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两对情侣合租房子|灼热抵住柔软

2021-12-30 07:57 · 新商盟

一双咸猪蹄似挨非挨的停在了安凝萱的双峰之上,难怕再落下一毫米,就会真正来个亲密接触。他一脸不怀好意的笑道:“别乱动,否则后果自顾。”

安凝萱有些小慌乱,真怕还没亲过嘴的自己被这个胆大包天的罪犯给沾去了便宜。她的美腿撩起,一记断子绝孙脚狠踢向叶成的**,恨不得把叶成给废了。

一条修长的美腿顺着叶成的两腿之间飞速而上,电光火石间,叶成的右腿猛力大幅度向内弯曲,膝盖撞上美腿,避免了断子绝孙的下场。

“哎呦!”叶成夸张的大叫一声,身体前倾,龙爪手就轻飘飘的在那儿拂过了一下。他的手掌顿时冒出热汗,没想到看上去不大,但却非常有料。

安凝萱浑身一僵,紧靠在墙壁上第一时间忘记了反击。别人不知道,但她心里清楚,那儿可是她身体最敏感的部位。平时洗澡的时候,自己不小心碰几下都非常有感觉,更何况被阳刚气十足的男人摸上。

她的美眸中射出要将人生吞活剥般的冷凌目光,口不择言道:“够了没有?”

“我可不是故意的,被你狠踢一脚,没掌握住平衡。”叶成辩解一句,极为不舍的松开手,返身就跑,不忘调戏道,“大警花,真心的评价一句,你的手感不错哦。”

安凝萱被气的差点吐血,银牙紧咬,随后又追了上去。

叶成可不想被再次落入警察手中,施展出最快的速度,好似逃命的兔子般,转眼间跑出了警察局。

安凝萱穷追不舍,怒声大呼道:“你给我站住。”

前方是汽车川流不息的公路,叶成脚步未停如脱缰的野马般径直冲了进去,灵活的左躲右闪。

鸣笛声、紧急刹车声接连响起,一名司机慌张的停车,从车窗中伸出头骂道:“你找死啊!”

好在跟着这辆车后方的汽车距离较远,并未造成交通事故。

叶成穿过这一侧的公路,飞身跳上中央的护栏,向着停在路边气得直跺脚的安凝萱道:“大警花,不见。”

安凝萱狠剁一脚,恶毒的说道:“疯子,撞死你得了。”

一辆公交车经过,遮挡住了安凝萱的视线。当公交车过去,她发现公路的另一侧已经没有了叶成的踪迹。

“敢逃跑,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把你抓回来。”安凝萱转身急匆匆的返回警察局。

十分钟之后,安凝萱拿到了一份笔录和一个档案袋。她抽出档案,看完上面记载的信息之后,眉头紧皱:“叶成,特种大队那个疯狂的家伙?从他的身手判断,应该经受过严格的训练,否则跑不了那么快。”

她马上拨通了一个隐秘的电话:“赵局长,我有情况要向您汇报。”

电话那头传来赵局长和气的声音,“小雪,什么事啊?”

安凝萱平和的说道:“我在东海市好像见到您提过的叶成了。”

“是嘛!”赵局长乐呵呵的说道:“我正准备找那臭小子给你做帮手,没想到他自己送上门来了。我给他打个电话,招揽他的事情就交给你了,一定要把这小子拉进来。”

叶成逃到一处隐蔽的小巷,才脱去警服扔入垃圾桶,他掏出手机打通了陈落雪的电话。

没等叶成开口,陈落雪风风火火的说道:“叶成,你别着急,安心在警察局待着。律师团队已经找好了,准备给你打官司救你出来。”

叶成心中一暖,笑道:“姐,我已经没事了,警察把我放出来了。”

陈落雪惊讶道:“你已经出来了?”

“恩!”叶成可不想让陈落雪知道自己是从警察局杀出来的,转念编瞎话道,“光头那边已经撤诉,我被无罪释放了。”

陈落雪喜悦的说道:“能出来就好,你在哪?姐去接你。”

叶成道:“我也不知道我在哪!这样吧,我打车去你公司,回头见。”他挂掉电话,走出小巷,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陈落雪的公司。

半路之上,手机铃声响起,叶成掏出手机,却发现来电显示“未知号码”。

“不会是那帮老战友想起我来了吧!”他接通电话,大大咧咧的问道:“哪头狼崽子啊?”

“头狼!”电话中传来一个叶成非常熟悉的声音。

叶成惊喜道:“老连长,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难道我没事就不能给你这臭小子打电话了?”

叶成讨好道:“能,老连长的电话真是及时,我正好有件事想请你帮忙呢!”

“什么事?不会是你小子又闯祸了吧?记住你已经退伍了,不能再像以前一样胡作非为了。”

叶成一本正经的说道:“我现在可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积极为人民做贡献,为构建和谐社会添砖加瓦。”

“鬼才信你,说吧,遇到什么麻烦事了?”

叶成嘿嘿笑道:“我刚来东海市就是遇到点小麻烦,被请进了警察局。结果有警察对我滥用私刑,进行人身攻击,我自卫反抗,把警察给打了。”

开车的司机对叶成投去崇拜的眼神,小声道:“小兄弟,敢打警察,你真牛啊!”

叶成露出个憨厚的笑容,小声解释道:“不是打,我迫不得已自卫反抗。”

电话中传来老连长不怒自威的声音,“敢暴力袭警,这可不是小事,恐怕我帮不了你。”

叶成狡黠的说道:“老连长,我可曾经是你手下的得力干将。虽然你转业了,我退伍了,但您还是我的老连长。难道你就忍心看着,你一手带起来的兵受到欺负?”

“少给我打亲情牌!”电话那头沉默片刻,有些为难的说道:“这样吧,我给你个电话号码,你跟他联系下,就说是我介绍的,应该能替你解决掉麻烦。”

叶成感激道:“多谢老连长!哪天你来东海,我请你吃饭。”

挂掉电话,叶成安心了不少。他听说老连长转业进入了公安部门,还是掌管全国公安系统的**,帮自己解决掉警察局的麻烦应该不是难事。

时间不大,老连长给叶成发来一条短信,短信上只有一组手机号码。

叶成马上按照手机号打了过去,结果对方挂掉了电话,发过来一条短信:“你是哪位?”

他回复道:“我是叶成,赵洪武介绍的,想请你帮点忙。

没过五秒,短信回复过来:“什么忙?”

“短信说不清楚,能否见个面?”

“晚上八点,和平路,东海明珠大酒店见。”

其实叶成并不想找人帮忙,当接到老连长的电话不自觉的就把事情说出去了。既然麻烦了老连长,好歹去跟老连长介绍的人见个面,就当是多个朋友多条路。

出租车来到得胜集团楼下,叶成下车,马上看到了在门口焦急等待的陈落雪。他快步走上前,嬉皮笑脸道:“劳烦姐的大驾相迎,小弟心里过意不去啊!”

陈落雪一把拉住了叶成的手,上一眼下一眼仔细打量一番,看到叶成确实完好无损后才彻底放心:“是姐连累你了,警察没难为你吧?”

叶成糊弄道:“没有,警察挺好说话的。”

“走,姐请你吃饭去压压惊。”陈落雪很自然的挽住叶成的胳膊,带他去公司附近的饭店。

叶成很享受美女在侧的感觉,身体有意无意的靠向陈落雪,肌肤相接,令他心里痒痒的。

吃饭之际,叶成假装随意的询问起王中强的情况。他这才知道王中强是得胜集团公关部副经理,并不是他有多大本事,而是靠着他老子税务局副局长的影响力,才顺利的爬上了副经理的位置。

吃完饭,叶成找借口去得胜集团看看,陈落雪才把他带进了公司。

来到十六层陈落雪的办公室,叶成翘着二郎腿坐到沙发上:“姐,我还不知道你在公司什么职位呢?”

“总裁助理!”陈落雪如乖巧的小媳妇般,沏上一杯茶,端到了叶成面前。并且从茶几下的抽屉里拿出一盒未开封的香烟,打开抽中一根,塞到了叶成嘴里,还亲手为他点上。

叶成美的差点找不着北了,他哪受过身穿职业装的极品大美女亲自伺候的待遇。他有些醋意道:“你们公司的总裁不会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子吧?”

陈落雪眨眨眼睛道:“我们总裁可是个大美女哦,比我要强出十倍。”

叶成安心了不少:“哪有比姐还优秀的女人?在我眼中,无论是美貌还是能力,姐都是最棒的。”

陈落雪开心的娇笑道:“你去了趟警察局可是学坏了,嘴巴上跟抹了蜜似的。”

正在此时,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陈落雪急忙去接电话。一个电话接完,她带着歉意道:“总裁喊我过去有事,姐就不陪你了。”

叶成笑道:“工作要紧,我一个大活人不用陪着。”

等陈落雪离开办公司,叶成慢悠悠的从沙发上站起,整理下衣服,眼中射出两道精光:“该干正事了。”

他随意逛着,顺着楼梯来到了十二层楼公关部副经理办公室外。吃饭的时候,他已向陈落雪打问清楚了,这间就是王中强的办公室。

看看左右四处无人,叶成将耳朵贴在办公室门上,屏气凝神偷听起屋内的动静。

办公室内传来一男一女打情骂俏的声音,语言透骨,不堪入耳。叶成面露厌恶之色,暗骂道:看来王中强这小子也不是什么好鸟。

片刻之后,办公室内响起高跟鞋踏地的声音,叶成急忙转身站到一扇敞开的窗户边上,假装在看楼下的风景。

“吱呀!”房门打开,一名戴着眼镜,身穿职业装的中年妇女走了出来,一副自认为高高在上的样子。她傲慢的看了一眼叶成的背影,扭动风骚的腰肢走向远方。

叶成撇撇嘴,“四十岁左右的骚娘们,没想到王中强还好这一口。”

等中年妇女消失在走廊的拐角处,叶成快步来到办公室门前,悄无声息的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王中强半躺半坐在老板椅上,双腿搭在办公桌上,嘴里叼着一支烟正在吞云吐雾。他猛然看到有人走了进来,怒道:“你是哪个部门的?进经理办公室不知道敲门吗?”

叶成反手锁上门,冷笑着走向王中强:“我是专门报仇部门的,有仇报仇有冤报冤!”

王中强看清是叶成后,吓得差点从老板椅上摔下来。昨晚在酒吧,他全程观看了叶成发威单挑一群人的场面,并找来警察把叶成抓进了局子里,他想不明白这家伙为什么会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了自己的办公室?

他慌忙站起身,故作镇定道:“这是我的办公室,请你出去。”他可不敢在言辞上激怒叶成,这家伙可是能单挑一群人的猛汉,正面冲突是不明智的选择。

叶成的眸子中射出两道寒光,如盯上猎物的的凶狼般看着王中强道:“跟你算完帐,不用你请我也会出去。”

王中强冒出一身冷汗,强挤出一丝笑意:“我跟你无冤无仇,没什么帐可算吧?”

“是吗?”叶成随意拿起办公桌上的一支钢笔,耍在手中,冷言冷语道:“我怎么听说你收买警察,想弄死我啊?”

王中强一哆嗦,遮遮掩掩道:“绝对没有的事,我跟你又没有什么仇恨。”

“难道是我听错了?”叶成突然出手,一把抓住王中强的头发将他按在了办公桌上。

王中强摸不准叶成是否真的知道了,他暗中耍手段收拾叶成的事情,继续嘴硬道:“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真的没有收买警察想整你。”

叶成命令道:“把右手伸出来,放到桌子上。”

王中强不明白叶成想干什么,受制于人他只好乖乖的照做。

“发誓可是会遭报应的。”叶成快速抬起胳膊,手中的钢笔如锋利的匕首般扎向王中强的右手。

“啊!”王中强脸都绿了,吓得大叫一声。

“当!”笔尖从王中强的手缝中穿过,钉在了桌子上。叶成故作惋惜道:“扎偏了,下一次你就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

“我说,我什么都说。”王中强吓破了胆,颤颤巍巍的将找牛光虎和警察收拾叶成事情和盘托出。

“早说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嘛,起来吧!”叶成松开了王中强的头发,王中强才敢站起身,“你整出来的事情,打算怎么解决?”

王中强想了想道:“我会让牛光虎那边撤诉,对外宣传事情私了,保证不会有你的任何责任。”

叶成道:“我在警察局时,有两名犯人和一名胖子警察想教训我,结果被我打了!”

王中强急忙保证道:“我会处理,警察局那边绝对不会找你的任何麻烦。”他心想先把这尊瘟神打发走,然后再做打算。

叶成疑惑道:“这么配合,让我怎么相信你?”

王中强咬牙道:“我在德盛公司上班,如果我处理不好,你可以随时来找。”

“还算有点诚意,不过我不相信你。”叶成一把抓住了王中强的脖领子,右手食指和中指呈剑指状,在王中强的胸口和小腹连戳几下。

王中强一脸痛不欲生的表情,每次被剑指戳上,都会传来钻心般的疼痛。

叶成收手道:“你轻轻按下脐下三寸的地方。”

王中强依言照做,不按没有任何感觉,轻轻一按又是一阵钻心般的剧痛。他惊慌失措道:“这是怎么回事?”

叶成轻描淡写的说道:“给你一点惩罚,三天之内不把事情办好,你就会时刻承受钻心之苦,直到疼死。”

王中强脸上顿时没有了任何血色,低头哈腰道:“不用三天,最多一天时间,我会把事情处理好。”他对叶成的话半信半疑,但他可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叶成轻轻拍拍王中强的肩头,吓得王中强又是浑身一哆嗦:“那我就不打扰王经理办公了。”

王中强终于松了一口气,这家伙太会折磨人了。他还不能露出任何的不满,强挤出满脸的微笑:“叶哥,我送你。”

两人走到办公室门口,王中强抢先一步打开房门。叶成却停下了脚步,拍拍脑门:“你瞧瞧我这记性,差点忘记没钱花了。王经理,借点钱花花,等我有钱了马上还给你。”

王中强欲哭无泪,这钱借出去没个能还回来,就当是破财免灾了!他屁颠屁颠的跑回办公桌,从抽屉中拿出一打红票子,又快步走回叶成身旁,双手恭敬的递给叶成:“叶哥,这是一万块钱,算我请你喝茶的,不用还。”

叶成毫不客气的将钱揣到兜里,嘴上说道:“别啊!这钱是我借你的,肯定会还。王经理工作繁忙,就不用送了。”

王中强心想:就是你还钱,我也不敢收啊!他将叶成送出办公室,看着叶成走入电梯后,脸上才露出焦急无奈愤恨等各种复杂的表情。

他掏出手机向总裁请假,然后慌里慌张的下楼,开车直奔医院。

回到陈落雪的办公室,叶成摸摸手中的钱,玩味的笑道:“想一万块钱就把我打发了,哪有这么容易的事。”

像王中强这种人教训他一顿就得来点狠的,否则迟早会好了伤疤忘了痛。叶成折磨歹徒的手段多的是,不怕他不就范。

王中强在医院做了全身大检查,结果被告知没有任何的毛病。查不出毛病才是最大的毛病,他开始对叶成的话深信不疑,赶紧去处理相关的事情。

“弟弟,下班了。”直到下午六点半,陈落雪才返回办公室。

叶成伸个拦腰,从沙发上站起身:“姐,我晚上有点事,先把你送回家。”

陈落雪笑眯眯的问道:“啥事?还不让姐跟着。”

从昨晚两人共患难,同进警察局后,两人间的关系无形间拉近一大步。根本不像是只认识两三天的男女,更像是认识好多年的朋友。

叶成道:“私事,还真不好带你去。”

“如果是去约会,姐就不跟着凑热闹了。”

叶成哀叹道:“我到想去约会,可惜没人约啊!”

陈落雪诱惑道:“要不姐就委屈下,假装你的女朋友,跟你去约个会?”

如果让陈落雪做女朋友,绝对能拿得出手,要身条有身条,要脸蛋有脸蛋,没有可以挑剔的地方,叶成颇为心动。他挠挠头道:“我考虑考虑。”

陈落雪给叶成抛个媚眼:“仅此一次机会,过期不候。”

“那不用考虑了,咱去约会。”叶成一把抓住了陈落雪柔滑的玉手,走出办公室。

陈落雪只是开个玩笑,没想到叶成这么大胆,缩了几下手,也没能从叶成的手中挣脱,只好任由其抓着。

下电梯,路过大堂时,一些下班的工作人员看到公司第二大美女跟一名其貌不扬,衣着简朴的男子手牵手走过,个个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如果这家伙是陈助理的男朋友,真是一朵鲜花插到牛粪上了。

坐上车,陈落雪才问道:“弟弟,准备带姐去哪约会?”

“和平路,东海明珠大酒店。”

“没看出来,你还挺有情调的嘛!”

叶成纳闷,去个酒店也算有情调?

当叶成来到东海明珠大酒店,才明白陈落雪这话的意思。原来东海明珠大酒店紧邻海岸,还是家奢华的五星级酒店。

海岸线上一片各式各样风格的建筑群,翠绿的植物和五颜六色的鲜花点缀其中,灯火璀璨炫目。似雪一般的洁白沙滩,轻柔的海风迎面吹来,如情人柔若无骨的玉手抚过,充满了浪漫气息。

地下停车场各种豪车云集,一辆奇瑞QQ驶入,显得格格不入。连负责看守停车场的保安,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驾车的叶成。

陈落雪道:“知道你来这,我就开公司的车了,起码不让你丢脸。”

叶成斥责道:“肤浅,开什么车跟丢不丢脸没关系,就算我骑自行车来这吃饭,服务员照样对我笑脸相迎。”

陈落雪展露出小女人的一面,对着叶成吐吐舌头。

一身职业装的成熟性感美女做出如此可爱的举动,顿时把叶成萌翻了。我的个乖乖铃叮咚,这女人真是妖孽,能再可爱点嘛!

看看时间七点四十,叶成发了条短信:“我到了,你呢?”

时间不大,短信回复:“我刚到,海边十六号餐桌。”

叶成突然觉得这根本不像是去见人谈事,有点地下特工的味道。

出了停车场,叶成带着陈落雪直奔海边:“姐,等下我跟人谈事,你能不能自己先找个位置坐会?”

陈落雪虽然好奇叶成谈什么事,但别人的隐私还是要尊重的,便道:“行,你谈完事再来找我。”

靠近海岸有一片棕色木板搭成的悬空平台,平台下是细腻的沙滩,平台上摆放着五六十张餐桌。陈落雪随便找个位置坐下,叶成看着餐桌上的号码,找到了十六号餐桌。

相关文章:

阿不要,太大了深点肉木奉|男的为什么喜欢拿手去摸

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小说里面的高污片段详细

拍男女树林偷晴 *污污的段子,硬起来的

尤先生请克制完整版免费阅读

裙子撩高乖乖撅好扇肿/bl轮x美少年公共汽车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