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战神传奇无删减全文/都市战神传奇小说全文章节目录

2021-12-29 21:44 · 新商盟

洛秋水的态度与做法让龙鳞感觉十分不快,被欺负到这份儿上了,他也顾不得对于洛秋水说不清道不明的那份歉疚了。

“洛……总裁!我想您是知道的……”龙鳞学着对方的口气,一副公事公办样子。

先伸手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他才不慌不忙的继续说:“您的祖父当初做生意,不仅陪得血本无归,还险些丧命,是我师傅出手相救,还给洛老爷子指了条明路,甚至于出了资,如此,洛家才能有今天。”

“不违心的说,这云洛国际有我龙鳞一份。虽然当初的事情没有什么合同,但这份恩情抹不掉。所以洛老爷子发迹之后,才带着你跟我师父定亲,立下了结婚之后在过户遗产的事情,你一千万美金就把我打发了,是不是少了点儿!”

他将手里的离婚协议轻轻地抛下,这无所谓的态度,让洛秋水脸色大变。

“果然,果然和之前想的一样,这人不依不饶了!”洛秋水其实早就想到了这种情况。

对方可能耍无赖的事情,她也是早有准备,因此冷笑一声说:“龙先生,当初的事情谁说得清楚!”

“你所谓的指一条明路,就是告诉我爷爷’我命格奇硬’……”她轻蔑的笑了笑:“是什么绝鸾命格,克死父母,甚至我爷爷做生意失败都是因为我的原因!”

“说只要我们两个订婚,这一切就能好,不过是封建迷信罢了,这么多年你在国外,也没见我怎么样。”她脸色十分冰冷:“你知道吗?说我命硬,说我克死父母,这对于一个刚刚失去父母的小孩是多大的伤害!”

洛秋水眼角滑下一滴眼泪,但是她脸色依旧清冷,显得像是暴风雨中扎根的一株小草,柔嫩而又无比坚强。

“洛董……”赵媛媛在一旁看得心痛,柔柔的唤了一声,继而瞪着双瞳,狠狠看着龙鳞。

龙鳞脸色一暗,自己何尝不是一样,他深吸口气说:“我明白的……”

“你不明白!”洛秋水打断他,声音高了八度:“爷爷过世的这几年,我和董事会那帮老狐狸明争暗斗,好不容易坐稳了执行总裁的职位。”

“他们就要拿这些事情压我,只要我们结婚,股份顺利过户,他们就能用’集团最大的股东不应该出任首席执行官’,这种理由撵我下台,他们逼我结婚,逼我让步,想让你这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人,好好让我做一个在家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简直可笑。”

“你以为我真的是为了遗产才要和你结婚吗?”

龙鳞被她说的哑口无言,如此激动的冰山美人,在他眼里呈现出的是一种惊人的美,雄性动物的保护欲望被彻底激发,这样一个冷傲坚强的人,怎么能不让人心动。

不知道为什么,龙鳞突然想起当时在拉斯维加斯,自己假装失败,对方突如其来又毫无形象的大骂,那个人大概才是这个女人隐藏得最深的一面。

洛秋水深吸了口气,抬手飞快的抹去滑落在脸颊的泪珠,起伏着的胸膛平息下来。

“龙先生,您刚才说得也有道理,别的不说,我爷爷的确是靠您师父出资才东山再起,我可以将集团股份过户百分之二十五……”

“洛董,这怎么能行……”

洛秋水话还没有说完,赵媛媛就“唰”地站了起来,满面震惊,但她反对的话还没有出口,洛秋水就转头静静的看着她,这一瞬间的压力连龙鳞都感觉到了。

赵媛媛委屈的紧咬着唇,但不得不缓缓坐下,只是怎么都坐不安生了。

云洛国际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如果不统计,恐怕很难报出一个准确的数字,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这个数字,应该接近十二位数。

洛秋水淡然的看着龙鳞,甚至有闲暇喝了口茶,好像刚才那个几乎歇斯底里的人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她语气温吞的道:“集团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市价超过千亿,只要您配合我,我们结婚后,这些股份可以给你。”

“而等到离婚的时候,这笔钱可以算作是夫妻共同财产,钱我会给你,但是股份你得从新卖给我,我们先签一份授权书。”

龙鳞眼前一亮,不是因为能够拿到这么多钱,而是因为洛秋水这一番看起来七绕八拐的做法太精明,不可能是临时想到的,她早就有打算。

如果是临时起意,那这个还不到三十岁的小女人,心思就过分可怕了。

刚才对方说过,董事会想要在婚后,以最大股东不宜出任执行总裁的理由让洛秋水下台,如果经过这么一处理,那什么事情就都解决了。

而且先签股份授权书,让龙鳞把还没有到手的股份卖出去,这就和还没结婚之前就先签离婚协议相同,龙鳞无法拒绝,因为拒绝这些事情就不会成立。

这个女人所做的,就是想要把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里,而且离婚后从龙鳞手头购回的股份是隐性的,董事会也就不能在用之前的理由要求洛秋水让贤。

一箭多雕,既成功过户了股份,又解决了龙鳞带来的一系列麻烦,顺带收拾了董事会。

“洛总算盘未必打得太精明了。”龙鳞撇了撇嘴。

洛秋水淡淡浅浅的笑,嘴角只是微微上挑,但和那似乎万年不变的冷傲面容一衬,说是风华绝代都不为过,想当年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就是为了博美人一笑啊。

“只要您配合我一年,您就可以得到八辈子都花不完的钱。当然……有一点,这笔钱太大,我不可能一次付给您,会分三十年慢慢付给您。”

“我好像没有拒绝的理由了呀。”龙鳞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表情。

洛秋水心里冷笑,神情淡漠的说:“既然如此,过几天我们就先领证,婚礼的事情我已经安排好,日子到了就可以办,婚后的一年,你可以随意,不待在花城都可以。”

龙鳞挑眉,这话不就是让我婚后不要待在花城吗!

耸了耸肩,他不置可否,按着双膝起身,洒脱的说:“那……告辞!”

“等等……”洛秋水却站起来叫住了他,伸出了白生生的漂亮手掌。

“什么?”龙鳞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懵逼的看着她。

“文定。”洛秋水冷着脸,心里想这货是不是二,来谈婚约的来了就走啊。

“哦哦!”龙鳞尴尬的笑笑,取出半块玉佩双手递过去,然后猝不及防的抓住了洛秋水微凉如玉的手掌。

洛秋水脸色骤冷,但还没来得及发作,龙鳞立马就把手缩了回去,然后打趣着说:“其实以洛董的姿容,完全没有必要利诱,色诱就可以了。”

也不等洛秋水反驳,龙鳞已经抽身闪人。

“这人怎么这样。”赵媛媛看着龙鳞的背影满目鄙夷轻蔑:“得了便宜还卖乖,贪财好色假正经,洛董你不会真要给他股份吧。”

“无赖!”洛秋水冷声轻蔑的嘀咕着,让后冷笑道:“股份,等一年后,我要他裤衩都留不下一条。”

洛秋水握着手里微凉、温润的玉佩,心里却有些慌乱,甚至害怕,因为她赫然发现,刚才被那个无赖占便宜,她虽然生气,但却不反感。

记得小时候两人的匆匆一面,当时她小小的心里真的以为是这个人让自己摆脱了宿命,自己会是他的妻子!

洛秋水猛然惊醒,将这些荒谬可笑的想法压下,返回自己的办公室,干脆利落的对身边的赵媛媛说:“婚礼的进程你督促一下,请柬可以发了,对了离婚协议和股份授权书你拟一个草稿……待会有些什么事情?”

“上午有两个预约,英国雅德维尔商会在华夏区代理人乔纳森先生会过来洽谈上次那批红酒的事情,还有……还有就是东胜集团的二少爷郭东飞说是有生意要谈,但具体又什么都没说。”

“下去……”

洛秋水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厌恶,止住赵媛媛说:“郭东飞不见打发了,苍蝇一样!”

“哦。”赵媛媛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乔纳森先生一定要好好招待,去请全聚德的郭师傅过来做饭,我记得他喜欢吃烤鸭。”说到这里洛秋水顿了顿,才似乎自言自语的继续往下说:“红酒再高档能值几个钱,重要的是当地土地的租赁,只要这个办好了,种植、酒厂、酒窖甚至成功营销出品牌都只是时间问题。”

……

龙鳞步出电梯的时候忍不住回头看了看,他来之前就没有想要拒绝履行婚约,总体来说谈得还算顺利。

他其实不在乎钱,他从来都是不留财的,原本就想着如果只是为了过户遗产而结婚,那结了离就行。

但没有想到的是,洛秋水竟然是当时在拉斯维加斯遇见的那个女人,真算起来,距离那天的事情过去还不到一周,可谓记忆犹新。

“她竟然没有认出我来,应该怎么办呐?”龙鳞有些头疼,这种进退维谷的感觉还真是很久没有了。

虽然只是谈了不到半个小时,但是洛秋水这女人的强势和聪明已经让龙鳞印象深刻。

越想越觉得这女人可怕,真是让人不得不喜欢啊!那种刺激,就像极限运动,龙鳞舔了舔嘴唇:“危险!令人着迷!”

他回忆着当时在拉斯维加斯的感觉,突然觉得就这么结婚不离也挺好。

但话又说回来,如果洛秋水知道了拉斯维加斯的人就是自己,鬼知道会发生什么,说不定自己怎么死都不知道。

坐拥云洛国际的人,说手头没有点灰色势力,龙鳞是绝对不信的,对方当初在拉斯维加斯酒店甩蝴蝶刀的手法,可不普通。

“龙先生,事情谈得顺利吗?”小珑款款笑着过来打招呼。

“还好。”龙鳞回以灿烂的笑容,好像跟捡了钱似的:“过几天我就是你们老板的先生了!”

小珑的笑容变得有些怪异,她不知道该怎么回话了,于是只能无奈的睇了面前这个男人一眼,显得很娇憨。

虽然对方说是来相亲,但是刚才的震惊过后,小珑和张主管一致认为,龙鳞就是个玩世不恭爱开玩笑的人。

“洛董结婚?!”

那个像是冰山一样孤傲、像是秋月一样清冷、像是利剑寒芒一样锋锐强大的女人?

“难以想象!”

“而且洛董似乎有些讨厌男人,反倒是和赵秘书之间很亲密的样子,现在这个社会,这不是很正常的吗?!”

小珑心里八卦着,斜眼看向柜台,那边就有一个被洛董讨厌的男人。

龙鳞看着面前这个小丫头,心思乱飘的样子,觉得挺可爱,下意识顺着对方的目光看过去。

柜台南北一个西装革履手捧鲜花,拾掇得十分阳光英俊的年轻人正在和张主管扯皮,恍惚间他觉得那小子有点眼熟,但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龙鳞奇怪:“自己什么时候见过这个人?”

他记忆力极好,如果是见过的人,即使只是见过一面的人,他也会记得,甚至记得无比详细。

如果他不记得,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这个人无关轻重,根本就不值得自己去浪费脑容量。

所以瞬间的诧异之后,龙鳞将这人抛诸脑后,转而与身边的小妹子调笑起来,引得小珑亦嗔亦喜,一个劲儿的扔白眼。

“你是什么意思,你敢不让我上去,你知道我是谁吗?”

柜台那边在吵嚷,年轻人十分嚣张,张主管陪着小心,勉强笑着:“郭先生实在对不起,不是不让您上去,洛董在和人谈生意,抽不开身,您到三楼稍待。”

“我不去三楼,要等我也去三十三楼等。”郭东飞瞪着眼。

张主管尴尬的笑着,没有接话,看小珑送着龙鳞出来,他立马转头微笑示意,显得很自然亲切,好像两个人之间根本没有任何不愉快。

龙鳞懒得搭理,旁若无人的走过去。

郭东飞原本只是随便的瞄了一眼,也没在意,等到龙鳞出了大厅,他突然反应过来,这不是在拉斯维加斯翘了自己马子那孙子吗?

他猛然转身追出去,差点撞到返回的小珑,郭东飞抓住小珑的肩膀问:“那人是谁?叫什么?干什么的?”

“啊……郭少爷,你认识他?”

小珑明显被吓了一下,随后忍不住低声问了句。

“认识那孙子?哼!你只管告诉我,他……来……干什么!”

郭东飞最后一字一字顿道,露出要生撕了龙鳞的狰狞表情。

像郭东飞这样从小就养尊处优的富家子弟,他的人生一直顺风顺水,甚少吃瘪过,却偏偏在其貌不扬,穿着寒酸的龙鳞身上栽了一把,那种不可言喻的羞辱感直冲他脑门。

在拉斯维加斯的时候,郭东飞在事后利用人脉翻找了一遍整个城市,都没再找到龙鳞。

否则在米国这种能合法拥有枪支的国家,他早就找人暗中下手,把龙鳞报复性地干掉了,何尝会等到回到国内再碰到。

小珑不愧为云洛集团的前台,除了美貌冠绝人群,见识也是不菲,她一下就判断出郭东飞跟龙鳞有过节。

“他是来找人的,具体是什么事,我并不清楚。”

小珑为龙鳞撒了个小谎,短暂的接触里,小珑对龙鳞的印象还是十分不错,她知道如果把龙鳞那句“我是来相亲的”说出来,而且对象是自己集团的女总裁洛秋水。

那她觉得气在头上的郭东飞,必然会当场爆发,到时候倒霉的只能是龙鳞。

富家子弟的睚眦必报的脾性,小珑是深有体会,她知道见过几次面的郭东飞在这方面有其甚啊。

“哦!”

眼看龙鳞就快走出大厅门口,郭东飞也懒得理会小珑,他一边快步追向龙鳞,一边掏出手机打给自己的贴身保镖:

“哈扎,马上到门口,给我拦下一人。”

“是,主人。”

“前面的孙子,给老子站住!听到没,马蛋,一步等于我两步吗,怎么那么快!”

郭东飞突然发现龙鳞步速快远,快把自己甩掉,就急促地追上去,引得纵欲过度的他气喘连连,便破口大骂。

郭东飞这么一骂,大厅里所有人的目光全聚焦在郭东飞和龙鳞身上。

霎时间,张主管和小珑都当场懵逼了。

龙鳞有听到郭东飞的骂声,但他并不认为那不敬地“孙子”称呼是自己的,所以他头也不转地踏出大厅大门,往云洛集团的门口走去。

“这步伐……先生,请停步!”

在大厅大门外,出现的哈扎有看到龙鳞的手指姿势,指的是龙鳞,他便唰地挡在龙鳞面前。

只是一照面,他感觉龙鳞的身体微不可察地一晃,就轻松地越过了自己,让他操着生硬的普通话,一脸惊讶。

“就是他,给我擒下他!不能让他跑了!”

龙鳞身后追赶着的郭东飞大喝道。

“你若假装听不到,那也没办法,得罪了。”

哈扎无奈地说了一句,一个箭步前冲,绕到龙鳞身前,挡住龙鳞的去路。

“西亚人?”

龙鳞微微眯了眯眼,站立。

“是的。”

哈扎礼貌地回道,龙鳞身上有股微弱但很危险的气息,这让他对龙鳞颇为尊敬,以前的经验告诉他,每当遇到龙鳞这样的人,谨慎和礼貌些并无坏处。

“手臂肌肉线条不错,可惜你的右腿受过枪伤,没完全痊愈。看来你是雇佣兵出身,最后沦落到给人当保镖的地步啊。”

龙鳞淡淡一笑,若无其事地手插裤袋。

“怎么可能!”

哈扎被龙鳞这一番话吓得嘴角一颤,他右脚未愈的事情,他可是从来没告诉过任何人,除了有过生死之交的几个兄弟。

毕竟对于舔刀口过日子的哈扎来说,这份职业的危险性让他必须谨防身边所有人,自己的弱点绝对不能暴露开来,否则自己离死不远了。

“你想干什么!华夏是法治社会!”

哈扎条件反射地地觉得龙鳞想从裤袋掏出武器,他骇然地沉喝道。

“呵呵,你看,这就是雇佣兵的职业病。”

龙鳞忽地手离开了裤袋,手上什么都没抓,显然他试探了哈扎一把。

“呼!”

哈扎大口地吸了一口气,原地等到自己的主子郭东飞走到身边。

“这么能跑……干得漂亮,哈扎。回头有赏……又见面了!你总算被我逮着了,这次看你怎么逃得掉!”

郭东飞斜视龙鳞,牙痒痒道。

“看来你摇头丸吃不少啊,大白天地竟然出现幻觉了。我并不认识你,你若再让你的保镖挡住我的去路,我会让你后悔的,一定。”

龙鳞很负责任地说道,他在这云洛集团里就被洛秋水搞的有点心神不宁,现在又被无故拦住,他正处于发飙的边缘了。

“MD,什么摇头丸啊,上一周在拉斯维加斯的事我可清楚地记得呢。老子的马子被你撬了,你必须付出代价,哈扎,上,给我好好教训他!嗯,先打断双腿吧。”

郭东飞的公子哥式的小白脸因为亢奋而通红,他还故意地舔了舔嘴唇。

“主人,这不好办啊……”

哈扎一脸为难,他没信心能制服龙鳞。

“打断人的腿,这事你没少干吧。你应该是哪家的公子哥,仗着家里财大气粗,爱欺凌人。若在其他地方,我才懒得理会你这种社会人渣,但在这里。你可不会讨到半点好处!”

龙鳞听到身后的数人的脚步声,以及看到郭东飞和哈扎身后的云洛集团的大门保安围过来,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他知道自己要想低调处理郭东飞,那是不现实。

很好,那就直接高调地用接下来的表现,宣布——我作为洛秋水的男人,绝不好惹!

“你疯了吗,哈哈哈。你试图反抗。哈扎,使出你的黑带实力,干倒这孙子!”

“主人,小心!”

话音刚落,郭东飞只感觉一阵风吹过,眼前一黑,自己犹如从很高的高空重重地摔下,很重。

下一秒,他瞬间不省人事!

龙鳞身后突然传来一道仿佛来自于九幽的声音。“龙鳞!你不给我解释一下吗?”

“嗯?解释,解释什么东西。”龙鳞心想,转过头看到洛秋水冷若冰霜的脸。不禁一怂。

“那个……那个啥……哈哈,不是情况紧急,一时间想出的对策嘛。哈哈……哈……”龙鳞一脸谄笑,看见洛秋水的脸色越来越冷。龙鳞笑的也越来越小声。

相关文章:

【都市小说】女神的贴身特工 小说在线阅读全文

老外太长到我子宫了|男主从小就强要了女主

男女性动态激烈动态图&腰用力地向她身体最深处撞去

【言情精选】爱的沉默是痛小说最新章节连载

《首席萌宝:爹地总裁有点酷》—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