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门【名流巨星是女生】小说在线阅读全文

2021-12-30 13:45 · 新商盟

“很巧,我也不喜欢男人。”

明明厉瑾南自己做了那么猥琐的事情,他却镇定自若地收回了自己的大手,更加镇定自若地对顾朝夕开口。

不是她,自己猜错了。

“那厉少刚才是什么意思?”

顾朝夕被厉瑾南白白占了便宜,哪有那么容易放过他,双眼瞠圆地怒瞪着他。

“如果你觉得我冒犯了你,我跟你道歉,或者我让你摸回来。”

厉瑾南真是什么话都敢说,一度让徐桥怀疑厉瑾南今天出门没吃药。

厉少他不会被什么脏东西附身了吧,要不然怎么会和平常的时候判若两人呢?

“不必了,厉少!我可没有你那么奇怪的嗜好。”

顾朝夕听了嘴角诡异地抽搐了一下,非常的无语。

本来是她在找厉瑾南的麻烦,可现在怎么有一种本末倒置的感觉呢?

闻言,厉瑾南抿了抿好看的薄唇,没了跟顾朝夕要手机的兴致,把那只收回来的大手重新插在了裤袋里,转身朝自己的车子走去。

“徐桥,把修理费要回来。”

说完,他已经走到了后车座,正要拉开车门坐进去之时,停车场里突然响起了警车的声音,并且警车一路开来,直接停在了几个人的面前。

几个穿制服的警察从警车上跳了下来,对着几个人开口。

“有人举报这里发生了一起绑架案,你们是当事人吗?”

顾朝夕很快朝一旁的小晨丢了个脸色,小晨却什么都不明白,朝顾朝夕用力摇了摇头。

小晨真是只猪,笨死了!

顾朝夕很是气恼地瞪了小晨一眼后,只好亲自站出来指证厉瑾南。

“警察先生,他们两个绑架了一个女的,现在那个女的放在他们车子的后备箱里,你们过去打开看一下就知道了。”

她刚才已经得罪厉瑾南了,也不怕多得罪他一次。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们厉少怎么会绑架女人!”

徐桥本来对顾朝夕蛮有好感的,可一旦顾朝夕污蔑了厉瑾南,徐桥便愤怒了。

哼,厉少需要去绑架女人吗?这个顾朝夕不知道就别乱说!

听了顾朝夕的话后,为首的警察立即走到厉瑾南他们车子的后备箱,叫他们把后备箱打开,他要检查。

“你们知道厉少是谁吗?”

徐桥当然不肯,很是愤怒地瞪着那个警察,想要破口大骂之时,厉瑾南异常冷漠的声音突然响起。

“徐桥,把后备箱打开,让他们检查。”

厉瑾南面无表情,墨镜又遮住了他的眼睛,实在令人捉摸不透他的情绪。

“是,厉少。”

徐桥不明白厉瑾南为什么要这么做,但还是服从了厉瑾南的命令,走过去把后备箱打开了。

后备箱一打开,昏迷的刑露露好端端地躺在了里面。

“把人给我带回去!”

今天出警带队的警察队长最近刚从别的城市调过来工作,自然不认识厉瑾南这号大人物,立即挥手让其他的警察走过来抓住厉瑾南和徐桥。

“老大,他是厉瑾南,我们得罪不起的。”

其他几个警察都认识厉少这号人物,便出声好心提醒自己的上司。

花城厉少,响当当的人物如果被当成了绑架犯抓进了警察局,恐怕警察局长亲自来了,也不能把这件事情善了。

“我管他是厉瑾南还是成瑾南,既然犯了法,就一定要抓回警察局去好好审问!”

带队的大队长一点不听自己手下的劝告,坚持要把厉瑾南带回警察局去好好审问一番。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这两个犯罪分子带上车!”

见几个人迟迟没有行动,大队长气得对他们大声咆哮。

“厉少,对不住了,麻烦你跟我们去警察局走一趟吧。”

迫于大队长的淫威,几个警察只好为难地对厉瑾南开口,手铐呢,他们是绝不敢给厉少戴的,除非他们嫌自己的命太长了。

“我自己会走。”

厉瑾南依旧面无表情,在上警车之前,他回头看了一眼站在原地的顾朝夕。

“顾朝夕,我记住你了,咱们后会有期。”

明明是一句十分平淡的话,却叫顾朝夕一下子寒到了骨子里。

厉瑾南是在威胁她,让她以后小心点,他不会放过她的。

可她既然做都做了,就不会惧怕他的报复,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嘛。

“顾哥,你这次真的闯大祸了,你知道吗?铭哥知道的话,不仅会骂死你,还会打死我的!”

小晨得知不好惹的大人物是花城厉少后,吓得腿都软了。

妈呀,顾哥得罪了厉少,以后是不想在娱乐圈里混下去了!

“小晨,我得罪都得罪了,你这马后炮未免也太迟了。”

顾朝夕倒是心大得很,小嘴一撇,朝天翻了个白眼,一点也不担心厉瑾南会用什么样的手段来报复她。

船到桥头自然直,她福大命大,不会死在厉瑾南手里的!

“走吧,我们回去了!”

顾朝夕朝惶恐不安的小晨招呼了一声,率先上了保姆车。

厉瑾南进了警察局,一时半刻肯定出不来,她也算为自己出一口恶气了。

然顾朝夕想错了,厉瑾南只用了半个小时就从警察局里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并且是警察局局长亲自送出来的。

“厉少,我去把顾朝夕抓回来,好好教训他一顿!”

徐桥实在是气不过,咬牙切齿地想要把顾朝夕抓起来狠揍一顿。

厉少从未这么憋屈过,被当成绑架犯抓进了警察局!

“把车子寄回原厂去修理,修理费联系他的经纪公司索要,如果顾朝夕想赖账,直接起诉他。”

厉瑾南修长的手指在自己的膝盖骨上敲了几下,对徐桥冷漠命令。

敢算计到他厉瑾南的头上来,这个顾朝夕真是好样的!

“是,厉少!”

徐桥不甘心地应下,心里却有着自己的打算。

如果那个顾朝夕想赖账,他先把他痛打一顿,然后再起诉他。

跟他们厉少作对,简直是活腻歪了!

回到了自己的住处,顾朝夕洗了澡,跟顾西铭打了个电话,报告了自己一天的行程,偏偏没对顾西铭说她今天得罪厉瑾南的事情。

顾朝夕认为这是她的私事,她自己可以解决好,没必要告诉顾西铭,让他替自己担心。

翌日,一份车子修理费的账单便出现在了顾西铭的手里。

顾西铭最近忙着带自己手底下的几个新人,所以对顾朝夕是不怎么管了。

“顾朝夕!”

用力捏着手里车子修理费的账单,顾西铭面沉如水,很快打电话问小晨顾朝夕现在在哪里。

“顾哥正在拍戏,铭哥你找顾哥有事吗?”

小晨的回答让顾西铭深深皱了一下眉头。

“叫她拍完今天的戏回公司一趟,我多晚都在公司里等着她!”

说完,顾西铭立即挂了电话,双眼深沉地看着手里的账单。

许久后,顾西铭牵起了一侧的嘴角,露出一抹阴冷至极的笑容来。

厉瑾南,你怎么和顾朝夕扯上关系了呢。

顾朝夕拍了一天的戏很累很累,很想回家倒在自己柔软的大床上呼呼大睡。

“顾哥,刚才忘了跟你说了,今天铭哥打电话过来让我告诉你,等你拍完戏回公司一趟,他找你有事。”

小晨上了车才记起顾西铭交代他的事情,急忙跟顾朝夕说了。

“好,你掉头回公司。”

顾朝夕半躺在座椅上,连连打着哈欠,看上去快要睡着了。

也不知道铭哥找她回公司究竟要跟她说什么事,还是先睡一觉再说吧。

“顾哥,公司到了。”

二十多分钟后,小晨摇醒了睡得迷迷糊糊的顾朝夕。

“啊?到了?”

顾朝夕伸伸懒腰,随即揉着发困的眼睛走下了车,跟小晨一起进入了自家的经济公司。

一路来到了顾西铭的私人办公室,顾朝夕困得还在打哈欠。

“小晨,你去外面守着,不准让任何人进来骚扰我们谈话。”

顾西铭冷冷看了小晨一眼,命令他出去。

“好的,铭哥。”

小晨得了顾西铭的命令,马上小跑地退了出去,并为两人关好了办公室的门。

“铭哥,你叫我回公司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顾朝夕强打起了精神,直视着坐在办公桌后面的顾西铭,一脸乖巧的笑着。

“你能告诉我怎么回事吗?”

顾西铭冷冷盯了顾朝夕好一会儿,将那张车子修理费的账单随手扔到了顾朝夕的脚边。

顾朝夕弯腰捡起了那张掉在自己脚边的纸,在看到纸上的内容后,她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了。

厉瑾南竟然把车子的修理费的账单寄到了经纪公司来,这不是成心和她过不去吗?

这下铭哥知道了,肯定会把她狠狠臭骂一顿的。

“铭哥,昨天小晨开车不小心撞了别人的车,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把车子修理费的账单寄到公司来了。”

顾朝夕心念直转,眼珠子骨碌碌地转了几圈,故意愤恨不已地跟顾西铭告状。

“铭哥,你是不知道!对方是个人渣,小晨是撞了他的车没错,可是他居然下车把我保姆车的车灯给踢坏了,我……”

“你撞坏的是厉瑾南的车,你以为自己是谁,得罪了厉瑾南,到时候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顾西铭不想听顾朝夕没什么营养的解释,怒得拍案而起,暴喝地打断了她的话。

“惹上厉瑾南,你有几条命够他折腾?”

翅膀还没有长硬就去招惹厉瑾南,顾朝夕你真以为自己已经很能耐了吗?

“铭哥,你别这么生气好不好?”

顾朝夕很久没看见顾西铭对她这么大发雷霆了,因此她缩了缩肩膀,讨好又委屈地小声跟他解释着。

“你不是怀疑我哥的死和厉瑾南有关系吗?我这不是在创造和他接近的机会吗?”

她一定要查清她哥的死因,为她哥报仇!

“顾朝夕,你只有一条命!在你还没有彻底强大之前,不准你去招惹厉瑾南!”

顾西铭冷冷地瞪着顾朝夕,用一贯命令的口气对她下命令。

“明天你带着修理费去厉瑾南的公司跟他道歉,千万别再去招惹他了!”

“铭哥,我……已经把厉瑾南得罪光了,就算你要我去跟他道歉,他也不会原谅我的。”

顾朝夕畏惧顾西铭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低下头去,有些不甘心地小声说着。

她打电话把厉瑾南送进了警察局,厉瑾南会轻易放过她才怪呢。

“顾朝夕,你老实告诉我,你和厉瑾南之间都发生了什么!”

闻言,顾西铭愤怒地走到了顾朝夕的面前,用力捏着她的肩膀怒声问她。

自以为是的小聪明,她以为自己很能耐吗?

“铭哥,你弄痛我了!”

顾朝夕侧头看着顾西铭按在自己肩膀上的大手,痛得蹙眉低叫。

真搞不懂铭哥为什么要这么生气,她也只是撞了厉瑾南的车,顺便把他送进了警察局里而已。

“顾朝夕,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你是为谁而活!”

顾朝夕的叫喊换来顾西铭更严厉地怒骂。

“厉瑾南有多厉害,你不会了解的!万一他把你的真实身份查了出来,你将面对的是身败名裂!我花了那么多的心血栽培你,带你走到如今的地位,我不想让厉瑾南轻易毁了你,知道吗?”

“铭哥,这些我都知道,没有你就没有今天的我,可我哥的仇不能不报,如果厉瑾南真的与我哥的死脱不了关系,我不会放过他的!”

顾朝夕被顾西铭骂出了反骨,反而抬头倔强地与顾西铭对峙着。

“等我帮我哥报了仇,我就会退出娱乐圈,做回我自己,我不会顶着顾朝夕的名字在娱乐圈里摸爬滚打一辈子。”

自从她当了顾朝夕开始,她便没有了自我,这样的生活不是她想要的。

“顾朝夕,我教训你是为了你好,不是让你来跟我顶嘴的!”

顾西铭一气之下抬手打了顾朝夕一巴掌,并没有因为顾朝夕是女人而有半分的心慈手软。

“如果你想替你哥报仇,必须按照我的要求来做!你的肆意妄为只会害死你自己!”

顾朝夕没有伸手去捂被顾西铭打肿的脸颊,双唇紧抿着,明亮的眼睛里有着委屈的水光。

“铭哥,我在你的眼里是什么?为你赚钱的摇钱树吗?”

铭哥已经是第二次这么打她了,只因她不肯听他的话行事。

“是!”

顾西铭冷酷无情地直接回答了顾朝夕。

“呵……我以为自己和铭哥相处了那么多年,我们之间应该多多少少有点感情,到头来却是我在自作多情了。”

顾朝夕呵呵笑了两声,随即将对顾西铭的失望隐于眸底,自嘲地抿紧了双唇。

“好,我听你的,明天我带着车子的修理费亲自去厉瑾南的公司跟他道歉,至于他愿不愿意接受我的道歉那就另当别论了,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先回去了,拍了一天的戏,很累了。”

顾朝夕突然对自己冷下来的态度令顾西铭暗了暗眸子,语气却是软了下来。

“回去休息吧,让小晨拿冰袋帮你敷脸,明天别顶着这张脸出门让记者们乱写。”

顾朝夕没有回答顾西铭的话,只是对他点了点头,随即转身走出了他的办公室。

“顾哥,铭哥他……下手打你了?”

顾朝夕顶着半边红肿的脸颊走了出去,顿时让守在门外的小晨吓了一跳。

“没事,走吧。”

顾朝夕不想跟小晨多说,低着头率先走向了电梯。

顾西铭,你……太让我失望了,明明我对你……你却始终对我不假辞色。

见顾朝夕心情不好,小晨也不敢多问,忙拿着东西追了上去。

铭哥也真是的,顾哥已经长大了,不是小孩子了,怎么还向以前那么打他呢!

离开了经纪公司,顾朝夕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并没有叫小晨帮她冰敷,而是自己从冰箱里拿了冰袋,自己回房间冰敷了。

“徐桥,你昨天把车子修理费的账单寄到顾朝夕的经纪公司去了吗?”

厉瑾南处理完了手边的文件,抬头冷漠问着正好进来送文件的徐桥。

“昨天一大早我已经寄过去了,厉少。”

徐桥将文件摊开来放在厉瑾南的办公桌上,回答。

“顾朝夕今天不来送修理费,我马上叫律师起诉他!”

最好是把那个不知好歹的臭小子抓来痛扁一顿再说!

“嗯,待会他来了,你带他进来。”

厉瑾南将签好名的文件扔给徐桥,挥手让他先出去。

“小晨,这是厉瑾南的公司吗?”

顾朝夕趁跑通告的空档,让小晨开车来到了厉瑾南的公司。

望着眼前高耸入云的办公大楼,顾朝夕还是惊讶了那么一下下。

没想到厉瑾南还挺有本事的,在这热闹的商业街占据了最黄金的地理位置。

“顾哥,我们进去吧,两点的时候要去给你代言的护肤品站台,时间有点紧。”

小晨停好了车,快速跑过来跟顾朝夕说。

“嗯,我们进去吧。”

顾朝夕拿出了墨镜戴在了自己的脸上,单手插在裤袋里,带着小晨走了进去。

“不好意思,我们来找厉少的,能否行个方便让我们上去见厉少?”

进了厉瑾南的公司后,小晨主动和前台小姐去沟通。

“不好意思,你们如果没有预约,我是不能放你们上去见厉总的。”

漂亮的前台小姐一脸微笑地拒绝了小晨的请求。

“那我刷脸行吗?我要见你们厉总,麻烦你替我们通报一声。”

见小晨没办法搞定,顾朝夕只好亲自上阵,摘掉了脸上的墨镜,对前台小姐露出了最亲切迷人的笑容来。

“你……是顾朝夕?”

顾朝夕的那张脸太有识别度了,前台小姐一眼便认了出来,激动得险些晕了过去。

“是,我是顾朝夕,麻烦你帮我通报一声,签名合影随你挑,当然拥抱也行。”

顾朝夕微微眯眼,那扬唇一笑的模样甚是蛊惑人心。

“好,我……我马上打电话帮你问问徐助理。”

前台小姐十分花痴地盯着顾朝夕,情绪激动地拨错了好几个数字,打错了几个电话才打给了徐桥,跟他说顾朝夕要见厉瑾南。

“徐助理马上下来,你能帮我先签个名吗?”

“可以的。”

徐桥乘电梯下来便看见一大堆女职员待在前台那里跟顾朝夕要签名,俨然成了顾朝夕的粉丝见面会。

“你们一个个都不想工作了是吗?上班时间追什么星,要不要我去告诉厉少把你们全部开除了?”

徐桥沉着脸大步走了过去,一声怒吼把正围着顾朝夕兴奋不已的女职员们吓坏了,纷纷作鸟兽散。

“哼,你来了,跟我上去吧,厉少正等着你呢!”

喝走了一大堆无知的女职员,徐桥从上到下打量了顾朝夕一眼,很是阴阳怪气地开口。

长得真够娘娘腔的,他以前怎么没发现顾朝夕是个娘炮呢!

“你带路。”

面对徐桥,顾朝夕亲切的笑容没了,一脸冷冰冰的,好像徐桥欠了她几百万似的。

“哼!”

见状,徐桥很不屑地冷哼一声,也不跟顾朝夕多做计较,转身带着人朝电梯走去。

乘电梯到了厉瑾南办公的楼层,徐桥敲响了厉瑾南办公室的门。

“厉少,顾朝夕来了。”

“让他进来吧。”

很快,办公室里传出厉瑾南冷漠低沉的声音。

“你自己进去吧,你的助理留在外面。”

徐桥给顾朝夕开了门,拦住了想要一起进办公室的小晨。

“小晨,你在外面等着吧,我很快会出来的。”

看出小晨是担心自己进去吃亏,故顾朝夕安抚地看了小晨一眼后,随即走进了厉瑾南的办公室,并反手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办公室里,厉瑾南坐在办公桌后面的老板椅上,正好整以暇地等着顾朝夕的到来。

今天厉瑾南没有戴墨镜,顾朝夕这次终于可以看清他的庐山真面目了。

饱满的额头,浓黑的眉毛,冷漠而不失迷人的眼睛,高挺的鼻梁,如柳叶一般薄薄的嘴唇,无一处不精心雕琢,无一处不优雅迷人。

凡是上帝的宠儿,大概都是家世背景强大,长相迷人帅气。

“修理费带来了吗?”

厉瑾南冷漠的神色没有变过,也不跟顾朝夕废话,她一进来,就跟她开门见山了。

“当然带来了,厉少。”

顾朝夕被问得愣了一下后,马上扬起亲切地笑容,大步走了过去。

相关文章:

男生牵手时摩擦手指.石头剪刀布输了就摸全身视频

小黄文超级污的那种&边吸奶边扎下面很爽

女主胸疼男主骗她要吸|吃女朋友胸正确方法

各种姿势的小说~抵住她体内那层薄膜

在阳台上爱爱好爽*攻把受做得发抖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