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娇妻强势宠小说完整&(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2021-12-30 07:00 · 新商盟

富丽堂皇的潜龙湾陆氏别墅。

林诗瑶如同一件高昂的商品一般,被几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保镖无情的扔在了罗曼蒂克的床畔上。

她的嘴里塞着一条淡蓝色的布条,手被一根棕色的麻绳捆绑着。她墨色的秀发浮浮沉沉顺着肩膀铺在丝绸般的床垫上,那曼妙的曲线仅被一张红沙曼轻轻地包裹,一眼望去,甚至隐约能看见那若隐若现的如婴儿般的肌肤。

她发不出一丝的声音,甚至连挣扎都伴随着阵阵的刺痛!她两只手腕处深红色的勒痕格外的扎眼,仿佛是在无声的诉说她被绑了太久太久。

出现在私人会所之前。她就已经被关在暗无窗户的小房间里被‘教训’了一个月之余。

在被‘教训’的那段日子,对她来说是灰暗的,暗无天日,求死不能!

动不动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再不然,就是关上三天三夜不给饭更不会给一滴水。

她好几次以为自己就要死在那里。然而,每次都要濒临死亡时,一想到家里的变故,她又咬牙坚持住了!

门。

开了。

伴随着沉闷的脚步声。床上的人儿开始瑟瑟发抖。

他每走一步,她就颤抖的更加厉害,脸上更是没有血色。

她不知道她的买主是谁。她只知道,她的人生说不定从今晚开始就要彻底的被摧毁。

“唔……唔……唔……!”

她扭动着身子剧烈挣扎着!哪怕知道这样的挣扎也只是徒劳!却依然不想要认命!想要……逃……

忽而。

沉闷的脚步声停了下来。接着,她嘴里的布条轻飘飘的落在床畔上。

“求求你放过我……”她带着哭腔的蜷缩一团,肩膀抖动的厉害。下意识求饶。“求你……不要碰我,求求你,不要……不要碰我。”

“狼狈不堪,很适合你。”

男人的声音醇厚的宛如烈酒,可却染上了一丝冷冽。

林诗瑶在听见他声音的那一瞬!整个人忘记挣扎,瞳孔放大,就连呼吸也开始紧促起来。

是他?……怎么会是他?……

即便没能看清男人的面貌,但她却依然能够从声音上准确无误的判断出男人的身份。

男人一把扼住她乌黑的发丝,逼迫她仰着头与自己对视。“三年了。别来无恙。”

他冷冽的脸,阴鸷的眼眸,浑身散发着一抹凌寒,就如同阎王一般,给人一种肃杀的气势。

笔挺如刀裁的卡其色西装泛着冷辉,昏暗的光线在他棱角分明的俊脸投下一道阴影,眉眼愈显,深邃高傲。

“霆骁……”她脱口而出他的名字,她完全没想到,再次相见,竟然会是这样一个令人耻辱的局面。“你,你回来了……”

“失望吗?林诗瑶。”

“不,不是……”

“不是什么。”男人的大手越发用力,眼神也逐渐阴狠。“想不到穷小子竟然不自量力的回来了。并且,还花了两个亿买下你这件商品。”

他将商品这两个字咬的很重。字里行间无不是提醒她她现如今的处境,以及当初的她究竟有多么的走眼。

林诗瑶唇畔颤抖,一滴泪水顺着眼角缓缓滑落。她原本便长相精致,如今因为泪滴更是为她增添了些许小女人的娇弱。“当初……是我对不起你……”

“收起你的眼泪。”陆霆骁眸色阴霾。“你的眼泪对我不管用,或许,三年前也许能管用。”

“是啊……”林诗瑶失魂落魄的挽起嘴角。“……我已经没有资格,在你面前落泪。”

陆霆骁很满意她的回答,忽而松开手,重重的将她推至一旁。开始慢条斯理扯动领带,脱掉外套。

林诗瑶的双手还被绑着,伴随着冲击力,额头不偏不倚的撞在大床四角的柱子上。

咚。

一声闷声。

白皙的额头顿时渗出血渍,将银灰色的床单染红,绽放大朵大朵妖冶的红色。

“嘶……”

她被撞的天旋地转,疼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却生生的被她忍住了。

三年前。她以那样的方式逼迫他分手,离开东城。三年后,她又有什么资格用眼泪来求他……

陆霆骁黑眸微微眯起,对于她伤口视若无睹,反而视线落在床单上。“弄脏了床单可是要赔的,你赔得起?”

“我……”林诗瑶颤抖的更厉害了,她死死地咬着唇畔,之间冰冷泛白。“我赔不起……”

“呵。”陆霆骁眸色瞬息万变。似在嘲讽又似在暗怒。“林大小姐竟然也会有赔不起的时候,叫人惊讶。”

“林家……破产了……我已经,不是林家大小姐了……”她艰难的回着,每一个字,都让她撕心裂肺,痛不欲生。

父亲的惨死,林家的破产,都是因为她错信了别人的话。

她没想到,在她眼里至亲至爱的人竟然会在关键时刻在背后捅自己一刀。

她更没想到的是。即便林家没了,她们依然不愿意放过她,想要将她置于死地。

“在走神?”男人不知何时,两条胳膊将她禁锢在怀中,令她无法动弹,如同任人宰割的羔羊。

她本就长得极美,哪怕此时的她脸色有些苍白,却依然遮挡不住她身上独有的气质,反而给她增添了些许令男人疼惜的柔弱感。红色沙曼包裹在她玲珑有致的身体上,经过刚刚这一系列的大动作,沙曼早都轻飘飘的滑落些许,露出她皎洁的肌肤,欲拒还迎,好一番风景。

四目相对,时间像是静止了一样,目光,呼吸,体温都纠缠在了一起。

男人一把捏着她的下巴,指尖的凉意,让人忍不住发颤。

“既然是两亿买回来的商品,那就拿出你商品该有的价值,令我愉悦。”

林诗瑶缓缓地闭上双眸,死死地咬着唇畔。价值嘛……或许,我唯一的价值就是让你泄愤。当初是我对不起你,就当是我偿还你的,可好?

“把眼睛睁开。”陆霆骁指尖微微用力,一口重重的啃咬在她白皙的脖颈。“我要你牢牢记住夺走你的男人是谁。”

“霆骁……”

“不允许你这样喊我。”

“我……”

她的眼角一滴泪水滑落,落在地上,碎成点点……

林诗瑶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玩具一般。

她不记得在这七天里自己究竟昏厥了多少次。她也不记得她绝望过多少回。

在绝对力量的压迫下,她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直到第八天的清晨到来。男人这才意犹未尽的放过她,接着,两个保姆走进来,收拾暴风雨过后的残局。

她们望着奄奄一息的林诗瑶,都不忍心看。

她艰难的张开了嘴,可是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喉咙干涩火燎疼得很。

她忽而挽起嘴角,泪水止不住的落下。是了,她的喉咙早在这几天的哭喊中,失声了……

不知过了多久。沉睡中的林诗瑶觉得一双强有力的大手无情的将自己拖拽到一个滚烫的怀抱里!

林诗瑶顿时整个人剧烈颤抖起来!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一种深入骨髓牢牢烙印在血液里的印记!

她的脑海里又回放起这几天来她所经历的一切!她觉得,即便是十八层地狱,都不会有她这番梦魇般的遭遇!

“在怕?”陆霆骁一口咬上她的耳垂,重重的啃咬。“怕就对了。你是该怕我。”

他的语气,不似之前那般暴戾,也不似那般冷冽,然而越是这种看似平静的语气,越是让人觉得毛骨悚然。不禁猜测他又在想什么。

他的手,肆意的爬上她白皙的脖颈,一个用力,便让她整个人都僵硬起来!

林诗瑶顿时觉得呼吸急促!一种窒息感渐渐地布满她的全身……

“跟我作对的人,没有一个好下场。”他的声音冰冷的令人发指。“林诗瑶,你该庆幸你还活着,至少,我没让你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就在她以为自己就要被他掐死时!他忽然松开了手。

林诗瑶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劫后余生的感觉,不仅没有让她庆幸,反而更加恐惧!

果然。

她绝望的闭上双眼,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霆骁,如果这样可以让你忘却从前的不好记忆,我认了。

“水……好渴……”

不知过了多久,林诗瑶才从喉咙里艰难的发出一点点的声音。

她觉得自己宛如在烈焰高阳,黄沙飞舞的干枯沙漠!

身上的水分全部都流失掉……让她极度的渴望得到水……她不想死……

“想喝水?”阴霾的声音响起在她耳畔。“求我。”

“求……求求你……”

林诗瑶半张微唇,每发出一个音,喉咙里都有一种干涩辣的刺痛,仿佛要将她的声音掐断一般。

“呵。”男人习惯性冷笑,眸色阴冷的骇人。“曾经的你如此高高在上,现如今,为了水,竟然像一条摇尾乞怜的狗。”

“水……我要水……求你……”

“林诗瑶,你那不可一世的傲气呢?”陆霆骁手执一杯温水,朝着她的头顶缓缓地浇灌。“当初只要你再坚持一下,哪怕一天。我都会告诉你我的真实身份。可你并没有。”

林诗瑶只觉得她看见了一片绿洲,她迫不及待的伸出舌头想要喝上一口清澈的湖水。

然而,一阵狂风忽然席卷了面前的湖泊,绿洲消失了……只剩下零星的水滴,拍打在脸上。

“渴……好渴……”

“砰!”

水杯重重的撞击在欧式风格的墙壁上!伴随着剧烈的响声!玻璃在半空中被击碎!一片一片,残缺的掉落在地上。

陆霆骁右手握拳!力度极大的砸向床上人儿的耳畔!

他的眼眸阴沉的骇人!浑身周围都散发着一种很强的气场!

“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痴心做梦!”

他像是在与她对话,又像是与自己对话!

“只要你还有一口气在!你便要做好随时随地取悦我!”

“水……水……”

陆霆骁一把扼住她的下巴!戾气深重的吻了上去!

他那般的粗鲁!那般的肆虐!仿佛要将心中的恨意全部都发泄在她身上一般!

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的林诗瑶只觉得在她快要渴死的时候,甘泉,涌入她的喉咙!

她无意识的动了动唇,用力的吮吸着……殊不知,她这般举动,在男人的眼中,究竟有多么的磨人……

陆霆骁的幽深的双眸在这一刻瞬息万变,愤怒中沾染了明显的深邃,又转为阴霾的恨意!

他就像是疯了一般,将浑身青紫的她扯入怀中!力度极大,仿佛要将她揉碎在他滚烫的怀里!

那不是一个男人对女人该有的疼惜。反而,那是一种足够摧毁一个人,让她陷入万劫不复之地的折磨。

晚上十点。

康医生在为林诗瑶检查过身体以后,不禁打了个冷颤。

“肋骨断了两根,声带破损,高烧不退,就连……咳……也很严重。”

陆霆骁修长手指紧握,骨节泛白的手透出此刻他暴怒极点的心情。

雕塑一般硬朗的脸部线条紧绷,整个卧室都弥漫着一股森冷的杀气。

康医生不敢多言。简单的为床上的女人处理一番,便仓促的离开了。

饶是她做了这么多年私人医生。这般惨状,也是头一次。

待门关好后。陆霆骁的视线不轻不重的落在床头柜的软膏上。

他鬼使神差的走过去,将软膏涂抹在手掌中。

软膏渐渐地融化在男人灼热的掌心中,淡淡的清香掺杂着浓郁的药味。

他一把掀开她身上的被子,不顾此时的她是否还在高烧。

接着。两只大手毫无怜惜的游走在她布满青紫的曼妙身材上。

许是弄疼了她。

床上昏迷中的林诗瑶轻哼一声,憔悴的面庞微微的皱起眉头。

陆霆骁的大手越发的用力,像是故意与她作对一般,就是要弄疼她。

“疼?疼就对了。”他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冷,不带有一丝温度。“至少证明你还没死。”

床上的人儿忽然不挣扎了,只是身子颤抖的厉害,像是被他的话语吓到了一般。

陆霆骁深邃的眼眸瞬息万变,手掌游走在她白皙的脖颈,一把扼住!

“林诗瑶,你敢骗我?”

林诗瑶缓缓地睁开双眼,泪水从眼角滑落。她张了张嘴,半天发不出声音……那乞求的眼神,让她看起来犹如暴风雨来临时微微颤抖的花朵……

屋内的气氛简直冰冷到了极点!

男人一瞬不瞬的盯着她。扼住她脖颈的手力度不单不减退,反而增加。

林诗瑶犹如任人宰割的羔羊,瞳孔一点一点放大!她的唇畔微张,蝴蝶般栖息的睫毛微微颤抖。

“敢骗我?”陆霆骁眼眸冷冰的令人发指。整个人如同一只雄狮以扑食的姿态将她禁锢在视线所及的范围内。“你以为我还是三年前的我?”

“呃……”林诗瑶只觉得呼吸紧促,大脑开始缺氧……耳畔传来的声音是模糊的,那双充满了愤怒的双眸也是模糊的!

三年前。

她说了那样不堪的话语与他分手。

三年后。

又有什么资格求他放过自己?

他曾说过。

他最痛恨的事情就是被欺骗。

然而。她对他一次又一次的欺骗,哪怕到了如今这般境地,也依然……在骗他。

或许。

被他这样掐死也挺好。

如果这样可以让你舒坦,值。

“求死?”

陆霆骁忽然松开卡在她脖间的右手,举止异常温柔的为她整理她脸上因为被粗鲁对待而凌乱的发丝。

“你的生死只能我来决定。你,没有资格。”

林诗瑶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美眸微微颤抖,一瞬间便被泪水所遮挡住。

“现在。”他如视珍宝一般捧着她苍白的脸庞语气加重,命令道:“求我给你上药。”

不……

林诗瑶无助的在心里呐喊,求饶……

求你了。

求你不要这样!

霆骁,我知道错了。求你别这样。

“你这是什么眼神。”陆霆骁的眼眸沉了下来,之前的温柔如同昙花一现一般被厉狠所代替。“听不懂我的话?”

林诗瑶泪如雨下,曾经骄傲的自尊心因为他的话,一片一片被无情剥落,连带着屈辱感。

在这世界上,最让人痛不欲生的不是身体上的折磨,而是源自于灵魂深处的重重鞭挞!

很显然。比起身体上的折磨,陆霆骁更喜欢后者。他喜欢她现在这副痛不欲生的模样,他更喜欢的是,将她的自尊捧在手心狠狠捏碎!而捏碎它的不是别人,正是她自己。

“求我。”他的语气比之前更加暴戾几分。“如果你不自觉,我会让保镖亲自给你上药。”

林诗瑶身子止不住颤抖,就连泪水在这一刻也干涸了。

“我数三个数。”陆霆骁似个赌徒一般,一双鹰隼般的眼眸不放过她脸上分毫细节。“三。”

林诗瑶知道他什么事情都能够做的出来!她不敢想象保镖们进来后会看见怎样的自己……

“二。”

她绝望的闭上双眼。哪怕浑身传来阵阵剧痛,依然咬着牙,“求你……给我上药。”

陆霆骁冷哼一声,一双鹰隼般的眼眸透着一丝惬意。“听不到,大声点。”

林诗瑶彻底放下她的自尊,骄傲与一切。“求你,给我上药。”因为她知道,如果不听从他的话,等待她的,将会是更惨烈的惩罚!

“呵。”陆霆骁不动声色的冷哼一声。他的双手毫不留情的握住她的脚腕,接着,在她青紫处最深的地方用力的按了下去,狠狠地揉着。

林诗瑶痛的倒吸一口凉气!双手下意识的揪住被单!承受着这种锥心刺骨的疼!

冷汗,顺着她的后背,浸湿了被单……她几次疼的差一点昏厥!然而,每次要到极限时,他又恰到好处的松开手,给她喘息的机会。之后,便又是一番折磨,来来回回,磨的人心智模糊!痛到麻木……

上完药以后。林诗瑶整个人已是大汗淋漓,浑身的力气全部都被抽走一般。

浴室里不断地传来水流的声音。没错。让她痛不欲生的男人,此时正在惯例的洗澡。

林诗瑶双手发抖的抓住被子的一角,哪怕每动一下肋骨都会传来阵痛,依然咬着牙将被子一点一点拽了上来,盖住她一丝不挂的身上。

她不知道这样的梦魇将要持续多久。

她好恨。好恨自己的懦弱,好恨三年前的那个决定!

浴室门打开,陆霆骁身着一件松松垮垮的浴袍,隐约可见后背肌肉轮廓。

他不动声色掀了掀眼睑,忽然冷笑开口。“睡着了?”

床上的人儿似乎想起上一次没有回应的惩罚。身子不断地颤抖起来,艰难的发出呃的一声……

陆霆骁满意她的乖觉,看来,她已经十分明白她现在的处境,也十分明白在自己面前应有的低姿态。

他一步一步的朝着床上的人儿走去。每走一步,肉眼可见,她似乎抖动的更厉害了。

“林诗瑶。”他低沉的声音冷冽而又沙哑。大手触碰在女人的脸庞。“恨我吗?”

恨吗?

也许自己她应该是恨得。可是,在这份恨意中,更多的是对他的歉意。

如果没有三年前她的决绝,或许就不会有如今暴虐的陆霆骁。

他折磨她,疯狂的要她。让她濒临绝望深陷地狱。

可她……

却觉得她罪有应得。

如果当初不是听从了父亲的威胁与他分手。

那之后。

也不会与许逸晨订婚。更不会发生林安雅与许逸晨联手抢夺林氏集团,害死父亲。

陆霆骁见她不回答。原本放在脸庞的手,忽而抓向她的一头青丝,整个人强势的贴过去,逼迫她对自己对视。

“告诉我。你恨我吗?”

林诗瑶吃痛,她暗淡的眼眸里带着丝丝求饶。她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她恨自己竟然恨不起来他……

咚咚咚。

一阵沉闷的敲门声响起,打断了房间内两个人的对峙。

“滚!”

陆霆烨暴怒的吼了一声。

抓起桌子上的水杯狠狠地砸向门口。

半晌后。

门口处传来管家低沉的声音。

“大少爷。陆家来了客人,正在大厅等候。”

“谁?”

“林安雅。林氏集团掌管人。”

林诗瑶在听见林安雅这三个字的时候瞳孔瞬间放大,原本憔悴的脸庞更是血色全无,苍白的令人疼惜。

陆霆骁原是没有兴趣理这种不起眼的小人物。但当看清她的反应后,他改了主意。

“备茶。我很快就来。”

相关文章:

接吻时发现男的硬了|做完后床单一滩水

《婚然天成》在线阅读 /《婚然天成》全文章节

乖不哭了都是我不好_隔着一层的肉壁两根

你就可尽的弄我们娘俩:我怀的是领导的孩子吗

巅峰狂少/公车上的程雪柔txt全文_啊快点啊疼太大了教官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