帮忙你们陆氏集团早都已经垮掉了!”

“所以。”陆霆骁语气加重。“给了你三年的好处,别得寸进尺。”

“你……”许总声音被气的发抖,但估计是顾忌他的脾气,又不好当场发作。“恩这种事情怎么能用金钱来衡量。”

“为什么一定是她?”

“她是林安雅唯一的亲人。”许总知道与他多说无益,反而会让他更加的被动。“三天后会在星河国际举行婚礼。会给你们两个留贵宾席位,恭候到场。”

“嘟嘟嘟嘟……”

许总在交代完后立刻挂断了电话,生怕陆霆骁会反悔一般。

陆霆骁眸色越发幽深。一个一个都在找林诗瑶?莫不是她身上还有其他利用价值?是自己不知道的?

嗡嗡嗡。

电话再次响起。

白秘书刚好推门而入。“陆总,到开会时间了。”

陆霆骁扫了一眼来电显示是管家。他皱着眉头按下红色按钮。

“开会。”他气场强大的离开办公室,沉着脸朝着会议室走去。

会议室里。各个部门的总监一一的汇报最近一个星期的工作。

他们言语都极其的简短,直接挑重点说。

看来这应该是陆氏集团的一贯作风。不浪费彼此的时间。

陆霆骁端坐在最中间的位置,一双深邃的眼眸冷冷的落在汇报工作者身上。

他一言不发,浑身周围都溢出一股冷冽的气场。似乎随时随地都会发火一般,让会议室的气氛变得异常的压抑。

“不对。”

“什,什么不对。”财务总监正在汇报工作,听见陆总当啷来了这么一句,吓得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陆总是觉得哪里不妥……在汇报之前我已经做过不下于十次的校验了。”

陆霆骁没有回复,反而叫来了白秘书。

“将我私人手机拿来。”

白秘书:“是。”

财务总监凌乱在原地,他双腿不断地打颤,根本不知道喜怒无常的陆总究竟是怎么了。

白秘书拿回私人电话后。

陆霆骁指纹解锁,给管家打了过去。

“少爷。”管家迅速接起电话。“出事情了。”

“什么事。”

“林小姐自杀了。目前人在市医院,您看什么时候来一趟。”

“死了?”

“没有。”管家声音发抖。“还好发现的及时,不然的话就真的抢救不过来了。”

“我要你们这群饭桶干什么?!”陆霆骁暴怒。“连个人都看不好!”

“对不起少爷。”管家难辞其咎。“我愿意接受任何的处罚,这一次是我的失职。”

陆霆骁直接挂断电话,冷冷的注视着财务总监。“你,继续汇报工作。”

财务总监颤抖着接着往下汇报,他舌头都在打颤,看的出来他很惧怕陆总。

“关于今年我们财务部的规划与走向大体是这样的……”

“废物!”

陆霆骁猛然起身。吓得财务部总监差一点就尿了裤子!

“陆……陆总……”

财务总监颇有一种今天出门没看黄历的后悔感。

“我,我还没汇报完……”

“今天会议到此结束。”陆霆骁冷冷的留下这句话,大步流星的离开了会议室。

财务总监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冷汗直流。“陆总今天这是怎么了,哇,简直要吓死个人……”

市医院VIP病房。

陆霆骁满身怒气的推门而入!

当他看见林诗瑶眸光呆滞的盯着天花板时!怒火,似乎更上一层。

“自杀?”他来到她身边,一把扼住她下巴。“你是我花钱买回来的商品!居然敢自杀?”

林诗瑶就像是感觉不到痛楚一般,任由他捏着,没有聚焦的双眼始终望着头顶的方向。

“少爷。”管家见状不由得出来解释。“医生说林小姐受到了惊吓,现在意识还不是很清楚。”

“惊吓?”陆霆骁大手越发的用力。“敢自杀的女人竟然还会怕?”

然而,不管他如何用力她都没有反应,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眼睛一瞬不瞬。

“林诗瑶,你又在玩什么把戏?”

“少爷。”管家很是担心。“医生说林小姐现在需要静养,因为她已经患上了抑郁症。”

“抑郁症?”陆霆骁忽而松开手,眼神凌厉的看向管家。“是来陆家之前得的还是来之后。”

“应该是之前……”管家皱眉。“医生说她患有抑郁症有段时间,不像是近期才得的。”

“给钻石城老板打电话。”陆霆骁眸色阴沉的骇人。“如果不给个满意的交代,我让他明天就关业大吉!”

床上的林诗瑶忽然身体抖动了一下,像是受到惊吓后的后遗症。

陆霆骁浅眯眼眸捕捉到她这一小细节。“钻石?钻石私人会所?”

林诗瑶抖动的更厉害了。“不,不要打我……”她嘴里呢喃。“我,我错了……不要打我……”

“该死的!”陆霆骁的手重重的握成拳头!一切都印证了他心里的猜测!

管家见状迟疑了一下。“陆总。电话还打吗?”

“打给祁帅。”陆霆骁改变了主意。“我要钻石会所今晚就关业大吉。”

半夜十一点。钻石私人会所因一些指控罪名而被警方带走。

张总在被逮捕的时候还一直发狠。“你们知道我是谁?就这么带走我?信不信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警方哪里会惯菜?“管你是谁,犯了法就必须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不远处的祁帅见状默默地为张总默哀了几秒钟。接着开车劳斯莱斯幻影跟了上去。

抵达警察局后。他见到了张总。“张总,别来无恙,你应该记得我是谁吧。”

“你是……祁帅!”张总在见到他后眼神惊恐起来。“为什么?我不记得我做过什么得罪你的事情!为什么要这样针对我?”

“不是我针对你,是陆霆骁要针对你。”祁帅实话实说。“你可知道他为什么好端端的要针对你吗?”

“为什么?”张总更不懂了!“前段时间他才从我手里买了一件商品!难道是商品出问题了?所以才……”

“猜对了。”祁帅见他是个聪明人,干脆直奔主题。“那件商品在得了抑郁症,医生检查不是近期得的而是之前。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不知道。”张总的确不知道。“她被送来的时候就是那个样子!我不知道她有抑郁症啊!我如果知道的话说什么也不会收她,更不会卖给陆总!”

“那我换个方式问你。”祁帅嘴角始终勾着没有温度的笑意。“是谁将林诗瑶送到你的会所的。你又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敢将她收进去的。”

“这……”张总迟疑了。“我们做这种交易的通常都是要保证客户的隐私的。”

“是吗?”祁帅不以为然。“换做是警察问你你也会这样说吗?”

“我……”

“张总。”祁帅语重心长。“只要你实话跟我说,我说不准还会放你一马。你想想你是什么身价,为了包庇一个客户而损失了自己的利益,值得吗?”

“是林安雅送来的。”张总在权衡过后脱口而出。“她身后有许家的撑腰,因此我才敢收的。”

“果然是这样。”祁帅早就猜到会是这样,但是他更喜欢听张总亲口说。“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真的不知道林诗瑶有抑郁症。”

“我发誓。”张总整个人都快哭了。“我们店铺的信誉可不是开玩笑的!你能不能跟陆总通融一下,我愿意赔偿他两个亿,只求他放过我。”

“你见他放过谁。”祁帅遗憾起身。“得,既然知道了我想知道的,那也就不留在这里了。”

“你别走!”张总挣扎着要起身!奈何手腕的手铐让他几次都跌坐回去。“你答应过我,只要我说实话你就放过我的!”

“我放过你了啊。”祁帅摊开双手,笑起来该死的帅气。“可是陆霆骁不放过你啊,与我无关啊。”

“你……你居然敢骗我!”

“嗯,骗了。”祁帅眸色一沉,笑容加深。“可你拿我没办法,因为你马上就要接受法律对你的制裁。”

“我就算进去也要拉着你和陆霆骁!”

“好啊。”祁帅没在怕的,他单身插兜,雅痞的凝视着那边的张总,嘴角一丝快意。“我倒是要看看你是不是真有那么大的本事,可以将陆霆骁拉下水。”

“你……”

“走了。”祁帅嘴角勾着迷人的弧度,离开了审讯室。

张总一个人气的发疯狂叫!“祁帅!陆霆骁!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的!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黑色劳斯莱斯幻影上。祁帅点燃一根香烟,重重的吸了两口。

烟圈弥漫在整个车厢里,渐渐地,车里仿佛有一层薄薄的雾,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看见一头金灿的短发。

“还真是孽缘呢。”他的声音低低的,仿佛带着丝丝入扣的惆怅。“三年后没想到你们两个又在一起了。林诗瑶,你是不是上辈子回头把脖子扭断了,才换来今生你和陆霆骁两个人之间的孽缘?”

真是造化弄人。

他不禁感叹。

他犹记得三年前遇见林诗瑶时,她那单纯的模样。

再看如今……

落魄成这副模样,叫人不忍心看下去。

嗡嗡嗡。

他给陆霆骁打了回去。

“张总的私人会所已经被查封。他也会受到牢狱之灾。”

“嗯。”

“就一个嗯?”祁帅不满的将烟头用力掐掉。“我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既然放不下林诗瑶,又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你心疼了?”

“我心疼个屁啊。”祁帅皱眉,没想到他的心思竟然被他轻而易举看穿,甚至还要戳穿。“她是你的女人,轮得到我心疼?”

“你知道就好。”陆霆骁声音冰冷。“关于她的那张病例,调查的怎么样了?”

“调查出来了。”祁帅眸色阴霾,一字一句回道。“是在你们分手后没多久患上的抑郁症。”

“你确定?”

“当然。”祁帅的手紧紧地握着手机,像是要将它捏碎一般。“我什么时候情报不准过?”

“知道了。”

“对了。”祁帅强行压抑着心中那快要溢出来的情绪。“三天后林安雅和许逸晨的婚礼你会出席吗?”

“会。”

“那林诗瑶。”

“也会。”

祁帅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她现在的身体状况真的适合出席?会不会对她来说太残忍了?”

“残忍就对了。”陆霆骁语气不善。“从前一直都是温室的花朵,也该见见世面了。”

“可她……”

“你还喜欢她。”陆霆骁这句话不是疑问句而是笃定句。“三年前你没戏,三年后你更没戏。”

“男人有些时候太聪明了不好。”

“废话真多。”陆霆骁不爽挂断电话。鹰隼般的视线落在病床上正在熟睡的人儿。她整个人看起来消瘦了不少,也憔悴了不少。微微皱起的眉头,淡淡的萦绕着哀愁。

“死很容易。”他忽然开口。“但我不允许你死,我要你痛苦的活着。”

他迈着很稳的步伐来到床边,拨弄她垂在脸颊的发丝。“你家人惨死,公司移主。就这样死了,你甘心?”

他没有了往日的戾气,连在与她说话时,声音都不觉得轻了几分。

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这奇怪的行为。又或者,他知道,只是故意装作不知道。为了隐藏心里的那份执拗的情感。

相关文章:

我给女同桌下迷情药|我的老师穿皮裤,好硬

被陌生人开我小嫩苞 被民工玩的校花公车

约了个毛都没长齐的|街头采访女生理想尺寸

男受被各种道具调教:啊再深点啊在厨房用力

有什么方法去泡已婚女人*男生插曲女人下面的样子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