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遇真爱(完本)全文,重生遇真爱完整版

2021-07-21 11:17 · 新商盟

董映瑶终于回到了自己的住所,疲惫的瘫坐在了椅子上。

随意的扫了一眼这屋子,家具都是紫檀木的,但是再细细看去就知道全是假的,董映瑶一直对古董有很深的造诣,所以一眼就看了出来,只是不知道这堆破烂玩意是原先就摆在这里,还是原主花了大价钱买的。

整间屋子都是古色古香的风格,倒是和司家这种旧式家庭相匹配。

董映瑶注意到床头挂着一个时钟还有几个小物件,那模样倒是西洋款式,看上去很精致,只是精致倒精致,倒是和这屋子的风格大相径庭,看上去有点突兀,不伦不类的。

记忆中这些西洋玩意似乎是为了送给那个少帅的,只是还没送出去,人就没了,倒是可惜了这些东西了,随便一个放在现代那也是价值连城了。

除去这些摆设外,椅子旁的书柜倒是让董映瑶更加的感兴趣。

随手拿了一本,不想上面竟然写着本草纲目,没想到原主还有这些宝贝玩意。

书皮都是新的,看来只是一个摆设,记忆中原主倒是学过医术,只是后来都就饭吃了,这些书都是用来充场面的。

不过倒是便宜了现在的董映瑶,这些宝贝恐怕只能在历史博物馆里才能找到了,还不见得是原版,看来自己穿到这里也不错,起码在中医领域能有所造化。

她从不是老观念,无论是中医也好,西医也罢,都有值得学习借鉴的地方,如果能够取其精华,互补短处,并将受益无穷。

将书放回了原来的位置,刚准备抽回手就看见书架的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放着一大堆的书信,董映瑶好奇的拿了过来,只扫了一眼就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又重新放了回去。

那信封上全是写着一个人的名字——-司睿天。

看来原主喜欢那个少帅都已经到了痴迷的程度了,这应该都是写给司睿天的情书,不知道是没送回去呢,还是让人给退回来了。

“小姐,洗把脸换身衣裳吧。”

等到董映瑶将这整间屋子都打量了一个遍,鲜儿才端了一盆水走了过来,放在了盆架子上面,转过身又打开了衣柜,从里面拿出了一件蕾丝的粉色睡衣。

董映瑶看着她手里那件露的不能在露的衣裳直接吐了一口老血。

这原主是要上演现实版的春宫图吗,这究竟是个什么玩意,除了胸前那两片,其他的都没盖上。

“换一件吧。”

董映瑶洗了一把脸就坐在镜子前将头上那些乱七八糟的头饰都一个个摘了下来,死人还要弄成这样,这是要唱戏去吗。

鲜儿抱着那件衣裳没动,也没准备上前帮她弄头发,就那么直直的站着,不知道在合计着什么。

“怎么了?”

董映瑶终于将最后一个发钗摘了下来,转过头疑惑的看着鲜儿。

“小姐,我怎么感觉你不一样了呢,以前你不是最喜欢这件衣裳的吗,你说少帅要是来了,看见你穿这个一准高兴,还让我给你多备几件,怎么今天不想穿了呢。”

鲜儿委屈的模样让董映瑶觉得自己好像不穿这件衣裳都对不起她一样,只是这是谁出的馊主意,穿成这样,要是谁闯进来,还不得合计自己偷人啊。

“行了,你先下去吧,这里不用你伺候了,我也累了,折腾了这么久,明早不用叫我起来,我要是饿了自然会去叫你。”

“小姐,明儿一早还得去给老夫人请安呢,还有,少帅也回来了,早上您也得过去……”

“我知道了,你就按我说的做,没人能惦记我,我去了也是给他们添堵,还是别去给他们添乱了。”

从今天的事情董映瑶就知道,自己的出现除了会让所有人心里添堵之外,没有任何的意义,反正自己也不想找不痛快,达成共识。

“可是……可是,少夫人……”

“行了,你是夫人,还是我是夫人,我说怎么地就怎么地。”

董映瑶见鲜儿又是一脸哭啼啼的模样就是心烦,自己死的时候也没见她给自己哭丧,怎么这会这么好心呢,嫌自己活得长是不。

“还有把那身衣裳还有乱七八糟的头饰都给我扔了。”

鲜儿还想在说什么,见董映瑶冷着一张脸,不敢在惹她,只能依着她的话转身将那些东西拿了出去关了门。

出门后的鲜儿并没有直接回自己的住处,而是偷偷摸摸的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

原本以为自己躺下就能睡过去,可是翻来覆去了半天也没睡着,这床板太硬,有些想念自己的席梦思,只是不知道这个年代有没有那个东西。

躺在床上开始想着自己该何去何从。

对于军阀混战这段历史,董映瑶的印象不是很深,这段历史实在太过混乱,上学的时候她都没注意听过。

只是知道后来迎来了抗日,她很想告诉那个什么少帅,折腾也是白折腾,可是这样的话谁会信呢,只会将她当成精神病抓起来。

自己穿到这里也不知道是命好还是命不好,这个年代除了战争就是战争,老百姓吃饭都是个问题,到处都是硝烟弥漫。

为了争夺地盘四处征战,记忆中司家应该还算是一个大军阀。

董映瑶有些拿不准主意,是去还是留。

走的话,她只能回董家,只是被人休了,在这个年代家里也得跟着抬不起头来。

记忆中的那个父亲已经显了老态,自己要是就这么贸然回去,他老人家还指不定上多大的火呢。

从小就没有父母的关爱,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父亲,董映瑶还是有些期待的。

只是要是不回去,就只能留在这里,毕竟在外流浪存活下来的几率不会比这里大多少。

只是一想到整天要跟着那些女人在一起,也够糟心的。

原主的死如果不是意外,那么就是人为,只是这人会是谁呢,这院子里谁都有可能。

除了那封信再也没有其他线索,只是刚才她找了一圈了没见到什么信。

看来已经被人给销毁了,敌人在暗她在明,谁都有可能是凶手。

既然凶手想要她死,那么这一次没有杀成,就会有下一次。

要想好好在这宅子里活下去,她要提防每一个人,处处小心,否则就会万劫不复。

辗转反侧想了一晚上,等到再一看外面天都开始发亮了,这才有了困意。

这一觉果然睡到了下午,等到在醒来的时候,肚子已经咕咕叫了起来。

董映瑶躺在床上不想起来,看着这些陌生的家具和摆设,心里有些失落。

不管是现在的她还是以前的她都对陌生环境很敏感,也许是从小被人领养来领养去的原因,她总是会莫名的恐惧一个新的地方,因为这意味着她将在一次面临着被抛弃。

“鲜儿……”

初来这里,董映瑶无事可做,也不准备起来,上辈子一刻都不敢偷懒,难得懒床一回,这种少奶奶的生活还真是不错,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也算是老天对她的厚待。

可是唤了几声外面都没人答应,索性就先躺着不动,随手拿起了昨晚没看完的那本医书细细的读了起来。

越看越是着迷,老祖宗几千年传下来的果然不一样,用药的考究和巧妙,还真是值得她好好研究一番。

西医讲究的是针对性的治疗,就是哪地方有问题就治哪里,但是中医讲究全身调理,每一个显露出来的问题都有着更深的关联,需要全身调理让病症自愈。

要是能将中西医相结合的话,应该可以将很多疑难杂症治愈。

只是西医在这个年代想要发展恐怕还要排除万难,董映瑶觉得自己可以试一试,一旦成功也许会改变很多事情。

鲜儿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见董映瑶拿着一本书躺在床上一副懒散的模样,那样子和往日的她似乎不太一样,只是哪里不一样,她又说不上来。

“小姐,您醒了,要不要备饭?”

“嗯,我也饿了,准备饭吧。”

鲜儿一听转身出去准备饭去了,董映瑶见时候也差不多了,起身简单的收拾了一番就下了床。

“小姐,您的饭。”

鲜儿将四菜一汤整齐的摆在了桌子上。

这督军府果然不一样,一个早饭都这么多花样,还真是奢侈,其实她不知道,她这是最简单的饭菜了,其他院子顿顿都是满汉全席。

“好,放那吧,我自己吃,你先下去吧。”

虽然很享受这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但是不代表董映瑶习惯有人在一旁伺候。

鲜儿一听小脸立马揪在了一起,她总觉得董映瑶是有意无意的疏远她。

“小姐,鲜儿是不是做错了什么?至从你醒来后,似乎总是疏远鲜儿,鲜儿不知,还请小姐明示。”

鲜儿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没有一丝的惶恐与不安,倒是带着几分质问。

董映瑶心里冷笑,原主是有多好欺负,连一个丫鬟都敢骑她脑袋上,不是说以前的原主飞扬跋扈吗,看来也不能全信才是。

“怎么我一个主子做什么还需要和你解释不成?”

董映瑶随口说了一句,看都没看站在一旁的鲜儿一眼,拿起了筷子吃了起来。

这菜做的还真是不赖,和她之前吃的五星级酒店里的大厨做的一个味。

“小姐说的什么话,鲜儿不敢。”

“不敢?既然不敢,那以后就要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该做的什么不该做,要知道自己的位置,也要知道谁才是你的主子。”

董映瑶边吃着饭边开口说道,说话的语气没有任何的波动,听起来云淡风轻,实则满是警告。

“小姐,是不是鲜儿做错了什么,让您对鲜儿有了这样的误解。”

鲜儿一脸委屈,说道最后都要哭了出来。

“别一口一个小姐的,我是这督军府少帅的夫人,无论是叫少夫人还是少奶奶,都不能是小姐,这种事情还需要我教你吗,要是在让我听到一次你唤我小姐,给我惹了麻烦,就别怪我不顾主仆之情。”

“是,小……少奶奶。”

鲜儿心里一惊,这少奶奶怎么好像对自己态度强硬了许多呢,往日自己随口哄骗几句,她都会言听计从。

要不是在这里过得舒坦,谁会愿意跟着一个不受宠的少奶奶,还有就是……

想到最后鲜儿眼中闪出一道贪婪的精光。

“怎么你也要留下来一起吃饭,还不下去?”

对于这种官威,董映瑶拿捏的很好,十足一个少奶奶的架势。

从昨晚鲜儿一出现,她就知道这个鲜儿和自己不是一条心,如果真是主仆情深,为何不在灵堂替原主守灵,得知自己活过来的消息,才匆匆赶了过来。

还有她无意中的那些话其实都在告诉别人她平日里有多造虐。

现在看来原主那么臭名昭著,这个丫鬟的功劳也是不小。

只是不知道她和原主跳河这件事究竟有多大的关系,在没弄清楚之前,董映瑶不打算打草惊蛇,一旦将人逼急了,保不住能做出什么事来。

想要揪出鲜儿背后的人,得好好策划一番,在没有十足的把握,还不能动她。

毕竟鲜儿是老太太出面安排进来的丫鬟,想要将她从自己身边打发走,更得思虑周全,要不一个不小心再惹怒老太太,以后在府上的好日子怕是到头了。

“怎么还不下去?”

“小……少奶奶,那个汤是老夫人吩咐厨房给您特意炖的,说是大补的,老夫人说让您务必喝下,别落下了什么病根。”

“好,我知道了,我会喝的。”

“那少奶奶记得要喝啊……”

见鲜儿欲言又止的盯着那碗汤看,董映瑶不由得也朝着那碗汤多看了一眼。

鲜儿一看赶忙退了下去,不敢在有逾越。

半个时辰后,鲜儿来收碗筷,见那汤碗已经见了底,明显松了一口气,脸上也挂起了笑意,将刚才的那些不愉快都抛之了脑后。

“少奶奶,今晚老夫人会在她的院子里给少帅接风洗尘,各个院子都在准备,您准备晚上穿哪件衣裳,鲜儿提前给你准备出来。”

鲜儿边收拾边拿眼神朝着董映瑶那边扫着,见她面无表情的看着手中的医书,似乎没听见自己的话一般。

“少奶奶要不就穿那件露肩的礼服,到时候一定能吸引少帅的注意。”

“我不舒服,晚上不去了,你去回了老夫人。”

董映瑶头也没抬,回了一句,继续盯着手中的书认真的读着。

鲜儿听见她的话,长着大嘴,半天才缓过来神儿,见鬼一般的看着董映瑶。

“不去?少奶奶,少帅也去的。”

“他去我就非得去吗?”

董映瑶无视鲜儿那夸张的神情,也完全忽略她那一脸的不可思议。

以前的少奶奶都是少帅去哪她就跟着去哪,这种场合早就早早打扮完去等着了,可是现在她竟然说不去。

从董映瑶的脸上看不出多余的神情,她的心思不在和以前那样摆在脸上,让鲜儿捉摸不透。

“我想在睡会,你先出去吧,没什么事别来叫我。”

董映瑶将书倒扣在了桌子上,揉了揉发胀的眼睛,躺了下去。

“是……少奶奶。”

鲜儿小声的应了一句,拿起碗筷走了出去,只是每走一步都回头看一看床上的人。

那模样还是他们家的少奶奶,只是这性子怎么变化这么大呢。

《重生遇真爱》

董映瑶原本想要在天黑前将手中的书看完,早些休息明个儿一早出府去逛逛。

毕竟之前只能在电视里见过的画面,搬到了现实中,隐隐还带着几分期待。

只是到了傍晚,老夫人还是差人来叫她过去。

就算她想两耳不闻窗外事,可是身份在这儿放着呢,总不能一直窝在院子里不见人,这种场合她这个正室不露面,说不过去。

就算大家也不想见她,可是在她没让出这个位子之前,恐怕这种应酬避免不了。

兵来将挡土来水淹,一味的退让也不是董映瑶的风格,既然不能风平浪静的生活,那索性就争取属于自己的,起码也得给自己在这儿乱世中谋个平安。

打开衣柜,从一大堆袒胸露背的衣服中终于找到了一件正常的米白色旗袍,真不知道在这个保守的年代,原主的这些衣裳都是哪来的。

难道就没有人告诉她,这种穿着有伤风雅吗,难怪那个少帅会对她避而不见,这种奇葩的打扮能让男人喜欢才怪。

董映瑶穿好后,坐在镜子前给自己梳了一个干净利落的丸子头。

民国时期这种繁琐的盘发她是真的弄不来,她能想到唯一接近这个时代的发型就是丸子头了,简单利落,不用求人,自己就能搞定。

鲜儿从外面进来,就看见镜子前坐着的董映瑶,那一身的打扮让人眼前一亮。

巴掌大的小脸一双美眸乌黑发亮,一张红唇更是让人忍不住想要含住一品芳泽,米白色的衣裳更是衬得白皙的皮肤更加的透亮。

还有那个发饰,她从没见过有人这样盘过头发,简单却不简朴,俏皮中还带着几分典雅。

董映瑶坐在镜前给自己上了一个简单的妆容,她还是第一次做这样的打扮,心里也觉得十分有趣,就不由得仔细了一些。

整个人坐在那里就跟水墨画一样的美丽。

董映瑶原本就是京北数一数二的美人,只是平日里那夸张的打扮和浓重的妆容遮住了她原来的美丽。

除去了喧宾夺主的打扮后,透出了她原本的清雅和灵气,让人移不开眼睛,就是鲜儿也感觉有些回不过神来。

“收拾好了吗,收拾好了就走吧。”

董映瑶又看了一眼镜中的自己,这个原主果然漂亮,虽然和前世的自己长的几分相似,但是更明亮动人一些。

“小……哦不,少奶奶你这样去见少帅,是不是……不妥。”

鲜儿声音很小,有些心虚,她拿不准董映瑶会不会发现她的小心思。

“哪里不妥?”

“少帅喜欢穿着暴露的,您这样太保守了,我怕少帅不高兴。”

鲜儿的话让董映瑶心里一阵冷笑,看来之前那些损招都是这丫头出的,自己旁敲侧击一番还是不长记性,这样的人怕是不能留了。

“走吧。”

没在有任何多余的废话,董映瑶率先离开,留下身后的鲜儿看着她的背影发呆,最后回过神,跺了跺脚也跟了上去。

……

老太太的院落面南朝北,一进到院里就能看见修剪精致的松柏,其它的树枝虽然不见了葱绿,但是也被精心照顾,不显得杂乱无章。

前厅里仆佣穿梭,四周的架子上摆着精致的青花瓷器,董映瑶前世有幸和一位考古大师学过一阵子古董鉴定。

所以一眼就认出这些花瓶都是真货,而且价值不菲。

老太太的整个屋子都是旧式家具摆设,一看都是有些年头了,可想而知司家那是从上面就传下来的大家业。

要不是打仗,这样的家族哪能瞧得上董映瑶这种商贾出身的身份。

老太太坐在居首的位置上,穿着一件紫红色的绸缎开襟褂子,屋里炭火烧的很旺,衬得老太太气色不错。

老太太一只牵着拄着一个紫檀木的拐仗,而另一只手则拿着一串佛珠盘着。

这个年岁的老人大多都是信奉佛祖的,老太太也是如此,还特意隔出了一个祠堂来供奉佛像和列祖列宗。

此刻正一脸的慈笑和下手的男子说话,那男人一身长褂在身,看上去二十左右岁的年纪,这个年岁穿这种衣裳一般都显得老成守旧。

但是那男子却硬生生穿出来别样的味道,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在配上那麦色的肤色更是别有一番滋味。

冷硬的线条,配上不苟言笑的英俊的面孔,董映瑶想不注意他都难。

她承认她被男人的美色所迷惑,这也难怪,这样的美男无论放在哪里都是百里挑一,要是放在现代那绝对是霸道总裁,网红追捧的对象。

“少奶奶怎么还没来,这么没有规矩,都什么时辰了,她是女主人,客人都到了,让大伙等着她不成。”

老太太和那男人说完话后,就想起了董映瑶,不由得不满的说了一句。

“奶奶,你就别怪姐姐,昨晚姐姐受了惊吓,又折腾到了那么晚,许是累坏了,晚起一会也是正常的。”

絮窝有絮一天的吗,董映瑶站在门口听完薛林飞的话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这丫头怎么每次说自己坏话都不知收敛点呢,还是没记性。

“薛小姐还真是关心我啊,连我懒床这种事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以后这种话薛小姐可不能乱说,要是被有心人听了去,只会觉得薛小姐有趴墙角的毛病,到时候坏了薛小姐的名声我可担待不起。”

董映瑶走上前,笑着朝着薛林飞说完,就朝着老太太行了一个礼。

虽然语气有些张狂,但是言行举止丝毫没有半分的不敬或者轻蔑,薛林飞只能吃个哑巴亏,狠狠的瞪了一眼下方的人,像要把董映瑶吃了一样。

“没个规矩,怎么能和薛小姐这样说话,睿天你好歹也得管管,毕竟她是你的夫人,这样牙尖嘴利传出去还不让人笑话了。”

董映瑶也猜到了那个男人应该就是司家大少爷,老督军司振威的大儿子司睿天。

虽然年纪轻轻,确是军功赫赫,在京北霸占一方势力,名声在外,传的也是微乎其微,京北所有女人都想嫁的男人。

听到老太太的话,司睿天脸上一丝波澜都没有,就好像一切都与他无关,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不曾给董映瑶一个。

董映瑶也没在意,反正她也不想和这个男人牵扯太多,相安无事才最好。

“奶奶,是我来晚了。”

董映瑶就跟没听见两人对话一般,乖巧的站在一旁说道,见老太太不在多看自己一眼,行了个礼后就朝着后面的一个空位走了过去。

相关文章:

被民工玩的校花公车:做爰小说 又大又肥硕的奶头小说

神秘黑帝追逃妻~啊好大疼小说

扒开她的黑森林让我添*嬷嬷调教妃子屁股

打开双腿让老男人玩 老汉玩丫头的小说

趴好 灌满 高H_主人惩罚贱奴囊袋分身灌肠

文章标签