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虎在都小说(完整)&全文,猛虎在都免费阅读【全章节】

2021-12-30 07:20 · 新商盟

“杨旭,你还想赖床到什么时候?难不成你还想像条死狗一样窝在这里等着生蛆吗?”

顾寒霜有些厌恶的抱着胳膊,冷冷的看着在地铺上卷缩成一团的杨旭,好看的柳眉皱成了川字。

她真不明白当初自己会眼瞎的看上这个男人,还和他闪婚。

三年前,她是清流市那颗最璀璨的明珠,三年后她变成了所有人眼里的笑话。

“不好意思,睡得太多,有点晕。”杨旭咧嘴尴尬的笑了两声,懒洋洋的从地上站起。

从结婚的第二年,他睡在床下,她睡在床上。

两人虽然在一个房间里,却如同隔着一道无法跨越的横沟。

睡得多头晕?

顾寒霜失望的摇了摇头,这男人除了吃和睡觉还会干点别的事情吗?

哼了声,她直径走出房间门,像是多看杨旭一眼都会玷污她的眼睛。

杨旭早已经习惯了顾寒霜的态度,除了自嘲的笑笑,他什么也没说,默默地收拾好地上的被褥,跟着顾寒霜离开了卧室。

“今天晚上我可能不回来,饭菜不用做我那份。”顾寒霜站在玄关,手扶着鞋柜,弯腰套上高跟鞋。

顾寒霜长得很漂亮,身材高挑,穿着一套职业装,将她那原本就完美的身材勾勒得更加凹凸有致。

虽然此时脸色有些微冷,却不影响她那精致的容貌,反而更增添了一种与世隔绝的美感。

“你要去哪?”杨旭慵懒的躺在沙发上,手上拿着杂志疑惑的问。

很显然,顾寒霜并没有解释的意思,转身离开,只留下一串清脆的高跟鞋声……

三年了,为什么我还过不去那道坎。

杨旭放下手中被抓成一团的杂志,原先强制装作镇定的脸庞早已经变的有些狰狞。

弯下腰从沙发背后拿起一瓶只有三分之一的廉价白酒,对着嘴巴灌下去。

火辣的酒精顺着食道滑进肚子,感觉到那火辣辣的刺痛感和眩晕的脑子,杨旭重新躺倒在沙发上。

这两年,他都是这么过来的,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也只有酒精的麻痹才能让他觉得自己还活着,只有那火辣的酒精才让他感觉到一丝温暖。

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公司破产,才会变得颓废的如同垃圾,却没有人知道他经历过什么。

“杨旭,你这个逆子,怎能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败坏门风,败坏门风啊!你给我滚,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滚!”

父亲那愤怒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三年了,这个噩梦每天都困扰着他,如同心魔一般在他脑海中缠绕,挥之不去……

那天早上一醒来,他就莫名其妙的睡在大嫂的房里,两人都是衣衫不整,而且正好父亲和家里所有的人,都冲进来,看到了这一幕。

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大哥和大嫂故意在陷害他,在他的水杯里下了药。

晕过去之后,就把他抬到了大嫂的房里,又故意带着家里所有人来逮了个正着。

他百口难辩,一顶败坏门风的帽子扣在他头上。

杨家是燕京的大家族,有着几百年的传承,最忌讳的就是这种败坏门坏之事,所以毫不留情的将他逐出家门。

被赶出家族之后,大哥依然没有放过他,就带着一群打手追来,先是嘲笑他,就让打手对他一顿猛打。

当时杨旭被大哥下了药的药效还没过,浑身无力,只得眼睁睁的扛着被打。

直到把他打得快没气了,打手们才把他抬到郊外,扔到了河里。

如果不是顾寒霜的爷爷在河边钓鱼时意外发现他,可能他三年前就死了。

“铃!”

手机刺耳的铃声响起打断了杨旭的沉思。

“是果果的家长吗?麻烦请来学校一趟,果果在学校把人打伤了,现在对方家长说要报警处理。”一个冰冷的声音从电话传来。

唰的一下,杨旭像是触电一般从沙发上弹起,拿着手机的手都在颤抖。

“报警处理?果果没事吧?好好好,我马上去学校,你先让对方家长冷静一点。”杨旭老奴仆似的对着电话连连赔笑。

挂上电话之后,火烧屁股的抓起衣服夺门而出。

果果是他的宝贝女儿,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牵挂的两个人之一,如果说顾寒霜是他的逆鳞,那果果就是他的心脏。

等杨旭到了幼儿园,就看到一个穿着白色公主裙,精雕玉琢的小女孩朝着他扑了过来。

“爸爸。”果果委屈的扑在杨旭的怀里,小小的身躯都在颤抖,大大的眼睛都写着惊恐。

“没事了,爸爸在,爸爸在!”杨旭心疼的抱着果果那瑟瑟发抖的身体,一股怒火直冲脑门。

果果的小脸脏兮兮的,还有一道血痕,像是被指甲刮出来的。

白色的连衣裙也沾上了几个鞋印。

“老师,不是说果果打人了吗?她这是被人打了!”杨旭安慰了果果几句,把她抱在怀里,怒气冲冲的道。

“是她和另外一个同学打架造成的,现在对方家长已经把他的孩子送到医院了,院方叫你过来看看是赔钱还是报警处理!”老师走上来有些厌恶的看着杨旭。

“送医院了?”杨旭眼睛都瞪直了,果果的战斗力这么凶残?

“据医院方的报告,果果打的那位男同学可能会照成视力下降,还会有轻微的脑震荡,现在对方家长让你们赔偿五十万!要不然就法庭上见。”

五十万!

杨旭倒吸口冷气,刚要询问果果为什么打人,就听到一阵清脆的脚步声传来。

是顾寒霜。

“妈妈!”看到顾寒霜,果果委屈的叫了声。

看到果果脸上那一道血痕,顾寒霜二话不说,怒气冲天的扬起手打了杨旭一巴掌。

杨旭一怔,抹着脸颊默不吭声。

“妈妈,你不要打爸爸!”果果顿时急急地喊了起来,双手紧紧地搂着杨旭的脖子。

“我就不应该让你带女儿,你说你能干些什么?工作也不做,整天窝在家里,看你把女儿教成什么样,还会打人了!”顾寒霜把果果从杨旭的怀中抢了过来,眼中充满了厌恶。

“不是的,妈妈,是小武说爸爸是窝囊废,还用鞋子踩我的裙子,还说妈妈的坏话,我才用凳子砸他的。”果果委屈的噘着嘴,晶莹的泪珠像是断了线的珠子哗哗的往下流。

一时间,顾寒霜沉默了,高耸的胸脯不停地起伏,显然是强忍着怒意。

“老师你也听到了,是对方的孩子先打的果果,我们这是正当防卫。”杨旭说道。

“不管怎样,现在对方的家长要求赔偿五十万,你们自己协商吧。”老师说完转身就走,估计也是害怕校方受到牵连,毕竟他们校方也监管不力,有一定的责任。

五十万!

听到这个数字,顾寒霜身子不由得晃了晃,俏脸惨白。

“老婆,你不要紧张,是对方孩子的错,而且校方也有责任,这笔钱……”见顾寒霜脸色难看,杨旭不由得开口安慰道。

“别叫我老婆!”顾寒霜粗暴的打断杨旭的话,眼圈都红了,“现在是我们的女儿把对方的孩子打住院了,五十万啊,就算校方赔偿能陪多少?”

“你说你,自从公司破产以后就躺在家里等着我养,我也认命了,谁让我眼瞎找了这么一个男人。可你为什么要来害我女儿?五十万啊!我去哪里要五十万?”顾寒霜说着,眼泪夺眶而出。

“这钱我会想办法的!”杨旭深深的叹了口气。

“滚,我不想看到你,滚!”顾寒霜正在气头上,根本不给杨旭说话的机会。

杨旭握紧了拳头,深深的吸了口气,正转身大步的走出了教室。

突然,从教室门口跑过来一个男人。

“寒霜,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我来晚了!”一个西装革履,脸上带着一副金丝边款眼睛的男人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一进来就亲昵的站在顾寒霜的身边。

“范宏,你来干什么!”看到这男人,杨旭瞬间就怒了。

这家伙顾寒霜母亲一个朋友的儿子,自从知道杨旭破产之后,就迫不及待的帮她物色相亲对象,以前还瞒着杨旭,现在直接是光明正大的让顾寒霜去相亲,说白了就是逼他们两人离婚。

这范宏就是顾寒霜的其中一个相亲对象,也是经济实力最强的一个。

“是我让他来的,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能帮得上忙吗?”顾寒霜没好气的瞪了杨旭一眼。

“杨旭,你又喝酒了?哎,你一个大男人整天在家喝酒也不是一回事,要不来我公司上班吧?虽然你现公司破产之后一蹶不振,不过好歹你也开过公司,有一定有管理经验。”范宏一本正经的道。

但谁都听的踹他话语里的嘲讽之意。

“你又背着我喝酒了?”顾寒霜眼睛泛着寒光,不悦的看着杨旭,她对这男人失望透顶了。

“我……”杨旭张了张嘴,想要解释,却只喷出一口酒气。

“废物!”顾寒霜皱着眉头哼了声,扭头抱歉的对范宏道:“宏哥,不好意思,又麻烦你了,这五十万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又!

难不成和两人还在私底下联系过?

杨旭攥紧了拳头,顾寒霜啊顾寒霜你可是有男人的,你们私底下联系还真是有脸啊。

“瞧你说的,我们谁跟谁啊,我也很喜欢果果,能帮上忙的我肯定会帮!”范宏亲热的拍了拍顾寒霜的肩膀,然后用充满挑衅的目光看向杨旭。

“范宏,我不要你帮忙!”杨旭瞬间就怒了,拳头捏的咯咯作响。

“这一次要不是范大哥帮忙,难不成你想去坐牢?还是想看我坐牢?你除了在家里吃吃睡睡,还知道干些什么吗?”顾寒霜板着脸,怒视着杨旭。

钱!

什么都是钱!

杨旭没有吭声,狠狠的瞪了一眼得意洋洋的范宏,转身走出了教室。

难道,真的要再次面临那样的场面吗?

杨家,我真的不想再面对你们!

杨旭坐在花坛旁的长椅上点了支烟,深深的吸了口才掏出电话播了个号码。

“姐,我回来了!”

很快,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清脆且震惊的声音:“小旭你……你还活着?”

“我在清流市。”

“什么?你在清流市?你不怕他们找到你吗?你怎么会在那里!”

“我需要钱,五十万!”杨旭深深的叹了口气。

“我现在还在燕京,今晚才会到……”

“姐,你转账给我就好了。”

“我必须要见你,想要钱就到金茂大厦,老何在哪里。如果你不去,那么别想要五十万。”说完像是害怕杨旭会拒绝,对方急匆匆的挂断电话。

“好!”杨旭挂上电话,深深地吸了最后一口香烟,随手弹飞。

猩红的烟头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度,准确的掉进了垃圾桶里。

该来的,始终会来,怎么都躲不过。

很快,杨旭来到了金茂大厦。

金茂大厦位于市中心,有八十八层楼之高,算得上是清流市的标示性建筑物。

能来金茂大厦上班的人都是实力的代名词,是精英中的精英,这里的人都带着一种优越感,就和古时候能在皇宫里当差的官员差不多。

看着高耸入云的金茂大厦,杨旭握了握拳头,目光闪出一道让人不敢直视的光芒,大步走进大厦。

“先生,请问你是来应聘的吗?”前台服务小姐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双手叠加在小腹处,微微弯腰恭敬的道。

“呃……我是来找何光荣的。”杨旭淡淡的道。

何光荣?这名字好耳熟啊,好像在哪里听过。

“噗呲。”突然耳边传来一声轻笑。

杨旭扭过头,看到一个身穿OL制服的美女掩着小嘴笑出声,那丹凤眼在他身上穿的那套廉价衣服上来回打量。

“你找何……何光荣?”张晓燕花枝招展的朝着元涛走了过来,吸引了不少男士如牛般的目光。

“恩,有什么问题吗?”元涛点点头,疑惑的看着这女人,有些不明白她笑什么。

“没有,没有。我带你去。”张晓燕嘴角微微翘起,肩膀还有些抖动,像是强忍着笑意。

“谢谢!”杨旭虽然觉得这女人笑的很奇怪,但还是很有礼貌的道了声谢,然而他却没有发现张晓燕眼中那一闪而过的狡黠。

这是什么鬼?

杨旭一脸震惊的看着散发着尿骚味的女卫生间,脑子一片空白没转过弯来。

这女人怎么把他带到厕所来了?

何光荣虽然是杨家的仆人,但也不至于混得这么惨吧?姐姐还让他来找老何拿钱,这家伙混的这么惨,还能给自己借五十万?

难怪这女人刚才笑的这么怪异,感情老何是洗厕所的。

“你不是找何光荣吗?他在里边清理厕所,你自己去找他吧。”张晓燕朝着女厕所指了指,扭着硕大的臀一扭一扭的离开了。

杨旭站在女厕门前,有些疑惑的喊了两声老何。

不过等了好几分钟却没有人回应。

进还是不进?

杨旭犹豫半响,想到果果的事情,又想到和顾寒霜有些亲密的范宏,他一咬牙,推开了女厕所的门。

然而杨旭却没有发现,先前离开的张晓燕此时正躲在拐角处,捂着嘴阴险的笑。

在她的身旁还站着不少男女,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等着看笑话。

“我去,燕姐,你真的把这傻子忽悠进去女厕所了?”

“这傻子,一来就找何董,还以为他是谁啊?何董是他想见就能见得吗?正好姐姐今天刚失恋,就拿他来开开唰。”张晓燕咯咯直笑,“你们知道这个男人是谁吗?”

“谁啊?该不会是燕姐以前的男朋友吧?”有人打趣道。

“就他这个屌丝样?给我舔鞋都不配。”张晓燕不屑的哼了声,“他是杨旭!听过吧?”

“杨旭?这个名字好熟啊!”

“好像在哪里听过,啊!我记得了,这男人不就是顾主管的男人吗?”

“原来是这个有名的废物啊,听说这家伙就是个窝囊废,还要靠顾寒霜养活,真是丢了我们男人的脸!”

“什么顾主管,不过是个离职的贱人罢了!”张晓燕咬着牙狠狠的道。

当时张晓燕来上班,路过前台的时候正好听到有人大言不惭的直呼何董的名字,她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谁知道一看竟然发现是顾寒霜的废物老公。

不整他整谁?

在场的人都知道张晓燕和顾寒霜之间的恩怨,听她这么一说所有人都闭嘴了。

“话说你们知道现在厕所的女人是谁吗?”张晓燕眼中闪过恶毒的光芒。

“谁?”

“何董的秘书,赵雅。”

“嘶,这下有好戏看了!要是被何董知道,他就死定了,要知道何董在清流市一手遮天,欺负他的女秘书,不死也脱层皮,说不定顾寒霜都要被牵连进来。”

厕所里,杨旭看着空荡荡的厕所,一脸疑惑。

那个女人不是说何光荣在这里清理厕所吗?怎么一个人也没有?

正在他疑惑时,其中一间厕所门打开,一个身材高挑,面容精致的女人从厕所隔间里走出来。

两人相识对望一眼,都愣住了。

两秒钟过后赵雅惨叫出声,捂着胸口指着杨旭眼中满是惊恐。

她怎么都没想到,在公司居然还有人敢光明正大的闯到女厕所来。

“来人啊,有流氓!”

看到这女人尖叫,杨旭脑子一片空白,想也没想一把捂住她的小嘴,飞快的解释:“美女,你别误会,我不是流氓……啊!”

话还没说完,手就被重重的咬了一口,疼的他忍不住叫出声。

“美女,你听我解……”

杨旭的话还没说完,赵雅已经慌忙夺门而出,一边跑一边喊抓色狼。

等到杨旭走出女厕时,发现门外已经站了一圈的人,还有几个孔武有力,手拿电棍的保安正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看到这架势,杨旭冷汗瞬间就下来了。

“就是这个色狼闯进女厕所,给我抓住他!”赵雅羞愤的指着杨旭。

“小子,没想到你还真是胆大包天,何董的秘书都敢调戏,真是胆子长在王八身上了!”一个保安阴沉着脸朝着杨旭走来,手中的电棍也‘滋滋’地闪着蓝色的火光。

“现在这社会什么变/态都有,以后你们睁大眼睛了,不要什么色狼都放进来。”说话的这人正是先前骗杨旭进女厕所的张晓燕。

“你陷害我!”杨旭怒火中烧,他怎么都想不通这女人为什么要陷害他,他没得罪过这女人啊。

可怜的杨旭哪里知道,以前张晓燕暗恋的对象却喜欢上了他老婆顾寒霜,所以张晓燕把怒火全都洒在他的身上。

“我陷害你?搞笑了,你以为自己是谁啊?万人迷小贝吗?”

张晓燕不屑的冷哼声,对着保安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他抓起来扭送派出所,最好搜搜他的身,看他有没有携带什么偷拍软件,现在的变/态多着呢。”

听到张晓燕这么一说,周围的同时顿时炸开锅了,特别是女同事。

“对,保安快搜他身,手机什么的都拿出来,万一他偷拍了传上网,我还怎么做人啊!”

“这种死变/态就应该把他眼珠子挖出来,割掉作案工具。”

“实在是太吓人了,快报警,要不然我以后都不敢上厕所了!”

面多众人的指责,杨旭百口莫辩,看着两个保安不怀好意的一左一右抓着自己的手要搜身,他心里的怒火蹭蹭的往上冒。

刚要还手,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一个熟悉而威严的声音。

“怎么回事?闹哄哄的成何体统?”

话音刚落,人群自动的让开了一条路。

接着一个年龄大约五十岁上下的中年男人龙行虎步的走了过来,虽然他并没有刻意的板着脸,不过却能让人感觉到那不怒自威的神韵。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金茂大厦的主人,清流市一手遮天的首富何光荣。

“何董来了!”

“这下子有好戏看了,什么地方不好去,偏偏来金茂大厦偷窥,这窝囊废死定了,不知道顾寒霜知道去派出所领她男人的时候,会不会一头撞死。”

众人心里都带着幸灾乐祸的念头,谁让杨旭这个窝囊废把清流市的大美人给娶回家了?他配吗?

“何董,就是这个色狼,闯进女厕所想要偷看您的秘书上厕所,我们已经让保安把他抓起来了,正准备扭送派出所。”

看到何光荣现身,张晓燕更是喜出望外,媚笑的走到何光荣身旁,对着杨旭泼脏水。

顾寒霜啊顾寒霜,你不是高傲的女人吗?我倒是想看看你男人安上这种龌蹉的罪名,你还能高傲到哪儿?

偷窥?

何光荣的脸色突然阴沉下来,太阳穴气的直跳。

今天大小姐刚打电话给他,说是杨家少主要来找他。

如果不是特别交代他一定要保持低调,何光荣早就下楼去等了,结果在办公室激动万分的等了半天也没见到少主的身影,就迫不及待的下楼等着。

路过一楼大厅的时候却听到乱糟糟的,传来吵闹声,这还得了?

好像是有人在女厕偷窥被逮到,现在还听到这成何体统?

要是让少主看到还以为他管理无方,

“我倒是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胆……”

何光荣怒哼一声。

待他的目光看到被两个保安左右夹击的那一抹熟悉的让人心颤的身影时,凌厉的话语再也说不下去,眼珠子瞪得老大。

少……

少爷!?

光荣眼珠子都要从眼眶里爆出来,吓得额头上瞬间布满了冷汗,身子也跟着一颤一颤的。

这不是二少爷吗?

看到二少爷被两个保安一左一右的挟持,何光荣胆都要吓破了,感觉魂飞了一半。

赶紧疾步走上前,怒喝一声:“住手!”

听到何光荣的爆怒声,周围的人也不由得浑身一震。

那两个拉着杨旭的保安也停了下来,心惊胆寒的站在原地,有些无辜的看着何光荣。

见到何光荣出现,杨旭也长松口气,要是何光荣不来,他都要动手了。

“何董!”

还没等何光荣走到杨旭的跟前,张晓燕却先声夺人叫了声,接着一脸气恼的走到何光荣面前,指着杨旭愤愤不平的道。

“何董,就是这个家伙,来我们公司女厕所偷窥,而且当时赵秘书在上厕所,不过何董您放心,他已经被我们逮到了。”

二少爷偷窥?

何光荣眼珠子瞬间瞪圆了,太阳穴一跳一跳的,感觉胸腔里有团怒火在不停地燃烧。

放什么狗臭屁。

二少爷的人品他还是知道的,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下三滥的事情?

要不是三年前出了那件事,二少爷现在可能已经是杨家的继承人了。

还没等何光荣暴怒,张晓燕就指着那两个发愣的保安怒斥:“你们两个还等什么?没看到何董就在这里吗?还不给我把这个偷窥狂拉到派出所去?要是这件事情被外边的人知道,以后谁还敢和我们公司合作?你们是想等到我们公司的名声被搞臭了才动手吗?”

张晓燕一口一个我们公司的名声,那正直的样子,不知道原委的人还真的要为她拍手鼓掌叫好。

特别是看到何光荣那张阴沉的脸,张晓燕心里更是乐开了花。

何光荣乐视愤怒,她越激动,仿佛都已经看到了杨旭跪在地上一脸鼻涕眼泪痛哭的表情。

一想想还真令人激动。

很快,那两个保安也反应过来,再次一左一右的夹住了杨旭的胳膊。

其中一个可能是为了变现,还用手肘重重的撞了一下杨旭的肋骨,恶狠狠的道:“给我老实点,这里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这可是能在何董面前表现的机会。

肋骨上被打了重重一击,杨旭疼的不由得倒吸口冷气,不过也没有反抗。

而是有些戏谑的看着满脸冒着冷汗的何光荣,嘴角一挑:“老何你个王八蛋,你就是这么接待我的?”

此话从一处,在场的人全都震惊得张大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杨旭。

这小子是不是恼羞成怒气疯了?

这可是何光荣啊。

在清流市谁不知道何首富,何光荣的?

只要他一声令下,以后杨旭想要在清流市任何的一个企业找工作那都是不可能的,没有人敢要他。

偷窥这种罪名顶多判十五天,但是何光荣只要打声招呼,可能性质就变了,做他个三五年劳都不成问题。

看样子这传说真的不假,顾寒霜真的找了个窝囊废当老公,这一次估计顾寒霜都要被连累了。

所有人都抱着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杨旭,真是丢光了男人的脸,废物啊!

张晓燕听到这大逆不道的话,简直就是大喜,差点没幸福的晕过去。

她原先还在想着用什么办法让何光荣更加暴怒,这下好了,天都在帮她。

“啪!”一个清脆的把掌声响起。

现场再次陷入一片死寂,所有人都看着杨旭手上那鲜红的巴掌印。

就在张晓燕扬起手打向他脸时,杨旭快速的挣脱出一只手抵挡了下,现在手臂上还火辣辣的疼,五个鲜明的手指头印历历在目。

“你个废物居然还敢档?”张晓燕瞬间就怒了,狠狠的瞪了一眼杨旭之后,转头看向那两个保安怒斥。

“你们是不是没吃饭?居然连一个废物都看不住,你没听到他刚才骂何董吗?饭碗是不是不想要了。”

那被杨旭挣脱开的保安委屈的都要哭了,他明明牢牢地抓着杨旭,鬼知道他怎么挣脱的。

“够了!”何光荣虎着脸一声怒吼,浑身都在颤抖。

看着二少爷手臂上那鲜红的巴掌印,他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

完了!

二少爷竟然在自己的面前被人打了一巴掌,这该不会是老天在玩我吧?

越想他就越害怕,身子都得也更加厉害,脸部的肌肉都在疯狂的颤抖。

不知道的人看到何光荣这衣服模样,还以为他是气的快心胀病发。

“你,给我跪下向何董道歉。”张晓燕知道,表现的机会来了。

一手叉腰,一手傲气凌人的指着杨旭的鼻子。

“如果我不下跪呢?”杨旭严重闪烁着狡黠的光芒。

“不跪?我现在只给你一次机会,要是不跪下道歉,我就……啊!”

张晓燕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腰间传来一阵剧痛,接着整个人朝着前边扑了过去,撞到两个同事之后,狼狈的趴在地上,捂着后腰不停地倒吸冷气。

“谁敢打老娘,是不是不想活了!”张晓燕疼的眼泪水都出来了,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爬起来看也没看就破口大骂。

“我踹的!”一个低沉的怒喝声在耳边响起。

“信不信老娘让你在清流市……何……何董?”张小燕骂骂咧咧的从地上站起来,当她看清楚是谁后,后边的话在也说不出来了。

周围的人也都大眼瞪小眼,感觉脑子不够用了。

他们都以为何董暴怒是因为杨旭,大伙都做好准备看杨旭被暴怒的何光荣暴打了。

可打死他们都想不到何光荣打的竟然是张晓燕?

难不成是何董最近公务过多,眼花了踹错人了?

何光荣没有功夫理会周围傻眼的人群,走上前一脚一个把夹住杨旭的两个保安踹开。

脸上堆满了歉意的笑容,身子更是来了个九十度鞠躬,那表情就像是古代的小太监面对皇帝时才有的谄媚。

何光荣竟然……竟然对一个窝囊废鞠躬弯腰?

所有人都大跌眼镜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幕。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所有人的心脏聚停,张晓燕更是差点没昏死过去。

“二少爷!”

何光荣恭敬地对着杨旭弯腰,低下他高贵的头颅。

相关文章:

男朋友喜欢抱起来做_快穿之众男主肉我

性欧美长视频免费 中国式free性群交

阵阵娇吟粗吼,无力承受他的撞击

贱奴头不许高于女王鞋跟^非洲美女便宜吗

木马play到失禁lofter.孕期老公和别的女人聊天暧昧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