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我的犬神师傅》全文章节の完整版

2021-12-30 19:37 · 新商盟

“都理解了什么?”老狗眼中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

“这个——这个。”明扬挠了挠脑袋,脸上满是不好意思。

“说啊,这有什么好扭捏的。”老狗有些迷糊地问道。

“其实我一句都没有理解。”明扬扭扭捏捏地说道。

老狗不由地瞪大了双眼,“你说什么?一句都没有理解?”

老狗有一种头疼的感觉。

笨也不是这个笨法啊?

“这能怪我吗?”明扬一脸委屈地说道,“你说的重为轻根,静为躁君,这都什么玩意啊?”

“文言文你听不懂?”

“我的文言文很渣。”

老狗好一会才道,“我现在逐字给你解释。”

没办法啊!

明扬对老狗有恩,它得还了这恩情。

这就是所谓的因果啊。

哪怕明扬是个白痴,他也得认了。

否则将来心境不满,如何冲击更高境界?

就这样大约过去了一个小时之后明扬的眼中终于流露出了一丝明悟。

“你说的我大部分都懂了,但是现在怎么修行呢?”明扬轻声问道。

“龙象决每一个字都蕴含着难以想象的奥义,从今天开始你每天早上晚上都需要体悟一个时辰。”老狗轻声道,“我现在教你如何打坐?”

“打坐不就是这样吗?”明扬说着就盘起了双腿。

老狗看到明扬打坐冷笑道,“你把打坐想的太简单了。你打坐姿势的一点点差异,产生的效果都能天差地远。”

“还有这么多讲究?”明扬一怔道。

“讲究多了去了。”老狗淡淡说道,“我为何第一时间开拓你的脑域?就是因为修行需要超绝的资质。这个资质一个指的是天赋血脉,另外一个指的就是天资了。”

“我有没有天赋血脉?”明扬忙问道。

“你觉得你有什么天赋血脉?”老狗戏谑地问道。

“我——我有龙族的血脉。”明扬想了一会,突然想到了什么。

“龙族血脉?”老狗一惊。

龙族!

这可是金字塔尖的存在啊。

过去了十几个呼吸之后老狗的声音之中满是不可思议。

“你体内真的有一丝龙族的血脉。”老狗惊疑不定地看着明扬道。

明扬吓了一跳。

他的体内真的有龙族的血脉?

难道说龙族的传人,这句话不是坑人的?

明扬觉得自己知晓了一个天大的隐秘。

“不过这丝血脉可以忽略不计。”老狗随即又道。

“可以激活吗?”明扬忙问道。

“以龙血刺激,或许能激活。”

“那去找龙血。”

“你以为龙血到处都是吗?”

“那你能找到龙巢吗?”

“干嘛?”

“你去龙巢盗一些龙血不就是了。”

听到明扬说这句话老狗觉得牙齿生疼。

这孙子?

坑爹呢?

龙族这等存在哪里是自己能染指的啊?

“人族的血脉没有多少优势,但是却存在着极大的变数。”老狗压抑着怒意道,“龙血什么的就不要奢望了。”

“你是不是怕龙?”明扬试探着问道。

“怕毛?爷又不是没有跟龙干过架?”

“我不信。”明扬摇头。

“你要怎么才能相信?”老狗是个暴脾气的主,听明扬这样说顿时急了。

“除非你给我弄来龙血。”

老狗不接话茬了。

他发现明扬这家伙很腹黑。

“老狗。”明扬看到老狗不吱声了便试探着喊了一句。

老狗顿时炸毛了,“你喊什么?”

“狗爷,狗爷,狗爷。”明扬嘿嘿笑道。

“狗爷我累了,你自己玩吧。”

“狗爷,你就教我这些东西?”

“你还想学什么?”

“没有一些强身健体的功法吗?”

“龙象决就是最好的炼体功法。”

“你确定?”

“明天你就能体会到龙象决的好处了。”

明扬心中顿时期待起来。

不过一看到桌边的课本明扬就忙拿起历史看了起来。

不能浪费时间啊!

就这样看到大约十一点的时候明扬听到了争吵的声音。

“二嫂,明扬还在家呢。”李翠看着面前的身影哀求道。

闻言站在李翠对面的中年妇人掐腰说道,“明扬在家跟我有什么关系?”

“明扬可是你的侄子啊。”李翠有些心酸地说道。

这位可是明扬的亲大姑啊。

“我可没有那么废物的侄子。”方海琴看了一眼远处走来的明扬淡淡道。

“我不许你这么说明扬。”李翠眼睛一瞪,愤怒地说道。

方海琴可以说她,但不能说她儿子。

“怎么?要跟我干仗?”方海琴说着就撸起了袖子,“来来,我看看你是不是涨本事了?”

方海琴涨的五大三粗,是这些妯娌最彪悍的,三五个娘们都不是她的对手。

李翠小胳膊细腿的怎么可能是方海琴的对手?

但是人争的就是一口气。

李翠解下来了围裙正要干仗,不过却被明扬拦住了。

“妈。”

李翠这才注意到了明扬。

“明扬,你回你屋学习,这没你什么事。”李翠一边说着一边就推明扬。

明扬牵住了李翠的手,“妈,我长大了。”

李翠一怔。

旋即眼中就蓄满了泪水。

自从明扬的父亲失踪之后家里的重担就压在了她一个人的身上。

这些年过地有多辛苦唯有李翠才知道。

“大姑。”明扬看着方海琴喊道。

方海琴蹙眉道,“别以为喊我一声大姑就可以不还钱了?”

“我家没想过赖大姑的钱。”明扬轻轻摇了摇头道,“大姑在这里稍等片刻,我带着我妈妈去筹钱。”

“你妈这些年把认识的人都借一遍了。”方海琴呵呵笑道,“你觉得现在谁还敢借给你家钱呢?”

“这个就不用大姑管了。”明扬压抑着怒火,一字一顿地说道。

“我说明扬你今年也18了,也是时候出去打工赚钱了。”方海琴接着说道,“否则就靠你妈给人家帮厨,这辈子能不能还清欠下的债,都是个问题?”

“这个就不劳大姑操心了。”明扬说着就带着李翠离去了。

走到了半路李翠忍不住问道,“明扬,你准备找谁借钱?”

“不借。”明扬轻声道。

“那你刚才说——?”李翠有些懵了。

“妈,你看这个是什么?”明扬说着就从口袋中掏出了一锭银元宝。

“元宝。”李翠从明扬的手中接过之后一怔道。

“是啊,银元宝,有十两呢。”明扬笑着说道。

“十两的话可以卖三四千块钱呢。”李翠心中换算了一下就惊喜地说道。

“是啊,咱们找一家金店兑换了。”

“等等。”李翠突然想到了什么,“这锭银元宝你在哪里得到的?”

“捡的。”

“捡的?”

“今天上午我跑到公园读书去了,经过河边的时候看到了一道亮光,捡起来之后发现是一锭银元宝。”

“咱家这是撞了大运了。”李翠有些感慨地说道。

李翠可没有上交国家的觉悟。

紫金阁!

这是宿城市最大的金银饰品店。

李翠和明扬来到紫金阁之后一个面貌娇好的女子就迎了上来。

“两位,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吗?”

“你们这里收银元宝吗?”李翠轻声问道。

“收啊,请随我来。”

到了一个柜台之后李翠就把那锭银元宝拿了出来。

一个中年接过就检查起来。

当他看到元宝底座上写的几个字时就错愕道,“大齐元年,难道战国?不对,战国时期没有元宝啊,但这锭元宝的时间也不短了。”

沉吟了一会那个中年就道,“按照市场价给的话这锭银元宝可以卖到三千五,这样吧,我给你们五千,你们看如何?”

“五千?”李翠正待说好的时候一个身着唐装的老者开口说道,“可以让我看看这锭银元宝吗?”

那个中年看到那个老者之后脸上露出恭敬之色。

“董事长。”

老者笑了笑,从他手中接过银元宝仔细打量一番,旋即神色凝重地看着李翠道,“这锭银元宝哪里来的?”

“祖传的。”李翠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

老者深深地看了李翠一眼之后便道,“这锭银元宝是黄巢时期的,现存量没有多少,这样,我给你三万,你看如何?”

“三万?”李翠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她从来就没有想过这锭银元宝能换三万?

这大大地超出了她的心理预期。

“不够?”老者沉吟了一下就道,“五万,这是上限了。”

“五万?”李翠差点没有昏倒。

我没说不够好吗?

当然这样的话李翠不会说。

可李翠也不是一个傻子,因此略作沉吟之后就道,“六万。”

李翠不敢说的太多,她担心对方到时不买,可就闹么饿子了。

“小孙,拿钱。”老者看向了那个中年。

那个中年连忙取出了六匝一百元的现金。

回家的路上李翠的脑袋还懵懵的。

“明扬,我不是在做梦吧?”李翠看着明扬有些忐忑地问道。

“妈,这一路你已经问我八次了,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这不是在做梦。”明扬没有想到母亲的心理承受能力这么差,因此明扬决定老狗的事情还是等等吧。

刘翠再吓出毛病了,到时连哭的地都没有。

“嘿嘿,我这不是觉得太梦幻了吗?”李翠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洋溢着笑意,多日没有舒展的眉头都散开了。

明扬的心中突然有些难过。

自从八岁那年父亲失踪之后家里的重担就落在了李翠的身上。

按理说李翠就明扬这一个孩子,就算日子过的艰难一些,也不至于到处借钱不是?

但是明扬的父亲明城把亲戚朋友借了个遍,凑够了十二万块钱跑到深圳买股票去了。

要知道当时那个年代买股票就没有赊本的,假如明扬的父亲要是真的全都买了股票,现在怎么也得是千万级别的富豪了。

可惜的是明城失踪了。

是的。

失踪。

李翠多方打听也没有打听到明城的任何消息。

那么问题来了。

明城欠下的这十二万的债谁来还?

李翠。

这些年李翠紧咬牙关白天工作,晚上给饭店刷碗陆陆续续地还债,可是好景不长遇到了国企改制,她光荣地下岗了。

下岗之后李翠想过做生意,可是偏偏又遇到了混混捣乱,生意做不下去只好去饭店帮厨。

“日子总算是有盼头了。”李翠轻叹道。

这些年李翠还了六万了,有了这六万就能还清了。

其实逼债的也就那几家,有几家都不准备再要了。

李翠从来就没想过赖账,只是会推迟还他们的钱,现在手里有了这六万块钱,李翠准备一次性地都还清。

不负债的人永远无法体会被逼债的感觉,那就像是一座座大山一般压在你的身上,让你觉得呼吸都是一种奢望。

李翠过够被逼债的日子了。

回到了家里李翠第一眼就看到了在院子里踱步的方海琴。

“钱呢?”方海琴上下打量了一眼李翠阴声怪气地说道。

“给你。”李翠从口袋中掏出了两千块钱递了过去。

方海琴吃了一惊,“你跟谁借的?”

“这个你就不需要管了。”李翠沉着脸道。

“大姑,钱你拿到了,可以走了吧?”明扬也开始撵人。

他觉得方海琴忒不是个东西。

方海琴家要是穷的话强迫还钱天经地义。

问题是方海琴家不穷啊,而且现在也不需要钱啊。

“小兔崽子,你这是赶你姑走?”方海琴皱起眉头不悦地说道。

“对,我们家不欢迎你。”

“你胆肥了是吧?”方海琴说着就要去拧明扬的耳朵。

李翠连忙上前阻止。

可是方海琴的吨位达到了二百斤李翠怎么可能阻止得了她?

砰地一声李翠被撞到了三米远。

看到这一幕明扬的眼珠子顿时红了,他捡起一把铁锨就朝方海琴身上砸。

方海琴用手臂挡了一下就叫了一声,她哪怕没看也知道被砸的那块淤青了。

“小畜生,我宰了你。”方海琴刚说到这里就看到明扬挥动着铁锨朝着她的脑袋砸来。

方海琴慌忙避开了。

明扬再次挥舞着铁锨朝着她的脑袋砸去。

“这小畜生,想杀了我。”意识到这点之后方海琴哪里还敢在这待着,慌忙朝着门外跑去。

明扬还要去追,被刘翠喊住了。

“明扬,别追了。”

明扬迟疑了一下就放下了铁锨,一阵小跑跑到李翠的身边,“妈,你没事吧?”

李翠在明扬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她拍打了拍身上的灰尘,“没事——没事——撕。”

《我的犬神师傅》

李翠的肌腱被拉伤了。

医生开了一些药之后明扬就带着李翠回到了家中。

“妈,这几天你就在家待着吧。”明扬轻声说道。

“妈没事。”李翠看着明扬笑道。

李翠心中想的是还得在饭店帮厨。

“总之这一个星期不许你去饭店。”明扬强势地说道,“否则的话我就不上学在家看着你。”

“你这孩子。”李翠哭笑不得道。

“妈,你辛苦这些年了,就享受几天清福,就当做儿子的求你了。”明扬看着两鬓略微发白的母亲眼睛微微泛红。

“好,我听你的。”李翠抚摸着明扬的脑袋开口说道。

李翠的心中很欣慰。

明扬终于长大了啊。

就在这时一道好听的声音在门口响了起来。

“明扬。”

明扬站了起来,向大门口看去。

一个身材高挑的身影踩着高跟鞋哒哒地走了过来。

在阳光的照射下可以清晰看到她脸上的细小绒毛。

惊艳的不可方物;

漂亮的无法形容。

“小子,回神。”柳青青掐着明扬的耳朵喊道。

明扬这才如梦初醒,“我刚才在思考问题。”

“思考什么问题?”

“我在想青青姐以后要便宜哪个王八蛋?”

“我的眼界高着呢?”柳青青瞥了明扬一眼,故作高傲地说道。

“不知道青青姐想要什么样的男生?”明扬下意识地问道。

“华夏学府的学生。”柳青青笑眯眯地说道。

华夏学府?

听到这个名字明扬的心神一动。

华夏学府每年招收的学生只有九十九名,而从历年进入华夏学府学生的成绩来看,没有七百分以上的成绩根本就进不去。

因此华夏学府的学生被誉为人中之龙凤。

“咱们宿州市已经好几年没有考进华夏学府的学生了?”明扬说到这里话音一转道,“青青姐,我要是考进了华夏学府呢?”

柳青青眸中的神色一滞,旋即咯咯笑道,“你要是能考进华夏学府,我就嫁给你。”

“真的?”明扬眼前一亮。

“真的。”柳青青眨了眨眼。

“我怎么觉得那么不靠谱呢?”明扬看着柳青青狡黠的神色便说道。

“你也知道不靠谱啊。”柳青青说着就把手中提着的一个塑料袋递给了明扬,“这是我去香港给你带的,看看合不合适?”

明扬笑嘻嘻地接了过来。

李翠看着柳青青却说道,“青青,你怎么又破费啊?”

“李婶,没几个钱。”柳青青说着就蹲下帮明扬松鞋带。

李翠看着柳青青的模样心中暗道,“青青要是能嫁给明扬该有多好啊?”

李翠是看着柳青青长大的。

她对柳青青可谓最了解了。

贤惠漂亮不说,工作还那么好。

这样的儿媳妇打着灯笼都找不着啊。

不过李翠也清楚柳青青的父母不会让柳青青嫁给明扬的。

因为追柳青青的优秀的男子太多了。

哪一个不比明扬强啊。

李翠没有贬低自家儿子的意思,但事实就是这样啊。

以明扬的成绩能不能上个三本都是个问题,三本院校的学生毕业之后能找到什么好工作?

明扬在柳青青的帮助下很快就换好了鞋,他站起来走了两步之后就惊奇地说道,“这双运动鞋好轻。”

“你穿着舒服就行。”柳青青说到这里就转移了话题,“我得走了,两点钟的航班。”

“明扬去送送青青。”李翠忙道。

“好。”明扬说着就跑到自己房间拿了钥匙。

柳青青轻车熟路地坐上了明扬的自行车,接着柳青青的双手抱住了明扬的肚子,“骑慢点。”

“放心,自行车论车技我说第二,没有谁敢说第一。”明扬说着就要加速朝前冲,可就在这时一道喇叭的声音响起,明扬顺着声音看向了不远处,一辆保时捷轿车缓缓开来,接着一个头发抹的蹭亮的青年走下轿车。

“青青。”那个青年走到青青身边,眼中露出了浓浓的炙热。

“奇光,请称呼我的名字。”柳青青蹙眉说道。

奇光是柳青青的同班同学,高中都没上完就辍学回家了。不过奇光的父亲是搞工程的,这几年也混了数百万的身家。就在一个月前奇光坐飞机回宿州遇到了柳青青,顿时惊为天人。

这个月奇光死缠烂打,让柳青青厌恶到了极点。

“青青,我真的很喜欢你。”说到这里奇光就单膝跪了下来,接着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锦盒,打开锦盒的刹那一抹亮光一闪。

柳青青看了一眼就知道这个锦盒中的钻石得有一克拉。

按照市场价的话得七八万。

但柳青青一点都不感兴趣。

“奇光,我再告诉你一遍,我不喜欢你,请你以后不要再打扰我的生活。”柳青青说到这里就看向了明扬道,“我们走。”

“青青,不要告诉我你喜欢这个穷逼?”奇光拦住了明扬的去路大声道。

“你才是穷逼呢!”明扬顿时怒了

没有谁愿意被别人骂作穷逼。

“这个自行车的年龄比你还大吧?”奇光戏谑地看着明扬道,“我想知道你家是不是准备代代传承下去?”

奇光刚才之所以一开始不搭理明扬,也是觉得柳青青不可能喜欢这样的家伙。

可是刚才柳青青跟他对话的时候却时不时地看向明扬。

这就让奇光心中泛起了嘀咕。

柳青青这表情分明是担心明扬误会了。

这也是为何现在奇光针对明扬的原因。

“你大爷。”明扬怒骂道。

“奇光,你这样做只能让我更加看不起。”柳青青看着奇光,眼中喷出了愤怒的火焰。

看着柳青青眼中的怒火奇光意识到继续下去,自己很有可能一点点机会都没有了。

“青青,我是不会放弃你的。”奇光说完这句话转身离去。

随着轰隆一声奇光发动轿车离去了。

明扬看着保时捷轿车绝尘而去眼底露出了一抹羡慕之色。

跑车是每个男人的梦啊!

“小子,羡慕了?”这时明扬的耳中响起了老狗的声音。

“是啊,羡慕了。”在别人面前明扬或许会矜持,可是在老狗的面前却没必要了。

因为老狗能读懂他的心思啊。

相关文章:

疼出来好不好动态图片:太长了 轻一点 局长

在床上男脱女人的内衣&爆乳肉感大码av 在线

办公室浪荡女秘小说-啊好疼好涨别别进来-激情小说

【火热小说】神武仙踪全集免费/神武仙踪 章节列表

完整版—《一夜娇宠总裁大人请关灯》—全文在线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