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战神传奇小说——精彩全文阅读

2021-12-30 14:13 · 新商盟

位于三十三楼的首席执行官办公室和其他的地方隔开,只能靠这部专用的电梯才能上来。

龙鳞跨出电梯,一脚就踩在了柔软的地毯上,不得了,正经驼绒,这是块布置得非常土豪的区域。

墙上的油画,摆放的巨大青花瓷瓶,一人多高的昂贵盆栽,正对着电梯,有一个贯通天花板和地板的巨大玻璃鱼缸,里面养着八尾金龙鱼,颜色各异。

其中个头最大的一尾,拱背、翘头、四须,通体是纯正的大红色,游动间鳞片的缝隙会闪过明显的金色光芒,这尾鱼在有心人的手里炒到七位数不是问题。

绕过巨大的鱼缸,前面布置了一个宽敞的休息区域,一水的檀木家具,养着几株名贵兰花,中央是一尊巨大的太湖石茶海,奇古瘦透造型瑰美。

“啧……”

龙鳞都有些被自己这个娃娃亲的土豪程度给震惊了,要知道他可是白宫、白金汉宫都去过的人,这里的布置只能说更土豪,钱的气息铺面而来,果然地球上论起奢侈没人比得过华夏人。

休息区后面就是两扇宽大的红木门,侧面是水晶嵌银的门牌——“云洛国际首席执行官”。

在旁边是个单独的半开放式办公室,属于总裁秘书,龙鳞已经看见里面坐着个背影清丽的妹子,背对着自己有些鬼鬼祟祟的,也不知道在干嘛。

“怎么有些眼熟。”

龙鳞看着那个应该是总裁秘书的妹子,觉得似曾相似,他悄摸的推门走过去,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肩头。

对方一哆嗦,转过头,表情有些迷糊,原来手里正拿着一串糖葫芦在啃,自己刚才拍她的时候应该是吓到她了,糖葫芦在唇角涂出了一抹艳丽的红色,和白皙的面庞形成一种极具冲击力的美感。

两个人彼此对视着,妹子是吓的,她在这里偷偷摸摸的吃糖葫芦没有想到会有人突然出现。

而龙鳞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张俏脸,终于知道刚才见到她的时候为什么会有种似曾相似的感觉了。

“怎么是你!”

眼前这个人不就是自己回国之前,在拉斯维加斯遇见的那个惊鸿一现的女人吗,她的初次还稀里糊涂的就给了自己!

龙鳞看了眼办公桌上的牌子,上面的职位是总裁行政秘书,名字叫赵媛媛。

联想之前大厅那个主管接到电话时说的话,面前这个妹子应该是自己那个娃娃亲的秘书。

“你是龙鳞?”对方试探着问了一句。

“嘿,很巧啊!你是这儿的秘书吗?”龙鳞有些尴尬的笑笑。

“巧?有什么可巧的?”对方眨巴着好看的大眼睛,心里不明白龙鳞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脸上显得很疑惑的样子。

她并没有直接回答龙鳞的问题,而是先故作镇定地将手里的糖葫芦收起来,放进桌上一个包装精致的牛皮纸袋子。

然后抽出纸巾擦拭着黏糊糊的嘴唇,但是因为看不见,又没有镜子,所以怎么都擦不掉,显得有些笨笨的。

“我帮你。”龙鳞哭笑不得,因为两个人之间有过一段莫名其妙的露水姻缘,她心里难得的比较亲近她,所以不客气的拿起一张纸巾给她擦着嘴。

她微微楞了下,想要反抗,但是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最后还是任由龙鳞给她擦着嘴。

这时候一个声音响起来:“你们……在做什么?”

龙鳞抬头,办公室门前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了一名穿着天蓝色职业套装的女子,她面容娇美,身段雅致,一头秀丽的长发,很是有些大家闺秀的气质。

将眼前的人努力和记忆中那个模糊的小丫头对比了一下,龙鳞发现没有任何收获,但是想来对方八九不离十就是自己那个娃娃亲了。

“您是龙鳞先生吗?”职业套装的女子疑惑的偏了偏头,然后看着龙鳞身边的女孩子,略带打趣的说:“洛董,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

龙鳞楞了下,然后诧异的回头,看着他以为是秘书的那个女孩子,看着这个和自己在拉斯维加斯有段说不清道不明关系的女孩子,她就是自己那个未婚妻。

“你……你是洛秋水!”龙鳞有些失态了。

对方有点想笑的样子,估计是觉得龙鳞之前认错了自己蛮有趣的,她微微吸了口气,恢复了正常的神态,挺直身体说:“正是。”

声音十分的清冷,洛秋水站起来,不着痕迹的、不舍地看了眼那个放有糖葫芦的牛皮纸袋,做了个请的手势说:“去外面谈吧。”

“洛董,我都说了待会就把糖葫芦给你拿过去,你不用这么着急吧。”应该才是叫赵媛媛的秘书妹子轻轻的打趣了一句。

两个人的关系看起来十分和谐,不仅仅是普通上下级的关系,更像是亲密的朋友、闺蜜。

洛秋水背对着龙鳞,瞪了打趣自己的赵媛媛一眼,端着架子先步出办公室,确实很有气质很有范儿。

但是龙鳞想着对方刚才偷偷摸摸吃糖葫芦的样子,心里很难将对方和一个跨国大财团的行政总裁联系在一起。

“龙先生这边请。”赵媛媛对着龙鳞淡然一笑。

龙鳞跟着出去,三个人坐到了休息区,赵媛媛在泡茶,看得出来茶艺很熟稔。

“你……没认出我。”龙鳞试着问了洛秋水一句,他说的是两个人在拉斯维加斯的事情。

洛秋水走出办公室之后就一直摆着一副清冷的高傲面孔,瞳光冷冽,声音淡然:“幼时匆匆一面而已,本就记不太清,如今大家都成人了,哪里能认得出来。”

“她果然没有认出来!”龙鳞面色古怪,当时在拉斯维加斯才是真的匆匆一面,洛秋水没有认出他来也很正常。

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或许是心虚,他并没有直接把事情点破。

洛秋水直直的看着龙鳞说:“龙先生,这次将您从国外请回来,真的是多有麻烦了。”

龙鳞挑了挑眉,对方如此公事化的语气,让他心里有了认知,果然如之前所想,这个女人找自己回来当然不是为了结婚,而是为了继承遗产的事情。

奢华而又雅致的办公室,巨大鱼缸中的金龙鱼优哉游哉,奇特的湖石茶海上流水潺潺,玲珑奇古,赵媛媛已经泡好了茶,茶香氤氲满屋。

“想必您是清楚的……”洛秋水双手递给龙鳞一盏充满香气,茶汤如同琥珀的香茗。

淡淡的说着仿佛与己无关的话题:“当初我的爷爷和您师父定下了我们两人的婚事,立有遗嘱,需要等到我们结婚之后,公司的股份才会过到我的名下。”

“请原谅我的冒昧,直说吧,这次请您回来,我并不是真的打算与您履行婚约,而只是想要借助结婚的名义来过户公司的股份。”

她顿了顿,轻呷了口茶,仔细的观察着龙鳞,面前这个人在听到自己说的话之后没有太过分的表现,这让她微微皱起了眉头,这和之前想的不同。

她却不知道龙鳞的心思根本就不在当下,之前在拉斯维加斯的事情,发生的太过于突兀,本在龙鳞心里只是感觉有点香艳。

但是当见到洛秋水,知道那个莫名其妙失.身与己的人是自己的未婚妻之后,龙鳞心里难免有点愧疚。

如果在之前听到这样的话,龙鳞虽然会答应对方,但肯定免不了一顿嘲讽,但是由于他心里对洛秋水这种莫名的愧疚,所以这时候的他竟然什么都没说,只是淡淡地点点头。

“这么说龙先生是不反对了?”洛秋水直视龙鳞,语气依旧很清冷,但心里其实感觉很古怪,原本还以为对方会大发脾气的,这让她早就准备好的威逼利诱手段都派不上用场了。

龙鳞这辈子头次觉得人的目光是如此的有压力,心里有些担心对方会认出他来,因此显得有些拘谨。

这让洛秋水以为面前这个男人有些软弱无能,她心里暗忖:“竟然要我嫁给这种人。”

“还好自己现在能够做主,不用真的嫁过去,但是为了继承遗产,难免要花费不少心思手段。”

想想这一切,都是因为老一辈莫名其妙的婚约,她就很生气,原本因为自己悔婚的一点歉疚消失得无影无踪,相反还对龙鳞多了几分厌恶。

“我倒是没有什么意见。”龙鳞喝了口茶:“原本这次来也是想要解决这件事情的。”

“我们两个人彼此也不了解,身份差距也很大……”他顿了顿,故意打量了下周围,表达出自己对于对方身份的忌惮,然后才继续说:“不过是因为老辈人的擅做主张,和一些莫名其妙的命理风水,实在没有理由真的在一起。”

洛秋水听见这话忍不住点了点头,脸上的神情缓和了一些,觉得自己刚才有些小心眼了,眼前这个男人还是很明白事理嘛。

“龙先生能这么想真是太好了。”洛秋水觉得没有必要再在龙鳞面前掩饰什么了,对方很识时务,知道他配不上自己,看起来只是个小人物,她也就不用辛苦做出一副好聚好散的样子。

作为一个跨国大财团的掌舵人,这个年轻的女人,其实深具“狼性”,做生意的手段也是大刀阔斧,最喜欢的就是以势压人,无论是兼并还是收购,不过是拿钱砸的事情,没有必要费心思。

“媛媛。”洛秋水叫了一句,示意对方,按照之前说的行事。

赵媛媛款款的笑着,为事情能够这么顺利而感到高兴,原本还担心洛董那个未婚夫为了资产不依不饶,没有想到对方还挺懂事。

龙鳞可不知道两个女人已经将他归为了软弱、无能、“懂事”的范畴。

他心里还在想着拉斯维加斯的事情,这要是说出来对方不依不饶怎么办,眼看婚约可以简单的解除,这事情要是说出来,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赵媛媛回自己的办公室取了一个文件夹过来,洛秋水接过,取出里面的合同。

“龙先生……”她将合同递过来给龙鳞:“这是一份离婚协议,因为爷爷遗嘱的关系,我们还是要先领证、举行婚礼,这样董事会才能按照遗嘱过户公司股份。”

“为了掩人耳目,我个人希望,我们能在结婚后的一年以后再离婚,这期间对外要保持夫妻身份,还希望龙先生能够配合我。”

“当然,我不会白麻烦龙先生,一年以后这份离婚协议生效,到时候我会支付龙先生一千万美金,作为这一年的报酬。”

龙鳞挑了挑眉头,直直的看着洛秋水,之前他的心思都在想拉斯维加斯的事情,并没有太在意对方的态度。

但这时候对方提出的要求明显就很过分了,虽然听起来只是演一年的戏,而且还有十分不菲的报酬拿,但事情根本不是这么算的。

对方早就准备好了这么一份合同,可想而知,一切的事情洛秋水都已经提前决定好了。

这是在见龙鳞之前,也就是说对方根本不在乎龙鳞是什么想法,是什么态度,她只需要龙鳞按照自己的意思办事。

这实在是太自负、太无礼,太过分,太轻视龙鳞了,这让本身性格孤傲的龙鳞十分不快。

在来说那看似很高的一千万美金,这点钱对于获得整个云洛国际大部分股份的洛秋水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也就是九牛一毛、冰山一角的事情。

可要知道,按照遗嘱的说法,等结婚之后在过户股份,那就是说这些股份都该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现在呐?结婚之前先签一份离婚协议,不用想也知道,洛秋水一定在合同里规避了股份过户之后,成为夫妻共同财产的事情。

虽然说起来对方这么做没有什么大问题,毕竟龙鳞其实对洛秋水来说只是个不相干的人,她凭什么要拿出那么多资产分享给龙鳞,但也太不近人情了,如之前所说这女人太过自负。

龙鳞正了正坐姿,之前因为心不在焉而显得软弱的气质一下大变,变得有些盛气凌人。

洛秋水和赵媛媛同时注意到了这种变化,眼里都闪过诧异……

洛秋水的态度与做法让龙鳞感觉十分不快,被欺负到这份儿上了,他也顾不得对于洛秋水说不清道不明的那份歉疚了。

“洛……总裁!我想您是知道的……”龙鳞学着对方的口气,一副公事公办样子。

先伸手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他才不慌不忙的继续说:“您的祖父当初做生意,不仅陪得血本无归,还险些丧命,是我师傅出手相救,还给洛老爷子指了条明路,甚至于出了资,如此,洛家才能有今天。”

“不违心的说,这云洛国际有我龙鳞一份。虽然当初的事情没有什么合同,但这份恩情抹不掉。所以洛老爷子发迹之后,才带着你跟我师父定亲,立下了结婚之后在过户遗产的事情,你一千万美金就把我打发了,是不是少了点儿!”

他将手里的离婚协议轻轻地抛下,这无所谓的态度,让洛秋水脸色大变。

“果然,果然和之前想的一样,这人不依不饶了!”洛秋水其实早就想到了这种情况。

对方可能耍无赖的事情,她也是早有准备,因此冷笑一声说:“龙先生,当初的事情谁说得清楚!”

“你所谓的指一条明路,就是告诉我爷爷’我命格奇硬’……”她轻蔑的笑了笑:“是什么绝鸾命格,克死父母,甚至我爷爷做生意失败都是因为我的原因!”

“说只要我们两个订婚,这一切就能好,不过是封建迷信罢了,这么多年你在国外,也没见我怎么样。”她脸色十分冰冷:“你知道吗?说我命硬,说我克死父母,这对于一个刚刚失去父母的小孩是多大的伤害!”

洛秋水眼角滑下一滴眼泪,但是她脸色依旧清冷,显得像是暴风雨中扎根的一株小草,柔嫩而又无比坚强。

“洛董……”赵媛媛在一旁看得心痛,柔柔的唤了一声,继而瞪着双瞳,狠狠看着龙鳞。

龙鳞脸色一暗,自己何尝不是一样,他深吸口气说:“我明白的……”

“你不明白!”洛秋水打断他,声音高了八度:“爷爷过世的这几年,我和董事会那帮老狐狸明争暗斗,好不容易坐稳了执行总裁的职位。”

“他们就要拿这些事情压我,只要我们结婚,股份顺利过户,他们就能用’集团最大的股东不应该出任首席执行官’,这种理由撵我下台,他们逼我结婚,逼我让步,想让你这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人,好好让我做一个在家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简直可笑。”

“你以为我真的是为了遗产才要和你结婚吗?”

龙鳞被她说的哑口无言,如此激动的冰山美人,在他眼里呈现出的是一种惊人的美,雄性动物的保护欲望被彻底激发,这样一个冷傲坚强的人,怎么能不让人心动。

不知道为什么,龙鳞突然想起当时在拉斯维加斯,自己假装失败,对方突如其来又毫无形象的大骂,那个人大概才是这个女人隐藏得最深的一面。

洛秋水深吸了口气,抬手飞快的抹去滑落在脸颊的泪珠,起伏着的胸膛平息下来。

“龙先生,您刚才说得也有道理,别的不说,我爷爷的确是靠您师父出资才东山再起,我可以将集团股份过户百分之二十五……”

“洛董,这怎么能行……”

洛秋水话还没有说完,赵媛媛就“唰”地站了起来,满面震惊,但她反对的话还没有出口,洛秋水就转头静静的看着她,这一瞬间的压力连龙鳞都感觉到了。

赵媛媛委屈的紧咬着唇,但不得不缓缓坐下,只是怎么都坐不安生了。

云洛国际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如果不统计,恐怕很难报出一个准确的数字,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这个数字,应该接近十二位数。

洛秋水淡然的看着龙鳞,甚至有闲暇喝了口茶,好像刚才那个几乎歇斯底里的人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她语气温吞的道:“集团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市价超过千亿,只要您配合我,我们结婚后,这些股份可以给你。”

“而等到离婚的时候,这笔钱可以算作是夫妻共同财产,钱我会给你,但是股份你得从新卖给我,我们先签一份授权书。”

龙鳞眼前一亮,不是因为能够拿到这么多钱,而是因为洛秋水这一番看起来七绕八拐的做法太精明,不可能是临时想到的,她早就有打算。

如果是临时起意,那这个还不到三十岁的小女人,心思就过分可怕了。

刚才对方说过,董事会想要在婚后,以最大股东不宜出任执行总裁的理由让洛秋水下台,如果经过这么一处理,那什么事情就都解决了。

而且先签股份授权书,让龙鳞把还没有到手的股份卖出去,这就和还没结婚之前就先签离婚协议相同,龙鳞无法拒绝,因为拒绝这些事情就不会成立。

这个女人所做的,就是想要把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里,而且离婚后从龙鳞手头购回的股份是隐性的,董事会也就不能在用之前的理由要求洛秋水让贤。

一箭多雕,既成功过户了股份,又解决了龙鳞带来的一系列麻烦,顺带收拾了董事会。

“洛总算盘未必打得太精明了。”龙鳞撇了撇嘴。

洛秋水淡淡浅浅的笑,嘴角只是微微上挑,但和那似乎万年不变的冷傲面容一衬,说是风华绝代都不为过,想当年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就是为了博美人一笑啊。

“只要您配合我一年,您就可以得到八辈子都花不完的钱。当然……有一点,这笔钱太大,我不可能一次付给您,会分三十年慢慢付给您。”

“我好像没有拒绝的理由了呀。”龙鳞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表情。

洛秋水心里冷笑,神情淡漠的说:“既然如此,过几天我们就先领证,婚礼的事情我已经安排好,日子到了就可以办,婚后的一年,你可以随意,不待在花城都可以。”

相关文章:

半夜爬男朋友身上想要^睡多了的人会有感情吗

我的冷艳女房东/把校花按在桌上——玉女校花的呻呤

上课同学捏我胸作文——下面好湿好想要被添

女同桌上课给我喂奶图片,公孙离嫦娥百合

霸上花溪村留守妇女.使男宠生不如死主人膝行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